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長相思 卷五: : 生相依,死相隨

  • Hit:72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步步驚心》《大漠謠》作者桐華全新演譯經典巨著《山海經》第二部!
  所有的秘密,所有的真相,  所有的愛,所有的恨,  原來,不過是我們的一廂情願……
  黃帝禪位,黑帝登基,  歷史翻開新的一頁,命運的巨輪繼續轉動──
  小夭原以為與璟已形同陌路,  誰知,原來璟重病難治,更面臨殺身之禍,  她毅然赴會,要治好璟,更要揭穿篌與意映之惡!
  可有關她是蚩尤孽種的謠言,竟在這時轟轟烈烈地傳開,  謾罵、詛咒、怨恨……如無形刀刃,割開了她心底的傷口。  為解開心結,璟與小夭秘密前往高辛求見俊帝,
  一行人被引往赤水荒漠,耗盡靈力才到達荒漠中心。
  在那裡,他們見到了一片桃花林,  一個青色身影,則穿越幾百年的光陰,翩然而至……
  小夭不相信,她一遍遍告訴自己,璟一定還活著!
  她的淚如斷了線的珍珠簌簌而落:「還有二十二天,才是我與璟的大婚日,他抓緊點時間,依舊趕得回來。」
  顓頊深吸一口氣,緩緩地說:「小夭,一切都會過去,遲早妳會忘記他!」
  璟!我不願意!  如果不痛苦的代價是遺忘你,我寧願一直痛苦……  我已穿起嫁衣,對月行禮,從今夜起,我就是你的妻!
作者簡介
桐華
  生於中國西北,畢業於北京大學,現為旅美作家,被讀者譽為「燃情天后」與「中國古典言情第一人」。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是她從小看慣的景色,嚮往著「小橋流水人家」,工作後索性跑到南方,領略一番芭蕉夜雨、薄暮昏冥。一直覺得人生不管是「大江東去,浪淘盡」,還是「楊柳岸,曉風殘月」,都該體會經歷。喜歡沉浸在各色的文字世界中,從古龍到席絹,從《紅樓夢》到《百年孤寂》,來者不拒。
  繁體中文版作品皆由野人文化出版,包括《長相思》、《步步驚心》、《大漠謠》、《雲中歌》、《曾許諾》、《最美的時光》等。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籌備出版中,敬請期待。

傍晚,顓頊來小月頂時,小夭向他打聽,「最近有沒有哪個妃嬪有點什麼喜事要慶祝啊?比如生辰啊,娘家有人升職什麼的?」「妳想做什麼?」「我想有個水上的宴會,最好能在船上,開到大湖裡去。」顓頊叫:「瀟瀟。」瀟瀟走了過來,顓頊問:「王姬要一個水上的宴會,讓誰去辦適合?」瀟瀟回道:「方雷妃在河邊長大,每次宴席都喜歡設在水邊。再過十幾日,正是大鏡湖的垂絲海棠開得最好的時候,可以讓方雷妃以賞花為名邀請眾人聚會。」小夭笑著點頭,「這樣好,一點不會讓人生疑。」瀟瀟問:「王姬想請誰?奴婢去安排。」小夭說:「璟、防風意映、塗山篌、離戎昶,別人我不管,但這四人一定要請到。」瀟瀟說:「奴婢記住了。」小夭說:「瀟瀟,謝謝妳。」「王姬太客氣了。」瀟瀟行禮,告退。顓頊問小夭,「我還以為妳不想看到防風意映,妳想做什麼?」「我想做壞事,所謂壞事就是只能自己偷偷幹,誰都不能說。」顓頊笑道:「好啊,那天若有空,我去看看妳會做什麼。」仲春之月,方雷妃在神農山的大鏡湖設宴,邀請賓客遊山玩水、觀賞垂絲海棠。方雷妃邀請不少客人,準備了七八艘大小不一的船隻,喜歡熱鬧的客人可以坐大船,喜歡清靜的可以坐小船。船沿著蜿蜒水道,迤邐而行,賓客可以賞湖光山色和溪地邊的垂絲海棠,若想近玩,隨時可以讓船靠岸,由山澗小徑走進海棠花海中。小夭如今在大荒內十分有名,可她深居簡出,沒幾個人能見到她。這次來赴宴,幾乎人人都盯著小夭,想看清楚這個在婚禮上跟個浪蕩子奔逃了的王姬究竟長什麼模樣。方雷妃命貼身婢女去請眾人上船,大概怕小夭尷尬,和小夭同船的人很少,要麼是熟人,要麼是親戚──璟、防風意映、篌、離戎昶、西陵淳、淳的未婚妻姬嫣然、方雷妃、還有方雷妃的妹妹方雷芸。方雷妃和意映坐在榻上,拉著家常,方雷芸陪在姐姐身旁,說的少,聽的多,很是文靜有禮。姬嫣然也是大家閨秀的樣子,面帶笑意,陪坐在意映的下首。璟、昶、篌、淳四個男子都站在船尾,一邊聊天,一邊拿著釣竿釣魚。小夭獨自倚著船欄,欣賞風景。昶看到小夭,不停地用胳膊肘搥璟。璟沒有動,昶索性拽著璟走到了小夭身旁。昶大大咧咧地說:「王姬,要不要再考慮一下我的兄弟?」小夭側身倚著欄杆,笑而不語。昶說:「妳拋棄了豐隆,被防風邶毀了名聲,想再找個像樣的男人可很難了,我這兄弟對妳一往情深,妳不如就跟了他吧!」小夭用手攏了攏頭髮,笑吟吟地說:「他對我一往情深嗎?我看不出來。」春衫輕薄,勾勒得小夭身段玲瓏,漫不經心的慵懶,有一種天真的嬌媚,猶如那水邊的垂絲海棠,無知無覺地綻放在春風裡。昶幾乎要咬牙切齒了,「璟還要怎麼對妳,妳才能看出來?」小夭咬著唇,想了瞬,指著遠處的岸邊,說道:「我想要一枝海棠花。」昶剛想說「這還不簡單」,就聽到小夭笑著說:「不能用靈力法術,我想要的是親手摘下的海棠花,現在就要。」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