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十二國記 : 風之萬里 黎明之空(下)

  • Hit:90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全新版《十二國記》特點:1.小野主上親自重新修訂內容!2.山田章博老師全新封面及插畫!3.全新作品《丕緒之鳥》、長篇小說即將出版!4.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
★經典日系奇幻大作《十二國記》捲土重來,新裝版磅礴上市!重溫超越當時的感動!★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榜前10名,《十二國記》新裝版系列作攻占第1、3、4、5、10名!★2013年已出版新裝版系列作共9本,全數進入日本亞馬遜2013年最佳女性小說榜前30名!新舊版《十二國記》系列作相加,前50名一共上榜13本!★千呼萬喚始出來!暌違十二年出版之全新創作《丕緒之鳥》,在日勇奪《達文西雜誌》票選BOOK OF THE YEAR 2013第1名、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第1名!即將推出中文版!★全新長篇小說,補全《十二國記》系列之作執筆中,明年即將席捲世界文壇!★特聘人氣部落格「綿羊的譯心譯意」格主,負責《解憂雜貨店》、《永遠的0》、《哪啊哪啊~神去村》、《夢幻花》之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小野主上全新修訂,山田章博全新插畫,精美設計,巧思連發,並收錄知名教授金原瑞人解說!★日本累計銷售突破780萬本,舊版全系列在臺銷量直逼40萬本!
君王是人民的希望,所以要去見王。
人民相信君王,勇敢站了起來──
景王陽子出巡,親眼目睹人民被重稅和繁重的苦力工作壓得喘不過氣,為自己的治國無方感到痛苦。祥瓊得知了慘遭殺害的父親生前的殘酷,為此感到羞恥。鈴發誓要為被華軒撞死的好友報仇──她相信君王會拯救她擺脫苦難,於是前往慶國。
少女們終於相見,她們是否能夠找到安寧,前方等待著她們的命運,又將如何發展?
面對命運的操控,人們要靠自己的雙手創造安寧和幸福!

全新版《十二國記》特點:1.小野主上親自重新修訂內容!2.山田章博老師全新封面及插畫!3.全新作品《丕緒之鳥》、長篇小說即將出版!4.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
★經典日系奇幻大作《十二國記》捲土重來,新裝版磅礴上市!重溫超越當時的感動!★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榜前10名,《十二國記》新裝版系列作攻占第1、3、4、5、10名!★2013年已出版新裝版系列作共9本,全數進入日本亞馬遜2013年最佳女性小說榜前30名!新舊版《十二國記》系列作相加,前50名一共上榜13本!★千呼萬喚始出來!暌違十二年出版之全新創作《丕緒之鳥》,在日勇奪《達文西雜誌》票選BOOK OF THE YEAR 2013第1名、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第1名!即將推出中文版!★全新長篇小說,補全《十二國記》系列之作執筆中,明年即將席捲世界文壇!★特聘人氣部落格「綿羊的譯心譯意」格主,負責《解憂雜貨店》、《永遠的0》、《哪啊哪啊~神去村》、《夢幻花》之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小野主上全新修訂,山田章博全新插畫,精美設計,巧思連發,並收錄知名教授金原瑞人解說!★日本累計銷售突破780萬本,舊版全系列在臺銷量直逼40萬本!
君王是人民的希望,所以要去見王。
人民相信君王,勇敢站了起來──
景王陽子出巡,親眼目睹人民被重稅和繁重的苦力工作壓得喘不過氣,為自己的治國無方感到痛苦。祥瓊得知了慘遭殺害的父親生前的殘酷,為此感到羞恥。鈴發誓要為被華軒撞死的好友報仇──她相信君王會拯救她擺脫苦難,於是前往慶國。
少女們終於相見,她們是否能夠找到安寧,前方等待著她們的命運,又將如何發展?
面對命運的操控,人們要靠自己的雙手創造安寧和幸福!
小野不由美出生於日本大分縣中津,就讀大谷大學期間,加入「京都大學推理小說研究會」。一九八九年「Ghost Hunt」(惡靈系列)第一集《舊校舍怪談》大受好評,榮升當紅系列作。繼一九九一年的《魔性之子》之後,又在隔年發表《月之影 影之海》,自此展開「十二國記」系列。一九九三年,以《東京異聞》入圍日本奇幻小說大獎,引起了廣泛討論。二○一三年,以《殘穢》榮獲山本周五郎獎。著有《魔性之子》、《月之影 影之海》等「十二國記」系列作品、「惡靈」系列作品、《屍鬼》、《黑祠之島》和《鬼談百景》。
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一章終章解說 金原瑞人
第十章                          1「──陽子,怎麼會有這些血?」陽子一脫下棉袍,蘭玉立刻驚叫起來,陽子搖了搖頭。「不是我受傷。──我在拓峰遇到有人受傷。」「啊喲……」「有一個小孩子被馬車輾過,但我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因為當時城門即將關閉,所以陽子匆忙離開了拓峰。她讓班渠一路趕到北韋附近,總算在城門關閉之前進了城。「我看到朱軒遠去。──無論怎麼想,都覺得是那輛朱軒肇事,但朱軒沒有停下,也沒有人上前制止。」「……喔,那應該是昇紘。」「啊?」陽子偏著頭。蘭玉坐回起居室的椅子上,繼續做針線活。「昇紘是止水的鄉長,既然是朱軒,八成應該是他。因為如果不是鄉長,根本沒資格坐朱軒。」「他很有名嗎?」「非常有名,是不把百姓當人看待的豺虎。」蘭玉說話時,忍不住皺起眉頭。「北韋也有不少從止水逃出來的人,只是最近比較少了。──因為昇紘在州境設下鄉兵,監視想要逃走的人,但還是經常聽到負面的傳聞。」聽到蘭玉這麼說,陽子若有所思地低下了頭。「……是喔。」「這裡是台輔的領地,所以很幸福。……聽說和州的州侯魚肉鄉民,以前也曾經是這裡的領主。」「我聽遠甫說了。」蘭玉點了點頭。「聽說當時真的很慘,幸虧他現在去了和州,但和州的人太可憐了。……不過,我們也不知道這種平靜的日子能夠持續多久,雖然現在是黃領,沒有人知道會持續到什麼時候。即使以後也一直是黃領,我一到二十歲,就要去其他地方,到時候也不能保證不會去和州……」「是喔──妳說的對。」「希望能夠在接下來的兩年之內找到丈夫。」蘭玉笑著說,陽子偏著頭。「如果可以在北韋找到丈夫,在分配土地的同時就可以結婚。一旦入對方的戶籍,就可以將土地轉到和對方相同的里。──當然,如果那裡還有空地的話。」陽子連續眨了好幾次眼睛。「會因為這種理由結婚嗎?」「被分到哪裡的土地很重要啊,你知道有一種名叫許配的行業嗎?」陽子搖了搖頭。「──不知道。」「許配這個行業專門為人介紹結婚對象。只要說出條件,他們就會介紹符合條件的對象。付了錢之後結婚辦理手續,換完土地之後就離婚。這就是許配這個行業所做的事。」「這……太驚人了。」「是嗎?」「在蓬萊,離婚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雖然最近有些人輕易離婚,但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所以,聽到妳說有人這麼輕易離婚,忍不住有點驚訝。」蘭玉聽了陽子的話,小聲笑了起來。「蓬萊真是一個幸福的國家。我也很希望找一個理想的對象結婚,養兒育女,過著美滿的生活,但如果被分到止水,我就會找一個其他地方的人嫁過去。你知道嗎?止水的稅重達七成。」「怎麼可能?」納稅通常都是一成,即使加上為了支付軍餉和官餉所徵收的特別稅,也就是賦,也不會超過兩成,這是國家的規定。「賦為兩成,除此以外,還有每個人都要繳交的一成口賦,和兩成為了建橋築堤所徵收的均賦,還有兩成保護百姓免受妖魔攻擊,和發生萬一狀況時,可以住進里家受照顧的安賦兩成,總共是七成。」「太荒唐了──」一國的法令有天綱和地綱,天綱也稱為太綱,是上天所定,即使是一國之王也不得違反。王頒布的法令稱為地綱,任何州侯和領主都不得違反地綱。地綱決定了稅制,規定徵收一成的稅,州侯和領主所徵收的賦不得超過五分,目前慶國已經頒令決定稅減至八分,且不得徵收賦。「現在應該不可以徵收賦,而且居然還向百姓徵收其他苛捐雜稅,簡直是聞所未聞。況且,怎麼會有安賦和均賦?這些不是都由國庫支出嗎?」蘭玉不知所措地笑了笑。「所以我說昇紘是酷吏啊。──為什麼王會允許昇紘這種人繼續當州侯……?」蘭玉說完,剪斷了縫線,把針插回了針插。「要去準備晚餐了。──你趕快去換衣服,否則桂桂看到你身上的血會嚇壞。」
陽子離開起居室後,立刻去了書房。她向遠甫打了聲招呼後,立刻走了進去,遠甫剛好把書帙放回書架,一看到陽子,立刻瞪大了眼睛。「陽子,妳怎麼了?怎麼會有這些血?」「因為我抱著發生意外的人。──遠甫,我聽說止水向百姓徵收七成的稅。」遠甫輕輕吐了一口氣。「原來妳聽說了這件事。所以是為了這件事去止水嗎?」「倒也不是。──確有其事嗎?」「確有其事,妳先不要激動。」「──我從來不曾同意這種事!」陽子生氣地說完,又嘆了一口氣,遠甫指著椅子示意她坐下。「妳生氣也沒用。──陽子,北韋的稅是三成。」陽子愕然地張大眼睛。「──但是,北韋是黃領──」「無論領主再怎麼仁厚,一旦管理不善,就無法發揮作用。」陽子深深地吐了一口氣,垂頭喪氣地坐在遠甫面前。「妳不要沮喪。──君主一個人無法推動國政,必須有能幹的官吏支持君主推動政務。」「但是……」「慶國多年來都沒有賢明的君主,妳有沒有聽過北韋百姓的嘆息?──沒有吧?因為在以前呀峰的時代,要收五成的稅,成為黃領後,減到了三成,所以百姓都心生感謝。」「怎麼會這樣……?」陽子說不出話。「昇紘徵收的七成稅中,一成交給國家,四成交給呀峰,剩下的兩成進了昇紘的口袋。昇紘是能幹的官吏,很懂得如何催稅、逼稅,所以呀峰對昇紘另眼相看,因為只有昇紘能夠有辦法為呀峰徵收四成的稅。」「為什麼會……?」為什麼會允許這種情況發生?陽子對自己的無能欲哭無淚。「事實上,和州近年大興土木,到處修築堤防,到處興建橋樑,呀峰聲稱徵收的並非稅金,而是信託的錢。事實上,只要實際建造了堤防和橋樑,國家也很難追究──但和州的橋很易坍塌,即使不下雨也會坍塌,讓人哭笑不得,而且,只要說是役夫偷工減料,國家也無法追究呀峰的責任。」「原來是這樣……」一手掌管外朝的冢宰──因為已經被陽子左遷,目前是太宰的靖共,視呀峰為蛇蠍,對他深惡痛絕。呀峰令人如此恨之入骨,卻讓人無法抓到處罰的把柄,不得不說是一種了不起的能力。既然靖共無法處罰他,陽子除非頒布敕命,否則應該也難以處罰呀峰。雖然很多官員疾呼,要以敕命處罰呀峰,但也有不少官吏反對,認為沒有確鑿證據就頒布敕命,將導致國家動亂。就連這些反對的官吏也對呀峰恨得牙癢癢,可見他引發了多少民怨。「但並不是只有呀峰和昇紘這兩個官吏中飽私囊,這種貪官污吏在各地屢見不鮮,即使只把呀峰和昇紘抓起來也沒有意義,很快就會出現第二個呀峰。」陽子抬起頭。「但是,有所為總比毫無作為好。」「要以什麼理由抓他呢?」「這──」「昇紘是豺虎,但呀峰包庇他,所以很難抓到他。呀峰也是狠角色,所以也不容易逮到他,如果可以輕易做到,別人早就治他們的罪了。」「但是,我今天看到昇紘殺了小孩子。」遠甫瞪大了眼睛。「確實無誤嗎?真的是昇紘所為嗎?」「應該是。」陽子說出了她見到的情況,遠甫嘆了一口氣。「原來如此,難怪妳滿身是血。──妳認為這樣就能夠抓到昇紘嗎?」「但是……」「恐怕很快就會有消息傳出來,坐在朱軒上的並不是昇紘,或是會有很多證人出面證實,並不是朱軒輾死小孩子。──妳不要忘記,正因為昇紘有這些權力,他才能繼續當鄉長。」陽子咬著嘴唇。「任憑酷吏作威作福並非好事,但如果為了處罰酷吏而扭曲法律,就失去了法律的意義,這比坐視酷吏為非作歹更加罪孽深重。──妳不能操之過急。」P20陽子低頭走回房間,緊緊關上廳堂的門。「……班渠,可不可以請你回金波宮一趟?」「為了昇紘的事嗎?」「對,我無法袖手旁觀,你把情況告訴景麒,讓他著手調查,同時向他報告北韋的情況。」「……遵旨。」陽子皺著眉頭,坐在悄然無聲的廳堂內,那個倒地孩子的身影浮現在腦海。那個孩子骨瘦如柴。──陽子的確不知道昇紘是否故意殺了他。「太可憐了……」那個孩子年紀還小。如果真的是昇紘所殺,讓昇紘這種酷吏橫行霸道的陽子就必須為此負起責任。那個孩子臨終前說的話在她耳邊迴響。「因為鈴會哭,所以我不想死──」他們是姊弟嗎?還是──。陽子突然抬起視線。「鈴──?」真奇怪的名字,感覺不像這裡的人名,反而──。一旦加入神籍,就會自動翻譯別人說的話,所以有時候反而礙事。即使陽子努力回想,也想不起少女說的是什麼話,甚至對她的容貌也毫無印象,只記得她那雙充滿沉痛悲傷的眼眸。真糟糕。陽子咬著嘴唇。為什麼當時沒有察覺?早知道應該問她是在哪裡出生的。陽子低頭看著沾了鮮血的衣服。──要不要再去止水一趟?想到這裡,她搖了搖頭。即使見了面,又該說什麼?自己放任昇紘魚肉鄉民,而且,慶國有歧視海客的法律,陽子無法廢除該法令,陽子一旦見到海客,根本無話可說。「……我真是一個不中用的王……」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