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魔法甜品工廠

  • Hit:202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鬼靈精烘焙師PK黑心食品大廠教你什麼是天然的烘焙魔法
吳寶春 吳寶春麵包店創辦人∕吳在媖 兒童文學工作者∕林美琴 閱讀教育專業講師∕林玫伶 臺北市士東國小校長∕林偉信 台灣兒童閱讀學會顧問∕蘿瑞娜親子料理作家  歡笑推薦
人怕出名豬怕肥。蘿絲獲得法國烘焙大賽冠軍,光榮歸國,換來的卻是不得安寧的日子──記者、狗仔窮追不捨,粉絲與訂做甜點的信如雪片般飛來。最可怕的是,食品工廠的大老闆竟擄走蘿絲,脅迫她替他的公司改良甜點產品。蘿絲不得已接下這工作。
於是,她成了甜點研發總監,手下有六名專業烘焙師傅供她差遣。不久她便發現事情並不單純。這幾個烘焙師傅彷彿行屍走肉,只會機械性地聽她號令,更糟的是,原來麗麗阿姨是前任總監,用了從福家流出的烘焙魔法食譜外典,企圖做出邪惡甜點,在世上製造動亂。蘿絲要怎麼應付工廠老闆的要求,同時阻止有毒甜點散播到全國呢?
幸好蘿絲並不孤單,除了老貓阿蘆在一旁獻計,烘焙師們也漸漸恢復本性,跟蘿絲共患難,而她的哥哥、弟弟和老鼠雅克也趕來支援(搗亂),要把這黑心魔法甜品工廠鬧到翻!

鬼靈精烘焙師PK黑心食品大廠教你什麼是天然的烘焙魔法
吳寶春 吳寶春麵包店創辦人∕吳在媖 兒童文學工作者∕林美琴 閱讀教育專業講師∕林玫伶 臺北市士東國小校長∕林偉信 台灣兒童閱讀學會顧問∕蘿瑞娜親子料理作家  歡笑推薦
人怕出名豬怕肥。蘿絲獲得法國烘焙大賽冠軍,光榮歸國,換來的卻是不得安寧的日子──記者、狗仔窮追不捨,粉絲與訂做甜點的信如雪片般飛來。最可怕的是,食品工廠的大老闆竟擄走蘿絲,脅迫她替他的公司改良甜點產品。蘿絲不得已接下這工作。
於是,她成了甜點研發總監,手下有六名專業烘焙師傅供她差遣。不久她便發現事情並不單純。這幾個烘焙師傅彷彿行屍走肉,只會機械性地聽她號令,更糟的是,原來麗麗阿姨是前任總監,用了從福家流出的烘焙魔法食譜外典,企圖做出邪惡甜點,在世上製造動亂。蘿絲要怎麼應付工廠老闆的要求,同時阻止有毒甜點散播到全國呢?
幸好蘿絲並不孤單,除了老貓阿蘆在一旁獻計,烘焙師們也漸漸恢復本性,跟蘿絲共患難,而她的哥哥、弟弟和老鼠雅克也趕來支援(搗亂),要把這黑心魔法甜品工廠鬧到翻!
  凱薩琳•利特伍 Kathryn Littlewood定居紐約,經常在洛杉磯工作。身兼作者、演員、喜劇演員與生活美食家等多種身分。她熱愛巧克力可頌麵包,嗜讀令人愉快的青少年小說。這是她的第三本小說,與《福氣烘焙坊》及《魔法烘焙師的巴黎冒險》合為三部曲。
譯者呂玉嬋專事筆譯。自幼在烘焙坊長大,無緣學會以點心施展魔法,卻深信點心具有帶給人快樂的魔力。
  各界好評福家的書迷們將會迷上這最新的美味續集,陶醉於更奇異的烘焙神技、喜劇情節、誇張的人物和古怪的食材。──《科克斯書評》星號書評
這本書就像一杯好喝的熱巧克力,會讓讀者心滿意足,但期待下一杯很快就會端上來。──《學校圖書館期刊》
《魔法甜品工廠》是一份誘人味蕾的美味糕點。各個年齡的讀者都會愛上這個以類似蛋糕的比例調製而成的可口故事。它既好笑,又好讀,而且具備各種好料!如果你正在尋找適合全家共讀的好書,不妨讀讀看這個小說系列。──書評部落格Batch of Books
抓一把幽默的文字,灑一串逗趣的情節,放兩顆甜蜜的愛與善,用十分的熱情烘焙。慎重出爐的點心,請慢慢地放進嘴裡,小心,別連舌頭一起吃掉。──林玫伶  台北市士東國小校長、兒童文學家
這故事帶領兒童思考,美味的料理不在於魔法的添加,而是揉合熱情與愛,簡單自然的原味烹調。料理如此,生活也該如此!──林偉信  台灣兒童閱讀學會顧問
文字與味蕾的美好相遇,在文字烘焙的魔法饗宴中,細細咀嚼什麼是人生最幸福的滋味。──林美琴  作家、閱讀教育專業講師
我們每天都在吃東西,但你有沒有想過:吃東西這件事實在是一件神奇的經歷。你曾經因為吃到某人煮的好吃食物而喜歡上他?你曾經因為吃了好吃的食物而心情特好?如果新聞報導了黑心食品,大家可能好幾天都心情不太好。食物的魔力這麼大,這本書你怎麼可能不看啊!──吳在媖  兒童文學工作者 4 月亮派,無底胃
次日上午,一道偏青色的討厭黃光穿透臥室玻璃牆,喚醒了蘿絲。她跌跌撞撞下了床,不假思索地說:「起來了,阿蘆。」底下傳來金屬乒乒乓乓的聲音──烘焙師在廚房忙來忙去,緊張地刷洗所有金屬表面,她如果沒搞錯的話,那些表面在昨晚就已經乾淨到閃閃發亮了。阿蘆沒有答腔,於是蘿絲想起來了:他出去傳送訊息給貓叫春聯絡網。她往窗戶外頭偷看一眼,下方的柏油路上沒有灰色摺耳貓的蹤跡。他還沒回來。阿蘆不在身邊,蘿絲不知為什麼覺得更加難過孤單。她把注意力移到廚房。透過房間的玻璃牆張望,蘿絲看到梅蘭、芬蘭和吉恩正在刷洗一個巨型油炸鍋的盆子,那只盆子大得可以容納三個大人在裡面舒服地游泳。茉莉和阿寧正在擦拭烤箱的正面。「一邊工作,一邊吹口哨!」瑪姬發號施令,她堆滿笑容在他們之間快速來回走動。一聽到命令,所有烘焙師開始用口哨吹出快樂的曲調,偶爾停下來整齊劃一地鼓掌,接著繼續吹曲子。蘿絲一張臉一張臉看下去,每一張臉都掛著相同的大大笑容:牙齒微啟,嘴角上揚。住在工廠裡的人為什麼笑得這麼辛苦呢?蘿絲找出最小的主廚服和最小的廚師褲。長褲太大件,所以她把自己的短褲穿在底下,當成對家的祕密回憶。她覺得怪怪的──好像在玩扮裝遊戲的小孩,而不是一個合適的「像食物消費品總監」。不過她從來沒真正戴上廚師帽,她覺得這頂膨大的白帽賦予她某種力量,簡直就像一頂巫師帽。蘿絲小心翼翼走下螺旋鋼梯,當心別踩到太長的廚師褲而絆倒。瑪姬大叫:「啊──!總監來了!準備就位!」梅蘭和芬蘭跑到樓梯底迎接蘿絲,鞠個躬,伸出手臂,帶領她到一張工作檯前。不鏽鋼工作檯非常寬闊,跟教堂門一樣大,上面空無一物。阿寧和茉莉用托盤為她送上咖啡、《華爾街日報》與搭配奶油及果醬的司康。蘿絲正要咬一口時,發現六個烘焙師盯著她瞧,臉上一律是僵硬的笑容。蘿絲說:「你們不必為了我而面露笑容。」烘焙師立刻斂起笑容,皺眉露出相同的愁容。蘿絲說:「也不必皺眉。」幾個烘焙師又跟剛才一樣露出笑臉,幾個笑了笑,接著又皺起眉頭,但所有人都看起來很迷惑。蘿絲生氣了,她說:「各位,想笑就笑!想皺眉就皺眉!面無表情也沒關係,我無所謂,真的。」烘焙師你看我,我看你,然後鬆了一口氣。兩三個露出輕鬆的笑容,叫阿寧的那一個挑了挑眉毛。好不容易,他們的表情看起來正常了,像普通人的臉。蘿絲說:「好多了。」她咬下司康,眉頭一皺──好乾,乾到將她嘴裡的水分都吸走了。她趕緊拿起裝著咖啡的馬克杯喝下一大口,強迫自己吞下去。這麼難吃的早餐,不吃也罷。「我才十二歲,應該給我牛奶,或果汁,不是咖啡。」叫吉恩那個捲髮的說:「哎呀!是我不好。」他又皺起眉頭。蘿絲把盤子推開說:「沒關係,反正得幹活了。瑪姬,我們應該先做什麼呢?」「這個,」瑪姬一面說,一面交給蘿絲一個彩色盒子,上頭標著「月亮派!」,寶滋多的招牌乳牛在角落咧嘴微笑。「這是我們名單中第一個FLCP:月亮派。這幾年銷售量下滑,所以我們一直在研究新配方,但還沒有完成。這是我們目前的進度,是前任總監留給我們的。」「總監」兩個字她是用法語說的。盒子側面寫著說明:「月亮派!棉花軟糖和奶油甜餅做成的夾心餅,裹著一層美味的巧克力!」盒子頂端的紙板挖了一個月亮形狀,用玻璃紙封住。蘿絲打開盒子拿出月亮派,手指立刻沾到巧克力碎片。她用雙手捧著月亮派,大口大口吃了起來。吃起來像……蠟,像蠟的口感,但讓人想起巧克力應有的味道。在那個味道底下呢?是不新鮮的奶油甜餅。接著,她的牙齒和舌頭接觸到中間的棉花軟糖,那軟糖吃起來像……黏土。她把整口的月亮派都吐進垃圾桶,用手擦了擦舌頭。她驚叫:「好噁!對不起,可是好難吃。」但是抹掉嘴脣上最後的一點巧克力醬後,她發現她好想好想再來一口。月亮派裡有個什麼讓蘿絲想再次大吃特吃。她說:「奇怪,不好吃,但我有點想再吃。」「我很喜歡這款點心。」瑪姬的語氣嚴峻,怪異的笑容重回臉龐。「但我可以更喜歡它,這就是我們用得著你的地方,蘿絲。你要讓它們變得更好吃。」說到「更好吃」三個字,她雙手還握在一塊。蘿絲說:「更好吃?」她大吃一驚。這玩意兒本來就不好吃,要怎麼讓它變得更好吃?瑪姬說:「我們前任FLCP研發廚房總監──她喜歡別人用法語喊她總監──已經開始稍微調整配方,但很可惜,她始終沒完成!」瑪姬從口袋拿出一疊用橡皮筋捆住的配方卡,把最上頭那一張交給蘿絲。卡片上用深紫色墨水抄著配方,龍飛鳳舞的筆跡非常秀麗。「這是她能力所及的結果。」卡片角落有個擀麵棍的浮雕圖飾,光芒自中心放射出來。很眼熟,但蘿絲想不起來在哪裡看過那根光芒四射的擀麵棍。但她一下就認出那個筆跡,是麗麗的字。她懷疑得沒錯,這位「總監」與她邪惡的阿姨是同一個人。卡片上的食譜分成三部分。
一、奶油甜餅2 杯麵粉,1茶匙小蘇打粉,1杯奶油,1 杯白糖,2顆蛋,1茶匙香草。用375度烤8至10分鐘。
蘿絲心想:這邊沒什麼特別的。也沒什麼不尋常的地方,沒有能讓月亮派的味道這麼怪的東西。
二、黑巧克力糖衣用2杯牛奶和1杯石蠟融化2 磅的黑巧克力。
蘿絲心想:好噁!糖衣不用奶油,居然用石蠟,難怪閃閃發亮。但這樣還是無法解釋那特殊的味道。不過,第三段讓蘿絲倒吸了一口氣。
棉花糖霜德漢尼廣場的居民將三拳頭水和三拳頭糖煮沸,等到糖水冷卻後,倒入十二個雞蛋打發的蛋白上,然後攪打至幾乎呈現棉花糖霜狀的程度。她加入四橡實月亮乳酪。
蘿絲放下小卡,看著瑪姬,說不出話來。這個棉花糖霜的食譜出自《福氏傳家食譜》!她親眼在書上看過。但《福氏傳家食譜》的棉花糖霜有魔力,可以使人完全浮在海洋上,所用的魔法材料是美人魚的呼吸──絕不是使用「月亮乳酪」,不管那是什麼。有一回全家去海邊玩,波蒂做了棉花軟糖,小孩子沒有溺水的危險。福家的食譜不只被偷了──還遭到竄改。蘿絲震驚地說:「這是我家的家傳食譜!」「不可能!」瑪姬非常焦急,一隻短胖的手摀著心口。蘿絲盤問她:「你是從哪裡拿到這個的?」如果不是麗麗複印了食譜,留了一份在這裡,那麼就是……瑪姬用指尖撫摸卡片表面,彷彿那是一個珍貴的物品。「這個配方是我們前任總監──」她改用法語喊「總監」,「──我們親愛的總監,那是她的工作成果,她的靈感,她無時無刻令人讚嘆的天賦,她──」蘿絲大叫一聲:「等一等!」瑪姬不由自主的讚頌很耳熟,蘿絲的妹妹小莉吃下麗麗所調製的化合物後也經歷了類似的命運。「這位總監是不是叫做……麗麗?」烘焙師面面相覷,一臉迷惘。瑪姬回答說:「我們當然是喊她總監!完全不知道她有沒有其他的名字。」芬蘭嘆著氣建議:「也許是叫『女神』。」梅蘭輕聲補充:「或者是『天仙』。」蘿絲不解地盯著卡片看。《福氏傳家食譜》照理說是無法影印的,拆開裝訂會毀了食譜,所以複印技術派不上用場。會不會是麗麗歸還食譜前抄下了幾則呢?若是這樣,食譜怎麼沒有效?她用手指輕敲卡片,也許與麗麗使用的奇怪替代材料有關。蘿絲問:「月亮乳酪到底是什麼?」瑪姬的手指清脆捻了一下,茉莉和阿寧伸手進冰箱,取出一小罐鬆鬆軟軟的白色東西。月亮乳酪不是放在藍色寬口瓶裡,而是存放在一個紅色四方罐裡,玻璃裡還嵌入了鐵絲網。蘿絲見過類似的瓶子,卻想不起是在哪裡見過。蘿絲把手伸進去,用手指戳了戳月亮乳酪,瓶子裡的乳酪不多,只有瓶底薄薄一層。她沒見過這麼濃稠的乳酪──簡直像是一團快乾掉的泥巴。她轉頭瞄配方卡,憑直覺判斷四橡實的這個東西──不管它是什麼──對棉花糖霜來說實在太多了,難怪吃起來像白堊石。她漫不經心拿起紅筆,槓掉配方卡上的「四橡實」,匆匆改成「一橡實」。蘿絲搖著頭說:「我不知道你們從什麼工廠弄到這種乳酪,但做棉花軟糖只需要用到一點點。我想我知道怎樣調整才會變得更好吃。」瑪姬驚呼:「噢,太棒了!」眼睛瞪得像銅鈴一般大。烘焙師通通湊上來,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蘿絲。他們的笑容回來了,各個都眉開眼笑低頭看她。蘿絲說:「各位!快別那麼做!你們真的要把我嚇死了。」
***
稍後,吉恩不發一語,在蘿絲面前放了一個盛著柳橙汁和吐司的托盤。他眨了眨眼,加入其他烘焙師的行列,開始工作。阿寧和茉莉從奶油甜餅開始,吉恩和雙胞胎準備巧克力醬,用的是奶油,不是石蠟。最後蘿絲和瑪姬合力製作棉花糖霜。首先,瑪姬打十二顆蛋,蘿絲製作簡單的糖漿。接著,在瑪姬攪打蛋白時,蘿絲將冷卻的糖漿倒在蛋白上,瑪姬攪打到蛋白變得像棉花軟糖一樣。蘿絲說:「該月亮乳酪上場了。」蘿絲想用量匙從紅瓶裡取出恰好一橡實的月亮乳酪,結果量匙卡在裡面。她說:「需要稀釋一下。」便倒了一點水到瓶子攪一攪,月亮乳酪卻還是濃稠不已。她使出渾身的力氣用量匙挖,就是挖不起來乳酪。「這東西究竟是什麼?」就在這個時候,一疊空的金屬攪拌盆從工作檯掉下,不偏不倚砸在瑪姬的腳上。其他烘焙師通通嚇得目瞪口呆,瑪姬則抓著腳哇哇大叫。「哎───!!!!!!哎唷哎唷哎唷哎───!!!!!!」蘿絲正要趕過去幫忙瑪姬時,注意到月亮乳酪像變魔術一般突然融化了,變成做乳酪糖霜的理想黏稠度。「啊──,」蘿絲輕輕喊了一聲。瑪姬問:「怎麼了?」她痛到五官扭曲。「我……沒事。」講出來太蠢了,難道是瑪姬的哀號莫名其妙融化了乳酪?她匆匆在卡片靠近「月亮乳酪」的地方寫下「哀號/哭?也許?」。蘿絲將一橡實軟化的月亮乳酪攪入棉花糖霜,接著把混合物夾到兩片做好的奶油甜餅中間,最後指示吉恩把巧克力醬淋在整個餅乾上。巧克力醬冷卻後,蘿絲將月亮派切成幾塊,傳下去給其他烘焙師。阿寧拿叉子吃了一口,高興地歡呼。「人間美味!」梅蘭和芬蘭嘗了嘗,眼淚開始滾落臉頰,兩人同時低聲說:「你這個是怎麼做的?」瑪姬咬了一大口,眼睛發出詭異的紫光。她強調說:「我從沒吃過這樣的東西。」她舔了舔嘴脣,舌頭在脣上溜了一圈、兩圈、三圈。「我非得再吃一點。」「不,我還要!」吉恩一面大聲說,一面激動地揉搓他的痣,和茉莉你推我我推你,搶著去拿最後一口。趁還沒有人碰到,蘿絲趕緊把盤子拿開。「各位!這樣沒有規矩哦!」阿寧大聲說:「對不起,總監!」梅蘭和芬蘭尷尬地垂下頭,異口同聲說:「我們不配受到你的厚待。」瑪姬說:「沒錯,你是對的,最後一口必須留給領導我們這廚房的天才──福蘿絲!」蘿絲心想:這六個蠢蛋。接著,她拾起叉子,戳下最後一塊月亮派。月亮派完全變了,棉花糖霜的口感很完美,又綿密又滑潤。她讓派在口中融化。她的腿開始感到麻麻的。接著,刺刺麻麻的感覺擴散到全身──手臂、手掌、雙腿、腳趾頭,連舌尖也洋溢著一種充滿生氣的冒泡感覺。她想再吃一口,但盤子已經空了,連個渣兒也沒剩。烘焙師已經開始舔吮剩餘的碎屑,彎身把脣貼在陶器上,窸窸窣窣,吃得好大聲。蘿絲說:「不敢相信,我們居然只做了一個!」她的心裡充溢著美味棉花糖霜的幻影。「這個我可以吃一打!」她看著六個烘焙師,他們也盯著她。她一心念著那一口月亮派的特殊口感。她幫自己倒了一杯牛奶,咕嚕咕嚕喝下去,雖然嘴巴乾淨了,一塊完美的月亮派依然存在她的心中。無論她看著什麼,月亮派彷彿就掛在前方的空中,這個絕妙點心就像空中的神奇新月。她試著用西班牙語數到十,結果卻用西班牙語想著一個月亮派、兩個月亮派、三個月亮派……她回想一年級老師的名字,姜老師……派老師?不對。她只能想到派。蘿絲宣布:「我們必須再做幾個。」這個提議讓她自己口水直流,她控制住情緒。「這樣……奶油先生才可以看得出我們改良了配方。」烘焙師通通咯咯地笑起來。瑪姬說:「噢,奶油先生不吃甜點!一次也沒碰過,從來不碰!他平常只吃原味水煮馬鈴薯。」她用大拇指頂著圓潤的胸膛說:「我是負責品嘗判斷配方是否完善的廚師,我說這個配方已經改良完成了!」瑪姬用磁鐵把修改過的配方卡貼在不鏽鋼冰箱表面,轉身面向烘焙團隊。「做一打月亮派!立刻動手!」
***
那一夜,烘焙師最後將月亮派淋上糖衣,放到冰箱收好。瑪姬揮著擀麵棍,警告烘焙坊的同事不准偷吃,誓言會對任何不聽話的人動手。之後,蘿絲回到實驗廚房上方的小房間。一輪圓滾滾的月亮派──不,是月亮──升到茫茫一片廠房的上方,皎潔的月光籠罩萬物,稀疏的星光自小方窗灑入。月亮派依然在腦海中徘徊不去。她問自己:如果我偷偷下去廚房,只吃一個,那會怎樣呢?還是兩個?還是五個?「蘿絲!」一個哀號的聲音傳來,聽起來是從外面傳來的。蘿絲從小窗的窗臺往外一看,發現建築底有個灰色小東西來回踱步,綠眼睛在黑暗中閃閃發光。「阿蘆?」「不然還有誰?你在等待另一隻貓來拜訪你嗎?你見到我後面有另一隻貓──」蘿絲叫著說:「阿蘆!你回來了!」「對,對,我回來了。福蘿絲,福蘿絲,把水管垂下來!」蘿絲從漆黑的實驗廚房拿來消防水管,綁上背包,垂到人行道。「謝謝!」阿蘆一面喊,一面跳進背包。蘿絲把他吊上來,心想:阿蘆可以溜下去幫我弄個月亮派來。背包抵達窗臺後,阿蘆騰空一跳,恰好落在蘿絲的大腿上。蘿絲抱住他,他差點停止呼吸。「蘿絲!」他快窒息了。「我知道你想我,但拜託一下,小心一點,我的肋骨不是鐵打的。」蘿絲親親阿蘆的頭,把手鬆開。「對不起,我只是太高興你回來了。你今天早上不在這裡,我差一點擔心你編出貓叫春的故事,只是為了找個藉口離開這裡。」阿蘆嚇得倒吸了口涼氣。「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傻貓咪。」「那麼……」蘿絲目不轉睛看著他淺綠色的眼睛,「你找到另一隻貓沒?」「當然找到了,」阿蘆一邊說話,一邊舔著爪子,露出貓類常見的不屑神韻。「我橫渡浩瀚的柏油黑海,高升的太陽沒有攔住我,飢餓亦無法阻止我。不,我一心一意向前邁進。不過我發現圍欄太高,連我這種以敏捷著稱的貓都跳不過,無可奈何,只能等待。」蘿絲問:「後來有一隻貓走到圍欄旁?」阿蘆的鬍鬚顫了一下,他說:「別催我,故事跟尾巴一樣,應該要長,要突出,要有趣。我講到哪裡了?」蘿絲說:「圍欄,等待。」「噢,對!一夜過去,我頂著烈日在那裡等了一整天,精力隨著每一個逝去的小時衰退。我需要一片肥厚的鮪魚,或來個雞肉罐頭。但我不能放棄我的任務!「最後,當我開始逐漸進入應該是最後一次的小睡時,一隻山貓從周圍的草原出現。」蘿絲重複說:「草原?」老貓略微聳了聳肩膀。「想知道就告訴你吧,他是從灌木叢中走出來。」「阿蘆,他答應傳遞消息嗎?」「最後答應了。」蘿絲說:「那就是你故事的結局?」阿蘆在床上轉了幾圈小圈子,然後才安歇下來。「扣除我回來的那一部分。當然,已經曉得要往哪裡走,路程簡單許多。」蘿絲說:「謝謝你,至少爸爸媽媽知道我在哪裡。」但老貓已經睡著了。蘿絲鑽進被窩,努力忽略阿蘆像火車引擎般的呼嚕呼嚕聲。她試著想一想她的家人那一刻可能正在做什麼──肯定是在警察局哭──但她的思緒再度飄移到月亮派上。她不想沾沾自喜,但她調整後的做法讓棉花糖霜變得好吃到叫人墮落的地步,美味到令人沉迷的境界,就是她也忍不住一直回想那個滋味,這實在是太厲害了。這是連她媽媽也會讚賞的純粹廚房魔法。魔法!她突然想到瑪姬的痛苦尖叫似乎讓月亮乳酪軟化的事。這其中似乎有個關聯,但她絞盡腦汁想要想個明白,怎樣就是想不出來。阿蘆醒過來,抱怨說:「拜託,別哭了。我睡不著。」蘿絲反駁說:「我才沒哭!」阿蘆問:「那麼是誰?我的摺耳聽到悲傷的聲音。」蘿絲離開床鋪,往外查看閃著星光的昏暗實驗廚房。瑪姬坐在一張工作檯邊的凳子上,臉龐和雙手沾到融化了的褐色巧克力。瑪姬慟哭說:「沒了!我怎麼辦?我把它們都吃光了,沒有了!」
5 杏果醬
「瑪姬?」蘿絲喊著,躡手躡腳走下螺旋鋼梯進入實驗廚房。「你沒事吧?」烘焙長哭著說:「月亮派!我還要月亮派!」蘿絲說:「開個燈吧,不然我可能會跌倒,然後我們再來聊一聊月亮派。」瑪姬抽抽噎噎,翻身下了凳子,搖搖擺擺走去牆邊打開一盞頂燈。廚房大多數空間還是暗的,燈只照亮工作檯附近的區域。瑪姬的手指沾著巧克力和餅乾屑,不久她摸到的每一樣東西──電燈開關、她的嘴巴、圍裙、頭髮、眼睛底下──也都沾到了。蘿絲坐到檯邊,拍拍瑪姬圓潤的肩膀。「好,瑪姬,大家睡覺之前做的那十二個月亮派怎麼了?」「通通沒了,」瑪姬一邊回答,一邊嘖嘖咂嘴。「現在百分之一百在我的肚子裡,吃掉了,十二個都吃掉了,大約三分鐘就吃完了。」瑪姬黏乎乎的手指咚咚地敲著桌面。「我想再做一些,但沒辦法像你那樣讓月亮乳酪融化!你的確是難得的天才,我願意永遠替你工作,只要你再替我做幾十個月亮派。」蘿絲看著瓶裡的月亮乳酪,剩餘的乳酪凝固成一層,濃稠而堅硬。蘿絲不知自己是否有辦法再讓它融化。瑪姬說:「我就擔心會發生這種事。」她目不轉睛看著蘿絲,含淚的眼睛又大又圓。蘿絲皺起眉頭。「擔心什麼會發生?」「奶油先生想要找到讓寶滋多點心變得完美無缺的方法,那麼他們就……可以控制吃下點心的人!點心一直都有加祕密材料,讓人想一吃再吃,」瑪姬拍著肚皮說。「但現在……哇,誰能吃其他東西呢?一口就上癮了。美國真的有麻煩了。」「等一等,」蘿絲一手按住瑪姬潮溼的粗手腕說。「奶油先生想創造讓人一吃就停不下來的烘焙產品?」瑪姬東張西望,開口說:「要抑制渴望只有一個辦法……」「再吃一個月亮派,」蘿絲替她把話講完。「對!但我說太多了!」瑪姬湊上來說:「我們不許談論這件事。」蘿絲說:「如果我告訴你我會再做一些月亮派,那麼你願意告訴我嗎?」瑪姬點點頭,馬上用八卦的語氣小聲地開始說:「一旦改良好配方,工廠就會開始量產新的月亮派,運送到各地,到時會有好多好多的月亮派!不可思議!」她茫然盯著空蕩蕩的櫃子。蘿絲捻了一下手指。「專心,瑪姬。」瑪姬喘了一口氣,又繼續說:「大家一直吃一直吃,那麼全國的人就落入陷阱,必須不停購買寶滋多點心──從你改良的月亮派開始。你想都想不到,月亮派會是如此美妙的控制方式!」蘿絲說:「等等!我才沒有那樣做!我只有調整棉花糖霜的比例!」瑪姬說:「沒錯,一種有強大毀滅能力的棉花糖霜!」她打了一個小小的飽嗝。「好吃!」瑪姬的目光回到那瓶幾乎空了的月亮乳酪上。「你要再做一些的話,是不是該預熱烤箱?」「沒錯。」蘿絲嘆了一口氣,往那一排烤箱走過去。她必須做一批新的點心給奶油先生看──否則他絕對不會讓她離開工廠。「總監到底為什麼想幫助寶滋多?」這對麗麗有什麼好處呢?「總監──祝她的蛋糕永遠不會塌下!祝她的派餅永遠最酥脆!──總監受雇於奶油先生,奶油先生受雇於──」瑪姬停住嘴。「不能再說了!」她一面大聲說,一面抓了一把麵粉塞進嘴裡,撲通坐到一張凳子上不說話。蘿絲嚴厲地說:「瑪姬!你如果想吃我等一下要做的月亮派,最好是繼續講話!」瑪姬把麵粉吐到水槽,臉上都是白色的粉。她脫口而出:「奶油先生受雇於擀麵棍國際協會!」蘿絲聽過那個名字,但是在哪裡聽過的呢?「國際什麼?」瑪姬怯生生地解釋:「擀麵棍國際協會。」她四下張望廚房,確定沒有其他人正在聽。「靠著食物控制世界的烘焙師所組成的黑暗會社。肥胖問題?那是他們做的壞事。糖尿病?他們的祕密計畫之一。蛀牙?他們活躍之前,沒聽說有人蛀牙。他們害小孩輟學,害大人收入減少,害國家互相打仗。」瑪姬對著蘿絲眨眨眼。「你是不是該準備棉花糖霜了?」蘿絲說:「馬上準備,但這些擀麵棍傢伙怎麼跟寶滋多勾搭上的?」「奶油先生和柯先生替協會工作,他們要利用寶滋多創造一個沉迷於玲瓏糕的殭屍國家。」麗麗是最惡劣的那種廚房魔法師,工於心計,自私自利。蘿絲以為沒有比麗麗阿姨更壞的人,她利用《福氏傳家食譜》的食譜和魔咒讓人喜愛她,使自己變有錢、變出名。但是奶油先生和寶滋多公司正在打的算盤更是惡劣許多:他們想要控制整個國家。好可怕的景象──整個國家都是眼神恍惚的痴肥寄生蟲,只吃寶滋多糕點。必須有人阻止奶油先生和他的協會,而蘿絲明白自己是唯一可以阻止他們的人。蘿絲握住這位大姊姊的手說:「瑪姬,我是一個烘焙師。」說的同時,蘿絲覺得這句話是真的。她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烘焙師──還是一個廚房魔法師。「我出身烘焙世家。我們家透過我們的……特殊烘焙產品改善人們的生活。今天的月亮派食譜讓我覺得非常像是出自我家族的祕密食譜。來,你確定那個總監沒有使用食譜?」瑪姬再度露出內疚不已的表情,低聲說:「她確實有使用一本食譜。不是一整本書,而是個小冊子,薄薄一本,陳舊的紙張,模糊的筆跡。有天晚上,我從上面房間的窗戶看到她迅速翻動那本脆弱的書,自言自語念出食譜。」瑪姬做出躡手躡腳的動作。「我想靠近一點看看是什麼,但摸黑走路,撞上一疊金屬盆,叮鈴噹啷,弄出好大的聲響!」「接著她怎麼了?」「她緊張兮兮弄那個矮櫃子,然後下樓來叫我去睡覺。」蘿絲的心臟在胸口怦怦直跳。「我馬上回來。」說完她衝到樓上的房間。
***
阿蘆打著呵欠問:「那個沾滿巧克力的女人吃錯了什麼藥?」蘿絲心不在焉地咕噥:「她迷上了月亮派,因為我替奶油先生修改了配方。奶油先生代表擀麵棍國際協會想控制美國,真是可惡。」她一面說話,一面打開矮櫃的每個抽屜,檢查衣服下面,摸摸抽屜底部。什麼也沒有找到。「我猜他們可能使用了魔法,但不知道是哪一種魔法。除此之外,瑪姬沒事。」「擀麵棍。」阿蘆一面嘟囔,一面舔左爪,把爪子從耳朵上面往前拉。「巴薩睡覺時經常提到耶,喊著說:『小心擀麵棍!』我老是以為他是做太多點心才會做惡夢。」「看來事情沒有那麼簡單。」蘿絲窺看矮櫃後方,然後肩膀抵著一側,把衣櫃推離牆壁。「啊哈!」她喊了一聲。一疊緞帶繫著的灰紙卡在矮櫃後方的空間,覆著厚厚的灰塵。蘿絲擦去灰塵,目不轉睛看著那疊紙,肚子感到一陣翻騰。她非常清楚那是什麼、從何而來。「那是什麼?」阿蘆打了一個呵欠。蘿絲無力地說:「是《信天翁外典》。」她的懷疑沒錯。她把紙翻過去,發現背面有紫色墨水寫的可怕題字。
擀麵棍國際協會新會員魔女麗麗之財產
她就是從這行字聽說過擀麵棍國際協會,麗麗在《福氏傳家食譜》背後固定收納外典的淺槽留下了一樣的文字。他們一家在麗麗歸還食譜消失後才發現她的標記。巴薩當時提醒蘿絲擀麵棍國際協會可能帶來的威脅,但蘿絲依然驚神未定,沒有聽清楚他的話。他們以為麗麗那晚帶走了外典,但也許外典根本不在食譜後面。也許麗麗把外典藏在這裡,這樣要是蘿絲在勝算渺茫的情勢下還是贏了大賽,她還能保有幾則食譜。蘿絲暗自竊笑。即使手上有《傳家食譜》,她的麗麗阿姨也是會擔心輸給她啊。後來,麗麗輸了比賽,一定覺得沒臉回寶滋多公司。她丟下這裡沒完成的工作,甚至懶得回來拿走外典。「麗麗阿姨,」蘿絲悄聲喊了一句。阿蘆瞇起眼環顧房間,伸出剛剛清潔好的爪子。「在哪裡?」「她曾經在這裡工作,在寶滋多,在他們綁架我們很久以前。」蘿絲蹲下靠在矮櫃旁的牆壁,翻開《信天翁外典》的第一則食譜,裡頭記著一款叫沒腦袋黑底杯子蛋糕的點心。那是一七一七年福家的信天翁創作的,目的是破壞他的哥哥在蘇格蘭小島泰里島的婚禮。這款杯子蛋糕一看就很邪惡,需要使用邪巫的眼淚。她用過邪巫的眼淚,記得那個令人作噁的畫面:在用鐵絲網強化的寬口瓶裡,眼球在保存液裡漂浮。她說:「鐵絲網!」正在舔拭的老貓抱怨:「什麼?」他清潔好了左耳,正在忙著清潔右耳。蘿絲說:「在我們家的祕密地窖,極為險惡的材料都裝在用鐵絲網強化的綠色瓶子裡!」「所以呢?」「月亮乳酪放在用鐵絲網強化的紅瓶子裡!」阿蘆咕噥著說:「綠色和紅色,放在一塊就是耶誕節。」外典因為歲月而有了裂痕及摺痕,蘿絲小心翼翼地翻閱。在某一頁的角落,有樣東西吸引了蘿絲的目光:一幅半月形的版畫,刻畫一個矮小的男人用鏟子挖掘地面。食譜如下:
一吃成癮卡士達醬──確保客人忠誠的魔力一七四五年,在羅馬尼亞的寶寧谷,信天翁的遠房表哥鄧博格為了增加盈收,以木屑代替麵粉,結果發現烘焙坊的生意愈來愈差。他發明這種卡士達醬,加入所有的水果塔,之後客人戒不掉他所做的油酥點心。鄧爵士在銅鍋攪拌兩拳頭最新鮮的牛奶和一拳頭白糖,然後拌入六個雞蛋蛋黃、三橡實白麵粉。等到混合物快放涼時,他命令籠裡的狼「惡龍」對著一瓶月亮乳酪咆哮,接著在卡士達醬攪入四橡實融化的月亮乳酪。
蘿絲說:「這一定就是麗麗所改編的原始食譜。她不是利用月亮乳酪做卡士達醬,而是把乳酪加到棉花糖霜。但她完全用錯了比例。」所以月亮乳酪根本不是什麼乳酪製品──是福家的魔法材料。但它不是秋天的第一道風那種溫和材料,可以存放在普通的藍色寬口瓶。月亮乳酪只能靠狼嗥加速反應,儲存這種材料需要適合的強化容器。或是只能靠一個腳趾碰傷的烘焙師加速反應。頁邊的空白處有筆記,那肯定是麗麗的筆跡:嘗試將四橡實月亮乳酪加入棉花糖霜,質地完全不對。沒有嗥叫的狼──只好改用微波爐。乳酪硬邦邦,還有油臭味。噁心!蘿絲不由自主笑了。她完成麗麗無法完成的工作──調整月亮乳酪的分量,判斷出四橡實的分量對棉花糖霜來說太多了。瑪姬的哀號促使月亮乳酪開始融化,這則純然是運氣好。蘿絲把食譜讀完:
按:寶寧谷鎮民吃下鄧爵士的糕點後上了癮,需求量愈來愈大,最後鄧爵士再也無法滿足他們的需求。結果,餓得發狂的鎮民闖入烘焙坊,活生生將他弄死,並放火燒了烘焙坊。只有名叫惡龍的那隻狼活了下來。
蘿絲讀食譜時,瑪姬的頭從地板探出來,人已經爬上了蘿絲的私人樓梯。她冒著汗,搔著手臂。「我需要我的月亮派!月──亮──派──!我如果不馬上吃下甜蜜蜜的棉花軟糖,就要挖出某人的眼睛────!」阿蘆嚇得不敢亂動,假裝是一尊蘇格蘭摺耳貓雕像。蘿絲看著阿蘆心想:真是幫了大忙。接著她對著瑪姬眼神狂亂的臉龐笑著說:「好,好,瑪姬,你不如根據配方做兩打奶油甜餅,準備巧克力糖衣,我來做棉花糖霜。」瑪姬點個頭,頓時消失無蹤,咚咚咚地下樓去了,聽起像是一整團烘焙軍團在走路。阿蘆跳到矮櫃上。「她走了嗎?天啊,好可怕的瘋子,迷戀月亮派的瘋子。」蘿絲對阿蘆說:「如果寶滋多開始生產那個配方,全國上下都會變成那副模樣,事態可能很嚴重,非常嚴重。」阿蘆用蓬鬆的灰色貓掌指著窗戶說:「我看你應該煩惱怎麼先搞定她就好。」瑪姬在下方的廚房跑跑跳跳,把材料倒進盆裡,急急忙忙將所有盆子在工作檯上排成一列。「怎麼做?」阿蘆說:「巴薩翻譯時,我無意中聽過他嘀咕,要是記得沒錯,永遠都有解藥。看看食譜背面。」蘿絲迅速翻面,看見另一則用極小字體寫的食譜:
寶寧谷杏果醬──停止一吃成癮卡士達醬的效力鎮民殺死鄧博格,放火燒了烘焙坊和小鎮幾個地方,之後善心烘焙師福尼可調了一種杏果醬加入鄧博格的水果塔。果醬具有神奇效果,鎮民不再渴求鄧博格的卡士達醬,改嗜吃杏果。重新建造心愛的小鎮後,寶寧谷的民眾成了羅馬尼亞重要的杏果外銷商。福爵士在銅鍋拌入兩拳頭新鮮杏果、一拳頭白糖,接著加入一個經歷過狂熱戀情者親口講述的故事,攪拌之後,把果醬放涼。
蘿絲埋怨:「煩死了,誰經歷過狂熱戀情?我肯定沒經歷過。」她和史戴文最熱情的互動,不過是那次在史家甜甜圈專賣店兼汽車修理廠,史戴文找她錢不小心碰到她。阿蘆輕輕舔了舔嘴脣說:「我經歷過,拿個瓶子來。」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