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雞皮疙瘩(6) : 歡迎光臨惡夢營

  • Hit:18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R.L.史坦恩成名代表作。作者連續三年以本系列叢書,獲選為《今日美國》(USA Today)最暢銷童書作家。美國亞馬遜網站讀者五顆星熱情推薦,歷久不衰經典。本系列已改編為電影版,2015年美國萬聖節強勢登場。※本書附加英語學習功能--「這句英文怎麼說?」。看故事,輕鬆學習最貼近生活的實用美語。何飛鵬 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張國立 作家│耿一偉 臺北藝術大學與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游珮芸 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廖卓成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 兒童文學教授 好評推薦!小心,給你一身雞皮疙瘩!從本書第一頁起,驚嚇旅程就此展開。啟發想像力的無限可能!全美八成以上7至12歲兒童,都在看「雞皮疙瘩」!●本系列已改拍成電影,美國2015萬聖節強檔鉅片!由電影《怪獸大戰外星人》、《格列佛遊記》名導羅勃‧賴特曼導演、影星傑克‧布萊克領銜主演。‧「雞皮疙瘩系列」中,你的雞皮疙瘩起來了,可是結尾的時候,鬼並不是死了,……而且有下一場遊戲又要繼續開始的感覺。──耿一偉(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文學的趣味不止一端,莞爾會心是趣味,熱鬧誇張是趣味,刺激驚悚也是趣味。──廖卓成(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兒童文學教授)‧我們榜單上前27本改版平裝書全都是「雞皮疙瘩系列」。──黛安娜‧羅巴克《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編輯‧我小時候就很愛這套書,現在我買給我的孩子,希望他(她)像我一樣喜歡!──全球讀者共同感想有關露營的恐怖故事一一成真……比利參加了夏令營,這是他第一次離家在外,可怕的歡迎儀式、怪異的營地指揮官都沒有嚇到他,但跟他一塊參加露營的人,卻一個個消失了!黑夜裡究竟隱藏了什麼祕密,他會是下一個受害者嗎?

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R.L.史坦恩成名代表作。作者連續三年以本系列叢書,獲選為《今日美國》(USA Today)最暢銷童書作家。美國亞馬遜網站讀者五顆星熱情推薦,歷久不衰經典。本系列已改編為電影版,2015年美國萬聖節強勢登場。※本書附加英語學習功能--「這句英文怎麼說?」。看故事,輕鬆學習最貼近生活的實用美語。何飛鵬 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張國立 作家│耿一偉 臺北藝術大學與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游珮芸 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廖卓成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 兒童文學教授 好評推薦!小心,給你一身雞皮疙瘩!從本書第一頁起,驚嚇旅程就此展開。啟發想像力的無限可能!全美八成以上7至12歲兒童,都在看「雞皮疙瘩」!●本系列已改拍成電影,美國2015萬聖節強檔鉅片!由電影《怪獸大戰外星人》、《格列佛遊記》名導羅勃‧賴特曼導演、影星傑克‧布萊克領銜主演。‧「雞皮疙瘩系列」中,你的雞皮疙瘩起來了,可是結尾的時候,鬼並不是死了,……而且有下一場遊戲又要繼續開始的感覺。──耿一偉(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文學的趣味不止一端,莞爾會心是趣味,熱鬧誇張是趣味,刺激驚悚也是趣味。──廖卓成(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兒童文學教授)‧我們榜單上前27本改版平裝書全都是「雞皮疙瘩系列」。──黛安娜‧羅巴克《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編輯‧我小時候就很愛這套書,現在我買給我的孩子,希望他(她)像我一樣喜歡!──全球讀者共同感想有關露營的恐怖故事一一成真……比利參加了夏令營,這是他第一次離家在外,可怕的歡迎儀式、怪異的營地指揮官都沒有嚇到他,但跟他一塊參加露營的人,卻一個個消失了!黑夜裡究竟隱藏了什麼祕密,他會是下一個受害者嗎?
一九四三年生於美國俄亥俄州,九歲即開始了他的寫作生涯,當時是編寫給他的同伴們看,內容主要以短篇小說、幽默故事為主。俄亥俄州立大學畢業後,至紐約擔任「學者出版社」(Scholastic INC.)下屬雜誌編輯,之後在兒童幽默雜誌《Bananas》擔任總編輯十年之久,同期並創作出多本受歡迎的兒童幽默圖書。 一九九二年R.L.史坦恩與「學者出版社」合作推出「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叢書,推出之後立即攻下美國暢銷書榜。一九九四~一九九六年R.L.史坦恩更連續三年被《今日美國》(USA Today)評為暢銷書作家,知名暢銷作家史蒂芬.金也排名其後。一九九九年被評選為英國最受兒童歡迎的作家。R.L.史坦恩的作品結合了幻想、驚險與科幻等元素,情節架構奇特多變,每部都是向想像力極限的挑戰。「雞皮疙瘩系列叢書」不僅是他的成名作,更是他最膾炙人口的代表作。
1露營巴士在狹窄迂迴的公路上顛簸的行駛著,從佈滿灰塵的窗戶望出去,我看到了明亮的黃色天空下,一座座紅色的小山丘綿延著。一棵棵白色的矮樹像柵欄般的沿路排列著。我們一路都在荒野中,經過一個小時了,我們連一間房子或農場都沒看到。巴士的座椅是硬梆梆的藍色塑膠椅。每當車子碰到顛簸的路面,我們就會從椅子上彈起來,大家就會開始大笑大叫,然後司機就會對著我們咆哮,要我們安靜下來。車上總共有二十二個小孩子,都是要去參加露營的。我坐在最後一排靠走道的位子,所以可以算出車上的總人數。一共有十八個男生,和四個女生。我想男孩子們都是要去「月夜營地﹂的吧!我也是要去那裡。女孩子則是要去那附近的女子營地。女孩子們都坐在車子前排的座位,她們總是輕聲交談著。每隔一會兒,她們就會回頭偷看後面的男孩子。 男孩子們比較吵,我們講笑話、大笑、發出怪聲、大叫著說些蠢事。雖然是長途的巴士旅途,但我們都玩得很高興。 坐在我旁邊的男生是麥可,他坐在靠窗的位子。麥可看起來有點像牛頭犬,他是那種矮胖型的,有張圓嘟嘟的臉、肥肥短短的手臂和雙腿。他有一頭又短又硬的黑髮,而且他總是在搔頭髮,穿著寬鬆的棕色短褲和一件綠色背心。 一路上我們都坐在一起,但是麥可的話並不多。我想他應該是害羞,或是很緊張吧!他說這是他第一次參加外宿的露營活動。 這也是我的第一次。我必須承認,當巴士離家越來越遠,我開始有一點兒想念爸爸媽媽了。 我十二歲了,但是從來沒有離家在外過夜的經驗。雖然長途巴士旅行很好玩,但我還是覺得有點兒感傷。我想麥可也有一樣的感覺吧!他把他的胖臉貼在窗戶的玻璃上,望著遠處一座接著一座的紅色山丘。「你還好吧,麥可?」我問。「哦,還好,比利。」他頭也不回的回答我。我想起了爸媽。在巴士站的時候,爸媽的表情很嚴肅,我想他們對於我第一次出外露營也很緊張吧。「我們會每天寫信給你的。」爸爸說。「全力以赴吧!」媽媽說,並且比平常更用力的抱了抱我。這真的有種說不上來的奇怪,媽媽怎麼不說「祝你玩得愉快!」,而是「全力以赴!」呢?你一定覺得,我有點兒杞人憂天吧!到目前為止我所認識的男孩,只有坐在前座的兩個男生。一個叫柯林,他有一頭長及衣領的棕色頭髮,戴著銀色的太陽眼鏡,所以你看不到他的眼睛。他的動作有點粗魯,頭上還綁著一條鮮艷的紅色印花大手帕。他不時的把它綁上去,又解下來。坐在他旁邊,座位緊鄰走道的是塊頭又大、嗓門也大的傢伙,叫做杰伊。杰伊三句不離運動的事,不斷的吹噓自己的運動細胞有多好。他喜歡賣弄他粗壯又滿是肌肉的手臂,特別是在有女孩子回頭看我們的時候。 杰伊一直逗弄著柯林,不斷和他打鬧著。他把柯林的頭夾在腋下,把他的頭巾弄得一團糟。你也知道嘛,他只是在開玩笑。 杰伊有一頭雜亂濃密的紅頭髮,看起來好像從來沒有梳理過。他有一雙藍色的大眼睛,而且不停的大笑、胡鬧。一路上,他一直說些低級的笑話,還對著女孩子大叫。 「嘿——妳叫什麼名字呀?」杰伊對著一個坐在前排窗戶邊的金髮女孩叫道。過了好久,女孩都不理他。不過杰伊第四次又大聲問她時,她回過頭,眨了眨她那雙碧眼回答,「我的名字是唐。」然後指了指坐在她身旁的紅髮女孩說:「這是我的朋友,她叫朵芮。」 「嘿——這真是太神奇了!我也叫唐呢!」杰伊開著玩笑。 有不少男孩子都笑了出來,但是唐一點也不覺得好笑。「真高興認識你啊,唐。」她對他叫回去,然後轉過身去。 巴士經過了一個坑洞,我們跟著車子彈了起來。 「嘿——比利,你看!」麥可忽然開口,手指向窗外。 麥可已經很久沒開口說話了。我靠向窗戶,想看看他在指什麼。 「我好像看到了一隻草原大貓。」他說,並且很努力的看著。 「咦?真的嗎?」我看到一叢低矮的白色樹木,還有很多尖尖的紅色岩石,但是一隻草原大貓也沒看到。 「牠跑到岩石後面去了,」麥可指著外頭。然後他轉過頭來對我說,「你有看到什麼小鎮嗎?」 「我只看到沙漠。」我搖搖頭。 「可是營地不是應該在一座小鎮旁嗎?」他看起來有點擔心。 「不是吧,」我回答,「我爸說,『月夜營地』是在過了沙漠那邊的一片森林裡。」 麥可想了一下這個問題,皺起了眉頭。「這下可好了,要是我們想打電話回家,該怎麼辦?」他問我。 「營區裡應該有電話吧。」我告訴他。 在那同時,我看到杰伊正向前面的女孩子丟了一個東西,看起來像是個綠色的小球。它碰到了唐的後腦勺,而且黏在她的金髮上。 「喂!」唐生氣的大叫。她拿下黏在她頭髮上的綠色小球,「這是什麼東西啊?」她轉過頭來怒視著杰伊。 杰伊尖聲的咯咯笑著,「我也不知道,我在座位底下發現它黏在那兒!」他大聲說著。 唐很不高興,拿起了綠色小球丟回給杰伊,但沒丟中,卻啪的一聲黏到了後面的玻璃窗上。 大家都笑了起來。唐和她的朋友朵芮一臉厭惡的瞪著杰伊。 柯林還是在玩弄著他的紅色大手帕。杰伊整個身體往前溜,坐得很低,並抬起膝蓋頂著前排的椅背。 坐在我前面幾排的兩個男生唱起我們耳熟能詳的歌,不過他們用非常粗俗的字眼改編了原本的歌詞。 其他的孩子也跟著唱起歌來。 突然,毫無預警的,巴士發出一陣長而刺耳的聲音,在一個站牌停住,車子的輪胎因為煞車而發出很大的聲響。我們被嚇得大叫。我從座位上彈了起來,胸口撞到了前面的座位。「喔!」真是痛死我了。當我往後滑落到座位時,我的心臟怦怦的跳著,巴士司機站起來轉身面向我們,步伐沉重的向我們逼近。「啊——!」當我們看到了司機的臉,全車的人都驚叫了起來。他的頭好大一個,而且是粉紅色的,一撮雜亂的亮藍色頭髮豎立在他頭頂上。耳朵又長又尖,大大的紅色眼球從又黑又深的眼窩暴凸出來,在他超大的鼻子前彈跳著。銳利的尖牙從裂開的嘴巴露出來,厚厚黑黑的嘴唇冒出綠色的黏稠液體。車內一片死寂,我們驚嚇得瞪大眼睛,看著他那怪物般的頭猛的向後仰,發出動物般的吼叫聲。
2司機的吼叫聲,把巴士的窗戶震得嘎嘎作響。 有幾個孩子被嚇得驚聲尖叫。 麥可和我彎下身來,躲在前排座椅的背後。 「他變成一頭怪物了!」麥可悄悄的說,睜大的眼睛充滿了恐懼。 接著我們聽到巴士前方傳來了大笑聲。 我站了起來,只見司機先生舉起一隻手,抓著他那頭明亮的藍色頭髮。他用力一拉——他的臉就這樣掉下來了。 「啊——!」幾個孩子被嚇得尖叫。 不過我們很快就明白了,在司機先生手上晃啊晃的是一個面具——他一直戴著一副橡皮製的怪物面具。他本來的臉很正常,我看了之後鬆了一口氣。他的皮膚蒼白,留著短短薄薄的黑髮,藍色的眼睛又細又小。他狂笑著直搖頭,對自己的惡作劇非常得意。「這一招每次都管用!」他邊說,邊把那個醜陋的面具舉了起來。有些孩子跟著他笑了起來。但是我們大多數的人還是覺得驚恐與困惑,無法理解這到底有什麼好笑的。突然,他的表情大變。「你們全都給我下車!」他粗暴的命令我們。他拉起控制桿,巴士門嘶的一聲打開了。「我們在哪裡啊?」有人喊著。但是司機先生並沒有回答。他把怪物面具丟向駕駛座,低下頭避免撞到車頂,然後很快的走出巴士。我向麥可靠過去,朝窗外看,什麼東西也沒有。只看到了一望無際的黃色平原,除了有些地方點綴著一堆的紅色岩石,看起來就是一片沙漠。「我們怎麼會在這種地方啊?」麥可轉身問我。我知道他真的很擔心。「也許這裡就是營區吧。」我開玩笑說。但麥可一點都不覺得好笑。 我們走出巴士時,都覺得很疑惑。麥可跟我是最後從巴士走出來的,因為我們坐在最後面。 午後的太陽高高掛在天上,我一踏上硬梆梆的土地,就立刻用手遮住強烈的陽光。我們來到一片平坦的空地上。巴士停在一塊大小有如網球場的水泥土平臺旁邊。 我跟麥可說,「這應該是巴士站吧!你知道嘛,就像中繼站或轉運站之類的。」他把手插在口袋裡,踢了踢地上的泥土,不發一語。 在水泥土平臺的另一邊,杰伊和一個我不認識的男生在玩著手推手遊戲。 柯林靠在巴士旁,一副很酷的樣子。那四個女孩子圍成一圈站在平臺前面,好像在討論什麼事情。 我看到司機先生走向巴士的另一邊,打開行李箱,把我們的背包跟露營的行李拖出來,放到平臺上。 有幾個小孩坐在平臺邊,看著司機先生搬東西。在平臺的另一邊,杰伊和其他幾個男孩子正在比賽,看誰把小紅卵石扔得最遠。麥可還是一樣把手插在口袋裡,走向滿身是汗的司機先生。「嘿,這裡是哪裡呀?我們為什麼要停在這裡?」麥可緊張的問他。司機先生從行李箱的最裡面拖出一個很重的黑色行李。他完全不理會麥可提出的問題。麥可又問了一次,司機先生還是沒有理他。 麥可拖著他的鞋子穿過硬梆梆的地面,慢慢的向我走來。他看起來真的很擔心。 我覺得很疑惑,但是我倒不擔心。我的意思是,司機先生看起來很平靜的從巴士卸下東西。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為什麼不回答我呢?為什麼什麼事都不告訴我們?」麥可追問我。麥可的緊張讓我很不安,我不想再聽到他問問題了,他讓我也緊張了起來。我從他身旁走開,沿著平臺走向那四個女孩子站的地方。就在平臺的那邊,杰伊跟他的好兄弟們還是繼續玩著丟石頭的遊戲。我走近她們時,唐對我微笑,然後很快的把目光移開。我想,她真的很漂亮。她的金髮在陽光下閃閃發亮。「你從中央城來的嗎?」她的朋友朵芮斜著眼睛問我,她那張有著雀斑的臉因為迴避刺眼的陽光而皺了起來。 「不是,我從密德蘭來的,在中央城的北方,靠近澳德瑞契灣。」 「我知道密德蘭在哪裡!」朵芮不客氣的打斷我的話。其他三個女孩子都在笑,我感覺我的臉都紅了。 「你叫什麼名字?」唐問我,用她的碧眼看著我。 「我叫比利。」我告訴她。 「我的小鳥也叫比利耶!」她驚呼。其他女孩子又笑成一團。 「妳們要去哪裡啊?」我立刻接口,急著想改變話題。「我是說,妳們要去哪個營地?」 「月夜營地呀!那裡有一邊是給男孩子們,另一邊是給女孩子的啊,」朵芮回答,「這是『月夜營地』的專車啊!」 「你們的營地就在我們營地旁邊嗎?」我問,我連「月夜營地」開放給女孩子都不知道。朵芮聳聳肩。唐回答,「我不知道,我是第一次來的。」 「我們都是!」朵芮接著說。「我也是啊!」我告訴她們,「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我們要停在這裡呢?」女孩子們聳了聳肩。我看到麥可在我後面走來走去,他看起來更害怕了。我轉身走向他。「你看,司機先生已經把我們的東西通通拿下來了。」他說,並指給我看。我轉頭時剛好看到司機先生碰的一聲,把行李箱的門關上。「到底怎麼回事呀?」麥可叫了出來。「有人要來接我們了嗎?他怎麼會把我們的東西都卸下來?」「我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我說完便跑向司機。他就站在車門前面,用他棕色制服的袖子擦著他汗水淋漓的額頭。他看到我走過來,迅速的爬進巴士裡。當我走到車門時,他坐進了駕駛座,拉下了頭頂上的一塊綠色遮陽板。「有人會來接我們嗎?」我向他喊著。出乎我意料的,他拉動了拉桿,巴士門碰的一聲在我面前關上。引擎發動了,發出很大的聲響,一陣陣的灰煙從排氣管噴了出來。 「喂——!」我尖叫著,生氣的敲打著車門。 巴士要開走時,我連忙跳開才不會被撞到,巴士輪胎在堅硬的泥土上轉動著,發出刺耳的吱吱聲。「嘿!」我對他大喊,「你也不用把我輾過去吧!」 巴士轟隆隆的開上路面,我憤怒的盯著它離開。接著我轉身面向麥可,他站在那四個女孩子旁邊。他們看起來都非常惶恐。 「他……他走了耶,」當我走向他們,麥可結結巴巴的說著。「他就這樣把我們丟在這個荒郊野外!」 我們望著遠去的巴士,直到它消失在變暗了的地平線上。大家都變得很安靜。 過了一會兒,我們聽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動物號叫聲。 很接近,而且越來越近。
3「那……那、那是什麼?」麥可結結巴巴的問。我們轉身朝向那刺耳的叫聲。 那些聲音似乎來自平臺的另外一邊。一開始我以為是杰伊、柯林還有其他人在跟我們開玩笑,故意裝出動物的號叫聲來嚇我們。 但是,我看到杰伊、柯林他們眼睛睜大、驚恐的表情,站在原地動也不敢動。原來,那些聲音不是他們發出來的。 號叫聲越來越大,也離我們越來越近。 感覺上是對我們發出警告。 我往平臺前的遠方看去,我看到牠們了——一群小小、深色的動物,牠們把身體壓得低低的,快速的在平原上翻滾著。牠們朝我們衝過來時,頭還上下搖動著,發出興奮的尖叫聲。 「這是什麼東西啊?」麥可叫著向我靠了過來。 「牠們是大草原野狼嗎?」朵芮顫聲問道。 「但願不是!」其中一個女孩子叫了出來。 我們爬上了平臺擠成一團,躲到我們的行李跟背包後面。 那些動物成群結隊的靠近我們時,牠們的號叫聲越來越大。牠們像一陣風,穿過平坦的草原向我們奔來。 「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們啊!」我聽到麥可在尖叫。 在我旁邊的杰伊,手裡還握著兩顆剛剛丟石頭比賽時撿的紅色小石頭。「快撿石頭!」他瘋狂的大叫,「或許這樣可以把牠們嚇跑!」 那些動物突然在平臺前幾公尺的地方停下來,恫嚇似的用後腳站了起來。 我擠在麥可跟杰伊中間,清楚的看到牠們。牠們可能是野狼或野貓之類的貓科動物。牠們筆直站立,將近有一公尺高。牠們的身體修長纖細,可以說是骨瘦如柴,身上的紅棕色毛皮有著斑點,爪子露出銀色的長指甲。牠們的頭跟身體一樣瘦長,小小、紅色黃鼠狼似的眼睛貪婪的盯著我們。牠們的長嘴巴迅速的一張一闔,露出了兩排亮銀色、像短劍一樣的牙齒。 「不!不!救命啊!」麥可把頭埋進膝蓋。他的身體因為驚恐而抽搐著。 有幾個孩子嚇得哭了出來,其他人則不敢出聲,瞠目結舌的凝視著行進中的動物們。 我被嚇得連叫都叫不出來、動也不敢動、什麼事都不敢做。 我盯著那一列動物看著,心怦怦的跳著,嘴巴像棉花一樣乾燥。 動物們忽然安靜下來,牠們站在離平臺不遠的地方看著我們,張開嘴巴大吼了一聲,牠們看起來很飢餓,嘴邊吐出了白沫。 「牠、牠、牠們準備要攻擊我們了!」一個男孩子喊叫著。 「牠們看起來很餓!」另一個女孩子也跟著說。 牠們嘴裡流出的白沫慢慢佈滿了尖銳的牙齒,牠們不斷張開又闔上嘴巴,聽來像是無數個鋼製陷阱被觸動而闔上了。 突然間,其中一隻動物跳上了平臺邊緣。 「不!」幾個孩子一起哭叫了起來。 我們緊緊縮在一起,想要躲在行李跟背包後面。 另外一隻也爬上平臺,第三隻也上來了。 我向後退了一步。 我看到杰伊將一顆紅石頭丟向了其中一隻想要前進的動物,可是石頭卻落在平臺上彈開了。 牠們並沒有因此被嚇到,反而拱起背,準備要攻擊。 牠們發出了吱吱喳喳、高八度的尖叫聲。 牠們開始向我們移動,越來越靠近。 杰伊又丟了另一顆石頭。 這次丟中了另外一隻,牠發出了刺耳的尖叫聲,但還是不斷前進,發紅的眼睛瞄準了杰伊,下顎飢渴的開了又闔上。 「走開!」朵芮顫聲叫著,「你們回去!走開!走開!」但是她的呼喊一點用都沒有。 那群動物還是一直前進。「跑!快跑!」我催促著大家。「我們跑不過牠們的!」有人大叫。尖銳刺耳的吱喳聲越來越大,震耳欲聾!我們被一整排音牆給包圍了。這群醜陋的動物壓低了身體要向我們猛撲。「跑!」我又說了一次,「快跑啊!」我的腳卻一點也不合作,像是橡膠般的軟弱無力。我轉身向後跑想躲開牠們,結果卻跌落在平臺上。我的後腦勺撞到地面,眼冒金星。我知道,牠們就要撲向我了。我躲不開的。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