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十二國記 : 風之海 迷宮之岸

  • Hit:104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山田章博親自推薦──「再怎麼說,這次作畫時最令人心癢難耐的,還是泰麒的可愛度與他無奈時的煩惱表情!」
全新版《十二國記》特點:1.小野主上親自重新修訂內容!2.山田章博老師全新封面及插畫!3.全新作品《丕緒之鳥》、長篇小說即將出版!4.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
★經典日系奇幻大作《十二國記》捲土重來,新裝版磅礴上市!重溫超越當時的感動!★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榜前10名,《十二國記》新裝版系列作攻占第1、3、4、5、10名!★2013年已出版新裝版系列作共9本,全數進入日本亞馬遜2013年最佳女性小說榜前30名!新舊版《十二國記》系列作相加,前50名一共上榜13本!★千呼萬喚始出來!暌違十二年出版之全新創作《丕緒之鳥》,在日勇奪《達文西雜誌》票選BOOK OF THE YEAR 2013第1名、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第1名!即將推出中文版!★全新長篇小說,補全《十二國記》系列之作執筆中,明年即將席捲世界文壇!★特聘人氣部落格「綿羊的譯心譯意」格主,負責《解憂雜貨店》、《永遠的0》、《哪啊哪啊~神去村》、《夢幻花》之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小野主上全新修訂,山田章博全新插畫,精美設計,巧思連發,並收錄知名翻譯家、詩人井辻朱美解說!★日本累計銷售突破780萬本,舊版全系列在臺銷量直逼40萬本!【內容簡介】年幼的麒麟面臨決斷的時刻──
十二國的神獸麒麟,必須挑選君王坐上王位。戴國的麒麟泰麒在一場天搖地動的「蝕」中漂流到蓬萊,成為人類之子長大,經過十年歲月後才回到故國。無法理解自己使命的小麒麟,內心糾葛不已……
面對這些自稱「我才是王」的人,他是否能夠挑選出承擔這個國家命運的「王」?

山田章博親自推薦──「再怎麼說,這次作畫時最令人心癢難耐的,還是泰麒的可愛度與他無奈時的煩惱表情!」
全新版《十二國記》特點:1.小野主上親自重新修訂內容!2.山田章博老師全新封面及插畫!3.全新作品《丕緒之鳥》、長篇小說即將出版!4.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
★經典日系奇幻大作《十二國記》捲土重來,新裝版磅礴上市!重溫超越當時的感動!★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榜前10名,《十二國記》新裝版系列作攻占第1、3、4、5、10名!★2013年已出版新裝版系列作共9本,全數進入日本亞馬遜2013年最佳女性小說榜前30名!新舊版《十二國記》系列作相加,前50名一共上榜13本!★千呼萬喚始出來!暌違十二年出版之全新創作《丕緒之鳥》,在日勇奪《達文西雜誌》票選BOOK OF THE YEAR 2013第1名、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第1名!即將推出中文版!★全新長篇小說,補全《十二國記》系列之作執筆中,明年即將席捲世界文壇!★特聘人氣部落格「綿羊的譯心譯意」格主,負責《解憂雜貨店》、《永遠的0》、《哪啊哪啊~神去村》、《夢幻花》之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小野主上全新修訂,山田章博全新插畫,精美設計,巧思連發,並收錄知名翻譯家、詩人井辻朱美解說!★日本累計銷售突破780萬本,舊版全系列在臺銷量直逼40萬本!【內容簡介】年幼的麒麟面臨決斷的時刻──
十二國的神獸麒麟,必須挑選君王坐上王位。戴國的麒麟泰麒在一場天搖地動的「蝕」中漂流到蓬萊,成為人類之子長大,經過十年歲月後才回到故國。無法理解自己使命的小麒麟,內心糾葛不已……
面對這些自稱「我才是王」的人,他是否能夠挑選出承擔這個國家命運的「王」?
小野不由美出生於日本大分縣中津,就讀大谷大學期間,加入「京都大學推理小說研究會」。一九八九年「Ghost Hunt」(惡靈系列)第一集《舊校舍怪談》大受好評,榮升當紅系列作。繼一九九一年的《魔性之子》之後,又在隔年發表《月之影 影之海》,自此展開「十二國記」系列。一九九三年,以《東京異聞》入圍日本奇幻小說大獎,引起了廣泛討論。二○一三年,以《殘穢》榮獲山本周五郎獎。著有《魔性之子》、《月之影 影之海》等「十二國記」系列作品、「惡靈」系列作品、《屍鬼》、《黑祠之島》和《鬼談百景》。
序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尾聲
解說 井辻朱美
十二國記風之海 迷宮之岸
第一章

沒有人知道,生命來自何方,更何況不是人類的怪物,當然更加無從得知。生命和意識都突如其來地降臨在她身上。當她醒來時,發現自己身在白色樹枝下,腦海中只浮現一個字眼。──泰麒。她慢慢坐起來時,這個字眼占據了她的腦海,在滿溢的同時,她已經把握了所有的狀況。她知道自己是誰,為了誰而存在,也知道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麼。──泰麒。在她坐起身的此刻,這個字眼從腦海中溢了出來,持續湧向全身。她將坐起的上半身向後仰,就像是要讓身體深處承接滴落的水滴。她仰著頭,閉上眼睛,淚水順著她的太陽穴滑落,融入了仍然濕漉漉的頭髮中。她活動無力的雙腳,腳尖碰觸到潮濕的泥土和金色的碎片。她前一刻還在殼中孵化,裹住她的那顆金色果實從樹枝上落下、碎裂。那些碎片是前一刻包覆她身體的外殼,充滿整個殼中的水分都被泥土吸收了。她望著果實的碎片良久,然後抬起雙眼。眼前垂著的白色樹枝宛如涓涓細流,銀白色的樹枝牢牢地吸附在遙遠上方的堅固岩石層上,發出微光向上伸展。長長的垂枝上有好幾個像樹瘤般的金色果實,雖然不曾有人告訴她,但她立刻知道那些果實中有生命,自己前一刻也像那樣長在樹上。原來生命就是如此誕生的。──泰麒。她四肢用力站了起來。淚水再度滑落。淚水可以保護初次接觸到外界空氣的雙眼,所以那只是身體的條件反射,但她告訴自己,有點發燙的熱淚滑落的感覺,正是那兩個字融入身體的感覺。泰麒、泰麒。她聲聲呼喚這個名字,淚流不止。她站直了身體,頭髮被樹枝纏住了。她四肢用力踩在地上,用除了四肢以外的兩隻手解開了纏在樹枝上的頭髮。「終於孵出來了。」她突然聽到一個聲音,忍不住看向聲音的方向。四周一片幽暗,只有頭頂上的垂枝發出的磷光呈現白色。當她的雙眼適應這片幽暗後,發現原來自己身處一個巨大的洞窟。巨大的──極其巨大的半球形洞窟中央垂著白色樹枝。說得更正確,垂在頭頂上,幾乎覆蓋她整個身體的並不是樹枝,而是樹根。樹根貫穿了岩石層,從不知道有多高的洞頂中央,向她所站立的腳下伸展出無數密密麻麻的細枝。「嗯,」聲音就在她身旁響起,「很不錯的女怪啊。」她再度尋找聲音來自何方。這一次,她很快就找到了。在她腳邊不遠處,有一個佝僂老婦站在那裡。老婦個子矮小,當她站起來時,老婦只到她的胸口。老婦踮著腳,伸出如枯枝般的手臂,撫摸著她黏在背上的濕頭髮。「原來是女的。」老婦說完,又摸向她的臉頰。「脖子是魚。」老婦拍了拍她的手臂。「上半身是人。」老婦繞到她背後的手又拍了拍她的背脊。「下半身是豹,尾巴是蜥蝪,混合得很不錯。」老婦輕輕按了按她的上背和下背之間特別緊繃的部分。「好了,別再哭了──跟我來。」她被老婦推著走了起來,每走一步,滴落的淚水就在地面的乾土上留下一點淚痕。她配合老婦的步伐,在宛如簾子般垂落的白色樹根下鑽來鑽去,慢慢地、花了很長時間穿越了洞窟。洞頂的岩石層形成的曲線和地面交會處有一道橫穴狀的狹窄階梯。「妳就叫汕子吧。」老婦終於嘀咕道。「汕、子。妳的名字就叫汕子。」她默默沿著昏暗狹窄的石階往上走,聽著老婦說話。「妳姓白,在蓬山結果的女怪都姓白。」沿著彎成大弓形的石階往上走,眼前突然出現了光亮。「賜予妳姓氏,代表妳身負重要使命,必須牢記這件事。」她點了點頭。即使不需要老婦解釋,她也知道重要的使命是什麼。她默默地、一級一級走上石階,在心裡充分感受著這份重要使命,眼前的視野突然開闊。石階漸漸變寬了,正前方有一個四方形的大洞。她停下腳步,仰頭看向那個大洞,可以看到一片遙遠的藍天,以及一棵高聳入天的白色樹木發出刺眼的光。這是她所能看到的一切,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再度流了出來。老婦拍了拍她的背。「好了,妳去吧。」她拔腿奔跑。剛出生不久的她第一次用腳跑了起來。她來到石階頂端,奔向陽光中。刺眼的陽光讓她淚流不止,她直直跑向樹木。她長在樹根。那些樹根又細又長,這棵大樹雖矮卻大。爬滿青苔的岩石上,樹枝向藍天恣意伸展,白色樹枝上結了一顆金色的果實。「泰麒。」她的喉嚨第一次發出聲音。那顆果實所在的位置和她在樹根結果的位置相對。果實還很小,可以用雙手包起來。陽光照在她還沒有完全乾的敏銳皮膚上產生了灼痛,她雙手捧著果實,貼在臉上。淚流不止。「……泰麒。」汕子就這樣來到這個世界。

黃海位在世界的中央。黃海雖是海,卻沒有水,只有時間和風在這片海上流動,還有一望無際的沙漠、無邊無際的樹海,或是浩瀚無垠的沼澤地,或是連綿不斷的岩山。黃海的中央是一片高聳的連綿山脈,五座峻嶺複雜地交錯在一起的地方稱為五山。中央的高山名為崇高山,四周分別圍繞著蓬山、華山、霍山和恆山。蓬山以前名為泰山,但每次遭逢凶事就易名,這一千年來都稱為蓬山。五山是西王母的山,蓬山是王夫人的山,其他四座山的主人眾說紛紜,未有定說。無論真偽如何,五山都是女神和仙女的土地。五山都是高聳入雲的山,但和環繞山麓的黃海一樣,山上並無特殊的東西。只有綠樹、岩石和水形成的複雜奇怪地形在山上連綿不斷,還有持續不斷吹拂的風。蓬山的半山腰有一座名叫蓬廬宮的小宮殿。這裡是生活在蓬山──以及生活在五山上的女神和仙女唯一的住處。
「……啊呀,是罌粟。」走在小徑上的禎衛嘀咕著彎下身體。清泉上漂浮著好幾片罌粟花的花瓣。走在禎衛身後兩步之距的蓉可也停下了腳步。紅色花瓣浮在清澈水面上的顏色格外鮮豔動人。「那是罌粟苑的花嗎?」蓉可問,禎衛點了點頭,掬起了花瓣。「可能是風吹過來的──今天的風不太尋常。」蓉可也點了點頭,抬頭看著天空。蓬山是一片奇岩山,尤其是蓬廬宮所在的高地上,許多長滿青苔的奇岩交錯,宛如一座迷宮。奇岩正如其名,外形奇異,不安定地聳立,即使最矮的奇岩,也有普通人身高的三倍多,奇岩之間的小徑勉強能夠讓兩個女人並肩而行。禎衛在小徑中途停下腳步,小心翼翼地掬起浮在清泉上的罌粟花瓣。她是仙女。雖然看似十八、九歲的年輕姑娘,但仙女無法從外表判斷年齡。她自己也忘了是什麼時候,怎麼升仙的,可見她在蓬山已經住了漫長的歲月。在五十多名仙女中,沒有人比她在蓬山住得更久。而蓉可是最資淺的仙女,今年十六歲,原本是普通農家的女兒,不知道為什麼,始終無法適應塵世的生活,在十三歲時立志要升仙,開始斷五穀,持續去西王母廟祈拜,不久之前,終於如願被召上五山。所以,蓉可來蓬山的時日尚淺。在崇高山修行結束,搬來蓬廬宮才半個月,連她也覺得今天的風很不尋常。今天吹在蜿蜒小徑上的風又快又勁,時而吹在奇岩的上空,時而沿著奇岩呼嘯而過,所到之處都捲起無數漩渦。天空也有點陰沉起來,雖然只有幾縷薄雲,卻好像有沉重的東西壓了下來。「這是什麼預兆嗎?」蓉可問道,禎衛偏著頭回答:「不知道。今天早上卜的卦沒有出現可能會發生什麼事的卦象。先別管這些了,我們先來裝水。」「好。」蓉可把水桶沉入清泉中。這條水泉名為海桐泉,從奇岩洞內湧出的泉水上方有一大塊像棚架般的岩石,岩石上是一片海桐花樹。蓬廬宮內不止這一泓泉水,雖然不曾有人好奇地想要計算到底有多少泉水,唯一確定的是,數量絕對不少,所以才需要取名加以區分。蓬山上不存在季節,鮮花全年盛開。此刻也有海桐花的白色小花飄落,宛如水泡般浮在泉水表面。泉水帶著海桐花的芳香,連持續汲起海桐泉泉水的水桶,也漸漸有了海桐花的味道。帶有海桐花香氣的水要用來擦拭蓬廬宮內大真廟所祭祀的蓬山守護神王夫人的木像。蓉可撥開海桐花的花瓣汲完水後,正想走向大真廟,禎衛笑著叫住了她。「妳想去哪裡?」「啊?去夫人的……」禎衛放聲大笑起來。「廟不在那裡啊,妳還沒有記住路嗎?」蓉可看著分成三條岔路的小徑,忍不住紅了臉。「……好像是。」整座蓬山如同奇岩和通往無數條岔路的小徑組成的迷宮,事實上,蓬山的確就是一座迷宮。只有住在蓬廬宮的人才知道這裡的路要怎麼走,只有住在這裡的仙女才知道從無數條岔路中挑選出正確的路徑,前往洗衣服的小河、洗澡的水池和汲水的清泉,也知道如何走去灑滿陽光的草地、花園和菜園,或是前往分散在山上的小宮殿。當然,像蓉可這樣剛到蓬山的仙女則又另當別論。「為什麼這麼複雜……?」蓉可嘆著氣自言自語著,禎衛笑了起來。「這是為了保護蓬山公啊,這點不方便就忍耐一下。」這裡的迷宮是為了防止外敵入侵。人和馬無法進入奇岩,妖獸或許有辦法進入,但除了某幾個特例,妖獸不得進入蓬廬宮。而且,在奇岩之間蜿蜒的小徑很窄,進入蓬廬宮者必須捨棄騎獸,步行而入。只要踏入一步,便走入了迷宮的世界。高大的奇岩擋住了視野,飽含水分的青苔爬滿奇岩,其間的小徑雖然舖著石板,但有無數岔路和無數隧道,絕對會在轉眼之間就迷失方向。只有熟知蓬廬宮的人不會迷路,來到長了一棵這個世上獨一無二的樹木的高臺上。「啊,我剛才果然搞錯方向了。」隱藏在迷宮深處的那棵樹稱為捨身樹。捨身樹上結出的果實就是麒麟。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一切,無論是人是獸,或是其他的一切,都是從白色樹木上長出來的,但只有蓬山上這唯一的一棵捨身樹才能夠長出麒麟。蓬山是麒麟誕生的聖地,蓬廬宮是為了麒麟而存在,住在蓬廬宮的仙女也是為麒麟而存在。麒麟是蓬山的主人,因此稱為蓬山公。禎衛點了點頭。「照顧麒麟的責任重大,但世上沒有比這更幸福的工作了。等泰果孵出來後,妳也要幫忙照顧,妳可要牢記在心。」蓉可聽了禎衛的話,雙眼亮了起來。「我也可以幫忙照顧嗎?真的嗎?」事實上,蓉可之前小有不滿。蓬山上的仙女的工作就是侍奉麒麟,其他的工作都是雜務。蓬山上目前有年輕的麒麟,但蓉可才剛來不久,所以無法參與任何照顧麒麟的工作。禎衛笑了笑說:「但妳先要記住路怎麼走。」「好的。」蓉可用力點頭。不久之前,捨身樹上結了一顆麒麟。那顆果實名叫泰果。蓉可想起那個仍然還很小的果實。泰果要歷經十個月才能成熟,孵出麒麟。剛出生的麒麟不知道會有多可愛。光是想像一下,能夠在幼小的麒麟身旁,照顧他的生活起居,就令她樂不可支。不知道哪裡又飄來了罌粟花的花瓣,飄落在清泉的水面上。

「罌粟花嗎?」突然聽到有人說話,禎衛停下了正在撈花瓣的手。回頭一看,一個女人從海桐宮內走了出來。因為位在海桐泉附近,所以那棟建築物稱為海桐宮。蓉可看著那個女人,微微偏著頭。因為她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女人,也看不出她到底幾歲,既像是很年輕,又好像已過中年。無論衣著和身上佩戴的飾品都和仙女完全不同,由此可以判斷她的地位很高。「──玄君。」禎衛慌忙跪地磕頭,蓉可也驚訝地跟著跪了下來。出現在她們面前的是蓬廬宮的仙女之首,天仙玉女碧霞玄君──玉葉。「可能是風把罌粟苑的花吹過來了。」禎衛回答,玉葉玲瓏剔透的臉龐望向奇岩之間的天空。「今天的風很奇妙。」「是啊。」玉葉微微皺起兩道柳眉仰望天空,但隨即低頭看向蓉可。「妳是蓉可嗎?在蓬山的生活已經習慣了嗎?」蓉可緊張起來,因為她沒想到玉葉會對她說話。還在凡界時,她覺得玉葉是傳說中的人物,是遙不可及的女神。如今見到了這個雲端上的人,而且還對自己說話,她怎麼可能不驚慌失措。「是……是的。」「只是常常迷路。」禎衛笑著說,蓉可滿臉通紅。玉葉也發出爽朗的笑容。「新來的都一樣。禎衛當年也不知道迷路多少次了,很快就會適應了。」蓉可瞄了禎衛一眼,禎衛也笑得很開心。「沒錯。不過,她的學習能力比我強多了,也不怕吃苦,做事很勤快。」玉葉笑了笑說:「是嗎?太好了。」蓉可的臉更紅了。「沒、沒這回事,我還整天都挨罵──」「在適應之前,挨罵是家常便飯,不要氣餒。」「──是。」蓉可深深地磕頭,額頭幾乎碰到了地面。玉葉看著她笑了笑,接著看向同樣面帶笑容看著年輕仙女的禎衛。「聽說戴的女怪孵出來了。」「是的。」玉葉並不是每天都在蓬廬宮內,只是有時候翩然出現在眼前。禎衛不知道她平時在哪裡,也不知道她用什麼方式,從哪裡出現在自己面前。雖然曾經感到不可思議,但這不是一介仙女可以過問的事。「叫什麼名字?」「汕子。」「汕子目前在哪裡?」「捨身樹下,時時刻刻都守在那裡。」禎衛說,玉葉飽滿的紅唇露出了笑容。「女怪向來都用情很深。」禎衛也笑著點頭。麒麟沒有父母,在捨身樹根下結果的女怪代替父母照顧他們。麒麟的果實一旦出現在樹枝上,女怪一夜之間就孵化完成,接下來的十個月,在麒麟孵化之前,都守在樹枝下保護果實,等待果實成熟。「是男是女?」只有女怪知道誕生的麒麟的性別。「聽說是泰麒。」「是嗎?」自古以來規定,公的為麒,母的為麟,再冠上國姓,就是麒麟的名字。目前捨身樹上結的是戴國的麒,國姓為「泰」,因此稱為「泰麒」。玉葉點了點頭,走向通往捨身樹的路。禎衛和蓉可目送她離去,深深地鞠了一躬。就在這時,空氣突然抖動起來。一陣突如其來的肆虐強風吹過小徑。禎衛來不及叫出聲音就被吹倒在地,同時被吹倒的蓉可尖叫起來。天搖地動。地鳴在奇岩產生了回音,迷宮發出可怕的咆哮。「怎麼……」蓉可大驚失色地問,禎衛無法回答她。這不是暴風雨或是地震,如果只是這種程度的天象變化,卦象一定會預告。況且,被天神女神的力量重重守護的蓬山,根本不可能發生普通的自然災害。「玄君,請速去宮內。」無論如何,都要先保護仙女之首的安全。禎衛撐在石板上,費力地抬起頭,發現玉葉仰頭站在那裡。天空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紅色,紅色的氣流晃動,覆蓋整個天空,宛如從天空中飄落好幾層紅色的薄紗。「是蝕嗎……!」玉葉不顧大地在搖動,注視在天空舞動的極光。因為她是女神,所以沒有被那陣突如其來的強風吹倒嗎?但此刻的禎衛無暇感嘆。「蝕──」她可以感受到空氣扭動、翻滾著發出顫動,頭上的紅色氣流也跟著不停地撼動。紅色氣流在狹小的縫隙中,隱約出現了如同海市蜃樓般的影子。那是大海彼岸一片大地的幻影。「怎麼會──」這個世界上不可能存在的土地正慢慢接近。海桐花細小美麗的花朵被強風吹散,像小石子般打在禎衛身上。「啊──都已經有了泰果……!」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