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長相思 卷二: : 人依舊,終離別

  • Hit:66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步步驚心》《大漠謠》作者桐華  全新演譯經典巨著《山海經》第二部!
  縱使前路艱險,禍福難料,  但若君心伴我心,我便能勇往直前,永不言悔!
  在玉山王母的幫助下,  小夭終於找回真正的自己,  也找回了敬愛的父親與青梅竹馬的哥哥,  有親人相伴,讓她不再是一個人,也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與幸福,  可因「高辛大王姬」的身分而來的風暴,卻悄悄醞釀──
  阿念心生不滿,處處為難小夭,甚至勾結敵方欲對小夭不利;  璟信誓旦旦與小夭訂下十五年之約,卻與未婚妻出雙入對……  顓頊決定利用她的身分,重回軒轅,踏上奪權的血腥之路!  隨著「高辛大王姬」的現身,  小夭迎回親人,卻失去了自由,也失去與思念之人相守的機會,  即使面貌不再變幻,卻喚不回那個灑脫的玫小六了……
  「妳、最美。」璟說完,立即低下了頭。  「即使現在這樣?」  「嗯。小夭,如果我知道妳是這樣的……  即使在黑暗的地牢裡,我也絕不會有勇氣說出奢望……」  「璟,抬頭!塗山璟,抬起頭。」  小夭的輕喚聲抖得幾乎要聽不出她在叫什麼,璟覺得自己好像也在顫,  他的吻落在小夭額間的緋紅上,  就好像有一團火從小夭額間一直燒到他心裡,讓他冰涼的心暖和起來。  或許有一日,那些藏在身體裡、無藥可醫的傷口,也會康復。
作者簡介
桐華
  生於中國西北,畢業於北京大學,現為旅美作家,被讀者譽為「燃情天后」與「中國古典言情第一人」。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是她從小看慣的景色,嚮往著「小橋流水人家」,工作後索性跑到南方,領略一番芭蕉夜雨、薄暮昏冥。一直覺得人生不管是「大江東去,浪淘盡」,還是「楊柳岸,曉風殘月」,都該體會經歷。喜歡沉浸在各色的文字世界中,從古龍到席絹,從《紅樓夢》到《百年孤寂》,來者不拒。
  繁體中文版作品皆由野人文化出版,包括《長相思》、《步步驚心》、《大漠謠》、《雲中歌》、《曾許諾》、《最美的時光》等。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籌備出版中,敬請期待。

摘文一店裡幾乎坐滿了人,不同於中原,也許被周圍美麗祥和的風物感染,眾人講話都是慢條斯理。不過大家議論來、議論去,議論的都是高辛大王姬,從她的神秘失蹤議論到她的神秘歸來。最令眾人豔羨的就是她的身分,俊帝的女兒、黃帝的外孫女、王母的徒弟。有人嘆道:「誰若娶了她,可就真正一步登天了。」「也許長得像個母夜叉,縱使登了天,晚上卻要做噩夢。」幾個男子都大笑起來。豐隆看顓頊在微笑,知道他不以為意,遂也好奇地問道:「你的這位表妹究竟如何?」顓頊笑道:「等你們明日見了,就知道了。」馨悅略帶了點撒嬌地說:「就因為我們是你的朋友才能比別人早知道一點嘛!」顓頊為難地說:「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說。」女人對美醜有異於常人的執著,馨悅歪著頭,鍥而不捨地問道:「她比阿念如何呢?」顓頊裝作想了一想,才說道:「這就好比那庭院中的花,梔子有梔子的美,風蘭有風蘭的美,無可比較。」馨悅好像還不滿意,意映笑道:「不管哪種,看來都是很美的,反正不會是那幾個人擔心的樣子。」顓頊對眾人指指案上一碟翠綠的涼拌菜,「這是海裡生的菜,十分爽脆,你們嘗嘗。」豐隆和篌明白他不願再談論表妹,都吃了一筷子菜,把話題順勢拐到高辛和中原食物的不同上,馨悅和意映也邊吃邊評論。璟的手放在膝上,緊緊地握成了拳頭,一直一言不發。仲冬之月的第十五日,賓客們雲集在五神山的員嶠山,看俊帝領著王姬祭祀天地和祖先,以此見證大王姬重歸高辛王族。小夭再散漫,也知道人生中有些場合不能散漫,比如說今天這個。她不明白為什麼父王要為她搞出這麼盛大的儀式,但她知道絕不能讓父王丟臉,就如蓐收反覆嘮叨的「妳一舉一動都是全高辛百姓的顏面,若有差錯,辱沒的是高辛國體」。清晨起來後,小夭先洗漱沐浴,再吃了點東西,然後一邊由宮裡的老嫗幫忙梳頭上妝,一邊聽侍者再次重複今日的每一個環節。中間顓頊跑來看了她一眼,安慰她別緊張,說高辛的禮儀繁瑣到可怕,沒有人真清楚,就算有什麼小差錯,只要她足夠鎮定,就不會有人發現。小夭知道他今日要代表黃帝參加儀式,也有一堆事要做,就讓他忙自己的去。待小夭梳完頭、上完妝,蓐收已經在殿外等著接人了。侍女們拿來了禮服,準備服侍小夭穿衣。小夭還挺喜歡這套新的禮服,因為時間太趕,沒有時間搞華麗繁複的繡花,只好在禮服的衣料和佩飾上下了工夫。素白的雲紋緞子,配以碧玉環珮,高貴莊重,遠比第一套禮服穿著舒服。當侍女們展開禮服時,幾聲驚呼。小夭回頭看,發現禮服的裙襬有些裂開,還有好幾團汙漬。懂得清洗的侍女查看過後,氣急敗壞地說:「這是種在蓬萊的靈草汁液,洗不掉。」屋子裡的人全都面色慘白,俊帝性子冷淡,很少發火,可一旦發怒,就是最痛苦的噩夢,很多侍女開始默默哭泣。小夭嘆氣:這個阿念真是膽大包天。她隨便披了一件外袍,對一個還站得穩的侍女說:「趕緊去把蓐收大人叫進來,看看可有補救的辦法。」蓐收匆匆進來,都顧不上行禮,直接去看禮服,臉色也變了,大吼著問:「誰做的?被我查出來,非誅了她全族不可!」坐在榻上的小夭幽幽地說:「那你得把父王也算上。」蓐收一口氣堵在胸口,脫口罵道:「阿念這個小混帳,她想要我們的命啊!」一屋子的婢女再忍不住,不少人哭出了聲音。蓐收指著小夭的鼻子,顫抖著聲音罵道:「妳也別一臉無辜相!阿念肯定不是第一次做這事,如果不是妳一直縱容,鬧不到今天!妳們兩姊妹鬧,出了事情,卻要我們的人頭!」婢女們的哭聲驟然變大,有人軟倒在地上。小夭摸摸鼻子,苦笑著說:「我說蓐收大人,作戲作個差不多就行了,不就是想讓我配合你的提議嘛!我乖乖配合不就行了?」蓐收立即平靜了,微笑著和小夭行禮,「補救的辦法的確有一個。王姬應該還記得第一套禮服吧?」「嗯。」小夭也早就想到了,所以才命人把蓐收叫了進來。蓐收狀似無奈地說:「現在只能穿那套了,只是陛下很不喜歡那套禮服,現在再和陛下商議根本不可能,只能我們自作主張,萬一陛下怪罪下來……」「我頂著唄!」小夭笑笑地看著蓐收,狡黠的眼睛好像在說:這不就是你蓐收大人的打算嗎?蓐收嘿嘿地笑,這段日子為了儀式的事幾乎天天要見這位王姬,相處下來,倒有幾分理解俊帝對她的寵愛。蓐收行禮告退,「我命人立即去準備。」屋子內的侍女聽見還有一套禮服,都驚喜地呆住。小夭拍拍手掌,「好了,都該幹嘛就幹嘛。放心吧,妳們也聽到了我剛才對蓐收大人的承諾,有事我頂著。」眾人都清醒了,擦乾眼淚,趕緊開始忙碌。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