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少年陰陽師(貳拾陸) : 彼方之敵

  • Hit:82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隨書附贈:少年陰陽師迷途知返海報!
〔玉依篇〕大結局!一切真相即將水落石出!
當黑暗力量徹底失控,唯有靠心之光芒拯救!
不為任何人,不偽裝自己,誠實地面對你的心究竟要什麼?
為了守護世間安定,「影神宮」的玉依公主不斷向上天祝禱,祈求神明聆聽她的聲音,然而她的力氣幾乎已用盡,眼看就快鎮壓不住狂暴的金龍了!玉依公主說,要完全平息地震,讓大地重見陽光,唯有斬斷纏繞「地御柱」的邪念,因為整個世界都靠地御柱來支撐。沒想到當昌浩經過與金龍一番大戰,好不容易來到地御柱前,卻在這裡發現了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真正」的敵人……

隨書附贈:少年陰陽師迷途知返海報!
〔玉依篇〕大結局!一切真相即將水落石出!
當黑暗力量徹底失控,唯有靠心之光芒拯救!
不為任何人,不偽裝自己,誠實地面對你的心究竟要什麼?
為了守護世間安定,「影神宮」的玉依公主不斷向上天祝禱,祈求神明聆聽她的聲音,然而她的力氣幾乎已用盡,眼看就快鎮壓不住狂暴的金龍了!玉依公主說,要完全平息地震,讓大地重見陽光,唯有斬斷纏繞「地御柱」的邪念,因為整個世界都靠地御柱來支撐。沒想到當昌浩經過與金龍一番大戰,好不容易來到地御柱前,卻在這裡發現了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真正」的敵人……
結城光流(ゆうき みつる)
8月21日生,獅子座,O型。最愛紅茶、寶石、中島美雪、織田裕二、槇原敬之、少年陰陽師劇情CD與劇情CD之所有BGM。其他還有很多喜歡的東西。
玉依篇終於結束了。《少年陰陽師》是昌浩的成長故事,所以,這樣的情節是避也避不開的。H:「的確,要活下去,就絕對避不開。」光:「是啊!這種事不管怎麼逃,都會窮追不捨,就跟截稿一樣。」H:「截稿……也會追著我們跑……的確是這樣。」光:「完全沒辦法逃脫……」
還有,為了長遠的將來,從下個單元開始,我要更加靈活運用詞彙!(握拳)
譯者介紹:涂愫芸
東吳日語系畢業,遊學日本三年,任職日商七年,現為專職翻譯。譯有《少年陰陽師》系列、《鹿乃子與瑪德蓮夫人》、《豐臣公主》、《鹿男》、《鴨川荷爾摩》、《荷爾摩六景》、《華麗一族》等書。
咆哮聲繚繞迴響著。金龍在聳立於海面的巨大三柱鳥居中央瘋狂地嘶吼著,斜睨著坐在靠懸崖邊的祭壇祈禱的玉依公主。又長又大的龍身猛烈扭擺,試圖從三根柱子的牢籠裡掙脫出來。龍的雙眼中充斥著淒厲的仇恨,恨鎖住自己的三根柱子;恨不停祈禱保住三根柱子的玉依公主。熊熊燃燒的雙眼,瞪著這兩樣目標。紅蓮屏息看著一次又一次想衝破柱子牢籠的金龍。那是出現在京城的地脈化身。「牠怎麼會在這裡……!」紅蓮低嚷著,接著聽到淡淡的聲音對他說:「因為三柱鳥居下面有地御柱。」他轉移視線,看到臉色沉重的齋直盯著金龍。「地……御柱?」女孩看一眼聽不懂而皺起眉頭的紅蓮,面不改色地又說:「就是支撐著這個國家的巨大柱子,也是遠遠超出人類想像的神。」「神?」紅蓮正要靠近她時,益荒輕手輕腳地滑了過來。幾乎同樣高度的兩雙眼睛,視線相撞,迸出火花。紅蓮全身鬥氣升騰,益荒也毫不掩飾自己的敵意。地鳴聲響,夾雜著波浪的聲音,醞釀出陰森的氛圍。是齋制止了一觸即發的兩人。「益荒,退下。」「齋小姐,妳往後退。」「益荒。」齋冷靜地叫喚他的名字,拉拉他的衣袖說:「快退下,你嚇到內親王了。」益荒轉頭一看,年幼的公主臉色發白,全身都僵直了,因為兩名非人類的年輕人散發出來的氣太過淒厲,把她嚇得動彈不得。紅蓮發現脩子的神態不對,懊惱地咂了咂嘴。自己的神氣太過酷烈了,這樣感情用事地解放神氣,當然會壓迫到脩子。可不能把她惹哭了。紅蓮壓下激動的情緒,但是沒有變回小怪的模樣。在三柱鳥居中央暴動的金龍,隨時可能衝破那個牢籠。紅蓮與益荒各退一步,保持距離。然而,不管再怎麼壓抑通天力量,敵意還是赤裸裸地散發了出來。昌浩一動也不動地躺在地上,紅蓮看了他一眼,便將視線再拉回金龍身上,沒好氣地問:「告訴我,氣脈怎麼會具象化變成金龍?你們是不是知道什麼?」「因為……」齋正要回答,被益荒阻止了。「齋小姐,不需要回答他。」益荒邊保護齋、防備著紅蓮與金龍,邊接著說:「支撐這個國家的地御柱就在那座鳥居下方,是一根非常巨大的柱子,一直延伸到人類無法到達的深度。」這根柱子在遙遠的神治時代就存在了,比高天原還要早。是在世界形成的同時,其中一柱神明為了支撐八大洲,變身而成的。一聽說是支撐這個國家的神明,紅蓮的腦中浮現了一個名字。「不會是國之常立神吧?」這個名字的意思就是「支撐國家之神」,是神世七代的其中一柱神。在這個國家流傳的神話,不太重視伊奘諾尊、伊奘冉尊之前的神。「記紀」也很少有相關記載,到底是怎麼樣的神,沒有詳細的記述。紅蓮疑惑地皺起眉頭。這個神宮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怎麼回事?這裡不是祭祀天御中主神嗎?那座三柱鳥居是造化三神的象徵吧?」他想都沒想過會在這種地方看到三柱鳥居。根據神話,伊勢神宮祭祀的天照大御神才是最高神明,這已經是根深蒂固的認知了。這之前的神,幾乎沒什麼人重視。活過千年的神將紅蓮知道這是人們普遍的想法。以天御中主神為首的「造化三神」是所有神明之根源。祭祀這三柱神明的神社都建有三柱鳥居,只是現在幾乎看不到了。金龍不斷地咆哮著,轟隆震響,掩蓋了紅蓮的疑問。從金龍身上迸發的金色波動像火焰般舞動著。齋默默看著眼前的光景,緊緊握起了拳頭。玉依公主坐在面向三柱鳥居的祭壇前,專注地為鎮壓金龍而祈禱著,但是就快鎮不住了。因為玉依公主的生命之火正在逐漸減弱。生命之火完全熄滅前,齋必須達成目的,那就是在玉依公主失去力量之前,讓她得到死亡的安寧。這是齋唯一的願望。然而,不管她有多盼望,都不可能被認同。既然如此,她不惜背上罪名,也要實現這個願望。齋望著玉依公主的眼神是那麼堅定。益荒看她一眼,瞇起了眼睛。他很能理解齋的心情,那是非常悲哀的願望,他無論如何都想阻止。但是,他也知道那是齋由衷的期望。被視為「本身就是罪孽」的她,活到現在,連這唯一的願望都不曾說出口。益荒閉上眼睛,再張開時,把視線拉回到金龍身上。「人們把國之常立神的力量流動稱為『氣脈』。就像血液在人體內流動般,神的力量也在大地內流動、環繞著。」現在,流動出了問題,神的力量正逐漸失控。「據說有黑色的繩子纏繞著地御柱。繩子把神捆住,擾亂了在大地流動的氣脈。」那樣的捆綁阻斷了應該環繞於國土的神氣。不斷釋放出來的氣漸漸沒有地方可去,不久,便轉化成了邪念。也就是那隻金色的龍。「玉依公主拚命祈禱,希望可以讓氣脈的流動恢復原狀,但是,神連這樣的祈禱都聽不見了。」「那把黑色繩子切斷不就行了?為什麼不那麼做?」是齋回答了紅蓮的問題,她指著三柱鳥居說:「地御柱在那座鳥居下方的深海底下。想到達那個地方,就要進入鳥居裡面,可是,會被金龍阻擋。」充斥於鳥居的氣脈,是神失去意識後的狂亂神氣。益荒和阿曇都試過好幾次,從三柱鳥居爬下地御柱,但是每次金龍都兇暴地擋住了他們的去路。為了壓抑神的力量,玉依公主的生命已逐漸耗損,過度激怒金龍恐怕會危及公主的性命──這麼判斷的兩人只能舉白旗投降。紅蓮瞪著三柱鳥居看。「天御中主神在幹什麼?玉依公主不是可以讓祂的神力降臨在自己身上嗎?有了神的力量,要讓氣脈恢復原狀是輕而易舉的事吧?」神也有等級。在天照大御神之後誕生的神可能做不到,因為支撐著國家的神,等級應該遠超過大多數的神。但是,玉依公主是所有神之根源「天御中主神」的女巫,當她在聆聽神的旨意時,也可以與神交談。為什麼不在那時候向神求助呢?「公主不想那麼做。」「為什麼?」「……」紅蓮灼亮的雙眸直直盯著沉默的齋。益荒的眼中閃現厲光,但紅蓮毫不在意,繼續逼問:「玉依公主為什麼不那麼做?」這次的語氣比剛才更強硬。齋把嘴巴抿成一條線,猶豫了好一會,才終於下定決心開口說:「如果向我們的主人天御中主神祈求,所有邪氣就會反彈,回到污染了地御柱的人們身上。公主不希望這樣,她想救所有人。」縱使這麼做會危及自己的性命。齋轉頭看著躺在地上的昌浩說:「他也是公主救回來的。如果沒有公主的協助,他已經被黑暗吞噬,沉淪為魔鬼了。」紅蓮赫然回頭看著昌浩。因為身心俱疲,看起來多少有些消瘦,但是臉上的陰霾已經消失了。玉依公主的確挽救了昌浩的心。「雨下個不停,也是因為神的力量失去了控制。只要大地的正氣正常地流動,上天就會開始正常地運作。」天照大御神是太陽神,也是天御中主神的女巫神,祂的力量被狂亂的氣脈所阻擋,沒辦法延伸到地面。這些事都環環相扣。「在京城發生的地震也是同樣的道理。」「……!」紅蓮恍然大悟地按住額頭。那顆注入了同袍們神氣的鋼玉,頂多只能鎮壓在京城地底下流動的氣脈。若不正本清源,當注入鋼玉的神氣耗盡時,京城就會再發生地震。紅蓮極力克制住感情,看了脩子一眼。呆呆佇立的齋察覺他的眼神,倒抽了一口氣。「為什麼把脩子帶來這裡?」齋看著紅蓮說:「這件事與你無關。」「事情都到這種地步了,妳還這麼說。」紅蓮疾言厲色地更加重語氣說:「妳已經把昌浩捲進來了,妳操縱他,將脩子帶來這裡,還敢說與我無關,太好笑了。」毫不留情的嚴厲口吻逼得齋啞口無言。益荒狠狠地瞪著紅蓮,紅蓮也毫不退縮地瞪回去。就在兩人無聲的你來我往中,紅蓮聽到微帶顫抖的聲音說:「我沒有操縱他……」轉頭一看,齋正低著頭,雙手緊緊交握。「我沒有操縱他,是他答應了我的請求。」只是已經撐到了極限的昌浩,心靈需要休息。所以齋暫時替他將連結感情的記憶,從他的心切割出來。這麼做,也是經過昌浩本人所同意。「等他醒來,就會恢復原狀,我絕對沒有逼他做他不想做的事。」齋愈說愈激動,壓抑的語調中帶著堅決。紅蓮皺起眉頭。如果是他所認識的昌浩……如果是受傷前的昌浩……應該會那麼做吧?因為他就是這樣的個性。而這件事也足以證明,昌浩的心正在逐漸恢復當中。雖不能苟同,但齋說的話應該沒有半點虛假。紅蓮的金色雙眸看起來比較沒那麼可怕了。緩緩抬起頭看到他那雙眼睛的齋,眼眸微微動盪著。咆哮聲響起。所有人的視線都投注在三柱鳥居上。聳立海面的三柱鳥居的中央牢籠裡,又多出了一隻金龍。全身都有火焰般金色光芒的兩隻龍,又長又大的身軀狂亂地扭動著。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