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雞皮疙瘩(1) : 我的新家是鬼屋

  • Hit:237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三億五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R.L.史坦恩成名代表作。作者連續三年以本系列叢書,獲選為《今日美國》(US Today)最暢銷童書作家。美國亞馬遜網站讀者五顆星熱情推薦,歷久不衰經典。本系列已改編為電影版,2015年美國萬聖節強勢登場。※本書附加英語學習功能--「這句英文怎麼說?」。看故事,輕鬆學習最貼進生活的實用美語。何飛鵬 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張國立 作家│耿一偉 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客座助理教授│游珮芸 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廖卓成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 兒童文學教授 好評推薦!小心,給你一身雞皮疙瘩!從本書第一頁起,驚嚇旅程就此展開。啟發想像力的無限可能!全美八成以上7至12歲兒童,都在看「雞皮疙瘩」!★本系列已改拍成電影,美國2015萬聖節強檔鉅片!由電影《哈利波特:神秘魔法石》、《博物館驚魂夜》、《波西傑克森:神火之賊》名導克里斯‧哥倫布導演、影星傑克‧布萊克領銜主演。‧「雞皮疙瘩」系列中,你的雞皮疙瘩起來了,可是結尾的時候,鬼並不是死了,……而且有下一場遊戲又要繼續開始的感覺。──耿一偉(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文學的趣味不止一端,莞爾會心是趣味,熱鬧誇張是趣味,刺激驚悚也是趣味。──廖卓成(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兒童文學教授)‧我們榜單上前27本改版平裝書全都是「雞皮疙瘩」系列。──黛安娜‧羅巴克《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編輯‧我小時候就很愛這套書,現在我買給我的孩子,希望他(她)像我一樣喜歡!──全球讀者共同感想這裡是貨真價實的「詭地方」!亞曼達和喬許剛剛搬進了新家,他們都覺得這棟老房子好奇怪,陰森森的,令人毛骨悚然。而這整個小鎮也處處透著詭異的氣氛。但是爸媽不相信他們。「你們會漸漸習慣的!」他們說,「出去認識些新朋友。」於是亞曼達和喬許照他們的話去做了。但是這些新朋友跟他們父母想像的完全不一樣。因為他們想要跟你做朋友……直到永遠。

'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三億五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R.L.史坦恩成名代表作。作者連續三年以本系列叢書,獲選為《今日美國》(US Today)最暢銷童書作家。美國亞馬遜網站讀者五顆星熱情推薦,歷久不衰經典。本系列已改編為電影版,2015年美國萬聖節強勢登場。※本書附加英語學習功能--「這句英文怎麼說?」。看故事,輕鬆學習最貼進生活的實用美語。何飛鵬 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張國立 作家│耿一偉 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客座助理教授│游珮芸 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廖卓成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 兒童文學教授 好評推薦!小心,給你一身雞皮疙瘩!從本書第一頁起,驚嚇旅程就此展開。啟發想像力的無限可能!全美八成以上7至12歲兒童,都在看「雞皮疙瘩」!★本系列已改拍成電影,美國2015萬聖節強檔鉅片!由電影《哈利波特:神秘魔法石》、《博物館驚魂夜》、《波西傑克森:神火之賊》名導克里斯‧哥倫布導演、影星傑克‧布萊克領銜主演。‧「雞皮疙瘩」系列中,你的雞皮疙瘩起來了,可是結尾的時候,鬼並不是死了,……而且有下一場遊戲又要繼續開始的感覺。──耿一偉(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文學的趣味不止一端,莞爾會心是趣味,熱鬧誇張是趣味,刺激驚悚也是趣味。──廖卓成(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兒童文學教授)‧我們榜單上前27本改版平裝書全都是「雞皮疙瘩」系列。──黛安娜‧羅巴克《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編輯‧我小時候就很愛這套書,現在我買給我的孩子,希望他(她)像我一樣喜歡!──全球讀者共同感想這裡是貨真價實的「詭地方」!亞曼達和喬許剛剛搬進了新家,他們都覺得這棟老房子好奇怪,陰森森的,令人毛骨悚然。而這整個小鎮也處處透著詭異的氣氛。但是爸媽不相信他們。「你們會漸漸習慣的!」他們說,「出去認識些新朋友。」於是亞曼達和喬許照他們的話去做了。但是這些新朋友跟他們父母想像的完全不一樣。因為他們想要跟你做朋友……直到永遠。
一九四三年生於美國俄亥俄州,九歲即開始了他的寫作生涯,當時是編寫給他的同伴們看,內容主要以短篇小說、幽默故事為主。俄亥俄州立大學畢業後,至紐約擔任「學者出版社」(Scholastic INC.)下屬雜誌編輯,之後在兒童幽默雜誌《Bananas》擔任總編輯十年之久,同期並創作出多本受歡迎的兒童幽默圖書。 一九九二年R.L.史坦恩與「學者出版社」合作推出「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叢書,推出之後立即攻下美國暢銷書榜。一九九四~一九九六年R.L.史坦恩更連續三年被《今日美國報》(US Today)評為暢銷書作家,知名暢銷作家史蒂芬.金也排名其後。一九九九年被評選為英國最受兒童歡迎的作家。R.L.史坦恩的作品結合了幻想、驚險與科幻等元素,情節架構奇特多變,每部都是向想像力極限的挑戰。「雞皮疙瘩系列叢書」不僅是他的成名作,更是他最膾炙人口的代表作。
1喬許和我都討厭我們的新家。沒錯,它很大。跟我們的舊家比起來,它簡直像幢大廈!那是一棟高大的紅磚屋子,有著傾斜的黑色屋頂,還有好幾排框著黑色百葉遮板的窗戶。我從街邊打量著這棟房子,心想,好暗呀!整棟房子籠罩在黑暗中,幾棵盤根錯節的老樹從上方彎下身來,屋子就像是躲在老樹的陰影中似的。那時是七月中旬,但是前院已經被褐色的枯葉給鋪滿了。當我們踏上碎石子車道時,枯葉被我們腳下的球鞋踩得沙沙作響。枯葉的縫隙間,到處有高高的雜草冒出頭來。前廊旁邊一座老舊的花圃上,長滿了一叢叢茂密的雜草。這屋子真教人發毛,我悶悶不樂的想著。喬許一定也有同感。抬頭瞧著這棟老舊的屋子,我們倆不約而同的呻吟出聲。道斯先生在靠近門前走道的地方停下腳步,轉過身來。他是一位友善的年輕人,是當地房地產公司派來的。「你們都還好吧?」他問道,用他眼角堆滿細紋的藍眼睛看看喬許,再看看我。「喬許和亞曼達不喜歡搬家。」爸爸一邊解釋,一邊把襯衫的下襬塞進褲頭裡。爸爸有點兒超重,他的襯衫下襬老是會跑出來。「小孩子不太能馬上接受,」媽媽緊接著說,她朝道斯先生笑了笑,一路走向前門,並把雙手插進牛仔褲的口袋裡:「你知道的,要離開所有的朋友,搬到一個奇怪又陌生的地方,得花點時間來適應。」 「就是很奇怪的地方嘛,」喬許邊說邊搖頭:「我不喜歡這房子!」道斯先生咯咯笑了起來,「沒錯,這的確是棟老房子。」他說著拍拍喬許的肩膀。「它只是需要整理一下,喬許。」爸爸說,朝道斯先生笑了笑:「這裡已經好一陣子沒人住了,所以需要整修一下。」「瞧這屋子多大呀,」媽媽邊說,邊把她黑色的直髮向後順了順,接著對喬許笑道說:「我們會有地方做書房,也許還可以弄間娛樂室。你們會喜歡的——是不是,亞曼達?」我聳聳肩。一陣冷風吹得我直發抖,那其實是個晴朗炎熱的夏日,但是越接近屋子,我就越覺得冷。我猜是因為那些高大的老樹。我穿著白色的網球短褲和藍色的背心。在車子裡頭很熱,但是現在我卻覺得好冷。也許進了屋子會暖和一點,我心想。道斯先生踏上前廊,問媽媽說:「他們多大了?」「亞曼達十二歲了,」媽媽回答:「喬許到上個月剛滿十一歲了。」「他們長得好像。」道斯先生對媽媽說。我無法判斷這是否算是讚美。但我想這是事實,喬許和我都又高又瘦,有著跟爸爸一樣的棕色卷髮,還有深褐色的眼睛。每個人都說我們有張「嚴肅」的臉。「我真的很想回家。」喬許說,聲音又粗又啞:「我討厭這個鬼地方!」我弟弟是全世界最沒耐性的小孩,一旦他想怎麼做,誰也拿他沒轍。他有點被慣壞了,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當他為了某件事情大吵大鬧時,通常都能夠如願。我們也許長得很像,但是個性卻不大相同。我比喬許有耐性,也懂事得多。或許這是因為我的年紀比較大,也或許因為我是個女孩。喬許抓住爸爸的手,想要把他拉回車裡,「我們走,爸爸。我們走!」我知道喬許這回沒辦法得遂心願了。我們將要搬到這間屋子,毫無疑問。畢竟,這棟房子是完全免費的。爸爸的一位遠親,一個我們根本不認識的人,死後在遺囑中把它留給了爸爸。我永遠不會忘記,當爸爸接到律師來信時臉上的表情。他高喊一聲,突然在客廳裡手舞足蹈起來。喬許和我還以為他要翻筋斗呢。「我的叔公查爾斯在遺囑裡留了一棟房子給我,」爸爸解釋,他一遍又一遍的讀著那封信:「是在一個叫做達克弗斯(Dark Falls)的城鎮裡。」「什麼?」喬許和我喊道:「達克弗斯是什麼地方?」爸爸聳聳肩。「我不記得你有一個查爾斯叔叔。」媽媽說著走到爸爸身後,越過他的肩膀上方讀著信。「我也不記得……」爸爸承認:「但他一定是個很棒的人!噢,這聽來似乎是一棟很棒的房子!」他抓起媽媽的手,開始跟她在客廳裡開心的跳著舞。爸爸當然很興奮。他一直在找一個藉口,好辭去他那無聊的辦公室工作,把全部的時間投注在寫作事業上。這棟房子——完全免費的——正給了他所需要的理由。而現在,一個星期之後,我們來到了達克弗斯——距離舊家四小時的車程,頭一次見到我們的新房子。我們都還沒走進屋子呢,喬許就想把爸爸拉回車子裡。「喬許——別再拉了!」爸爸不耐煩的叱喝著,想要把手從喬許的手中掙脫出來。爸爸一副莫可奈何的樣子瞧了道斯先生一眼,我看得出爸爸對喬許的行為感到尷尬,我想我得出面解圍。「放手,喬許!」我抓著喬許的肩膀,輕聲的說:「我們答應過要給達克弗斯一個機會——記得嗎?」「我已經給過它機會了,」喬許哀號著,不肯放開爸爸的手:「這棟房子又醜又舊,我討厭它!」「你連門都還沒進呢!」爸爸生氣的說。「是呀,我們進去吧!」道斯先生催促著,眼睛凝視著喬許。「我要待在外面!」喬許堅持。有時候,他真是頑固得可以。看著這棟陰森的老房子,我跟喬許一樣不開心,但我絕對不會像他那樣無理取鬧。「喬許,你不想挑選自己的房間嗎?」媽媽問。「不要!」喬許低聲咕噥。他和我同時抬頭望向二樓,那兒有兩扇並排的大凸窗,看起來就像是兩隻幽暗的眼睛在回瞪著我們。「你們在現在的房子住了多久?」道斯先生問爸爸。爸爸想了一想,「差不多有十四年了。」他回答:「孩子們打從出生起就住在那兒了。」「搬家總是很辛苦的,」道斯先生同情的說,並把目光轉向我:「妳知道,亞曼達,我在幾個月前才搬到達克弗斯來,一開始我也不太喜歡這兒,但是現在我可不願住到其他任何地方了。」他對我眨眨眼。當他微笑的時候,下巴有個俏皮的酒窩。「我們進去吧!這房子真的很不錯,你們會感到驚喜的。」我們跟在道斯先生後面,只有喬許一點也不領情。「這條街上還有其他的孩子嗎?」喬許問道。他的口氣比較像是在挑釁,而不是在發問。道斯先生點點頭:「學校就在兩條街外。」他說著往街道的方向指去。「瞧,」媽媽很快的插話說:「只要走一小段路就到學校了,再也不需要每天早上搭老遠的巴士了。」「我喜歡搭巴士。」喬許還是不鬆口。他鐵了心。他不想讓我父母好過,即使我們曾答應過要敞開心胸面對這次的搬遷。我不知道喬許以為他這麼難纏能得到什麼好處。我的意思是,爸爸已經有夠多事情要煩惱了。就拿一件事來說吧,我們的舊房子都還沒賣掉呢。我也不喜歡搬家,但是我知道繼承到這棟大房子,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我們的小房子太擠了,而只要爸爸賣掉原來的房子,我們就再也不用為錢煩惱了。喬許至少應該試試看。我是這麼想的。突然間,停在車道那頭的車子裡,傳來了派帝的狂吠聲。派帝是我們家養的狗,是一頭白色的卷毛梗犬,像顆鈕扣般小巧可愛,而且通常很乖。牠從來不介意我們把牠留在車子裡,但是現在牠卻扯著喉嚨高聲嚎叫,用爪子猛抓車窗,急著想從車裡出來。「派帝——安靜!安靜!」我喊道。派帝通常會聽我的話。但是這次例外。「我去把牠放出來!」喬許大聲說,便沿著車道跑向車子。「不行,等等——」爸爸喊道。但是派帝叫得這麼大聲,喬許根本聽不見爸爸的話。「讓狗兒探探路也好,」道斯先生說:「這也將會是牠的家。」幾秒鐘後,派帝衝過草坪,踢起許多褐色的枯葉,一邊跑向我們一邊興奮的叫著。牠跳到我們每個人身上,像是有好幾個星期沒見到我們似的。接著,出乎我們意料之外地,牠開始朝著道斯先生威脅似的嚎叫狂吠。「派帝——別叫了!」媽媽吼道。「牠以前從來不會這樣,」爸爸抱歉的說:「真的,牠一向都很友善。」「也許牠在我身上聞到了什麼,或許是另一條狗的氣味。」道斯先生說著把他的條紋領帶鬆開,小心翼翼的看著我們那條狂叫不休的狗。最後,喬許把派帝攔腰抱起,將牠從道斯先生身邊移開。「別叫了,派帝,」喬許斥喝著,把狗兒抱近他的臉,和牠鼻子對著鼻子:「道斯先生是我們的朋友。」派帝低聲嗚嗚的叫,舔著喬許的臉。過了一會兒,喬許把牠放回地面。派帝抬頭看看道斯先生,再看看我,然後牠決定要到院子裡到處嗅嗅,讓牠的鼻子領路。「我們進去吧!」道斯先生催促著,一手理著他短短的金髮。他打開了門鎖,把門推開。道斯先生為我們拉著門,我便跟著爸媽走進屋子裡。「我要跟派帝留在外面。」喬許在走道上堅決的說。爸爸想要阻止,但又放棄了。「好吧,隨便!」他說著搖搖頭,嘆了一口氣:「我不想跟你爭吵,不進來就不進來。如果你高興你可以住在外面。」他聽起來真的很光火。「我要留下來陪派帝!」喬許又說了一遍,眼睛瞧著派帝一路嗅過乾枯的花圃。道斯先生跟隨我們走進玄關,輕輕的把門在身後帶上,最後還望了喬許一眼:「他會沒事的。」他輕聲的說,並對媽媽笑了一笑。「他有時候真的很頑固,」媽媽抱歉的說,兩眼往客廳裡窺看:「派帝的事真的很抱歉,我真不知道那條狗是怎麼回事。」 「沒關係,我們從客廳開始吧!」道斯先生領著路,說道:「我想你們會很驚喜,這間屋子是多麼寬敞。不過,當然,它需要整修一下。」他帶我們參觀屋子裡的每一個房間。我不禁興奮起來,這棟房子真的很不錯,裡頭有好多房間和好多櫥櫃。我的房間好大,有自己的浴室,還有一個老式的窗座,可以坐在窗邊觀看下面的街景。要是喬許也跟我們一起進來就好了。要是他看見屋子裡頭這麼棒,一定就會開心起來了。真令人不可置信,這棟房子裡竟然有這麼多房間,甚至還有一層閣樓,裡頭堆滿了舊家具和神祕的舊紙箱,可以讓我們慢慢挖寶。我們至少在屋子裡待了半小時。我並沒有注意時間,我想我們三個都覺得很開心。 「嗯,我想我已經帶你們看過每個地方了。」道斯先生說,他看了看錶,領著我們走向前門。「等等——我想再看我房間一眼。」我興奮的對他們說,然後兩級一跳的跑上樓梯:「我馬上就下來!」「快一點,親愛的,我想道斯先生一定還有別的事。」媽媽在我身後喊道。我爬上二樓,匆匆穿過狹窄的走廊,走進我的新房間。「喔!」我喊出聲來,聲音在空蕩蕩的牆上反射出微弱的回聲。這房間真大!我好喜歡那個有著窗座的凸窗。我走到窗邊向外頭望去,穿過樹叢,我看見我們的車停在車道上,再過去一些,對街是一棟和我們新家很像的房子。我要把床擺在窗戶對面的牆邊,我開心的想著。書桌可以擺在另一頭,現在有地方可以放我的電腦了!我再次看了看我的櫥櫃,那是一座大得能讓人走進去的長排櫃,櫃子頂上有一盞燈,櫃子裡隔了幾排寬寬的架子。我往門口走去,心裡想著我該把哪些海報帶來,這時我看到了那個男孩。他在門口只站了一秒鐘,然後就轉身消失在走廊裡。「喬許?」我喊道。「嘿—— 你過來看!」我猛然一驚,了解到那並不是喬許。那男孩留著一頭金髮。「嘿!」我喊了一聲,朝走廊跑去,在臥室門外停住腳步,向兩邊張望:「是誰?」但是長長的走廊空蕩蕩的,所有的房門都是關著的。「喝!亞曼達!」我故意大聲喊叫著自己的名字。 我是見鬼了嗎?爸媽在樓下叫我。我朝黑漆漆的走廊望了最後一眼,然後跑去和他們會合。「嘿,道斯先生,」我邊跑下樓邊問:「這棟房子鬧過鬼嗎?」他咯咯的笑了起來,好像覺得這個問題很滑稽,「沒有。很抱歉。」他說著用那眼角堆滿皺紋的藍眼睛瞧著我:「沒有附送鬼魂!這附近有許多老房子據說都曾鬧鬼,但恐怕這裡並不是其中之一。」「我……我以為我看見了什麼東西。」我說,覺得自己有點蠢。「也許只是影子,」媽媽說:「這間屋子好暗,有這麼多樹。」「妳何不到外頭去,告訴喬許這間房子的事。」爸爸建議,一邊把他的襯衫前襬塞進褲頭:「妳媽跟我有些事情要跟道斯先生談。」 「是的,老爸!」我微微一鞠躬,聽話的跑了出去,要告訴喬許他所錯過的一切。「嘿,喬許!」我喊道,並熱切的在院子裡尋找:「喬許?」 我的心沉了下去。 喬許和派帝不見了!
 
2「喬許!喬許!」我先喊喬許,接著又喊派帝。但是完全不見他們兩個的蹤影。 我跑到車道那頭,往車子裡瞧,他們並不在裡面。爸媽還在屋子裡跟道斯先生談話,我往街道兩頭望去,還是不見人影。 「喬許!喬許!」 終於,爸媽匆匆忙忙的從前門跑了出來,神色緊張,我猜他們聽見我的叫聲了。「我找不到喬許和派帝!」我從馬路邊上向他們喊道。 「也許他們在後院裡!」爸爸朝我喊回來。 我沿著車道跑去,邊跑邊踢起許多枯葉。街上陽光普照,但是當我一進到院子裡,就又回到了樹蔭之中,馬上又覺得冷了起來。 「喬許!喬許——你在哪兒?」 我為什麼會感到這麼害怕?喬許到處亂跑是很正常的,他老是這樣。 我用最快的速度沿著屋子的側邊跑去。高高的樹木往屋子的這一邊傾斜,幾乎把所有的陽光都遮住了。 後院比我想像得大,是個長方形的院子,地面逐漸往後邊的木製籬笆向下傾斜。就像前院一樣,這裡雜草叢生,從厚厚的一層棕色枯葉中探出頭來。一個石製的鳥臺歪在一旁,再過去一些,看得見車庫的邊緣,是和主屋一樣的深色磚造建築。「喂——喬許!」他不在後院。我停下腳步,在地上尋找足跡,或者他任何一點曾經跑過那層厚厚枯葉的蛛絲馬跡。 「怎麼樣?」爸爸向我跑來,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他不在這兒。」我說,驚訝於自己居然如此擔心。 「妳檢查過車裡了嗎?」他的口氣聽來是生氣大過擔憂。「看過了。那是我頭一個查看的地方。」我飛快的朝後院瞥了一眼:「我不相信喬許會就這麼跑走了。」 「我相信。」爸爸說,轉動著眼珠子:「妳知道妳弟弟不順心的時候會怎麼樣,也許他想要我們以為他離家出走了。」他皺皺眉。 「他在哪兒?」當我們回到屋子前頭時,媽媽問道。 爸爸和我都聳聳肩。爸爸說:「也許他交了新朋友,然後跑開了。」他舉起一隻手,搔了搔他卷曲的棕髮。我看得出來他也開始擔心了。 「我們得找到他!」媽媽說著往街上凝視:「他完全不熟悉這附近的環境,他可能跑得太遠迷路了。」 道斯先生鎖上前門,步下門廊,把鑰匙放進口袋裡。「他不會走遠的。」他說,給媽媽一個打氣的微笑:「我們開車在附近轉轉,一定會找到他的。」媽媽搖搖頭,焦急的看了爸爸一眼:「我要宰了他。」她低聲咕噥著。爸爸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斯先生打開那輛小本田車的行李箱,把他的深色運動上衣脫掉,扔進行李箱裡。接著他拿出一頂黑色的寬邊牛仔帽,戴到頭上。「嘿——好一頂帽子!」爸爸說著爬進前面的乘客座。「遮陽用的。」道斯先生說著坐到方向盤後面,把門關上。媽媽和我坐進後座。我瞧瞧她,發現她跟我一樣擔心。我們靜靜的沿著街道開去,四個人都朝著車窗外頭注視。我們經過的房屋似乎都很老舊,其中大多數的房子遠比我們的還要大。所有的房子狀況都比我們的好,不但漆上鮮亮的油漆,草坪也都修剪得很整齊。然而這些房子和庭院中不見任何人影,街上也沒有半個人。這附近的確是很安靜,我心想。而且陰涼。這些房子似乎全被枝葉茂密的高大樹木所包圍。我們車子緩緩駛過的前院,幾乎都籠罩在樹蔭中了。街道是唯一有陽光的地方,就像一條窄窄的金色絲帶穿過兩旁的陰影。也許這就是為什麼這兒叫做達克弗斯——黑暗瀑布——的原因,我心想。「我那兒子到底在哪兒?」爸爸問,兩眼直直盯著擋風玻璃外頭。「我會宰了他!我真的會。」媽媽喃喃的說。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這麼說喬許了。我們在這條街上繞了兩圈,還是沒有喬許的影子。 道斯先生提議我們再開到下面幾條街轉轉,爸爸立刻同意。「希望我自己不會迷路,我來這兒也沒有多久。」道斯先生說著轉過一個街角:「嘿,那兒就是學校。」他說,一邊指著窗外一棟高高的紅磚建築。它看起來十分老式,兩扇前門旁邊豎著白色的柱子。「當然,它現在是關著的。」道斯先生補充說道。我在學校後面的操場搜尋著。那兒也空無一人。 「喬許有可能走這麼遠嗎?」媽媽問。她的聲音很緊繃,比平常高了一些。 「喬許從來不走路,」爸爸說,轉動著眼珠:「他都是用跑的。」 「我們會找到他的。」道斯先生信心滿滿的說,開車時一邊用手指叩著方向盤。我們轉過街角,來到另一條陰暗的街道。這條街的路標上寫著「墓園街」。一點都沒錯,一座很大的墳場出現在我們眼前。花崗岩製的墓碑沿著一座低矮的山丘排開,山丘往下傾斜然後又再高起,延伸到一大片平坦的地面,那兒同樣也有許多排低矮的墓碑和紀念碑。 墓園裡點綴著幾叢灌木,並沒有很多大樹。當我們的車子緩緩駛過,一塊塊墓碑從我們左手邊掠過,變成模糊的一片,我才發現這裡是整個鎮上陽光最充足的地方。「令郎在那兒!」道斯先生突然停下車子,指著窗外。 「噢,謝天謝地!」媽媽喊道,並靠到我這邊的車窗往外望去。 沒錯,那是喬許,他正沿著一排低矮的白色墓碑發狂似的跑來跑去。「他在這兒幹什麼?」我問,一邊把車門推開。 我下了車,往草地上走了幾步,朝他喊去。一開始他對我的叫喊並沒有反應。他似乎是在墓碑之間伏低閃躲,一下子往這個方向跑,然後又切到邊上,接著又跑向另一個方向。他為什麼要這樣? 我又走了幾步……然後停下來,因為恐懼而握緊了拳頭。 我突然明白喬許為什麼要這樣一下竄高一下伏低,在墓碑之間如此狂奔。他在被追趕著。某個人……或是某樣東西……正在追趕他。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