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魔寵(1) : 預言中的守護者

  • Hit:21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驚奇冒險更勝《貓戰士》!酷炫魔法超越《哈利波特》! 奇幻 × 幽默 × 友誼=優質青少年小說 即將搬上大銀幕! 《波西傑克森》作者雷克.萊爾頓、趙自強、海星巫婆  魔力推薦 《魔寵》三部曲「集印花抽New iPad」活動:
讀者剪下《魔寵》1~3集書封後折口的專屬印花,並拼出三隻魔寵的圖案,黏貼在上面回函卡上(每一集書內均有附,請按正確位置集中貼在同一張回函卡上),連同後方基本資料,一起寄回,就有機會得以下獎品 -卡斯塔夫特獎-1名- New iPad 16GB -艾德溫一獎-3名- iPod nano 16GB -絲凱拉二獎-5名- 圖書禮卷 2,000元 -吉伯特三獎-20名- iCash 500元 人類王國的命運,竟然掌握在三隻動物的手裡!? 誰說動物一定得聽命於人類? 且看三隻動物如何以機智、勇氣和魔法拯救人類! 什麼是魔寵?在巫師界,每個巫師都要挑選一隻魔寵,一隻擁有魔法的動物同伴。魔寵和巫師主人一起學習、一起奮戰……遇到緊要關頭時,還要挺身而出保護主人。 孤兒流浪貓艾德溫為了躲避獵人追捕,鑽進一家看似平凡的寵物店,沒想到這裡竟然是「魔寵專賣店」。 少年巫師傑克來到店裡,一眼便看上艾德溫。艾德溫誤打誤撞地被當成魔寵,和真正擁有魔法的藍堅鳥絲凱拉、樹蛙吉伯特成為同伴。正當艾德溫以為從此以後再也不用餐風露宿,午夜的不速之客卻粉碎了美夢:老巫師被殺害、少年巫師被邪惡女王挾持,拯救效忠者和整個王國命運的重擔,壓在三隻魔寵小小的背上。 在這場驚險的旅程中,魔寵發現了埋藏好幾個世紀的祕密。另一方面,「假魔寵」艾德溫會不會被揭穿?他是否能和魔寵同伴完成任務,拯救人類王國? 本書融合《貓戰士》的驚奇冒險與《哈利波特》的酷炫魔法,動物主角生動真實,充滿閱讀的樂趣。青少年讀者在這本書中可以感受到「友誼」的美好,以及「團結合作」的力量;同時,人人各有所長,「英雄」或「英勇」的行為有許多形式,並非「以武力論英雄」。本書將由SONY製作成動畫電影,預計2014年上映。

驚奇冒險更勝《貓戰士》!酷炫魔法超越《哈利波特》! 奇幻 × 幽默 × 友誼=優質青少年小說 即將搬上大銀幕! 《波西傑克森》作者雷克.萊爾頓、趙自強、海星巫婆  魔力推薦 《魔寵》三部曲「集印花抽New iPad」活動:
讀者剪下《魔寵》1~3集書封後折口的專屬印花,並拼出三隻魔寵的圖案,黏貼在上面回函卡上(每一集書內均有附,請按正確位置集中貼在同一張回函卡上),連同後方基本資料,一起寄回,就有機會得以下獎品 -卡斯塔夫特獎-1名- New iPad 16GB -艾德溫一獎-3名- iPod nano 16GB -絲凱拉二獎-5名- 圖書禮卷 2,000元 -吉伯特三獎-20名- iCash 500元 人類王國的命運,竟然掌握在三隻動物的手裡!? 誰說動物一定得聽命於人類? 且看三隻動物如何以機智、勇氣和魔法拯救人類! 什麼是魔寵?在巫師界,每個巫師都要挑選一隻魔寵,一隻擁有魔法的動物同伴。魔寵和巫師主人一起學習、一起奮戰……遇到緊要關頭時,還要挺身而出保護主人。 孤兒流浪貓艾德溫為了躲避獵人追捕,鑽進一家看似平凡的寵物店,沒想到這裡竟然是「魔寵專賣店」。 少年巫師傑克來到店裡,一眼便看上艾德溫。艾德溫誤打誤撞地被當成魔寵,和真正擁有魔法的藍堅鳥絲凱拉、樹蛙吉伯特成為同伴。正當艾德溫以為從此以後再也不用餐風露宿,午夜的不速之客卻粉碎了美夢:老巫師被殺害、少年巫師被邪惡女王挾持,拯救效忠者和整個王國命運的重擔,壓在三隻魔寵小小的背上。 在這場驚險的旅程中,魔寵發現了埋藏好幾個世紀的祕密。另一方面,「假魔寵」艾德溫會不會被揭穿?他是否能和魔寵同伴完成任務,拯救人類王國? 本書融合《貓戰士》的驚奇冒險與《哈利波特》的酷炫魔法,動物主角生動真實,充滿閱讀的樂趣。青少年讀者在這本書中可以感受到「友誼」的美好,以及「團結合作」的力量;同時,人人各有所長,「英雄」或「英勇」的行為有許多形式,並非「以武力論英雄」。本書將由SONY製作成動畫電影,預計2014年上映。 亞當‧傑‧艾普斯坦 (Adam Jay Epstein)安德魯‧傑考伯森 (Andrew Jacobson)艾普斯坦在紐約州度過童年,傑考伯森在威斯康辛州成長。他們倆在洛杉磯相識後便成為最佳拍檔,共同創作電影與電視劇本。這是他們合作的第一本書。某天,艾普斯坦問傑考伯森:「你知道『魔寵』嗎?」「維斯席亞」就從那個簡單的問題誕生了,那個奇想世界裡充滿了兩位作者對動物與魔法的喜愛。每個字、每個句子與每一頁都是他們共同寫成的。艾普斯坦一家三口一貓和傑考伯森一家兩口一狗,僅僅相隔四個紅綠燈的距離。譯者謝靜雯荷蘭葛洛寧恩大學英語語言與文化碩士。青少年文學譯作包括《祕密花園》、《天才神祕會社I:謎屋的考驗》、《天才神祕會社III:第三島的逃犯》等。 各界好評雷克.萊爾頓,《波西傑克森》作者光看到簡介就讓我想買書來看!巫婆故事屋.海星巫婆原來,真正的魔法是:看見自己的能力,而後相信它!羅德里克‧戈登,《隧道》作者引人入勝的故事。準備好享受高潮迭起的情節吧!《出版人週刊》兩位有創作劇本背景的作者,讓這個系列小說有電影般的緊湊節奏。三位主角人物表現出「街頭智慧」與「飽讀詩書」的有趣對比,而「自信」、「機智」和「忠誠」、「尊敬」可說是完美結合。《學校圖書館期刊》高潮迭起、驚險刺激、幽默詼諧,非得一口氣把整本書讀完不可。結局令人大呼過癮,同時預留伏筆,讓人充滿期待。《書單雜誌》兩位作者的生花妙筆,塑造出這個充滿想像力的動物冒險故事。芝加哥「安德森書店」一部書寫友誼、冒險、魔法的優質青少年小說!熱愛動物的孩子一定會愛上《魔寵》!印第安那州童書專賣店「孩子的書」《魔寵》讓人忍不住邊讀邊「哇!」建議讀者一次就把整套書買回家,因為看完第一集,一定會迫不及待想看續集。 房裡一片漆黑,起初艾德溫幾乎什麼都看不到。等到雙眼適應了昏暗的光線,他注意到眼前有幾十個──不,有好幾百個籠子,一路從地板堆到天花板。籠子裡有各式各樣的動物,從奶油螈、蠑螈到淺紫光藍隼與三趾樹懶。還有琵嘴嘲鶇、獾,和渾身覆滿看似有毒針刺的豪豬。六隻鑽石殼紋的陸龜窩在一旁的玻璃缸裡,深深沈睡的牠們繞成一圈,漂浮在水面上,離缸底好幾公分。旁邊的架子上有隻老鼠,腦袋上突出一根乳白頭角,正跟一隻渾身無毛的食蟻獸激烈爭辯。「要是沒有黑地衣,就根本沒辦法好好施行魔法。」老鼠堅稱。「對啦,哎,如果你曉得蝗蟲屎可以拿來做什麼用,肯定會很驚訝,」食蟻獸說,「那個元素的用途可廣嘍。」「可是,誰會想聞那種鬼東西啊?」老鼠縮了一下身子。艾德溫完全不懂他們在說些什麼(魔法、元素、蝗蟲屎),於是把注意力轉向身旁的籠子,那兒有隻長了暴牙的袋熊,正咬下最後一口紅蘿蔔,吃完以後搖搖小尾巴,整個身軀就消失了。艾德溫眨眨眼,不確定剛剛那一幕是不是光線捉弄視線的結果。他匆匆環顧四周,瞥見袋熊此時正站在店家的櫃台上,從木碗中拿了更多紅蘿蔔,塞進毛茸茸的囊袋裡。這些有著特殊本領的奇異生物,讓艾德溫看得目不暇給。可是他還來不及多想,就瞥見一位身材圓胖、滿頭紅鬈髮的中年男子從儲藏室走出來,手裡拿著一杯水果酒。「嘿,你,」艾德溫背後有個聲音低語:「最好快回你的籠子去。」艾德溫轉身,是隻倒掛在籠子裡的大眼狐猴在對他說話。再仔細一想,牠不可能是狐猴,因為就艾德溫所知,狐猴不可能有兩條尾巴。艾德溫瞥見一個空空的籠子,連忙快步走去。他覺得這個地方滿適合避避風頭。冷血的賞金獵人葛林斯拉德絕不會來這裡找他。如果真的來了,也沒辦法在這群詭異的動物之中找到他。葛林斯拉德可能還在暗巷裡仔細搜索、尋找貓糞。艾德溫試著用腳掌拉開籠門把手,可是沒有拇指的他,在抓緊與轉動金屬旋鈕時倍感吃力。店主人走到這一頭時,艾德溫正牙齒與尾巴並用,試圖撬開籠門。鬈髮男人走回櫃台時,籠門終於啵一聲甩了開來,艾德溫及時滑了進去。門上小鈴噹噹響起,兩位客人隨著一陣空氣從外頭掃了進來。艾德溫這才清楚看見店內光景,走進來的是一位穿著飾有星辰的黑袍、蓄著鬍髭的禿頭男人,隨行的是個小男孩。小男孩的綠眼從髒兮兮的金髮底下往外窺探。店主放下手上的水果酒,上前寒暄。「啊,卡斯塔夫,我正在等你呢,」他說完以後轉向小男孩,「這位一定是傑克吧。」「是啊。今天他生日,」卡斯塔夫回答:「他滿十一歲了。」「那你們來對地方嘍。我有分岔河鎮以東最棒的魔寵可供選擇。」啊,這就是店裡會有這些超凡生物的原因:原來牠們是魔寵,也就是巫師、巫婆或任何擁有法術者的動物同伴。眾所皆知,不管人類進行的是超凡或一般的任務,魔寵都會在旁提供協助。魔寵各自擁有專屬的魔力,只有跟牠們有過第一手接觸的,才曉得這件事──這些人與動物是精選出來的一群,艾德溫現在也名列其中了。他將注意力轉回男孩身上,男孩似乎因為眼前的選擇繁多而舉棋不定,開始在店裡走來走去,往這個那個籠子裡頭東瞧西看。「我要怎麼選啊?」傑克問。「就看你想要成為哪種巫師嘍,」店主回答:「如果你對療癒魔法很有興趣,那麼你的天賦跟大烏鴉配合起來,最能相得益彰,」他指指棲坐在橫木上的黑鳥,「大烏鴉揮揮羽毛,便能讓傷口癒合。」「我想成為遠域人,」傑克說,「我想到遙遠的地方擊敗敵人。也許我會成為第一個找到奈克羅迷宮中心的人。」「那樣的話,我們就不必考慮象蝸牛或沈思蟾蜍。」店主答道。艾德溫看著傑克朝他走來,卡斯塔夫就跟在傑克背後。當他們靠得很近時,艾德溫注意到卡斯塔夫袍子上的星辰恍如天際的星宿一樣不停旋轉,身邊飄浮的那根棍棒肯定是魔杖。艾德溫從沒親眼見過巫師,可是從這些施有魔法的物品看來,輕而易舉就能猜出卡斯塔夫是巫師,而傑克肯定是他的學徒。艾德溫就跟其他人一樣,曉得維斯席亞的人民大都不具魔力,只有少數的施術者。巫師與一般人通常難以區分,向來和平共處;巫師在后土陷於危難時,會扮演教導者、療癒者與保護者的角色。至少艾德溫聽過城裡的兩位耆老這樣討論過,那時他躲在吃到飽香腸小店的鬆脫地板木片下,倒也不怎麼認真在聽啦──餐桌後面一直有豬油往地上滴,匯聚成一攤油,讓他無法專心。傑克指著外表像蛇、背上長了小翅的生物。「這是什麼?」「袖珍龍。牠們會噴火喔。」袖珍龍的鼻孔噴出火焰,艾德溫驚奇地看著。「可是牠們也很容易把你的頭髮燒個精光,」店主接著說道:「我不是很推薦,除非你想跟卡斯塔夫一樣頂上無毛。」對人類來說,燒光頭髮可能只是個討人厭的副作用,不過對貓來說是恐怖至極的事情。艾德溫得跟袖珍龍保持距離。「這是我個人的最愛之一,」他們經過盛著水的銅鍋,裡面端坐著一隻小螃蟹。店主說道:「變色蟹。專長是變色咒語,可以讓自己跟效忠者融入周遭環境。」效忠者?艾德溫沒聽過這個字眼。聽起來是指魔寵的人類同伴。店主把手浸入鍋子做示範,幾秒鐘內他的皮膚就開始變色,先是雙腳變成與地板相同的深棕色,接著他的腿和身體也幻化為籠子那種金屬般的灰。他趁著完全變色以前把手抽出鍋盆,馬上恢復原本的色澤。男孩站在那兒,一臉敬畏。「我真不知道該怎麼選,」傑克說,顯然在過多的選擇當中掙扎不已,「每一個都那麼神奇。」「對啊,牠們的確是,」店主必恭必敬地說:「可是你算是幸運的了。過去曾經有一段時期,正在受訓的年輕巫師沒有多少選擇,他們得親自到荒郊野外去尋找屬於自己的魔寵。」「我還小的時候,就是在這裡挑到札布隆的,」卡斯塔夫說:「這裡也是女王找到她的魔寵芭克沙哈拉的地方。」傑克轉身窺看一隻背上披有鞍座、身長十五公分的綠蜥蜴,蜥蜴正從櫃台上的兩支燭台之間往外窺探。店主湊近男孩背後。「那是可以當座騎的蜥蜴。」「給誰騎的?螞蟻嗎?」「不,是給人騎的,」店主回答:「你搓搓牠的後腦杓。」傑克本來猶豫不決地動也不動,後來抗拒不了好奇心,便伸手用指頭拂過蜥蜴覆蓋著鱗片的後腦杓。這隻極小的爬蟲類吐出舌頭,擊中男孩的指甲,把他縮成花生米的大小、降落於蜥蜴背上,大小正好適合那個迷你座騎。「嘿,怎麼會這樣?」傑克尖聲說道。為了保命,他得緊抓韁繩,座騎蜥蜴沿著櫃台衝刺,跳過墨水瓶與飼料碟子。傑克勉強把現在變得小不攏咚的雙腳套進腳鐙,騰跳的爬蟲類衝向櫃台邊緣,艾德溫眼睜睜地看著蜥蜴從自己籠子前面跑過去。衝刺的蜥蜴即將從將近一公尺的高處躍下,縮小到只有幾公分高的傑克既害怕又亢奮,髮絲彈進又彈出眼睛。接著人與蜥蜴衝入空中,店主把蜥蜴從男孩身下抓開。傑克脫離那隻爬蟲類後,便恢復成原本的體積,砰咚摔落在地。「我想那個我就跳過好了。」傑克好不容易擺脫那個魔咒的餘威,昏昏沈沈地站起身。他露出有點氣餒的神情。「只要記得法康姆提過的動物隨伴三法則:性情、堅韌與天賦,」店主循循善誘,「至少要有兩項能與你相配。」卡斯塔夫把手搭在男孩的肩膀上要他安心。「最重要的是,你要找出你跟魔寵之間的默契,」他說,「除非你們倆之間有很深的情感,否則不管牠的魔法技能有多麼讓人驚豔,對你也沒什麼幫助。等你感覺到了,自然就會明白這種情感。」店主指指艾德溫隔壁籠子裡,仍然頭下腳上倒吊著的大眼狐猴(不管牠到底是什麼)。「這隻是從維斯席亞北邊叢林來的,牠擁有透視的本領。這種天賦很實用喔,只是你就沒辦法保有隱私了。」傑克不怎麼專心聽,因為他朝著艾德溫走去。男孩彎下腰,直直望進艾德溫的雙眼。艾德溫試圖保持低調,不想引起注意,這會兒卻被挑了出來。他努力裝出百無聊賴、意興闌珊的模樣。「這隻貓的眼睛是綠的,跟我一樣。」傑克說。店主走過來看看艾德溫。「這隻我不記得是從哪兒弄來的。一定是我在梅頓湖撿到、有心靈傳動能力的雙色貓。」「噢,我想看牠表演!」男孩驚呼。他們全都睜大雙眼,但艾德溫仍然躺著不動。「真正有本領的,不需要刻意表現,」店主說:「他的本領一定特別強大。」店主真是大錯特錯,艾德溫簡直無法置信。他明明只是平凡的流浪貓,唯一真正的本領就是惹禍上身。「我要他。」傑克脫口而出。艾德溫以為自己聽錯了。這家店裡充滿數也數不清、一隻比一隻更具魔力的神奇動物,而這位年輕巫師學徒竟然挑上他當魔寵?「你確定嗎?」店主問:「這不像魔杖或帽子。魔寵一定要精挑細選喔。」傑克把手伸進籠子,用手指撫搓艾德溫的下巴內側。艾德溫本能地把臉頰蹭向男孩的手,愉悅地低聲呼嚕。他感覺自己的尾巴蜷了起來,這種事很少發生。艾德溫不知道原因何在,可是他覺得自己與傑克之間有種默契,馬上湧現某種歸屬感,倘若要描述的話,只能說是神奇。卡斯塔夫的臉上閃過一抹笑容。「他很確定。」禿頭巫師隨即把裝滿銅幣的皮囊遞給店主。傑克把艾德溫拉出來、擁在臂彎裡。「我要叫他密登斯!」他興奮地對卡斯塔夫說。艾德溫打起哆嗦。「這不是普通的寵物,」老巫師回答,「你不用替他們取名字。魔寵自己會對你揭露名字。」「要怎麼弄?」男孩問。「動物嗓嗓開是個簡單而有力的咒語,由偉大的森林神交者霍提斯.艾本肯內澤所創造。你等著看吧。」  男孩和老巫師還沒走到店門口,店主就對著傑克呼喊,給他最後的忠告。「一開始別對他抱有太高的期待喔,」他說,「等時機對了,他自然就會展露自己的能力。」把艾德溫摟在臂彎裡的傑克點點頭,尾隨卡斯塔夫走到街上。艾德溫瞥見葛林斯拉德在街角徘徊,威嚇地握著十字弓。有個惱人的影像閃過艾德溫的腦海:他的毛皮被當作貓皮地氈,鋪在葛林斯拉德的客廳地板上。艾德溫趕緊往傑克的臂彎裡窩著,希望能夠繼續躲藏。「我們回家以前,替你的新朋友弄點魚吧。」卡斯塔夫提議。艾德溫感覺自己的鬍鬚刺痛,忍不住又發出快樂的呼嚕聲。這一天一開始不太順,可是總算漸入佳境。※※※※※「瑪莉安、達頓,我們回來了!」傑克大喊。女孩從樹上盪下來,在地上完美著陸。男孩小心翼翼地標出正在讀的那頁之後才把書合上,接著站起身。兩人上前歡迎返家的旅人。艾德溫發現,男孩與女孩身旁都伴隨著一隻動物。有隻藍堅鳥棲坐在達頓肩上,羽色比天藍色深一些。紅眼樹蛙與瑪莉安會合,橘色蹼腳緊緊攀住她的斗篷。艾德溫不禁好奇,這兩隻魔寵擁有什麼特殊本領?「讓我看看,」瑪莉安跑到傑克身邊:「你買了什麼?」「貓。他的眼睛跟我一樣是綠色。他的爪子都還在。我敢打賭,他要是打起架來鐵定會很猛。」傑克把艾德溫使勁推向這兩位年紀較大的孩子,讓他們瞧瞧。艾德溫原本處於舒適的休息姿勢,現在忽然東搖西晃。他們掐著艾德溫的頸背,他的腿無助地在身體底下晃蕩。「他有點皮包骨耶,」達頓說:「不過你也是。」「我才沒有。」達頓隨手搓搓傑克的頭髮,然後轉向藍堅鳥。「你覺得怎樣,絲凱拉?」他問那隻鳥。等等,艾德溫心想。這個叫達頓的男孩真的希望一隻鳥回答他的問題嗎?這樣很怪欸!艾德溫向來聽得懂人類的語言,但是就他所知,從來沒人聽得懂他說的話。絲凱拉對著達頓的耳朵竊竊私語,男孩自個兒咯咯輕笑。「不公平,」傑克說:「她說了什麼?」「她說喔,你的貓看來該好好洗個澡。」「你們又多了個共同點。」瑪莉安開傑克玩笑。「姊,不好笑。」傑克回答,繼續搔抓艾德溫頸背上的毛皮。「來吧,」卡斯塔夫說:「我們過了很漫長的一天。吃完晚餐後早點就寢吧。」達頓與瑪莉安轉身要回小屋。傑克一臉失望地嘆口氣。「已經要吃飯了喔?可是我都還沒表演用盤旋咒語讓石頭飄過池塘給貓咪看,也還沒教他怎麼施煙爆咒語耶。」「你明天有很多時間可以大展身手,」卡斯塔夫說:「可是記得,魔寵只該使用原本具有的動物天賦。施行人類咒語是不受贊同的,對他們來說太危險了。」傑克猶豫地放下艾德溫,悻悻然地離開。卡斯塔夫和兩位受訓巫師跟著走進小屋。可是瑪莉安的樹蛙與達頓的藍堅鳥流連不去,滿心好奇地想跟新成員打照面。鳥兒的姿態有點冷漠,拱著鳥背,高抬嘴喙。她的羽毛細緻平順,腳上還戴了珠寶踝環。樹蛙有雙鼓凸的大眼,彷彿時時處於驚訝的狀態。他每走一步,腳趾吸盤便發出啵啵聲。艾德溫接近他們的時候,藍堅鳥細細端詳他的毛皮。「那些東西是跳蚤嗎?」她問。艾德溫往下瞧瞧白毛區塊裡的黑色小點。「什麼?才怪,是斑點啦。」他回應。有個小點從他身上跳下來時,藍堅鳥問:「那它們為什麼會動?」艾德溫匆匆把它們撥掉之後才伸出腳掌致意。「我叫艾德溫。」他急著想轉換話題。藍堅鳥遲疑地伸出翅膀跟他握了握。「我是絲凱拉,」她說:「這位是吉伯特。」「你可以叫我吉爾或伯特,叫吉伯特也可以,」青蛙急切地說,「有沒有蒼蠅卡在我的牙縫?」吉伯特張開嘴巴讓同伴瞧瞧。絲凱拉翻翻白眼繼續說下去。「嗯,如果你真的有心成為很棒的魔寵,沒有哪裡比這裡更適合學習了,」絲凱拉的語氣帶點得意,「當然啦,有些人會爭辯說,去騰巴克學院更好,或者說到艾德娜巫師門下才好,不過我就是不⋯⋯」儘管絲凱拉還在侃侃而談,但艾德溫的心思早已飄遠。他想到葛林斯拉德、想到冷血賞金獵人可能還在橋塔的街頭巷尾四處搜索、尋覓他的蹤影。有件事很肯定:獵人永遠不會來這裡找他。艾德溫讓這個愉快的思緒在腦海裡翻滾了一會,才回過神來。「……卡斯塔夫有個咒語圖書室,足以跟后土的任何一間匹敵,」絲凱拉滔滔不絕,沒打算喘口氣,「他是巫師裡的大師級人物,擅長多種魔法領域:招魂術、召喚術、防護術。」「而且他會做很好喝的甲蟲湯唷。」吉伯特說。絲凱拉對樹蛙搖頭嘆氣。「幹嘛啦?那也很重要啊。」吉伯特為自己辯解。就在這時,吉伯特的舌頭從嘴裡射出來,一把扯走艾德溫尾巴上的多汁馬蠅。他整隻吞下之後,露出歉疚的神情。「我希望你原本不打算吃那個東西。」「不不,都給你。」艾德溫回答。「別理他,」絲凱拉說,「那只是兩棲類動物的毛病罷了。我剛說到哪兒啦?噢,對了,我正在跟你說,能來這裡是多麼幸運的事。卡斯塔夫的學徒未來都會很有成就:替榮耀的女王陛下蘿倫奈拉服務,要不是成為神殿祭司,就是去探索遠域。魔寵永遠跟他們如影隨形,竭盡所能地協助效忠者。上一名學徒格里恩幾年前從這裡畢業,在那之後,他跟他的魔寵苯希一直在保衛分岔河鎮,抵擋海怪與精靈海盜的進攻。那是很吃重的工作。」想到必須跟海怪、精靈海盜搏鬥奮戰,艾德溫開心不起來,可是在這一刻,這片名為「石小溪」的平原恍若天堂──尤其他才擺脫了橋塔的麻煩事。當然,佯裝成魔寵並不簡單,即使對他這樣機伶的流浪貓來說都不容易。絲凱拉轉頭看到煙霧從小屋的煙囪裊裊飄出。「吉伯特,咱們去看看能不能幫幫效忠者的忙吧,」絲凱拉補充說:「艾德溫,你最好先到小溪把身子洗乾淨,看看能不能把那些斑點處理一下。」一講完,她就拍擊翅膀飛向小屋,想趕上達頓的腳步。「她一直都那個樣子嗎?」艾德溫問。「才不,」吉伯特說,「今天她還算是特別開朗呢。」他把有蹼的腳搭在艾德溫的肩上。「可是她也不是都這麼冷漠啦。在那種不可一世、無所不知的態度背後,你會發現這隻鳥永遠會替你撐腰。」「所以,晚餐有什麼可以吃?」艾德溫問,鬍鬚再次刺痛起來。「我喜歡你思考事情的方式。我覺得我們會變成好朋友。」「快點,吉伯特!」絲凱拉從小屋敞開的門口喊道:「你這樣會讓風仙子鑽進來啦。」「我通常會把她的話當作耳邊風,」吉伯特說,「這樣日子過起來快得多。」吉伯特往前跳躍,艾德溫卻遲疑了起來。雖然一想到得進小溪裡泡泡水很討厭,但把絲凱拉惹毛了似乎也很不智。「你不過來嗎?」吉伯特問。「你先去吧,」艾德溫說:「我想我可能還是去梳洗一下比較好。」吉伯特聳聳肩,兀自往小屋跳去。艾德溫轉身走回將草原一分為二的小溪。雖然這裡沒有橋塔的擁擠街道與守望塔,怪的是,對他來說,這個空曠的開放空間卻有了家的感覺。艾德溫走到水比較淺的溪岸一帶,這樣就能自在地坐在岸上,往自己身上小心翼翼地潑潑水。他開始輕甩腳掌,把冰冷的水滴灑向自己的毛皮。上游有什麼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一群長相怪異的蝌蚪。艾德溫用後腳站立,好把那群不尋常的兩棲類寶寶瞧個夠。牠們有白色的蛋形身體,上面有一道道紅色脈紋。那些蝌蚪路過的時候,怪事發生了:牠們似乎都放慢速度、死盯著他看。艾德溫頓時明白,這些東西不是蝌蚪,而是會游泳的眼球。牠們把視神經拖在身後蠕動,就跟小尾巴一樣!等艾德溫把這番讓人毛骨悚然的景象完全看清楚後,水流已經將這群眼球迅速帶往下游。他非得再看一眼不可;那些奇怪的東西瞬間即逝,他無法確定自己看到的景象是不是真的。艾德溫沿著溪岸疾奔,拚命想追上行動迅速的眼球。牠們是自行移動的嗎?牠們是什麼駭人罪行所遺留下來的陰森殘骸嗎?艾德溫瞧見前方有一根橫木在小溪裡穿游。如果及時衝到橫木那裡,就能跳上去好好看一眼。他加快衝刺的速度,然後跳向那根傾倒的樹幹。他在滑溜溜的樺木上穩住身子,爪子刺進濕答答的樹皮。艾德溫低頭往橫木底下窺視,看到逃之夭夭的眼球正匆匆衝過他身邊,進入更遠的急流裡。艾德溫情急之下,試著抓取吊車尾的那顆浮浮沈沈、左右搖擺的眼球,匆促之中自己卻栽了下去,冷冽的溪水一路淹到脖子。等他涉水回到岸上,那場神祕邂逅的證據已經消失無蹤。從小溪走回去的路上,艾德溫把毛皮上的水甩掉,考慮要不要提起剛剛這個難以置信的遭遇。新同伴會不會認為他瘋了?他決定最好不要輕易嘗試。對於這些陌生人,他拿捏不定能信任到什麼程度。艾德溫從過去在橋塔的生活經驗得知,大部分的動物只會為自己打算。他不大相信眼前這兩位會有什麼不同。艾德溫走向前門,進入小屋。這間房子就他看來滿古怪的。卡斯塔夫與年輕巫師坐在壁爐前方一張從天花板垂掛下來的藤製吊床上,吃著乾蘑菇沙拉。凹凸不平的地板看來是由樹根交織而成,樺木與櫟樹彎扭盤捲的長根,組成可供站立的扎實平面。一組古董武器架在牆上,大都是鏽斑處處的長劍,但也有比較少見的格鬥工具,像是狼牙棒、三叉戟與斧戟──是卡斯塔夫在往日英勇戰役裡得到的戰利品。房間中央掛著細枝與蠟製成的蟲窩,聚集在蟲窩內部與周圍的閃電蟲散發出光芒。艾德溫用鼻子嗅聞他們留給他的一碗雞胗,可是一陣疲憊突然襲來,讓他無法抵擋。他這輩子頭一次累得沒有力氣吃飯。經過這麼刺激的一天,會有這種狀況也滿合理的:葛林斯拉德跟惡靈般的影子獵犬對他窮追猛打、見識到動物們展現非凡的魔法技藝、在橋塔城牆之外冒險奔波了好幾公里、發現自己即將成為一位年輕巫師的魔寵,更不用說他還遇到會游泳的眼球。他只能想像明天還有種種驚奇正等待著他。艾德溫的眼皮頓時變得非常沈重,還來不及在地上找個舒適角落蜷起身子,就已陷入沈沈的夢鄉。 ■《學校圖書館期刊》最佳圖書獎■ 美國獨立書商協會新銳作家獎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