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長相思 卷四: : 笑問月,誰與共

  • Hit:78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步步驚心》《大漠謠》作者桐華  全新演譯經典巨著《山海經》第二部!
  她從不允許自己軟弱!  可是,每每午夜夢迴時,  悲傷痛苦都像潮湧一般,將她淹沒……
  璟繼任族長,迎娶防風氏之女,  雖風光無限,維繫了塗山氏的榮景,  卻是斷了與小夭的情,縱再見,也形同陌路。
  而此時,黃帝下令至神農山祭祀,  四方宴請中原氏族,卻獨漏顓頊,  傳聞,祭祀大典上將宣布軒轅國下任儲君,  傳聞,刺殺黃帝之人為若水族,與顓頊難逃干係……
  眾多揣測與謠言蔓延開來,全都對顓頊不利,  小夭只能振奮起精神,應付即將到來的奪位之戰,  畢竟,無論她再如何心傷、再如何難忘,  那人,都只能在夢裡相見了……
  防風邶說:「小夭!不要嫁!」  小夭又惱又怒地問:「你究竟想做什麼?」  防風邶說:「小夭,跟我走!還記得妳發過的毒誓嗎?  如若違背,凡妳所喜,都將成痛;凡妳所樂,都將成苦。」
  當年的誓言猶在耳畔,  可現如今的情形,守了諾言,難道就會沒有痛、沒有苦了?  小夭慘笑,這個誓言守與不守,她這一生都將永無寧日。
作者簡介
桐華
  生於中國西北,畢業於北京大學,現為旅美作家,被讀者譽為「燃情天后」與「中國古典言情第一人」。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是她從小看慣的景色,嚮往著「小橋流水人家」,工作後索性跑到南方,領略一番芭蕉夜雨、薄暮昏冥。一直覺得人生不管是「大江東去,浪淘盡」,還是「楊柳岸,曉風殘月」,都該體會經歷。喜歡沉浸在各色的文字世界中,從古龍到席絹,從《紅樓夢》到《百年孤寂》,來者不拒。
  繁體中文版作品皆由野人文化出版,包括《長相思》、《步步驚心》、《大漠謠》、《雲中歌》、《曾許諾》、《最美的時光》等。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籌備出版中,敬請期待。

一連幾日,黃帝在澤州大宴賓客。顓頊在紫金頂勤勤懇懇地監督工匠們整修宮殿,沒有正事時,就帶著淑惠在神農山遊玩,去看山澗的百花。季春之月、上弦日,有刺客行刺黃帝,兩名刺客被當場誅殺。據說,刺客死時還距離黃帝很遠,和百年前刑天的刺殺相比,簡直像小孩子胡鬧。可是,事情的嚴重性並不比當年小,都說明——有人想黃帝死。據說兩名刺客的身上有刺青,證明他們屬於某個組織,效忠某個人。黃帝下令嚴查,一時間中原風聲鶴唳,人人自危。顓頊走進庭院,小夭正在拉弓射箭,一箭正中木偶人的心臟。顓頊鼓掌喝彩,小夭笑問:「查出那兩個刺客背後的主使是誰了嗎?」顓頊說:「我想應該沒有人能查出來。」「為什麼?」「我收到消息,那兩個刺客身上的刺青是用若木汁紋出。」若木是大荒內的三大神木之一,也是若水族的守護神木,顓頊的母親曾是若水族族長,她死後,若水族未推舉新的族長,從某個角度而言,顓頊就是現任的若水族族長。小夭問:「紋身能檢查出年頭,外祖父讓人查了嗎?」顓頊苦笑,「正因為查了,所以我說再不可能查出是誰主使。刺青究竟紋了有多久,查驗屍體的醫師沒有明說,但他說不少於三十年。」小夭感慨,「兩位舅舅可真夠深謀遠慮,竟然早早就準備了這樣的人,不管刺殺誰,都可以嫁禍給你。一看刺青有幾十年的時間,自然沒有人會相信這是一個嫁禍的陰謀,誰能相信有人幾十年前就想好刺殺某個人時要嫁禍給你呢?」顓頊嘆道:「爺爺對中原氏族一直很忌憚,我卻和中原氏族走得越來越近,大概有人進了讒言,爺爺動了疑心,所以突然宣布巡視中原。但在刺客行刺前,爺爺應該只是想敲打警告我一番,並不打算真處置我,可他們顯然不滿意,非要讓爺爺動殺意。」小夭沒有搭箭,拉開弓弦,又放開,只聞噌的一聲,「這種事連辯解都沒有辦法辯解,你打算怎麼辦?」「靜觀其變。」「外祖父這次來勢洶洶,一出手就震懾住了中原六大氏,緊接著又讓眾人明白只要別鬧事,大家可以繼續花照看、酒照飲。已傾向你的那些人會不會被外祖父又嚇又哄的就改變了主意?」顓頊笑道:「當然有這個可能!爺爺的威脅和能給予他們的東西都在那裡擺放著,實實在在,我所能給他們的卻虛無縹緲,不知何日才能實現。」小夭嘆息,盟友倒戈,才是最可怕的事!她急切地問:「那豐隆呢?豐隆會變節嗎?」顓頊笑了笑,「他應該不會,他想要的東西爺爺不會給他,兩個王叔沒膽魄給,全天下只有我能給,但人心難測,有時候不是他想變節,而是被形勢迫不得已,畢竟他還不是赤水氏的族長,很多事他做不了主,要受人左右。」「那曋氏呢?」「他們不見得不想,但他們不敢。我娶的是曋氏嫡女,就算曋氏想和王叔示好,兩位王叔也不會信他們。」這就像男女之間,有情意的未必能在一起,在一起的並不需要真情意,難怪氏族總是無比看重聯姻,大概就是這原因。小夭問:「你什麼時候娶馨悅?」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