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地圖女孩.鯨魚男孩 : 十年後

  • Hit:360
  • Rating:1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7)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1)

如果遇見愛,請用最美好的方式去愛!十年後呢?你還會「第一」個想起我嗎?無論什麼時候,如果我必須想起一個人,我保證永遠第一個想起妳。在愛情裡,你想當自由泅泳的鯨魚?還是指引可靠的地圖?什麼樣的愛情,才能使彼此遇見幸福?獻給每位曾經寂寞、心碎,卻也因此成長的年輕男女十年前一起成長的少男少女,因家庭變故失去聯絡,十年後的因緣際會,使他們有重逢的可能。十年,能帶給一個人多大的變化?當年傻氣的男孩,以為自己渴望大海的無邊無際,長大後才發現,自己喜歡地圖般的清晰指引與安定。當年驕傲美麗的女孩,以為自己希冀地圖,但不甘平凡的她,其實嚮往鯨魚在大海泅泳的自由。唯一不變的,是他們對青春年少的共同記憶,那一句:「我保證永遠第一個想起妳。」彷彿一根看不見的絲線,牽動兩人心底最深的思念……張晴從外文研究所畢業後,在翻譯社擔任口譯;戴立德從美國大學畢業,進入雜誌社擔任攝影師。十年後,張晴的小學同學王秀蘭即將到美國舉辦書法展,張晴擔任她的隨行口譯。同時間,戴立德的雜誌社也要做一篇「東方書法家」特稿,他與同事將會到場採訪。地圖女孩張晴與鯨魚男孩戴立德,究竟能否再見到彼此?歷經十年的等待與追尋,命運的河流,又將把他們推向何方? 折騰了十年、經過無數次的情節修改,《地圖女孩.鯨魚男孩》的續集終於誕生。這是王淑芬最得意,也最心愛的一部作品,透過書寫,傳達她對愛情的體悟,尋找面對人生溫柔的力量。本書特色 ★ 《地圖女孩.鯨魚男孩》十年後的深情續集★ 中學老師最想推薦給少男少女的「情感之書」★ 新聞局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

如果遇見愛,請用最美好的方式去愛!十年後呢?你還會「第一」個想起我嗎?無論什麼時候,如果我必須想起一個人,我保證永遠第一個想起妳。在愛情裡,你想當自由泅泳的鯨魚?還是指引可靠的地圖?什麼樣的愛情,才能使彼此遇見幸福?獻給每位曾經寂寞、心碎,卻也因此成長的年輕男女十年前一起成長的少男少女,因家庭變故失去聯絡,十年後的因緣際會,使他們有重逢的可能。十年,能帶給一個人多大的變化?當年傻氣的男孩,以為自己渴望大海的無邊無際,長大後才發現,自己喜歡地圖般的清晰指引與安定。當年驕傲美麗的女孩,以為自己希冀地圖,但不甘平凡的她,其實嚮往鯨魚在大海泅泳的自由。唯一不變的,是他們對青春年少的共同記憶,那一句:「我保證永遠第一個想起妳。」彷彿一根看不見的絲線,牽動兩人心底最深的思念……張晴從外文研究所畢業後,在翻譯社擔任口譯;戴立德從美國大學畢業,進入雜誌社擔任攝影師。十年後,張晴的小學同學王秀蘭即將到美國舉辦書法展,張晴擔任她的隨行口譯。同時間,戴立德的雜誌社也要做一篇「東方書法家」特稿,他與同事將會到場採訪。地圖女孩張晴與鯨魚男孩戴立德,究竟能否再見到彼此?歷經十年的等待與追尋,命運的河流,又將把他們推向何方? 折騰了十年、經過無數次的情節修改,《地圖女孩.鯨魚男孩》的續集終於誕生。這是王淑芬最得意,也最心愛的一部作品,透過書寫,傳達她對愛情的體悟,尋找面對人生溫柔的力量。本書特色 ★ 《地圖女孩.鯨魚男孩》十年後的深情續集★ 中學老師最想推薦給少男少女的「情感之書」★ 新聞局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 王淑芬1961年生於台南市左鎮區,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系畢業,曾任國小教務主任、輔導主任。不但會寫有趣的故事,更喜歡做手工書。自認是個敏感、喜愛思考的人,生活中不能沒有幽默與旅行。收集迷你書與各種奇怪的書,目前最珍貴的收藏品是一位小學六年級男生親手製作的迷你詩集。自1993年發表第一本作品以來獲獎無數。重要作品包括:台灣小學生人手一冊的校園生活故事【君偉上小學系列】、已改編為韓國電影的兒童小說《我是白痴》、為中學生創作的《我是怪胎》,以及風靡年輕人的二部曲小說:《地圖女孩.鯨魚男孩》、《地圖女孩.鯨魚男孩:十年後》。 如果遇見愛,請用最美好的方式去愛                        文/王淑芬多年前,我的作家朋友王家珍,曾為我的《童年懺悔錄》寫推薦。文中她寫著注意到一件事,就是我的童年故事裡,一直有個「老戴」出現,且這小男孩多情善良,讀著讀著連她都好喜歡。家珍問我:此人是虛構,還是真有?《地圖女孩‧鯨魚男孩》便是答案。不但真有老戴此人,且故事延續了十年。果然,作者總是忍不住想寫自己生命裡最深的感動啊。我童年裡那個純情小男孩,默默陪了我十年,最後我們並沒有終成眷屬,但他絕對是我good old days裡,永遠第一個想起來的往日美好。而且我也真的很想寫一本書,給所有的少年男女,告訴他們,如果遇見愛,請用最美好的方式去愛。我試著以特別的雙主角雙線進行。也就是,情節事件都一樣,但在男生部分,讀到的是男生如何看待此事,與他的心事;女生部分,則讀到的是女生如何看待此事,與她的祕密。故事由書的前後兩邊各自展開,讀到中央,便是他們是否見面的關鍵一頁。《地圖女孩‧鯨魚男孩》出版後,曾再版二十一刷,一直是小學高年級、中學導師們推薦給少年男女的「情感之書」。我收到不少讀者來信,與我剖心暢談他們的情感哀樂,不論是沉醉愛中的快樂,或失戀之苦。不過每次與讀者見面,最常被問到的卻是另一件事:「到底,男女主角後來有沒有見面呢?」只因我在第一本集的末尾安排男女主角分離,但是十年之後有機會見面。不過,我賣了關子,並沒有明快告知讀者他們最後見面了沒。也許有,也許沒有;故事也因之也許快樂,也許感傷。或許小說情節感染力不錯,見與不見,不少讀者十分在意。我甚至在網路上看到有人為它寫了結局,連我的女兒,都常追問著:「妳要狠心讓他們再度錯過,還是來個幸福大團圓?」有趣的是,竟有讀者也在意書中的另一位角色:女主角張晴的媽媽。張媽媽帶著她的情感任性離家出走,從此張晴生命裡少掉一道光。有讀者對我叮囑:「如果將來妳想寫續集,請千萬讓我知道張媽媽最後是否回家?」這樣的讀者關注,讓我也開始想像著:「如果有一天寫續集,該不該讓男女主角見面?」然而我畢竟是疏懶的,加上其他的寫作同時多頭進行。曾經爽快答應女兒:「我就要寫續集了。」但幾年間,只有當聽到讀者再提起此書時,此念頭才會在我心頭又盪了一下。二○○七年間,某日我收到一封E-mail,署名M。M是位電腦工程師,他分享了他的情感故事,他的故事,與地圖女孩有關。這件事鼓舞了我,終於下定決心要讓這本小說「做個了斷」。(最巧的是,故事中安排十年後他們可能見面;而我的續集也真的是十年後才寫好。)M曾有位女友F,是位地理老師,某回他們逛書店時,F看到《地圖女孩‧鯨魚男孩》一書,興頭一起,問:「啊,地圖女孩,是在說地理老師嗎?」他們買了書,讀了書,知道它是個略帶感傷的故事。但真實生活裡的感傷,卻遠比書裡千斤重。F知道M的深情,但覺得與她無關。M知道這樣的深情不是愛情保證書,卻寧可千萬人裡,仍守著、等著,靜靜淌著心裡的一絲痛。M寄給我信,或許是他最痛時企求的一點小小麻痺,藉著述說,試著放掉一點。而我當然什麼也不能做。我們通信,也見面聊過;我甚至很熱情的想介紹一位女同事給他。他禮貌應答著,眉眼間溫柔的笑著,輕輕搖搖頭。我背過身,怒斥自己的愚蠢。愛情來來去去,有些人卻什麼也不想補捉,因為,他已小心的呵護住只屬於他的一絲絲甜。M與我成了忘年好友,此後見面,我不曾再問過F的事。我能為他做的,就是寫一本書,試著傳達我對愛情的某種看法。我沒有要醫療誰,照料誰。我只是看望著世間男女,那些心碎的或心痛的,也讓我心碎與心痛。所以,我試著先透過書寫醫治自己。動筆寫續集內容時,我改以「左右頁互文對照的方式」來書寫編排,讀者將在全書所有的右頁中讀到女孩的故事;在所有的左頁中,讀到男孩的故事。這或許與讀者之前的閱讀經驗不大相同,但我相信唯有如此,才能完整表達我想說的,我也相信讀者在讀完全書後,便能理解我為何如此堅持。續集書名本來叫做《鯨魚女孩‧地圖男孩》,與十年前的《地圖女孩‧鯨魚男孩》恰恰相反。因為我認為地圖女孩其實一點也不地圖,她熱愛自由得很。而鯨魚男孩,骨子裡其實是一張最可靠的地圖。不過,我又想,誰的身上不帶著一點點地圖、一點點鯨魚呢?所以,續集依舊保留著「地圖女孩、鯨魚男孩」的原始銘印。你是鯨魚,還是地圖?在感情態度上,你想當自由泅泳的鯨魚,還是當指引可靠的地圖?或是,你的生命中,既是鯨魚也是地圖。甚至,以上皆非,你有另一種無法歸類的感情論調。不管如何,故事裡的這些人,都真誠守護著某一種愛。若沒有愛,沒有癡,我們的生命多無趣啊。小八卦一則:續集中有個角色,乃直接複製我女兒,讀者不妨猜猜是哪一位?許多讀者知道我的另一套書「君偉上小學」是為我兒子而寫的。現在也有本書,讓女兒擔任要角,我是公平的作家媽媽。 十年以前1地圖女孩 1鯨魚男孩2地圖女孩 2鯨魚男孩3地圖女孩 3鯨魚男孩4地圖女孩 4鯨魚男孩5地圖女孩 5鯨魚男孩6地圖女孩 6鯨魚男孩7地圖女孩 7鯨魚男孩8地圖女孩 8鯨魚男孩 9地圖女孩 9鯨魚男孩10地圖女孩 10鯨魚男孩11地圖女孩 11鯨魚男孩12地圖女孩 12鯨魚男孩13地圖女孩 13鯨魚男孩14地圖女孩 14鯨魚男孩最後一張明信片《地圖女孩‧鯨魚男孩》小辭典 地圖女孩的故事再不怎麼喜歡機場,她都得踏進去了。第一次出國的張晴,爸爸和大姑幫她理出整整一大箱子衣裝,還堅持展覽會場上,得穿上那套淡藍色套裝。平時她一身輕便褲裝,實在頗厭惡裙子的「不合群」──裙子是最拘束軀體動作的!這回出國,全是因為小學同學王秀蘭。認真想起來,有時張晴挺贊同「生命是一齣又一齣的玩笑」這句無奈到極點的話。誰能想到,小學時老愛偷偷看她答案,再一筆一畫複製到自己考卷上的王秀蘭,長大後竟成為知名書法家,其知名程度,竟成為海外華人邀請展覽的對象。王秀蘭自己調侃自己:「我從小就有書法天分。」其實,這話倒有幾分道理;張晴清楚記得當年老師指著王秀蘭篡改過的成績單,不無諷刺的說:「王秀蘭啊,說不定將來妳可以靠模仿筆跡討生活哩。」還真給老師料中了。當然,王秀蘭從模仿古人開始,進而發展出自己的風格,現在,張晴不會拿童年那些不堪往事來提醒王秀蘭的「小時不了了」了。如今,小學第一名畢業的她,受雇於王秀蘭,擔任她此次舊金山書法展的翻譯。長大後第一次見面,兩人認出來時,王秀蘭大呼:「太棒啦,我從小就信任妳,這工作非妳莫屬。」起初,張晴有點尷尬;畢竟,自己熟悉眼前這位「書法名家」太多陳年糗事。王秀蘭倒一臉熱情:「拜託拜託,老同學,幫幫忙吧。」張晴依稀記得王秀蘭小學時不是那麼熱情的人。或許,伴隨名聲而來的,是對凡夫俗子的寬容──那種因高人一等而故擺姿態的施捨同情。誰知道王秀蘭真正的想法是什麼!張晴只知道,自己需要這份工作,況且,從未出國的她,也的確想印證一下「超越地圖」的身歷其境感。想起地圖,她便想起戴立德。這個也是「同學」的人,這個曾送她一幅自己手繪地圖的男生,如今在哪裡?該是結婚生子,假日帶著妻兒在公園散步的居家型好男人吧。為什麼她判定好人壞人,總以是不是「居家」型而定?張晴對自己的結論深深皺起眉。不要再想離家好遠好遠的媽媽了,媽媽應該不是壞媽媽,媽媽在追尋她的快樂時,必也常有一朵烏雲停泊在心海。張晴如此勸說著自己。多年以來,她這樣的為媽媽開罪。「啊,我忘了帶乳液。美國天氣好乾,東方人皮膚受不了的。」王秀蘭在機場時,忽然輕輕驚叫。不過是乳液嘛。張晴開口:「我有,一起用吧。」「好。不過,我用得很兇耶。」「有什麼關係,用完再買。」張晴有點困惑,這麼個「最年輕的國際書法家」,為了瓶小小乳液,臉上居然有著古怪的「我贏了」的榮耀光采。她忍不住又記起往昔,為了不讓王秀蘭纏她,乾脆主動借她抄試卷,免得煩。那時,王秀蘭便有現在的「我贏了」表情。算啦算啦,張晴搖搖頭;「別鬧彆扭了。別以為發號施令的人都是些該死的惡棍。」她安慰自己,別鑽牛角尖的解讀王秀蘭的一言一行。說不定,只是自己太敏感。一下飛機,負責展覽的人員帶她們到旅館。王秀蘭習慣一個人睡,正巧第一次出國的張晴也希望能清靜一下。兩間單人房面對面,開鎖進門時,王秀蘭居然還記得提醒張晴「乳液要借我」,彷彿她們出國就為了這個。開幕酒會上,鬧哄哄的,張晴除了需即時為王秀蘭口譯外,還忙著替每一幅字檢查英譯標題。王秀蘭不放心主辦單位已譯好的字,說是「這些半調子華僑,中文早已七零八落的,誰知道有沒有譯得『信達雅』。」虧她還知道翻譯的三準則呢。張晴特地穿著淡藍色套裝,其實穿長褲較方便跑上跑下的。但不穿的話,她又覺得辜負爸爸與大姑的美意。王秀蘭被主辦人邱太太拉到貴賓休息室,張晴趁機歇口氣。她走到「回鄉偶書」那幅掛軸前,有些想笑。「少小離家老大回。」這王秀蘭是故意還是不經意啊,這種句子,簡直叫這些「離家五百哩」的僑胞望字拭淚。她不懂書法,不過,「離家」這兩個字的線條倒真是不錯,有種飛向遠方的流動感。也許,哪天請王秀蘭教她幾招,不知她肯不肯透露寫字祕訣?正胡思亂想,一個滑稽的腔調響起:「女士,妳好,這次站覽很成功。」嗯,沒錯,又一個喜愛賣弄中文的美國人。張晴側過頭,微微一笑,試著用淺白中文應答幾句,再用流利英文開始說明。她瞧見此人胸前掛著的記者證,是一家旅遊雜誌社的。美國記者恢復母語,便開始眉眼春風的說東道西起來。張晴不討厭也不熱衷的看著對方,只希望下一位記者趕快來,她有點奇怪的感覺。老戴……當年,老戴離開她到美國,十年了。他在哪一州?或者,他是否還在美國?張晴盡責的在對方說話空檔中,隨機插入一兩句。腦子裡卻都是老戴笑起來兩個酒窩旋開的燦爛模樣。老戴,你在哪裡?「張晴,妳過來一下好嗎?」王秀蘭在休息室大聲喚著。張晴遞給美國記者一疊書面資料,點點頭,離開。王秀蘭拉著她,笑容漾成大湖般,開懷極了:「我來介紹,這是江博士。人家可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是邱太太的外甥。」張晴眼睛亮了一下,卻又隨即暗淡下來。讓王秀蘭春風拂面的江博士,遞名片過來:「張小姐請不吝指教。」土生土長的華僑,說起中文,通常是復古式的,正式嚴謹得不得了。張晴不禁咧嘴一笑。江本傑也笑,不過,他是為張晴的笑而笑;看來瞧去,當然還是東方女子婉約的樣子可人。張晴猛然想起,江本傑讓她眼睛一亮的原因,是中學時讓自己「恨千古」的郭子。有著全天下少女都難以倖免魅惑的郭品仲,正是這麼一張英挺清朗的臉;當然,以及一具玉樹臨風的好身材。「一具!」張晴又被自己的形容詞逗笑。如果江本傑聽到她的心裡是如何描述他,怕要不解的發問:「一具?」但那樣的英姿與帥氣與她無關。張晴不似王秀蘭熱切,反而想快些返回展覽大廳。為什麼剛才她有那麼強烈的情緒,激動著想起老戴?藉詞離開休息室,她想到室外走走;想讓自己鎮定一下。也許,初次踏上異地,所有的感官也特別敏銳,敏銳到有些神經質吧。一個揹攝影機的男人蹲在桌邊整理器材,黑髮呢,也是位土生土長的本地記者嗎?張晴慢下腳步,想等他抬頭,看看這戴眼鏡男子是付什麼臉孔。幹什麼呢?萬一他十分鐘後才抬頭,我能在桌邊踱來踱去嗎?張晴這麼一想,反而腳步快起來,匆匆走過黑髮男子身邊,禮貌一句「Excuse me」,往盥洗室沖把臉。「終於出國了,地圖女孩。」張晴看著鏡中的自己,苦笑。「喂,晚上有飯局喔,邱博士已經訂好座位了。」王秀蘭推門進來。張晴頭一偏,從門縫往外瞥見一個影子。是那位整理攝影器材的男子。好熟悉的側影線條,戴著眼鏡……有沒有酒窩?笑起來有沒有酒窩……有沒有?這太震撼了,真的可能嗎;十年不見,一朝重逢如夢中。張晴顧不得王秀蘭絮叨著說什麼,急急往大廳走。透過玻璃門,那人已在車上,和剛剛賣弄中文的美國記者並肩坐著。是嗎?是他嗎?張晴推開門。車子發動,走了。「怎麼可能?妳以為妳在拍電影啊。」張晴吐一口氣,眼睛卻微微泛起潮。多麼多麼,多麼希望再見到老戴一面啊。鯨魚男孩的故事也許是因為舊金山是種族歧視不那麼嚴重的城市,所以,它成了個小型聯合國。當然,這兒的華人也相當密集,戴立德猜想,這便是當時爸爸決定移民時,選擇此地的理由。到處都能見著鄉親,方便嘛。媽媽卻堅持,舊金山的陽光與雨水、春天的繡球花與夏日玫瑰,才是戴家人定居的主因。「戴家人可都是浪漫的。」媽媽說完,洋腔洋派的親了爸爸一下。戴立德對姊姊戴立言眨眨眼,姊姊則又是一付「真受不了這一對」的老太婆表情。自小,他是姊姊「一手拉拔大」的,爸媽似乎太愛對方,捨不得撥一點時間給小孩。很小的時候,戴立德便養成什麼事都找姊姊的習慣。姊姊車禍,右小腿被截肢,戴立德才開始學會一個人在大世界裡奔闖。應該也是那時候起,他愛上攝影,因為,他是那麼想將整個世界「攝」回來給姊姊。姊姊裝上義肢後,接受姊夫林建志求婚,在戴家附近買了小公寓,去過一個簡單而美好的嶄新人生。法文系畢業的姊姊,一直想成為作家,媽媽送給她的結婚禮物,便是一部手提電腦,供她寫作。姊夫學的是新興的生化科技,很上進的在一家公司晉升為專門研究員,不但有自己的研究室,有助手,豐沃的薪資,也讓戴家爸媽深深覺得女兒太幸福了。戴立言每次回家,總也撇撇嘴說:「我現在是靠老公養的寒酸作家哩。」當然,她滿臉的溫柔與愛意,讓戴立德知道姊姊是無憂無愁的。大學畢業後,他順利找到雜誌社裡的專業攝影工作。他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尤其接到國外案子,更讓他雀躍。他在數不盡的異鄉景觀中,清清楚楚看到一個影像:緊緊握著地圖的張晴。張晴曾經那麼虔誠的告訴過他:「地圖,能帶我到任何地方。」其實,他壓根兒也不懂張晴為什麼如此熱愛地圖?地圖有什麼魅力呢?不過就是一張標示經度與緯度、方向,高山海洋、街道房舍的圖嘛。張晴卻說:「地圖讓我有安全感。」有次她還不經意的吐露一句:「我需要一張地圖,帶我去一個地方。」那幽幽的語調,顯示張晴是有心事的。只是,戴立德不敢問。現在,他來了,任何地方他都到了。張晴一雙永遠望向遠方的眼,就架在他攝影鏡頭的每一次焦距正中央。他覺察到,無論天涯海湄,他是離不開張晴了。「張晴,妳是抹香鯨。」他這麼形容她。「為什麼?」「因為,抹香鯨有顆有史以來最大的腦袋。」他真想知道,那個聰明秀慧的腦袋裡,裝進什麼哀傷與煩憂。他真想為她掃開不愉快的一切。如果可以,他確信自己就是張晴最可信賴的清潔工,僅僅是為了抹淨張晴生命裡的塵埃而活。但是,又能如何,他根本不知道張晴在哪裡?話說回來,「不能如何」又有什麼關係。他看著車窗外的金門大橋,風有一搭沒一搭的吹進來。駕駛座上的約瑟夫咳了兩聲:「戴,你在『髮呆』嗎?」他大笑出聲:「拜託,注意一下中文的重音節!是『發呆』。」約瑟夫是白種紐約人,對東方有著白人常有的「異國情調憧憬」。跟著老戴學了幾句中文,老想學以致用。這回,雜誌社總編指派他們採訪一位台灣來的年輕書法家,負責撰文的約瑟夫興奮得緊,幾天前就開始咬文嚼字講中文。「你是從台灣來的,還記得台灣多少事?」戴立德整整被風吹亂的髮,搖搖頭。這是一個他不喜愛高談闊論的話題。他當然記得許多事;然而,有些事,他只想儲存在某個靜夜冥想裡。好不容易,駕駛技術一流的約瑟夫,平安將車子開過最顛簸的朗巴底街,停在書法展的會場前。「戴,你等一下要視情況多教我幾句中文,我訪問時可以現學現用。」約瑟夫磨拳擦掌的,一臉熱切。戴立德拉拉約瑟夫紮起來的馬尾,提醒他:「你忘了,總編有說,這位台灣來的書法家,有自備隨行翻譯。」進到會場,沒料到人聲喧嘩,熱鬧得很;戴立德四下望了望,掛滿牆面的書法作品,挺好看的。也或許,看膩西洋現代感的東西,強化了東方老文化的美感吧。他先不理會約瑟夫,那傢伙眼睛發亮的找人練中文哩。沿著扶梯,他步上二樓,想從高處俯看如何取景。底下展示大廳的賓客真多,他有點煩躁起來。裝好攝影鏡頭,從鏡頭中瞄準幾幅大型掛軸作品;他還記得中文的,鏡頭中看到的是一首「回鄉偶書」: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催。「這位書法家真妙,挑這種句子,擺明來催淚的。」老戴一面調整焦距,一面暗自覺得好笑。有個長髮女士背對著鏡頭,正站在掛軸中的「離家」兩個字前。是個年輕的東方人,也許是這次展覽的工作人員吧。怎麼正巧擋在鏡頭前?他只好先放下攝影機,等那位女士挪開。約瑟夫卻在此時靠近那女士身邊,還喜孜孜攀談起來。難不成,這便是總編口中「年輕的女書法家」?記得是姓王。約瑟夫比手畫腳的,全身戲劇得要命。定是在賣弄那半調子中文了。那位女士偏過頭來,側臉好看,是那種不必搞柔焦的婉約線條。老戴被自己慣常以拍照的元素「看」人給逗笑了。這是攝影師的壞毛病,看人總連「光圈、角度」等等一起考量。這樣的側臉線條……熟悉感,絕對是熟悉感。他再架上攝影機,從鏡頭望下去。女子已經回過頭,再度背對他。她穿著素樸的淡藍套裝,交給約瑟夫一份說明書,便急忙往右走。原來,另一個房裡有人喚她。約瑟夫抬頭見他在樓上,三步併兩步跳上來,一面報告:「我剛剛說了好幾句中文呢。『書法家』『站覽』『成功』……」戴立德笑開雙頰酒窩:「是『展覽』。」「差不多啦。剛剛那位翻譯的小姐,直誇我發音很標準呢。」戴立德又拉拉約瑟夫馬尾:「你又忘了,亞洲人最愛說客套話。」會場人潮越來越多,他們吃了幾盤中式點心後,還是決定早早回家。約瑟夫急著看世界盃足球賽轉播,反正已拿到書面資料,可以寫出一篇完整報導了。戴立德取了一些會場鏡頭,又補拍不少作品;他沿著展覽場繞一圈,有種奇怪直覺,想要確定剛才那股莫名所以的「熟悉感」是什麼道理?戴立德想找書法家拍張照,約瑟夫揚揚手中的書面資料,說:「這裡有好大一張肖像圖,我問過了,可以直接翻拍。」約瑟夫有著典型紐約急性子,直嚷嚷:「可以了,可以了。」還先到車上發動冷氣等他。不是特別寬敞的會場,擠進不少人;然而,戴立德覺得整個人站在空曠處。像是從很久遠很久遠吹來的一道冷風,將他吹離這一切。人擠人的溫度降了,茶點心的味道淡了,每幅作品的飽滿或留白不見了。只剩下他站在空無一人的大海邊,等著一隻大翅鯨的低低吟唱。「喂喂喂!」約瑟夫索性在玻璃窗外做起鬼臉來。他回過神,低下身收拾一袋子攝影器材。一雙纖白東方腿從身側跨過,還細聲道了句:「Excuse me.」確定是東方腿的原因,是西方大姑娘的腿多半豐飽壯碩。他略略半抬了頭,給個禮貌微笑。約瑟夫已急得敲起玻璃,他迅速推開門走出去。才一出門,背包裡的行動電話便響起來。戴立德急匆匆尋出電話,一面將身子矮進車中。「喂,媽媽啊,什麼?大聲一些……」從金屬硬殼中傳來的老媽高八度嗓音,也如同金屬一般冰寒:「立德啊,快回家。你姊姊出事了!」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