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神居書店 : 越冬之花

  • Hit:200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漫長的等待,是為了重新與你相遇……榮獲第2屆達文西雜誌「書的故事大賞」,最感人的書店奇幻物語第2集!日本Amazon、honto、BookLive網路書店讀者★★★★★感動推薦!每個孤單的靈魂就像一顆玫瑰種子,掉落在冬天冰冷的土裡。直到來到這間書店,遇見這些書、這些人,他們才明白,只要熬過寒冬,就終有綻放的一天……讀美在專門收集「幻本」的桃源屋書店打工,遇見了寄居著人類靈魂的幻本「朔夜」,朔夜也因為讀美而變成真正的人類。雖然大家都覺得他們兩情相悅,但讀美和朔夜卻沒有確認過彼此的心意。某天,店長帶回一位抱著黑色書本的幻本女孩「芽衣」,她的身上布滿自殘的傷痕,而且也不想變回人類,讀美只好接下修補她的任務。只是每一次讀美才剛修補過,書上卻又會出現新的傷痕。為什麼明明會痛,還是不惜傷害自己?不想變成人類的芽衣,她的願望究竟是什麼呢?如果能讓她遇見那個「重要的人」,她會比較珍惜自己嗎?在追尋答案的過程中,讀美和朔夜的距離漸漸靠近,而讀美也意外地發現,姊姊英子藏在心中二十年的秘密……

漫長的等待,是為了重新與你相遇……榮獲第2屆達文西雜誌「書的故事大賞」,最感人的書店奇幻物語第2集!日本Amazon、honto、BookLive網路書店讀者★★★★★感動推薦!每個孤單的靈魂就像一顆玫瑰種子,掉落在冬天冰冷的土裡。直到來到這間書店,遇見這些書、這些人,他們才明白,只要熬過寒冬,就終有綻放的一天……讀美在專門收集「幻本」的桃源屋書店打工,遇見了寄居著人類靈魂的幻本「朔夜」,朔夜也因為讀美而變成真正的人類。雖然大家都覺得他們兩情相悅,但讀美和朔夜卻沒有確認過彼此的心意。某天,店長帶回一位抱著黑色書本的幻本女孩「芽衣」,她的身上布滿自殘的傷痕,而且也不想變回人類,讀美只好接下修補她的任務。只是每一次讀美才剛修補過,書上卻又會出現新的傷痕。為什麼明明會痛,還是不惜傷害自己?不想變成人類的芽衣,她的願望究竟是什麼呢?如果能讓她遇見那個「重要的人」,她會比較珍惜自己嗎?在追尋答案的過程中,讀美和朔夜的距離漸漸靠近,而讀美也意外地發現,姊姊英子藏在心中二十年的秘密……
1985年生於日本宮城縣,東京農業大學畢業,目前擔任大學圖書館館員。2014年以《一刀兩斷的琥珀色之吻》獲得「GA文庫大賞」獎勵賞,並以《歡迎來到青春國標舞社》贏得「Sneaker大賞」特別賞,再以《神居書店:幻本之夏》榮獲第2屆達文西「書的故事大賞」,一年之內囊括三項大獎,一鳴驚人。除了備受好評的《神居書店》系列外,另著有《歡迎來到異世界圖書館》系列、《圖書館醫院》等書。
鑽進門內,穿過庭園的正前方,有一座宛若白色教堂的建築物──推開那間桃源屋書店的大門走進去,讀美不由自主地呼出一口氣。令人如釋重負的溫暖空氣,與來自書本、讓人彷彿置身於糕點店裡的淡淡香氣,舒緩了因為暴露在外面的空氣裡而變得僵硬的身體。「早安!」讀美踏進店裡打招呼。這麼一來,有隻小狗蹬蹬蹬蹬地跑了過來。那是袖珍書的幻本──豆太。頭上頂著袖珍書的本體,呈現出豆柴的模樣,其實是這家書店的鎮店之狗……不對,是鎮店之書。至於豆柴的部分,則是它的靈魂本來應有的姿態。「豆太,早安。」「汪!」「並先生和朔夜來了嗎?」「我在這裡。」回應她的聲音令讀美心裡突突一跳。朔夜從書架間探出臉來,在書店內的燈光照明下,只見他的金髮燦亮生輝。他就是讀美每天朝思暮想的人。正打算回答,聲音卻不受控制地拔尖。「早、早安,朔夜。並先生還沒來嗎?」「早。並的話,我想再過一會兒就會到了,他說現在正在路上。」「在路上?」「他好像去了東京都內一趟,要我們跟平常一樣先開始工作。總之先把東西放下,穿上圍裙吧。」「嗯,就這麼辦。」讀美回答後走進店裡,走到一半還回過頭來,偷偷地看了朔夜一眼。朔夜邊和在腳邊打轉的豆太嬉鬧,邊把書放回書架上,身上穿著書店店員專用的苔綠色圍裙。看著他的模樣,讀美又想起往事。想起今年夏天初相遇的時候,朔夜還是一本書的事。想起他變成人類的事,想起已經可以觸摸他的事。「早安,讀美。」這時,有人向讀美問好。聲音的主人行蹤飄忽地從書架間現身,是篤武。他就跟以前的朔夜一樣,是幻本裡的人。穿著白色的襯衫,戴著書呆子般的眼鏡,右手抱著自己的本體──一本厚厚的白色字典。「早安,篤武,你今天也很帥耶。」「那當然,因為不曉得我的讀者什麼時候會出現。為了讓他喜歡上我,得隨時做好萬全的準備才行。」篤武用右手的中指推了推眼鏡,以嚴肅的表情說道。「我也想趕快變成朔夜那樣,不對,是一定要變成那樣。」「我、我支持你。」讀美留下一抹苦笑,急忙離開現場。朔夜之所以會變成人類,或許跟讀美不無關係──雖然無法確定真偽,但是在這家書店裡,以上儼然已經成為一個結論。或許是身為書本的朔夜與身為讀者的讀美「兩情相悅」,所以朔夜「想成為人類」的願望才得以實現,或許是這家書店的「神」實現了他的願望。因此,每次提到朔夜變成人類的事,讀美都會覺得有些臉紅心跳,因為等於是重新體認到自己現在的心情。雖說是「兩情相悅」,但實際上讀美和朔夜既沒交往,也沒互相確認彼此的心意。她心裡當然耿耿於懷,朔夜是怎麼看我的?而我對朔夜……為了不要再深思下去,讀美用力地搖頭,在書店後面換上圍裙。她想自然地面對朔夜,不想因為過於在意而破壞現在這種舒服的關係。跟平常一樣,跟平常一樣……讀美在心裡告訴自己,就在她做好上工的準備,回到店裡的時候。「大家早安!」聲音是從入口傳來的。看樣子是並回來了。讀美跟著迎上前去的豆太走向門口,穿著黑色大衣的並正好走進來。他的老管家徒爾也跟他一起,肌肉崢嶸的龐然巨體,尾隨著並走了進來──冷不防,讀美的目光停留在他的背後。朔夜和篤武也同樣看著徒爾的身後,靜止不動,唯有朔夜腳邊的豆太激動地猛搖尾巴。眾人視線的前端,有個抱著黑色書本、素未謀面的女孩。年紀大約是國中生左右,長著一雙看起來有些盛氣凌人的雙眼,但顏色很淺,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明明是從外面進來的,卻沒穿外套,身上只有一件綴著蕾絲的單薄黑色連身洋裝。然而,比起這些,更令讀美在意的是她身上都是傷。脖子和手等看得到的地方皆傷痕累累,雖然沒有出血,但就像是摔了無數次跤,跌出滿身的擦傷。還以為所幸沒有傷到臉,但仔細一看,就連藏在劉海底下的額頭也有彷彿被一刀劃開、慘不忍睹的傷痕。讀美覺得很不可思議,只見並笑容滿面地說:「好,我為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芽衣小妹。來吧,芽衣小妹……」「可以不要加上小妹二字嗎?感覺很噁心。」並的笑容凍結在臉上。書店裡的人全都啞口無言,女孩一臉心不甘情不願地向眾人低頭致意。動作小到不仔細看便看不出來她到底有沒有低下頭去,幾乎只是角度的誤差。「呃……那就芽衣,這位是讀美,朔夜,還有篤武。」在並的介紹下,讀美行禮如儀地低下頭去,朔夜一動也不動地把手抱在胸前,篤武則是推了一下眼鏡。「我想大家也都注意到了,芽衣是一本幻本,希望大家能與她和睦相處……」「大可不必,請不要理我。」女孩以一臉不領情的表情撂下這句話。就連並也不知如何是好,臉上浮現出苦笑,用指尖搔了搔臉頰。不理會這樣的並,女孩問他:「我要待在哪裡?」只見她東張西望地把書架看了一遍。讀美心驚膽戰地看著她的手邊。因為她只用一隻手,用就連看的人也不禁擔心起來的粗魯手法,抓著應為自己本體的黑色書本。不要緊吧?那樣拿,要是掉下來的話……讀美想到這裡,不禁展開推理,該不會就是因為那樣拿掉下來,才會搞得那樣傷痕累累的?「呃,這個嘛,哪裡都可以,隨妳高興……可是芽衣,在那之前,有件事要妳做……」並的話還沒講完,他口中名為芽衣的女孩已經大步流星地打橫切過讀美他們面前……消失在書架裡。「啊……走掉了……」並放下下意識想追上去而伸出去的手,垂頭喪氣地垮下肩膀來。「並,她該不會是被你綁架回來的吧?」朔夜默不作聲地看著一連串的發展,皺著眉挖苦。並連忙矢口否認。「怎麼可能?我確實徵求過她的同意了。」「這句話從你口中講出來,總覺得有股犯罪的味道。」「咦,怎麼會?居然敢對這麼爽朗的老闆說這種話,真是太沒禮貌了你……沒辦法,扣你的薪水吧!」並笑咪咪地說。「喂,你這個外表天真、內心狡詐的老闆。」朔夜的臉頰抽搐著。「可是既然如此,為什麼會是那種反應,她看起來超不高興的不是嗎?」「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是,我的確是得到她的同意,才帶她來這裡的……等一下朔夜,我是說真的,別用那種眼神看我。」並揮舞著雙手,試圖遮住朔夜直勾勾地瞇起眼睛盯著他看的視線。「所以說……就是這樣,她雖然那樣說,還是希望大家能好好相處。」「沒問題,我身為前輩,後輩就交給我吧!」篤武抬頭挺胸地說。「篤武,你似乎很有衝勁呢。」「因為她是我第一個後輩嘛!」並苦笑地說,讓篤武更加霸氣外露。的確,篤武來到這裡已經三個月了……這段期間別說是人形的幻本了,就連動物形態的幻本也沒出現在書店裡,所以對他來說,芽衣或許真的是他「第一個後輩」。讀美不是不明白他幹勁滿滿的心情,因為篤武來書店的時候,讀美也是同樣的心情,而篤武也把讀美當成前輩。「真是的,那種態度不行呢!我得好好地教育她才行。」「她是個心思細膩的孩子,所以不要太勉強她喔!」「並先生太溫柔了啦!所以才會讓那種黃毛丫頭爬到你頭上撒野。」「不,要是她願意爬到我頭上撒野倒還好……」篤武的話讓並的表情蒙上一層陰影。並沉默了好一會兒,不知在想些什麼,然後唐突地將視線射向讀美身上。「……讀美,我有話想跟妳說,可以借一步說話嗎?」「咦?好啊,沒問題。」「外面很冷,記得拿外套。」讀美照他的提醒回到店裡,把剛脫下來的大衣套在圍裙外面,然後回到站在門口等她的並身邊。「那就稍微出去走走吧……喂喂,朔夜,不要擺出那種臉色,我不會對讀美怎麼樣的。」被並這麼一說,朔夜瞠目結舌地瞪大了眼睛。「笨蛋……才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只是有點好奇你們要聊什麼而已!」「如果你想知道的話,也可以一起來喔。」「不用,我才不去,我要做事。」朔夜沒好氣地轉過身去,然後背對著並,走向店裡。「篤武,幫忙整理。」「欸?朔夜,感覺你好像把氣出在我身上。」「少囉嗦,小心我把你塞回書架上喔。」被瞪的篤武絮絮叨叨地嘟囔著「好可怕啊!」跟著朔夜走開了。看完這齣戲,讀美和並一起走到書店外。朔夜表示在意的反應讓她感到些許的羞怯與溫暖,相比之下,外面的寒冷根本不算什麼。走到書店外,急遽降低的氣溫讓身體不由自主地發起抖來。彷彿光是呼吸,就會讓在書店裡儲存下來的熱氣跑光。「抱歉啊讀美,這麼冷的時候還跟妳在外面說話。也可以去我家,但幾句話就結束了,所以還是在這裡談吧?」讀美搓著手,試著提升體溫時,並靠著書店的外牆,開始娓娓道來。「沒關係,在這裡就可以了……所以呢,你要說什麼?」「是關於芽衣的事。」讀美也有預感應該是這件事。只是不曉得為什麼會找上自己。「我今天早上去她主人那裡,從二手書店把芽衣接過來,這是有原因的……嗯,還是先告訴妳好了。反正就算我不說,妳也很快就會知道的。」並抱著胳膊,唸唸有詞,然後「嗯」地點了個頭,以一臉為難的表情,自言自語似地細說從頭。「那個……芽衣是一本『自殘的書』。」「自殘……你是指自己傷害自己的自殘嗎?」「是的。」並對讀美的反問表示同意地微微頷首。「呃……你是指她會做出像是割腕那種自殘行為嗎?」「就是這麼回事。人類的話,就像妳說的那樣……但是芽衣的情況說得具體一點,就是會撕書。像這樣,撕成一條一條的。」「咦,怎、怎麼會……為什麼要這麼做……」讀美怎麼也沒辦法相信,書竟然會自己撕破自己的內頁。幻本的本體一旦受傷,靈魂也會感到痛楚。就跟人類一旦受傷,會覺得疼痛是一樣的道理。更何況,要是損傷得太嚴重,最糟的情況……最糟的情況會變成骸本。所謂的骸本,指的是靈魂已經離開幻本的書……換句話說,一旦變成骸本,就意味著死亡。因此當朔夜還是幻本的時候,總是珍而重之地抱著自己的本體,篤武也小心翼翼地不讓本體受傷或汙損。但,芽衣卻故意傷害自己的本體?「那個,封面的傷也是嗎?」「封面的?哦,那個嗎?呃,那個是怎麼弄的……我也不清楚。要傷成那樣也不是不行,但我認為那是用刀子之類的利刃造成的傷口。」「所以是有人弄的囉?」「或許是吧,也或許不是。現在唯一能確定的,就是除此以外的傷口都是她自己造成的結果。」「為什麼要這麼做……」「嗯……很遺憾,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這麼做。要是知道的話,或許就能阻止她了。」並抱著胳膊,以彷彿面對考試難題的煩惱表情唸唸有詞。「……總而言之,我們能為她做的,就只有盯著她,不要讓她跨過會讓自己真正沒命的那條線,還有就是把她修補好。畢竟也不能不管她的心情,強硬地阻止她自殘的行為。」「說得也是……所以你才會只告訴我嗎?」「嗯,剛才雖然也叫朔夜一起來……可是一想到那傢伙曾經也是幻本,一旦察覺到芽衣做的事,心情肯定很複雜吧,所以就不太想讓他知道了。篤武又那麼想變成人類,感覺會比朔夜更難接受這種事……不過我想大家遲早都會發現的。」讀美同意。的確很困難……並的顧慮顯然是正確的。「她的傷有多嚴重呢?」「其實已經到了希望能立刻為她修補的狀態了。我猜一定很痛,因為跟人類不一樣,放著也不會自己好……我剛才說有事要她做,就是指修補這件事。」「既然如此,可不是在這裡慢慢討論的時候……並先生,趕快為她修補吧!」讀美的催促只是讓並抱著胳膊嘟嘟囔囔地說:「嗯……這個嘛……」似乎不怎麼來勁的樣子。他馬上就說明了原因。「其實在回到這裡以前,我碰到過她的本體,似乎讓她非常不高興,氣沖沖地說:『這是性騷擾,請不要碰我。』我明明打算小心翼翼地接觸她……所以我猜她大概已經不會讓我碰了,我也很難主動出手。」聽到這裡,讀美有股不祥的預感。並微微一笑。「讀美的觀察力很敏銳,真是太好了。」「不,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沒感覺到。」「別這麼謙虛嘛,我很清楚妳已經知道我要說什麼了……就是這樣,芽衣的事就拜託妳了。」並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讀美情不自禁地抱頭苦思。不祥的預感命中了。並把爛攤子整個丟給她。「請等一下,我還沒有修補過意識清醒的人形幻本!」「我一開始也沒經驗啊!可是啊,任何人都是從沒經驗開始的。只是讀美第一次處理這樣的幻本剛好是芽衣,如此而已。」「才沒有你說得這麼輕鬆,請不要說得這麼簡單!」「問題是,芽衣又不讓我碰她。篤武自己都是幻本了,朔夜就像我剛才講的那樣沒辦法指望,而且要那傢伙去對付女生也很不方便。再說了,妳也不願意吧?」「咦?我為什麼不願意……」「那傢伙會碰到別的女生喔!」並露齒一笑。讀美惡狠狠地瞪著並。仔細想想,她的確不太樂見這種事發生也說不定……並這種不由分說的感覺……雖然不是朔夜,但讀美也在心裡罵了一句「這個陰險的傢伙」。現在的他顯然一點都不天真,他是故意的。「那徒爾先生如何?他的廚藝那麼好,手肯定很靈巧吧。」「徒爾知道這整件事,手也的確很靈巧,但是他不曾修補過幻本,再說芽衣也很怕他,所以不行。」也是──讀美被說服了。徒爾乍看之下的確很兇惡的樣子,身材也很高大,或許有人真的會怕他。可是這麼一來……「結果只剩我了嘛。」「一百分的回答。」並似乎很滿意地用力點頭,讀美則是心灰意冷地垮著肩膀。「如此這般,麻煩妳了。我雖然是以半開玩笑的語氣在說這事,但我想會很辛苦喔。看到芽衣剛才的反應,我想妳大概也知道她是個什麼樣的孩子了……她可不是會乖乖答應讓妳修補的孩子,我想應該很難對付。」「可是……就算她嘴裡說不要,不補好的話或許會死掉不是嗎?」「嗯,就是這麼回事。」並一臉寂寥地看了書店的方向一眼。可以的話,他其實是想現在就親手把她補好吧。讀美不確定自己辦不辦得到……但是也不能放著受傷的書不管。如果這件事發生在千里遠的地方自然另當別論,但芽衣已經來到這家書店了。她既然來到這裡,就表示或許能由讀美親手拯救她也說不定。「我明白了,我會盡力而為。」
讀美回到書店裡,邊脫大衣邊思考。該如何修補芽衣呢?對於這個名叫芽衣的女孩,讀美一無所知,就連話都還沒說過,所以想了解也無從了解起。「……嗯,說得也是,還是先跟她說說話吧。」讀美穿著圍裙,回到書架的方向,站在剛才芽衣消失的書架前。「那個……芽衣,聽得見嗎?妳還醒著吧?呃……我有點話想跟妳說。」讀美試著叫她,但該說是果不其然嗎?沒有反應。其他幻本們如果要回應她的呼喚,都會從架上出來,換句話說,讀美理解到芽衣不打算理她。讀美對這種不理不睬的態度很敏感,因為以前心裡受到的創傷尚未完全痊癒。或許是因為這樣吧,老實說……她對芽衣的態度有點火大。她對讀美而言根本是個素昧平生的人,卻要讀美治療這種人的傷口──這時該說是修補才對──當事人不肯合作的話,根本一點辦法也沒有。她雖然告訴並會試試看,但本人不給碰的話,根本無計可施。「妳在幹嘛?」正當讀美煩惱著不知該怎麼辦的時候,或許是在旁邊看到她的一籌莫展吧,朔夜問她。「我想跟芽衣說話,但她沒反應。」「是並拜託妳的嗎?」被他說中了,讀美行使緘默權。朔夜似乎認為她這種反應就是默認的意思。「拒絕就好啦,該說妳是濫好人還是什麼呢……」「沒辦法拒絕嘛!就是有沒辦法拒絕的原因嘛!」「哼……算了,原因暫且跳過。照她剛才的樣子看來,妳這樣叫她,她還是不會有反應的。與其說是在睡覺,更像是不想理妳吧。」「果然是這樣嗎……嗯,該怎麼辦才好呢?」「不怎麼辦。看是要隨她去,還是霸王硬上弓。」「霸王硬上弓?」「硬把她拖出來,像是把她從被窩裡拖出來那樣。不過,我個人是不太推薦這種強迫對方的做法……喂,妳有在聽我說話嗎?」不顧朔夜的阻止,讀美把手伸向芽衣的書,慎重地,但是看在旁人眼中可能會覺得她的動作很大膽地將手指放在書本上方,把書拿出來。讀美覺得過於小心翼翼也不太好,打算比照平常把書從架子裡拿出來的方式來處理芽衣的書。像這樣把書拿出來,用雙手捧在胸前……於是從書裡冒出一陣白煙,逐漸匯聚成人形。芽衣柳眉倒豎地站在讀美面前。該說是老樣子嗎,似乎比剛才更不高興了。這當然是讀美自找的。「幹嘛?找我有什麼事?」「芽衣,對不起。呃,我先對硬把妳拉出來的事道歉。剛才並先生介紹過了,我叫讀美,在這家書店打工,至於找妳有什麼事嘛……妳需要修補吧?」「是那個人告訴妳的嗎?」芽衣以氣鼓鼓的表情回答。那個人指的是並吧,她似乎真的很討厭並,這種稱呼方式讓本人聽到了,肯定會很傷心的。「是的,所以他拜託我……因為我們都是女生,他認為這樣或許比較好。」並也知道芽衣討厭他,但讀美認為這種理由還是不要告訴她的好,所以避重就輕地解釋了一下。芽衣觀察了讀美好一會兒,然後才把目光落在自己的書上。「這倒是。比起那個人,妳似乎還好一點。」被說成還好一點,讀美也只能苦笑。然而,芽衣的說法雖然有點刺耳,但是可以視為她同意接受修補吧。事情發展至此,似乎也讓朔夜鬆了一口氣,把接下來的事交給讀美,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這樣啊,那妳可以過來這邊嗎?事不宜遲,現在就開始修補吧!」「不要。」正要走向櫃臺的讀美沒想到會慘遭拒絕,不由得停下腳步。「咦?為、為什麼?」「不為什麼,就是不需要修補的意思。」芽衣轉頭,避開讀美的視線。那一瞬間,她的劉海輕晃,露出額頭上的傷口。「怎麼可能不需要?那傷口很痛吧?還是補一下比較好。」「這是我自己的本體,旁人沒資格說三道四。更何況,我並不討厭痛。」「不討厭……」「我還比較討厭有人不負責任地介入我的生活,請妳不要管我。」芽衣貌似要她別再找自己說話地背向讀美,轉身離去。「就算妳要我別管妳……」讀美眼看著芽衣消失在書架之間,垂頭喪氣地嘆息……
為什麼明明會痛,芽衣還是不惜傷害自己?寄居在幻本裡的她,是否和朔夜、篤武一樣,擁有想變成人類的願望?第一次處理這種情況的讀美,是否能夠說服芽衣讓她修補呢?在尋找答案的過程中,讀美和朔夜之間的距離,也愈來愈靠近……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