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暑假最難忘的事 : 呼請神明來幫忙

  • Hit:113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在傳統與創新間取一個平衡點才是新生的契機
別人的暑假可能多采多姿,到處旅遊玩耍,阿傑的暑假卻比學期間還忙碌。不是忙著寫功課或進補習班,而是忙著幫爸爸的糕餅店張羅村人普渡要用的東西,舉凡紅龜、糕仔、麻荖,祭拜時的三角旗或懷念古早味的客人來訂製的喜餅……每一樣都得參與。他生氣自己不能像同學阿龍那樣悠閒,所以即使爸爸盯得緊,即使手掌因削竹籤起了大水泡,都要想辦法偷偷和阿龍去打籃球。天天睡眠不足的暑假裡,阿傑看到有人為了賺錢不顧人情,有人堅守傳統不願放棄,有人默默行善,有人大剌剌的利益互換……在充滿矛盾的情與利、熱鬧與冷清、困頓與重生、傳統與創新間,他體會到這個吵吵鬧鬧的家其實挺溫暖的。三天的普渡過後,爸爸帶著家人到安靜的大士爺廟祈福,阿傑一拜託大士爺明年七月前有閏月,這樣普渡落在開學後,他就不用那麼忙了;二拜託大士爺保佑讓他變聰明一點,成績進步一點,多認識一些字,才不會寫錯人家的名字;三拜託大士爺保佑……保佑……一個不能說的祕密。猜猜看,大士爺聽到阿傑的話了嗎?他們家快要沒落的傳統產業,找得到興起的契機嗎?

在傳統與創新間取一個平衡點才是新生的契機
別人的暑假可能多采多姿,到處旅遊玩耍,阿傑的暑假卻比學期間還忙碌。不是忙著寫功課或進補習班,而是忙著幫爸爸的糕餅店張羅村人普渡要用的東西,舉凡紅龜、糕仔、麻荖,祭拜時的三角旗或懷念古早味的客人來訂製的喜餅……每一樣都得參與。他生氣自己不能像同學阿龍那樣悠閒,所以即使爸爸盯得緊,即使手掌因削竹籤起了大水泡,都要想辦法偷偷和阿龍去打籃球。天天睡眠不足的暑假裡,阿傑看到有人為了賺錢不顧人情,有人堅守傳統不願放棄,有人默默行善,有人大剌剌的利益互換……在充滿矛盾的情與利、熱鬧與冷清、困頓與重生、傳統與創新間,他體會到這個吵吵鬧鬧的家其實挺溫暖的。三天的普渡過後,爸爸帶著家人到安靜的大士爺廟祈福,阿傑一拜託大士爺明年七月前有閏月,這樣普渡落在開學後,他就不用那麼忙了;二拜託大士爺保佑讓他變聰明一點,成績進步一點,多認識一些字,才不會寫錯人家的名字;三拜託大士爺保佑……保佑……一個不能說的祕密。猜猜看,大士爺聽到阿傑的話了嗎?他們家快要沒落的傳統產業,找得到興起的契機嗎?
作者:李光福
省立花蓮師專普通科語文組、國立新竹師院語教系畢,在小學任教三十一年退休,專長為國小國語科教學、作文教學、閱讀教學與語文選手訓練,曾獲得桃園縣國語科特殊優良教師與師鐸獎。著有兒童文學書籍《爸爸放暑假》(小兵)、《獨臂投手》(小魯)、《我不是白痴》(康軒)、《迷糊小巫婆》(文房)、《我是阿嬤的孩子》(新苗)……等一百餘本,並行銷至中國大陸、韓國、香港、新加坡等地,作品曾獲好書大家讀、新聞局優良圖書、人權教育優良圖書,以及金鼎獎入圍。
繪者:鍾燕貞
畢業於復興商工美工科,曾任職出版社從事美術編輯和插畫工作,目前是SOHO族。繪過的版品有:《森林共和國》、《臭臉轉學生》、《臺大校園自然步道》、《臺北城市公園之旅》、《玩藝術學數學》(六冊); 畫過的封面有:《時報廣場的蟋蟀》、《當三葉蟲統治世界》、《夏日農莊》、《島居歲月》、《香草豆和雞湯塊》、《我的爸爸會賣九層粄》、《少女少男特攻隊--社區大變身》等。
人的高尚,不在華服、財富,而在善良、熱情、仁慈、正義、勇敢、本分等品德。每個人秉著良好的品德,努力為社會深耕美好的未來,讓學生有夢想可追尋、遇到挫折的人可以重新站起、農夫全心珍愛大地、有能力的人願無私的付出……就是大美。大美的涵養需從小薰陶,「陽光少年遊」能以此為出發點,也可稱是「少兒生活美學」的種子。                             ──名作家  李家同
在部分國小老師與故事媽媽熱中推廣繪本以及簡易橋梁書的時候,這一系列書給了有心推廣抽象文字教學的人士另一種選擇,因為除了幽默有趣的故事外,它們還給小讀者上了重要的生命教育,在啟蒙之餘,不忘成長的真義。      ──兒童文學評論家  閱讀推廣人  張子樟教授
孩子的認知有些靠自我探索,有些靠外在的給予,每天遇到的人、事、物都會在腦袋裡轉化成特有的價值觀。很高興看到「陽光少年遊」提供孩子一個新的媒介,好讓孩子們能從閱讀中,領悟到尊重與反思的重要。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  語文與創作學系  孫劍秋教授      小說有它的創作背景,雖是清代名著《紅樓夢》,隨著時間流逝,讀者越來越難理解書中大觀園的生活情境,當下有耐心讀完此書者,幾人哉!    東方出版社發行之「陽光少年遊」系列,乃為時下小學生量身訂作之小說,它的故事取材切合學生生活經驗,或「追求夢想」、或「土地保育」、或「義工付出」、或「困境突圍」,皆能引起學生閱讀興趣和共鳴。此外,作者文筆流暢,娓娓敘來精采故事,在潛移默化中,可建立學生正確的價值觀。   ──臺北市立明湖國中教師/報紙專欄作家   施教麟
系列緣起
有一次,看到一群孩子放學了,在路邊嬉鬧,有個小孩拆開一盒糖果,包裝紙順手往地上扔,另一個孩子說:「你亂丟紙屑。」這孩子回答:「有什麼關係,反正每天都有人掃馬路,太乾淨了,清潔隊員就沒工作了。」其他孩子哄笑起來,大家搶著分糖吃,再沒人去管那片包裝紙。
可是那片紙屑一直留在我心裡,像胚布上一點不經意沾染的墨,不礙事,卻一個不留神就非要看到。我知道我拿不掉那個異樣的點,但是,多麼希望這種不經意的沾染可以少一點,單純的布面可以更完整的留給真正要下筆的彩繪。
「關心家人」、「尊重他人」、「愛護社區」、「珍惜資源」、「體貼生命」……這樣的論調經常被提起,可是,怎麼付出行動呢?如果「關愛」只是一道測驗題,知道作答就好,和行動不必相應的話,那將是一件多麼嚴重的事!到底要有什麼準備,才能讓人「理解」關愛的重要,又要「怎麼付出」關愛呢?我首先想到的是,對需要被關愛的對象得先有認識,不是認識標準答案喔,而是讓孩子(甚或每個人)都意識到:其實我們並不是在家庭生活、學校生活之後才進入社會生活,而是一出生就投入這個共生共榮的大鎔爐。生病了,找醫生;迷路了,問警察;冰箱空了,上市場;筆記本用完了,到文具店;電話不通,找電信局;寄信到郵局;買菜到市場;貓狗生病找獸醫;要種植找土地;要救援找消防隊;要分享找朋友;要溫暖找家人……我們和社會上的每件事、每個人都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有了這層息息相關的認同,才能以自己的立場去思索行動方式。這樣,要「愛屋及烏」的付出關愛,是不是會容易些呢?
基於這些理由,「陽光少年遊」這個系列的構想於是成形。在這裡,不是要為大人物作傳,而是為小人物寫精神,為尋常工作找價值。希望透過作者的筆,傳達出不同崗位上的人樂天安命、認真積極的生活智慧;透過小說的形式,提供孩子一些思考的依據;更希望初探社會的孩子能因此對周遭的人事物多一分愛惜與尊重。
說「生活教育」或「生命教育」都太沉重,如同聽人「說教」令人不舒服;不過,聽人「說故事」卻令人開心。從故事當中發現原來有許多別人的事情可以反射在自己身上,有許多別人採用的方法可以借取,有許多別人的觀念值得參考,有許多別人的是非成敗可以拿來反思檢討,要比讓人家直指鼻子說:你就是這樣那樣,所以才這樣那樣……好多了。
價值觀的養成需要靠外在的示範、經驗累積和獨立的探索判斷,為了避免一廂情願的置入性給予,所以除了文本之外,這個系列還增設了仿「眉批」欄,用來做提問或註解,並供路人甲乙丙發表看法,當然,所有的空白處就留待讀者填補了。章末或文末的「達人筆記」是知識的整理,協助孩子有系統的、輕鬆的了解一個概念或技能,希望全書能達到知性、感性盡收的目的。
期待「陽光少年遊」像一串鑰匙,可打開不同領域的思索空間,讓孩子們願意進來駐足留連,並採擷能夠滋養自己生活的養分。
作者序
大士爺和我
逢年過節拜拜的時候,你可能看過有人拿麻荖、糕仔來拜。告訴你,我對麻荖、糕仔有著一份很濃的感情;親戚朋友送訂婚喜餅的時候,你可能收過圓圓大大的傳統喜餅。再告訴你,我最喜歡吃那種圓圓大大的傳統喜餅了。    我之所以喜歡麻荖、糕仔和傳統喜餅,和外公有關。    外公在大士爺廟附近開了一家糕餅店,專門製作麻荖、紅龜粿和大餅……等傳統糕餅類食品。小時候,每逢農曆七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三日大士爺廟舉辦普渡時,媽媽就會帶著我們兄弟姐妹回外公家「逗鬧熱」。    由於一年只回去一、兩次,我和外公的互動並不多,印象中,只記得他是個很嚴肅、不苟言笑的人。   我練過書法,每次回外公家「逗鬧熱」,我都會拿著毛筆,幫忙寫信眾拜拜時,插在供品上的那支三角旗子。寫完,外公就會賞給我一元、三元(四十多年前的一元、三元很大),讓我到街上「大吃大喝」一頓──這算是我和外公之間較頻繁的互動。    在外公家那幾天,除了「逗鬧熱」,每天都有做壞的、不能賣的麻荖可吃,而且愛吃多少,就吃多少。離開前,還可以打包,帶回家吃個痛快。當然,那都是不用付錢的。    後來,外公去世了,糕餅店由舅舅接掌。雖然同樣幫忙寫三角旗子,卻沒有一元、三元可拿;雖然同樣有做壞的、不能賣的麻荖可吃,離開前,同樣可以打包一些做壞的麻荖帶回家吃,可是,不再不用付錢!    小時候,大士爺的普渡只是地方上的一個祭典活動,就像過農曆年那樣,比平常熱鬧一些、吃得比平常豐盛一些、街道上的人比平常擁擠一些。近年來,大士爺的普渡除了是個祭典活動,更成了推廣地方民俗特色的觀光活動,隨著時空的改變愈辦愈盛大。    說到創作,不管以哪種方式呈現,只要涉及到「鄉土」議題,好像就得有些規則要遵循,例如:提到風俗民情,就得加入廟宇、拜拜等元素;提到傳統產業,就必談到它的興盛、衰落與新舊之間的平衡。尤其提到人時,更必須辨思如何在是與非之間,進行一場感情的「拔河比賽」。    在寫《暑假最難忘的事—呼請神明來幫忙》時,我的心情其實是很複雜的,進入到某些情節,一些兒時的回憶就會湧現。但我要說明的是,《暑假最難忘的事—呼請神明來幫忙》寫的並不是我外公糕餅店的故事,只有部分片段是我的兒時記憶!    在閱讀《暑假最難忘的事—呼請神明來幫忙》時,如果某些情節跟事實有些落差,那就祈請讀者以欣賞一個故事的角度來閱讀這本書,相信每個讀者都會有所心動、有所感動,有所激動,甚至有所行動──下次普渡時,親自去大士爺廟身歷其境一趟!    更由衷的期盼讀者讀了《暑假最難忘的事—呼請神明來幫忙》後,可以體認如何平衡傳統與創新,辨思如何進行那一場感情的「拔河比賽」,並透過一項鄉土活動的參與而更愛這塊土地──你的生活將更精采!
導讀  在豐饒的文化生活中成長
貓頭鷹圖書館前館長 蔡明灑
暑假對每個孩子來說總是充滿了期待,許多童年難忘的回憶往往發生在漫長的暑假當中。有趣的是,當都市的孩子忙著參加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營隊,甚至到遙遠的異國他方取經、遊玩時,本書的主人翁阿傑,不但沒有任何特別的出遊行程,而且還必須幫忙從事傳統生意的家裡,因著小鎮大士爺廟一年一度熱鬧的普渡活動,擔負起更多的工作。但是這個苦悶難熬的暑假,却意外的為升小六的阿傑帶來了許多珍貴難忘的回憶,你是否和我一樣好奇,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故事一開始,作者便讓我們見識到現代孩子極為難得的陌生經驗,體會痛苦難當的皮肉之痛。阿傑奉父之命做起童工,拿起刀子削竹枝,而且還因為長時間工作,削出了好幾個大大小小的水泡。姑且不論水泡破掉對一個孩子來說有多麼痛,甚至還不能因痛而叫出聲,因為這可是會被父親嘲笑:﹁你是不是男人啊?﹂如此視小痛為無物,甚至用以磨練心志的教養觀,相較於許多父母對子女的百般呵護,可說是天壤之別。然而,這樣的觀念,其實普遍存在於八零年代以前的父母心中。魯瓦克的經典作品《爺爺和我》(The old Man and The Boy)深刻描繪美國一九二○年代人與自然的關係之外,讓人印象深刻的是,爺爺帶著稚齡的他,或在清晨寒風刺骨的河裡獵野鴨,或在暗黑的大海中拉扯沉甸甸的魚線釣魚,不但手上無數傷口,腳也凍到沒知覺。    而這些歷練不但成為作者一輩子難以忘懷的珍貴記憶,身上所留下的無數傷疤,更成為作者成長的養分以及勇者的標誌。阿傑不也曾經想把手上那驚嘆號形狀的燙傷列入〈暑假最難忘的事〉之中嗎?    提到教養觀,新舊世代的父母對於孩子的﹁責任﹂要求也有所不同。舊世代家庭中,孩子分擔家事或工作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不同年齡階段的孩子因能力差異各付出不同的心力,與大人是一種相互依存的關係。這也是為什麼阿傑爸爸在他偷溜外出遊玩之後,嚴厲的對他說:﹁你是這間糕餅店養大的,給我好好盡一分力!晚餐前削完,不然你就別想吃飯!﹂或許這對新世代父母來說,過於沉重,然而不可否認的,許多孩子正是在這種被賦予責任的過程中,不但累積了生活能力,也凝聚了對家的向心力。反觀現代許多大人,誤以為從小不讓孩子做事是一種疼愛,殊不知對許多孩子來說,動手做的過程所獲得的滿足與成就感甚至大於學校的紙上作業。尤其是愈小我們看到在生活中長期處於無所是事,被動旁觀狀態之下的孩子,有些慢慢失去了對周遭人事物主動關心的能力,更有些孩子轉而沉迷於3C的虛擬世界。阿傑的好友阿龍說:「羨慕你家開糕餅鋪,生活很充實呀!我爸媽只生我一個孩子,他們又很忙,我常常都是一個人,閒得慌,很無聊。」確實值得大人深思。    在推廣親子共讀的路上,我常引用日本兒童文學之父—松居直先生的話:﹁我發現,透過這些書,我已經在他們小時侯,把一個當父親的想對孩子說的話說完了。﹂相同的,和孩子在生活中有更多的共同參與,父母不但能夠在過程中把自己對世界的價值觀和做事的方式自然的傳遞給孩子,親子關係也能因休戚與共而更緊密,彼此的心靈依附也更加深切。有趣的是,在這樣的關係中成長的阿傑和哥哥,雖然難免抱怨,但當家中生意面臨困境時,反而能以他們對新世界的好奇心,為家裡注入嶄新的想法,帶領父母邁向未來。即將上高中的哥哥更下定決心就讀餐飲學校,以做為改善家中生意的準備。這不正是許多臺灣小鎮家庭的真實寫照嗎?    李光福老師的作品常常帶領讀者到臺灣各個不起眼,甚至是陰暗的小角落,逼得讀者不得不停下腳步正視身邊許許多多不完美,却絕對真實的小人物,並從中得到啟發與思考。《暑假最難忘的事—呼請神明來幫忙》中,阿傑雖然度過一個未曾遠遊的平凡暑假,然而透過一年一度的小鎮慶典活動,帶出了許多人與事,也帶出了傳統與現代的對比。這其中不僅關乎產業的新舊起落,更包含了文化、教養、價值與幽微人性等問題的深刻體察。阿傑的內心在這個過程中起了變化,讓閱讀本書的孩子也跟著阿傑的腳步在純樸的小鎮一起行過成長之旅。
01.大士爺廟02.我家的糕餅店03.熬夜趕工 04.中式與西式05.副業06.麻荖07.給分一口飯08.見外09.原來10.幫忙叫賣11.放水燈12.家長委員13.升天14.姑嫂明算帳15.拜託大士爺16.激情過後17.有拜有保庇18.中西合併19.明天,新的開始達人筆記:龍鳳喜餅的製作方式
1. 大士爺廟
我面前一堆竹枝都還沒削完,哥哥又拿過一根竹筒,柴刀一落,「啪」的一聲,竹筒被剖成兩半。看到哥哥把竹筒剖成一枝枝的細竹枝,我再也忍不住了,抱怨著說:「哥,你慢一點好不好?我這裡還有一大堆欸!」哥哥停下動作,轉頭看我一眼,神色淡定的說:「誰叫你動作那麼慢!」「拜託!你剖一根,我就要削一把,我哪兒慢了?」我不平的叫著。哥哥把柴刀和竹筒推向我說:「不然我們來交換!」交換?哈!我不會再那麼笨了!看看左手拇指上那道明顯的傷痕,不就是由於我的笨而留下的?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就是因為和哥哥交換工作,結果竹筒沒剖開,反而差點把拇指剁下來,當時我還痛得哇哇大哭呢!不過,那次卻因禍得福─拇指受了傷,縫了好幾針,別說削竹枝,其他事我也都不用做,活像個大少爺。現在我雖然也想找些事來「因禍得福」一下,但不會笨到拿皮肉痛來開玩笑。哥哥看我沒回應,沒再理睬我,舉起柴刀,繼續「啪」「啪」「啪」的剖竹筒。我也沒說什麼話,認分的把一枝枝竹枝削成像鉛筆那般粗細,以便於製作拜拜用的旗子。忽然一陣刺痛傳來, 我忍不住「哎呀」的叫出來,仔細一看,原來是一枝岔出來的小竹片把左手食指上的水泡刺破了,而且還刺進了肉裡。我齜牙咧嘴,忍痛把竹片拔出來。「破了?恭喜你,少了一個了。」哥哥半消遣的說。我瞪了哥哥一眼,沒有說話,自顧自的擠出水泡裡的水。說到水泡,削了兩天的竹枝,我雙手的拇指和食指上面起了好幾個大大小小的水泡,不明就裡的人看了,一定會以為我受了什麼嚴苛的虐待吧!又削了幾枝,媽媽叫「休息吃飯了」的聲音響起。聽到「吃飯」,我毫不猶豫的放下小刀和竹枝,立刻起身衝進廚房準備吃飯。扭開水龍頭,手剛碰到水,又是一陣刺痛傳來。我忍著痛,沒敢再叫「哎呀」,萬一被爸爸聽到,他一定會說「這一點小傷也要『哀爸叫母』,你是不是男人呀?」所以,不要叫,才不會自取其辱。扒了幾口飯,爸爸開口了:「你們兩個,下午趕快把竹筒和竹枝剖好、削好,晚上我們要做旗子了,聽到沒?」哥哥一面嚼飯,一面應了聲「好」。我心虛的低著頭,不敢出聲,也不敢看爸爸。我早就和死黨阿龍仔約好,下午要去學校打籃球,怎麼可能留在家裡呢?為了不讓爸爸識破我的計畫,我故意在嘴裡塞滿飯菜,假裝說不出話來。午餐後,爸爸照例坐在櫃檯前面打盹。我一直偷偷的留意他,可是,他的眼睛就是一直不閉上。看看牆上的鐘,和阿龍仔約定的時間就快到了,我開始焦急起來,真想大剌剌的走出去。只是這一走,一定會被爸爸叫住、問話;只要他問起,我就別想去打籃球了。因此,即使我再急,也只有耐心的等著。啊!皇天不負苦心人!爸爸終於閉上了眼睛,隱隱約約中,還發出了微微的打呼聲。眼見機不可失,我趁著媽媽和哥哥不注意,像小偷那樣躡手躡腳的經過櫃檯,出了大門,然後快馬加鞭的往學校方向疾行,直到離家有一段距離了,才把腳步放慢下來。經過大士爺廟,廟前的廣場上已經搭了好幾座棚子,棚子下,許多工作人員正忙著排桌子,那是普渡時給信眾們擺放供品用的─再過幾天,大士爺廟就要普渡了。我和哥哥剖竹筒、削竹枝,就是為了普渡。忽然,棚子下出現一個熟悉的人影,是叔公,他正比手畫腳的指揮工作人員排桌子。看到叔公,我立刻加快腳步往前走,萬一被他看到,鐵定會把我也叫去排桌子,我的籃球就別想打了。說到大士爺廟,那可是所有鄉民精神景仰所在,每年到了普渡時,不論男女老少,幾乎都動員起來,即使沒有參與廟裡的活動,也都會沉浸在熱鬧的氣氛裡。聽老一輩的人說,相傳在清朝時代,附近兩庄的鄉民因地域觀念的差異,時常發生械鬥,造成死傷無數,添了許多亡魂。於是在中元節時,觀音大士化身成大士爺出來消災去厄。鄉民為了感念大士爺,因此建了大士爺廟,在每年農曆七月的二十一日到二十三日,舉辦中元普渡,超渡在械鬥中死去的亡魂─大士爺廟的普渡活動就這樣一直傳下來。普渡期間,為了服務信眾,更為了大賺一筆,許多攤販會聚集到大士爺廟附近,販賣普渡用的食物和物品,競爭很激烈。我家是開糕餅店的,而且就在大士爺廟附近,當然不能落於人後,普渡前後的那段期間,也是我們家最忙碌的時候,所以剛才爸爸才會交代哥哥和我,趕快把竹筒和竹枝剖好、削好。不過,我已經「置身度外」了,眼前還是和阿龍仔打籃球比較重要,至於那些竹筒和竹枝,等回家後再說吧!來到校門口,阿龍仔已經抱著籃球等著了。一看到我,他滿臉不悅的說:「怎麼這麼慢啦?我已經晒了好久的太陽了!」「我又不像你,什麼事都不用做,想走就可以走。」我說。「怎麼啦?你爸媽不讓你出來呀!」阿龍仔口氣緩了。「我爸沒說不讓我出來,可是他要我哥和我把竹筒和竹枝處理好,意思就是不能出門啦,我可是偷偷溜出來的呢!」「你溜出來,那竹筒和竹枝怎麼辦?」阿龍仔問。「管他的,回家再說吧!說不定我哥已經做好了。」「那⋯⋯走吧!開戰去了。」阿龍仔說完,冷不防的把手中的籃球拋給我。我毫無防備,看到籃球飛過來,伸手就接。才剛接到球,一陣刺痛又傳過來,我「哎呀」一聲,隨手把球一放,右手抓住左手食指,齜牙咧嘴的「嘖嘖」起來。阿龍仔一邊撿起籃球,一邊問:「怎麼了?我打痛你了?」「不是啦!是我的手指。」我放開右手說:「你看,都是水泡,這個還破了呢!」「哇!這麼多水泡,怎麼弄的?」阿龍仔驚訝的叫。「削竹枝造成的呀!」我忍著痛,加油添醋的把這兩天的辛苦告訴阿龍仔。阿龍仔問:「你的手上這麼多水泡,還能打球嗎?」我想了想,說:「管他的,打完再說,大不了就痛幾下嘛!」說完,從阿龍仔手中搶過籃球,往球場奔去。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