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空畫框奇案

  • Hit:113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美國知名推理小說獎「愛倫坡獎」、「阿嘉莎獎」雙料得主布露.巴利葉特最新力作!★融偵探與藝術、推理與直覺、理性與感性於一爐★史上最多「空白」的神祕竊案! 犯案時間:翻頁閱讀的瞬間(即將展開!)竊案地點:法莫博物館(世上最低調的博物館)事件委託人:夏波太太(有著不可告人的祕密?) 調查小組:五少年偵探團(各有所長,能發現大人看不到的線索) 辦案線索:空白、空白、空白……(等你一起來調查!)13件失竊的藝術品 x 5位各有所長的少年偵探法莫博物館是世上最神祕、低調的博物館之一,一夜之間突然遭竊了!包括維梅爾和竇加等13件極為珍貴的藝術品下落不明,而且沒有任何關於嫌疑犯的線索。柯德、佩卓和湯米接下了尋獲藝術品的重大任務,這次還多了戴著超厚眼鏡的祖明和熱愛文字的爾麗。儘管博物館的信託人之一——神祕兮兮的夏波太太委託這五名少年偵探調查真相,自己的舉動卻很可疑;此外,好像有幽靈糾纏著這間博物館,疑似間諜的貓和穿黑色皮衣的男子也都疑點重重……美國知名推理小說獎「愛倫坡獎」、「阿嘉莎獎」雙料得主布露.巴利葉特最新力作!好評推薦《誰偷了維梅爾》帶領我們討論藝術欣賞相關的課題,巴利葉特的最新傑作《空畫框奇案》更讓我們進一步思考藝術形式存在的界限,關注藝術對觀賞者的心靈作用。  閱讀過程中,我們看到藝術的形式有著無限擴展的可能,思考「擁有藝術」和「分享藝術」兩者的微妙關係。這兩本少年偵探小說的情節,精心結合了藝術欣賞和偵探推理,告訴我們「人生處處是風景,觀察思考皆藝術」的道理。——游鎮維(佛光大學外文系副教授) 布露.巴利葉特再一次熟練又靈巧的結合懸疑、藝術和友情,交出一個複雜、精彩的推理故事。——美國《柯克思書評》 《誰偷了維梅爾?》的書迷會很高興又能看到這幾位各有特色的主角,再次攜手調查「空畫框奇案」!除了熟悉的芝加哥場景和少年偵探,這次還有疑似被幽靈糾纏的神祕博物館,故事張力十足。當然了,這次的謎團足以和我們這五名才華洋溢的偵探匹配。情節有趣又迷人,非常適合喜愛藝術推理小說的讀者。——美國《出版人週刊》

美國知名推理小說獎「愛倫坡獎」、「阿嘉莎獎」雙料得主布露.巴利葉特最新力作!★融偵探與藝術、推理與直覺、理性與感性於一爐★史上最多「空白」的神祕竊案! 犯案時間:翻頁閱讀的瞬間(即將展開!)竊案地點:法莫博物館(世上最低調的博物館)事件委託人:夏波太太(有著不可告人的祕密?) 調查小組:五少年偵探團(各有所長,能發現大人看不到的線索) 辦案線索:空白、空白、空白……(等你一起來調查!)13件失竊的藝術品 x 5位各有所長的少年偵探法莫博物館是世上最神祕、低調的博物館之一,一夜之間突然遭竊了!包括維梅爾和竇加等13件極為珍貴的藝術品下落不明,而且沒有任何關於嫌疑犯的線索。柯德、佩卓和湯米接下了尋獲藝術品的重大任務,這次還多了戴著超厚眼鏡的祖明和熱愛文字的爾麗。儘管博物館的信託人之一——神祕兮兮的夏波太太委託這五名少年偵探調查真相,自己的舉動卻很可疑;此外,好像有幽靈糾纏著這間博物館,疑似間諜的貓和穿黑色皮衣的男子也都疑點重重……美國知名推理小說獎「愛倫坡獎」、「阿嘉莎獎」雙料得主布露.巴利葉特最新力作!好評推薦《誰偷了維梅爾》帶領我們討論藝術欣賞相關的課題,巴利葉特的最新傑作《空畫框奇案》更讓我們進一步思考藝術形式存在的界限,關注藝術對觀賞者的心靈作用。  閱讀過程中,我們看到藝術的形式有著無限擴展的可能,思考「擁有藝術」和「分享藝術」兩者的微妙關係。這兩本少年偵探小說的情節,精心結合了藝術欣賞和偵探推理,告訴我們「人生處處是風景,觀察思考皆藝術」的道理。——游鎮維(佛光大學外文系副教授) 布露.巴利葉特再一次熟練又靈巧的結合懸疑、藝術和友情,交出一個複雜、精彩的推理故事。——美國《柯克思書評》 《誰偷了維梅爾?》的書迷會很高興又能看到這幾位各有特色的主角,再次攜手調查「空畫框奇案」!除了熟悉的芝加哥場景和少年偵探,這次還有疑似被幽靈糾纏的神祕博物館,故事張力十足。當然了,這次的謎團足以和我們這五名才華洋溢的偵探匹配。情節有趣又迷人,非常適合喜愛藝術推理小說的讀者。——美國《出版人週刊》
布露.巴利葉特 著美國知名推理小說獎「愛倫坡獎」、「阿嘉莎獎」雙料得主。曾任教於美國芝加哥大學實驗學校,目前專職寫作。生於美國紐約,最愛美術館、推理小說,以及無法以常理解釋的神祕事物。她在布朗大學拿到藝術史學位之後,就任教於小說中的芝加哥大學實驗學校,目前專職寫作。喜歡在洗衣間創作,享受不受旁人打擾,只有貓和乾淨衣服的陪伴。第一本小說《誰偷了維梅爾?》被美國《新聞週刊》譽為「少年版的《達文西密碼》」,並且榮獲美國愛倫坡文學獎最佳童書、《中國時報》「開卷好書獎」最佳童書等肯定。http://www.blueballiettbooks.com/
目錄第一章 刺痛第二章 不成樣子的三人組第三章 小子,住手!第四章 混亂和謀殺第五章 一大堆的質數第六章 胡西老師的祕密第七章 如果他轉過頭來?第八章 三十一隻獅子第九章 一根冷冰冰的手指第十章 一群飢餓的胡狼和一條大蛇第十一章 敲敲上場第十二章 爆米花臉第十三章 奇妙的鏡子第十四章 月亮的引力第十五章 開始切派餅第十六章 地下室的咚咚聲第十七章 她在等我們第十八章 誰開的玩笑?第十九章 舊碟仙盤第二十章 熱情和麵包屑第二十一章 湯米的靈感第二十二章 新的追逐第二十三章 藝術品的瘋狂第二十四章 在黑鳥開口唱歌之前作者的話 派裡包著什麼餡?作品賞析 藝術欣賞和推理思考
【作品賞析】藝術欣賞和推理思考 / 游鎮維(佛光大學外文系副教授) 美國作家布露.巴利葉特,近幾年出版一系列以藝術為素材的兒童偵探推理小說,獲得無數大獎,她的作品節奏明快,懸疑的布局充分勾起兒童讀者的好奇心,偵探情節足以激發我們對生活裡細微事物的思考,她的作品《誰偷了維梅爾》更被譽為少年版的《達文西密碼》。什麼是藝術? 《誰偷了維梅爾》以一連串看似平常,卻又充滿巧合的事件揭開序幕。一幅維梅爾的畫作遭竊前夕,芝加哥市裡三個人收到一封同樣內容的神祕信件;胡西老師給班上學生指定的幾項作業,激發佩卓和柯德開始搜尋有關維梅爾的資訊,觀察他畫作中重覆出現的元素;一位伏案寫信的黃衣女子身影竟無預警的出現在佩卓夢中;柯德手中不時玩弄的五連塊,似乎不時帶給他一些暗示和聯想;機緣巧合下,他們認識了同樣喜愛維梅爾作品的夏波太太。後來他們發現失竊的畫作,正是維梅爾的〈寫信的女人〉,而此畫主角和佩卓夢中所見不謀而合。全城因竊案而鬧得沸沸揚揚時,報紙陸續刊登來自竊賊的幾封公開信,要求社會大眾思考現存所謂「維梅爾」作品的真偽,引發大家開始爭論藝術評論史上不斷出現的議題:什麼是藝術?如何辨別作品的真偽?藝術評論的依據何在?是什麼讓一件作品成為藝術?一時間,各地彷彿被帶入藝術欣賞的課堂,對各種表象事件有所深切感知的佩卓和柯德,早已啟動對事件背後原因的追尋,走進調查竊案的核心。 如果說,藝術家由於某種原因,用獨特的方式,使周遭生活中的平凡事物成為一件作品,藉以表達自我感受,欣賞者得以經由作品窺探創作者內心堂奧,那麼小說中竊賊所遺留下來的種種行跡,同樣的提供了重建其做案手法和案發現場的線索,佩卓和柯德調查竊案時,自然要以不同眼光,來看待、甚至感受那些看似平常的蛛絲馬跡。偵查竊案的過程,就如同藝術欣賞一般,藉由作品來推想作者的創作心路歷程,這個過程要求的精神,一如小說裡所不斷強調的:不只是看,更要「看見」。「擁有」 VS.「分享」藝術 《誰偷了維梅爾》帶我們討論藝術欣賞相關的課題,作者另一部傑作《空畫框奇案》更帶我們進一步思考藝術形式存在的界限,關注藝術對觀賞者的心靈作用。這本小說同樣以芝加哥為場景,以《誰偷了維梅爾》的故事主角為主要人物,但作者卻巧妙的以現實生活裡的波士頓市嘉納博物館為藍本,虛構了一座法莫博物館。故事裡,這座陷入財務危機、前景堪憂的老舊博物館裡,上演著一九九○年發生在嘉納博物館裡的真實竊案。十三件藝術品失竊之前,博物館擁有者和信託人不斷爭吵是否要將館裡藝術品搬至華盛頓,以做最好的展示和保存。不同於《誰偷了維梅爾》裡的主角不經意捲入竊案的偵查,夏波太太主動邀請五位少年偵探協助辦案,原因無他,只因她知道他們擁有卓越的觀察力。偵探陣容裡除了有佩卓和柯德,其他三個受邀加入的兒童,皆是巴利葉特其他精彩著作的主角。 小說裡,法莫博物館的創辦人法莫太太,是一個深愛芝加哥的藝術愛好者,她寫了一本《我的藝術品的真相》傳達她設立博物館的理念,即在於與大眾分享藝術之外,更希望大家能和她一樣,以自己的方式欣賞藝術品。這本書啟發小偵探們想到,竊賊偷取藝術品,或許不只為了藝術品本身的價值,也可能是出於自己的品味以及對作品的喜好。為了破案,少年們試著從竊賊的眼光來看事物,不僅夜訪法莫博物館以親身體驗,更進一步讓自己對失竊的畫作產生共鳴,並且與在地景觀結合,穿梭悠遊在芝加哥城市裡的大型裝置藝術之間,找尋失竊作品的可能藏身之處。閱讀過程中,我們看到藝術的形式有著無限擴展的可能,思考「擁有藝術」和「分享藝術」兩者的微妙關係。 由以上看來,布露.巴利葉特在這兩本少年偵探小說的情節裡,精心的結合了藝術欣賞和偵探推理,告訴我們「人生處處是風景,觀察思考皆藝術」的道理。【作者的話】派裡包著什麼餡? 新鮮的在地題材總是最好的材料。這本推理小說裡的街道、建築、機關學校和藝術品都是真實存在的,絕大部分都位在芝加哥。然而,書裡的法莫博物館卻是經過了偽裝。我在創作的時候,心裡想著的是伊莎貝拉.史都華.嘉納博物館(Isabella Stewart Gardner Museum)——位於麻薩諸塞州的波士頓市。該館的建築構造和藝術收藏品都和書裡的描述一模一樣,而那十三件遭竊的藝術品,很悲哀的,也是真的。美國聯邦調查局和嘉納博物館的網站(www.gardnermuseum.org/resources/theft),都可以找到這樁竊案的相關資訊。 這樁真實的竊案發生在西元一九九○年三月十八日的凌晨。很不幸的,這十三件藝術品至今已經失蹤了二十六年。我希望,有人讀完這本書之後會愛上——或者再度愛上!——這些失蹤的藝術品。畢竟,搞不好有什麼魔法或是夢想的力量,可以奇蹟似的幫助這些藝術品重見天日呢? 莎拉.錢斯.法莫和伊莎貝拉.史都華.嘉納有很多共通之處,但是法莫太太寫的《我的藝術品的真相》是我原創的,並不是嘉納女士的作品。此外,我擅自把瑞典畫家安德斯.佐恩為嘉納女士所作的絕妙畫像——〈伊莎貝拉.史都華.嘉納在威尼斯〉(Isabella Stewart Gardner in Venice)——拿來當成本書中莎拉.錢斯.法莫在芝加哥的畫像。 新聞報導作家厄瑞克.鮑澤(Ulrich Boser)為嘉納博物館的竊案寫了一本很棒的書——《嘉納竊案》(The Gardner Heist),裡面提供了豐富的資訊,包括這樁遲遲未破的竊案,以及漫長且一再受挫的尋覓失竊藝術品的過程。 本書其中一些故事情節可能會讓讀者想起,位在費城、收藏了兩千多件藝術品的巴恩斯基金會(Barnes Foundation)曾在一九九○年代經歷財務危機。藝術的世界其實一直充滿了戲劇化的事件和衝突,這也是藝術的權力和魅力之一。 書中出現的兩本《鵝媽媽童謠》是《真正的鵝媽媽童謠》(The Real Mother Goose,Scholastic出版,1994年),以及威廉和巴林古(William S. and Ceil Baring-Gould)合著的《鵝媽媽童謠註解版》(The Annotated Mother Goose,Bramhall House出版,1962年)。 本書出現的所有人物都是虛構的。他們自己演著故事,我只能盡力跟上他們。【書摘】第一章:刺痛 他驚醒過來,抬頭時扭到了脖子,一陣刺痛。「活該!你這個老蠢蛋。」他低聲罵自己。 踉踉蹌蹌的站起來後,他瞄了瞄監視器螢幕,上面有這棟建築物裡每一層樓的畫面。黎明輕巧的滑過了紅陶磚、雕刻的石頭和木頭,老舊的畫作泛出微光,葉子閃著金光,漆器和玻璃製品也亮了起來。 不過,那是什麼? 一陣風吹亂了中庭裡高大的蕨類。有氣流?但是早班警衛不可能這麼早就來上班,更何況他不曾讓大門開著。 不對勁。他心想。 他把桌上那些空酒瓶扔進垃圾筒,蓋上一張報紙遮起來,然後抓起手機,跑出警衛室,心臟撲通撲通的跳。 「有——人嗎?」他一面喊,一面跑向中庭花園。 「不應該睡著的。」他低聲抱怨:「沒事慶祝什麼聖派翠克節?」 他穿過拱門,進入中庭。一陣風從上朝下拂來,吹動了花朵、藤蔓,甚至吹起了掛毯一角。接著四樓傳來破窗子的熟悉嘎吱聲,風呼嘯著穿過窗框的鉸鍊,吹開了那扇裂了的窗框,又砰的關上,嘎—嘎、嘎,砰!但這還是說不通,一般陣風沒有這麼大的力量。想到這裡,他不禁頭皮發麻,手臂上的寒毛也豎了起來。 別人一定會說,是那個幽靈搞的鬼。他搖了搖頭。真是胡說八道!那扇惱人的窗戶就在樓上那間老太太的老舊臥室裡,有些人認為是她故意把窗戶打開,好引人注意。 「他們為什麼不趕緊修好窗子呢?」警衛發牢騷。 他扶了扶眼鏡,繞著轉角走入荷蘭室—然後整個人僵住不動。 他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 或者說,他不敢相信眼前「沒」看到的。 他的手機掉落在地,外殼裂了,紅色的塑膠碎片四散,在陰影中閃耀著。他全身顫抖,不禁跪了下來,因為他明白,從這一刻起,他原本的人生一去不回了。第二章:不成樣子的三人組 湯米.塞果維亞低著頭,拖著腳步走進浴室,準備再次接受驚嚇。 他被困在一個陌生的國度裡;最糟的是,他現在其實在家。他打開浴室的燈,盯著鏡子裡瞧。 「湯米!」媽媽聽起來已經開始不耐煩了。 「我起來了!」他喊著回應,但嗓子破了,在「來」那個字失控的提高了幾度。幾個月以前,發生這種事也許是好笑的。 從今年春天開始,到處竄出了毛髮,他的身體好像是噩夢裡的花園。用花園來形容還太美了,應該說「一團髒泥巴」吧?今天早上,嘴角冒出了一支黑色的矛,而其中一道眉毛上方正在形成一座小火山。他的鼻子則是每一天都不停的往整張臉擴散,愈來愈大坨,兩個鼻孔就像隧道。 他伸出舌頭,但隨即把牙刷從水槽碰掉到地上。當他彎下腰撿牙刷時,注意到右腿似乎比左腿多了很多黑色的卷曲毛髮。太棒了,他今天得穿運動短褲。 他很快的站起身,頭撞到了水槽邊緣。他大罵一聲,浴室門也正好在這時打開了——媽媽站在門邊。 他仍然只穿著一條內褲,而且是一條像瑞士乳酪一樣多坑洞的舊內褲。 他伸出手,砰的一聲把門關上。此刻的浴室裡發生太多事情了,而且沒有一樣是好的。 「寶貝,等等見。」媽媽在門外帶著歉意的口吻說。 寶貝?湯米歎了口氣。 變成男人真是一件噁心的事。 湯米和媽媽住在芝加哥的海德公園區「羅比屋」的一間小公寓。他們負責管理「羅比屋」這棟由知名建築師萊特在很久以前設計的迷人作品。湯米只需走幾分鐘的路就到達學校,媽媽工作的芝加哥大學圖書館,離「羅比屋」也只有四條街。這附近有很多高大的樹木、生意盎然的花園、人煙稀少的街道,還有好多、好多地方等著他去探索。因為海德公園這一帶住過很多有名的怪人,他們一定留下或者藏了很多寶物。不久之前,對湯米而言,住在這裡就像一場美夢,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不再有這種感覺。 「我過得很不錯,真的很好。我是個幸運的人。」湯米喃喃自語,步伐沉重的走在街上。他想起了他最好的朋友柯德.彼雷和佩卓.安達利,他們兩個人就住在這條街上。他們三個曾一同完成幾次了不起的偵探任務,包括一、兩年前追回一幅失竊的維梅爾畫作—那次任務湯米其實沒有參與,不過那可不是他的錯—還搶救了一棟差點被拆毀的歷史建築,也就是他現在住的「羅比屋」。那次任務有一部分要歸功於湯米無所畏懼的挖掘和侵入能力。他們三人也曾在英國展開一場和柯德的雕塑作品有關的大冒險,柯德甚至差點喪命。這些事件讓他們三人躍上新聞版面,也收到各方電視和廣播的採訪邀約。 問題是,好幾個月過去了,現在不再有人認為他們三個有什麼特別的。上個星期,在老舊的法莫博物館發生了一樁超級可怕的藝術品竊案。這間博物館就在鄰近的建築區,卻沒有人想到要找他們三個幫忙,甚至沒有來問一下他們的意見。這樁竊案馬上引起了全國和國際的注意力——記者和採訪車塞滿了那附近好幾條街。根據報導,有人闖進了博物館,關閉警鈴和監視器,偷走一大批藝術品,沒有吵醒顯然是睡著了的警衛。 湯米懷著一絲罪惡感,這竊案可以說就發生在他家巷口,但他們三個都沒有想過要幫忙。如果是幾個月以前,他們一定會熱烈討論,同時毫不猶豫的立刻展開調查。但是,現在他們似乎完全不想插手,也沒有任何大人——即使是他們熟識的那幾個——想要讓他們插手。 湯米覺得,十一、十二歲時的人生似乎容易得多,十三歲簡直是顯而易見又無法預測的一團亂。看到他們的人說不定會想要逃走?湯米想像著報紙的標題:「少年偵探闖入調查現場!舉止十分可疑」,或者「容貌猥瑣的少年偵探無能找回美麗的藝術品」。 那些遭竊藝術品的作者一定沒聽過什麼青春痘。說不定在那些藝術品創作的年代,這世界上還沒有「皮膚不好」這回事。難怪那些藝術品那麼寶貴!湯米忿忿不平的想。這些都是「完美皮膚時期」的作品,有點像古埃及的木乃伊,或是古希臘的大理石雕像那樣。如果他們三個尋回那幅維梅爾或林布蘭的作品,就得在人生這個階段和那些作品一起合照。光想像那畫面就覺得荒謬……像是有人故意開了個糟糕的玩笑。 每個人都得經歷青春期。湯米邊踢了一塊褐色的大石塊邊提醒自己。至少在這個世紀裡是這樣沒錯。 史卡茲,那不是石頭!撇開原本傷腦筋的事,湯米現在最需要的是一副眼鏡!他低頭看著腳上那隻球鞋的鞋尖,聞到了大便的味道。 「史卡茲!」他大聲怒吼。罵這句話真的有幫助。他和柯德、佩卓幾個星期以前碰巧發現了這個詞——線上俚語字典的解釋是:「形容某人實在太太太不酷了,到最後反而顯得很酷。」 「這,就是我們的寫照。」當時佩卓這麼說。他們之間會用三種方式擊拳,每一種都說一次「史卡茲」。把它當成祕密髒話來罵的感覺很好,大人聽了也不會覺得是在說髒話。這個詞甚至在學校裡流傳開來,像昨天有個同學一頭撞上置物櫃開著的門,湯米聽到他生氣的罵了這句話。 「史卡茲。」湯米又說了一次,同時在一小塊草地上用力磨蹭著鞋子。他不禁懷疑今天還會碰上什麼事。 我現在不但看起來很糟,聞起來也很糟。我的身體像狗一樣長了一大堆毛,眼睛又快要瞎了。他一面咚咚咚的跑上芝大學園初中部的樓梯,一面這麼想。 今天有個很壞的開始。 午餐時,湯米和柯德、佩卓坐在一起。柯德現在比湯米高了不少,他的頭髮雖然開始變得油膩,但是皮膚不像湯米那麼多災多難——湯米覺得很不公平。佩卓則是跟湯米一樣慘,有時候痘子長得太凶,她乾脆不綁頭髮,就讓宛如開瓶器的螺旋狀黑髮帘幕垂在臉的左右。湯米帶著一點惡意的想,從後面看起來,佩卓就像一顆大大的蛋,頂端有個三角形的黑頭。她的屁股今年變大了很多,而她的正面——嗯,跑步的時候,她身體的某些部分不會一直保持原位,實在很難教人不注意。 他們看起來完全不像是一個三人組。湯米身材不高,有一顆門牙缺了口,頭形像彈珠一樣渾圓。他擅長找東西和撿破爛,總能夠在街上找到各式各樣的寶藏,但是對於功課就不怎麼在行了。老師一開始講課,湯米的心思就像水流裡的魚一樣游走了——或者,以柯德的話來說,像被馬桶沖走了。 柯德是個瘦子,頭髮像硬毛刷子一樣豎著。對他而言,數字和幾何圖形比人類有意思得多。他思考時總是伴隨著一組五連塊,他會不停玩弄著口袋裡那十二塊塑膠片,熟人都習慣了那喀啦喀啦的聲響。有時候他會從口袋裡抽出一塊,對著它喃喃自語。五連塊的每一塊都有英文字母名,因為形狀相似,而柯德隨意抽出的一塊也許是某個英文字的第一個字母,這就讓事物有了焦點,像戴上眼鏡後的那種感覺。此外,這組五連塊以某種方式和柯德生活中的謎團有所連結,只不過這種連結是大多數的成年人無法了解的。 身為獨生子,柯德和爸媽一起住。雖然一家三口感情融洽,他卻很羨慕那些人口眾多的家庭——如果能不必時時刻刻受到爸媽關注,該有多好!柯德的媽媽是數學老師,爸爸的工作則是實驗哪些植物適合在城市裡的什麼地方生存。數字和葉子都可能以奇怪的方式變大—當媽媽問他,為什麼今年他的一隻腳長得比另一隻大多了時,柯德這麼回答。 佩卓在家裡排行老大,底下有四個弟弟妹妹,家裡總是又吵又忙碌,一團混亂。因此佩卓特別喜歡文字那種深思沉穩的安靜感,只要一逮到機會,她就埋首在筆記本中,因為在那裡她可以主導自己的想法。一個句子一旦寫下來後就會保持不變,佩卓好愛這種感覺。她夢想將來當個名作家,但是現在看來實在不太可能—不,是絕絕對對不可能。畢竟,她發現自己必須花愈來愈多的時間做作業,而且不意外的話,難度只會愈來愈高。 怎麼會有人認為孩子喜歡聽到「責任」這個字眼?佩卓有一次對柯德和湯米說,她覺得這個字有一種壓扁的笨拙感,好像一雙從別人那裡接收而來的舊冬季靴子。一個真正的作家,應該是能夠默默的坐在一個安靜的地方,吃著爆米花或望著窗外,直到想出一個最適合的字眼。佩卓覺得現在的生活就是一連串的干擾,或者說是時時刻刻設法閃躲各處的鏡子。 今天早上,佩卓的下巴有一座小小的白頭火山。每次湯米看到她的臉,就會想到自己左眼上方那即將爆炸的定時炸彈—規模可比喀拉喀托火山,爆發時會摧毀周圍幾公里內的所有事物。湯米和柯德在小學三年級時做過一座喀拉喀托火山的模型,用搖晃過的汽水瓶當動力,讓它噴發出泡過水的燕麥片。結果噴發時正好對著一位代課老師的臉——接下來,湯米和柯德受到了好一陣子的英雄式崇拜。 不會再有這種好事了。 他們三人沉默了好一陣子,然後佩卓開口:「我不停的想著法莫博物館竊案。新聞報導說,這是美國境內有史以來最大宗的藝術品竊案。現在那幅維梅爾成了失竊的油畫中最貴的一幅!我們三個人應該要做點什麼。」 其他兩人不太自在的點點頭,但眼睛都沒有看著對方。湯米抓了抓鼻子,雖然一點也不癢。 佩卓最近配了一副綠黑色鏡框的眼鏡,讓她看起來像是將軍和鸚鵡的混合體。應該要有人提醒她這點,湯米想。 「哈囉,你們三個!」得救了!胡西老師出現在桌子那頭—她是他們以前的班導師。她對三個人露出微笑,好像他們的臉實際上看起來沒有那麼可怕似的。她傾身靠近他們。 「有件大事要發生了……一個很好的機會。不,不對—不該這麼說,應該說這是一生只有一次的重大挑戰,而且還可以把你們從最近的悲慘境遇中解救出來。」 三個人都僵住了,嘴巴張得大大的。他們的悲慘那麼顯而易見嗎? 還好,不管胡西老師說什麼,他們都不會介意。她說的話有時候很難懂,但是她絕對不說謊。當她像現在這樣說話時——也就是接下來即將發生的每一件事都不容小覷——可不能漏聽了她講的任何一個字。 「我實在很想、很想告訴你們實情,並且和你們站在同一陣線。」胡西老師突然這麼脫口而出。「身為一個青少年,能夠接到—這樣—這樣一份帶來自信的禮物,真令人嚮往。」胡西老師是不是眼角泛淚?她仍站在桌子那頭,突然把頭轉向一旁,用兩個俐落的手勢就迅速解開頭髮、再度綁成圓髮髻。接著她從後口袋抽出一枝筆,插進髮髻裡固定住。 「我們的老朋友夏波太太,已經不年輕了。事實上,那樁竊案發生後,她的心情就非常不好——嗯,其實我們也是——我真的很擔心她。現在她要在她家召集一個會議,跟你們當面談一談。她另外邀請了兩個你們不認識的孩子,跟你們一樣是十三歲,各自都偵破過驚人案件。你們應該聽過祖明.錢伯倫吧?他住在密西根州,法定盲人,卻找到了那位世界級重要思想家的筆記本。還有爾麗.波爾,她靠著朗斯頓.休斯的詩,指認出一樁鑽石竊案的竊賊,拯救了她們家。」 湯米、柯德和佩卓三人還沒來得及消化這些資訊,胡西老師繼續說下去:「這個星期過完就放春假了,所以你們應該會比較有空。這星期三放學後,我們四點整在夏波太太家見。」這可不是在詢問他們的意願。 她旋風似的離開後,三個人都沒說半句話。 那兩個新的少年偵探聽起來好像很優秀——而且夏波太太顯然先邀請了他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她覺得五個孩子能達成什麼?」佩卓邊說邊用一隻手遮住下巴那幅「風景」。過了一會兒,她又用比較激烈的口吻說:「多了兩個陌生人,只會把事情搞得亂七八糟!我不明白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一說完,佩卓的嘴巴就抿成了一直線,線的一端沾著一片洋芋片碎屑,看起來就像橫躺著的驚歎號。柯德的嘴巴仍然張著,手則在口袋裡把玩著五連塊,這表示他無法決定目前事情的發展是好是壞。至於湯米,他在想往後佩卓會不會認為那兩個新的孩子比他酷?當然了,她一定會這麼想。希望他們最好不要現身,但是他不願把這個念頭說出來。他只是把他那袋魚軟糖傳給佩卓和柯德,兩人咕噥了聲謝謝,然後三人默默的吃著。 吃完後,湯米以自認為很有男子氣概的樣子把空袋子在手裡揉成一團,同時含糊的說:「史卡茲。」他把那個「茲」發得特別長。柯德應了一聲,然後是佩卓。這個字眼似乎讓他們三人散發出一股「外人迴避」的氣勢,突然之間,人生又稍微好過了一點。
‧好書大家讀第71梯次入選書-文學讀物A組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