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移動迷宮(2) : 焦土試煉

  • Hit:189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移動迷宮【前情提要】
  湯瑪士在迷宮中醒來,記憶全失,只記得自己的名字,  迷宮裡有數十位與他同齡的男孩,經歷也與他相同;  後來一個女孩被送進迷宮,啟動了迷宮的毀滅機制……
  眾人力抗嗜血的怪獸、傷亡慘重地逃出迷宮,  卻發現這場迷宮大逃殺只是一群實驗室人員設下的某種實驗。
  倖存的眾人又被一群陌生人劫出實驗室,卻發現外面的世界已經完全崩壞……
移動迷宮2:焦土試煉【如今……】
大半個地球都毀了,赤道地區動植物無一倖免,不久,部分政府就發現一種難纏的病毒,並稱之為『閃焰症』。
  「太陽閃焰在地球許多地方肆虐。  同時,一種人類前所未見的疾病也在毀滅地球人,一種稱為『閃焰症』的病。  各國政府——依然存在的那些——破天荒第一次攜手合作,  他們合力組成WICKED,  這是一個以解決當前問題為目標的組織。
  各位是這場戰鬥的重要角色,你們都有和我們合作的動機,  因為,很遺憾,你們每個人都感染了病毒。」
  實驗尚未結束。
  大戰鬼火獸、逃出迷宮、失去摯友查克的湯瑪士等人,只得到一晚的寧靜。
  清醒前,湯瑪士的心靈溝通伴侶泰瑞莎只在他腦中說了一句:「湯姆,事情不大對勁。」便從房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陌生人——亞里士——一個同樣從迷宮幽地逃出來的試驗品,而他所在的幽地裡則是由一群女孩管理。
  前晚帶他們殺出迷宮的拯救者一夕死光;  每個人身上都出現莫名其妙的印記:WICKED資產。  處在陌生力場裡的陌生男子下達的焦土試煉;  面目全非的地球表面、感染閃焰症的活死人街頭橫行;  受命狙殺湯瑪士的實驗B組女孩  ……以及變了一個人的泰瑞莎。
作者簡介
詹姆士.達許納(James Dashner)
  生於美國喬治亞州,畢業於楊百翰大學(Brigham Young University,即《暮光之城》作者史蒂芬尼.梅爾母校),現居猶他州的青少年奇幻小說家。前一部作品《奇異手札》(The Journal of Curious Letters)曾獲選2008年Borders書店(美國第二大連鎖書店)的 「原創新聲選書」(Original Voices Pick),以及Cedar Fort, Inc.和Shadow Mountain Press選讀作品。
譯者簡介
陳錦慧
  加拿大Simon Fraser University教育碩士班畢業。喜愛閱讀中英文書籍,曾任平面媒體記者十餘年,現為專職譯者。近期譯作:《移動迷宮》(三采)、《昨夜在日落大道》(三采)、《蘿莉塔》(三采)等。信箱:c.jinhui@hotmail.com

1天翻地覆前那一刻,她找他閒聊。嘿,你還在睡嗎?湯瑪士挪挪身子,周遭的黑暗似乎漸漸凝結成固體,向他步步進逼。他很驚慌,猛然睜開眼睛,以為自己又回到了把他送進迷宮幽地那恐怖冰冷的金屬「箱子」裡。不過,微弱燈光和團團暗影緩緩在大房間裡映現。上下鋪、衣櫃、少年們熟睡時的均勻鼻息和呼嚕嚕的鼾聲。他心裡踏實起來。他安全了,獲救後被送到這棟宿舍。不必再擔心了:不再有鬼火獸,不再有死亡。湯姆?他腦裡有個聲音,女孩子的。耳朵聽不見、眼睛看不見,但他聽到了,也永遠說不清這究竟怎麼回事。他吁了很長一口氣,安穩躺在枕頭上,敏銳的神經跳脫那一瞬間的恐懼,安頓下來。他開始回應,用思緒建構語句。泰瑞莎,現在幾點了?不曉得。她說,我睡不著,大概只睡了一小時,也許更久一點。我正在想你會不會也醒著,好跟我作伴。湯瑪士憋住笑。儘管她看不見,還是覺得很尷尬。我好像沒什麼選擇,對吧?有人對著你腦袋說話,想睡也難。哇,哇!那就去睡吧!不,我沒事。他盯著上鋪的底板,黑暗中看不出什麼,模模糊糊的。民豪在上面鼾聲大作,彷彿喉嚨裡卡著多得不像話的黏液似的。妳在想什麼?你說呢?她神奇地在這些話裡傳達一絲苦笑,我一直想到鬼火獸,它們噁心的皮膚和臃腫的軀體,還有那些金屬胳膊和尖刺,太驚險了,根本沒辦法放鬆。湯姆,我們要怎麼忘掉那種東西?湯瑪士知道答案:那些影像永遠不會消失,迷宮裡的恐怖經歷會永遠糾纏所有幽地鬥士。他覺得他們絕大多數都會有嚴重的心理障礙,甚至會不可救藥地精神錯亂。最重要的是,有一幅畫面烙印在他記憶裡,就像熾熱的鑄模打印出來的商標一樣牢固:他的好友查克胸膛被刺一刀,血流如注,死在他懷裡。湯瑪士知道自己永遠忘不了那一幕,但他對泰瑞莎說:會忘掉的,只是需要時間。跟真的一樣,她說。是啊。他很喜歡聽她這麼跟他說話。這會不會很可笑?她的揶揄是不是意味著接下來都不會有事了?你真是個白痴,他心想。他希望她聽不見這句話。我不喜歡他們把我跟你們大家分開,她說。湯瑪士明白他們為什麼這麼做。她是唯一的女生,幽地鬥士都是十幾歲少年,一群他們還不信任的遜客。應該是為了保護妳。嗯,我想也是。她的語調帶著一股濃濃的憂鬰,滲入他腦子裡。可是經歷過那些事之後,一個人孤伶伶的感覺很不好受。他們到底把妳帶到哪裡去了?她聽起來很沮喪,他幾乎想起身去找他,但他還夠理智。就在昨晚我們吃東西那間大休息室的另一邊,是一間擺了幾張上下鋪的小房間,我確定他們離開的時候把門鎖上了。看吧,就說他們想保護妳。接著他趕緊補充,當然,妳不需要保護。我相信妳比這裡一半以上的遜客都強悍。只有一半?好吧,四分之三,包括我。兩人沉默了半晌,湯瑪士意識到她還在。他感覺得到她,就好像他雖然看不見民豪,卻知道他就躺在自己上方一、兩公尺處。不是因為打呼聲。當某人距離很近時,你就是會知道。儘管腦子裡有過去幾星期以來的回憶,湯瑪士出奇地平靜。不久睡意再次襲來,黑暗籠罩他的世界,不過她就在那裡,彷彿就在身邊,幾乎……碰觸得到。在那種狀態下,他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半睡半醒。她就在身邊,大家都被救離那恐怖的地方,他覺得很開心,很有安全感。他跟泰瑞莎可以重新認識對方,生命也許會變美好。忘憂的睡眠;朦朧的黑暗;暖意;身體在發光,幾乎飄浮著。世界似乎黯淡了,轉變為麻木與甜蜜。那種黑暗很讓人安心,他進入夢鄉。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