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神祕谷

  • Hit:160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熱愛鴿子的范武,眼看就快要培訓出一隻可以在比賽中奪冠的鴿子,沒想到卻被眼裡只有「讀書才是正道」的爸爸反對,鴿子全被放生了。沮喪的范武無意間看見遠方天空竟然有飛碟出沒!那裡正是太魯閣族居住的神祕谷正上方!為了抵抗爸爸無理的作法,也為了尋找外星人是否真的存在,范武決定到神祕谷一探究竟,但途中不小心發生意外,幸好心愛的鴿子及時出現,並且幫助了他,一場與太魯閣族的第三類接觸就此展開……
   【福爾摩沙冒險小說】系列 以歷史的筆跡,冒險的基調,挖掘這一座美麗小島的神祕故事;不管是日本統治時期下的九份神祕少年故事,還是西班牙統治下的淡水奇航,或是國共對峙砲火不斷的金門故事……讓我們跟著書本的主角,一起跌入冒險的歷史故事,藉此記住每一個值得珍藏的土地故事。

熱愛鴿子的范武,眼看就快要培訓出一隻可以在比賽中奪冠的鴿子,沒想到卻被眼裡只有「讀書才是正道」的爸爸反對,鴿子全被放生了。沮喪的范武無意間看見遠方天空竟然有飛碟出沒!那裡正是太魯閣族居住的神祕谷正上方!為了抵抗爸爸無理的作法,也為了尋找外星人是否真的存在,范武決定到神祕谷一探究竟,但途中不小心發生意外,幸好心愛的鴿子及時出現,並且幫助了他,一場與太魯閣族的第三類接觸就此展開……
   【福爾摩沙冒險小說】系列 以歷史的筆跡,冒險的基調,挖掘這一座美麗小島的神祕故事;不管是日本統治時期下的九份神祕少年故事,還是西班牙統治下的淡水奇航,或是國共對峙砲火不斷的金門故事……讓我們跟著書本的主角,一起跌入冒險的歷史故事,藉此記住每一個值得珍藏的土地故事。 李潼(一九五三~二00四) 少年小說作家。原名賴西安。出生花蓮,定居宜蘭縣羅東鎮。年輕時在校園民歌時代勤於歌詞創作,以〈廟會〉、〈月琴〉、〈散場電影〉最為膾炙人口。同時開始從事兒童文學創作,以《天鷹翱翔》、《順風耳的新香爐》、《再見天人菊》三部作品,連續獲得第十一、十二、十三屆洪建全兒童文學創作獎少年小說首獎。一九九0年以《博士、布都與我》獲得第十五屆國家文藝獎。 李潼致力於少年小說創作,也嘗試各種文體的寫作,重要作品有:《少年噶瑪蘭》、《神祕谷》、《尋找中央山脈的弟兄》、《我們的祕魔岩》、《鞦韆上的鸚鵡》、《鬼竹林》、《見晴山》、《番薯勳章》等。 曾獲五十項文學重要獎項。〈老榕樹下讀報紙〉、〈油條報紙.文字夢〉選入國小國文課本。 推薦文 冒險、奇遇、全般的救贖 傅林統 推薦文 《神祕谷》並不神祕 張子樟1. 放鴿子2. 飛碟3. 大膽的假設4. 神祕谷5. 再會吧!瑪娜 後記 溫暖的石頭 賴以誠 第三章 大膽的假設自然老師最喜歡同學發問。他說:「從天空到地上,從海裡到地底下,大自然中藏著無數奧祕。同學們有疑問,都可以提出來,也不必限定是課本上的問題。」范武鼓起勇氣舉手,問道:「請問老師,星星為什麼會眨眼睛呢?」同學們都哈哈大笑起來:「星星本來就會眨眼睛的。」老師敲著教鞭說:「同學們不要笑,范武的問題很好。」等大家安靜下來,老師又說:「大自然的東西,都不是『本來』的,每一件都含有『為什麼』?」「因為空氣的流動,使星星發出的光在穿越大氣層時發生了折射,我們會覺得星星忽明忽暗,一閃一閃亮晶晶。」自從當了小叔的第一助手後,范武對於大自然一切,產生了一連串的「為什麼」?有些問題可以問小叔;有些問題便到學校來問老師,放在心上的疑問,最叫人難過了。「請問老師,為什麼有流星呢?」范武問。「同學都看過流星吧?」老師回問大家。大半的人竟然都搖頭,老師大吃一驚:「同學們太不留意大自然了,要是被隕石打到頭,恐怕還不知道那就是隕石呢!」「怎麼可能呢?」同學們都不相信,議論紛紛。「在自然科學裡,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大膽的假設,小心的求證』,要抱著這種態度來研究才可以。」老師回答說:「流星是星際空間的塵粒和固體塊,闖入地球與大氣摩擦燃燒產生的光跡。若它們在大氣中未燃燒盡,落到地面就稱為隕石。有時候,一個小時衝向地球的流星有上百顆。」「哎呀,那不是成了流星雨。」有同學說。「鴿子為什麼飛得那麼遠,還能認得路回來?」養鴿子的同學也發問了。范武的發問,激起了大家的興趣,紛紛提出問題。「經過科學家的實驗,發現鴿子的腦部有磁感器官,如指南針導航,使牠能認得路回家;而且鴿子還是一種機智、勇敢的鳥兒,遇到危險,牠都能沉著應變。」老師接著又說了一個故事,他說:「一九一六年六月五日,法國的烏魯要塞被德國攻擊,通信設備全都毀壞了,情況十分危急;幸好,有一個士兵他留著一隻鴿子,把牠放飛求救。後來不久援軍趕到,才保住了全軍的性命。」老師的故事說得動聽,養鴿的同學都在讚美鴿子的好處。范武倒是牢牢記住老師所說的一句話,研究科學的態度就是「大膽的假設,小心的求證」,他將這句話寫在筆記簿上。背著書包,范武走出學校後門,繞過剛抽花的稻禾田地,順著灌溉圳回家。這條小徑比起直接走大馬路,不但不近,反而還要遠一些。范武不是偷懶不排路隊,他想趁著回家前的短暫時間,到土地公廟那裡做一次觀測研究。灌溉圳從山邊那頭蜿蜒下來,圳水又綠又急,圳底沉澱著滑苔,把流過的圳水送得更快。范武丟顆小石子下去,一眨眼便溜不見了。土地公廟便在灌溉圳上頭,大閘門旁邊,和那棵傳說有三百年的茄苳樹底下。那棵茄苳樹真是大,像站在高地上的巨人一樣,高舉著手掌向天空。誰也不知道它有多高,有人說十五公尺左右,有人說二十公尺;反正好遠好遠便可以從灌溉圳這頭看見它,和在它腳底下紅磚砌築的土地公廟。應該說范武是要到大茄苳來;但是他怕同學發現他的研究,問個沒完而洩漏祕密,他說到土地公廟,同學們就不會起疑心,會以為他又拿彈弓來找麻雀了。 告訴他們到土地公廟,即使讓他們跟蹤了,同學也不會發現爬在大茄苳樹頂上的范武;因為那茄苳樹枝葉又密又濃,高得仰頭看都會脖子痠。不一會兒,大家見不到范武便會走了。沉甸甸的書包裡,裝著圖書館借來的書和一個望遠鏡,還有向小叔求情借來的羅盤儀。小叔說:「羅盤儀不能借,摔壞了怎麼辦?」「不會啦,小叔,我會很小心、很小心。」「我們研究飛碟,都要靠它定方位,摔了就完了。」「小叔,我是你的第一助手呀,我借它也是用來研究的。」好不容易小叔才答應的。趁著天色還晴朗,范武像隻猴子般爬到茄苳樹上,坐在最高的枝幹上,掛好書包,將望遠鏡掛在脖子上。俯瞰四周,稻田、馬路和遠處的學校盡在眼底。他將羅盤調整好,方位對準北偏西卅五度廿分的位置。范武想要求證,小叔說的飛碟出現的位置,是不是神祕谷?舉著望遠鏡,一片青色山脈,一下子便到了眼前,兩座特別高聳的山頭尖,朵朵白雲飄浮環繞。是這裡嗎?范武又用羅盤校正了一次。對了,沒錯,飛碟出現了三次的地方,正是在神祕谷!回家後,可要趕快向小叔報告,他的「假設」沒錯,以後的觀測要特別注意這方向。范武將羅盤收進後面的褲袋裡,收拾好東西,攀著樹枝慢慢爬下來。爬到半樹高的地方,忽然踩脫了一塊樹皮,人在半空中搖晃了幾下,范武死命抓緊樹枝,才勾到一塊落腳的地方,胸前的望遠鏡把前胸都砸痛了,直喘不過氣來。全神貫注忙著找路,范武沒注意後口袋的羅盤儀露出了一大截,一蹲身,便跳脫出來!筆直的落進湍急的灌溉圳去了。從山邊流下來的圳水,一下子便把羅盤儀沖得無影無蹤,消失在大閘門的水花中。回到家門口,看見爸爸的車子停著。爸爸回家了!他沒敢出聲,像貓一樣放輕腳步,想從後門繞進去,卻被站在窗口的爸爸叫住。「鬼鬼祟祟的,不走正路,走旁門左道?范武。」「爸爸您回來了。」「你要上哪裡去呀?看你滿頭大汗!」「我……我到三樓陽臺找小叔。」「一回來就找你小叔幹什麼?你不要老是找你小叔,學他不好好讀書。大學都考不上。」「我上去告訴小叔一件事,一下子就下來。」范武摸著望遠鏡,沒敢大聲說:「小叔他每天都看書,他讀的書最多了。」「胡說!他正經書一本也不看,還說看書。」爸爸瞪了他一眼,說:「不准上去,吃過飯到房裡做功課。」運氣太壞了,被爸爸碰個正著,范武心裡想著。正要走回房裡去,又被爸爸叫住:「看你脖子上老是掛著望遠鏡幹什麼,上課也要用望遠鏡看黑板嗎?嗯?」「哦——」「以後到學校不准帶望遠鏡去,知道嗎?」吃過晚飯回到房間,攤開作業簿,一筆一畫地塗著,心裡想著:小叔知道了我今天的研究,一定要記我小功一個。想一想,看看天黑的窗外;寫一寫,又停下來想一想,作業簿上寫的字,潦草得連自己也看不懂。正這樣有一筆沒一畫地塗寫著,床頭的紅色信號燈閃亮起來,「噠——噠——噠——」三長信號,是緊急的!是「科學城」裡的小叔傳過來的通知,怎麼了?什麼事呢?范武悄悄推開房門,便跑上三樓去,莫非小叔又發現……「看那邊,看那邊!」小叔站在「科學城」的屋頂上,拿著照相機「喀嚓!喀嚓!」猛拍,聽見范武的腳步聲,興奮地大叫起來。「它們又出現了,第四次!趕快上來。」不得了,是真的!范武心裡大叫一聲,七手八腳爬上去,用眼睛默數。一、二、三、四、五、六、七,七顆!七顆橢圓的亮點,浮在神祕谷的半空中。「飛碟!飛碟!是飛碟嗎?」范武扯著小叔手肘。「不要碰我,你自己看。」小叔又拍了一張照片。「我看不清楚呀!」「用望遠鏡看!」望遠鏡?沒想到帶上來,范武跳下屋頂,直衝下樓。分秒必爭,也許那群飛碟一秒鐘後便不見了呀。轉進房門,險些和爸爸撞了個正著。「這小子莽莽撞撞,你到什麼地方去?」爸爸拿著范武的作業簿,大皺眉頭。 范武沒有時間多搭理,只有鞠躬說:「爸爸,對不起!我有事,等一下就來。」拿了望遠鏡,又直奔上樓,把爸爸拋在房間裡跳腳。爬上屋頂,望遠鏡中的景象讓他看得目瞪口呆。那七顆亮點放射著強烈的光芒,比起天幕中的星星,不知光亮幾倍。亮點彷彿不動,又彷彿慢慢地、無聲地向著陽臺逼近;看得范武和小叔一顆心像要跳出來一樣。剎那間,神祕谷上空亮起半圈圓弧,黃色的光暈在V字型的山谷上。它兩旁的高山顯得更加烏黑,范武的眼睛不敢多眨一下,睜得大大地,緊貼著望遠鏡。這時,從那光暈中又浮出三顆橢圓的光點,逐漸上升,不一會兒排在那七顆的旁邊。神祕谷的山邊也框了金黃的亮邊。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整整十顆!像人字雁飛行的方式排列開來。「范武,拿羅盤儀來!測量方位。」范武看著天空的奇景,呼吸都要停了,雙腳被定在屋頂上,一動也不動。「羅盤儀!趕快拿羅盤儀,范武!」「哦,哦,羅盤儀。」范武支支唔唔回答,邊走邊回頭。范武正想跳下屋頂,突然,那十顆光點在百分之一秒的時間裡,不見了!不見了?一下子便不見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范武和小叔一再搜索天空,它們是怎麼出現的?怎麼消失的?兩 個人都不能回想起來。一切只在一剎那之間,短得叫人不敢相信,剛才眼睛所看的是真實的,是真的。神祕谷上的光暈緊跟著也消失了,只留下天邊閃爍的星星。范武和小叔呆呆的站了片刻,還不能適應過來。眼睛眨了幾下,又看了幾回,小叔才說:「太奇妙了!技術真是太高超了。」「小叔,你全都拍下來了?」「都在裡面。」小叔說:「他們的科學不知道比我們進步多少倍。」一個念頭閃過范武的腦海,為什麼神祕谷上空會有光暈?為什麼那光暈一出現,又多了三顆亮點。呀,對了!范武呼叫起來:「小叔,神祕谷是不是飛碟基地?」「什麼?」小叔問道:「你說什麼?」「飛碟基地!」范武又叫了一聲。「你們兩個在屋頂上叫嚷什麼?還不下來?」在樓梯口怒斥一聲是范武的爸爸,他踏著大步上樓了。「現在幾點鐘了,兩個人站在屋頂上?」他雙手插腰問道。「爸爸,哦,我們在看天空,看星星……」「看星星?星星有什麼好看的。」范武的爸爸說:「整天不知道想些什麼,統統給我睡覺去。」事情也是來得突然,讓人手足失措。從屋頂上溜下來,范武說:「小叔,晚安,結束吧。」小叔湊靠著范武耳朵,叮嚀說:「明天見!記得拿羅盤儀來,說不定明天還有。」兩個人狠狠的握一個手。范武被爸爸架回房間,結實挨了一頓罵。「三更半夜不睡覺,跑到樓上看星星?你看你寫得是什麼作業?嗯?」「今天給我好好睡,明天再找你算帳。」爸爸指著他的鼻子說。范武不敢作聲,脫了衣服趕快上床。爸爸啪的一聲把房間的燈熄了。范武突然覺得有件事奇怪,想起羅盤儀,羅盤儀呢?一直忘了它。摸黑在書包裡翻了翻,沒有!口袋裡掏出來也沒有。床下、桌子下也沒有。嚇出一身冷汗,糟糕!會不會丟了?在稻田?圳邊?不,到了茄苳樹上還觀測呀。在樹上掉了?一定是爬下樹的時候掉了,也許還在土地公廟邊,還在草地上。那是小叔的寶物之一啊!「沒關係,明天再找吧,那地方不常有人去,明天去找,一定還會在的。」范武安慰自己,又想起剛才所見的景象。今晚真是太棒了!難得一見的奇景,總算遇見了。神祕谷會是飛碟的基地嗎?會嗎?心底喜孜孜的。老師說:科學的態度就是「大膽的假設,小心的求證」,對!有一天要將這假設求證出來。第二天放學,范武又繞著稻田沿灌溉圳到了土地公廟。在茄苳樹下繞了三圈,每一個石頭縫、草地、每塊角落都找遍了,連個羅盤的影子也沒看見。心中納悶,香爐上跟昨天一樣插著四、五支香,今天沒人來過這裡呀!抬頭看著昨天爬上去坐著的樹幹,和昨天差一點摔下來那塊樹皮的地方,直垂下來,正好都在灌溉圳上。這下子知道大事不妙了。范武沿著圳邊,走過來又走過去;走過去再走回來。圳水湍急,淙淙流過,他來到大閘門一處較淺的圳邊,心中靈機一動,如果把大閘門關起來,也許可以在圳裡的低窪處找到羅盤儀。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旋把轉動,緩緩將閘門放下來,在下游地方,圳裡的水便和緩了。要是丟了羅盤,小叔一定會把他撤職,取消他第一助手的職位了。還不知道小叔會氣成什麼樣子呢!天色已經暗了,范武在圳底摸索著。圳底的青苔、水草又濕又滑,一不注意,范武摔了個四腳朝天,人還滑下去好幾公尺,才攀住圳邊的芒草,站起來,全身濕淋淋地直滴水。直到天色全都暗了,星星從天邊浮現出來,他才拖著一身圳水回家。一路上踢著大、小石頭,把頭垂得低低的。爸爸坐在客廳裡等他,額頭的汗水還沒乾,拿著電話正在撥。媽媽搓著手掌,在走道上不停地踱著。忽然看見范武站在門口,爸爸猛然站起來,說:「你到什麼地方去了?啊,問遍了你的同學,都說你回家了,老師也這麼說,我正要打電話報警呢!」「你把我們都急死了,阿武,你怎麼全身濕淋淋的?」媽媽跑過來抱住范武。「你到哪裡瘋去了?說!」范武的爸爸生氣極了。「我……」范武想著應該怎麼說。「說呀——跟你爸爸說,怎麼天這麼黑了才回家呢?」「你說呀!」爸爸又叫起來。「我……」范武不知道該不該說,是到圳底去找羅盤儀了。「這孩子越來越不像話,前陣子養鴿子,現在又在半夜看什麼星星,好了,現在連家也不想回來了。看看你的功課,寫的字像鬼畫符,老師說你變了樣子,你媽媽還護著你,說你變乖了。你說你到哪裡去了?今天非要跟你算算總帳不可!」范武的爸爸赤紅著一張臉,像關公、又像滿面怒氣的張飛,抓住范武的衣領,幾乎要把他提起來。「你好好問嘛,不要這樣嚇著孩子,你看他還在發抖……」媽媽走過來。「今天妳別再護著孩子了,遲早有一天讓妳給寵壞。」范武的爸爸一把將媽媽拉開,繼續大斥:「你到哪裡去了?說!」「我……」「說不出來是不是?好了,你不必說,我知道了,看你這副樣子,一定是到圳溝玩水去了,對不對?」「不是,我不是去玩水……」「還想騙你爸爸,你腦子裡想什麼我還不知道?」回頭過來衝著范武媽媽說:「啊,妳看看,這孩子也學會騙人了,這還得了。」「我不是……」范武想解釋。「不用說了!衣服濕成這樣子,還說不是去玩水。不打不成器,今天要好好修理你一頓!」抓起備好的一支藤鞭,范武的爸爸舉手就要揮下去,媽媽擋在前面,不斷的哀求制止:「不能這樣打孩子……」范武的爸爸怒不可遏,從右邊打過去,范武的媽媽便擋在右邊……這樣打打閃閃,范武的爸爸終於摔掉了籐鞭,跌坐在沙發椅上,叫道:「關起來!把他關起來,關到儲藏室裡去!」樓梯間底下的儲藏室,堆積著紙箱雜物,沒有窗戶,陰黯潮濕,范武被爸爸關了進來。媽媽送過來一疊乾衣服和一盤晚餐,哄勸范武把衣服換了;可是那盤晚餐,范武吃不下,推在角落邊,全餵了蟑螂和一群小老鼠。范武坐在紙盒上,像大人一樣的嘆口大氣,多兇狠的爸爸,每天交際應酬,喝酒喝到半夜,才醉醺醺回家,怎麼都沒有人罵他呀,沒有人管他呀!羅盤儀丟掉了,自己答應絕對不會遺失的……一夜不能入眠,盡想著些問題。媽媽在門外走了好幾回,打開小門縫,問:「阿武,阿武,害怕嗎?」沒有爸爸的同意,媽媽是不敢開門放他出來,范武沒好氣的說:「我要睡覺,不要吵我!」閉上眼睛,一幕幕影像又浮現上來。他東想西想,想到了那神祕谷,那飛碟基地!眼睛一亮,對了!到那裡去,到那裡去多好呢。到神祕谷探險,也許真的發現了外星人,就告訴他,我不要留在地球,要跟他們的飛碟一起到另一個星球去。讓每個人都找不到我,除了小叔。我可以在飛碟上打信號到「科學城」,告訴小叔,我不小心丟失了他的羅盤;但是我發現了飛碟基地,而且還在飛碟裡呢!我要送小叔好多好多飛碟裡的資料,還有一大疊照片,小叔一定會原諒我的,會讓我繼續做他的第一助手了。清晨五點鐘,大地仍在沉睡,范武的媽媽來開門,輕聲叫道:「阿武,去洗臉刷牙,去向爸爸道歉。」媽媽進來牽起范武的手,說:「爸爸也是一夜沒有闔眼,你不要恨爸爸,他是希望你學好,用功讀書……阿武。」范武沒有回答,他心中早已有了決定。他關了浴室的門,故意將水龍頭「嘩啦啦」的放大,漱口杯在洗臉盆上敲了幾下,便開了小窗戶,一躍而出!太陽剛剛升起,草地上的露珠閃著金光。范武在清晨的薄霧中,看準遠處的山頭,那記憶中的北偏西卅五度廿分,邁開步子,朝著神祕谷的方向跑去了。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