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雞皮疙瘩(22) : 狼人皮

  • Hit:176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R.L.史坦恩成名代表作。‧作者連續三年以本系列叢書,獲選為《今日美國》(USA Today)最暢銷童書作家。‧美國亞馬遜網站讀者五顆星熱情推薦,歷久不衰經典。‧2015年改編為電影版《怪物遊戲》,榮登北美票房冠軍。※本書附加英語學習功能--「這句英文怎麼說?」。看故事,輕鬆學習最貼近生活的實用美語。何飛鵬 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張國立 作家│耿一偉 臺北藝術大學與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游珮芸 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廖卓成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 兒童文學教授 好評推薦!「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是美國著名的驚險小說作家--R.L.史坦恩(R.L.Stine)的成名代表作,他的作品將傳統幻想、驚險手法與當代科幻相結合,以情節結構奇特著稱。每部都充滿無限想像,緊湊的情節發展,每每讓人一翻開書頁,便欲罷不能。「雞皮疙瘩系列」是對孩子們想像力極限的挑戰,創造了將孩子們從諸多當代感官刺激的誘惑中拉回到書本閱讀的奇蹟。‧「雞皮疙瘩系列」中,你的雞皮疙瘩起來了,可是結尾的時候,鬼並不是死了,……而且有下一場遊戲又要繼續開始的感覺。──耿一偉(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文學的趣味不止一端,莞爾會心是趣味,熱鬧誇張是趣味,刺激驚悚也是趣味。──廖卓成(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兒童文學教授)‧我們榜單上前27本改版平裝書全都是「雞皮疙瘩系列」。──黛安娜‧羅巴克《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編輯‧我送了這套書給孩子,到現在都忘不了他臉上開心的表情。‧最適合小讀者的課外讀物!‧看完電影,讓我更想看小說。‧每個人的童年都有一本難以忘懷的書,我的就是「雞皮疙瘩」。‧我小時候就很愛這套書,現在我買給我的孩子,希望他(她)像我一樣喜歡!──亞馬遜網書讀者共同感想滿月時,你身邊的朋友是狼人嗎?艾力克斯的爸媽因為要出差,便將他寄住在瑪塔阿姨家。對艾力克斯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事了,因為他最喜歡攝影,而瑪塔阿姨和柯林姨丈都是專業的攝影師。不過他們對艾力克斯卻有兩個很奇怪的要求:不准在晚上進入森林、不准到隔壁那間廢棄的老舊屋子。可憐的艾力克斯只是想多拍一些照片,但現在他卻發現了一個祕密,一個關於狼人皮的駭人祕密。滿月將近,在這個月圓的夜晚,一切的謎底即將揭曉了。

'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R.L.史坦恩成名代表作。‧作者連續三年以本系列叢書,獲選為《今日美國》(USA Today)最暢銷童書作家。‧美國亞馬遜網站讀者五顆星熱情推薦,歷久不衰經典。‧2015年改編為電影版《怪物遊戲》,榮登北美票房冠軍。※本書附加英語學習功能--「這句英文怎麼說?」。看故事,輕鬆學習最貼近生活的實用美語。何飛鵬 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張國立 作家│耿一偉 臺北藝術大學與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游珮芸 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廖卓成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 兒童文學教授 好評推薦!「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是美國著名的驚險小說作家--R.L.史坦恩(R.L.Stine)的成名代表作,他的作品將傳統幻想、驚險手法與當代科幻相結合,以情節結構奇特著稱。每部都充滿無限想像,緊湊的情節發展,每每讓人一翻開書頁,便欲罷不能。「雞皮疙瘩系列」是對孩子們想像力極限的挑戰,創造了將孩子們從諸多當代感官刺激的誘惑中拉回到書本閱讀的奇蹟。‧「雞皮疙瘩系列」中,你的雞皮疙瘩起來了,可是結尾的時候,鬼並不是死了,……而且有下一場遊戲又要繼續開始的感覺。──耿一偉(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文學的趣味不止一端,莞爾會心是趣味,熱鬧誇張是趣味,刺激驚悚也是趣味。──廖卓成(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兒童文學教授)‧我們榜單上前27本改版平裝書全都是「雞皮疙瘩系列」。──黛安娜‧羅巴克《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編輯‧我送了這套書給孩子,到現在都忘不了他臉上開心的表情。‧最適合小讀者的課外讀物!‧看完電影,讓我更想看小說。‧每個人的童年都有一本難以忘懷的書,我的就是「雞皮疙瘩」。‧我小時候就很愛這套書,現在我買給我的孩子,希望他(她)像我一樣喜歡!──亞馬遜網書讀者共同感想滿月時,你身邊的朋友是狼人嗎?艾力克斯的爸媽因為要出差,便將他寄住在瑪塔阿姨家。對艾力克斯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事了,因為他最喜歡攝影,而瑪塔阿姨和柯林姨丈都是專業的攝影師。不過他們對艾力克斯卻有兩個很奇怪的要求:不准在晚上進入森林、不准到隔壁那間廢棄的老舊屋子。可憐的艾力克斯只是想多拍一些照片,但現在他卻發現了一個祕密,一個關於狼人皮的駭人祕密。滿月將近,在這個月圓的夜晚,一切的謎底即將揭曉了。
一九四三年生於美國俄亥俄州,九歲即開始了他的寫作生涯,當時是編寫給他的同伴們看,內容主要以短篇小說、幽默故事為主。俄亥俄州立大學畢業後,至紐約擔任「學者出版社」(Scholastic INC.)下屬雜誌編輯,之後在兒童幽默雜誌《Bananas》擔任總編輯十年之久,同期並創作出多本受歡迎的兒童幽默圖書。 一九九二年R.L.史坦恩與「學者出版社」合作推出「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叢書,推出之後立即攻下美國暢銷書榜。一九九四~一九九六年R.L.史坦恩更連續三年被《今日美國》(USA Today)評為暢銷書作家,知名暢銷作家史蒂芬.金也排名其後。一九九九年被評選為英國最受兒童歡迎的作家。R.L.史坦恩的作品結合了幻想、驚險與科幻等元素,情節架構奇特多變,每部都是向想像力極限的挑戰。「雞皮疙瘩系列叢書」不僅是他的成名作,更是他最膾炙人口的代表作。
3「冷靜點,柯林,」瑪塔阿姨對姨丈說,「艾力克斯不會到那兒去的。」 接著她又轉向我。 「馬林夫婦住在那間屋子裡,」她放低聲音說道,並將一根指頭貼在唇上。「別再問問題了……好嗎?」 「別靠近那兒就是了,」柯林姨丈咆哮道,「過來幫我把車上的東西搬下來。」我對那間破敗的房子投以最後一瞥,便快步過去幫柯林姨丈的忙。 我們沒花多少時間就卸好行李。瑪塔阿姨領我進到客房,柯林姨丈則在廚房裡為我們準備火雞三明治。 我的房間又小又窄,大概只有我家的壁櫥那麼大。小小的衣櫃裡滿是樟腦丸的氣味,但是瑪塔阿姨說,只要我們把櫃子門和窗戶開著,這氣味很快就會散去。我走過窄小的房間,將窗戶打開,發現它正對著隔壁的馬林家──一輛鐵鏽斑斑的手推車歪倒在馬林家側邊的牆上,所有窗戶都黑漆漆的,覆蓋著一層厚厚的灰塵。我瞇著眼睛望進對面的窗戶,心裡想著柯林姨丈咆哮的警告聲。他為什麼這麼擔心馬林這家人?我拉開窗戶,轉過身來對著瑪塔阿姨,她正把我最後一件T恤放進衣櫃最上面的一層抽屜裡。「房間很小,但我想你在這兒會很舒服的,艾力克斯。我把書桌上的雜物都清乾淨了,這樣你就有地方寫家庭作業了。」「家庭作業?」我喊了出來。接著,我想起自己答應待在野狼溪的這幾個星期中,要到當地學校上學的。「星期一早上漢娜會帶你去學校,」瑪塔阿姨對我說,「她也是六年級,而且會照應你的。」我不願去想到一個陌生的學校上課這件事,我拿起了照相機。「我等不及要到樹林裡拍照了。」我對阿姨說。 「吃過午飯再去好嗎?」她建議道,並理理灰白的頭髮,領著我穿過短短的走廊來到廚房。 「都安頓好了嗎?」柯林姨丈問道。他正把柳橙汁倒進三個杯子裡,三明治已經在廚房的小圓桌上擺好了。 在我還沒回答之前,我們便聽見後門響起了敲門聲。瑪塔阿姨開了門,一個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女孩走進來──是漢娜。 漢娜長得高高瘦瘦的,比我高個一、兩吋。瑪塔阿姨說的沒錯,漢娜長得滿可愛的,她蓄著黑色的直髮,橄欖綠的雙眸笑起來很好看。她穿著一件綠色的大毛衣,罩在黑色的緊身褲上。 瑪塔阿姨替我們介紹,我們彼此說了一聲「嗨」。 我最怕認識新朋友了,那讓我覺得很尷尬。 瑪塔阿姨問漢娜想不想吃塊火雞三明治。 「不,謝謝,」漢娜回答,「我已經吃過午飯了。」我喜歡她的聲音──低沉而沙啞,有點粗粗的。「艾力克斯才剛搭巴士過來,」瑪塔阿姨對她說,「所以我們這麼晚才吃午飯。 」我幾秒鐘內就狼吞虎嚥的把三明治解決掉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原來這麼餓了。「漢娜,妳何不和艾力克斯到樹林裡探險呢?」柯林姨丈提議著,「他是個城市小孩,妳得告訴他樹是長什麼樣子!」每個人一聽都笑了起來。「我在電影裡看過很多樹!」我開玩笑說道。漢娜有種很棒的沙啞笑聲。「我要拍好多、好多照片。」我抓起照相機盒子對她說。「你喜歡攝影呀?」漢娜問道,「就像你阿姨和姨丈一樣?」我點點頭。「希望你有帶彩色底片,現在秋天的黃葉真是美極了。」我們向柯林姨丈和瑪塔阿姨道了再見,便步出前門。午後火紅的太陽正沉落到樹後頭,將我們投映在草地上的影子拉得又瘦又長。「嘿──你踩到我的影子啦!」漢娜露齒而笑的抗議道。她揮出一條腿,讓她的影子踢到我的影子。 「哇!」我大喊一聲,揮動拳頭,朝她的影子打了一拳。 我們就這樣拳打腳踢,打了一場痛快的影子戰。最後,她用雙腳重重蹬在我的影子上,我倒在地上,讓自己的影子倒臥在草地上,像暈死過去似的。 當我坐起來時,漢娜正仰起頭來哈哈大笑,黑色直髮亂紛紛的在臉頰邊飄拂。 我從盒子裡取出相機,很快的給她拍了一張照片。 她忽然止住笑意,用兩手理了理頭髮。 「嘿──你幹嘛這樣?」 我聳聳肩。「只是想拍妳呀!」 我站起身來,把照相機舉到眼前,再轉過身把相機對著隔壁的馬林家。我往屋子走近幾步,試著把它裝進鏡頭裡。 「嘿──」當漢娜抓住我的手臂,我不禁喊了出來。 「艾力克斯──別拍!」她用一種帶有喉音的耳語警告我:「他們會看見你的!」 「那又怎樣?」我回她一句。但是當我看見黑暗的前窗裡有個東西在移動時,不禁打了個冷顫。是什麼人在盯著我們嗎?我放下了照相機。「走吧,艾力克斯。」漢娜拉著我往後走。「你到底要不要去林子呀?」我抬起眼睛看著馬林家。「當我問起這間屋子時,我姨丈為什麼那麼不高興?」我問漢娜,「這到底有什麼大不了的?」「我也不太清楚,」她放開我的手臂,回道:「馬林家據說是一對古怪的老夫婦,我從來沒見過他們,但是……聽過關於他們的故事。」「什麼樣的故事?」我追問。「可怕的故事。」她低聲道。「不,妳說清楚,到底是怎樣的故事?」我堅持道。漢娜並沒有回答。她瞇起那雙橄欖綠的眼睛,看著那破爛的門廊,還有斑駁褪色的屋瓦。「我們離那兒遠一點就是了,艾力克斯。」 她沿著屋子側邊跑了起來,往後院跑去。但我並沒有跟上去,反而跨過車道,踩進馬林家前院高高的草叢裡。 「艾力克斯──停下來!你要上哪兒去?」漢娜喊道。 我把照相機提在腰間,快步朝屋子走去。 「我是個城市小孩,」我對漢娜說,「不會那麼容易被嚇著的。」 「艾力克斯,拜託……」漢娜懇求道:「馬林夫婦不喜歡小孩,他們不喜歡任何人走近他們家。拜託,我們到樹林裡去吧。」 我小心翼翼的踏上前門走廊朽壞的地板,抬眼看著前窗。 窗玻璃上映著火紅落日的倒影,在一瞬間,看起來像是窗戶著火似的。 我不得不移開目光。 接著,當日光從窗玻璃上退去,我再度將視線轉回時,不由得大吃一驚! 只見屋子裡的幾片窗簾都破爛不堪,像是曾被某種動物撕扯過,扯成了碎片……
4「漢娜……妳看見了嗎?」我驚訝的喊道,無法將目光從那被扯成碎片的窗簾上移開。 她站在車道另一頭,背靠著我阿姨家的屋子。 「我不想到那兒去。」她輕聲說道,兩手交抱在胸前。 「但是那窗簾……」我還想往下說。 「我告訴過你他們很古怪,」漢娜嚴厲的說道,「而且他們不喜歡小孩子在窗口東張西望。走吧,艾力克斯。」 我轉身離開馬林家的屋子,鞋子卻被破爛走廊上一塊突起的地板卡住,差點跌倒。 「你到底要不要去樹林那邊呀?」漢娜不耐煩的問道。 「對不起,」我把鞋子拉出來,跟著她往屋子後方走去。「再跟我說些關於馬林家的事。」 我一邊說,一邊小跑步追上她。 「告訴我一些妳聽到的可怕故事。」 「不要。」她用那帶著氣音的聲音說道。 我們快步走過阿姨家的後院。樹林裡那些高高的、紅黃相間的樹木,在午後的陽光下投射出傾斜的陰影,伸展到平整的草坪上。 「拜託啦!」我懇求她。 「也許過幾天吧,等過了萬聖節……」漢娜回答,「等到滿月以後。」 我循著漢娜的目光望向天空。一輪皎潔的明月──幾乎像顆網球一樣圓──升到樹梢上,雖然現在還是白天。 漢娜顫抖了一下。 「我討厭滿月。一旦過了滿月,我就會很開心。」 「為什麼?」我追問道,「滿月有什麼大不了的?」她又回頭望了望馬林家的房子,但是並沒有回答。
我們穿過樹叢,往前走去,逐漸減弱的陽光從樹葉間透灑下來,在地上投射出閃爍的光點。我們的鞋子踩在細枝和枯葉上,發出輕微的斷裂聲。 我發現一棵盤根錯節的老樹,像個老頭似的彎著腰;樹皮坑坑疤疤、佈滿紋路,就像老人褐色的皮膚一般,粗大的灰色樹根從泥土裡冒了出來。 「哇!好酷哦!」我一邊喊道,一邊從盒子裡取出相機。 漢娜笑了起來。 「你真是個城市小孩。」 「但是──妳看這棵樹!」我大聲喊道:「它就像……就像是活的似的。」 漢娜又笑了起來。 「樹本來就是活的,艾力克斯!」 「妳知道我的意思。」我咕噥道。 我對著這棵彎腰的老樹猛按快門,並退後幾步,靠在一棵傾斜的樺樹上,想要讓那棵老樹看起來像是個老人。 接下來,我繞著那棵樹走來走去,拍下它的皺褶及紋路。 我拍下一根垂到地上的纖細樹枝,它看起來就像是條疲憊的手臂;還有樹根從地下伸出地面,宛若骨瘦如柴的雙腿。我跪在地上,將它攝入鏡頭。 一陣輕微的嗡嗡聲引得我抬起頭察看──原來是一隻蜂鳥盤旋在開著小花的草叢上。我轉過身來,想把這隻小鳥兒捕捉入鏡。 但是那蜂鳥的速度太快了,在我按下快門之前,便一溜煙的飛走了。 我爬起身來。漢娜盤腿坐在地上,用手揉搓著枯葉。 「那隻蜂鳥難道不知道夏天已經結束了嗎?」我喃喃說道。 她面無表情的看著我,彷彿忘了我也在那兒似的。 「噢……對不起,艾力克斯,我沒看見……」她說著站了起來。 「要是一直往下走,會走到哪兒?」我指著樹林深處問道。 「會走到野狼溪,」她回答。「我下次會帶你到溪邊,但是我們最好往回走了,我們得在太陽下山之前離開樹林。」我突然想到柯林姨丈跟我提過的野狼──就是野狼溪因而得名的野狼。「那些曾經住在這片樹林裡的野狼,」我說,「牠們全都不在了……是不是?」漢娜點點頭說:「是的,牠們全都不在了。」接著突然響起一聲尖銳的號叫──如此接近,就在我身後、又高又尖的狼號。我嚇得張開嘴巴,放聲尖叫。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