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雞皮疙瘩(7) : 午夜的稻草人

  • Hit:158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R.L.史坦恩成名代表作。‧作者連續三年以本系列叢書,獲選為《今日美國》(USA Today)最暢銷童書作家。‧美國亞馬遜網站讀者五顆星熱情推薦,歷久不衰經典。‧本系列已改編為電影版,2015年美國萬聖節強勢登場。※本書附加英語學習功能--「這句英文怎麼說?」。看故事,輕鬆學習最貼近生活的實用美語。何飛鵬 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張國立 作家│耿一偉 臺北藝術大學與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游珮芸 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廖卓成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 兒童文學教授 好評推薦!小心,給你一身雞皮疙瘩!從本書第一頁起,驚嚇旅程就此展開。啟發想像力的無限可能!全美八成以上7至12歲兒童,都在看「雞皮疙瘩」!●本系列已改拍成電影,美國2015萬聖節強檔鉅片!由電影《怪獸大戰外星人》、《格列佛遊記》名導羅勃‧賴特曼導演、影星傑克‧布萊克領銜主演。‧「雞皮疙瘩系列」中,你的雞皮疙瘩起來了,可是結尾的時候,鬼並不是死了,……而且有下一場遊戲又要繼續開始的感覺。──耿一偉(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文學的趣味不止一端,莞爾會心是趣味,熱鬧誇張是趣味,刺激驚悚也是趣味。──廖卓成(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兒童文學教授)‧我們榜單上前27本改版平裝書全都是「雞皮疙瘩系列」。──黛安娜‧羅巴克《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編輯‧我小時候就很愛這套書,現在我買給我的孩子,希望他(她)像我一樣喜歡!──全球讀者共同感想一、二、三!會走路的稻草人!?裘蒂和弟弟馬克暑假到鄉下的外公、外婆家玩,但外公、外婆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不講鬼故事、不做好吃的鬆餅,還對長工史丹利非常的畏懼……更詭異的是,午夜時刻的玉米田中,有「人」在走動……

已譯成32種語言版本‧全球銷量突破3億5千萬冊!史上最暢銷的系列叢書經典改版全新上市!‧金氏世界紀錄2000、2001年全世界最暢銷兒童書作家──R.L.史坦恩成名代表作。‧作者連續三年以本系列叢書,獲選為《今日美國》(USA Today)最暢銷童書作家。‧美國亞馬遜網站讀者五顆星熱情推薦,歷久不衰經典。‧本系列已改編為電影版,2015年美國萬聖節強勢登場。※本書附加英語學習功能--「這句英文怎麼說?」。看故事,輕鬆學習最貼近生活的實用美語。何飛鵬 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張國立 作家│耿一偉 臺北藝術大學與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游珮芸 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廖卓成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 兒童文學教授 好評推薦!小心,給你一身雞皮疙瘩!從本書第一頁起,驚嚇旅程就此展開。啟發想像力的無限可能!全美八成以上7至12歲兒童,都在看「雞皮疙瘩」!●本系列已改拍成電影,美國2015萬聖節強檔鉅片!由電影《怪獸大戰外星人》、《格列佛遊記》名導羅勃‧賴特曼導演、影星傑克‧布萊克領銜主演。‧「雞皮疙瘩系列」中,你的雞皮疙瘩起來了,可是結尾的時候,鬼並不是死了,……而且有下一場遊戲又要繼續開始的感覺。──耿一偉(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文學的趣味不止一端,莞爾會心是趣味,熱鬧誇張是趣味,刺激驚悚也是趣味。──廖卓成(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兒童文學教授)‧我們榜單上前27本改版平裝書全都是「雞皮疙瘩系列」。──黛安娜‧羅巴克《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編輯‧我小時候就很愛這套書,現在我買給我的孩子,希望他(她)像我一樣喜歡!──全球讀者共同感想一、二、三!會走路的稻草人!?裘蒂和弟弟馬克暑假到鄉下的外公、外婆家玩,但外公、外婆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不講鬼故事、不做好吃的鬆餅,還對長工史丹利非常的畏懼……更詭異的是,午夜時刻的玉米田中,有「人」在走動……
一九四三年生於美國俄亥俄州,九歲即開始了他的寫作生涯,當時是編寫給他的同伴們看,內容主要以短篇小說、幽默故事為主。俄亥俄州立大學畢業後,至紐約擔任「學者出版社」(Scholastic INC.)下屬雜誌編輯,之後在兒童幽默雜誌《Bananas》擔任總編輯十年之久,同期並創作出多本受歡迎的兒童幽默圖書。 一九九二年R.L.史坦恩與「學者出版社」合作推出「雞皮疙瘩」(Goosebumps)系列叢書,推出之後立即攻下美國暢銷書榜。一九九四~一九九六年R.L.史坦恩更連續三年被《今日美國》(USA Today)評為暢銷書作家,知名暢銷作家史蒂芬.金也排名其後。一九九九年被評選為英國最受兒童歡迎的作家。R.L.史坦恩的作品結合了幻想、驚險與科幻等元素,情節架構奇特多變,每部都是向想像力極限的挑戰。「雞皮疙瘩系列叢書」不僅是他的成名作,更是他最膾炙人口的代表作。
1「嘿,裘蒂……等等我!」 我轉過身,瞇眼望著一片白花花的陽光,只看到我弟弟馬克還在月臺上,而火車已經離站了。遠遠望去,那列火車正蜿蜒著穿過低矮的草地。 我回頭看著史丹利,他是外公、外婆農場雇用的工人。史丹利站在我身旁,兩手分別提著我和馬克的手提箱。 「要是你去查字典裡『慢郎中』這個詞,就會發現它正是馬克的最佳寫照。」 「我喜歡讀字典,裘蒂,」史丹利笑著說,「經常一讀就是好幾個小時。」 「馬克……你快點!」我喊道。但他還是一副茫茫然的樣子,慢條斯理的走著。 我把頭髮甩到肩後,轉身面對史丹利。我和馬克已經一年沒來農場玩了,史丹利卻一點都沒變。 他瘦巴巴的,外婆常說他「就像根麵條似的」,身上那件連身斜紋粗布工作褲看起來永遠都比他的身材大上五號。 我猜史丹利大概四十或四十五歲吧!他理了個大平頭,幾乎短到能看見頭皮,一對巨大的招風耳老是紅咚咚的。每次看見他那對又大又圓的棕色眼珠,總讓我想起小狗的眼睛。史丹利的頭腦不太靈活,寇特外公常說他並不是用一百瓦的電力在運轉,意思是說他少一根筋吧!儘管如此,馬克和我都很喜歡史丹利,因為他既幽默又親切,脾氣又好,也很友善,每次我們到農場玩,他都會帶我們去看一些有趣的東西。 「妳看起來不錯,裘蒂,」史丹利說著,臉頰漸漸紅了起來,就像他的紅耳朵一般,「妳今年幾歲了?」 「十二歲,」我回答,「馬克十一歲。」 「那就是二十三歲囉!」他沉吟了一會兒,開玩笑的說。 我們一聽都笑了。史丹利就是這樣,經常冒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話來。 「我好像踩到什麼怪東西了。」馬克終於趕上我們,嘴裡咕噥著。 只要他一開口,我隨便都猜得到他要說什麼。我這個弟弟只會三個詞兒——「酷」、「怪」、「噁」。沒蓋你哦!這就是他會的所有單字了。 上次他生日,我開玩笑的送了他一本字典。 「妳實在有夠怪的,」我把字典拿給他時,他說道,「真是超噁的禮物!」 我們跟著史丹利走到那輛破破爛爛的紅色小卡車時,馬克一直以白色鞋面在地上刮著。「妳幫我拿一下背包。」他說著把塞得鼓鼓的背包推給我。 「休想!你自己背。」我告訴他。 背包裡放了他的隨身聽、大約三十卷錄音帶、好幾本漫畫書、電動玩具,還有至少五十卷遊戲軟體卡帶。我知道他打算一整個月都躺在農舍後面門廊的吊床上,一邊聽音樂,一邊打電動。 所以啦……想都別想!爸媽說我得負責盯著馬克,別讓他老是關在屋子裡,得到外頭玩,好好體驗一下農場生活。在城市裡窩了一整年,每年暑假爸媽都送我們到寇特外公和瑪蓮外婆這裡來住上一個月——盡情的享受戶外生活。 我們在卡車旁停了下來,史丹利伸手到口袋裡翻找鑰匙。 「今天會很熱,」史丹利說,「除非天氣變涼了。」 標準的史丹利式氣象報告。 我凝視著火車站的小停車場另一頭廣闊的綠色原野,蔚藍晴空裡飄浮著無數的白色雲朵。真是美極了! 很自然的,我打了個噴嚏。 我喜歡來外公外婆的農場,但唯一的麻煩是我對農場裡的所有東西過敏。 所以,媽媽幫我準備了好幾瓶過敏藥和一堆面紙在行李箱中。 「保重。」史丹利對我說,並將兩個手提箱輕輕拋進小卡車後頭。馬克也把背包丟進去。︵編註:「保重」一詞原文是德語「gesundheit」,通常在人家打噴嚏後說。︶ 「我可以坐在後頭嗎?」他問。 馬克喜歡躺在後面的載貨艙看著天空,整個人給顛得七葷八素的。 史丹利的開車技術很差,似乎沒辦法同時握好方向盤和控制車速,所以老是急轉彎,整部車顛得很厲害。馬克撐起身體爬進載貨艙,四仰八叉的躺在手提箱旁。我爬進前座,坐在史丹利旁邊。 不一會兒,我們就一路彈跳著,沿著狹窄彎曲的小路往農場駛去。透過灰塵滿佈的車窗,看著飛掠而過的草地和農舍,眼前的景物是如此的鮮綠而充滿活力。 史丹利兩手緊握住方向盤的最上方,身體往前傾,直挺挺的靠在方向盤上,眼睛眨也不眨的注視著前方。 「莫第瑪先生不再改建他住的地方了。」他舉起一隻手,指著一處綠色坡地的最上頭,那裡有一棟巨大的白色農舍。 「為什麼?」我問。 「因為他去世了。」史丹利嚴肅的回答。現在懂我的意思了吧?你永遠猜不到史丹利會冒出什麼話來。 接著我們撞進路上一個很深的凹洞,車子整個彈了起來,我猜馬克的背這下可撞得不輕哪! 這條路通往一個小鎮,它小到根本沒有鎮名,附近的農夫就叫它「鎮上」。 鎮上有一家飼料店、一間加油與販賣雜貨的複合式商店,還有一座白色尖頂教堂、一家五金行和一個郵筒。 飼料店前停放著兩輛卡車,我們快速駛過時,沒有看到半個人影。 從鎮上到外公的農場大約兩哩路。途中,我認出了兩旁的玉米田。 「玉米已經長這麼高了呀!」我一面高喊道,一面透過顛個不停的車窗注視著。「你吃過了嗎?」 「只有晚餐吃。」史丹利回答。 忽然間,他減緩車速,轉過臉來看著我。 「稻草人會在半夜裡走來走去。」他壓低嗓門說。 「什麼?」我不確定自己是否聽錯了。「稻草人會在半夜裡走來走去……」他又說了一次,宛如小狗般的雙眼直盯著我。「我在書裡讀到的。」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報以微笑。我想,也許他是在開玩笑。但是幾天後,我才明白這不是個玩笑。
2望著眼前廣闊的農場,我的內心充塞著幸福的感覺。雖然這不是一座很大的農場,也不特別精緻,但我就是喜歡這裡的一切。 我喜歡穀倉甜甜的氣味,喜歡牛群低聲哞叫、緩緩踱向遠處的牧場,還喜歡看著高大的玉米桿在風中群起搖擺的樣子。 很老套是吧?不過,我也喜歡晚上在壁爐前聽外公講鬼故事哦! 當然,還有外婆做的巧克力碎片鬆餅真是好吃極了,那種滋味即使我後來回到城裡的家,作夢都還會夢到呢! 我也喜歡當我們衝過去和外公、外婆打招呼時,他們臉上流露的快樂神情。 不用說,我肯定是第一個衝下卡車的。馬克還是一樣慢吞吞的。我一路跑上老舊的大農舍後頭遮蔭的門廊裡,等不及要見他們了。 瑪蓮外婆步履蹣跚的走了出來,雙手大大的張開著,紗門在她身後重重關上。緊接著,我看到寇特外公又把紗門推開來,急急的走了出來。 我隨即注意到外公的腳更跛了,全身的重量都倚靠在他拄著的白色柺杖上。以前他從不用柺杖的。 我沒有時間多想這件事,馬克和我就已經被他們擁進懷裡了。 「真高興見到你們!真是好久、好久不見了!」外婆高興的大聲說著。 我們交互說著一些每年都會說的話,像是我們長得有多高、多麼像個大人了之類的寒暄話語。 「裘蒂,妳那頭金髮是打哪兒來的?我們家族裡可沒人是金髮的。」寇特外公會搖著他一頭白長髮說,「妳一定是遺傳妳爸爸的……」 「不對,我知道了,我打賭它一定是在哪個店裡買的。」他咧著嘴笑道。那是外公愛開的小玩笑,每年夏天一見面打招呼時他都開這麼個玩笑,而他的藍眼睛會興奮的閃耀著光輝。 「你猜對了,這是假髮。」我笑著對他說。 他露出感到有趣的表情,並使勁拉了拉我的金色長髮。 「你們裝了有線電視沒?」馬克問道,把背包擱在地上拖著走。 「有線電視?」外公緊盯著馬克的臉說,「還沒,不過我們還是可以看到三個頻道,要那麼多頻道做什麼?」 「那就沒MTV可看啦!」馬克翻了翻白眼,嘟囔著。 史丹利提著行李,經過我們身邊走進屋裡。 「我們進去吧!我猜你們一定餓壞了。」外婆一臉慈祥的說著,「我做了湯和三明治,今晚我們吃雞肉和玉米。今年的玉米很甜哦!我知道你們兩個有多愛吃玉米。」 看著外公、外婆在前頭領著我們進屋,我覺得他們比去年更老了些,走起路來也比我印象中更慢了。外公的腳確實更跛了,他們看起來似乎很疲累。 外婆個子嬌小、胖嘟嘟的,圓圓的臉龐配上一頭紅色鬈髮——那是一種不知道如何形容才貼切的亮紅色。不知道她是怎麼染成那個顏色的,我從來沒見過別人擁有那種髮色。臉上戴著一副四方形眼鏡,使她看起來十分老氣。外婆喜歡寬寬鬆鬆的家居服,我沒看她穿過牛仔褲或褲裝。外公則個頭高大、肩膀寬闊。媽媽跟我說他年輕時很帥,就像個電影明星似的。現在他一頭捲曲的白髮仍然很濃密,他把頭髮弄濕,梳理得整整齊齊,服貼在頭上。外公那雙閃閃發亮的藍眼珠,總讓我情不自禁微笑起來;細長的臉上有一圈亂蓬蓬的鬍子,因為他不喜歡刮鬍子。今天,他穿著一件紅綠相間的長袖格子襯衫,儘管天氣這麼熱,還是一路扣到領口;底下是一條寬鬆的牛仔褲,繫著白色吊帶,一邊的膝蓋上有一塊污漬。午餐時光很有趣,我們坐在廚房裡的長餐桌,陽光從大窗戶灑進來;從窗戶看出去,可以望見屋子後面的穀倉,以及穀倉之後的一大片玉米田。馬克與我閒聊了一堆近況——學校裡發生的事、我參加的籃球隊要參加冠軍賽、我們家的新車、爸爸蓄了八字鬍等等。不知道什麼緣故,史丹利覺得這些事很有趣。他笑得太激烈了,還被豌豆湯給嗆到,外公連忙伸手去拍他的背。我們很難揣測到底什麼事能讓史丹利捧腹大笑,就像馬克說的,史丹利真是怪透了。 整個午餐時間,我都一直注視著外公、外婆,實在無法相信才經過一年的時間,他們居然改變這麼多。外公、外婆似乎變得很沉默,行動也很遲緩。 所謂「變老」就是這樣吧!我這麼告訴自己。 「史丹利一定會讓你們看他的稻草人,」外婆一邊說著,一邊將一大碗洋芋片傳給大家。「是不是?史丹利。」 外公大聲的清了清喉嚨。我有個感覺,外公似乎想藉此暗示外婆換個話題。 「我做的。」史丹利得意的咧嘴笑道。他轉過頭來,一雙大眼睛看著我。「我看書,書上有教我怎麼做。」 「你還在上吉他課嗎?」外公問馬克。 「是啊,」馬克塞了滿嘴的洋芋片,「不過我賣掉原來的普通吉他,換了一把電吉他。」 「你是說得插上插頭的那一種嗎?」史丹利問著,咯咯笑了起來,好像他剛剛說了一個很好笑的笑話。「真可惜你沒帶吉他來。」外婆對馬克說。「才不會呢!」我故意嘲弄道,「要是他真的帶來,母牛會分泌出酸奶!」「妳閉嘴,裘蒂!」馬克罵道。這個人真是太沒幽默感了。「牠們已經分泌出酸奶了。」外公喃喃說著,垂下了眼睛。「厄運,當乳牛產出酸奶就表示厄運當頭。」史丹利瞪大眼睛高聲說著,臉上突然露出十分恐懼的神色。「不會有事的,史丹利。」外婆立刻安撫他,並伸出一隻手放在他肩膀上。「外公只是在取笑你們。」「你們兩個小傢伙如果吃飽了,就跟史丹利一起出去玩吧。」外公說,「他會帶你們到農場上逛一圈,你們不是很喜歡嗎?」他嘆了口氣,接著說:「我也很想一起去,可是我的腿這幾天又發作了,一直痛得不得了。」外婆動手收拾碗盤。馬克和我跟著史丹利走到屋外,後院的草坪最近才剛除過草,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濃的草香。 我看見一隻蜂鳥在房子旁邊的花園裡振翅飛翔。我指給馬克看,但是他轉過頭去的時候,蜂鳥已經飛走了。 在這片長長的綠色院子的最後面,有一座老舊的穀倉,它的白牆斑駁脫落,看起來真的需要重新粉刷一番。穀倉門敞開著,可以看見裡頭一堆堆方形的稻草堆。 穀倉右手邊的遠處,幾乎靠近玉米田的地方有一間小屋子,史丹利和他十多歲的兒子「阿棍」就住在那裡。 「史丹利,阿棍在哪裡?」我問,「為什麼剛剛吃飯時沒看到他?」 「去鎮上了,」史丹利很快的回答,「他騎了一匹小馬到鎮上去了。」 馬克和我交換了一個眼神——我們從來都想不通史丹利的想法。 我抬手遮擋刺眼的陽光,舉目遠眺,只見玉米田上突出了好幾個黑黑的身形,那應該就是外婆剛剛提到的稻草人了。 「好多稻草人哦!」我高聲說著,「史丹利,去年夏天只有一個,為什麼今年要這麼多?」他沒回答,彷彿沒聽見我說的話似的。史丹利頭上戴著一頂黑色棒球帽,帽沿拉得低低的蓋住前額,兩手插在寬鬆的連身工作褲口袋裡,身體前傾,像隻鸛鳥似的踏著大步往前走。「我們已經看過這座農場一百遍了,」馬克壓低聲音對我抱怨著,「為什麼還要再逛這麼大一圈呢?」「馬克……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毛躁?」我說,「我們每年都要先逛農場一圈,這是一個傳統。」馬克仍舊自言自語,咕噥個不停。他真是夠懶的,最好啥事都不做,他就最高興了。史丹利走在前頭,經過穀倉,走進玉米田。這些玉米桿比我的頭還高,金色的玉米穗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史丹利攀住一根玉米桿,拉下一個穗。「我們來看看玉米是不是成熟了?」他微笑著對我和馬克說,並用左手握住,右手去剝開它。幾秒鐘之後,他把苞葉丟掉,露出裡頭的玉米。 我注視著那個玉米穗,猛然發出一聲恐怖的尖叫……
3「噢……真噁心!」我尖聲叫道。 「噁死了!」馬克也嘟噥著。 裡頭的玉米變成噁心的棕色,而且在穗軸上不停的蠕動著。 史丹利把玉米拿到眼前仔細檢視著。原來玉米軸上覆滿密密麻麻的棕色蟲子,不停的蠕動著。 「不!」史丹利發出恐怖的叫聲,把玉米穗扔到地上,「這是厄運的象徵!書上說的,是可怕的厄運!」 我注視著地上的玉米穗,上頭的蟲逐漸從穗軸上爬走,鑽進泥土裡。 「沒事的,史丹利……」我輕聲安撫他,「我會驚叫只是因為我太驚訝了,玉米有時候是會這樣的,外婆告訴過我,有時候蟲會跑進玉米裡頭。」 「不,這是厄運!」史丹利顫聲說道,他的紅耳朵紅得像火一般,大眼睛裡露出恐懼的神色。「書上……這麼說的。」 「什麼書?」馬克問道,並把先前爬滿蟲子的玉米穗踢得遠遠的。 「我的書……」史丹利神祕兮兮的回答,「魔法書。」 喔——喔!我想,史丹利不應該看那些魔法書的。就算沒有魔法書,他也已經是世界上最迷信的人了。 「你一直在看那些迷信的書嗎?」馬克一邊注視著爬了滿地的蟲,一邊問。 「是的,」史丹利熱切的點頭,「那是一本很好的書,告訴我很多事,而且書上說的都是真的,全部都是真的!」 他脫下帽子,搔了搔頭皮。 「我得去查查書,看看這些壞掉的玉米該怎麼辦?」 他越來越激動,忽然讓我覺得有點害怕。我從出生就認識史丹利了,他為外公工作應該已經超過二十年了。他一直都很怪,不過我從沒看過他會為了壞掉的玉米穗這麼微不足道的事,顯得如此驚慌失措。「你帶我們去看稻草人吧!」我說,希望能把玉米穗的事趕出他的腦子。「是啊,帶我們去看嘛。」馬克也附和著說。「好,去看那些稻草人。」史丹利點點頭,轉過身去,仍然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領著我們穿過高大的玉米叢。當我們走過一排排的玉米桿時,玉米桿發出一陣陣啪啪聲和呻吟聲,聽起來十分詭異。冷不防的,一道黑影籠罩住我,只見一具黑色稻草人在我們前面高高豎立著。它穿著一件破爛的黑外套,裡頭塞滿了稻草,身體兩側各伸出一隻硬梆梆的手臂。這具稻草人很高,從上頭俯瞰著我,也看著整片玉米田。它的頭是一個褪色的麻布袋,裡頭也塞滿稻草,麻布袋上用黑筆畫上粗粗的、惡魔般的眼睛,以及瘋狂而蹙眉的樣子,頭上還戴了頂破舊的帽子。「這些稻草人都是你做的嗎?」我問史丹利,並看見玉米田上還豎立著好幾具稻草人,它們都以同樣僵硬的姿勢站立著,臉部都不悅的蹙著眉頭。 「是我做的。」他仰起頭看著稻草人的臉,聲音低低的回道。「書上教我怎麼做的。」 「他們看起來挺嚇人的,」馬克緊靠著我說,還抓住稻草人的一隻手臂,搖了搖問道:「發生了什麼事啊?」 「稻草人會在午夜裡走來走去。」史丹利再次重複之前在火車站所說的話。 馬克想要和稻草人擊掌。 「那是什麼意思?」我問史丹利。 「書上教我怎麼做的……」史丹利凝視著麻布袋上黑筆畫出的臉孔說,「書上教我怎麼讓他們走路。」 「什麼?你說你讓稻草人走路?」我疑惑的說。 史丹利的黑眼珠注視著我。再一次,他露出一臉肅穆的表情。 「我知道怎麼做,書上有全部的咒語。」我也注視著他,真的被他弄迷糊了。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讓它們走路,裘蒂,」史丹利發出近乎耳語的聲音,輕輕說著,「我上個星期讓它們走路了,現在我是老大了。」「什麼?稻……稻草人的老大?」我結結巴巴的問,「你是說……」我停了下來,眼角瞥見其中一具稻草人的手臂動了!我感覺有一根粗粗的稻草刷過我的臉……就在這時,一隻尖尖刺刺的稻草手臂往我的喉嚨伸過來。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