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有了一隻鴨子

  • Hit:107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學校廣播系統淒厲的發出「六年梅班姜大龍請趕快到訓導處。」我提心吊膽的跑到辦公室後,訓導主任劈頭就說:「你妹妹寫日記告狀,說你偷了別人的東西。」怎麼可能,話還沒說完,訓導主任馬上拿出證據,是妹妹的日記簿,上面寫著:
哥哥今天ㄊㄡ了一隻ㄧㄚ子回來,所以我的ㄔㄨㄥˇ物就是ㄧㄚ子。早上起床以ㄏㄡˋ,ㄈㄚ現門口有一ㄉㄨㄟ ㄧㄚ子的大便,我看到以ㄏㄡˋ吃了一斤,哥哥看到以ㄏㄡˋ也吃了一斤,爸爸看到以ㄏㄡˋ也吃了一斤。……
天啊!!怎麼會這樣?更誇張的是老師還用紅筆把吃了一「斤」的「斤」圈起來,後面的評語是「妳們全家一共吃了三斤」。我皺著眉頭心裡想著,妹妹到底還要惹出多少麻煩呢?早知道就不答應隔壁的金水婆婆照顧鴨子了,每天都要清掃鴨子糞便已經夠煩人了,現在竟然還被誤認為是小偷,該怎麼辦呢?

學校廣播系統淒厲的發出「六年梅班姜大龍請趕快到訓導處。」我提心吊膽的跑到辦公室後,訓導主任劈頭就說:「你妹妹寫日記告狀,說你偷了別人的東西。」怎麼可能,話還沒說完,訓導主任馬上拿出證據,是妹妹的日記簿,上面寫著:
哥哥今天ㄊㄡ了一隻ㄧㄚ子回來,所以我的ㄔㄨㄥˇ物就是ㄧㄚ子。早上起床以ㄏㄡˋ,ㄈㄚ現門口有一ㄉㄨㄟ ㄧㄚ子的大便,我看到以ㄏㄡˋ吃了一斤,哥哥看到以ㄏㄡˋ也吃了一斤,爸爸看到以ㄏㄡˋ也吃了一斤。……
天啊!!怎麼會這樣?更誇張的是老師還用紅筆把吃了一「斤」的「斤」圈起來,後面的評語是「妳們全家一共吃了三斤」。我皺著眉頭心裡想著,妹妹到底還要惹出多少麻煩呢?早知道就不答應隔壁的金水婆婆照顧鴨子了,每天都要清掃鴨子糞便已經夠煩人了,現在竟然還被誤認為是小偷,該怎麼辦呢?
呂紹澄台灣新竹人,現任新竹縣博愛國民小學校長,由於經常和小朋友生活在一起,喜歡為兒童寫故事,作品曾三次獲得洪建全兒童文學獎、教育部文藝創作兒童文學獎、文建會兒童文學創作獎、文建會兒歌一百、九歌少兒文學獎,出版作品有《石城天使》、《小黑炭和比比》、《誰偷吃了雞蛋》、《創意神豬》、《最後一場戲》,其中《小黑炭和比比》曾被中國時報為評為一九九○年最佳童書、《創意神豬》入選好書大家讀。
名家推薦楊小雲:(作家)題材新穎,文字生動活潑,將生活細節自然、趣味的呈現於情節中,讀來順暢,為一清新雋永之幽默小品。邱 傑:(兒童文學作家)就只是一隻鴨子,竟然可以發展出如此精彩的故事,不能不令人佩服作者的文采超群!整個故事人物不多,劇情也相當單純,卻能讓讀者們在流暢的文筆中感受到無比的趣味,故事的結尾也讓人有一種意外的驚喜。徐錦成:(高雄應用科技大學文化事業發展系助理教授)敘事輕快流暢且前後呼應,兼具趣味性與教育意義。這樣的小說看起來很愉快。有些小說為了追求「藝術」而寫得複雜、難讀,本篇沒有這種毛病。可說是篇雋永的小品。
N/A
寫在《有了一隻鴨子》之前1紅面番鴨2一號小船3大吃一斤4鴨子失蹤5走訪雲林6五隻母鴨7上電視囉8母鴨孵蛋9阿姨來訪10儼然專家11天知道後記延伸閱讀:春江水暖鴨先知   王妍蓁
紅面番鴨這是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星期天。大早,還在睡夢中,就傳來一陣敲門聲,仔細一聽,原來是住在隔壁的金水婆婆在嚷嚷,趕緊一骨碌爬起來。水婆婆雖然說是我們的「鄰居」,可是也相隔一條馬路,兩塊水田、一座果園,大約有兩百公尺。「你爸爸呢?」金水婆婆懷裡抱著一隻體型壯碩的鴨子,鴨子的眼睛顯得炯炯有神,還不時搖頭晃腦,好像對這個環境十分好奇。「可能出門去了,我也沒有看到。」我揉揉惺忪的睡眼。「我要到美國住一段時間,我的兒子在那邊工作,也買了房子。」「喔。」我隨口應了一聲,心裡頭卻在想:這件事跟我有什麼關係?跟鴨子又有什麼關係?金水婆婆說話的時候,懷裡抱著的鴨子不停地嘎嘎叫著。「房子裡頭已經沒有值錢的東西,只剩這隻鴨子,跟你爸爸說一聲,鴨子就託他照顧一段時間。」「一段時間?是多久?」「不一定,兒子要我在美國住上一年半載,幫忙照顧孫子,唉!美國那個地方,吃的、用的都不一樣,話又不通,一個朋友也沒有,假如住不慣,十天半月就會回來。」「好吧!等爸爸回來我會跟他講,可是……」我說:「鴨子要養在什麼地方?吃什麼?」「你們家不是有一口池塘嗎?讓牠在池塘裡快活就好了,天黑以後,隨便樹下、草叢都可以過夜,至於吃的嘛……」金水婆婆想了一下說:「田裡的番薯葉,泥土裡的蚯蚓、池塘的水草、魚蝦,都可以吃,餓不死的,我要去搭飛機了,再見囉!」金水婆婆說完就把鴨子塞到我手裡,那真是用「塞」的,因為她根本不管我是否同意。「對了!」金水婆婆走了幾步又回過頭,大聲的說:「我家鴨寮那邊還有幾包飼料,不過散了一地,叫你爸爸過來拿的時候,記得帶幾個塑膠袋來裝。」我沒有搞懂她的意思,等我回過神,金水婆婆已經走遠了,鴨子還在我手上不停的嘎嘎叫,沉甸甸的,好大的一隻鴨子。鴨子的羽毛是黑褐色的,亮晶晶,額頭和臉頰上還有紅色的肉疣,一看就知道是電視上常常介紹,製作「薑母鴨」的紅面番鴨,看起來十分健康。等金水婆婆走遠了,爸爸才載著妹妹買早餐回來,看見我手上的紅面番鴨,兩人都覺得很納悶,我只好把事情的經過從頭講一遍。最後我說:「爸爸!你有了一隻鴨子以後,可有得忙了。」「你確定鴨子是『給』我們的?」妹妹問。「不是『給』。」我說:「是『託』我們保管,等金水婆婆從美國回來,鴨子要還給她。」我故意把「給」和「託」說得很大聲,擔心他們弄錯了意思。「這不是重點。」爸爸說:「鴨子是你接下來的,現在也還在你手裡,所以不是『爸爸』有了一隻鴨子,重點是『你』有了一隻鴨子。」「金水婆婆說是請爸爸幫忙照顧,沒有提到我。」「金水婆婆怎麼說?我可沒有聽到,都是你自己的片面之詞。」「我才不管咧。」我說:「我每天都要上學、做一大堆功課,哪有時間照顧鴨子?」「鴨子一直都在你手裡,你就得照顧鴨子。」「鴨子給你。」我把鴨子交給爸爸,爸爸卻連退好幾步,不肯接下鴨子。我想把鴨子交給妹妹,她躲得更快,一邊躲一邊說:「誰要髒兮兮的鴨子,自己闖下的禍自己負責。」「我也不要這隻鴨子,讓牠自生自滅好了。」我把鴨子往地上一放,鴨子跌跌撞撞的摔在地上,這時我才發現鴨子的雙腳被一根麻繩綁著,難怪被我抱在懷裡的時候,還滿安分的,沒有亂動。我不忍心,又把鴨子抱回懷裡。「這樣好了,既然大龍已經答應金水婆婆。」爸爸習慣性摸摸他長滿鬍渣的下巴,想了一下說:「不是爸爸有了一隻鴨子,也不是你有了一隻鴨子,而是我們三人共同有了一隻鴨子。」「關我什麼事?」妹妹嘟起小嘴,臭著臉孔說:「我五歲的時候,爸爸就答應買小狗給我當生日禮物,現在我已經七歲了,連小狗的影子都沒有看到,現在突然又多了一隻鴨子,我才不要。」「我們不是勾過手指嗎?」爸爸說:「我們三人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對!就是這樣。」我說。妹妹這時才不情願的閉上嘴巴。自從媽媽過世之後,我們三人可以說是「生命共同體」,相依為命,我們曾經約定過,只要有人提出「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這八個字,一切的爭論就畫下句點,共同承擔所有的事情。我們一起住在鄉下的一棟老舊三合院,這裡有山有水、有小溪、有池塘,還有濃濃的人情味,我很喜歡這樣的環境。可是人口太簡單了,覺得有點孤單、寂寞,爸爸上班,我和妹妹在附近的小學讀書,生活平淡得像一杯白開水。可是有了這隻鴨子以後,就完全不同了。
★ 第12屆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首獎作品★ 入選第47梯次好書大家讀★ 獲中小學優良課外讀物第二十四次文學語文類推介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