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動物靈媒(1) : 鴉語者崛起

  • Hit:9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謊言與邪惡交織的暗黑勢力VS. 勇氣與善良的正義能量
從小與烏鴉一塊長大的孤兒,生來具有操控烏鴉、和牠們溝通的能力。命運安排他成為烏鴉群之首,無懼地向惡勢力展開一場生死決鬥。
一些受害者被發現時,屍體上齒痕斑斑,有些是從高處重摔而下,有些因血液中毒而身體嚴重浮腫。到目前為止,尚未有人知道是什麼原因──或是誰──在那命定的夏季引發這一連串橫掃黑石城的離奇命案。—黑暗之夏之謎   約瑟芬‧華勒斯,黑石城中央圖書館館長。
13歲的孤兒鴰爾,身邊有三隻烏鴉成天與他在一起。有一天他和烏鴉從三名越獄犯手中拯救了一名少女,無意間施展暴露了他的能力,同時開啟自己的身世之謎—「動物靈媒」!而且能和動物對話的不只有他,還有其他「動物靈媒」,可是他們不一定屬於正義的一方…八年前的「黑暗之夏」破壞了繁榮的黑石城。始作俑者「吐絲人」卻突然失蹤?八年後,黑暗勢力崛起,三名逃犯將迎回「吐絲人」再次統治所有「動物靈媒」,對人類進行最激烈的復仇!
「我可以嗅到你的恐懼,小鬼。」
★2013年法蘭克福書展版權詢問度最高★已授權22國語言!★福斯電影公司簽下拍片版權!專家推薦 知名親子教育作家 陳安儀 導讀推薦注目焦點:※ 奇幻文學,暗黑系文字美學※ 青少年心靈成長議題:勇氣與良知的拉扯,自我與同儕的磨合本書特色:※ 青少年系列小說:適合青少年閱讀之奇幻小說,透過冒險、神話、迷惘、社會經驗等多元的主題,領略閱讀魅力。※ 長篇小說:以現代讀者習慣之閱讀量為基準,提升其語文理解技能。

謊言與邪惡交織的暗黑勢力VS. 勇氣與善良的正義能量
從小與烏鴉一塊長大的孤兒,生來具有操控烏鴉、和牠們溝通的能力。命運安排他成為烏鴉群之首,無懼地向惡勢力展開一場生死決鬥。
一些受害者被發現時,屍體上齒痕斑斑,有些是從高處重摔而下,有些因血液中毒而身體嚴重浮腫。到目前為止,尚未有人知道是什麼原因──或是誰──在那命定的夏季引發這一連串橫掃黑石城的離奇命案。—黑暗之夏之謎   約瑟芬‧華勒斯,黑石城中央圖書館館長。
13歲的孤兒鴰爾,身邊有三隻烏鴉成天與他在一起。有一天他和烏鴉從三名越獄犯手中拯救了一名少女,無意間施展暴露了他的能力,同時開啟自己的身世之謎—「動物靈媒」!而且能和動物對話的不只有他,還有其他「動物靈媒」,可是他們不一定屬於正義的一方…八年前的「黑暗之夏」破壞了繁榮的黑石城。始作俑者「吐絲人」卻突然失蹤?八年後,黑暗勢力崛起,三名逃犯將迎回「吐絲人」再次統治所有「動物靈媒」,對人類進行最激烈的復仇!
「我可以嗅到你的恐懼,小鬼。」
★2013年法蘭克福書展版權詢問度最高★已授權22國語言!★福斯電影公司簽下拍片版權!專家推薦 知名親子教育作家 陳安儀 導讀推薦注目焦點:※ 奇幻文學,暗黑系文字美學※ 青少年心靈成長議題:勇氣與良知的拉扯,自我與同儕的磨合本書特色:※ 青少年系列小說:適合青少年閱讀之奇幻小說,透過冒險、神話、迷惘、社會經驗等多元的主題,領略閱讀魅力。※ 長篇小說:以現代讀者習慣之閱讀量為基準,提升其語文理解技能。
作者簡介 雅各‧格雷 Jacob Grey低調神祕的作家,據說經常在深夜時分漫步於他居住的某個美國大城市的街頭,幻想、建構那黑暗、曲折離奇的畫面情節。雅各格雷深愛動物,甚至會和烏鴉聊天......儘管沒有人知道他懂不懂烏鴉的回答......譯者簡介 羅金純中央大學英美語文學系畢業,曾任出版社編輯職務。 喜歡閱讀寫作,熱愛藝術文學。翻譯作品包含小說《貓戰士》系列、考試用書、英語學習書、電視影集字幕以及生活實用類書籍等等。
第一章
黑夜是屬於他的。他披著夜的暗影,啜著夜的氣味,品嚐夜的聲響與寂靜。一名叫鴰爾的男孩在屋頂間凌空穿梭,唯一目睹他一舉一動的只有皎潔的明月和他上方振翅翱翔於暗夜天際的三隻烏鴉。黑石城有如細菌繁殖般向四面八方蔓延。鴰爾掃視城市四周—摩天大樓東一棟西一棟地竄起,歪七扭八的貧民窟屋頂無止盡地延伸,還有工業區裡吞雲吐霧的煙囪。廢棄的廉價出租公寓則森然矗立在北方。南邊黏稠如泥的黑水河緩緩滾動著,雖然帶走了城市的汙穢,但這座城髒亂依舊。河水發出陣陣惡臭朝鴰爾撲鼻而來。鴰爾一躍而上,停在一座骯髒的透明天棚,不動聲色地將雙手貼在玻璃上,朝裡面的微光探去。下面有一個駝背的清潔工推著拖把和水桶經過走廊,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他沒有抬頭往上瞧;裡面的人從不會這麼做。當鴰爾再次起身移動之際,陡然驚嚇了一隻肥鴿。他閃過老舊的廣告看板,暗想烏鴉同伴們一定會跟上來。其中的兩隻幾乎隱而不顯—唯有兩團黑如瀝青盤旋的暗影。第三隻則是一身雪白,蒼白的羽毛在暗夜映襯下,如鬼魅般發出淡淡幽光。我肚子好餓,其中最瘦小的尖嗓發出尖細的嘎叫聲碎碎念道。你老是肚子餓,鬱卒緩慢而沉穩地拍動雙翼說,小毛頭就只知道吃。鴰爾笑了笑。烏鴉的呱啼聲對其他人來說,或許是再平常不過的鳥鳴,但鴰爾聽到的遠遠不只是叫聲而已。我還在發育耶!尖嗓不服氣地鼓動翅膀說。可惜你的腦袋瓜沒跟著發育,鬱卒咯咯調侃。盲眼的白色老鴉—乳白在他們上方悠然飛翔,一如往常默不吭聲。鴰爾放慢速度喘口氣,沁涼的空氣灌進他的肺。他細聽夜裡的各種聲息—一輛車從平滑柏油路疾馳而過的呼嘯聲,遠方傳來砰砰的音樂聲響,在更遠處還有警報聲和男人含糊的咆哮聲。不管他是因為憤怒或欣喜而大吼大叫,都不關鴰爾的事。底下是屬於黑石城的市井小民,而上方暗影交錯的天際......是他和烏鴉伙伴們的地盤。他掠過從排氣口噴出的一股熱風,然後停下來,皺了皺鼻子。是食物,鹹的。鴰爾繞到屋簷,低頭探個究竟。下方一扇門開著,緊連著一條擺滿大型垃圾箱的巷子。那是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餐廳後門。鴰爾知道他們常把還算新鮮的食物丟掉—或許該說是剩菜剩飯,但他也沒什麼好挑剔。他一一環顧每個黑暗角落,並沒查覺到任何異狀,但還是有點冒險,畢竟這裡是地面,是他們的地盤,不是他的。鬱卒飛下來停在鴰爾身旁,把頭抬得高高的。他厚短的鳥喙在街燈的照射下映出金黃色的光。你覺得安全嗎?他問。一陣突如其來的騷動吸引了鴰爾的目光;一隻老鼠正在底下的垃圾堆中東翻西找。牠抬起頭,毫不畏懼地瞪著他。「應該吧,」鴰爾說:「凡事小心。」他知道這樣的提醒對他們來說必是多此一舉。多年來一起出外覓食的經驗下來,他們可比自己還可靠。鴰爾一隻腳跨過屋頂邊緣,縱身躍下,飄然落在逃生梯的平台上。尖嗓俯身而下棲靠在箱子的邊側,鬱卒則是滑行到屋頂角落,俯瞰著大街。乳白降落在逃生梯的扶手上,爪子搔搔鐵欄杆。全體進入警戒狀態。鴰爾沿著階梯匍匐而下,蹲了一會兒,緊盯著餐廳後門。食物的氣味讓他的肚子忍不住咕嚕大響。是披薩,他心想,還有漢堡。他伸手翻動離他最近的垃圾箱,在裡面找到一個黃色保麗龍盒,還熱騰騰的。他迫不及待掀開盒子。是薯條!他拚命把薯條往嘴裡塞,油膩、死鹹,邊角有些焦掉。這薯條還算美味。醋的酸氣哽在他的喉嚨,但他不在乎。兩天沒吃東西的他,忍不住狼吞虎嚥起來,還差點噎到。他一口接著一口,一根薯條不小心從手裡掉了出來,尖嗓立刻衝過來,鳥嘴一個勁兒地猛啄地上的碎屑。鬱卒嘎叫一聲。鴰爾怔愣了一下,立刻縮到垃圾箱旁,定睛搜尋黑暗的四周,遙遙望見巷尾突然出現四個人影,他的心顫了一下。「喂!」個頭最高的那個斥喝道:「滾出我們的祕密基地!」鴰爾把盒子緊緊捧在胸口急忙後退,尖嗓慌張地振翅飛起。那幫人影漸漸逼近,一盞街燈照在他們的臉上。是男孩,看上去大概長他幾歲。看他們一身破爛的衣衫應該是流浪街頭的。「食物夠吃,」鴰爾朝垃圾箱的方向點點頭說道。和人搭話讓他感到侷促不安,畢竟這種事很少發生。「夠我們所有人吃。」他重複道。「少來這一套,」上唇掛著兩只唇環的男孩說道,大搖大擺地晃到其他人前面。「這只夠我們吃,你這叫偷東西。」要不要我們出手?尖嗓問。鴰爾連忙搖頭,為了幾根薯條弄到受傷可划不來。「還敢跟我搖頭,你這齷齪的小偷!」那高個兒的說道:「撒謊的傢伙!」「真噁心—而且他還臭臭的。」一個較小的男孩譏笑說。鴰爾覺得臉開始漲紅,當即退開了一步。「你打算溜去哪兒?」穿唇環的男孩問:「沒膽待在這裡是嗎?」他上前狠狠推了鴰爾一把。鴰爾冷不防被這麼一擊,當下跌個四腳朝天,盒子從他手中飛了出去,薯條散落了一地。男孩們一擁而上。「現在他還把薯條扔在地上!」「還不撿起來?」鴰爾狼狽地站起來,被他們團團包圍,進退兩難。「你們可以拿去吃。」「太遲了,」那群男孩的頭頭舔著唇環,說道:「現在你得付錢。有多少錢給我交出來?」鴰爾把口袋翻出來,心頭撲通跳著。「沒有。」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