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光芒

  • Hit:115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繼《飢餓遊戲》後備受注目的系列小說美、英、澳、德六位數搶下版權《美國學校圖書館期刊》年度最佳科幻小說每個人都有雙重動機,你永遠搞不清楚誰可以信任……移民新星球是人類的最後生機。齊倫和薇芙莉是星空者號上年紀最大的兩個孩子,似乎天生就註定要在一起,但是薇芙莉卻不確定自己對齊倫的感覺,是真正的愛情或只是友誼。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卻徹底毀了齊倫和薇芙莉的世界。原本絕無會合可能性的姊妹船──新地平線號,竟毫無來由地出現在他們眼前!原來,為了解決繁衍人類後代的問題,新地平線號發動了擄人計畫,包括薇芙莉在內的所有年輕女孩,全都被劫至敵船。在這裡,她們無人可依賴、無人可信任,薇芙莉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展開逃亡之旅,逃回齊倫身邊…

繼《飢餓遊戲》後備受注目的系列小說美、英、澳、德六位數搶下版權《美國學校圖書館期刊》年度最佳科幻小說每個人都有雙重動機,你永遠搞不清楚誰可以信任……移民新星球是人類的最後生機。齊倫和薇芙莉是星空者號上年紀最大的兩個孩子,似乎天生就註定要在一起,但是薇芙莉卻不確定自己對齊倫的感覺,是真正的愛情或只是友誼。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卻徹底毀了齊倫和薇芙莉的世界。原本絕無會合可能性的姊妹船──新地平線號,竟毫無來由地出現在他們眼前!原來,為了解決繁衍人類後代的問題,新地平線號發動了擄人計畫,包括薇芙莉在內的所有年輕女孩,全都被劫至敵船。在這裡,她們無人可依賴、無人可信任,薇芙莉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展開逃亡之旅,逃回齊倫身邊… 瑪麗安˙柯利在佛蒙特大學取得英國文學碩士學位後,為一圓青少年小說家的夢想,又申請進新學院大學研讀兒童讀物寫作課桯,鑽研托爾.賽德爾、米雪兒.薩貝爾.史波恩、布羅迪,以及斯蒂芬妮.斯平納等知名作家的作品。另著有廣受好評的青少年小說《Zen and Xander Undone》和《Vibes》。譯者簡介崔容圃從國小開始愛上閱讀英文小說,看過各式各樣的原文小說,繼而開始嘗試翻譯工作,現旅居加拿大進修中。 各界媒體讚譽:★「絕對引人入勝,讓我看到愛不釋手,甚至忘了準備晚餐,放任孩子們自生自滅,小狗吠了一整夜。」–勞倫‧米瑞柯(美國暢銷童書作家) ★ 「薇芙莉的行動力和機智證明,即使身為俘擄,她也不會是個只知道哭哭啼啼的女孩。」──科克斯評論★「情節巧妙、曲折,令人驚心動魄,人物同時具有值得同情又邪惡的性格──我不知道我可以信任誰,但我愛死這本小說了。」──麗莎.麥克曼(紐約時報暢銷書《覺醒》作者) ★「錯綜複雜的情節和人物性格 ,讓人又愛又恨、又恨又愛,絕對會擄獲讀者的心。」──艾普羅・亨利(紐約時報暢銷書作者)   ★「融合陰謀、動作、懸疑,和浪漫元素,以及令人震驚的未來時空背景。作者杜撰出一部發人省思的小說,讀者絕對很難把書放下。我就不能!」──康特尼.薩默斯(《Fall for Anything 》和《Cracked up to Be》作者) 「我們有的,他們都有。」薇芙莉低聲反覆說道,沿著走廊,走向她和母親的宿舍。齊倫對她越認真,他的口氣有時就越高人一等的樣子。如果他認為她會是一個溫順的小女人,沒有自己的主見,那麼他會十分意外的。儘管如此,船上所有和她年紀相仿的男生當中,他似乎是最好的,不只是因為他長得高大健康,親切又聰明,她還喜歡他的精力充沛,身體輕盈,態度自然。她喜歡看他的臉,他長長的下巴,他淺棕色的眼睛,和嘴唇上方的暗紅色鬍子。當她和他說話時,他會俯身,將耳朵貼近,彷彿不願意錯過任何一個字。他將會是一個好丈夫,她想她是幸運的。但是她的內心仍然有所疑慮。每個人都期待他們結婚,包括艦長和雙方的父母,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種壓力,齊倫才會求婚。他們彼此真的十分相愛,可以快樂地生活在一起嗎?如果不涉及生育,她會在這個年紀嫁給齊倫,或者任何人嗎?她不知道。很少人會在乎她的遲疑,有許多事比她單純的幸福重要。 她打開宿舍門,走進起居室。許多布料擺在餐桌上,原本薇芙莉想縫一件洋裝的,但實在沒這個本事。她必須把才縫好的線拆掉,或者考慮乾脆把這一團亂七八糟的東西全扔了。她媽媽的織布機立在角落,上頭有條織到一半的藍色羊毛紗布條──可能是打算替誰做一條毯子。牆上掛著家人的照片:胖嘟嘟的薇芙莉蹣跚學步的模樣;在寒冷的針葉林裡,她的父母親臉頰紅通通的,牽著彼此的手;她的祖父母眼神憂鬱,他們一直都待在地球上。還有一些風景照,有地球的海洋、高山,明亮的天空裡飄著白雲。「我真希望妳可以看到天空。」她的母親常常這樣說道。薇芙莉覺得很奇怪,她本來就在天空,不是嗎?她被太空包圍。但,她的母親堅持不是如此,她來沒有見過天空,她也見不到天空,除非四十五年後他們降落在新地球。 薇芙莉聽到廚房裡傳來敲敲打打的聲音。「媽媽!」她大叫。 「在這裡!」她母親回答。 蕾吉娜.馬歇爾很高,有一頭黑髮,就像薇芙莉,雖然她不太瘦。她正在揉麵團預備做雜糧麵包,一直背對著女兒。如果今天是媽媽的烤麵包日,薇芙莉絕對很難讓母親專心聽她講話,但她知道今天的狀況會有些不同。 「齊倫向我求婚了。」薇芙莉說道。 蕾吉娜迅速轉身,甩掉金黃色的麵團,急急地上前兩步,把薇芙莉抱在懷裡。 「我就知道!我太高興了!」「是嗎?」薇芙莉問道,在母親過緊的擁抱中扭動著,「妳真的高興?」「薇芙莉,他是船上最好的男孩。每個人都這樣認為。」蕾吉娜的眼睛閃著光芒,「你們定好日子了嗎?」「沒有。現在做計畫好像有點怪。」「妳是指來了另一艘船?生活還是要繼續的呀,寶貝女兒。」「但妳不覺得很奇怪──」「哦,別掃興了。」蕾吉娜輕快地說道,但薇芙莉看到她眼底的焦慮。「再幾個星期,玉米就可以收成了。就那個時候舉辦儀式吧,人們也想放鬆一下的。」「這麼快?」「那時候會看得到花,百合盛開呢。」薇芙莉在餐桌旁坐下,這張桌子只能坐兩個人。「我想齊倫希望舉辦宗教儀式。」「哼。」蕾吉娜皺起鼻子,「這就是大家都無法理解奧爾登一家人的地方。為什麼他們沒有被挑到另一艘船去……」「另一艘船?」「哦,妳知道的。」蕾吉娜回去做她的麵包,滿手麵粉,揉著麵團。「設計這項任務的人選擇船員時,根據的是基本的價值觀,以增加團體的凝聚力。因此,兩艘前後出發的太空船中,一條沒有宗教信仰,另一條是有宗教信仰的。」「所以另一條船才會回來?要向我們傳教?」蕾吉娜做好麵團,放到櫥檯上。「我不知道。」「嗯,我覺得有些奇怪。他們這裡待了好幾天,卻沒有人上船。」「這我們注意到了。」「隊長一定和他們談過。但他為什麼不告訴我們他們要做什麼?」「別擔心。」蕾吉娜大聲說道。她不願意薇芙莉揣度艦長,彷彿讓薇芙莉少開口才能保住她的安全,但薇芙莉並不知道。蕾吉娜轉身,目光一閃,「妳有一個婚禮要規劃。」薇芙莉嘆了口氣,「妳二十四歲才嫁給爸爸的,對不對?你們交往了兩年。」「是的,親愛的。但現在狀況不同了。妳現在有最好的生育能力,我們不能拿下一代來冒險。」薇芙莉聽了不下一萬次了,「只是太快了。」「我們談的是人種的延續,沒有什麼快不快的。妳很清楚。」太空船上每個人的生活當中,最重要的就是這項任務,因為人類的存續依賴於此。兩艘船上強壯的年輕成員將要到他們的新行星落腳安居,延續人種,這意味著所有女孩在整段航程裡必須至少生四個孩子。大家都期待薇芙莉結婚,盡快成為母親。這是無庸討論的。薇芙莉不知道如何向所有人要求給她一些時間,讓內心的情感能趕上職責所在。「我希望你的父親在這裡,」蕾吉娜說道,「我真的很生氣,只要一想到──」「這是個意外,媽媽。這不是任何人的錯。」蕾吉娜似乎沉浸在丈夫死去的回憶裡,一時間,薇芙莉察覺到母親的臉上掠過一絲恐懼,她想起一直以來不容許自己想的事。「媽媽,那是個意外,是吧?」「當然,親愛的。」她說,露出一個緊張的笑容。「妳有什麼事瞞著我嗎?」蕾吉娜把女兒擁進懷裡,「我只是很恨這樣的事發生罷了。妳說得對,這件事不該怪任何人。」「好吧。」薇芙莉慢吞吞說道。自從另一艘船來了,她的母親就表現出一種奇怪的矛盾,薇芙莉不注意她的時候,她便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一旦薇芙莉問起,她便笑說沒什麼,說她只是老了。「我只是很想念你父親,就是這樣。」蕾吉娜喃喃道。「他會喜歡齊倫嗎?」父親去世時,薇芙莉太小,他對她而言幾乎是個陌生人。「我想他會的。我喜歡齊倫。他會好好待妳。」「他一定要。」薇芙莉說道,「如果他沒有,我知道要怎麼懲罰他。」「不可以這樣,」蕾吉娜責備地說道,「妳可以讓齊倫為妳走出氣閘,不意味妳這麼做是應當的。」「別擔心,他不像他看起來的那麼沒骨氣,他只是需要……」薇芙莉沒有把話說完,其實她並不真的知道齊倫需要什麼。他的想法也許不像她那麼固執,但她猜想他的內心深處其實是強大的。他是一個周到、安靜的人,經過深思熟慮後才會把話說出口。她相信,假以時日,他將能學會當一個優秀的領導人。但是,他究竟需要什麼,她希望 在結婚前能夠了解。「他會鍛鍊自己的。」她說,希望這是真的。「我猜娶了妳就是對那個可憐的孩子最艱困的鍛鍊了。」蕾吉娜戲謔地說道, 「妳今天去過花園了?」「我現在去。」反正她也想一個人靜一靜,挖挖土總是能讓她心情平復。沿著走廊,走下兩段階梯,家族花園就在太空船正中央一處很大的艙室裡,幾乎很難從這一頭看到另一頭。植物上的照明設備為中午的亮度,當她走在一排排南瓜、番茄、萵苣、青花菜中間時,肩膀被照得熱熱的。每個登上星空者號的家庭都有自己的菜園,可以種一些屬於家族的蔬菜。因為沒有辦法知道哪些農作物可以在新地球生長,所以每個人都種了些不同的品種。薇芙莉選擇種植一種美麗的黃色番茄,它會結出小巧精美、微酸的果實,吃起來的味道不像真正的紅色蕃茄,但它們是如此美麗。她跪在走道邊最大的一株植物前面,有一顆已經黃澄澄的,可以採了。她用手指摸著光滑的外皮,很想把它摘回去當晚餐,但後來還是決定再等一天,讓它更成熟些。於是,她把雜草拔掉。「妳長大了。」薇芙莉嚇了一大跳,抬頭看到梅森.阿德凡爾,太空船的首席飛行員,正靠在她花園的柵欄邊。他幾乎和瓊斯艦長一樣老,也是艦長的好朋友。薇芙莉從來沒有真正喜歡過他,這兩年就更討厭了,他老是用一種賊兮兮的眼光看她。「我沒有看到你。」她不安地說道。他把一綹金髮從眼睛前撥開,「我看見妳了。」她聳聳肩,繼續拔雜草,但當她抬眼,他還在那裡。「這些天每個人都有點慌亂,人們都認為首席飛行員會告訴他們一些事。」他挺起胸膛,薇芙莉猜他是想讓她覺得他了不起。「但我很討厭被逼著回答一些不能回答的問題。」他看著她,好像希望她問他什麼,但她不打算陪他玩這種無聊的遊戲。她只是說道:「他們很好奇,不是嗎?畢竟在這裡獨自待了四十二年後,突然有了鄰居。」「不用擔心。」梅森說道,露出一個邪門的笑容。「如果發生什麼事,我會保護妳。」「我一點也不擔心,」她不理會他話中的含意,「我只是覺得艦長能向大家解釋他們到底要做什麼,人們會放心一些。」「妳在這艘船上不是用來擔心這種事的。」「哦,不是嗎?」她挑釁地問道。「妳有其他任務。」他慢吞吞說道。薇芙莉跪坐著,冷冷地看著他。當他笑容消失後,她說:「你是什麼意思?」「妳知道沒有哪一個男人沒注意到妳吧?除非他瞎了。」薇芙莉站了起來,「這不關你的事。」「是這樣嗎?」帶著一個歡樂的笑容,他爬上隔在他們之間的柵欄。薇芙莉跳了起來,將小鏟子扔向他,離他的臉只有幾寸。「別過來。」他頭一低,瞪了她一眼,「妳差一點弄傷我的眼睛!」「這條船的每個人都知道你是個怪胎,梅森.阿德凡爾,所有女孩都在背後笑話你。」「爸爸?」梅森的兒子塞思從走道上向他們走來,拿著一包稻草。「怎麼回事?」「回園子去,」梅森叫道,「我一會兒就過去。」「我等你。」塞思放下稻草包,坐在上面,一雙陰鬱的眼睛看著父親。他是要保護我嗎?薇芙莉不明白。「妳不要拿東西朝別人亂扔。」梅森對薇芙莉說道,「這不是一個年輕女孩該做的事。」「沒錯,我很年輕,梅森。」薇芙莉拿起耙子,扔到半空中,又一把抓住。「我不適合你。」梅森的臉上掠過一個受辱的表情,艙室後頭傳來哈哈大笑,他轉過頭去。特恩布爾太太和她的丈夫正在挖蘿蔔,他們聽到了。梅森不再理會薇芙莉,油腔滑調又慢條斯理的拿起一麻袋蓋土,一路走向窄窄的田畦。塞思則留了下來。「他不是故意的。」塞思說,無法直視她的眼睛。他把薇芙莉丟出來的鏟子還給她。「感謝你留下來。」塞思難為情地點點頭。塞思在船上也很不受歡迎,但薇芙莉一直覺得和他有相似處。同樣一個意外,也殺了他的母親。塞思比她小幾個月,他的骨架粗壯,聲音低沉,寶石藍的眼睛很有洞察力。小學四年級開始他們坐在隔壁座,薇芙莉便老是注意到他的眼睛。有一次,當時他們年紀還很小,塞思甚至在遊戲室吻了她。他們一起玩過拼圖,她老是注意到他平穩的呼吸,以及他喜歡用舌頭很快地舔濕嘴唇的動作。她把最後一張圖片拼上時對他一笑。「我們成功了!」他停了一下,然後用一種痛苦的聲音說道:「我愛妳。」她目瞪口呆,忽地把裙子往下一拉,遮住結痂的膝蓋,雙頰紅了起來。「你是什麼意思?」他猝不及防地俯身吻她,很輕柔。但她不記得這是個美妙的吻,因為他的嘴一直停在她的唇上,他在她的臉上吐著氣,一次,兩次,然後他就突然跑掉。她看著他離開,想喊住他,但始終沒有出聲。第二天,塞思到了課堂上,坐在她身邊,他期待地看著她,但她別開臉。感覺太複雜了,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後來,當齊倫.奧爾登邀她一起去參加收穫季的舞會時,她接受了。她和齊倫跳舞,假裝沒看到站在酒缸邊的塞思,雙手插在口袋裡,看著地板。那時她為什麼會選擇齊倫?一定是有一個原因的,只是她不記得了。一個衝動下,她說道:「你還記得我們一起玩拼圖的那天嗎?」他似乎對這個問題感到驚訝,「當然,我記得。妳為什麼提這件事?」他看著她,等待她的回答。突然間,她意識到他有多高。比齊倫高。他站在那裡低頭看她,雙手垂在兩側。她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把她拉向他,像是一種引力。「因為……」她環顧四周,她能說什麼?她要怎樣說才不背叛齊倫?還是她已經背叛了?「這是一個甜蜜的記憶。」塞思的臉漾起一個笑,但他很快地斂住這個笑。「我以為妳和齊倫還在一起……」「是的。」她低語。他的面容嚴肅,「你們在一起,可以想見,他是一個金童。」「他不是金童。」「哦,是的,他是。」他們相互注視了一會兒。「我猜你不太喜歡他。」她說。「我只能說,我對完美有一種本能的不信任。」薇芙莉讓自己的口氣冷淡下來,「你在乎每一個人?」塞思抬起眼睛牢牢地看著她,她知道自己應該做點什麼打破這一刻沉默,所以她說出腦袋裡浮出的第一件事。「你有沒有思考過那起意外?」他不必問她到底在說什麼。「妳思考過?」「媽媽今天說了一些事讓我覺得奇怪。」塞思望了父親一眼,他蹲在瓜田。「是。我也覺得奇怪。」「我一直以為這是一個意外,但……」塞思上前一步,「妳需要多想想。」「你是什麼意思?你聽到過什麼嗎?」塞思用腳尖去踢青椒的根,「我只能說我對妳男朋友的恩人心存懷疑。」「瓊斯艦長?」「他不是人們所想的那種和氣的老頭。」「你是什麼意思?」塞思半張著嘴,看著她的鞋,「妳知道嗎?我很偏執,一直都是。」「快告訴我你到底知道些什麼。」塞思咬著嘴唇,目光逗留在她臉上,但最後只聳聳肩。「薇芙莉,老實說,這只是一種感覺。我知道的不比妳多多少。」薇芙莉瞇起眼睛,他手裡有樣東西藏在背後。 「我不相信。」「和齊倫在一起要小心點,好嗎?瓊斯艦長的朋友有些……複雜。」「你是說你爸爸?」「我不是在談特定的哪個人。」「你到底要保護誰?你爸爸還是我?」男孩再度盯著她,他的臉上有一種悲哀的渴望,她不得不把目光移開。她跪下來,開始除草。塞思轉身去找他的父親,因為背著乾草堆而彎著腰。薇芙莉看著他離開,等待他回頭看她一眼,但他沒有。突然,船上的警報響了。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