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飛鳥呢呢 = : Ne Ne

  • Hit:11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橫亙在呢呢生活中那些煩人的事,她無力逃離,只得選擇對這個世界沉默不語。學校外的大樹上,那隻只有呢呢看得見的七彩鳳鳥一直凝視著她,讓她心想:「要是自己能飛就好了。」打理花棚的老管告訴呢呢:「這世上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只要妳打從心底相信。」老管正是神鳥之國派駐在人間的使者,當他吹奏鳥笛,就能與鳥類溝通。但呢呢與家人、師長及欺負她的同學之間的種種誤會,得學會什麼法術才能打破困境?【神話夢小說】系列神話是日,是月,是山,是海。夸父追日、嫦娥奔月、愚公移山、精衛填海。神話不只是神話,它更是宗教、歷史、地理、哲學,是先民的想像力,最初的文學,更是人們最不願醒來的夢……

橫亙在呢呢生活中那些煩人的事,她無力逃離,只得選擇對這個世界沉默不語。學校外的大樹上,那隻只有呢呢看得見的七彩鳳鳥一直凝視著她,讓她心想:「要是自己能飛就好了。」打理花棚的老管告訴呢呢:「這世上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只要妳打從心底相信。」老管正是神鳥之國派駐在人間的使者,當他吹奏鳥笛,就能與鳥類溝通。但呢呢與家人、師長及欺負她的同學之間的種種誤會,得學會什麼法術才能打破困境?【神話夢小說】系列神話是日,是月,是山,是海。夸父追日、嫦娥奔月、愚公移山、精衛填海。神話不只是神話,它更是宗教、歷史、地理、哲學,是先民的想像力,最初的文學,更是人們最不願醒來的夢…… 畢依帆(Nana Bee)多元的華文作家。曾以葉小嵐為筆名,出版過三十餘本言情小說。曾在美國紐約研讀戲劇與電影相關課程,創辦過網路雜誌,發行過電子刊物,並從事專業影評工作,被許多教育單位評選為課題主要研究文章,以《紐約療傷公寓》一書開創台灣療癒系寫作之風。二OO七年起旅居北京郊區,體驗田園自然,目前在中央財經大學文化與傳媒學院教授現代小說創作。官網 //nanabee.ingo.com 美麗「心」世界畢依帆常常覺得我是個不停在冒險的人。不過,我的冒險生活一直都在都會裡,從台北到紐約,以及其他曾短暫旅行的城市。對於都會森林裡的街道巷弄裡的人文,總給我不同的刺激啟發,成為我過往的小說作品裡的素材。然而,在二00七年夏天之前,原本相信這輩子我是個離不開都會生活的嬌嬌女,為人生的旅途,做了轉折性的決定,尋覓出另一條不同體驗生活的出口。那一年的夏天,我決定接受這個意外旅程,展開另一段冒險,移居北京的郊區。而且我也沒想到,我一腳從都會的生活,走進了童話般的綠色世界。 現在的我居住在一個充滿綠意的世界裡,窗邊是高聳入天的樹林,家門外有一條林蔭大道,即使夏日豔陽高照,在這條路上散步也不感到炎熱,林稍間依然可以享受到陽光的溫暖。茂密的枝葉是天然的遮陽傘,不遠處還有片一望無際的玉米田,綠油油閃閃發亮的枝幹比人還高。除此之外,還有兩個湖,湖面上有蓮花,偶爾可以看見野鴨游在其間,覓食淨身,白鷺鷥也常在湖面飛躍,像是來湖面探望好友一般。除此之外還有一片又一片的花海,不同時節有不同的花兒爭奇鬥豔地綻放。我家的花園裡也種著各種顏色的月季與玫瑰,粉紅、豔紅、鵝黃、雪白,美不勝收。坦白說,我常覺得自己就好似宮崎駿動畫電影裡的主角,我好似就住在那村莊裡,有可能某時會看見龍貓,或搭上那貓咪公車。 雖然目前我還沒有看見龍貓,也沒有搭上貓咪公車,但是,卻一直和許多不同的鳥相遇。最早的時候,我只認識麻雀,再來是喜鵲。樹林裡處處可見喜鵲的巢,牠們總是在林間飛來飛去。再來我認識了班鳩,牠們常藏在松柏的樹葉裡。在樹林裡散步時,我巧遇雉雞,他們緩步經過我的腳邊。在院子裡散步時,我看見孔雀低飛過我的花園,讓我驚訝不已。清晨,啄木鳥輕啄樹木的聲音就像鬧鐘般喚醒我起床,我這才知道啄木鳥其實和卡通影片裡畫的一點也不一樣。我居住在這大自然的環境裡,總是驚喜不斷,和我過往的城市經驗一點也不同。於是我的奇幻經驗在腦中發酵了,我決定想寫一個與鳥有關的故事。 偶然間讀了經典著作山海經,其中有一些奇特的神鳥描述。還有一些先民與鳥族的傳奇故事,於是,《飛鳥呢呢》這個故事就在我腦海裡開始蘊釀。 呢呢,其實是我的乳名。用這個名字當作主角,好讓故事主人翁與我一道走一趟這大自然中新的生活、新的體驗。 巧的是,當我決定寫這部小說之後,神奇的事一再發生在我身上。 首先,當我思考著在小說中,神鳥族的敵人該是哪種生物時,某個晚上我在夢中見到了閃著金光的巨蛇,攀爬在一棵高聳入天的巨木之上。那對我來說就彷彿是一個啟發,於是我有了反派角色。 小說進行中,在每天散步的時候,偶爾會遇見我全然叫不出名字的鳥類,飛過我眼前,或遠遠停在樹梢上,好似與我對望。無時無刻,我都會發現鳥兒們好似在對我傳遞信息,提供靈感,催促著我去完成這個故事。 又某天早晨,在花園散步時,突然有一條綠底黑紋蛇就擋在道路前。一時之間嚇停了腳步,以為自己眼花,因為牠身上的花紋與我前一晚完成的蛇鳥大戰一幕中的蛇完全吻合。我站在那兒不敢亂動,緊緊注視著牠,感覺牠也正在看著我,隨後牠就一溜煙的竄入林間,消失在花圃深處。 各位可以把這一切都稱之為巧合,但在創作期間如此這般的寫實經驗,已經超出虛幻的世界,而是斷與生活有機結合,亦真亦假且奇妙又驚奇的體驗!所以,可以這麼說,這部小說是由神奇大自然協助我的共同創作紀錄。 這本書的誕生,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努力。在此要謝謝發行人張素卿小姐,在第一次聽到這個故事的時候,就對它產生了無比的信心和熱情。謝謝四也出版公司每一位工作伙伴的熱情參與付出。謝謝楊昌年教授給予此書學術上的肯定和推薦,謝謝李偉文先生導讀式的引言,讓讀者更快找到閱讀的重點,謝謝王中言女士感性的序文。以及每一位重量級推薦人給予此書的高度關注和支持。 這本書的誕生,還有兩位最重要的幕後功臣,我的先生王路易導演,以及我可愛的女兒美少女,他們兩位是這本書的最佳催稿人。路易冒著被我白眼的危險,不時地嘮叨我、督促我不懈怠地完成小說;我可愛的美少女,總在閱讀每一篇章節之後,帶著興奮又期待的表情對我說: 「然後呢?發生什麼事了?快點寫快點寫!」他們兩位是我生活上最大的情感支柱,謝謝他們對於我的工作抱著高度支持,讓我無後顧之憂地繼續在我的創作之路前進。 我想藉由《飛鳥呢呢》這個故事,與讀者分享我內心的路程,如何拋開現有生活的桎梏,敞開自己的心胸,相信自己的天賦與潛力,總會有更多的意外收穫。此外,對大自然多一點敬畏與關愛,大自然就會給予我們更多的回饋,這是我由衷地祝福,希望在故事中,讀者都能找到那個屬於自己的奇幻經驗。 推薦文 傳統神話的發皇 楊昌年推薦文 讓想像引領孩子走出生命困境 李偉文推薦文 飛翔的本能 王中言第一章 大宅院裡的小霸王第二章 神祕七彩鳥第三章 後院外的新天地第四章 鶴髮白鬍老園丁第五章 改變的力量第六章 羽人傳說第七章 久違了的聲音第八章 祕密基地的劫難第九章 拜見神鳥之國第十章 再會鵬鳥第十一章 終戰幻魔後記 美麗「心」世界 畢依帆 第六章 羽人傳說 對呢呢來說,上學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轉到這個學校之後,她只有穆艟一個朋友而已。班上雖然有幾個女生想和她示好,總是礙於那幾個搗蛋鬼,不敢過於親近她,以免惹禍上身。 呢呢明白自己不說話,的確讓人難以親近,加上一直以來她總是被人欺負,心情自然好不起來。沒有好心情自然也沒好臉色待人,誰願意跟一個冷冰冰的人成為朋友? 可是,她也不願意這樣啊! 如果那些搗蛋鬼不老是惡整她,她就不會成天像隻刺蝟一樣,神經兮兮又戰戰兢兢的。在以前的學校裡,呢呢有許多朋友,她常常參加學校的活動,無論是舞蹈表演,或是啦啦隊演出,她最記得班上同學合演的勁歌熱舞秀,在校慶活動上得到熱烈迴響的畫面。那時候的呢呢總是笑容滿面,充滿活力。在這裡一切友好的互動卻是多餘的,不是說鄉下人情味濃嗎?她完全沒感受到? 大家只把她當作城裡來的怪胎女生。 下課時,她躲在樹下,看看天空,聽聽鳥叫聲。這些都可以讓她的心情舒緩,比起把她當怪物的老師,還有嘲弄她的同學,相較之下,大自然真的美妙又可愛。 她坐在樹蔭下,讓微微的風吹過她的臉龐,有種輕鬆無比的感覺,相較全身緊繃著坐在課堂裡,這感覺實在好太多了。怎麼沒有老師想過,大自然就是最棒的教室? 她在這兒的另一個原因,是為了躲開那些煩人的搗蛋鬼,這樣就不會被他們捉弄,也不會搞差自己的心情,索性把書包帶在身邊,當當枕頭也好,免得又被他們在教室當成惡整她的工具。只要躲開,就不會有正面的衝突,沒有正面衝突也就不會引起老師的關注。 呢呢想得太過美好單純,搗蛋鬼們並沒有因為她的躲讓,就善罷幹休。當呢呢正在感嘆大自然的美好時,那三個搗蛋鬼已站在呢呢面前,遮住了陽光,圍著坐在草地上的呢呢。 呢呢微微抬起頭,扶著樹幹慢慢的站起身,和三個男生面對面。 「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討厭妳嗎?」周大華說。 呢呢直視著他,想知道是哪裡得罪了他們?老是這樣找她麻煩。 「就是妳這付自以為了不起的樣子!」周大華從齒間蹦出這句話。 這下子呢呢納悶了!她從來沒有過這種想法,卻給對方這樣的感受,只是因為她不說話嗎? 「妳不屑跟我們說話是吧! 妳以為妳從城市裡來就了不起嗎? 還是妳以為自己與眾不同?我就是討厭你這種跩兮兮的模樣。我會一直捉弄妳,我絕對不會對妳客氣的。」周大華一口氣講完。 周大華講完話,陳祥福趁機拿走平躺在樹幹下的書包,用力一拋傳給向著教室方向跑去的林二寶。呢呢心想:「好吧!隨便你們丟吧!大不了再撿回來,頂多上課遲到。」呢呢心想。  周大華一臉得意,讓她覺得不對勁,她仔細一看,這回林二寶直奔不遠處的水池,如果所有的東西都溼掉,那就麻煩了。呢呢一把推開周大福,就往教室樓下的水池方向衝去,準備去搶救她的書包。 「快,快,快丟下來。」周大華和陳祥福對林二寶大喊著。林二寶抱著這書包像美式足球員一般,猛力衝刺,呢呢快步追趕,樓上的學生好像看場比賽一樣,跟著起鬨,眼看書包就要被拋進水池了,七彩鳥的身影霎時出現,用嘴接住了書包。 所有的人都驚呆住了,他們都看見書包在拋物線的頂點,突然如慢動作般、雪花片似的,隨風輕盈的飄向呢呢,落在她的腳邊。 是七彩鳥將書包銜到她的腳邊,這是她第一次近距離看見七彩鳥,牠的羽毛散發著七彩光芒,牠的體型大的驚人,呢呢相信牠絕對不是一般鳥類,她也深信,除她之外,沒有人看得見牠。 所有人都看見了呢呢以魔法般的神奇力量,奪回了自己的書包,立刻引起了一場兩極反應,騷動和歡呼。校園裡眾多學生都目睹了這一幕,但只有呢呢知道真相。 呢呢又不禁問自己,為什麼七彩鳥會出現?為什麼要幫助她? 可是,現在她沒有空去思考這個問題,上課鐘聲又響了,她往走廊裡走去,打算回到教室上課,但這段路她走得很辛苦,因為沿路都是對她指指點點的聲音,有歡呼,有讚嘆,有批評,也有掌聲和噓聲。 呢呢在心底嘆了口氣,上學真是一點也不快樂啊! 七彩鳥出現的事,呢呢耿耿於懷,為什麼只有她看得到七彩鳥? 她走進樹林準備往花棚的方向走去,這回喜鵲們像是列隊在迎接她,安靜的站在路的兩旁,一點也不受呢呢經過的影響。牠們安然自若的,等著呢呢從牠們的面前走過。呢呢睜大了自己的雙眼,還偷偷的掐了自己一下,疼痛的感覺讓她差點叫出聲音。 這些喜鵲真的是排排站,列隊等待她嗎? 呢呢不敢置信的放慢腳步,兩旁的喜鵲等她走過後才一一展翅飛走,前方的喜鵲仍站在原地不動,等待著她的校閱,當穿過樹林,回頭再看剩下幾隻剛飛起的喜鵲,不一會兒的功夫,也跟這一大隊喜鵲一樣,隱身於樹林之間了,這是今天第二件讓她無法理解的事了,又是跟鳥類有關。 走進花棚,一股暖洋洋的氣味,透著植物的清香和花卉的芳香。這混搭一點也沒有衝突,反倒是一種暢快感,煩悶感在這一瞬間,從身體裡流了出去,她的身體變得輕盈,那是屬於微笑的好心情。 然而呢呢並沒有看見老管的身影,她繼續往花棚的深處走去。不由自主又想起替花朵唱歌的鳥兒們,好像就是從花棚深處飛出來的。花棚之後是什麼地方呢? 她的心底浮起一個問號。 走過了春天植物區,一整片的牡丹和山茶花,姹紫嫣紅的嬌媚盛開。再走過夏天植物區,月季、百合和茉莉,也爭相綻放。呢呢的心底又浮起了一個疑問? 這些春天和夏天的花朵,為什麼可以同時在這裡盛開?還有那些秋天和冬天裡的變葉木,蕨類植物,也可青翠的生長著,這座花棚裡的植物,為什麼不受季節的影響? 她停下了腳步,腦子裡浮著這個問號,杵在花棚中,她環顧這些植物們,然後再抬起頭仰望這座花棚。花棚在結構上看來沒有什麼奇特之處,但是呢呢認為,花棚一定有什麼特別之處,才能讓這些植物長得這麼好。「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因為我細心照料它們,它們開心就長得好囉!」老管的聲音傳來。 呢呢轉了個身看見老管正在微笑,並且對她招手,示意要她跟他走。 老管轉了方向往花棚深處走去,呢呢連忙跟上他的腳步,穿過冬季蕨葉類區,呢呢看見一座鋼架搭建的小涼亭,頂上布幕垂掛下來,像個帳棚似的。涼亭內放了小桌子及兩張布椅。「這是我休息的地方。」老管對她說。然後領著呢呢走進涼亭。 他示意讓呢呢坐下,並坐在呢呢對面的位置。雖然是張普通的布椅,但呢呢覺得坐起來特別溫暖。「說好的,今天講個故事給妳聽。」老管幽幽的說著。 呢呢點點頭,好奇老管準備要說什麼故事給他聽,望著老管,總覺得老管的灰白眉毛下的那對眼睛特別明亮,眼珠如琥珀般晶亮。 「妳知道天上有神仙聚集的地方嗎?」老管坐在她的對面,小桌上放了一盆迷你榕樹盆栽。老管拿著一把特製的剪刀,邊修剪著榕樹,邊開啟了話題。 呢呢搖頭,算是回答老管的問題。「天神所在之處是天界,其中有一個是神鳥之國。當混沌之初,磐古開天闢地後,人神都還住在一起,土地和所有植物種植的事,都不是人類在作,而是鳥類。人神分家之後,天庭玉帝命令神鳥族將土地讓給人類,還教人類學如何耕作,生產糧食。我們神鳥國的締造者少昊就把這國度帶到天界了,不過,還留下半人半神的羽人在人間,主要是當人神溝通的橋樑,也好幫助人類繼續學習善用自然資源。一旦羽人在人間完成了任務,鳳鳥就會來通知,把他們引回天界,成為一個真正的神鳥。」老管邊說邊修剪著迷你榕樹,他說到這兒停頓了一下,然後把榕樹遞到呢呢的面前。 呢呢看著這盆迷你榕樹被老管修剪成一隻鳥的形狀,看得出神了。故事非常的奇幻,還沒來得及消化,又被眼前這棵迷你榕樹給吸引住了。老管手藝精巧非凡,她仔細端詳,想到了前幾天看到的七彩鳥。 「作為一個羽人,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使命,就是得在人間找到羽人的傳人,喚醒他們,並訓練他們成為一個具有神性的羽人。」老管說完這段話,怕呢呢無法了解暗示,就對她眨眨眼。 呢呢愣了一下,老管對她眨眼是什麼意思? 「該不會他的意思是,我是羽人的傳人?」她心底冒了一個問號。 「不然你為什麼可以看見鳳鳥?而其他人看不見呢?」老管試探的語氣,怕呢呢一時無法接受。 老管知道她看見七彩鳥的事!而現在呢呢才知道那隻七彩鳥原來是鳳鳥。 呢呢更加確定老管聽得見她內心的聲音了。 她把頭低得很低很低,過了將近三分鐘。這三分鐘裡,整個花棚內一片安靜,老管也沉默著,呢呢低著頭,靜的彷彿都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了。「所以,你也是羽人?」三分鐘之後,她抬起頭看著老管問。 呢呢不得不開口,因為她知道即使她不開口,老管也會知道她在想什麼。老管已經不是在說故事,而是在闡述事實。但對呢呢來說,這未免太離奇了,她不得不開口親自問個明白。 聽見呢呢的聲音,老管哈哈大笑了起來。「有什麼好笑?」呢呢不解的問。「妳的確是個奇特的孩子!」老管微微笑。 「所以你就是故事裡的老羽人?天界的使者?」呢呢一臉專注的質問。「喔,妳這個稱呼,算是吧!」老管淡然一笑。「什麼叫做算是啊? 不然你到底是什麼?」呢呢皺起了眉頭。「妳這麼關心我老人家,我真感動。但是妳不想知道,為什麼妳看得見鳳鳥嗎?」老管的身體往後一靠,陷進椅背裡,幽幽的說。「依你所說,我能看見鳳鳥,所以我就是羽人的傳人,是這樣嗎?」呢呢試探的問。「依我的所見,你當然是囉!」老管結論性的點點頭。「鳳鳥慧眼識人,只會在有神性的人面前現身。」老管微微一笑,接著說。「羽人跟一般人到底有什麼差別?」呢呢想弄個明白,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 老管摸了摸自己的鬍子,並沒有馬上回答她。 「這個花棚都是你一個人在打理?」呢呢像是想到了什麼,改變了話題。 「妳想知道什麼?」老管點點頭,臉上浮起一個笑,他的眉毛和鬍子都微微上揚。 「你是用什麼魔法……不,是仙術,讓這些花草都長得那麼好?還有你怎麼召喚那些鳥的?」呢呢好奇的問。 「妳果然反應很快,不過我只能告訴妳,這是只能傳給羽人的仙術喔!」老管微笑,故作神祕的口吻。 「那….那…如果我是羽人的傳人,那我就可以學嗎?」呢呢小小聲有點害羞的問老管。 「可以是可以,但是~~~」老管欲言又止的看著呢呢。 「學習這些仙術的同時,妳還有其他的事必需完成,那是成為羽人的先修課業,這樣有助於你儲備能量。」老管摸著他的長鬍鬚說著。 呢呢不明究理的看著老管,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 「身為一個羽人得將身心靈齊一,才算是準備好,然後再學習羽仙術、鳥語術、鳥樂笛,還有鳥禦術。最後就功德圓滿。」老管緩緩的向她解說。 「哇!要學那麼多課程啊!」呢呢的嘴型都快成O字形了。 「嚇著了?」老管看著呢呢的表情問她。 「才沒有,這些課聽起來棒透了!比學校的課程聽起來有趣一百倍。我真的可以上這些課程嗎?」呢呢用力的搖頭,眼神發亮,雙手合成拳頭放在下巴處,激動的連語氣都不由自主的提高了。 見呢呢這付興高采烈的樣子,老管也高興的連鬍子都翹了起來。「那麼你準備好接受考驗和挑戰了嗎?」老管語氣認真的問呢呢。「是什麼樣的考驗呢?」呢呢深深吸一口氣,然後緩緩的問。「在我教妳這些課程之前,妳必須先修養身心,去面對一些現實問題,好比說妳的家庭,還有在學校的人際關係。妳必須學會包容體諒。還有,面對困難和阻礙時,要有面對的勇氣和解決的智慧。這些都得靠妳自己去領悟。到目前為止,妳一直是用逃避的態度處理這些問題。回去好好想想吧!今天時候不早了,先回家去吧!等你明白了,再回來找我。」老管語重心長的對呢呢說。 「逃避的態度!」這幾個字一直在呢呢耳邊盤旋不去。 羽人是什麼? 神鳥之國又在那兒? 呢呢不是很瞭解。但是對於自己的與眾不同,呢呢好奇,想要知道羽人的神性是什麼!那些聽起來又炫又有趣的課程,更是吸引她。 但是,老管叫她思考問題,對她來說有點困難。為什麼大人總愛出一些難題呢?為什麼不說清楚一點?呢呢坐在院子裡,看著天空,喜鵲就在樹梢間跳躍,前廊屋簷下還有築了巢的燕子,小小的身影飛來飛去。媽媽在餐廳看著陸媽端菜上桌,拿著手機在講電話,應該是跟任叔通話;只要任叔會回家吃飯,媽媽一定會在餐廳等著。 只要任格不鬧事,媽媽和任叔之間就不會有摩擦。任叔對任格極度的包容,令人難以想像。但是,任格心底一定跟她一樣也不太好受,經歷母喪,爸爸又再婚,會感到很無助吧! 對,就是無助! 呢呢想到了這個形容詞。兩年前,當媽媽和爸爸開始不停的吵架,她也是這種無助的感覺。爸爸媽媽吵個不停,呢呢選擇了不說話,遠離他們的戰爭。 呢呢以為自己不說話,可以讓爸媽轉移注意力。沒想到卻加速了他們離婚的念頭。雖然爸爸對呢呢保證,有一天會接她一起生活,但呢呢心底很清楚,爸爸不會再來了,媽媽冷淡的表情已經說明這一切。現在媽媽和任大軍在一起,臉上充滿了生氣和熱情,呢呢心底那種無助的感覺又出現了,她覺得自己要失去媽媽了。 任格跟自己心情是一樣的吧!擔心爸爸再婚就會被冷落。是這種恐懼感,才讓他無時無刻都在情緒暴走的狀態裡。他摔東西,找呢呢麻煩,或許只想藉由這種方法傳達出,他不想和別人分享父親的愛。忽然,呢呢好像可以理解任格變成小霸王的原因。呢呢累積在心底對小霸王的怨氣,在這一刻稍微釋懷些。 任大軍跨過門檻,進入前院,看見坐在院子的呢呢,於是停下了腳步。其實任大軍一直對她不錯,除了過度維護任格之外,對呢呢還算包容的。呢呢看見任大軍,不打算裝作視而不見,於是走向任大軍,跟著他併肩一起,往餐廳走去。 呢呢坐到自己的位置,楊文靜不時瞄著呢呢,再瞄一瞄任大軍,盛湯的手還有些發抖,對於自己的女兒與任大軍不再充滿敵意,真夠教她意外的。「妳見著老管了?」任大軍問呢呢。 呢呢點點頭。「妳喜歡花棚?」任大軍又問。 呢呢還是點頭。「我接手這片產業的時候,花棚和老管早就在那兒。所有的項目我剛接手時都花了很多精力,只有花棚我一點也沒費心,都是老管一手打理的。花棚之外,雖然還有另一片花卉養植地。不過,大花棚裡產的花和花苗都是精品啊!」任大軍緩緩的對呢呢解釋著花棚的歷史。楊文靜替他倒了杯酒,飯前先喝杯酒和喝碗湯,是任大軍的習慣。「我放學後可以去跟老管學養花嗎?假日時可以去花棚幫老管的忙嗎?」呢呢看著任大軍,冒出了這句話。 楊文靜拿著筷子的手抖了一下,筷子掉在桌面上,瞪大眼睛看著呢呢。 任大軍的臉上顯然也露出驚嚇的表情,他沒有立即回答。 「可以嗎?任叔!」呢呢接著再問。 對任大軍來說,今天真是奇妙的一天。比他接受上級領導表揚,或是接到大筆訂單更值得歡欣。這世界上再也沒有一句話,比得上呢呢開口喊了他一句任叔來得美妙了! 任大軍就像被催眠似的,點了點頭。呢呢看見任大軍點頭,臉上浮起了開心的微笑。這抹微笑打動了任大軍的心,他突然間理解有女兒的感覺是什麼了! 任格緩步走進了餐廳,感覺到餐廳裡有種異樣的氣氛。爸爸一直出神的望著呢呢,文靜阿姨泛著淚光的神韻,還有低著頭默默吃飯的呢呢。任格想自己一定錯過了一幕戲! 「怎麼那麼慢才來? 快,菜要冷了,快吃快吃。」任大軍招呼著任格: 任格看著爸爸帶著笑容替他夾菜,他說不上來那裡不一樣,就是感覺爸爸說話的聲音裡微微顫抖。任格心想:他到底錯過了什麼? 楊文靜整個人恍惚了起來,她不敢相信剛剛聽見了自己女兒開口說話的聲音,雖然她現在又安安靜靜的低頭吃著晚餐。 任大軍有一種被認同的滿足感,在他心底蔓延開來。他的家庭,好像從這一刻起完整的圓滿了。 呢呢默默低頭吃晚餐,可是她突然瞭解了老管的話。對於她自身一個小小的改變,可能會影響周圍的一切。如果,她夠勇敢的去處理自己的問題,她就能儲備更多的能量去面對未來的挑戰! 今晚,無疑是個重大改變之夜! 在這個餐桌上,很多事將開始有所變化了!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