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窩囊廢戀愛危機

  • Hit:7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窩囊廢成了變態跟蹤狂?! 窩囊廢vs.野蠻女友之『私密心事』特別篇!
搞什麼鬼啊?!隨便寄來一封信,就要叫我忘了以前發生的所有事情!……
終於畢業了!等到新學期開始,我就正式成為高中生了。□良也是,她考上了第一志願的高中,今天就要搬來東京了。嘻嘻嘻,哈哈哈……想像中,一切似乎都很美好,可是實際情況卻正好相反。才剛開始放假沒多久,我就接到了那個沒良心女人的來信,信上竟然寫著她要『忘記過去』──當然,她的『過去』也包括我。這簡直是青天霹靂!先不講那兩次被她強吻的事,我們經歷了這麼多風波,現在好不容易能在一起了,結果□良卻要甩了我!我實在很不甘心。雖然她不要我去車站接她,可是我想見她,即使看一眼也好。我躲在柱子後面,偷偷摸摸地,覺得自己籠罩在一片黑暗中……
●YA!青春學園:www.crown.com.tw/book/ya●皇冠讀樂Club:blog.roodo.com/crown_blog1954●皇冠青春部落格:www.wretch.cc/blog/CrownBlog●皇冠影音部落格:www.youtube.com/user/CrownBookClub
作者簡介
板橋雅弘 
  東京出生,畢業於中央大學法學部。在學期間曾經創辦校園雜誌《中大鐵拳》,畢業後成為《周刊PLAYBOY》最年輕的報導總整人員,在《GORO》和《SCOLA》等雜誌也都很活躍。其後在小說、漫畫、專欄、散文等領域大放異彩。他與玉越博幸合作的《新戀愛白書》系列(BOYS BE…)共出版了58集,累計銷量超過2000萬本,早已成為漫畫迷心中的青春戀愛經典!
繪者簡介
玉越博幸
  擅長創作青春戀愛故事的知名漫畫家,以《新戀愛白書》在漫畫界奠定了超人氣地位。另著有《戀愛風波》、《戀愛天堂》,以及與板橋雅弘合作的《似曾相識》,都是細膩動人的暢銷作品。

◎神秘的跟蹤狂左手指尖隱隱地作痛,就連右手也變得不聽使喚。雙手的不適讓我無法專注。我用力地撥了撥吉他的弦,想趁火氣還沒爆發前趕緊讓自己冷靜下來。吉他發出刺耳的怪聲,讓我心情變得更差。如果一不小心把弦弄斷,大不了再換條新的就好了。雖然我也不知道怎麼換。算了,再叫老爸教我吧!說不定老爸看到弦斷掉了,還會主動幫我換好。我又不是把吉他摔壞了,他應該不會為這點小事生氣才對。話雖如此,心裡還是怕會把弦給弄斷。一想到自己是這種個性,真覺得窩囊。我把膝上的吉他輕輕地放在沙發上。我站了起來,走到廚房燒開水,拿出茶包泡了一杯普通的紅茶。外頭正是所謂的『小陽春』。小陽春是用來形容初冬陽光和煦的天氣,但這也是我唯一想得到的貼切形容。只不過,我的心情卻不像外頭的天氣一樣平靜。『燙燙燙燙!』剛泡好的紅茶當然會燙,不過我的反應的確是誇張了點。『我到底在幹嘛啊?』這也是我的自言自語。現在家裡只剩下我一個人。剛剛老爸接到一通電話後便出門了,雖然他問過我要不要一起去,但我拒絕了。電話是咲良的媽媽打來的。『咲良的媽媽說,她今天會到東京喔!』『是喔……』我故意裝作意興闌珊的樣子。『我手邊的工作就快完成了,等會兒和老爸一起去新宿車站接她吧!』『我不去。』原本盯著電腦螢幕看的老爸朝我投出狐疑的眼神,我趕緊補上一句:『我今天有事。』『什麼事?』『就是有點事啦!』我隨便扯了個理由。要是老爸繼續問下去怎麼辦?我想老爸一定也很清楚我根本沒事可做。現在手球社不必練習,而且我又沒幾個朋友,能做的事只要五根手指頭就算得出來。我的生活還真是單調到連說謊都會被抓包,這也難怪老爸會叫我好好利用這段時間把吉他練好。『既然這樣,我就自己去囉!』老爸很乾脆地接受了我的說法,回過頭繼續盯著電腦螢幕。雖然他很了解我和咲良之間的事,卻不知道咲良寄了那封信。我想他一定覺得我怪怪的,但他完全不過問。不過老爸這種反應反而讓我更加不安,因為這也是老爸慣用的伎倆,假如不小心上了他的當,到頭來後悔、懊惱的就是我自己。這樣一來,我就更不能去接咲良了。反正早就決定好不去,現在就算老爸再怎麼說我都不會去。老爸匆匆忙忙地出門了。我想紅茶並沒有鎮靜效果,因為我的心情一點都沒有平復。不過應該有利尿作用,喝完沒多久,我就去上廁所了。『我這也算是沒事找事做吧!』話一說完,反而更覺得自己真的無事可做。既然都跟老爸說我有事要做了,一直窩在家裡也不是辦法。家裡沒裝監視攝影機,就算窩在家裡也不會被抓包,但一想到老爸那超敏銳的直覺,我就一刻也待不住。絕對不能被老爸發現,而且說有事要做的也是我,如果真的什麼都沒做,怎麼說得過去呢?我把茶杯放到廚房的水槽裡,準備外出。在長袖T恤外套上一件薄外套,把錢包和手機放進口袋裡,穿上大尺寸的運動鞋,打開門走到外面的走廊上。鎖上門後,就出門了。呃……去哪兒好呢?我思考著接下來該怎麼辦。咲良今天來東京了。她應該有很多事要忙吧!整理行李、添購不足的東西、了解宿舍附近的環境,從今天起,她就要展開新生活了。本來我還以為她又會拖著我陪她到處跑,我都已經認定今年春假會被咲良呼來喚去的了。雖然討厭,卻又暗自期待,哪怕會被罵、被打或被踢,和咲良在一起確實常會讓我氣得半死,但也有不少開心的事,虧我還一直認為咲良是需要我的。誰知道,我早就被她丟在一旁了。對咲良來說,我只是在東京幫她帶路的人。原來她早就打算和我撇清關係,在東京展開她的新生活。雖然接過兩次吻,但我也沒因此就認定彼此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不過,我們好歹也算是比普通朋友好一點的關係吧!再不然,至少也算是遠親啊!本來說不定我們會成為姊弟呢!咲良來東京後,我們之間的距離雖然縮短了,但內心的距離卻變得更遙遠。看了她寄來的信後,我更加深信她想和我保持距離的決心,所以要是我真的和老爸去接她,她一定會故意用對待陌生人的態度看我。想到這裡我就覺得很痛苦,覺得她真的好可惡。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