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十二國記 : 圖南之翼

  • Hit:89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全新版《十二國記》特點:1.小野主上親自重新修訂內容!2.山田章博老師全新封面及插畫!3.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
★經典日系奇幻大作《十二國記》捲土重來,新裝版磅礴上市!重溫超越當時的感動!★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榜前10名,《十二國記》新裝版系列作攻占第1、3、4、5、10名!★2013年已出版新裝版系列作共9本,全數進入日本亞馬遜2013年最佳女性小說榜前30名!新舊版《十二國記》系列作相加,前50名一共上榜13本!★千呼萬喚始出來!暌違十二年出版之全新創作《丕緒之鳥》,在日勇奪《達文西雜誌》票選BOOK OF THE YEAR 2013第1名、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第1名!即將推出中文版!★全新長篇小說,補全《十二國記》系列之作執筆中,明年即將席捲世界文壇!★特聘人氣部落格「綿羊的譯心譯意」格主,負責《解憂雜貨店》、《永遠的0》、《哪啊哪啊~神去村》、《夢幻花》之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小野主上全新修訂,山田章博全新插畫,精美設計,巧思連發,並收錄知名作者辻真先解說!★日本累計銷售突破780萬本,舊版全系列在臺銷量直逼40萬本!
如果大人沒有勇氣,我將成為君王!十二歲的少女想要統治國家的夢想是否會實現。只
有我才能統治這個國家!恭國的先王駕崩已經二十七年,國家始終處於無王狀態,治安混亂,妖魔橫行。住在首都連檣的少女珠晶,父親是富商,生活富足自在,是一個豁達開朗的女孩,為國家深陷混亂感到擔憂,最後終於決定「既然大人沒有行動,那我就去蓬山」──十二歲的少女是否能夠被神獸麒麟挑選為王?

全新版《十二國記》特點:1.小野主上親自重新修訂內容!2.山田章博老師全新封面及插畫!3.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
★經典日系奇幻大作《十二國記》捲土重來,新裝版磅礴上市!重溫超越當時的感動!★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榜前10名,《十二國記》新裝版系列作攻占第1、3、4、5、10名!★2013年已出版新裝版系列作共9本,全數進入日本亞馬遜2013年最佳女性小說榜前30名!新舊版《十二國記》系列作相加,前50名一共上榜13本!★千呼萬喚始出來!暌違十二年出版之全新創作《丕緒之鳥》,在日勇奪《達文西雜誌》票選BOOK OF THE YEAR 2013第1名、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第1名!即將推出中文版!★全新長篇小說,補全《十二國記》系列之作執筆中,明年即將席捲世界文壇!★特聘人氣部落格「綿羊的譯心譯意」格主,負責《解憂雜貨店》、《永遠的0》、《哪啊哪啊~神去村》、《夢幻花》之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小野主上全新修訂,山田章博全新插畫,精美設計,巧思連發,並收錄知名作者辻真先解說!★日本累計銷售突破780萬本,舊版全系列在臺銷量直逼40萬本!
如果大人沒有勇氣,我將成為君王!十二歲的少女想要統治國家的夢想是否會實現。只
有我才能統治這個國家!恭國的先王駕崩已經二十七年,國家始終處於無王狀態,治安混亂,妖魔橫行。住在首都連檣的少女珠晶,父親是富商,生活富足自在,是一個豁達開朗的女孩,為國家深陷混亂感到擔憂,最後終於決定「既然大人沒有行動,那我就去蓬山」──十二歲的少女是否能夠被神獸麒麟挑選為王?
姓名:小野不由美出生於日本大分縣中津,就讀大谷大學期間,加入「京都大學推理小說研究會」。一九九三年,《東京異聞》入圍日本奇幻小說大獎,引起了廣泛討論。二○一三年,以《殘穢》榮獲山本周五郎獎。著有《魔性之子》、《月之影 影之海》等「十二國記」系列作品、「惡靈」系列作品、《屍鬼》、《黑祠之島》、《鬼談百景》和《芒草工務店怪譚》(原名:営繕かるかや怪異譚,此為暫譯中文名)。姓名:王蘊潔樂在一個又一個截稿期串起的生活,用一本又一本譯介的書寫下人生軌跡。譯有《永遠的0》、《解憂雜貨店》、《哪啊哪啊神去村》、《博士熱愛的算式》和「十二國記」系列等作品。著有《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
序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終章解說 北上次郎
《圖南之翼》小野不由美
既然大人沒有勇氣,我將成為王!
十二歲的少女想要統治國家的夢想是否會實現。本系列中最受歡迎的珠晶終於粉墨登場!
只有我才能統治這個國家!恭國的先王崩殂至今已經二十七年,國家始終處於無王狀態,治安混亂,妖魔橫行。住在首都連檣的少女珠晶父親是富商,生活富足自在,是一個豁達開朗的女孩,為國家深陷混亂感到擔憂,最後終於決定「即然大人沒有行動,那我去蓬山」──十二歲的少女是否能夠被神獸麒麟挑選為王?
序章
黃海位於世界中央,四個浩瀚的內海環繞四周。清晨時分,北方的黑海上空出現了一個黑點。從黑海西方恭國沿岸飛來的騎獸,在將近春分的陽光照射下,身影不時銀光閃耀,向西南的天空一路疾馳。一片陰鬱的大海遠方,綿延著猶如海市蜃樓般隱約可見的壁牆,海天之間,彷彿被一道上端有雕刻圖案的巨大屏風擋住了去路。那道壁牆就是圍繞著黃海的金剛山。這匹騎獸以比船隻更快的速度飛越海面,但前方的金剛山只有岩壁的顏色變深,距離似乎並沒有縮短。不,其實正在慢慢接近,最好的證明,就是山頂感覺越來越高了。騎獸繼續在空中疾馳。天空中的太陽從正上方漸漸移向西方。金剛山已經完全擋住了前方,屹立在海面上的萬丈高山,宛如利牙般層層疊疊,形成了幾乎垂直的斷崖,層層峻嶺,匯聚成一片高聳入雲的巨大山脈。斷崖的山麓有一小片沙洲。和金剛山相比,看起來只是一小片凸起。騎獸繞了一個大弧度,向沙洲緩緩下降。隨著距離漸近,發現那並非沙洲,而是一片廣闊的土地。繼續靠近,可以看到這片沿著金剛山山麓傾斜土地的海岸線。海岸的北側有港口,船隻正揚起暗色的風帆駛入港灣。騎獸繼續降低高度,飛越港口上空,筆直飛向金剛山,在農田中投下了一小點陰影,在黑色的泥土上投下深色的斑點。騎獸飛越樹梢吐出的纖細嫩芽,飛越如同蒙上一層霧靄的山林,拂過空蕩蕩的廬和老舊的里上方的天空,每經過一片土地,高度就下降一些,最後來到這片土地最盡頭的城市。那是從金剛山連綿而下的小山峰山麓下的城市。城市的四周圍起了城牆,聚集在通向金剛山的山峰周圍。城門前只有一條道路,旅人都行色匆匆地走向城門,被西沉的斜陽在路上拉出長長的身影。其中有幾個人仰頭望著天空,看到從天而降的獸影,紛紛驚訝地停下了腳步,慌忙向前後左右散開。騎獸降落在人群四散後騰出來的空隙。「怎麼回事?怎麼回事?」「騎獸怎麼可以在大馬路上降落,要去空地降落啊!」人群中傳來叫聲,一個男人跳下騎獸,並不理會眾人的抱怨。這個三十好幾的男人沒有看周圍的人一眼,抬頭看向掛在城門上的匾額。──「乾城」。這就是在金剛山的山麓像沙洲般突起的土地,恭國乾縣的縣城所在地「乾城」。男人瞥了匾額一眼,身體微微向後仰,踮起腳,伸出手拉住騎獸的韁繩,走入乾城。他穿越人滿為患的大街,走向乾城西北部的客舍。
「歡迎光臨。」他一踏進客舍的老舊石門,一個正在旁邊撿垃圾的少年用清脆的聲音招呼道,慌忙跑了過來。他一看到少年的臉,立刻笑逐顏開。「嗨,你是小明吧?」「是啊……」少年一臉納悶地答道,男人彎下身體說:「我是頑丘,你還記得我嗎?我以前不是常陪你玩?」「頑丘叔叔?」「沒錯,你想起來了嗎?」「你好久沒來了。」少年眉開眼笑,頑丘親切地戳了戳少年的額頭。上次見面大約是兩年前,那時候少年才十歲,在父親經營的客舍內打雜,還無法幫忙招呼客人。「你終於升了官,可以看門了啊。」頑丘揶揄道,把韁繩交給他。「那我就把牠託付給門衛大將──你要好好照顧牠,千萬不能讓別人靠近。」「我知道。」少年調皮地笑了笑,從頑丘手中接過韁繩,有點害怕地抬頭看著凶猛的騎獸。「上次也是這匹騎獸嗎?」「之前的死了,死在妖魔手上。」少年回頭看著頑丘。「被妖魔攻擊嗎?叔叔,你沒事?」「你也看到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乾城怎麼樣?有沒有妖魔出沒?」「偶爾會有。」少年的語氣很平淡,也許已經習慣了這種狀況。先王崩殂至今二十七年,國家急速荒廢。乾城原本是防禦妖魔能力很強的城市,連這裡都有妖魔出沒,其他地方的情況勢必更加嚴重。少年嘆了一口氣,抬頭看著手上牽著的騎獸,似乎想要忘記這一切。「這是什麼騎獸?」外形看起來像馬的妖獸有著銳利的獨角,取代馬蹄的是粗壯的尖爪,看起來令人生畏。頑丘把零錢塞在少年手中,拿下了原本綁在騎獸背上的行李。「是駮。」頑丘輕輕拍了拍騎獸的肚子,又順手拍了拍少年的頭,穿越上方有屋簷遮蔽的小院子,走進客舍內。剛好在門口看到一個男人,他對著男人的背影問:「有房間可以住宿嗎?」男人抬起原本低著的頭,回頭看到頑丘,立刻笑了起來。頑丘這才發現男人面前站了一個看起來有點髒的少女。原本以為老闆正閒著沒事,原來剛才正在和那個女孩說話。男人離開那名少女,大步向頑丘走來。「這不是頑丘嗎?最近怎麼樣?好久不見了。」「也沒多久吧──有空房嗎?」「喔,有啊。」老闆不知道在高興什麼,露出了滿面的笑容,接過頑丘手上的行李。「喂喂,我有言在先,不需要太好的房間,只要能睡覺就行了。」「我知道,剛好是最後一個房間。」「真是太好了。」春分前一天的乾城,能找到住宿的地方就該慶幸了。「我的騎獸已經交給廐房,那就拜託了。」「我知道。」老闆點了點頭,這時,傳來一個尖銳的說話聲。「等一下!」開口的是老闆剛才招呼的少女。看起來有點髒的少女用好勝的眼神瞪著老闆。「我先向你訂房間的!你為什麼不租給我,卻租給他!」頑丘有點驚訝地看著少女,老闆發出一聲呻吟,為難地說:「我說小姑娘啊,妳不要再和我開玩笑了,趕快回去找媽媽。妳媽媽住在哪裡?我可以送妳過去。」「我說了,我沒有和你開玩笑,我想住宿,這裡不是客舍嗎?」少女可能很生氣,白淨的臉頰泛著紅暈。──真有意思。頑丘暗想著,抓住老闆的手臂,塞了點錢給他。他可不希望失去最後一個可以投宿的房間。「可不可以請你幫我把行李放去房間?我先去吃飯。」「──等一下!」少女瞪著頑丘的臉,然後大步向來走過來,上下打量著頑丘。「你插隊搶走我的房間,難道不覺得羞恥臊嗎?」少女的年紀和剛才看門的少年差不多。頑丘輕輕笑了笑說:「我沒有插隊啊──我說小姑娘,妳一個小孩子跑來住客舍,是不是應該覺得羞恥啊?」「開什麼玩笑,做生意就該童叟無欺。」「那就請妳去找一家願意做妳這筆生意的客舍。」「如果能夠找到,我早就去了!」頑丘忍不住笑了起來。接近春分季節,乾城總是擠滿來自各地的旅人,一旦到了春分前一天,很多人都找不到地方住宿──但是,頑丘可不想今晚露宿街頭。「那妳往回走一個里,那裡旅行起來也很方便。」「現在走回去,城門早就關了!難道你要我在這麼冷的天氣露宿街頭嗎?我的確是小孩子,但現在小孩子因為沒地方住而煩惱。叔叔,你即使在大馬路上也可以睡覺。我這麼弱小,如果露宿一晚,一定會凍死。難道你不能這麼想,發揮一下慈悲心,把房間讓給我嗎?」「很不湊巧,我沒慈悲心這種東西。」「是喔。原來你既沒有慈悲心,也缺乏不能插隊搶走別人房間的常識。」「妳說對了。」少女狠狠瞪著頑丘,然後扠著腰,好像在教訓不聽話的小孩子般,指著頑丘問:「你來這裡是幹什麼的?」「──啊?」乾城偏離幹道,位在乾縣最深處,是最邊緣的城市,乾城之外就是黃海。這裡不是遊山玩水的地方,也不可能是為了前往他處時而路過這裡。雖然並非完全沒有因為特別有興致,跑來這裡遊山玩水的遊客,但將近春分時來到乾城的人,幾乎都是為了去黃海。「我還想問妳呢。像妳這種小孩子,怎麼會迷路跑來這種地方?走錯路了嗎?妳的父母呢?」「我既沒有迷路,也沒有走錯路,這裡是乾城吧?我的父母在連檣。」頑丘瞪大了眼睛,在一旁緊張地看著事態發展的老闆也驚訝地瞪著眼睛問:「連檣?妳家在那裡嗎?」「對啊,我千里迢迢從連檣來到這裡,這些日子,沿途歷盡了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才到了乾城,結果竟然沒有地方住宿,你們難道不覺得太悲慘了嗎?」「妳該不會只有一個人來這裡吧?妳的同伴呢?」「我沒有同伴,一路上只有我一個人。」少女斬釘截鐵地說道,頑丘啞口無言。連檣是恭國的首都,從那裡到乾城要經過幹道、搭船過河,路途要花費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如果是小孩子,兩個月根本到不了。「小姑娘,妳一個人從連檣來這裡,沒有同伴嗎?」「對啊,你對我感到欽佩,打算把房間讓給我嗎?」頑丘說不出話。這個少女沒有成年人的保護,獨自走完連頑丘都覺得遙遠的路程嗎?「……妳來這裡幹什麼?」少女抬起雙眼,她看著頑丘的眼神中帶著輕蔑。「當然只有一個目的啊。如果只是旅途休息,誰都會挑選面向幹道的里歇腳。」「只有一個目的?」「──我當然要去蓬山啊。」不光是頑丘,連客舍老闆也目瞪口呆。「我要昇山,因為供麒在蓬山上。」「等一下,妳……」昇山?「……妳嗎?」「啊喲,難道有法律規定小孩不能昇山嗎?」沒有。至少頑丘沒有聽過,這一點無庸置疑,只不過……。「這也未免太荒唐了……」「為什麼?如果這個國家的大人有當王的格局,早就有人登上王位了,所以我才要去啊。」少女說完,用比剛才更輕蔑的眼神看著頑丘。「你在這裡說三道四,自己還不是為了進入黃海才會來乾城嗎?別怪我沒提醒你,你這種人會插隊搶走可憐的孩子好不容易找到的客舍,即使去了蓬山也沒用。」「……妳知道黃海是怎樣的地方嗎?」「當然啊,」少女似乎對頑丘很不以為然,「既沒有廬,也沒有里,沒有客舍,連路也沒有。」「不光是這樣。」「還有妖魔出沒,對不對?我當然知道,反正現在到處都有妖魔。」「那裡的妖魔多如牛毛,妳要怎麼去?妳一個小孩子,萬一被妖魔攻擊怎麼辦?」「那你打算怎麼辦?遇到妖魔,你一定可以打贏牠們嗎?」「我──」「即使可以打贏妖魔,你去了也沒用──所以,還是把房間讓給我吧。」頑丘抱著頭,在少女面前蹲了下來。「我說小姑娘啊……」「站在你面前的可能是日後的王,如果你在瞭解這一點的基礎上還有話要說,那我就洗耳恭聽。」「黃海沒妳想像的那麼容易。」「所以呢?」少女不以為然地看著頑丘。「我並不是去蓬山,雖然我會去黃海,但只是去那裡狩獵可以作為騎獸的妖獸,妳知道別人怎麼稱呼我們這種人嗎?」「不知道。」「大家都叫我們獵屍師。即使找了一群箇中好手一起前往,有時候也捕獲不到妖獸,只能扛著夥伴的屍體回來。我們做的就是這種生意。」前年的秋分,頑丘在黃海失去了他的騎獸和同行的夥伴。綁在岩石區的六匹騎獸,和附近的兩名夥伴,總共八條生命被妖魔吞噬,如果不是妖魔已經吃飽了,頑丘恐怕也難逃一劫。在冬至之前,他只能一直留在黃海內側,最後好不容易獵到了一匹駮,打算帶回去作為自己的騎獸。他費了很大的工夫才馴服獵到的駮,所以去年的春分並沒有來乾城。「……因為這個原因,我的積蓄也見了底。來乾城之前,沿途都沒有錢搭船或是住客舍,只能騎著剛馴服完的駮,趕了三天兩夜的路,沿途都昏昏沉沉想睡覺,我也很累,而且身上也沒錢。我和這裡的老闆很熟,原本打算請老闆稍微通融一下。」「是喔。」少女若有所思地嘀咕了一句。頑丘輕輕拍了拍少女的手臂。「黃海就是這種地方,我不會騙妳的,妳還是回家吧,今晚的住宿──」他說到一半,看到少女突然脫下身上髒兮兮的棉袍,然後又脫下裡面的短皮衣。她把皮衣翻了過來,下襬用針線縫成了十字,把銀幣固定在上面,頑丘看到那些銀幣,驚訝得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一枚銀幣值五兩,相當於小官吏一個月的薪餉,少女的衣服下襬上當然不止一枚銀幣。少女把皮衣遞給頑丘。「總共有十三枚,六十五兩,你負責送我去蓬山。」頑丘啞然看著少女。「我用這些錢僱你,但旅途的盤纏要從這裡支出。」「喂……」少女嫣然一笑。「我叫珠晶,今天晚上讓我睡臥床,你就睡地上,就這麼決定了?」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