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窩囊廢不要說再見

  • Hit:70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窩囊廢》系列最終完結篇!  就算是窩囊廢,也要鼓起勇氣,陪妳一起迎向未來!
  即使變得蒼白,妳的拳頭還是那麼有力!  輕輕撫摸著被妳揍過的地方,  我願用這張腫起來的臉,向老天爺交換永遠、永遠和妳在一起!
  因不明原因而昏倒的□良,在大鬧醫院一場之後,總算肯乖乖配合檢查,但結果卻不太妙……
  我們那些關係複雜的爸爸、媽媽們知道了這個消息,破天荒地聚在一起,召開史無前例的『家庭會議』。終於,在大人們的壓力下,□良心不甘情不願地暫時回家鄉茅野休養,而我只能留在東京等她康復回來,對二月十四日的情人節當然也就不抱任何期待。沒想到,我竟然親自從□良的手上拿到了巧克力!
  顫抖著雙手握著□良的心意──這可是我十六年來第一次收到的『情人』巧克力!我默默地向老天祈禱,但願這不會是最後一次……
  .YA!青春學園:www.crown.com.tw/book/ya  .皇冠讀樂網:www.crown.com.tw  .皇冠讀樂部落:crownbook.pixnet.net/blog
作者簡介
板橋雅弘
  東京出生,畢業於中央大學法學部。在學時期曾經辦校園雜誌《中大鐵拳》,畢業後成為《周刊PLAYBOY》最年輕的報導總整人員,在《GORO》和《SCOLA》等雜誌也都很活躍。其後在小說、漫畫、專欄、散文上等領域大放異彩。他與玉越博幸合作的《新戀愛白書》系列(BOYS BE…)共出版了58集,累計銷量超過2000萬本,早已成為漫畫迷心中的青春戀愛經典!
繪者簡介
玉越博幸
  擅長創作青春戀愛故事的知名漫畫家,以《新戀愛白書》在漫畫界奠定了超人氣地位。另著有《戀愛風波》、《戀愛天堂》,以及與板橋雅弘合作的《似曾相識》,都是細膩動人的暢銷作品。

1. 在醫院發飆的高中女生『叫我來做檢查的也是他們,為什麼做完了還得再做一次確認的檢查?!』咲良非常火大地從看診室走了出來。外頭等著看診的病患全都抬起頭,朝這裡看了過來。『你說,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咲良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樣向我逼問,彷彿一切全是我的責任。我察覺到周遭的視線,壓低聲音試圖安撫咲良的情緒,但完全沒用,她根本不理會我。『咲良,妳冷靜一點。』我急忙拉著她往走廊沒人的另一邊走去,她卻生氣地甩開我的手。『假如我現在還冷靜得下來,我就是極度的低血壓了!』『妳不是貧血嗎?』『就算這樣,血液還是在我體內不斷流動。我的血管都快爆了,現在要我捐血都沒問題。』我壓低身子,用最小的音量回答:『這裡是醫院,小聲一點嘛!』『我知道是醫院,我不就是來這裡聽檢查報告的嗎?』『這裡還有其他病患。』『那又怎樣?誰說我一定是生病了。』『但妳肯定不健康。』話雖如此,眼前咲良這股來勢洶洶的模樣,哪怕是知道她昏倒過好幾次的我,也很難相信她生病了。看在其他人眼裡,可能會覺得她是個在醫院裡大吵大鬧的高中女生吧!『小伙子,你是不是害女朋友傳染到什麼不乾淨的病啦?』只見一位頭纏繃帶、身穿睡衣的老伯朝著我若有所指地笑著,露出一口凌亂的黃板牙,而且他的嘴很臭。『少囉嗦!死老頭,說下流話之前先去刷刷牙吧!』咲良火大地舉起手,我趕緊擋在老伯面前。要是她把老伯那纏滿繃帶的頭打傷了,我可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死命地拉著咲良的手,讓她在掛號櫃檯前的沙發上坐下。『要不要喝點什麼?』我瞥到一旁有自動販賣機。『我好渴喔!』咲良不算豐滿的胸部,因為生氣的關係不停地上下起伏著。我跑到自動販賣機前買了瓶看起來很甜的易開罐紅茶。咲良一口氣就喝光了。『居然叫我再做一次檢查。』咲良的語氣似乎有些無力。『X光也照了,鋇也喝了,還抽了血、驗尿和驗便耶!』為了怕咲良的情緒再度爆發,我立刻答腔。『……嗯,辛苦妳了。』『我不要再來這家醫院了。我要換一家,去做診療再諮詢(Second Opinion)。』『好啊!不過檢查是一定要做的。』咲良沮喪地低下頭,過了一會兒又抬起頭瞪著我:『隼,你是不是在暗中詛咒我?』『我哪有。』『除了你,我想不到其他人了。』『說不定是富士啊!』咲良挑了挑眉,似乎想到了什麼。富士那傢伙和咲良唸同一所高中,他本來就對咲良一見鍾情,加上咲良對他總是似有若無的態度,讓他對咲良更是著迷。沒想到,他卻把我當成情敵,還擅自和我比了場以咲良為賭注的手球賽,結果他輸了。『應該不會是他,我和富士現在還是朋友。』『先別管富士了,也許這根本就不是詛咒。』『不然是什麼?你說來聽聽。』『這個呢,就是現代醫院醫療體系上的一個問題。』『你以為你是評論家啊!』咲良又開始變得激動,我趕緊低下頭,說:『抱歉抱歉。』我費了好一番工夫,才說服咲良再次預約檢查的時間,之後便走出醫院。外頭的陽光和煦,現在正是九月。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只要一走出醫院,我就會想要深呼吸,總覺得醫院裡那股消毒藥水味好像在掩蓋什麼,所以我才那麼不喜歡去醫院。這也難怪咲良聽到還得再做一次檢查時,會那麼火大了。這家位於橫濱市郊,乾淨、整潔的住宅區內的醫院,也是老媽流產時住的醫院。我的親生母親和咲良的親生父親那須先生再婚並有了小寶寶,要是沒有流產,他就成了我和咲良有間接血緣關係或共通DNA的弟弟或妹妹了。然而,我和咲良卻都不希望小寶寶出生。也許,是害怕小寶寶出生會威脅到自己的存在吧!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