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雞皮疙瘩(9) : 木偶驚魂

  • Hit:143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R.L.史坦恩成名代表作。‧作者連續三年以本系列叢書,獲選為《今日美國》(USA Today)最暢銷童書作家。‧美國亞馬遜網站讀者五顆星熱情推薦,歷久不衰經典。‧本系列已改編為電影版,2015年美國萬聖節強勢登場。※本書附加英語學習功能--「這句英文怎麼說?」。看故事,輕鬆學習最貼近生活的實用美語。何飛鵬 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張國立 作家│耿一偉 臺北藝術大學與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游珮芸 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廖卓成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 兒童文學教授 好評推薦!小心,給你一身雞皮疙瘩!從本書第一頁起,驚嚇旅程就此展開。啟發想像力的無限可能!全美八成以上7至12歲兒童,都在看「雞皮疙瘩」!●本系列已改拍成電影,美國2015萬聖節強檔鉅片!由電影《怪獸大戰外星人》、《格列佛遊記》名導羅勃‧賴特曼導演、影星傑克‧布萊克領銜主演。‧「雞皮疙瘩系列」中,你的雞皮疙瘩起來了,可是結尾的時候,鬼並不是死了,……而且有下一場遊戲又要繼續開始的感覺。──耿一偉(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文學的趣味不止一端,莞爾會心是趣味,熱鬧誇張是趣味,刺激驚悚也是趣味。──廖卓成(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兒童文學教授)‧我們榜單上前27本改版平裝書全都是「雞皮疙瘩系列」。──黛安娜‧羅巴克《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編輯‧我小時候就很愛這套書,現在我買給我的孩子,希望他(她)像我一樣喜歡!──全球讀者共同感想木偶會說話的惡夢成真了!孿生姊妹琳蒂和克莉絲在鄰屋後院玩耍,琳蒂無意中在垃圾桶旁撿到了一個腹語術專用木偶,並給它取名叫「小巴掌」。 琳蒂每天跟小巴掌練習做腹語表演,並贏得了同學及鄰居們的喜愛,成為受歡迎的風雲人物,克莉絲因此非常嫉妒,她認為如果自己也有一個木偶,一定可以比琳蒂表現得更出色!經過一番折騰後,她終於如願得到了一個木偶,怪異的事卻也隨之不斷。但是這些不過是序曲,真正恐怖的事正等著琳蒂和克莉絲……

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R.L.史坦恩成名代表作。‧作者連續三年以本系列叢書,獲選為《今日美國》(USA Today)最暢銷童書作家。‧美國亞馬遜網站讀者五顆星熱情推薦,歷久不衰經典。‧本系列已改編為電影版,2015年美國萬聖節強勢登場。※本書附加英語學習功能--「這句英文怎麼說?」。看故事,輕鬆學習最貼近生活的實用美語。何飛鵬 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張國立 作家│耿一偉 臺北藝術大學與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游珮芸 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廖卓成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 兒童文學教授 好評推薦!小心,給你一身雞皮疙瘩!從本書第一頁起,驚嚇旅程就此展開。啟發想像力的無限可能!全美八成以上7至12歲兒童,都在看「雞皮疙瘩」!●本系列已改拍成電影,美國2015萬聖節強檔鉅片!由電影《怪獸大戰外星人》、《格列佛遊記》名導羅勃‧賴特曼導演、影星傑克‧布萊克領銜主演。‧「雞皮疙瘩系列」中,你的雞皮疙瘩起來了,可是結尾的時候,鬼並不是死了,……而且有下一場遊戲又要繼續開始的感覺。──耿一偉(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文學的趣味不止一端,莞爾會心是趣味,熱鬧誇張是趣味,刺激驚悚也是趣味。──廖卓成(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兒童文學教授)‧我們榜單上前27本改版平裝書全都是「雞皮疙瘩系列」。──黛安娜‧羅巴克《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編輯‧我小時候就很愛這套書,現在我買給我的孩子,希望他(她)像我一樣喜歡!──全球讀者共同感想木偶會說話的惡夢成真了!孿生姊妹琳蒂和克莉絲在鄰屋後院玩耍,琳蒂無意中在垃圾桶旁撿到了一個腹語術專用木偶,並給它取名叫「小巴掌」。 琳蒂每天跟小巴掌練習做腹語表演,並贏得了同學及鄰居們的喜愛,成為受歡迎的風雲人物,克莉絲因此非常嫉妒,她認為如果自己也有一個木偶,一定可以比琳蒂表現得更出色!經過一番折騰後,她終於如願得到了一個木偶,怪異的事卻也隨之不斷。但是這些不過是序曲,真正恐怖的事正等著琳蒂和克莉絲……
一九四三年生於美國俄亥俄州,九歲即開始了他的寫作生涯,當時是編寫給他的同伴們看,內容主要以短篇小說、幽默故事為主。俄亥俄州立大學畢業後,至紐約擔任「學者出版社」(Scholastic INC.)下屬雜誌編輯,之後在兒童幽默雜誌《Bananas》擔任總編輯十年之久,同期並創作出多本受歡迎的兒童幽默圖書。 一九九二年R.L.史坦恩與「學者出版社」合作推出「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叢書,推出之後立即攻下美國暢銷書榜。一九九四~一九九六年R.L.史坦恩更連續三年被《今日美國》(USA Today)評為暢銷書作家,知名暢銷作家史蒂芬.金也排名其後。一九九九年被評選為英國最受兒童歡迎的作家。R.L.史坦恩的作品結合了幻想、驚險與科幻等元素,情節架構奇特多變,每部都是向想像力極限的挑戰。「雞皮疙瘩系列叢書」不僅是他的成名作,更是他最膾炙人口的代表作。
1「嗯⋯⋯嗯⋯⋯嗯⋯⋯!」克莉絲.鮑威爾發出一陣怪聲想引起孿生姊姊的注意。琳蒂.鮑威爾正在看書,她抬起眼瞥了一下,看看究竟是什麼情況,但她並沒有看到她妹妹那張漂亮的臉蛋,反倒瞧見一個渾圓的、和克莉絲的腦袋一般大的粉紅色泡泡。「挺不賴的!」琳蒂不為所動,淡淡的說著,不過話一說完,她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刺向那個泡泡,頓時發出一聲巨響。 「嘿!」克莉絲驚呼一聲,只見整個粉紅色泡泡爆裂開來,黏在她的臉頰和下巴上。 琳蒂大笑著說:「上當了吧!」 克莉絲火冒三丈的將琳蒂的書搶了過來,並且順勢把書本闔上,她歡呼著:「啊哈——這下子妳找不到是在哪一頁了!」她知道她姊姊最討厭找不到正在閱讀的段落了。 琳蒂皺著眉頭將書搶了回來,克莉絲則忙著清理臉上的口香糖泡泡。 「這可是我吹過最大的泡泡耶!」她生氣的說,黏在下巴上的口香糖還沒清乾淨。 「我吹過的泡泡比妳這個大多了。」琳蒂不屑的回答。 「我真搞不懂妳們兩個。」她們的母親口中嘟嚷著,只見她一路走進她們的臥房,將一堆摺疊整齊的衣物放在克莉絲的床腳處,「妳們居然連吹泡泡糖也要比較。」 「我們不是在比較。」琳蒂喃喃說道,她把金色的馬尾撥向腦後,又專注的看起書來。 這對雙胞胎姊妹都有著一頭直順的金髮,只不過琳蒂留著長髮,通常都把頭髮梳到腦後紮成馬尾,或者把馬尾斜綁在頭的一側;克莉絲則是把頭髮理得很短很短。她們兩個在各方面都很相像。譬如說,兩人都有著寬闊的前額和一雙湛藍的圓眼睛;當她們微笑時,臉頰上都有深深的酒窩,而且都很容易臉紅,不時可以看見她們白晰的臉上泛起一片桃紅;也因此,兩人髮型的不同,就成了大家分辨她們的方法。她們都嫌自己的鼻子寬了些,也都希望再長高一點。琳蒂最要好的朋友愛麗絲,就足足比她們高了三吋,而她還沒滿十二歲呢。「這樣清乾淨了嗎?」克莉絲問,她整個下巴被她搓得又紅又黏的。「還沒有。」琳蒂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回答,「頭髮上還有一些。」「噢,這下糟了!」克莉絲喃喃說道,她撥弄著頭髮,卻沒發現任何泡泡糖的痕跡。「又上當了吧!」琳蒂笑著說:「妳實在太容易被騙了。」克莉絲不禁氣得大叫:「妳為什麼老是跟我過不去?」「我?和妳過不去?」琳蒂抬起頭來睜大了眼睛,露出一副無辜的表情。「我是天使,這可是大家都知道的。」受不了被激怒的克莉絲,轉身對著正在將短襪塞入梳妝檯抽屜裡的母親說:「媽,什麼時候我才能有自己的房間呢?」「等到地老天荒那一天再說吧。」鮑威爾太太笑盈盈的回答。 克莉絲嘆了口氣:「妳每次都這麼說。」 她的母親聳聳肩無奈的表示,「妳應該很清楚我們家沒有多餘的空間,克莉絲。」 她說完轉身面向臥室的窗戶,只見燦爛的陽光從薄薄的窗簾透射進來。「今天天氣這麼好,妳們兩個怎麼不到外面走走呢?」 「媽,我們不是小女孩了。」琳蒂的眼珠子轉呀轉的說:「我們十二歲了,已經夠大了,不該再出門去玩了。」 「都弄掉了嗎?」克莉絲問,她還在忙著刮掉黏在下巴上的泡泡糖碎渣。 「別再摳了,那樣有助於改善妳的膚質。」琳蒂回答。 「我希望妳們兩個能對彼此好一點。」鮑威爾太太嘆了口氣說。 冷不防的,樓下突然傳來一陣嘈雜的狗叫聲,「這會兒巴吉不曉得又在興奮些什麼了?」鮑威爾太太不禁感到煩躁的說。他們家那隻黑色小獵犬總是不停的狂叫,「妳們何不帶巴吉去散散步?」 「才不要。」琳蒂把整張臉埋在書本裡,嘴裡咕噥著。 「那要不要去騎那兩輛生日時送妳們的腳踏車呢?」 鮑威爾太太雙手插在腰際說:「就是當初妳們非要不可,可是真的買給妳們了,就一直停放在車庫裡的那兩輛全新的腳踏車。」 「好了!好了!媽,拜託別再挖苦我們了。」琳蒂說,她闔上書本,站起來伸伸懶腰,順手把書扔在她的床上。 「妳要去嗎?」克莉絲問琳蒂。 「去哪裡?」 「去騎腳踏車兜風啊!我們可以騎到操場上,看看有什麼人還在學校裡閒晃。」「妳只是想去瞧瞧羅比是不是在那裡吧。」琳蒂說,同時扮了個鬼臉。 「那又怎麼樣?」克莉絲說,臉上一陣緋紅。 「去吧!去呼吸一點新鮮空氣。」鮑威爾太太催促著兩個女兒,「我要去一趟超級市場,那就待會兒見囉。」 克莉絲望著梳妝檯上的鏡子,她已經把絕大部分的泡泡糖清除掉了,於是舉起雙手往後順了順短髮。「來吧,我們走吧,」她說,「最慢出門的是笨蛋。」說完她便衝向門口,比她姊姊搶先了半步。 她們飛快的衝出後門時,巴吉在她們身後發出一陣狂吠。午後的太陽高掛在晴朗無雲的天空中,寧靜無風的空氣顯得格外的乾燥,感覺上不像春天而比較像是夏天。 克莉絲和琳蒂都穿著背心和短褲。就在琳蒂彎身要去拉開車庫門時,她停了下來,隔壁的房子吸引了她的目光。 「妳瞧——他們已經架好牆壁了。」她指著她家後院的對面,對克莉絲說。 「那幢房子蓋得好快,快得讓人難以置信。」克莉絲說,並順著她姊姊的目光望去。 幾個建築工人在冬天的那段期間拆掉舊房子,三月時則完成了新的水泥地基。琳蒂和克莉絲曾在工人不在時溜進去看過,她們猜想著每個房間會怎麼配置。 如今建築物的四面牆壁搭蓋完成,看起來儼然是一幢成形的房子了。四周散置著成堆的木材、一大團紅棕色泥土、水泥塊、全套的電鋸,及各式各樣的工具和機械。 「今天沒有人在工作。」琳蒂說。 她們朝著那幢新房子前進。「依妳看會是什麼樣的人搬進來呢?」克莉絲心裡不禁感到好奇,「說不定是和我們年紀相仿的帥哥,也說不定是一對很好看的雙胞胎兄弟。」 「噁心!」琳蒂做出一副嫌惡的表情,「雙胞胎兄弟?虧妳想得出來,真不敢相信我們居然是同父母生的。」克莉絲早就習慣琳蒂的冷嘲熱諷了,兩個女孩對自己擁有孿生姊妹這件事,同時存在著一種既歡喜又厭惡的心情。這是因為她們必須一起分享所有的事物——她們的外表、衣服、房間——相較於大多數的姊妹們,她們的關係顯得格外密切。也正因為她們太像對方了,所以很多時候也會處心積慮的讓對方感到難堪。「現在這附近不見人影,我們一起去看看這幢新房子吧!」琳蒂說。克莉絲尾隨著琳蒂穿過庭院,一隻松鼠停在粗大的楓樹樹幹上,頗有戒心的注視著她們。她們從分隔兩個庭院的矮灌木叢的缺口處穿過去,一路經過成堆的木材和堆成小山般的泥土,然後爬上了水泥門階。 一張厚重的塑膠布固定在前門的入口處,克莉絲拉起塑膠布的一角,她們便潛入了房屋中。屋子裡陰涼而昏暗,還有一股清新的木材氣味,灰泥建造的牆壁已經完成,不過還沒有漆上油漆。 「小心點!」琳蒂警告著說,「有釘子。」她指著散布在地板上的大鐵釘,「萬一不小心踩到,可能會感染破傷風而死於非命。」 「妳是在詛咒我嗎?」克莉絲說。 「我可不要妳死。」她竊笑著回答。「只要得破傷風就行了。」 「我就知道!」克莉絲以譏諷的口吻說。「這裡應該是客廳。」她說著,小心翼翼的穿過前面的房間來到一處緊鄰著內牆的壁爐。 「教堂式的天花板。」琳蒂說,抬頭仰望著頭頂上方在黑暗中隱約露出的木頭橫樑,「真棒。」 「這個客廳比我們家的還大。」克莉絲說著,然後凝望著大型觀景窗外的街道。 「這種氣味聞起來真好。」琳蒂說,隨即深深的吸了口氣,「所有的木屑混合在一起就是松樹的味道了。」 她們繼續穿過大廳來到廚房,「那些電線通電了嗎?」克莉絲指著由天花板橫樑上懸垂下來的一整團黑色電線問。「妳去摸一下不就知道了?」琳蒂提議。「妳先去試呀!」克莉絲立刻回頂了一句。「這間廚房並不是很大。」琳蒂說,她彎下腰來審視廚房裡櫥櫃將擺設的空位。她站起身來,正打算提議到樓上去查看時,卻聽見了一陣聲響。「咦?」她大吃一驚而睜大了眼睛,「有人在這兒嗎?」克莉絲頓時楞在廚房的中央。她們倆極力的傾聽著。四下寂靜無聲。接著她們聽到一陣輕盈而迅速的腳步聲慢慢的接近,而且很快的進到了屋裡。「快走!」琳蒂低聲說。克莉絲率先衝出了前門的入口處,從塑膠布底下鑽了出去,躍過門階拔腿朝自己家裡的後院奔去。琳蒂則在門階的下方停住腳步,並轉身回到那幢新房子,「嘿——妳看!」她叫克莉絲。只見一隻松鼠從房子側面的窗口飛奔而出,牠四隻腳不停的在半空中舞動,最後降落在土堆上。牠很快便爬上鮑威爾家後院裡的那棵楓樹。 琳蒂笑道:「原來只不過是一隻松鼠。」 克莉絲在接近矮灌木叢的地方停了下來,「妳確定嗎?」她遲疑了一下,眼睛來回巡視那幢新房子的每個窗口,說:「那隻松鼠真是夠吵的了。」 當她的目光由房子的方向移回時,她才赫然發現到琳蒂不見了。 「嘿——妳在哪裡?」 「在這裡。」琳蒂叫她,「我好像看見了什麼東西。」 克莉絲花了好一會兒功夫才找到她姊姊。琳蒂的身影有一大半隱藏在庭院最裡處, 一個黑色大型垃圾箱的後面。 克莉絲舉起一隻手放在眼睛上面眺望,好讓自己看得更清楚一些。 琳蒂整個人彎身探進垃圾箱的側面,看起來好像正在一大堆廢棄物之中搜尋什麼。 「妳在找什麼?」克莉絲呼喊。 琳蒂正忙著將周圍的雜物移開,似乎並沒有聽見。 「妳到底是在找什麼?」克莉絲又叫她,她勉強的朝著那座大型垃圾箱上前了幾步。 琳蒂並沒有回應。 琳蒂慢慢的從裡頭拉出了一件東西,並動手把它扶正,只見它的手臂和雙腿毫無反應的垂著,克莉絲甚至還看到了一顆有著棕色頭髮的頭顱。 一顆頭顱?手臂和雙腿? 「噢,不!」克莉絲高聲尖叫,驚嚇之餘,她連忙舉起雙手遮住了臉。
2一個小孩? 克莉絲嚇得喘不過氣來,目瞪口呆的看著琳蒂把「他」從垃圾箱裡提了起來。 她看到了「他」的臉,一張眼睛大睜、表情呆滯的臉,頭頂上的棕髮顯得僵硬而刻板,「他」似乎還穿著一件灰色的外衣。 「他」的手臂和雙腿無力的垂著。 「琳蒂!」克莉絲呼喊,她的喉嚨因為驚懼過度而緊繃著,「『他』是不是……是不是……還活著?」 她的心臟怦怦直跳,並朝著她姊姊那兒跑了過去。只見琳蒂把那個可憐的東西,像是呵護嬰兒般的擁在懷裡。「『他』還活著嗎?」克莉絲屏住氣,追問著。 當她姊姊開始哈哈大笑時,她頓時停下了腳步。 「不!『他』不是活的!」琳蒂歡天喜地的笑著。 克莉絲這時候才明白,原來那根本就不是一個小孩,「原來是一個木偶!」她尖叫。 琳蒂把它提了起來。「一個腹語表演師的木偶。」她說,「顯然是被人丟棄了,不過妳相信嗎?它的狀態還保持得相當完好。」 琳蒂過了好一會兒才察覺到克莉絲氣喘吁吁的,整張臉都漲紅了。她略帶輕蔑的笑著說:「克莉絲,妳是怎麼了?噢,噢,難不成妳還真的以為是一個小孩!」「不是,當然不是。」克莉絲連忙否認。 琳蒂提起木偶,檢查它的背部,找尋那根能夠牽動木偶嘴部張闔的細繩。「我是個活生生的小孩。」琳蒂操控木偶開口說話,她想要以保持自己嘴唇不動的方式,經由緊閉的牙齒間,發出音調極高的聲音。 「笨蛋!」克莉絲不以為然的說。 「我不是笨蛋,妳才是笨蛋!」琳蒂操控著木偶,並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當她扯動木偶背後的細繩時,木偶木質的嘴唇就上下移動,移動時還會發出喀噠喀噠的聲響。 她的手順著木偶的背部再向上游移,找到了能讓木偶那雙眼睛左右擺動的控制裝置。 「說不定它身上都是病菌。」克莉絲做出一副厭惡的表情說,「把它扔回去吧,琳蒂。」 「我才不要。」琳蒂輕柔的撫摸著木偶那木質的頭髮,語氣堅定的表示,「我要把它留下來。」 「她要收留我了。」她讓木偶開口說道。 克莉絲心有疑慮的注視著那具木偶,它那棕色的頭髮是用顏料描繪在頭頂上的,藍色的眼睛睜得老大,不過只能左右擺動,卻無法眨眼。而塗成鮮紅色的嘴唇向上彎曲,形成一種詭異荒誕的笑容,下唇的一側有一處裂開的缺口,因而無法和上唇完全的密合。 木偶穿著一件灰色雙排扣的外套罩在白色的襯衫衣領上,衣領的下方並沒有真正連接著一件襯衫,那其實是在木偶木質的前胸塗上了白色顏料,巨大的棕色皮鞋則是銜接在那細長而垂懸的腿部末端。「我的名字叫做小巴掌。」琳蒂讓木偶開口說道,並且讓它上下張闔著嘴巴露齒而笑。「笨蛋。」克莉絲搖著頭,再次說道,「為什麼要取這種名字呢?」「妳過來,我給妳一個小巴掌。」琳蒂讓木偶開口說話,同時試著讓自己的嘴唇保持不動。「我們到底還要不要騎腳踏車去操場?琳蒂!」克莉絲不滿的埋怨道。「妳是在擔心那可憐的羅比正在想念妳嗎?」琳蒂讓小巴掌開口問道。「把那個令人噁心的東西放下來。」克莉絲不耐煩的回答。「我並不噁心,令人作嘔的是妳。」小巴掌以琳蒂的尖嗓音說道,它說話時,眼睛還會左右轉動。「妳的嘴唇動了。」克莉絲告訴琳蒂,「妳真是個糟糕到不行的腹語表演者。」「我會越練越好的!」琳蒂充滿自信的表示。「妳是真的要把它留下嗎?」克莉絲驚叫。「我喜歡小巴掌,它挺可愛的。」琳蒂說,並將木偶緊貼在胸前擁抱著。 「我很可愛。」她讓小巴掌說,「妳很噁心。」 「閉嘴!」克莉絲厲聲向木偶斥責。 「妳才閉嘴!」小巴掌用琳蒂那種緊繃的高嗓音回答。 「妳留著它做什麼呢?」克莉絲問,並尾隨著她姊姊的腳步朝街道的方向走去。 「我一直都很喜歡木偶啊。」琳蒂回想道,「妳還記得我那些提線木偶嗎?每次我都能和它們玩上好幾個鐘頭,我還編了好幾齣木偶長劇呢!」 「我也一直很喜歡和提線木偶一起玩。」克莉絲回想道。 「妳老是把那些提線糾結在一起。」琳蒂皺著眉說,「跟我比起來,妳簡直是差太多了。」 「可是妳打算把這個木偶拿來做什麼呢?」克莉絲不禁質問。 「還不曉得,說不定我會拿來表演。」琳蒂若有所思的說,然後她把小巴掌換到另一隻手上,「我敢說,在不久的將來,一定可以靠它為我賺一些錢。妳知道的,就在小朋友生日派對的餘興節目中來一段表演。」 「生日快樂!」她讓小巴掌開口說,「錢拿來。」 克莉絲並不覺得好笑。 這兩個女孩沿著自家門前的街道漫步,琳蒂用單手撐住小巴掌的背部,把它抱在懷裡。「我總覺得它有點詭異。」克莉絲說,她提起腳把一顆大鵝卵石踢到街道的對面去,「妳應該把它放回那個垃圾箱裡。」 「才不要!」琳蒂極力的堅持。「才不要!」她搖動小巴掌的頭讓它開口說話,只見它那玻璃般的藍眼珠子也隨著左右擺動,「我要把妳放進垃圾箱裡。」 「小巴掌似乎有意和我過不去。」克莉絲對著琳蒂露出不悅的表情。 琳蒂笑著說,「別看著我。」她嘲弄她妹妹說,「妳該去向小巴掌抱怨才對。」克莉絲皺著眉頭。 「妳是在嫉妒。」琳蒂說,「因為我找到了它而妳沒有。」 克莉絲正準備反駁,這時候她們同時聽到了一些聲音,克莉絲抬起頭來,看見馬歇爾家的兩個小孩,他們正從前方的街角處迎面跑來。這兩個紅頭髮的小孩十分可愛,克莉絲和琳蒂有時候會去充當他們的臨時保母。 「那是什麼?」愛咪.馬歇爾指著小巴掌問道。「它會說話嗎?」她的弟弟——班問道,他保持著好幾呎遠的距離,長滿雀斑的臉上帶著狐疑的神情。 「嗨!我是小巴掌!」琳蒂讓木偶開口打招呼,她用單手支撐小巴掌,讓它挺直上身端坐著,它的雙臂則垂在腰際的位置。 「妳是從哪裡得到的?」愛咪問。 「它的眼睛能動嗎?」班問道,他仍然躊躇不前。 「你的眼睛能動嗎?」小巴掌向班問道。 只見馬歇爾家的兩個孩子放聲大笑,這時班似乎已經忘記了先前的疑慮,他跨步上前一把抓住小巴掌的手。 「噢!輕一點!」小巴掌驚叫。 班嚇了一跳連忙把手放開,他和愛咪在一陣笑鬧聲中解除了原有的戒心。「哈!哈!哈!哈!」琳蒂讓小巴掌發出笑聲,並將它的頭部向後仰,把它的嘴巴張得更大。 這兩個小孩都覺得那樣子很有趣,而笑得更厲害了。 琳蒂對於能夠獲得如此的反應感到非常高興,她看了妹妹一眼,只見克莉絲坐在人行道的邊上,雙手支著下巴,臉上露出沮喪落寞的神情。 她是在嫉妒,琳蒂明白,克莉絲顯然是看出孩子們確實喜歡小巴掌,而以後我會因此而成為大家目光的焦點,她怎麼能不嫉妒呢? 我絕對要留下小巴掌不可!琳蒂告訴自己。她對自己牛刀小試所得到的成就感,感到高興不已。 她凝視著木偶那雙明亮的藍眼睛。出乎她意料的,木偶似乎也像是在注視著她,它的眼睛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它咧開嘴,露出了會心的一笑。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