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極度天真

  • Hit:107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北歐版《麥田捕手》 暢銷全球近20年,翻譯成20多種語言 入選2006年挪威《每日郵報》「25年來最佳小說」 如果未來讓你徬徨,讓你感到迷惘,週遭的事物變得不確定,意義變得模糊 那麼,《極度天真》的單純和輕微的古怪,很可能會讓你安定下來,嘴角不自覺地浮出淺淺微笑 二十五歲生日才剛過,我的人生卻進入了大混沌…… 一切都似乎失去了意義。就在突然之間。 自己的生活,別人的生活,花草鳥獸,整個世界,一切都亂了。 管它時間存不存在,管它宇宙是否終會崩坍,我只知道,有什麼地方就是不對勁。 我只想知道,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於是我發呆,晃蕩。我讀關於時間的書。我騎車穿過寂靜的樹林。我拋球。我等待。 我期待有什麼人會在什麼地方與我相遇;我期待有什麼事會在什麼地方等著我發現。

北歐版《麥田捕手》 暢銷全球近20年,翻譯成20多種語言 入選2006年挪威《每日郵報》「25年來最佳小說」 如果未來讓你徬徨,讓你感到迷惘,週遭的事物變得不確定,意義變得模糊 那麼,《極度天真》的單純和輕微的古怪,很可能會讓你安定下來,嘴角不自覺地浮出淺淺微笑 二十五歲生日才剛過,我的人生卻進入了大混沌…… 一切都似乎失去了意義。就在突然之間。 自己的生活,別人的生活,花草鳥獸,整個世界,一切都亂了。 管它時間存不存在,管它宇宙是否終會崩坍,我只知道,有什麼地方就是不對勁。 我只想知道,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於是我發呆,晃蕩。我讀關於時間的書。我騎車穿過寂靜的樹林。我拋球。我等待。 我期待有什麼人會在什麼地方與我相遇;我期待有什麼事會在什麼地方等著我發現。
艾蘭盧 Erlend Loe挪威當代最知名的作家之一,也是備受歡迎的兒童文學作家。1969年出生於挪威中部,高中時曾以交換學生身分前往法國,後來分別在挪威、丹麥學習電影與劇本創作。創作範圍包括小說、劇本、兒童繪本,也為報社撰稿,作品曾獲得挪威文化部獎(The Big Red Dog)、挪威批評者獎(Kurt Quo Vadis)、挪威書商獎(L)、法國歐洲文學大獎賽(Naiv. Super)、荷蘭文學獎(Muleum)。他的兒童本曾改編為動畫,小說也曾拍成電影,廣為好評。《極度天真》是艾蘭盧最好、也是最知名的作品,自1996年出版以來,已經翻譯成二十多種語言
譯者  寧蒙核譯  周宜靜
【國際書評&推薦】 艾蘭盧的輕快語調略似沙林傑,書中主角時而流露的幽默口吻,也讓人想起沙林傑書中的霍登.考菲德。這是作者的出道作品,極具吸引力。──英國《泰晤士報》 本書的筆法輕盈,讀來愉快,非常迷人。它帶著自然而不做作的俏皮機智,可說是雨天的最佳解憂妙方。──英國《Sleazenation》月刊 恰到好處的天真。全書才華洋溢,充滿創意。──挪威《每日郵報》 這位年輕的作者能以如此簡單的文字寫出如此具有哲思的作品,令人驚豔。──德國《Oldenburgische Volkszeitung》
1牆
我有兩個朋友。一個好朋友,一個壞朋友。我還有個哥哥,他或許不像我這麼好相處,人倒不壞。我哥出遠門了,我暫時住在他的公寓裡。這公寓很不錯。我哥算有錢吧,天知道他靠什麼賺錢。我不太留意這種事,反正就是做生意。他出門旅行去了,也告訴我他會去哪裡,我還記了下來。好像是非洲。他出門前給了我一個傳真號碼,要我把郵件和別人給他的留言都傳真過去。我的工作就是處理這些瑣碎的小事,不難,很快就能上手。我哥讓我住在這裡,當作回報。我覺得這樣很好。這正是我需要的。有時間放慢腳步。前陣子我過得渾渾噩噩的,甚至覺得百無聊賴。我二十五歲,生日幾個星期前剛過。那天我和我哥在爸媽家一起吃飯。晚餐很可口,蛋糕也不錯。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我卻天外飛來一筆的大大抱怨了父母一番,連我自己都吃了一驚。我怪他們從不強迫我,逼我培養拿手或專精的運動。真是不可理喻。我說了些蠢話。我說,我本來可以成為職業運動員,身材健美,有錢,還能經常旅行。我竟然還說,我現在一事無成、生活平淡乏味,全都是他們造成的。事後我道了歉。不過事情還沒告一段落。那天晚上,我和我哥還打了槌球。我們平常很少打。那套舊的球具放在花園小屋裡都壞了,我們開車跑了好幾個加油站才買到新的,我哥還用他的某張信用卡付了帳。接著,我們在爸媽的院子裡丈量尺寸、畫線、架起球門、立起終點柱。我選了紅球,我哥選了黃球。不知道我們小時候是不是就是這樣分配顏色的,我沒印象了。開打後,有段時間打得相當愉快。我很快就通過前兩個球門,贏得再次擊球的機會,繼續得分。我老神在在。我一直保持領先,而且把紅球留在一棵樹後,一邊等他,一邊嘻嘻哈哈的開玩笑,有點得意忘形。後來我哥開始盯著灌木叢看。在這之前不久他就開始認真了。我看得出來他在想什麼。沒必要這麼做吧。我說。不過我知道他沒聽進去。他把右腳踩在自己的球上,把球調整到自認最具殺傷力的位置。他定定站了好一會兒,瞄準花園邊緣。在花園盡頭,草地不再蔓延,讓青苔漸漸取代了。他小心翼翼試著揮動幾次球槌,確定自己能揮出最強而有力的一擊,同時不致於擊中自己的腳──這是最沒面子的事。接著,他把我的球撞進大灌木叢之間。他把紅球準確的撞進了該死的灌木叢深處,就在灌木叢中央,那裡終年不見陽光。真是好球。我不怪他,真的。換成我也會這麼做。真正讓我吃驚的,是我自己的反應。我原來的計畫很簡單,而且相當膽小。我打算若無其事的來到底線,把他的球撞得遠遠的,遠得讓他難以置信。萬一沒打準,我還能全身而退,因為他還沒打完一輪;如果打得準,那一球就足以讓他遠遠落後,而且我會在他提議再玩一局時以高姿態拒絕。不過我什麼都別想了。我大大失手,換成我哥發動攻擊,所以我的紅球滾進了灌木叢。我沒放棄。我想追回來。我打算把他的球撞進車底下。這是讓我繼續拚搏的唯一原因。他應該要付出代價。?管怎樣,他的球都應該卡在車子下面。我要看著他四肢趴在地上,連肚子都貼著地面,狼狽不堪,口吐髒話。不過我得先把球從灌木叢裡?出來。我撥開枝葉,把它們往兩旁推開,然後打開手電筒,在大灌木叢中央來來回回,最後總算在最裡面找到那顆球。我根本看不出它是紅色的,但那確實是我的球。我哥怡然自得的站著大笑。我把手電筒銜在嘴裡,朝灌木叢深處爬去。裡面很潮濕,溫度說不定比零度高不了幾度。打從有記憶以來我就討厭這片灌木叢,這時只想快點出手。我瞄準球。應該沒問題。我以為接下來就是反敗為勝的時候了。我想贏我哥,這個混蛋。沒想到我用了三桿才擺脫灌木叢。就在我站起來撣掉身上的樹葉和泥土,嘴裡還叼著手電筒時,我哥又出手了,再次把我的球打進灌木叢裡。我一直以來都認為,他的內心深處可能不像我這麼友善,這就是原因之一。我絕不會接二連三把他的球打到灌木叢裡。一次,我會,但不會有第二次。當我哥第三次打算這麼做時,他沒能得手。我的機會來了。我應該把他的球撞進車底下的,卻因為沒有擊中正確的擊球點而失誤。我一定是太心急了。接下來,他來了個速戰速決。他擊中終點柱,遊戲結束了。我們站著爭執了一陣子。我指責他作弊。我們查了遊戲規則,吵得更凶。我說了一些很離譜的話。最後,我哥問我是不是哪裡不對勁。你到底怎麼了?他問。我本來打算說沒事,但種種情緒一時間全湧了上來。這感覺來得讓我措手不及,而且糟透了。我從來沒有過這種感受,一時說不出話來。我只能坐在草地上,不斷搖頭。我哥在我身邊坐下。他用一隻手搭著我的肩。我們從來沒有像這樣坐在一起過。我哭了起來。我好多年沒哭了,想必嚇了我哥一大跳。他為比賽時下手太狠而道歉。一切對我而言似乎失去了意義。就在突然之間。我自己的生活,其他人的生活,花草鳥獸,整個世界。一切都亂了。我把這想法告訴我哥。他完全無法理解。他站起身來說,走吧,人生總有不順心的時候。他試著把我拉起來,開玩笑的輕輕在我肚子上捶了一拳,吆喝?兩聲。我哥從前是冰上曲棍球隊員,很會鼓譟打氣。我要他別激動。我說,這是嚴肅的問題。我哥坐回草地上,靜了下來。我們聊了起來。我徹徹底底的語無倫次。我們倆都不太知道我在說什麼,但我哥還是很認真聽。他應該是當真了,看得出來他有些擔心。他從來沒看過我這個樣子。他說,每天可能總有幾千個人會遇到瓶頸,他們大多數可能會覺得有段時間特別難熬,但後來就會慢慢變好。我哥是個樂天派。他試著伸出援手。我坐著想,一切都糟透了。我怕自己已經受夠了生活,再也沒有任何熱情了。然後我哥說他要出遠門。他說過幾天就出發,一去就是兩個月,他可以把公寓借給我住。我說謝謝。我們就這麼坐著,沒有再說些什麼,直到我哥看了看錶,發現體育新聞已經開始了。他問我,不致於不想回屋裡去吧?畢竟那天是我的生日,還有蛋糕沒吃完。第二天早上醒來時,我意識到不能再任由一切像過去一樣繼續下去。我躺著,思索著。這和槌球沒什麼關係。這我當然知道。槌球是小事,但這是大事。很快我就明白,這和我已經二十五歲,而且還把一切搞砸了有直接的關係。年齡的增長總讓我有種特殊的不安。我向來不在意空間,時間卻經常困擾我。穿衣服的時候,我心裡清楚,不能再讓這一天又如往常一般虛度。每天應該都是不同的。每個夜晚也是。我站了一會兒,望著窗外。隨後我做出了抉擇。我騎車到學校去,告訴他們我應該沒辦法完成主修的專業課程學分了。主任祕書問我是不是遇到什麼困難?能幫什麼忙?她的關切讓我很感動,但我什麼都不想說。我對她的關心簡短表示謝意,用「是」和「?」回答了第一個和第二個問題。我騎車回到城裡,將屬於過去的生活徹底告一段落。我去了那家我偶爾會投稿的報社,告訴他們暫時不會寫東西了。或許永遠不會寫了。我還退了宿舍、電話和報紙訂閱,也賣?所有的書和電視機。剩下的東西正好能放進一個背包和兩個紙箱裡。我把紙箱放在父母家裡的閣樓,揹起背包,騎上車,直奔我哥的公寓。我坐下來,一身是汗。這回我是來真的。不是鬧著玩的。這可不是兒戲。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