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雞皮疙瘩(15) : 小心雪人

  • Hit:212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
‧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R.L.史坦恩成名代表作。‧作者連續三年以本系列叢書,獲選為《今日美國》(USA Today)最暢銷童書作家。‧美國亞馬遜網站讀者五顆星熱情推薦,歷久不衰經典。‧本系列已改編為電影版,2015年美國萬聖節強勢登場。
※本書附加英語學習功能--「這句英文怎麼說?」。看故事,輕鬆學習最貼近生活的實用美語。
何飛鵬 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張國立 作家│耿一偉 臺北藝術大學與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游珮芸 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廖卓成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 兒童文學教授 好評推薦!
小心,給你一身雞皮疙瘩!從本書第一頁起,驚嚇旅程就此展開。
啟發想像力的無限可能!全美八成以上7至12歲兒童,都在看「雞皮疙瘩」!
●本系列已改拍成電影,美國2015萬聖節強檔鉅片!由電影《怪獸大戰外星人》、《格列佛遊記》名導羅勃‧賴特曼執導、影星傑克‧布萊克領銜主演。
這裡的雪人,怪怪的……賈西琳跟桂塔阿姨搬到了一個叫「雪比亞」的地方,那是位在北極圈邊陲的一個小村子。 在這裡,沒有電影院、沒有購物中心,什麼都沒有,而且最詭異的是,到了夜裡,村中會聽到奇怪的嚎叫聲,而且家家戶戶門口都有個圍著紅圍巾,臉上刻著深疤,笑容詭異的怪雪人……這個邊陲小鎮似乎隱藏了一個跟巫師有關的祕密,但每個人都絕口不談,只知道,如果你在山頂遇到雪人,就永遠回不來了……

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
‧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R.L.史坦恩成名代表作。‧作者連續三年以本系列叢書,獲選為《今日美國》(USA Today)最暢銷童書作家。‧美國亞馬遜網站讀者五顆星熱情推薦,歷久不衰經典。‧本系列已改編為電影版,2015年美國萬聖節強勢登場。
※本書附加英語學習功能--「這句英文怎麼說?」。看故事,輕鬆學習最貼近生活的實用美語。
何飛鵬 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張國立 作家│耿一偉 臺北藝術大學與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游珮芸 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廖卓成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 兒童文學教授 好評推薦!
小心,給你一身雞皮疙瘩!從本書第一頁起,驚嚇旅程就此展開。
啟發想像力的無限可能!全美八成以上7至12歲兒童,都在看「雞皮疙瘩」!
●本系列已改拍成電影,美國2015萬聖節強檔鉅片!由電影《怪獸大戰外星人》、《格列佛遊記》名導羅勃‧賴特曼執導、影星傑克‧布萊克領銜主演。
這裡的雪人,怪怪的……賈西琳跟桂塔阿姨搬到了一個叫「雪比亞」的地方,那是位在北極圈邊陲的一個小村子。 在這裡,沒有電影院、沒有購物中心,什麼都沒有,而且最詭異的是,到了夜裡,村中會聽到奇怪的嚎叫聲,而且家家戶戶門口都有個圍著紅圍巾,臉上刻著深疤,笑容詭異的怪雪人……這個邊陲小鎮似乎隱藏了一個跟巫師有關的祕密,但每個人都絕口不談,只知道,如果你在山頂遇到雪人,就永遠回不來了……
作者簡介R.L.史坦恩 R.L.Stine一九四三年生於美國俄亥俄州,九歲即開始了他的寫作生涯,當時是編寫給他的同伴們看,內容主要以短篇小說、幽默故事為主。俄亥俄州立大學畢業後,至紐約擔任「學者出版社」(Scholastic INC.)下屬雜誌編輯,之後在兒童幽默雜誌《Bananas》擔任總編輯十年之久,同期並創作出多本受歡迎的兒童幽默圖書。 一九九二年R.L.史坦恩與「學者出版社」合作推出「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叢書,推出之後立即攻下美國暢銷書榜。一九九四~一九九六年R.L.史坦恩更連續三年被《今日美國》(USA Today)評為暢銷書作家,知名暢銷作家史蒂芬.金也排名其後。一九九九年被評選為英國最受兒童歡迎的作家。R.L.史坦恩的作品結合了幻想、驚險與科幻等元素,情節架構奇特多變,每部都是向想像力極限的挑戰。「雞皮疙瘩系列叢書」不僅是他的成名作,更是他最膾炙人口的代表作。
譯者簡介柯清心台中人,美國堪薩斯大學戲劇研究所碩士,現任專職翻譯。著有童書《小蠟燭找光》;譯有《白虎之咒》系列小說、《擁有未來記憶的女孩》、《鄰家女孩》等數十部作品。
‧「雞皮疙瘩系列」中,你的雞皮疙瘩起來了,可是結尾的時候,鬼並不是死了,……而且有下一場遊戲又要繼續開始的感覺。──耿一偉(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
‧文學的趣味不止一端,莞爾會心是趣味,熱鬧誇張是趣味,刺激驚悚也是趣味。──廖卓成(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兒童文學教授)
‧我們榜單上前27本改版平裝書全都是「雞皮疙瘩系列」。──黛安娜‧羅巴克《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編輯
‧我小時候就很愛這套書,現在我買給我的孩子,希望他(她)像我一樣喜歡!──全球讀者共同感想
出版緣起人生從奇幻冒險開始何飛鵬/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
我的八到十二歲是在《三劍客》、《基度山恩仇記》、《乞丐王子》中度過的。可是現在的小孩有更新奇的玩具、電玩、漫畫,以及迪士尼樂園等。八到十二歲,正是孩子從字數極少、以圖畫為主的繪本閱讀,跨越到漸漸以文字閱讀為主的時期。也正是訓練孩子從圖像式思考,轉變成文字思考的重要階段。在這個階段,養成長期的文字閱讀習慣,能培養孩子敘事、分析、推理的邏輯思辨能力,奠定良好的寫作實力與數理學力基礎。然而,現在的父母擔心,大環境造成了習於圖像、不擅思考、討厭文字的一代。什麼力量能讓孩子重回閱讀的懷抱呢?全球銷售三億五千萬冊的「雞皮疙瘩系列叢書」,正是為了滿足此一年齡層的孩子的需求而誕生的!無論是校園怪奇傳說、墓地探險、鬼屋驚魂,或是與木乃伊、外星人、幽靈、吸血鬼、殭屍、怪物、精靈、傀儡相遇過招,這些孩子們的腦袋裡經常出現的角色或想像,經由作者的生花妙筆,營造出一個個讓孩子們縱橫馳騁的魔幻時空、光怪陸離的神奇異界,經歷各種危急險難,最終卻又能安全地化險為夷。這樣的冒險犯難,無論男孩女孩,無不拍案稱奇、心怡神醉!本系列作品被譯為三十二種語言版本,並在全球數十個國家出版,創下了出版史上多項的輝煌紀錄,廣受世界各地孩子的喜愛。作者史坦恩表示,這套作品之所以成功,是因為多年的兒童雜誌編輯工作,讓他對兒童心理和兒童閱讀需求有了深刻理解——他知道什麼能逗兒童發笑,什麼能使他們戰慄。我們誠摯地希望臺灣的孩子也能和世界上其他的孩子一樣,有更豐富多元的閱讀選擇。更希望藉由這套融合驚險恐怖與滑稽幽默於一爐,情節緊湊又緊張的「雞皮疙瘩系列叢書」,重拾八到十二歲孩子的閱讀興趣,從而建立他們的閱讀習慣,擁有一個快樂學習的童年。現在,我們一起繫好安全帶,放膽體驗前所未有的驚異奇航吧!
專文推薦戰慄娛人的鬼故事廖卓成/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兒童文學教授
這套書很適合愛看鬼故事的讀者。文學的趣味不止一端,莞爾會心是趣味,熱鬧誇張是趣味,刺激驚悚也是趣味。有人擔心鬼故事助長迷信,其實古典小說中,也有志怪小說一類,《聊齋誌異》就有不少鬼故事。何況,這套書的作者開宗明義的說:「這都是想像出來的故事」,不必當真。既然恐怖電影可以看,看鬼故事似乎也無妨;考試的書讀久了,偶爾調劑一下,對頭腦卻是有益。當然,如果看鬼片會連續失眠,妨害日常生活,那就不宜勉強了。雋永的文學作品,應該有深刻的內涵;但不少兒童文學作品說教有餘,趣味不足。只要有趣味,而且不是害人為樂的惡趣,就是好的作品。鮑姆(Baum)在《綠野仙蹤》的序言裡,挑明了他寫書就是為了娛樂讀者。倒是內行的讀者,不妨考校一下自己的功力,留意這套書的敘事技巧,由主角「我」來講故事,有甚麼效果?書中衝突的設計與化解,是否意想不到又合情合理?能不能有不同的設計?會不會更好?這是另一種引人入勝之處。
導讀結局只是另一場驚嚇的開始耿一偉/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小時候玩遊戲,比如捉迷藏等,都會有一個人要當鬼。鬼在這個遊戲中很重要,沒有鬼來捉人,遊戲就不好玩。這些遊戲的關鍵特色,不是人要去消滅鬼,而是要去享受人被鬼追的刺激樂趣。所以當鬼捉到人後,不是遊戲就結束,而是下一個人要去當鬼。於是,當鬼反而是件苦差事,因為捉人沒有樂趣,恨不得趕快找人來替代。所以遊戲不能沒有鬼,不然這個遊戲就不好玩了。在史坦恩的「雞皮疙瘩系列」中,這些鬼所扮演的角色也是類似遊戲中的鬼,給我帶來閱讀與想像的刺激。各位讀者如果留意一下,會發現在他的小說中,都有一個類似的現象,就是結局往往不是一個對抗式的終局,一種善惡誓不兩立,以消滅魔鬼為最終目標的故事──這比較是屬於成人恐怖片的模式,不是你死,就是人類全部變殭屍。但「雞皮疙瘩系列」中,你的雞皮疙瘩起來了,可是結尾的時候,鬼並不是死了,而是類似遊戲一樣,這些鬼換了另一種角色,而且有下一場遊戲又要繼續開始的感覺。礙於閱讀的樂趣,我無法在此對故事結局說太多,但各位看完小說時,可以再回想我在這裡說的,就知道,「雞皮疙瘩系列」跟遊戲之間,的確有類似性。換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些主角大多為青少年,他們在生活中碰到的問題,如搬家面對新環境、男生女生的尷尬期、霸凌、友誼等,都在故事過程一一碰觸。「雞皮疙瘩系列」令人愛不釋手的原因,也在於表面上好像主角是鬼,但讀到一半,你會感覺到,故事的重點不知不覺地從這些鬼怪轉移到那些被追的青少年身上,鬼可不可怕不是重點,重點是被追的過程中,一些青少年生活中的苦悶,也被突顯放大,甚至在故事中被解決了。所以你會在某種程度感受到,這本書的內容是在講你,在講你的生活,在講你的世界,鬼的出現,只是把這些青春期的事件給激化了。另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從日常生活轉入魔幻世界的關鍵點,往往發生在父母不在身邊,然後主角闖入不熟識空間的時候──比如《魔血》是主角暫住到姑婆家、《吸血鬼的鬼氣》是闖入地下室的祕道、《我的新家是鬼屋》是新家的詭異房間……等等。因為誤闖這些空間,奇怪的靈異事件開始打斷平凡無趣的日常軌道,一段冒險展開了,一場你追我跑的遊戲開始進行,而父母們往往對此毫無所悉,不知道自己的兒女在故事結束時,已經有所變化,變得更負責任,更勇敢。「雞皮疙瘩系列」的意義,也在這個地方。在平凡無奇充滿壓力的青春期校園生活中,有那麼多不快樂、有那麼多鬼怪現象在生活中困擾著我們,但這無法跟家長說,因為他們不能理解,他們看不到我們看到的。但透過閱讀,透過想像力所引發的鬼捉人遊戲,這些不滿被發洩,這些被學校所壓抑的精力被釋放了。幸好有這些鬼怪的陪伴,日子不再那麼無聊,世界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改變。終究,在青少年的世界裡,鬼怪並不是那麼可怕,在史坦恩的小說中,也往往會有主角最後拯救了這些鬼怪的情形,彷彿他們不是惡鬼,而比較像誤闖人類世界的外星人……這也是青少年的焦慮,他們正準備降臨成人世界,這件事讓他們起了雞皮疙瘩!!
1當雪花狂飆,日漸西沉, 小心雪人哪,我的孩子。 小心雪人。 雪人帶來了酷寒。
我怎麼會想起這首兒歌? 這是我在幼年時,母親常唸給我聽的一首歌謠,母親輕柔的聲音彷彿猶在耳際,自從五歲以後,我就再也沒聽過母親的聲音了……小心雪人。 雪人帶來了酷寒。 母親在我五歲的時候去世了,之後我便和桂塔阿姨同住。現在我十二歲了,阿姨從不唸那首歌謠給我聽。 當桂塔阿姨和我步下廂型車,望著我們被白雪覆蓋的新家時,為什麼我竟會想到那首歌呢? 「賈西琳,妳怎麼不太開心?」桂塔阿姨將手搭著我的藍大衣肩頭說:「妳在想什麼,親愛的?」 我打了個寒顫,不是因為被桂塔阿姨嚇到,而是因為冷風不斷的從山上吹下來。我望著這棟將成為我們新家的平頂小屋。 小心雪人。 這首童謠還有第二段,可是我為什麼想不起來? 不知道我們是不是還留著母親以前常讀給我聽的那本舊詩集。 「好舒適的小房子啊。」桂塔阿姨說,她的手依舊搭在我的肩上。我覺得好悲傷,難過得不得了,不過我還是勉強擠出一絲微笑,喃喃說道:「是啊,很舒適。」雪堆積在窗台上,還填滿了鵝卵石之間的空隙,低矮平坦的屋頂上覆著一層白雪。桂塔阿姨平時蒼白的臉頰被凍紅了。阿姨並不老,但從我長記性以來,她就一直有著白頭髮。阿姨向來都會在頭後面綁條辮子,那辮子幾乎快垂到她的屁股上了。阿姨長得又高又瘦,還滿漂亮的,她的臉蛋圓而細緻,一雙憂鬱的眼睛又大又黑。我跟阿姨長得一點也不像,我不知道自己長得像誰,我不大記得我媽媽的事,而且我從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桂塔阿姨說,我出生沒多久後,我爸爸就失蹤了。我長了一頭卷卷的深棕色頭髮,眼珠是棕色的,個子又高又壯,我是芝加哥學校女子籃球隊的主將。我喜歡高談闊論、跳舞和唱歌,桂塔阿姨卻可以整天不吭聲。我很愛阿姨,可是她實在太嚴肅、太悶了……有時我真希望她能健談一點。我需要說話的伴哪,我哀怨的想。我們昨天才離開芝加哥,我卻已經開始想念我的朋友了。在這種北極圈邊緣的小村莊裡,我去跟誰交朋友啊? 我幫阿姨把袋子從車上搬下來,我的靴子在堅硬的雪地上踩得嘎嘎作響。我抬頭看著蒙上白雪的高山,這裡到處都是雪,我根本分不清山跟雪的交界在哪兒。 路邊那些方形的小房子在我看來一點都不真實,它們看起來像是用薑餅蓋成的。我好像走進了童話的世界。 只是這不是童話,而是我的真實人生。 真實而詭異的人生。 我的意思是,我們為什麼非得要從美國搬到這種冷死人的山區小村落啊? 桂塔阿姨從來沒好好的跟我解釋過,「該做點改變了,」她喃喃的說,「該繼續過日子了。」要她一次多說幾個字,實在比登天還難。 我知道阿姨跟媽媽是在類似這樣的小村子長大的,可是我們為什麼非得現在搬來這裡?為什麼我非得離開學校和所有的朋友不可? 雪比亞。這是什麼怪名字,雪比亞?你能想像我們竟然會從芝加哥搬到「雪比亞」嗎?運氣好?才怪。雪比亞連滑雪小鎮都稱不上,整個村子根本沒幾個人!我真懷疑這裡有跟我同齡的小孩。桂塔阿姨踢開新家門前的雪堆,用力的開門。「木頭變形了。」她低聲說,然後垂下肩膀抵住門──將門頂開。阿姨雖然瘦,卻挺結實的。我開始把大大小小的袋子扛進屋裡,可是路的對面覆著積雪的院子裡立著的某樣東西,吸引了我的目光。我好奇的轉過身看著它。等看清楚後,我忍不住倒抽一口氣。那是什麼啊?雪人嗎?戴著圍巾的雪人嗎?我看著路對面的雪人,雪人竟然開始移動了。
2我眨眨眼。 不對,雪人沒動。 是紅色的圍巾在風中翻飛。 我朝雪人走去,靴子嘎吱嘎吱的大聲作響;我小心翼翼的檢視雪人一番。 好詭異的雪人哪。它那用細瘦樹枝做成的手臂,一隻側向一旁,另一隻則直直的往上伸去,好像在對我招手。而且每根樹枝都各伸出三根像手指一樣的細枝子。 雪人以兩顆黑色的圓石為眼,一根歪七扭八的胡蘿蔔做鼻子,小小的鵝卵石排列出一道下垂獰笑的嘴巴。 他們幹嘛把雪人做得這麼惡形惡狀?真搞不懂。我沒辦法將視線從那道疤痕上移開,那道疤又長又深,就劃在雪人的右臉頰上。「詭異!」我大聲說道。我最喜歡講這句話了,桂塔阿姨老是說,我需要擴增我的詞彙。不過你還能用別的方式形容一個惡形惡狀、發出冷笑、臉上長疤的雪人嗎?「賈西琳──快來幫忙啊!」桂塔阿姨叫喚著,我從雪人身邊轉開身,匆匆越過馬路返回新家。我們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把廂型車搬空,當我們把最後一個紙箱拖進木屋時,桂塔阿姨找來一只鍋子,然後在廚房裡的老式小爐子上煮起熱可可。「好舒適啊。」阿姨又說了一次。她微笑著,但黑色的眼睛卻打量著我的表情,大概是想知道我快不快樂吧。「至少這裡面很溫暖。」阿姨說。她用瘦削的手指環住裝熱可可的白色馬克杯,臉頰還是被凍得紅紅的。我鬱鬱的點點頭,我很想打起精神來,可是就是辦不到。我一直想著家鄉的朋友,不知道他們今晚是不是要玩鬥牛;我的朋友都很喜歡打籃球。 我哀怨的想,在這裡大概不太能打籃球了,就算這裡的人愛打,村子裡的小孩搞不好還湊不成一隊哩! 「妳在上邊會很暖和的。」桂塔阿姨打斷我的思緒,指著低矮的天花板說。 這房子只有一間臥房,是阿姨的房間,我的房間則設在屋頂下的矮閣樓裡。 「我去看看吧。」我將椅子往後推開,它刮過硬木地板。 通往我的房間的唯一通路是靠牆的一把金屬梯子,我攀上梯子,推開天花板上的木板,爬進低矮的閣樓裡。 阿姨說的一點也沒錯,的確是滿「舒適」的。 天花板太低了,我沒法站直,蒼白的天光自房間盡頭的小扇圓窗灑下來。 我彎著身子走到窗邊向外望,窗戶玻璃上沾著斑斑點點的雪花,不過我可以看到馬路以及兩排盤桓在山緣的小房子。外邊連個人影都看不見,半隻貓也沒有。 他們八成都跑到佛羅里達去了,我鬱卒的想。 現在正值寒假期間,這裡的學校全關了,桂塔阿姨和我行經村子時經過學校,那是一座灰石蓋的小建築,比車庫大不到哪兒去。我們班會有幾個同學啊?三個還是四個?還是只有我?他們全會說英文吧?我用力吞了口口水,暗罵自己太悲觀。振作點啊,賈西琳,我心想,雪比亞是座美麗的小村子,也許妳在這裡會遇到一些很酷的小孩。我縮著頭,回到梯子邊。我決定要在天花板上貼滿海報,這樣一來閣樓裡鐵定會充滿生氣。或許也能順便幫自己打打氣吧。「要不要我幫忙整理行李?」我邊下梯子,邊問桂塔阿姨。她把長長的白辮子從肩上撥開說:「不用了,我想先整理廚房,妳去散個步或什麼的,到處看看吧。」幾分鐘後,我已經來到戶外,緊拉著風衣帽子上的鬆緊繩。我調整襯著毛裡的手套,等著眼睛適應白雪反射的強光。我該往哪個方向走? 我已經看過學校、雜貨店、小教堂以及馬路那一頭的郵局了,因此我決定沿著馬路「上」坡,朝山頂的方向走。 雪積得相當硬實,當我頂著風開始步行時,雪上幾乎留不下什麼痕跡。馬路中央壓出了兩條車痕,我決定沿著其中一條走。 我穿越兩間跟我們家大小一樣的屋舍,兩間屋子看起來都又黑又空。一棟高大石屋的車道上停了一輛吉普車。 我看見前院有個小孩用的雪橇,那是一架老式的木製雪橇,有隻黃眼睛的黑貓正從客廳窗口向外瞄著我。 我還是沒看見任何人。 走著走著,呼呼作響的風變得更冷了。蜿蜒而上的路越來越陡,房屋之間的距離漸次加大。 當雲朵自太陽旁邊散去,雪地發出了皚皚的白光,剎時間變得美麗極了!我回頭看著剛才經過的房子,它們就像白雪中的小薑餅屋一樣。好漂亮啊,我心想,也許我「將會」慢慢喜歡這裡。「唉唷!」我大叫一聲,感覺到有人用冰冷的手指掐住我的脖子。
3我轉過身,甩開那隻冰冷的手。 接著便看到一個穿著棕色羊皮夾克、頭戴紅綠相間滑雪毛帽的男孩對我咧嘴而笑。 「我嚇到妳了沒?」他問,臉上笑意更深了。 我還沒來得及回答,一名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女孩就從一大片長青樹叢後跑了出來。 她穿了一件紫色的鵝毛外套,還戴著紫色的手套。 「別理阿里,」她把頭髮從臉上甩開說,「他超討厭的。」 「謝謝妳的誇獎。」阿里笑著說。 我看他們八成是姊弟。兩個人都有張圓臉、直溜溜的黑髮和一對明亮湛藍的眼睛。 「妳是新來的。」阿里斜眼瞄著我說。「阿里覺得嚇新來的小孩很好玩。」他老姊翻著白眼告訴我說,「我弟很煩,對不對?」「在雪比亞,除了被嚇之外,還能幹嘛。」阿里振振有詞的說,他的笑容消失了。講這種話可真詭異啊,我心想。我向他們自我介紹:「我是賈西琳‧迪佛斯。」這對姊弟的名字是蘿蘭達‧布朗寧和阿里‧布朗寧。「我們住在那邊。」阿里指著白房子說,「妳住哪兒?」我指著路的下方。「下面遠一點的地方。」我答道。我正想問他們一些事──可是當我看到他們在做的雪人時,便閉嘴不問了。雪人有隻手指著外側,一隻手向上,頭下圍了條紅圍巾,而且右臉頰上割了一道深深的疤痕。「那個雪、雪人……」我口齒不清的說,「看起來很像我在我們家對街看到的那個。」蘿蘭達的笑容消失了,阿里低頭看著雪地。「是嗎?」他喃喃的說。「你們為什麼把雪人做成那樣?」我問,「看來好詭異哦,你們為什麼要在它臉上劃一道疤?」 他們緊張的面面相覷。 兩人都沒回答。 最後蘿蘭達聳聳肩嘀咕道:「我也不太清楚。」她臉紅了。 她在說謊嗎?為什麼她不想回答我的問題? 「妳要上哪兒去?」阿里問,一邊將雪人的紅圍巾紮緊。「隨便走走而已。」我告訴他說,「你們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我想走到山頂。」 「不行!」阿里驚喘道,他的藍色雙眼瞠嚇得極大。 「不可以!」蘿蘭達叫道,「妳不能去!」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