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曾有你的雨季 = : Rainy season

  • Hit:177
  • Rating:1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7)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1)

熱音樂團×青春純愛POPO原創網最受注目的話題人氣之作
你在漫天大雨裡為我撐起一把傘,遮擋住世界所有的憂傷。
「學妹,妳不能太貪心。」是不是就是因為她太貪心了,才會讓那個燦爛的夏天畫下句點?
方芷昀本來以為自己的音樂夢,注定因為一場事故而從此破碎,卻意外遇見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組成一支吵吵鬧鬧的搖滾樂團,喧騰了彼此寂寞的青春。
那個如太陽般溫暖的男孩,讓她有了繼續向前的勇氣,那個拉著小提琴的學長,給了她一個又一個突如其來的吻。她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微亂的心跳是為了誰。
一次次團練,一次次挫折,一次次比賽,讓每個團員的心緊緊凝聚,方芷昀想要守護那些共同擁有的熱情與美好。卻沒料到,樂團裡的每個人都懷著難以言說的心事,當所有心事一一揭露,迎來了一場好似沒有盡頭的滂沱雨季。
還好還有那麼一個人,陪著她一同走過那段被淚水浸濕的雨季。雨季,終究會過去。

熱音樂團×青春純愛POPO原創網最受注目的話題人氣之作
你在漫天大雨裡為我撐起一把傘,遮擋住世界所有的憂傷。
「學妹,妳不能太貪心。」是不是就是因為她太貪心了,才會讓那個燦爛的夏天畫下句點?
方芷昀本來以為自己的音樂夢,注定因為一場事故而從此破碎,卻意外遇見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組成一支吵吵鬧鬧的搖滾樂團,喧騰了彼此寂寞的青春。
那個如太陽般溫暖的男孩,讓她有了繼續向前的勇氣,那個拉著小提琴的學長,給了她一個又一個突如其來的吻。她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微亂的心跳是為了誰。
一次次團練,一次次挫折,一次次比賽,讓每個團員的心緊緊凝聚,方芷昀想要守護那些共同擁有的熱情與美好。卻沒料到,樂團裡的每個人都懷著難以言說的心事,當所有心事一一揭露,迎來了一場好似沒有盡頭的滂沱雨季。
還好還有那麼一個人,陪著她一同走過那段被淚水浸濕的雨季。雨季,終究會過去。
琉影喜歡獨處的巨蟹,愛在雨天和月光下漫步。收藏了一整殼自己和他人的回憶,從畫筆、琴鍵到鍵盤,只為封裝心裡的小小感動。夢想寫出雋永人心的故事。曾出版:《夏螢之戀》、《戀夏七光年》、《流光咖啡館》
  國中畢業的夏天,方芷昀暫時卸下課業壓力,成天待在音樂教室裡,除了偶而幫忙媽媽整理樂譜和打掃環境,還可以自在地盡情彈琴,心情十分愉悅。  八月中旬,藝文特區的「夏日藝術祭」,舉辦了一場「制服至上!高校音樂趴」,活動時間從下午三點到六點,全縣有十五所高中樂團將上台表演。  既然打著「制服至上」的名號,就代表樂團必須穿著高中制服上台,觀眾們如果穿著制服到場同樂,也可以獲得主辦單位提供的紀念品一份。  下午一點多,公車在藝文特區的站牌旁停下,穿著高中制服的方聿翔帶著方芷昀下車。由於梅藝高中的制服還沒發下,她只能穿著國中制服出席活動。  廣場上架起一座舞台,舞台上擺著爵士鼓組、鍵盤和音箱等設備,幾個工作人員正在排椅子,旁邊有好幾組樂團正等著上台試音。  方芷昀跟著哥哥走到舞台旁,四個新華高中的學長馬上圍了過來。  其中一位身材高瘦、戴著眼鏡的男生,滿面感激說道:「聿翔學長,麻煩你了,因為鍵盤手吃壞肚子,現在在醫院吊點滴,才會臨時找你代打。」  「阿照,幫助學弟是應該的。」方聿翔笑了笑,從側背包裡抽出一份樂譜,「你傳給我的譜,我早上已經練習過了,彈奏方面應該沒問題,大家來排練一下吧。」  「謝謝學長!」阿照微微鞠了個躬。  「新華的,找到鍵盤代打了呀?」一道嘲諷的笑聲從旁邊傳來。  方芷昀轉頭一瞧,只見四男一女帶著吉他和貝斯坐在花圃邊,身上穿著白色制服配上靛藍色長褲……是「梅藝高中」的制服,竟然是她的學長姊。  「找到了。」阿照沉著臉回答。  「臨時抱佛腳,沒問題嗎?」剛剛發出笑聲的少年坐在中間,毫不客氣地打量著他們,神情十分不屑。  「我的學長是音樂班的,還是鋼琴比賽的常勝軍,絕對沒問題!」  「哇!你們真有勇氣,找音樂班的來突顯自己的缺點。」那少年故作驚訝貌,刻意轉頭詢問身邊的伙伴,「你們說,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傅明哲,講話幹麼那麼難聽?我們樂團有惹到你嗎?」阿照的臉瞬間漲紅,激動得想上前理論。  「社長!冷靜一點,不要被他們影響了。」一旁的團員馬上阻止阿照。  「無論是比賽或表演,千萬不要自亂陣腳,先把該做的事做好,這才是最重要的。」方聿翔像在看笨蛋一樣,橫掃了那五人一眼,隨後拍拍阿照的肩頭,領著一票學弟走向舞台左側。  「他們是梅藝高中的熱音社?」走了一小段距離,方芷昀好奇地小聲問阿照。  「對,剛才那個是新社長,本身是吉他手,聽說他從國中就開始組團了,仗著贏過幾次小比賽,就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常以嘲笑其他樂團為樂。」他一臉嫌惡地回答。  「這麼臭屁啊?」方聿翔突然斜睨妹妹一眼。  「看我幹麼?」方芷昀回瞪他,有點發窘,沒想到自家學長在外頭的風評會這麼差。  方聿翔低笑一聲,拿起自己的帽子往她頭上一戴,「妳的臉都曬紅了,要不要先去展覽館吹冷氣?」  「不用,我想看大家彩排。」她搖搖頭,第一次參加這種和高中樂團有關的活動,看到這麼多音樂同好聚在一起,不禁有些亢奮。  因為他們提早到場,觀眾區現在還沒什麼人,方芷昀占到第一排的左邊位子,可以近距離觀看台上的表演。不一會兒,彩排開始,每組樂團有五分鐘的試奏時間,可以和PA人員(音控)溝通討論。  「電吉他的聲音再破一點。」  「貝斯的低頻不夠重。」  「主唱的聲音太小了……」  方芷昀坐在台下,一邊玩著手機遊戲,一邊聽其他樂團在台上試音、討論。  時間接近三點,舞台開始播放熱音歌曲,主持人每隔幾分鐘就廣播活動預告,觀眾陸續聚集,現場還來了很多他校的應援團,每個人都是一臉興奮。  三點一到,來賓致辭完畢,首先是一個著名的地下樂團開場演唱,暖場結束後,輪到各校的樂團上場,台下的應援團歡呼和尖叫聲不斷。  看著台上熱力四射的演出,方芷昀忍不住跟著觀眾一起尖叫,感覺全身熱血沸騰,心裡隱隱升起一種莫名的渴望。  當第六組樂團表演完畢,五個男生接著上台,其中一人拿著小提琴,但稍早的彩排方芷昀並沒有見到他。  那位拉小提琴的少年,半低著頭站在她的正前方,頂著一頭帶點頽廢感的及肩中長髮,長長的瀏海遮住了他的眼睛,只露出高挺的鼻尖,他握著小提琴和琴弓的手指相當修長漂亮。  彷彿感受到她的注視,少年微微抬起頭,雙眸自瀏海的髮隙看了她一眼。  這時,主唱拿著麥克風開口報上團名:「我們是松岡高中的Notos,今天帶來的歌曲是……」  少年將小提琴架上肩頭,左手輕按琴弦,右手持弓置於琴弦上,他的身姿從容而優雅,不過因為臉上沒有笑容,渾身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憂傷氣息。  鼓手舉起鼓棒輕敲四下,吉他、貝斯和小提琴的弦音同時奏下。可能是因為緊張,團員們剛開始有點拍子不齊,主唱的音準也沒拉足,只有小提琴緊緊地抓住鼓點,穩穩地奏著。小提琴的低音婉轉低迴,高音清澈明亮,細膩的顫音更是勾動人心。  聽了幾段旋律之後,方芷昀感覺整首歌正逐漸分離,小提琴輕巧的琴音蓋過了其他樂音,悠揚地迴盪在耳邊。  忽而一陣風吹來,微微拂開小提琴手的瀏海,望著他的臉,她發現他的眼神有些空洞,不見一絲情緒波動。  突然,一道粗獷的嗓音打斷了演奏,「那個拉小提琴的!馬上給我下台!」  方芷昀轉頭朝後方望去,一名長相凶惡的中年男子從人群中跳起來,指著舞台上的小提琴手大吼:「你!就是你!馬上給我下台!」  台上的團員個個都愣住了,凶神惡煞的中年男子賣力擠出人群朝台上衝,像要將小提琴手一口吞下肚。  拉小提琴的少年倒是不慌不忙,提起腳邊的琴盒,朝台下拋去。  盒子會摔壞!腦中閃過這個念頭,方芷昀下意識跳了起來,張開雙手接住那只盒子。  就在那一刻,少年單手抱著小提琴從台上躍下,單膝跪地,左手撐著地面,眸光帶著點銳度,直直地對上她的視線。  「站住!你給我站住!」中年男子繞過觀眾席,從第一排座位的右側衝過來。  少年本想伸手拿回琴盒,卻不知道為什麼,忽地改為攫住方芷昀的手腕,拉著她從觀眾席的左側跑了出去。  「喂!你拉著我幹麼?」方芷昀一臉莫名奇妙,左手還緊抱著小提琴盒,就這樣被他拖著跑離現場。  少年沒有回應,也沒有回頭,只是拉著她在人群裡東轉西繞,最後朝展覽館的方向奔去。身後的中年男子也不死心,拚命追著兩人跑,但礙於身形較胖,追了一段路後漸感不消,漸漸和他們拉開了距離。  「琴盒還你,快放開我!」方芷昀舉起琴盒想塞給少年,但他完全不理會,反而更加用力地握緊她的手。  兩人彎過展覽館轉角,跑進後方的小花園裡,她一路被拖著跑,已經快要喘不過氣,少年緩下腳步看她一眼,脣角忽而揚起,鬆開她的手。突然,他抓住自己的瀏海,從頭上扯下一團頭髮,朝著花園的左側出口拋出去。  方芷昀驚訝地張大嘴,看著那頂假髮以半圓的弧線掉落在地上,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少年隨即伸手摟住她的腰,帶著她躲進右邊的小花圃裡,藏身在三棵修剪成圓形的樹叢後面。  樹叢的高度不高,方芷昀抱著提琴盒被他壓在草地上,她不依地掙扎著,搞不懂自己怎麼那麼倒楣,竟會蹚進這渾水裡。  「噓……」少年朝她的耳朵輕輕吹氣,「再動,我就咬妳的耳朵。」  方芷昀身體一僵,乖乖趴在草地上動也不敢動,他的右手環過她的肩膀,將她緊緊護在懷裡,押著她蹲低身子;同一時刻,花圃旁邊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中年男子追了進來,四下找尋兩人的身影,看到掉在地上的假髮時,低罵一聲:「氣死我了!竟然給他跑了!」  縮在樹叢下的兩人屏住呼吸,方芷昀聽到腳步聲走近,一顆心緊張地怦怦跳,少年的手臂此時加緊摟著她的力道,似乎在叫她別擔心。  繞了花園一圈,中年男子礙於視線的死角,並沒有發現兩人,他低咒了幾聲後,最後終於放棄,一臉懊惱地走出花園。  少年輕笑一聲,起身盤腿往旁邊的草地一坐,方芷昀隨後從地上爬起來,抱著琴盒跪坐,緩緩抬眼對上他的臉。  拿掉假髮後,他俊美的五官顯露無遺,削薄的清爽短髮,髮尾微微捲翹,深邃的雙眸中似乎還透著點淘氣,直挺的鼻梁下,優美的脣線微微勾起,渾身散發一種音樂家的獨特氣質。「妳叫方芷昀。」少年的嗓音溫醇,用玩味的眼神在她的制服名牌上掃了一眼。  「嗯。」方芷昀視線移到他的右胸口,只見他制服上繡著「陳曜文」三個字。「剛才那個人是誰?他為什麼要追你?」  「誰呢?」他偏頭想了想,微微一笑,「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那你幹麼要跑?」方芷昀傻眼,以為自己聽錯了。  「因為他看起來很凶,一副想殺人的模樣,換做是妳,難道不逃嗎?」他傾身凝視她的臉,清澈的眼神帶點無辜,彷彿她的問題很奇怪。  「你根本不是逃跑!」她有點哭笑不得,「你從舞台上跑到這裡,左轉右繞的,看起來一點都不害怕,也沒有緊張的感覺,簡直像……」  「像什麼?」他朝她挑眉,眼裡帶著笑意。  「像在耍人!」方芷昀狠瞪他一眼。  「他毀了我拉琴的興致,我也只是讓他運動一下,應該不過分吧?」  「既然這樣,那你為什麼拖我下水?」  「因為……」他凝視著她,脣角勾起一抹笑,「我無聊。」  「什麼?」  「一個人跑太孤單了,兩個人跑比較有伴。」  「什麼嘛……」方芷昀皺眉,一股被戲耍的惱火感自心底升起,感覺眼前的人像個瘋子,「你都沒有想過,跑路還帶著小提琴,萬一跌倒或把琴摔壞了,那該怎麼辦?」  「所以……」他話音一頓,眼底閃過一絲促狹,「我沒有時間收小提琴,只好找個人幫我拿琴盒,這樣跑起來不是比較省力嗎?」  「省力你個鬼!陳曜文!你真的很差勁欸!」她生氣地大吼,抓起琴盒丟向他的臉。  「沒禮貌,我是高中生,妳才國中,應該要尊稱我一聲『學長』。」他接住琴盒,擱在旁邊的草地上,從樹叢下拿出剛才藏好的小提琴和琴弓。  「我考上梅藝高中了,你是松岡的學生,跟我又不同校,我幹麼要叫你學長?」  「原來是小高一,松岡和梅藝是友校,社團活動也多有往來。」他笑笑地伸出手,在她頭頂揉了一把,「不要計較那麼多,乖,喊一聲學長來聽聽。」  「你——我才不要!」一股氣直衝腦門,方芷昀用力揮開他的手,抄起地上的琴弓,作勢要朝他的笑臉抽下去。  他沒有閃躲,只是輕輕笑了起來,一陣夏風拂過花圃中央的綠樹,斑駁的光影自葉隙間灑下,光芒在他的四周盈盈閃動,像是被回憶篩濾過的溫暖流光。  方芷昀愣愣地放下琴弓,一時忘了該罵他什麼,看著他打開盒蓋,抽出一條布,輕輕擦拭琴面的灰塵,溫柔的動作像在對待情人一樣。或許她自己對喜歡音樂的人存有一定的好感度,怎麼也無法討厭,怒氣也逐漸消散而去。  擦完琴,將琴弓和小提琴收進琴盒內,他背起琴盒走出花圃外,回頭朝她笑道:「妳陪我跑路,我該怎麼感謝妳?」  「免了!」方芷昀跟著他跨出花圃,拍拍衣服上的灰塵,「你突然拉著我跑掉,我哥找不到我,現在一定擔心死了。」  「機會難得喔。」他神情玩味地挑眉,「只要不超出我的能力範圍,任何要求都可以,真的不要嗎?」  「那要你當我的男朋友,這也可以嗎?」她不屑地冷哼。  「可以。」他神祕地微笑。  「這、這……」方芷昀突然結巴,腦筋轉不過來。  「方芷昀。」他突然傾身向前,伸指點住她的鼻尖,「要我當妳的男友嗎?」  她的小腦袋徹底打結,完全無法動彈!  近距離望著他好看的臉龐,他眼裡沒有捉弄的笑意,反而十分正經,不像是在開玩笑,反而還帶著一點……期待?  這表示她只要點頭答應,就可以撿到一個從舞台上跳下來,顏值一百分,又會拉小提琴的極品男友嗎?  但是……她今天沒有踩到狗屎,會有這麼好運的事發生嗎?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