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十二國記 : 風之萬里 黎明之空(上)

  • Hit:78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全新版《十二國記》特點:1.小野主上親自重新修訂內容!2.山田章博老師全新封面及插畫!3.全新作品《丕緒之鳥》、長篇小說即將出版!4.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
★經典日系奇幻大作《十二國記》捲土重來,新裝版磅礴上市!重溫超越當時的感動!★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榜前10名,《十二國記》新裝版系列作攻占第1、3、4、5、10名!★2013年已出版新裝版系列作共9本,全數進入日本亞馬遜2013年最佳女性小說榜前30名!新舊版《十二國記》系列作相加,前50名一共上榜13本!★千呼萬喚始出來!暌違十二年出版之全新創作《丕緒之鳥》,在日勇奪《達文西雜誌》票選BOOK OF THE YEAR 2013第1名、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第1名!即將推出中文版!★全新長篇小說,補全《十二國記》系列之作執筆中,明年即將席捲世界文壇!★特聘人氣部落格「綿羊的譯心譯意」格主,負責《解憂雜貨店》、《永遠的0》、《哪啊哪啊~神去村》、《夢幻花》之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小野主上全新修訂,山田章博全新插畫,精美設計,巧思連發!★日本累計銷售突破780萬本,舊版全系列在臺銷量直逼40萬本!
陽子、祥瓊與鈴,三位成長背景不同的少女,陷入命運的糾纏──
成為一國之君的陽子對折磨人的命運深感嘆息。
陽子登上了慶國的王位,卻為無法獲得身為女王的信賴而深陷苦惱。祥瓊的父親是芳國國王,被篡權者殺害,失去了平靜的生活,她為此無奈嘆息。鈴從蓬萊來到才國,為自己被迫承受苦行而哀嘆。
三個背負不同苦難命運的少女,內心充滿糾葛、嫉妒和羨慕,最終是否能夠因相信幸福而邁開步伐──
面對命運的操控,人們只能為自己的悲傷流淚……

全新版《十二國記》特點:1.小野主上親自重新修訂內容!2.山田章博老師全新封面及插畫!3.全新作品《丕緒之鳥》、長篇小說即將出版!4.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
★經典日系奇幻大作《十二國記》捲土重來,新裝版磅礴上市!重溫超越當時的感動!★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榜前10名,《十二國記》新裝版系列作攻占第1、3、4、5、10名!★2013年已出版新裝版系列作共9本,全數進入日本亞馬遜2013年最佳女性小說榜前30名!新舊版《十二國記》系列作相加,前50名一共上榜13本!★千呼萬喚始出來!暌違十二年出版之全新創作《丕緒之鳥》,在日勇奪《達文西雜誌》票選BOOK OF THE YEAR 2013第1名、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第1名!即將推出中文版!★全新長篇小說,補全《十二國記》系列之作執筆中,明年即將席捲世界文壇!★特聘人氣部落格「綿羊的譯心譯意」格主,負責《解憂雜貨店》、《永遠的0》、《哪啊哪啊~神去村》、《夢幻花》之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小野主上全新修訂,山田章博全新插畫,精美設計,巧思連發!★日本累計銷售突破780萬本,舊版全系列在臺銷量直逼40萬本!
陽子、祥瓊與鈴,三位成長背景不同的少女,陷入命運的糾纏──
成為一國之君的陽子對折磨人的命運深感嘆息。
陽子登上了慶國的王位,卻為無法獲得身為女王的信賴而深陷苦惱。祥瓊的父親是芳國國王,被篡權者殺害,失去了平靜的生活,她為此無奈嘆息。鈴從蓬萊來到才國,為自己被迫承受苦行而哀嘆。
三個背負不同苦難命運的少女,內心充滿糾葛、嫉妒和羨慕,最終是否能夠因相信幸福而邁開步伐──
面對命運的操控,人們只能為自己的悲傷流淚……
小野不由美出生於日本大分縣中津,就讀大谷大學期間,加入「京都大學推理小說研究會」。一九八九年「Ghost Hunt」(惡靈系列)第一集《舊校舍怪談》大受好評,榮升當紅系列作。繼一九九一年的《魔性之子》之後,又在隔年發表《月之影 影之海》,自此展開「十二國記」系列。一九九三年,以《東京異聞》入圍日本奇幻小說大獎,引起了廣泛討論。二○一三年,以《殘穢》榮獲山本周五郎獎。著有《魔性之子》、《月之影 影之海》等「十二國記」系列作品、「惡靈」系列作品、《屍鬼》、《黑祠之島》和《鬼談百景》。
序章一章二章三章四章五章六章七章八章九章
序章

妳要保重。母親按著眼角說道。父親和兩個哥哥都默然不語,弟弟和妹妹留在家裡,沒有出來送她。站在門外的鈴聽到祖母在屋內安撫兩個弟妹。「別擔心,」只有站在鈴身旁的男人用開朗的聲音說道:「青柳大人是大財主,有穿不完的綾羅綢緞,還會教她談吐禮儀。等到僱用期滿的時候,搞不好就脫胎換骨,變成一個走到哪裡都不會被人比下去的大小姐。」男人說完,獨自大笑了起來。鈴仰頭看著男人,又再度看著眼前的破房子。傾斜的梁柱和歪斜的茅草屋頂,裡面只有兩間泥地的房間,整棟房子都搖搖欲墜。鈴的家中很貧窮,向地主租了土地種稻米,但收成幾乎都拿去繳了地租。而且今年歉收,已經到了夏天,稻子仍然沒有抽穗,照此下去,根本無力支付地租,所以鈴被賣去當短期傭工。不是十七歲的哥哥,也不是十一歲的妹妹,更不是九歲的弟弟,而是十四歲的鈴被賣──她的足歲年紀才十二歲而已。「──那就走吧。」男人催促道,鈴點了點頭。她沒有向家人道別,因為只要一開口,淚水就會滑落臉頰。她張大眼睛,忍住了淚水,用張大的雙眼巡視著家人,把他們的臉牢牢記在心裡。妳要保重。母親再度說道,然後用袖子捂住了臉。鈴轉過身,因為她知道,淚流滿面的母親和沉默不語的父親、哥哥都不會挽留自己。
她默默跟著男人走到村外,將近中午時,來到了鈴所知的世界盡頭。鈴從來沒走過沿著山坡挖的山路,以前都只是從遙遠的山麓看著山頂,當然更不曾越過這座山,去外面世界。「妳是好孩子,不會哭哭啼啼的,我很欣賞妳這一點。」男人的心情特別好,自顧自說著話,大步向前趕路。「東京是一個很棒的城市,妳從來沒看過什麼是瓦斯燈吧?我們要搭鐵路馬車去大宅,妳知道什麼是鐵路馬車嗎?」鈴心不在焉地聽著男人說話,拚命追著男人從腳下拉長的影子,努力不回頭看後方。每當和男人拉開一段距離時,就小跑著追上去,用力踩住男人影子中的腦袋。她一路跟著,終於越過了山頂,正準備下山時,那個蓬頭的影子停了下來。男人抬頭仰望著天空。雲從背後追了上來。鈴踩著的男人影子也變淡了。「──會下雨嗎?」回頭一看,烏雲的影子順著從山間村莊一路長滿樹木的斜坡爬了上來。水氣逼近,雲的影子追上了男人和鈴的影子,一陣燠熱的風吹來,滴答,一點雨粒打在地上。「真傷腦筋啊。」男人說完便跑向聳立在山路旁的大樟樹,想在樹下躲雨。鈴也把包袱抱在胸前,跟在他後面跑了過去。豆大的雨滴打在她的臉頰和肩上,在她跑到樹下的轉眼之間,就變成了打向斜坡的大雨。鈴縮著脖子,來到大樟樹下。露出地面的樹根被曾經在此躲雨,或是在此歇腳的旅人踩踏,變得很光滑。雨滴打溼了光滑的樹根,鈴的腳下打滑。啊,好滑。鈴的腦海中才閃過這個念頭,腳下用力一滑。她整個身體向前傾,好不容易踩出下一步,腳尖被另一根樹根絆到,腳下再度滑了一下,鈴踉踉蹌蹌地衝到了懸崖邊。「喂,小心點──」男人的聲音從中途變成了叫喊。大樟樹根的前方就是可以稱為懸崖的陡坡。鈴快要從那裡掉落了。鈴丟掉包袱伸出手,但抓不到男人的手,也離附近的樹枝、樹叢有一段距離。她的身體探出懸崖,巨大的雨滴打在她身上,宛如瀑布般的雨聲傳入耳中。
要掉下去了。鈴記得自己閃過這個念頭的瞬間,隨即失去了意識,但在落水的剎那,再度回過神。原來下面是河流。在水中載浮載沉的她想到。山谷裡的這條河是怎樣的河?這條河太深了,怎麼一直往下沉?而且流入嘴裡的水很辣。她被吸入黑暗的水中失去了意識,當她再度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在搖晃的地上。幾個男人探頭看著她。鈴驚訝地張大眼睛,連續眨了眨,那幾個男人好像鬆了口氣般露出柔和的表情,七嘴八舌地說著話。鈴坐了起來,巡視四周,啞然張大了嘴巴。原來是在水上。鋪著舊木板的前端就是水面,她抬頭一看,發現漆黑的水一望無際,在遙遠的遠方呈一直線,和天空相連。鈴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如此寬闊的水面。她轉頭看向背後,想要尋找那棵大樟樹,但發現後方聳立的峭壁必須仰起頭才能看到,懸崖向內深深凹了下去,有好幾處宛如白鍊般的水瀑落下,懸崖腳下鋪滿了木板,形成一片寬闊的地面。水邊有好幾座棧橋,有三艘小船靠在水邊。──是不是順著河流被沖到了大海?鈴想道。她以前曾經聽說,只要順著河流而下,河面越來越寬,然後就通向大海。──這裡就是大海。漆黑的海水。她撐在地上,從地面邊緣向海中張望,發現海水清澈,和她以前看過的水池和河流完全不同。海水雖然清澈,卻仍然無法看到海底,只見通往深邃無底的黑暗,水中有成群的發光體游來游去。「──」那幾個男人叫著她,搖著她的肩膀,她才終於將視線離開海面。他們擔心地看著她。「──」他們對鈴說話,但鈴驚訝地發現自己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什麼?你們說什麼?」男人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話,相互看著彼此。他們每個人都在說話,但鈴還是無法理解他們說的內容。「這裡是哪裡?我要回去。從這裡怎麼回去村莊?去東京的路也可以,各位大叔,請問你們知道青柳大人的家在哪裡嗎?」幾個男人再度說著話,每個人臉上都露出困惑的表情。
那幾個男人湊在一起討論著什麼,鈴無聊地坐在地上觀察周圍。懸崖如同從陸地裂開般高聳,直直地落入水面,微微向內側凹陷。鈴住家附近的深山也有瀑布,但眼前的懸崖比以前所看過的那些瀑布後方的懸崖更高,環抱著浮在水面上的地面,向左右兩側延伸。除了自己所在的地面以外,斷崖的下方不見任何海岸。只有鈴所在的地方浮著好像一個大木筏般的地面,浮在懸崖下方的水面上。有幾艘船綁在地面,地面深處、和懸崖交接處有一排小屋。這片海沒有海岸,所以用這些木板做成了海岸。鈴恍然大悟。但是,要怎麼爬上絕壁?她不由地納悶,但仔細一看,聳立的懸崖上有石階和梯子,似乎要從石階和梯子爬上懸崖。「爬那種梯子會頭昏眼花吧。」鈴自言自語地小聲嘀咕時,那幾個男人回頭看著她,對正偏著頭納悶的鈴指了指懸崖上方。男人走向懸崖的方向,鈴也跟在他們身後,然後踏上懸崖上的石階。這是苦行的開始。鈴爬上懸崖。雖然好幾次都腿軟想要坐下,但男人從後方推她、從前方拉她,當她回頭望向身後,因為地勢太高而差點發暈時,男人安撫著她,最後終於來到懸崖上方。「住在海邊的人真辛苦。」鈴癱軟在地上說道,那幾個男人笑著拍她的後背和肩膀。雖然聽不懂他們說的話,但鈴猜想他們在安慰自己。「還是下田務農輕鬆多了。」地上到處晒著魚網,她猜想那幾個男人剛才應該是出海捕魚。每次捕魚都要在這個懸崖爬上爬下,應該非常辛苦。雖然下田務農也不輕鬆,但至少只要走在田埂上就可以工作。懸崖上方是比鈴的個子更高的圍牆,用石塊堆起的圍牆有一處入口,男人邀她入內,她拖著發軟的雙腳,跟在男人的身後走了進去。圍牆內側是一個小村莊,有許多細長形的小屋。鈴被帶去其中一棟房子,交給了一位老婦。老婦脫下她被海水浸溼的衣服,指了指鋪在泥地房間高臺上的被子,鈴乖乖地躺了上去。老婦拿著鈴的衣服走出小屋,鈴目送她離開後,閉上了眼睛。她累壞了。──不知道還能不能去東京。她墜入睡眠時想道。──我已經被賣了,所以要去青柳大人的大宅。因為除此以外,鈴已經無家可歸,也無處可去了。
鈴當然不可能知道,這裡根本不會有名叫東京的地方。她落水掉入虛海。如今,她來到了慶東國。
──然後,經過了漫長的歲月。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