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窩囊廢的煩惱

  • Hit:72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終於升上高中了,□良也搬到東京來了,我們的關係總算可以順利發展了,可是……怎麼事情看起來並不是如此啊?
  突如其來的不明背痛讓我痛苦得要命,但狠心的□良卻並沒有因此對我溫柔一點,還故意找來一個情敵刺激我、讓我吃味。她嘴裡說跟對方只是朋友,卻一起搭車去長野,還一同去看煙火,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開玩笑!我怎麼能就這樣默默退出?就算□良對我再暴力,我也要拚了命把她搶回來!
  然而屋漏偏逢連夜雨,除了遭遇情敵,我在球隊中還被隊友孤立,在家又和老爸冷戰,升上高中之後,不是應該海闊天空了嗎?怎麼會發生這麼多事?
  我的高中生活看來是不可能風平浪靜了,麻煩事接二連三地來,我都快應接不暇了,沒想到最大的麻煩才正要發生——□良竟然昏倒了!
●YA!青春學園:www.crown.com.tw/book/ya●皇冠讀樂網:www.crown.com.tw●皇冠讀樂部落:crownbook.pixnet.net/blog
作者簡介
板橋雅弘 
  東京出生,畢業於中央大學法學部。在學時期曾經辦校園雜誌《中大鐵拳》,畢業後成為《周刊PLAYBOY》最年輕的報導總整人員,在《GORO》和《SCOLA》等雜誌也都很活躍。其後在小說、漫畫、專欄、散文上等領域大放異彩。他與玉越博幸合作的《新戀愛白書》系列(BOYS BE…)共出版了58集,累計銷量超過2000萬本,早已成為漫畫迷心中的青春戀愛經典!
繪者簡介
玉越博幸 
  擅長創作青春戀愛故事的知名漫畫家,以《新戀愛白書》在漫畫界奠定了超人氣地位。另著有《戀愛風波》、《戀愛天堂》,以及與板橋雅弘合作的《似曾相識》,都是細膩動人的暢銷作品。

夜幕逐漸低垂,我的心也是一片黑暗。七月下旬的傍晚六點其實天色還很亮,炎熱的白天已經接近尾聲,整座城市顯得不再那麼劍拔弩張。四周是我從未見過的景色。社團結束後,我沒有立刻回家,本來想去車站,但一想到那裡人那麼多,又讓我猶豫許久,最後就變成漫無目的地亂晃。走著走著,心情反而愈來愈沉重,(我記得一路上好像)下了坡又上坡,(又好像)彎進一條十字路口,再轉進另一條十字路口,(然後好像又)過了一個住宅區,又走過一條商店街,最後,走到一座水量很少、飄散著臭水溝味的橋上,直到蚊群裡的一隻蚊子飛近我的臉,我這才回過神了。這裡是哪裡?算了,反正也沒差。我肚子餓了,人類不管情緒再怎麼低落,都還是會肚子餓,真是悲哀、麻煩又無可奈何。我倚靠著橋的欄杆。除了肚子餓,身體更是疲憊不堪。這也難怪,畢竟今天我在大家冷淡的視線與無聲的指責中練了一整天的手球。不過,瀨戶老師好像因為有事所以沒來,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要是她來了,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我想我一定沒辦法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瀨戶老師和你老爸去約會啦。』這是今天出雲在社團裡唯一跟我說過的一句話。『也許是吧。』我的口氣很平淡,我不想悶不吭聲,但也不想有任何情緒反應,出雲聽了我的回答似乎有些受傷。和朝風同學倒是說了幾次話,但也僅限於練習的對話,像是傳球的指示之類的。雖然心情很差,但我也不是不明白出雲的感受,只不過為什麼連朝風同學也對我保持疏遠呢?我到底做錯什麼讓大家這樣排擠我?難不成是因為老媽懷孕的事讓我不知不覺散發出討人厭的感覺嗎?遠方有個街燈,閃爍地亮了起來。接下來該怎麼辦?實在想不到有什麼地方可以去。第一,回家,不要!第二,去借住出雲或朝風同學家,不可能!第三,去拜託咲良,雖然這是個下下之策,但以我目前的處境,也只剩下這個方法了。拿出手機,找出咲良的電話號碼,我盯著螢幕上的那排數字看了好一會兒。那天和咲良不歡而散,但我還是覺得我只是遵守和老媽約定,並沒有做錯什麼。只不過咲良說的也不無道理,我是該向她道個歉。唯獨富士那傢伙的事我不能忍,要是她覺得好玩,想怎樣我都無所謂,不過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總之,現在也只能先拜託咲良了。我的內心不斷掙扎著,此時天色又變暗了,附近的街燈全都亮了起來。不管了!我閉上眼,按下撥出鍵。彷彿是知道我急著找她,還故意讓我焦急,電話響了超過八次,咲良才接起電話。『我還沒原諒你耶。』連句『喂』也沒有就先丟出這麼一句,我的心就像是被挖土機挖空的地面深深地凹了一個洞,陷下去的部分大概有D罩杯那麼大。要是咲良不肯收留我,今晚我只好去睡公園的長椅了,反正說什麼,今晚我就是打定主意不回家了。『我有件事想拜託妳。』我的口氣非常認真,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感覺,就像是古裝戲裡高舉雙手低頭請託的人一樣謙卑。咲良聽到我這麼說,態度也跟著轉變。『你幹嘛這樣說話啊?』『真的很抱歉,今晚可以讓我借住妳那裡嗎?』『……可以啊。』咲良完全不問理由,很豪爽地一口答應。『啥?真的可以喔?』『你希望我說不可以嗎?』『怎麼會,太感謝妳了。』我現在就過去。為了怕咲良臨時改變心意,我告訴她到了車站我再打給她後便匆匆掛斷電話。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