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蘋果樹下的牛頓

  • Hit:96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蘋果樹下坐著一個冥想數學公式的年輕人。偶然間,一個蘋果落了下來,砸在他的頭上……物理學歷史上震古鑠今的萬有引力,從此被發現了。一個神奇的蘋果,幫他叩開了人類的智慧之門。
打開這本書,你會看到英國鄉村一望無際的草地、蜿蜒的河流,以及遠處的墨綠色樹林;然後跟著牛頓的足跡,還會看到繁華鎮上熱鬧的老式藥店;也會看到靜靜的康河邊美麗的劍橋大學校園、綠樹下的舊圖書館、整齊的大學課堂;如果你稍微有一些想像力,你可以試著想像牛頓生活的地方,試著想像有如魔幻空間一樣的實驗室。而當你闔上這本書的時候,你試著遙望天空,像牛頓一樣冥想,或許你會突然覺得你剛剛走近了一位科學家,你開始或者已經看到了他的偉大和純淨,你能否得到關於理想、關於生命意義的啟迪呢?

蘋果樹下坐著一個冥想數學公式的年輕人。偶然間,一個蘋果落了下來,砸在他的頭上……物理學歷史上震古鑠今的萬有引力,從此被發現了。一個神奇的蘋果,幫他叩開了人類的智慧之門。
打開這本書,你會看到英國鄉村一望無際的草地、蜿蜒的河流,以及遠處的墨綠色樹林;然後跟著牛頓的足跡,還會看到繁華鎮上熱鬧的老式藥店;也會看到靜靜的康河邊美麗的劍橋大學校園、綠樹下的舊圖書館、整齊的大學課堂;如果你稍微有一些想像力,你可以試著想像牛頓生活的地方,試著想像有如魔幻空間一樣的實驗室。而當你闔上這本書的時候,你試著遙望天空,像牛頓一樣冥想,或許你會突然覺得你剛剛走近了一位科學家,你開始或者已經看到了他的偉大和純淨,你能否得到關於理想、關於生命意義的啟迪呢? 王一梅
中國蘇州市作家協會副主席,江蘇省作家協會理事,中國兒童文學教學研究會常務理事。出版圖書上百餘冊。作品多次被選入小學生語文課本,並多次被譯成英文、韓文出版。作品曾獲多屆中國優秀兒童文學獎、國家圖書獎等。作者的創作深受先進的教育理念、兒童觀的影響,從而使其作品富有多元化的主題、豐富的想象力等特點,主張以愛來關注孩子心靈的成長,具有真正的人文關懷。 第 一 章  聖誕節誕生的孩子第 二 章  母親改嫁第 三 章  孤獨的童年第 四 章  送牛頓上學第 五 章  可怕的數學課第 六 章  馬車和日晷儀第 七 章  打「勝仗」第 八 章  中學借讀第 九 章  風車和水鐘第 十 章  突然的變故第十一章  輟學回家第十二章  重返校園第十三章  初至劍橋第十四章  大學生活 第十五章  發現光譜 第十六章  智慧的蘋果第十七章  盧卡斯講座教授第十八章  與哈雷的友誼第十九章  鑄幣廠廠長第二十章  牛頓去世
附    錄  牛頓年譜附    錄  名人科學教室 第一章  聖誕節誕生的孩子
一六四二年,英格蘭林肯郡的烏爾索普村莊,一個小小的莊園裡,一棵和地面成八十度的蘋果樹,伸著光禿禿的枝丫,站在風裡。整個冬天,它都在等待,等待春天的第一縷陽光。這是一棵後來被稱為「肯特之花」的蘋果樹,在樹的前面,有一幢石塊砌成的房子,灰白的牆,黑色的屋頂,屋頂兩側是兩個煙囪,傍晚時分,煙囪裡飄出淡淡的白煙,在風裡打一個轉轉,然後消失在遙遠黯淡的天空中。屋子四周是低矮的木柵欄,旁邊整齊的堆著一排排木柴,這是從夏天開始就預備著冬天裡生火取暖用的。屋子後面的木棚裡只有一頭牛,「哞哞」的叫著,蹄子不耐煩的踢著地面,刨起一些泥土,牛常常餓,所以常常生氣的踢地面,直到女主人漢娜來餵牠。漢娜艱難的抱一些乾草餵牛,她是一個懷有身孕的女人,牛是她的丈夫艾薩克•牛頓生前買來的,她的丈夫在兩個月前離開了她。她一邊傷心的默想著丈夫,一邊走進木棚邊上的貯藏間拿一袋馬鈴薯,明天就是聖誕節了,「上帝保佑,保佑我們的孩子。」漢娜祈禱著。突然她感到一陣腹痛,轉身扶住了木柵欄,輕輕的撫摸著自己隆起的肚子,她肚子裡的孩子已經七個多月了。她的鄰居依莎牽著羊經過,「怎麼了,漢娜?」依莎拍拍羊的屁股,「去吧,羊兒,回家去,我去幫幫那個可憐的女人。」她的羊自己回家了。依莎是好幾個孩子的母親,她是村莊裡最胖最熱心的女人。她扶住站立不穩的漢娜:「別怕,漢娜,走,回到你的屋子裡去,我看,是你的孩子要提前出生了。」「啊?」漢娜慌張起來。她知道早產的孩子是很難活下來的。依莎把漢娜扶到柔軟的床上,收起窗戶邊的窗簾,關上窗戶,一邊吩咐著:「放鬆些,躺著,別亂動,哦,屋子裡真冷,可是,我來不及生火了,我要去叫接生婆。」依莎奔跑著出了屋子,天色已經暗下來,並且開始飄下雪花,雪花無聲的落下來,依莎的腳步匆匆忙忙,鄉村裡很安靜,人們都在家裡準備過聖誕節。依莎擔心、焦急的走過草地,繞過小河、風車磨坊,經過教堂的時候,她的手不由自主的在胸口劃了一個十字,最後,她來到村子附近的小鎮上,輪流敲擊著兩位接生婆家的門。漢娜獨自躺在屋子裡寬大的床上,眼睛看著窗戶外面那棵「肯特之花」蘋果樹,雪花開始飄落到蘋果樹上,褐色的光禿禿的樹枝在白雪映襯下顯得異常安靜,樹上有一個鳥窩,鳥窩裡鋪著厚厚的乾草,漢娜為鳥的一家感到高興。                                                           著和這樣想著的,有時候她彷彿看見她死去的丈夫艾薩克•牛頓正在搬動樹下的那塊石頭,這是砌房子多下來的石頭,艾薩克•牛頓把它搬到這裡,他曾經說:「我們的孩子會很強壯,他會成為一個出色的農夫,這,將是孩子休息的地方。」艾薩克•牛頓活著的時候是一個健壯的農夫,他經營著一個小小的農場,他愛莊園裡的每一棵樹和每一棵草,他很少和周圍的人說話,他更加願意和動物、植物相處在一起。他用木材做了一張嬰兒床,每天用沙皮磨嬰兒床的木稜,直到手摸上去感覺到光滑了才滿意。大家都誇他是一個手巧、力氣大的好男人。可是,就在三個月前,這個健壯的男人染上了肺病,他的呼吸越來越微弱,最後,他的聲音都像是從遙遠的天邊傳來的一樣,可是,漢娜聽得很清楚,他說:「好好養大孩子,讓他成為一個出色的農夫。」艾薩克•牛頓留下這句話之後,無奈的離開了美麗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漢娜坐在那塊丈夫搬來的岩石上,在「肯特之花」的蘋果樹下流了一夜的淚。黎明的時候,漢娜擦乾了眼淚。她開始挺著肚子做那些粗重的農活,她像丈夫一樣愛著農莊。可是,她是一個懷著孩子的女人,很多時候,她常常覺得孤獨和無助。就像現在,在這樣的時刻,她獨自一個人,面對著疼痛和驚慌。本來,離她生孩子應該還有兩個月的,可是,這個孩子要提前出生了,提前出生意謂著危險,在這個下雪的天氣裡,漢娜感到寒冷和擔憂。「她很危險,真的,你們得幫幫她。」是依莎的聲音,她的腳步聲很重,這很重的腳步踩在樓梯上,讓漢娜感到踏實。依莎扯著嗓門叫著:「漢娜,你還好嗎?我帶接生婆來了。她們幾乎接生了這個村子裡的所有孩子。」依莎話音剛落,兩個接生婆就已經到了屋子裡,她們脫下外套,拍下衣領和肩膀上積聚的雪花。「雪下大了,啊,屋子裡太冷,快去生火。」其中一個高個子的接生婆一邊走到床邊,一邊吩咐身後的依莎。漢娜疼得渾身冒冷汗,她一把抓住高個子接生婆的手,懇求著:「幫幫我,婆婆,他是我丈夫給我留下的唯一的孩子。」「你太虛弱了,如果你真的想要這個孩子,聽我的話,你要拼了命用力。」高個子接生婆很擔心的說。「哦,別嚇唬這個可憐的女人,今夜是聖誕夜,這個孩子在這時候降生,是上帝的意思,不會有問題的。漢娜,放鬆吧,對了,呼吸,放鬆,再放鬆。」矮個子接生婆在胸口劃著十字,她微笑的看著漢娜。          「給這個女人一些水喝。」矮個子接生婆吩咐依莎。「去,拿塊毛巾來。」高個子接生婆吩咐依莎。「還要一個臉盆。」矮個子接生婆說。「還要點一些燈,把屋子照得亮一些。」「還要很多乾淨的溫水。」高個子接生婆和矮個子接生婆配合得很好,她們不斷吩咐著依莎,依莎像織布梭子一樣來回忙著。漢娜滿頭是汗,長頭髮粘著臉和脖子,房間裡壁爐裡跳躍著紅紅的火光,照著漢娜的臉。她已經筋疲力盡。「別指望回家過聖誕夜了,她會折騰我們整個晚上的。」高個子接生婆對矮個子接生婆說。高個子接生婆的話是對的,漢娜,這個瘦瘦弱弱的女人,折騰了整整一夜,直到天亮,村子南面小教堂的鐘聲響起來,漢娜看見窗戶外面的蘋果樹上鋪滿了金色的陽光,鳥兒開始在積滿白雪的樹枝上跳舞。她生下了一個小小的男孩。陽光透過窗戶照射到嬰兒身上,剛出生的孩子沐浴在自然的光澤中。矮個子接生婆抱著孩子,她異常激動:「為這個男孩祈禱吧,記住,一六四二年聖誕節*,這個世界上多了一個可愛的孩子。」
(當時歐洲通行兩種不同的曆法:在英國和西歐的部分地區使用儒略曆或稱「舊曆」,其他地方則使用格里曆或稱「新曆」,格里曆要比儒略曆快十天:因此,牛頓出生於儒略曆一六四二年的聖誕節,或者是格里曆一六四三年的一月四日。)
漢娜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她看到窗外的蘋果樹梢不再靜穆,而是在陽光下晃動著,她默默祈求:「讓這個孩子擁有健康的身體,成為一個出色的農夫吧。」高個子接生婆一把拉過矮個子接生婆,在她耳邊說:「別先想著祈禱,這個孩子的情況有些糟糕,他渾身青紫,嘴唇發白,而且那麼小,哦,從來都沒有看見過這樣小的孩子,啊,對了,他還沒發出任何聲音。」「是啊,他頂多三磅重。」矮個子接生婆立刻緊張起來,她想起很多早產兒的命運,有的孩子生下來不久就死掉了。「呸,呸,呸」矮個子接生婆打了自己一個嘴巴,她責怪自己想起這麼不吉利的事情,今天是聖誕節,是新年的開始,也是這個新生命的開始。但是,情況非常糟糕,兩位元接生婆感覺到危險正在降臨。她們把嬰兒放在嬰兒床上,再把依莎叫到外間的屋子裡。高個子接生婆吩咐依莎:「照顧她們母子,我們要到鎮上的藥店去買一些藥回來救孩子。如果我們回來以前,孩子發生了不幸,那你就安慰悲傷的母親吧。」兩位接生婆神情緊張的出門了。依莎抱起小小的嬰兒,小心地走到漢娜的床邊。漢娜看著孩子,這個小小的孩子渾身發紫,臉上的皮膚皺皺的,緊閉雙眼,小小的拳頭半握著,兩隻腳蹬著,嘴巴張大著,像是要發出聲音,可就是發不出來。他是那麼的小,小到可以放進大的水杯裡。漢娜無力又悲傷的問依莎:「親愛的依莎,你告訴我,你有沒有見過這樣小的孩子,他看起來像一隻小貓,他能活下來嗎?」依莎不知道怎樣回答漢娜,漢娜問的正是她最最擔心的,這個孩子早產了兩個多月,她非常害怕孩子活不下來,但是她不想這樣回答一位剛剛生下孩子的母親。教堂的鐘聲清晰的傳來,啊,今天是聖誕節,依莎默默的祈禱著:別讓不幸的事情發生在聖誕節,可憐的漢娜已經失去了丈夫,讓孩子陪伴她吧。依莎祈禱的時候,一位神父從外面經過,神父喝了很多酒,醉醺醺的。他的黑色長袍上沾滿了雪。依莎連忙衝出去,請神父到屋子裡為剛剛出生的孩子祈禱。                 神父走進屋子,看了看屋子四周,說:「哦,這是艾薩克•牛頓家,那個勤勞得像牛一樣的男人死了。對,他死了。知道嗎?誰都會死,偉大的人都會死,那個讓教會害怕的伽利略也死了,就在十天前,一顆星星落下來了。就算是國王,也會死的。」依莎說:「別提死,神父,看看吧,牛頓家的孩子出生了,就在今天,聖誕節。為他祈禱吧,這個可憐的孩子到現在還沒有發出聲音。」神父看了看小嬰兒,說:「哦,他在這一天出生,和耶穌同樣的生日?啊,他將會是一個了不起的人。」說完,神父把手中的酒撒在嬰兒的身上。「哇──」嬰兒發出了並不響亮但卻清脆的聲音。「啊,孩子,我的孩子。」漢娜在床上叫著。兩位接生婆剛好從鎮上趕回來,她們聽見孩子的聲音,臉上都露出了笑容。牛頓家的孩子活過來了。孩子不停的哭著。神父和接生婆放心地走了。漢娜說:「就讓他叫牛頓吧。」「牛頓?和他爸爸一樣的名字?」依莎問。「是的,和他爸爸一樣的名字,長大以後,和他爸爸一樣成為出色的農夫。」漢娜說,她把對丈夫的思念全部寄託在這個孩子身上了,「我會好好養活他,我要讓他長得和他爸爸一樣健壯。」清晨的陽光照射在漢娜家的蘋果樹上,白雪覆蓋的樹枝發出閃亮的光芒。一位盤著髮髻、穿著咖啡色長裙的老太太站在「肯特之花」蘋果樹下,她聽見嬰兒的啼哭聲了:「這是真的嗎?是孩子出生了嗎?啊,我的漢娜,可憐的孩子,我來晚了。」她流下了眼淚,然後笑了。她就是牛頓的外婆。
牛頓曾說過
磨難是我們仁慈而智慧的「醫師」開立的藥方,因為我們需要磨難;他將根據情況所需,調配磨難的頻率和重量。我們就相信他的技術並感謝他的處方吧。
Trials are medicines which our gracious and wise Physician prescribes because we need them; and he proportions the frequency and weight of them to what the case requires. Let us trust his skill and thank him for his prescriptio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