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來自司馬家的求救信

  • Hit:129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可惡的司馬丁丁,將兩隻可愛的黃金鼠──大土蛋、小土蛋帶回家後,並沒有讓牠們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相反的,牠們開始了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原本漂亮的毛髮也髒到糾成一團,更別期望主人耐心的陪伴與玩耍!忍無可忍之下,這兩隻黃金鼠在夜裡進行終極大反攻。 還在熟睡的司馬一家,沒有人知道醒來後,即將陷入一場應接不暇的巨大災難。 【動物謎小說】系列 透過動物之眼,引領孩子尋回遺落的同情心與同理心。 人類是被自己寵壞的動物,早已遺忘了生物的本能,唯有從其他動物身上,人們才能看見生命最初的勇敢與真誠。 錯過動物,就錯過愛。 錯過愛,就迷失了自己。

可惡的司馬丁丁,將兩隻可愛的黃金鼠──大土蛋、小土蛋帶回家後,並沒有讓牠們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相反的,牠們開始了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原本漂亮的毛髮也髒到糾成一團,更別期望主人耐心的陪伴與玩耍!忍無可忍之下,這兩隻黃金鼠在夜裡進行終極大反攻。 還在熟睡的司馬一家,沒有人知道醒來後,即將陷入一場應接不暇的巨大災難。 【動物謎小說】系列 透過動物之眼,引領孩子尋回遺落的同情心與同理心。 人類是被自己寵壞的動物,早已遺忘了生物的本能,唯有從其他動物身上,人們才能看見生命最初的勇敢與真誠。 錯過動物,就錯過愛。 錯過愛,就迷失了自己。 花蓮縣玉里鎮人,天秤座。是一個寫故事的人。曾榮獲省教育廳兒童文學創作獎、九歌文學獎、高雄市文藝獎、臺灣文學獎、打狗文學獎,五次入選新聞局優良劇本獎等等。已出版《十二生肖系列》、《我的爸爸是流氓》、《喂,穿裙子的》、《阿國在蘇花公路上騎單車》、小頭目優瑪系列《迷霧幻想湖》、《小女巫鬧翻天》、《那是誰的尾巴》、《失蹤的檜木精靈》、《野人傳奇》、《西貢小子》、福爾摩沙冒險小說系列《砲來了,金門快跑!》等三十幾本著作。 寵愛寶貝張友漁我的鄰居曾經養了一隻鴨子,黃昏的時候,他們會帶著鴨子到公園去散步,每次看見那隻鴨子搖搖擺擺的跟在主人身後,一路還「呱呱呱」的叫著,我就羨慕得不得了,從此也想養隻鴨子。看見別人養的鸚鵡,像一部語言學習機般的不斷重複別人說過的話,逗趣極了,我又衝動得也想養隻鸚鵡,好教牠唱歌。後來,鴨子、鸚鵡都沒養成,卻收留了朋友贈送的兩隻黃金鼠。剛開始,我傻傻的幻想著,黃金鼠在我的密集訓練下,可以站在我的肩膀上陪我上街、做功課、幫我拿橡皮擦,甚至還可以爬到我的頭上施展綁辮子的功夫,好讓別人也羨慕一番。可是,真正照顧起來卻不是那麼回事。除了每天得幫牠們清掃住處,還必須添購一些「遊樂器材」讓牠們運動與娛樂;有時候牠們拉肚子,你就要留意是不是水果吃太多了,得控制一下分量;此外,每天還得選一個固定的時間抱抱牠,用溫暖的手順順牠的毛,讓牠有被關愛的感覺。從「寵物寶貝」進門的那一剎那起,我就當牠是一個長期借住在我們家的朋友,我們有必要讓朋友住得舒適,所以常常更換被套和枕巾,變化菜單,讓朋友有賓至如歸的感覺。這樣一來,朋友必也能感受主人的熱情,溫暖在心中。一年八個月後,兩隻黃金鼠還沒學會綁辮子的功夫,就相繼壽終正寢了(黃金鼠的壽命長約兩年)。面對牠們的死亡,我有點兒難過,卻沒有遺憾,因為當牠們還活著的時候,我曾經當牠們是在家裡作客的朋友那樣的寵愛過牠們……我的故鄉在花蓮縣的一個鄉下,以前家裡養了一隻在兩歲時生了一場病而瞎了眼睛的狗狗小白,小白不僅眼睛看不見,耳朵也很不靈敏,牠完全失去了看家的本領。曾經有人勸我父母,將小白載到山谷扔掉算了,反正牠也不會看家。可是我的父母堅持要照顧小白,他們說既然當初收養了牠,就不能因為牠生了病而拋棄牠,這是一種責任也是義務。現在,我照顧著兩盆橄欖樹,早晚澆點水,有時剪枝,有時換土。等待橄欖樹開花結果,又是另一種奇妙的心情呢! 推薦文 一九九六年的張友漁和她的作品 李潼推薦文 這些令人苦惱的傢伙 杜白1. 司馬家的「難民」們2. 夜半的咯咯聲3. 大土蛋和小土蛋不見了!4. 找不到兇手的災難5. 小黑鼠6. 一個令人震驚的清晨7. 是誰栽的贓?8. 黑妞姊妹花9. 豆豆送來巧克力10. 回家與搬家11. 爸爸的決定12. 愛情花13. 天哪!大家快來看14. 變成大明星15. 最後的出走後記 寵愛寶貝 張友漁 01.司馬家的「難民」們魚缸中的金魚翻出了魚肚白;臉盆裡的石頭上趴著兩隻無精打采的烏龜;五隻蠶寶寶瘦巴巴、可憐兮兮地啃咬著乾枯的桑葉;牆角一個小板凳般大的塑膠盒裡,住著兩隻雖然營養不良、眼睛卻射出怒光的黃金鼠,牠們看起來真是糟透了,不僅又髒又臭,身上的毛髮還糾結成條狀。另外,還有一隻羽毛失去了光澤的瘦鸚鵡,在鐵籠裡的鐵架上來回跺著步,牠除了發出屬於鸚鵡的嘎嘎聲之外,最近還經常發出一種奇怪的「咯咯」聲。「丁丁,你餵那些小傢伙了沒有?」司馬媽媽在廚房裡喊著。「沒飼料了啦!」丁丁背著書包朝飯桌抓了把花生往客廳走去。他在塑膠盒旁邊蹲了下來,打開上方的拉門,粗魯地將手上的花生米朝盒裡的兩隻黃金鼠撒去。「大土蛋、小土蛋,吃早餐啦!」丁丁趴在地上,讓眼睛與塑膠盒平行,看著黃金鼠在木屑堆裡翻找食物的狼狽模樣,他樂得呵呵大笑,然後起身大步走出客廳上學去了。丁丁是司馬家四個孩子當中的老么,這兩隻黃金鼠是他用眼淚要求司馬爸爸買下來的,他並且曾向司馬爸爸發誓,一定會細心照顧牠們,一直到牠們老死。司馬爸爸是全世界最開明的好脾氣爸爸,他總是答應孩子們任何合理的要求,包括在家裡養一大群的寵物。他堅信這是最直接的機會教育,他相信他的四個孩子,將會從如何照顧寵物當中,學習到如何照顧自己以及體貼別人。剛開始,孩子們真的做到了按時餵食、逗牠們玩兒,並且處理髒兮兮的排泄物。但是,當三分鐘的熱度冷卻之後,照顧這些小傢伙的責任,就理所當然地都落在司馬媽媽的身上。司馬媽媽就像是孤兒院裡的慈祥院長,先是攬下照顧金魚的工作,後來又受託照顧烏龜和蠶寶寶,再來又因為不忍見到金剛鸚鵡和黃金鼠挨餓,所以不管再忙也會抽空去看牠們的食物吃完了沒有。可是,司馬媽媽漸漸感到吃不消,為了照顧好這個家和四個孩子,司馬媽媽到後來對這批「難民」的照顧也就鬆懈了。於是這群可憐的小動物,也就開始了有一頓沒一頓的悲慘日子……02.夜半的咯咯聲「咯咯咯……」沒有人知道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到了晚上,當人們都進入夢鄉之後,在司馬家的客廳裡,就會傳出這樣的聲音。他們都以為是那隻多嘴鸚鵡所發出的怪聲。司馬爸爸翻了個身繼續打著鼾,孩子們也都睡得人仰馬翻,咯咯聲對司馬家而言,並不構成什麼會影響睡眠的干擾……突然,咯咯聲靜止了,司馬爸爸的鼾聲也變得響亮起來。而同時,客廳裡也傳出了吱吱喳喳細碎的交談聲。「休息一下吧!我們很快就可以完工了。」體型較瘦小的小土蛋說。「希望如此,我真是再也無法忍受這裡了,丁丁早上用花生米扔到我的眼睛,疼死人了!」大土蛋揉著紅腫的眼睛忿忿地說。「丁丁真是可惡,等我離開這個地方,對於他們給我的待遇,我一定要加倍奉還。」小土蛋咬牙切齒,一副十分生氣的樣子。「哼!我要咬斷丁丁的床腳,讓他在睡夢中摔下床來。」大土蛋說。「好極了!我也要咬斷電視機的插頭,讓他們因為不能看連續劇而痛苦萬分。」小土蛋也提出「報復」方法。「沒錯!我還要把丁丁那雙溜冰鞋咬壞,因為他每次在屋子裡溜冰,都把我嚇出一身冷汗……」大土蛋滔滔不絕,似乎想把曾受過的氣都傾囊而出。「好了,幹活吧,想到可以攪得他們一家雞犬不寧,我就更有力氣了。」小土蛋中氣十足地為彼此打氣。沒多久,交談聲停止,咯咯聲又傳了出來……※  ※  ※  ※第二天早晨。「咦,怎麼有個小洞啊?」老三丑丑首先發現黃金鼠的住屋上方有個拇指般大的小孔。老二申申也湊了過來:「牠們是不是想要逃走啊!」「才不是呢,牠們只是在磨牙,否則牠們的牙齒會愈長愈長。」丁丁看也不看一眼,立刻就發表高見。幾個人你看我、我看你,沒多說什麼,表示同意了丁丁的看法。吃過早餐,司馬媽媽送走了一家大小,臨出門前,才匆匆忙忙想起該為小動物們準備吃的,她也發現黃金鼠住屋的左上方有個拇指般大的缺口,不過她倒是樂得省事,不必拉開上方的拉門,就可以直接將飼料從缺口撒下去。唉,沒有人在乎那個拇指般大的缺口,就像沒有人會去關心這些可憐寵物的心情……03.大土蛋和小土蛋不見了!「啊!媽──」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聲,在清晨六點把司馬一家人全給驚醒了,急促的腳步聲霹靂啪啦在屋子裡亂成一團。「怎麼啦?發生什麼事了?」司馬爸爸首先衝到客廳。「失火了嗎?」老大辰辰依然睡眼矇矓。「地震!又地震了嗎?」丑丑被前幾天的連續地震震得驚魂未定,跌跌撞撞地奔出房間。「糟了,我又要遲到了!」丁丁披上夾克、背上書包,瞇著一雙睡眼,也來到客廳。「大土蛋和小土蛋逃走了……」申申蒼白著一張臉,用手指著塑膠板上的缺口。「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丁丁驚訝地張大嘴巴叫著。「天啊,怎麼辦?牠們的牙齒這麼銳利,一定會咬壞我的衣櫥和我的洋裝……」申申沮喪得臉都垮了。「牠們還會咬斷電線,造成電線走火……」丑丑也擔心得皺起眉頭。「女生就是這樣,不會這麼嚴重吧!」辰辰有些不以為然。「天啊!那我的廚房……」司馬媽媽腦海中浮現流理台上的老鼠腳印,以及油瓶被咬破、滴了一地醬油的恐怖畫面……一家人七嘴八舌地說著大土蛋和小土蛋所有可能幹下的壞事,他們愈說愈感到恐慌,於是,上班的忘了上班,上學的顧不得遲到,一個個開始翻箱倒篋地找尋起兩隻黃金鼠可能的藏身之處。「討厭,牠們到底躲哪兒去了嘛!」申申跺著腳,不安地說。想到可能遭受的「災害」與「損失」,每個人的脾氣都在瞬間變得暴躁起來,屋子裡瀰漫著一股濃濃的火藥味。「叫你不要養老鼠,你偏要,當初要是養對金絲雀多好!」申申瞪著丁丁,目光充滿了強烈的不滿。「當初在市場,牠們看起來那麼可愛溫順,誰知道牠們竟然這麼善於偽裝……」丁丁忙著辯解。「還說呢,買回來以後,如果你能好好地照顧牠們,給牠們足夠的食物,牠們也不會離家出走啊!自己那麼懶,還嫌牠們的窩又髒又臭!」丑丑也發出抱怨的指責。「拜託!你們簡直是『烏龜笑鱉沒有尾巴,鱉又笑烏龜頭短短』。也不看看,那是誰要養的金剛鸚鵡?又是誰說要養金魚、養烏龜的?你們有誰曾經好好地照顧過牠們?我真該到書店去看看有沒有『如何才能不上小孩的當』這類的書!」司馬爸爸終於說話了。「可惡的臭老鼠,不被我找到便罷,要是被我逮到了,非扭斷牠們的脖子不可。」丁丁氣急敗壞地說。著急的司馬一家,又開始陷入瘋狂地尋找中……舊靴子?儲藏室?樓梯間的雜物堆?還是床底下?……天啊!大土蛋和小土蛋到底躲在哪兒呢?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