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夏天最後的日記

  • Hit:12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世界會變得如何?」在日記留下這句話的他,是最渴望活下去的人。16歲男孩對青春、友情、愛情的認真告白以為自己可以任性的離開一切,沒想到……「長髮飄逸的我和個子高大的載俊並肩齊步的景象,在眼前清楚浮現。我們本來有一片無垠的未來,卻因為命運的惡作劇,那畫面被撕得粉碎……」裕美開朗活潑,不愛上學,是老師眼中的頭痛人物;載俊害羞內向,總是聽媽媽的話,晚上還去補習班。裕美剛來到新學校時,載俊是第一個對她伸出友善之手的人,他們也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當載俊過世後,母親不忍心看他的日記,身為他最好的朋友,裕美負起了閱讀日記的任務。從日記裡,裕美發現載俊寫下了他們每天的生活:一起上下學,一起在考前臨時抱佛腳,一起聊心事、未來的夢想,還有偷偷暗戀的對象……  載俊多麼想讓喜歡的女孩知道,他是個努力用功、帥氣得不得了的「男人」。然而,載俊卻在日記上寫下了:「如果有一天,我死了……」  為什麼當裕美和載俊成為彼此越來越重視的伙伴,載俊卻有了道別的念頭?而載俊遺留下來的這句話,又隱藏了什麼涵義? 以「死亡」揭開序幕,以「勇敢活著」作為結尾。在青春的道路上,有煩惱,有徬徨,有剛萌芽的愛戀,也有最真摯的友情,關於「如何說再見」的最動人作品。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世界會變得如何?」在日記留下這句話的他,是最渴望活下去的人。16歲男孩對青春、友情、愛情的認真告白以為自己可以任性的離開一切,沒想到……「長髮飄逸的我和個子高大的載俊並肩齊步的景象,在眼前清楚浮現。我們本來有一片無垠的未來,卻因為命運的惡作劇,那畫面被撕得粉碎……」裕美開朗活潑,不愛上學,是老師眼中的頭痛人物;載俊害羞內向,總是聽媽媽的話,晚上還去補習班。裕美剛來到新學校時,載俊是第一個對她伸出友善之手的人,他們也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當載俊過世後,母親不忍心看他的日記,身為他最好的朋友,裕美負起了閱讀日記的任務。從日記裡,裕美發現載俊寫下了他們每天的生活:一起上下學,一起在考前臨時抱佛腳,一起聊心事、未來的夢想,還有偷偷暗戀的對象……  載俊多麼想讓喜歡的女孩知道,他是個努力用功、帥氣得不得了的「男人」。然而,載俊卻在日記上寫下了:「如果有一天,我死了……」  為什麼當裕美和載俊成為彼此越來越重視的伙伴,載俊卻有了道別的念頭?而載俊遺留下來的這句話,又隱藏了什麼涵義? 以「死亡」揭開序幕,以「勇敢活著」作為結尾。在青春的道路上,有煩惱,有徬徨,有剛萌芽的愛戀,也有最真摯的友情,關於「如何說再見」的最動人作品。
一九六○年出生於韓國慶尚南道的晉州,在首爾長大,畢業於韓國外國語大學法文教育系。一九九二年以《過去巡禮》一文獲選「文化日報」冬季文藝中篇小說類首獎,從此開始創作生涯。李庚惠認為,小說創作是某個靈魂穿進了作家的身體,寫完之後又穿了出去。《夏天最後的日記》是她首度嘗試的青少年小說,溫婉的文字帶有一股力量,安撫的對象不只青少年讀者,也包含了關心孩子的大人。「大人做了不是壞事,小孩做了也同樣不是壞事;小孩做了是壞事,大人做了也同樣是壞事。」抱持著如此信念的李庚惠,持續為她心愛的青少年寫下動人心弦的作品。
序章第一章 藍色封面的日記本第二章 櫻花盛開的那年春天第三章 終於翻開扉頁第四章 早知道就不要和你做朋友第五章 和老師的約會第六章 你仍在我身邊第七章 道別
阿姨從包包裡拿出一本筆記本,遞給了我。我一眼就認出了那本藍色封面的筆記本,那是我送給載俊的禮物。「這個,是載俊的日記本,昨天突然找到的。我希望妳可以先看一看,所以才……」「嗯?您為什麼不直接看呢?」我問完,沒多想便接過那本日記。但是當我不做他想的翻開了封面,看到寫在第一頁的句子時,卻嚇了一大跳,趕緊闔上日記。
有一天我死了,我的死有什麼意義?
彷彿冰水淋身一般,我的身體突然顫慄起來,連日記上的指尖也瑟瑟發抖。看到我這副模樣,阿姨開口了。「裕美,妳也嚇了一跳吧!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我實在太害怕了,連一頁都不敢再看下去。」阿姨像在抖動濕透的身體一般,全身打著寒顫。「妳和載俊是最好的朋友,妳可不可以替我先看一下……我、我……」阿姨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阿姨……」我喊出這一聲之後,喉嚨也哽咽得再也說不出話來。載俊,我最好的朋友載俊;我自從出生以來最喜歡的朋友載俊;乍然如花瓣四散飄零,消失無蹤的好友載俊。眼淚從臉頰上滑了下來,我趕緊拭掉淚水。連我都這麼悲傷了,阿姨的心情又是如何?「對、對不起,裕美!我本來不想哭的。」阿姨的肩膀顫抖著,努力想要忍住淚水。「沒關係,您盡量哭吧。」即使鄰座的客人都在竊竊私語的偷看我們,我還是那麼說了。世上沒人有權利不讓失去兒子的母親痛哭。我靜靜的等著,直到阿姨的哭聲漸漸止息下來。儘管腦海裡深深印著載俊的身影,眼淚彷彿隨時都會奪眶而出,我還是勉強轉移注意力,想起後天將舉行的期中考試。國三下學期的期中考會算進升學成績,但我到現在都還沒打聽過考試範圍。最好的朋友都死了,期中考算得了什麼?唉,我怎麼又回頭想起載俊呢!我又再看向了藍色封面的日記本。「有一天我死了」,這句話彷彿一語成讖似的緊緊糾住我的心。載俊為什麼要寫下這句話呢?難道載俊……我甩了甩頭,不可能的!載俊雖然對死亡很感興趣,但絕對不會自殺。但,為什麼……「我沒事了!裕美,真不好意思。那個,怎麼樣……可以先看一下日記嗎?」好不容易才止住哭泣的阿姨怯怯的問。「好的,我會先看一下。不過,可能會花一點時間。所以您姑且先假裝從未發現過這本日記吧……」我低聲說道。「我知道了,我會假裝沒有看過它。等妳全部看完後,如果有什麼話想告訴我,再連絡我。」阿姨說完後,眼光又投向遠遠的窗外。不經意望著阿姨的側面,我在她的臉上又再度看見了載俊。白皙的皮膚、纖柔的臉部線條、垂下的眼睫毛……載俊還留在阿姨的臉龐裡。我怎麼都躲不開你,你停留在太多太多的地方。我獨自在心裡低語。和阿姨道別之後,我隨便搭上了一輛公車。我只想讓自己置身在公車裡,讓公車載著隨處亂跑。但眼淚老想奪眶而出,讓我忍得很辛苦。公車裡沒什麼人,我在後方找了空位坐下,看著車窗外,剛好公車旁邊有一輛載著中國料理外送鐵箱的摩托車呼嘯而過。一瞬間,我的心漏跳了一拍。我怎麼忘得了那天的情景?那天是星期日,凌晨三點鐘。我徹夜未眠,於是起身坐在書桌前。前一天晚上我看「幽靈世界」看得很晚,又接著看漫畫《二十世紀少年》,一直看到第九集。但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心裡很空虛,索性坐在書桌前寫歌詞。貓咪「黑雨」蜷著身子,窩在我腳邊睡覺。
夜已深沉,死亡沒來。將青春拋入奔流的河水裡今天你活著嗎?明天也還活著嗎?
繼父說過,寫出自己的生活和感覺,就會是一首好歌的歌詞。但我不想那樣,如果照實寫出我的生活,一點都不有趣。早上起床上學去,被老師罵,上課打瞌睡,撐到下課,回家看電視,然後睡覺。我所感受到的,頂多就是同學很煩,老師討厭死了跟媽媽發脾氣之類的,除此之外還有什麼?我只想將死亡啦、青春啦、絕望啦,這些詞彙通通塞進歌詞裡。愛啦、孤獨啦,這些字眼實在噁心得讓人起雞皮疙瘩,但死亡、絕望、青春之類的字,卻怎麼寫都不厭煩。
清晨到來,死亡還未離去。到白雪覆蓋的山頂去獵捕青春吧。今天你活著嗎?明天也還活著嗎?
繼父看了,絕對又會搖頭嘆息,但如果是載俊,一定會雙眼發光,讚不絕口:「獵捕」這兩個字真是太帥了!我喜歡!我真想馬上把我的好心情分享給載俊,但這時他八成已經入睡。至少,還是要傳一行字給他看看吧,我拿起手機傳了簡訊過去:
快恭喜我寫完一首歌詞,第一行是「死亡沒來」,很棒吧?如果還沒睡就回訊息給我吧,晚安。
同一個時間,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載俊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飛了起來,彷彿自由自在的小鳥。接著,他以令人難以置信的模樣掉下來,跌碎了,如同破裂的紅磚一樣。
夜已深沉,死亡沒來。
載俊當場死亡。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