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十二國記 : 月之影 影之海(上)

  • Hit:115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全新版《十二國記》特點:1.小野主上親自重新修訂內容!2.山田章博老師全新封面及插畫!3.全新作品《丕緒之鳥》、長篇小說即將出版!4.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
★經典日系奇幻大作《十二國記》捲土重來,新裝版第一彈磅?上市!★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榜前10名,《十二國記》新裝版系列作攻占第1、3、4、5、10名!★2013年已出版新裝版系列作共9本,全數進入日本亞馬遜2013年最佳女性小說榜前30名!新舊版《十二國記》系列作相加,前50名一共上榜13本!★千呼萬喚始出來!暌違十二年出版之全新創作《丕緒之鳥》,在日勇奪《達文西雜誌》票選BOOK OF THE YEAR 2013第1名、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第1名!2014年10月即將推出中文版!★全新長篇小說,補全《十二國記》系列之作執筆中,明年即將席捲世界文壇!★特聘人氣部落格「綿羊的譯心譯意」格主,負責《解憂雜貨店》、《永遠?0》、《哪啊哪啊~神去村》、《夢幻花》之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小野主上全新修訂,山田章博全新插畫,精美設計,巧思連發!★日本累計銷售突破780萬本,舊版全系列在臺銷量直逼40萬本!【內容簡介】命中註定,她要踏上稱王之路!
「我終於找到您了」──
名為景麒的男人忽然出現,在女高中生陽子面前磕頭稱臣,然後帶著她穿越大海,前往地圖上找不到的異界。驚慌失措的陽子和景麒走失,被沿途結識的人背叛、被異形怪獸攻擊,感到無比徬徨。自己為什麼會來到異邦?為什麼不得不作戰?面前宛如怒濤般一波接一波襲來的苦難,讓陽子發誓要重返故國,內心迸發出對「生」的執著。「十二國記」系列,一切的原點,最具震撼性的第一集!

全新版《十二國記》特點:1.小野主上親自重新修訂內容!2.山田章博老師全新封面及插畫!3.全新作品《丕緒之鳥》、長篇小說即將出版!4.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
★經典日系奇幻大作《十二國記》捲土重來,新裝版第一彈磅?上市!★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榜前10名,《十二國記》新裝版系列作攻占第1、3、4、5、10名!★2013年已出版新裝版系列作共9本,全數進入日本亞馬遜2013年最佳女性小說榜前30名!新舊版《十二國記》系列作相加,前50名一共上榜13本!★千呼萬喚始出來!暌違十二年出版之全新創作《丕緒之鳥》,在日勇奪《達文西雜誌》票選BOOK OF THE YEAR 2013第1名、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第1名!2014年10月即將推出中文版!★全新長篇小說,補全《十二國記》系列之作執筆中,明年即將席捲世界文壇!★特聘人氣部落格「綿羊的譯心譯意」格主,負責《解憂雜貨店》、《永遠?0》、《哪啊哪啊~神去村》、《夢幻花》之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小野主上全新修訂,山田章博全新插畫,精美設計,巧思連發!★日本累計銷售突破780萬本,舊版全系列在臺銷量直逼40萬本!【內容簡介】命中註定,她要踏上稱王之路!
「我終於找到您了」──
名為景麒的男人忽然出現,在女高中生陽子面前磕頭稱臣,然後帶著她穿越大海,前往地圖上找不到的異界。驚慌失措的陽子和景麒走失,被沿途結識的人背叛、被異形怪獸攻擊,感到無比徬徨。自己為什麼會來到異邦?為什麼不得不作戰?面前宛如怒濤般一波接一波襲來的苦難,讓陽子發誓要重返故國,內心迸發出對「生」的執著。「十二國記」系列,一切的原點,最具震撼性的第一集!
小野不由美出生於日本大分縣中津,就讀大谷大學期間,加入「京都大學推理小說研究會」。一九八九年「Ghost Hunt」(惡靈系列)第一集《舊校舍怪談》大受好評,榮升當紅系列作。繼一九九一年的《魔性之子》之後,又在隔年發表《月之影 影之海》,自此展開「十二國記」系列。一九九三年,以《東京異聞》入圍日本奇幻諾貝爾大獎,引起了廣泛討論。二○一三年,以《殘穢》榮獲山本周五郎獎。著有《魔性之子》、《月之影 影之海》等「十二國記」系列作品、「惡靈」系列作品、《屍鬼》、《黑祠之島》和《鬼談百景》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
十二國記1月之影 影之海(上) 試閱 節錄自第一章
她被男人拉著手,一路踉蹌地來到屋頂,背後傳來奇妙的巨大聲響。聽到這個宛如鏽鐵摩擦般的聲音,陽子看向背後,發現剛才經過的門上出現一個影子。棕色的翅膀,顏色鮮艷的彎嘴張得大大的,發出好像興奮的貓般的叫聲。那隻巨大的鳥張開的雙翼足足有五公尺。──那是!陽子的身體好像被綁住了,動彈不得。──那是夢中的牠。巨鳥發出怪叫聲,帶著強烈的殺意從屋頂撲來。夜色漸近,烏雲密佈的天空很暗,夕陽的微弱紅光從雲層的縫隙中探出頭。這隻外形像老鷹的鳥頭上長著角,牠甩了甩頭,用力拍著雙翼,一股帶著惡臭味的強風吹來。陽子和在夢境中時一樣,呆然地看著牠。巨鳥飛上天空。牠輕巧地飛起來,在天空中再度拍動翅膀,然後突然改變了雙翼的角度。那是準備俯衝的姿勢。陽子呆然地想。巨鳥粗壯的腳直指陽子,棕色羽毛覆蓋的雙腳前方是一雙又粗又利的可怕鉤爪。陽子還來不及從衝擊中緩過神,鳥的身體已經俯衝過來,她甚至無法發出叫聲。她雖然張大眼睛,卻什麼都沒看到。當肩膀承受沉重的撞擊時,也很快接受了眼前的狀況,知道那對鉤爪要把自己撕裂。「驃騎!」不知道哪裡傳來一個聲音,一道暗紅色從眼前閃過。──是血……。她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奇妙的是,她並沒有感到疼痛。陽子終於閉上了眼睛。原來比想像中輕鬆。她暗自這麼想。原本以為死亡更加可怕。「請您振作一點!」有人大聲叫著,用力搖晃她的肩膀,她回過了神。那個男人探頭望著她。她發現自己躺在水泥地上,堅硬的圍籬頂著自己的左肩。「現在不能昏過去!」陽子跳了起來。她發現自己倒在離剛才站立的位置很遠的地方。聽到怪叫聲,她看到巨鳥在門前拍動著翅膀。巨鳥每次拍動翅膀,就會吹起一股強風。牠的鉤爪挖進屋頂上的水泥,但爪子挖得太深,巨鳥似乎被卡住了。牠不耐煩地用力甩著頭,一隻紅色的怪獸咬住了牠的脖子。外形像豹一樣的怪獸渾身披著暗紅色的毛。「……我的天啊?」陽子發出慘叫聲。「那是什麼東西?」「我剛才就說了,情況很危險。」男人把陽子拉了起來,陽子忍不住比較著男人和巨鳥。巨鳥和怪獸纏鬥起來,難分高下。「芥瑚。」隨著男人的叫聲,一個女人從水泥地裡冒了出來。女人披著羽毛的上半身從地面冒出來,宛如從水面浮起。女人像鳥翼般的手上抱著一支劍鞘十分華麗的劍。劍柄呈金色,劍鞘上也有金色的裝飾,鑲滿像是寶石般的石頭,這把有珠飾點綴的寶劍看起來很不實用。男人從女人手上拿過劍,直直地遞到陽子面前。「……幹嘛?」「這是您的,請用這把劍。」陽子看了看男人,又看了看那把劍。「……我的嗎?不是你的?」男人露出不悅的表情,把劍塞到陽子手中。「我對劍沒有興趣。」「你不是該用這把劍救我擺脫眼前的困境嗎!?」「真不好意思,我不懂劍術。」「怎麼會這樣!」手中的劍比外表看起來更沉重,陽子不覺得自己有力氣揮舞這把劍。「我也不懂劍術啊。」「難道您打算乖乖等死嗎?」「不想……」「那就請用這把劍。」陽子的腦袋混亂到極點。她一心只想著不要就這樣被殺死。但是,她沒有勇氣揮劍作戰,也沒有力氣,更不懂劍術。「趕快揮劍作戰」和「我不可能會用」這兩個極端相反的聲音讓陽子採取了第三個行動。她把劍丟向巨鳥。「幹什麼──太愚蠢了!」男人的聲音中充滿驚愕和憤怒。陽子丟向巨鳥的劍當然沒有打中目標,只是微微擦過巨鳥的翅膀前端後,掉落在巨鳥的腳下。「真受不了你!驃騎!」陽子似乎聽到他咂嘴的聲音。聽到男人的聲音,原本抓住鳥翼的暗紅色怪獸鬆了手。一離開巨鳥,立刻彎身叼起落地的劍,向陽子他們飛奔過來。男人接過劍的時候問怪獸:「撐得住嗎?」「應該沒問題。」陽子驚訝地發現,回答的竟然就是那個名叫驃騎的暗紅色怪獸。「拜託了。」男人簡單交代後,又轉頭對外形像鳥一樣,始終不發一語的女人說話。「芥瑚。」女人點頭時,小碎石飛了過來。巨鳥終於把爪子從屋頂的水泥中拔了出來,噴出許多小水泥塊。巨鳥飛上天空,紅獸撲上前去。原本只露出半個身體的女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露出了全身,飛向空中,加入了戰局。女人有著人類的腳,但腳上長滿了羽毛,還有一條尾巴。「班渠、重朔。」和前一刻那個女人聽到男人的叫聲立刻現身一樣,這次又有兩隻巨大的怪獸同時出現。其中一隻是大型犬,另一隻很像狒狒。「重朔,你負責保護她。班渠,這裡交給你了。」「遵命。」兩隻野獸鞠了一躬。男人點了點頭,轉過身,毫不猶豫地走向圍籬,一下子消失無蹤了。「怎麼會……?等一下!」陽子大叫時,像狒狒一樣的怪獸向她伸出手。怪獸把手放在陽子的身體上,不由分說地把她抱了起來。陽子立刻驚叫著,狒狒不理會她,把她抱在腋下,縱身一跳,跳到了圍籬外。狒狒從這個屋頂跳向那個屋頂,又從屋頂跳向電線桿,一次又一次驚人的跳躍,像風一樣狂奔。陽子被狒狒用這種粗暴的方式一路送到遠離市中心,面向海岸的海港防坡堤上。狒狒把手上的陽子放在地上,陽子還來不及喘氣,牠已經消失無蹤了。陽子四處尋找牠的去向,發現剛才的男人拎著寶劍,從堆起的巨大消波塊中出現。「你沒事吧?」陽子點了點頭。雖然有點頭暈,那是因為狒狒的跳躍導致的暈眩,而且在短時間內接二連三地發生了太多難以用常識想像的事。她雙腿一軟,當場坐在地上,莫名其妙地哭了起來。「現在不是哭的時候。」陽子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跪在自己身旁的男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抬頭看著男人,想要尋求答案,但男人似乎無意向她解釋。陽子垂下雙眼。男人的態度太冷淡了,她沒有勇氣發問,只好用顫抖的手抱住雙腿。「……我好害怕。」陽子輕聲嘀咕道,男人用強烈的語氣說:「現在沒時間嘆息,追兵馬上就來了,不可以在這裡休息。」「追兵?」陽子驚訝地抬起頭,男人點了點頭。「因為您沒有殺死牠,所以牠還會追過來。驃騎牠們正在努力拖延,但恐怕拖不了太長的時間。」「那隻鳥嗎?那隻鳥到底是誰?」「蠱雕。」「蠱雕?」男人露出輕蔑的眼神。「就是牠。」陽子的身體瑟縮著。她很想抗議,我聽不懂這樣的解釋,卻說不出口。「你是誰?為什麼要救我?」「我是景麒。」他簡短地回答後,沒有進一步的說明。陽子輕輕嘆了一口氣,她很想問他:「你不是叫台輔嗎?」但男人身上所散發的感覺讓她不敢問。她很想趕快離開這個莫名其妙的男人回家,但她的書包和大衣還留在教室,她不敢一個人回去拿,卻也不能這樣回家。「──可以了嗎?」陽子不知所措地蹲在地上,男人唐突地問。「可以什麼?」「我在問您,可以出發了嗎?」「出發?要去哪裡?」「那裡啊。」陽子完全不知道「那裡」是哪裡,呆然地愣在原地。男人抓住了她的手。陽子不禁想,這是第幾次被他抓著手。為什麼他不好好解釋,就要強制自己做某些事呢?「……等一下。」「現在沒時間了。」男人的語氣很不耐煩。「已經等候太久,不能繼續再等下去了。」「那裡是哪裡?要花多長時間?」「直奔那裡的話,單程要一天的時間。」「我沒辦法去。」「為什麼?」聽到男人責備的語氣,陽子低下頭。這個男人來路不明,陽子不敢貿然跟他同行。單程就要一天的時間,對陽子來說,根本是不可能輕易跟他走。自己要怎麼跟父母解釋不回家這件事?陽子的父母很保守,不可能允許她晚上不回家。「……我沒辦法去。」陽子很想哭。她完全搞不清楚眼前的狀況,男人也不向她解釋,卻一臉可怕的表情,提出這麼無理的要求。一旦流淚,又會挨罵,她只能拼命忍住淚水。她抱著雙腿不說話,那個聲音再度突然響起。「台輔。」男人抬頭看著天空。「蠱雕嗎?」「是。」陽子感到不寒而慄。那隻巨鳥追來了。「……救命。」她抓住男人的手臂,男人回頭看著陽子,把手上的劍遞給她。「如果您不想死,請用這把劍。」「但是我不會用劍。」「只有您能用這把劍。」「我不會!」「那我把賓滿借給您──冗祐。」隨著他的叫聲,地面露出半張男人的臉。這個男人的臉好像是用岩石做的,看起來氣色很差,凹陷的雙眼像鮮血一樣通紅。從地面露出的脖子下沒有身體,是像水母般半透明果凍狀的東西。「……那是什麼啊?!」陽子小聲驚叫,那個怪物不理會她,從地面滑了出來,朝向陽子飛來。「不要!」陽子想要逃離,景麒抓住了她的手臂。陽子想逃卻無法逃離,有什麼沉重的東西突然撲向她的後脖頸。她知道是那個怪物撲到她的身上,隨即感覺到冰冷柔軟的東西鑽進制服的領子中,陽子忍不住慘叫起來。「不要!幫我拿走牠!」陽子用沒有被抓住的那隻手用力揮動,想要甩掉背上的東西,景麒也抓住了她的另一隻手。「住手!不要!!」「真是太不聽話了,你先鎮定。」「不要!我說了不要了嘛!!」像漿糊般冷冰冰的東西從後背爬到她的手臂,陽子同時感受到脖子後方被什麼東西用力按住,卻只能不停地尖叫。她雙腿一軟,癱坐在地上,扭著身體,拼命想要甩開男人的手,當兩隻手終於恢復自由時,因為用力太猛,跌倒在地。她驚恐不已地雙手摸著脖子後方時,已經摸不到任何東西了。「怎麼了?怎麼回事!?」「只是被冗祐附身而已。」「附身?」陽子用雙手摸著全身,全身都摸不到那種可怕的感覺。「冗祐知道怎麼使用劍,請用這個。」男人冷淡地說著,把劍遞給她。「蠱雕的速度很快,至少要先殺了牠,否則很快就會被追上。」「至少……牠?」這意味著還有其他追兵嗎?就像在夢境中所看到的那樣?「我……做不到。對了,剛才那些叫冗祐和賓滿的怪獸跑去哪裡了?」男人沒有回答,看著天空說了聲:「來了。」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