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良露家之味

  • Hit:148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大家都說睹物思人,我卻發現食物更能勾起情緒,食物進入我們的五臟廟,成為了情感的祭品;從此千迴百轉,留住了思念的味道,也留下了記憶的愁腸。--韓良露
韓良露的味覺啟蒙甚早,一輩子與吃喝有緣,食神坐命加上食神洩秀,不能白吃白喝,還得舞文弄墨一番。韓良露命中的食神,一直是被爸爸和阿嬤兩位灶神服務,使得她懂得欣賞食物的多元及差異性,從小一嘴吃兩家,飲食不但無省界,長大後更是飲食無國界。
來自江蘇的韓爸不但愛吃也擅廚藝,父親的味道是江北煮得爛糊糊的煨麵,和好多大蒜燜的紅燒黃魚等濃郁滋味;雖然多半是他自己愛吃也常做的家鄉菜,但韓爸廚藝高強無師自通,連上海式西餐和各式糕點都難不倒他。阿嬤雖然是日本時代的人,卻是個讀漢學、擅烹調、懂味道的女人,因為老家在台南,小吃、台菜和日式料理,成了拴住阿公胃的秘密武器。
父親和阿嬤都愛做菜也擅烹調,這兩位喜歡吃,也都愛從市場到大小餐館四處尋找美食,懂食物之美的人,卻老覺得別人的食物不好吃,就像是有一條隱形的線區隔涇渭分明的美食喜好。這兩位灶神來自不同的地域和文化,各出奇招、輪番較勁,這永不停歇的家筵,成了韓良露客居海外魂縈夢牽的家鄉味。
中年回到台灣定居的韓良露,對於食物的文化產生極大興趣,不僅尋找人間美味,也傳承飲食文化;了解阿嬤、父親在她生命中開啟的不只是食物語言的教導,也是文化的傳承。
生命歷經歲月的淘洗,身旁的人事物大都隨著時間流逝或變調了,但味覺卻承載著記憶,調和人生的美好與苦澀。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美食地圖和懷念的味道;韓良露回溯記憶中的家之味,重溫人生的幸福時光,不禁讓人回首凝視,屬於自己的美味人生。

大家都說睹物思人,我卻發現食物更能勾起情緒,食物進入我們的五臟廟,成為了情感的祭品;從此千迴百轉,留住了思念的味道,也留下了記憶的愁腸。--韓良露
韓良露的味覺啟蒙甚早,一輩子與吃喝有緣,食神坐命加上食神洩秀,不能白吃白喝,還得舞文弄墨一番。韓良露命中的食神,一直是被爸爸和阿嬤兩位灶神服務,使得她懂得欣賞食物的多元及差異性,從小一嘴吃兩家,飲食不但無省界,長大後更是飲食無國界。
來自江蘇的韓爸不但愛吃也擅廚藝,父親的味道是江北煮得爛糊糊的煨麵,和好多大蒜燜的紅燒黃魚等濃郁滋味;雖然多半是他自己愛吃也常做的家鄉菜,但韓爸廚藝高強無師自通,連上海式西餐和各式糕點都難不倒他。阿嬤雖然是日本時代的人,卻是個讀漢學、擅烹調、懂味道的女人,因為老家在台南,小吃、台菜和日式料理,成了拴住阿公胃的秘密武器。
父親和阿嬤都愛做菜也擅烹調,這兩位喜歡吃,也都愛從市場到大小餐館四處尋找美食,懂食物之美的人,卻老覺得別人的食物不好吃,就像是有一條隱形的線區隔涇渭分明的美食喜好。這兩位灶神來自不同的地域和文化,各出奇招、輪番較勁,這永不停歇的家筵,成了韓良露客居海外魂縈夢牽的家鄉味。
中年回到台灣定居的韓良露,對於食物的文化產生極大興趣,不僅尋找人間美味,也傳承飲食文化;了解阿嬤、父親在她生命中開啟的不只是食物語言的教導,也是文化的傳承。
生命歷經歲月的淘洗,身旁的人事物大都隨著時間流逝或變調了,但味覺卻承載著記憶,調和人生的美好與苦澀。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美食地圖和懷念的味道;韓良露回溯記憶中的家之味,重溫人生的幸福時光,不禁讓人回首凝視,屬於自己的美味人生。
  韓良露  美食家、旅行家、生活家、作家、非典型知識分子、公益文化推廣者;種種興趣、專長、投入與身分,讓她成為豐厚多元的文化人。十六歲開始於詩刊發表現代詩,開啟寫作之門,寫作觸角廣及影評、散文、電視和電影劇本等,曾獲台北文學獎、新聞局優良劇本獎、廣播金鐘獎、電視金鐘獎多項殊榮。二○○六年起,以藝文社會企業方式介入推廣、舉辦超過千場文化活動,採多元面向、獨特、創新且深入的方式重新詮釋在地文化。二○一三年,榮獲「台北文化獎」個人獎,被盛讚為「城市的文化魔術師」。平日喜歡研究星象、蒐集地上城鎮,目前定居台北南村。著有《韓良露全占星系列》《微醺》《狗日子‧貓時間--韓良露倫敦旅札》《雙唇的旅行》《浮生閒情》等多部作品。二○一四年夏天出版的《文化小露台》與《台北回味》,以獨特的說食人和文化觀察者的深情告白,廣受讀者喜愛,也開啟了另一階段的文化寫作與美善追求。 來自良露的灶神 王宣一
韓良露說她有兩個灶神,一個來自祖籍江蘇南通的父親,一個來自台南漢學家族的外婆,當然,應該還有一個是來自她自己走遍江湖四海、吃過看過的各種異國美食。這一本《良露家之味》就是追憶由她的灶神們串起來與父母和阿嬤一同走過的歲月故事。和良露相識四十年,前二十年我們很少談美食、談家庭,談的都是少年不識愁的理想和藝術,但近二十年,我們在美食圈相遇,一起吃飯喝酒,我們有著部份相似的美食背景,來自同一年代他的父親和我的父母的有著相差不多的美食記憶,還有我們對異國美食的興趣與同樣狂熱的追求,但是唯獨我少了一塊來自她阿嬤的古早台南味。良露的阿嬤出生台南大家族,父親是漢學家,阿嬤自小雖受日本教育,但也讀漢書,私奔到台北的阿嬤,其實和良露的父親有著同樣的叛逆因子,阿嬤在破產之際仍然買了十多隻鵝肉送去給參加活動的孫女和同伴,父親也會花上一般人一個多月的薪水去買一隻看不懂也不敢吃的榴槤,良露在這樣的氛圍裡長大,造就了她敢衝敢闖的個性,也影響了她和妹妹良憶對美食的熱情追求。更有趣的是,良露的阿嬤和父親不僅採買美食出手闊綽,他們都喜歡自己動手做,阿嬤做台灣味,父親卻神奇的會做許多家鄉的大菜,良露說「我也不知道少年就離家的父親從哪裡學會那些菜色。」但是她的父親從不停止的在廚房裡弄東弄西,如冰糖甲魚、紅燒黃魚、松鼠桂魚……,甚至連上海人愛吃的上海式西餐、冰淇淋、蛋糕、包子都做得出來。那個年代,會在家裡動手做菜的男人真的太少太少了,但是良露就有著這樣一位喜歡做菜的父親,也許少年離家的父親,就是想要藉著複製家鄉的味道,來回憶無法歸去的家鄉和家人吧。他們在異鄉異地,不停的尋找家鄉的口味,因此我看到他們喜歡去的館子和我少年記憶裡也有太多的重疊,因此當她娓娓道來那些五○六○年代的台北知名餐館,如石家飯店、銀翼餐廳、美而廉……,我彷彿也回到了自己的父母牽著我上館子的回憶之中,雪菜包子的香氣、韭黃鱔魚的味道、炸春捲、炒年糕、什錦如意菜……。由良露父親的灶神我彷彿也走進了自己的童年,然而台南阿嬤的灶神,卻帶領我進入生活的土地。我雖然沒有傳統的台南胃,但是讀著這本書,看著良露阿嬤拌油飯、做佛跳牆、雞捲、炒米粉,雖然這並非我的家傳菜,但是我卻極為喜愛,如今在我宴客時,我也非常努力的去做,我不知道傳統的台南味道是什麼,但是我很願意照著良露和其他人對古早味的描述和一些老店家留下的滋味去揣摩。良露的故事,記憶了那些滋味,不僅如此,她還因為懷念母親和阿嬤,想要把她們的古早味傳承下去,也曾舉辦過多年的潤餅節活動,推廣台灣小吃,請大家吃潤餅也教大家做潤餅,甚至還帶到海外去。事實上潤餅不只是閩南人的文化,也是各民族都比較容易接受的台灣味道。要推展台灣觀光,潤餅是其中可行的一味。良露的阿嬤依時令做潤餅做各式大小菜,為了疼惜女兒,也三不五時送些菜餚到家裡給她母親,擔心母親吃不慣那些濃油赤醬的江浙味。確實,家裡是由她的父親和管家陶媽主宰餐桌的味道,父親獨沽一味,永遠的揚州味、蘇北菜和上海式西餐,而出身汕頭的陶媽做些家常菜,但也許是因為有著悲哀的身世,良露總覺得她做的菜沒什麼太多滋味,她認為做菜心情很重要,帶著悲傷做出來的菜大多不特別美味,帶著愉悅的心情做的菜吃起來才會開心,她看慣頑童式的父親大手筆買菜做菜,良露從此也對美食傾心而且毫不手軟,隨心所致,才九歲就可以搭公車去找三明治,坐在小美而廉吃西式早餐,終至及長得了美食家的封號。認識韓良露的朋友都知道,她說話快、反應快,對有些事情看法比較豪邁,但是對電影、藝術、文學、美食卻出奇的細膩。我常和她一起吃飯,才吃一口,她就大叫「百里香好香喔!」或是「這裡面有苦艾酒!」,往往說中百分之九十,接著她開始對那道菜品頭論足,毫不隱瞞自己的喜好,我想她是適合做一位正直的美食評論家的。不止是美食家,寫美食有關的文章,良露更幸運的是,她有機會用她的專業反哺父母,拉著他們到處趴趴走,到各地旅行和探尋美食,雖然母親過世才六十多歲,但也曾在她身體健康時帶著她到歐洲探親並且吃吃喝喝,買了許多母親最愛的英國餅乾等零食。父親晚年,良露更陪著他回蘇北老家,雖然後來因著身體老化無法遠行,依然每週兩次帶父親在台北各大小館吃他愛吃的老味道。記得那段日子,和良露相約,她一定要排開和父親共餐的時間,一切以父親的考量優先,不然就是看她匆匆忙忙趕著去買外帶,或是帶著大陸來台探視父親的親友到處去遊覽和尋找好吃的東西。看著她那麼的體貼著父親,我的心裡是滿滿的祝福,她好運的可以奉養父親到他九十多歲,做為美食家,她是多麼愉快的照顧著同樣熱愛美食的父親,真是幸福的人啊。良露繼承了父親和母親的各種飲食習慣,她一一記錄下來,她的記憶力出奇的好,幾歲時吃過什麼,父母帶著她去吃了哪一家館子或買了什麼新奇的食物,她全都記得(雖然這部份我無法考證),但是她對食物和人情的觀察入微,卻是你不得不佩服的。讀她的文章,由飲食讀到人情,由人情讀出文化,她的書寫,文字流暢、旁徵博引,從南寫到北,從古寫到今,由食物寫到對文化的觀察,讓你很容易的被吸引著。事實上,良露和她父母親及阿嬤的故事,不止是家族的記錄,也記錄了一個時代的文字影像,從四○五○年代到現今,從阿嬤在日治時代的台南,從一夕之間離開大陸老家到台灣的小青年至終老台灣的父親,從吃著台灣小食長大的母親和強勢的父親共組的新家庭,所有大時代的悲歡離合,在一道又一道的美食之中交織出這一時代的光影,歲月落在家庭的餐桌,角落的小店,父女相依走過的街道,默默無聲的,卻是如此美好如此雋永。 推薦序 在世界的家中作客/楊澤來自良露的灶神/王宣一
傷逝之味媽媽的潤餅母親喜歡吃什麼?媽媽吃不下的起司烤魚媽媽愛吃的油粿媽媽的炒米粉媽媽最後的虱目魚粥父親的香蕉船爸爸的年味父親返鄉之味玉米粥和蕎麥麵父親七十年揚州夢父親的美味驢肉和甲魚家傳菜最好的食光有爸爸的年夜飯烏鴉反哺良雲姊姊的小餛飩不忍見他下車 寧可信其有 缺憾還諸天地 沒有父親的年夜飯
豐盛之味灶神在家的滋味童年回味 年味往事 爸爸的暖爐會爸爸的榴槤爸爸的蕎頭阿嬤的盛宴阿嬤的大紅食物阿嬤的綠豆蒜吃姊妹桌 麵茶暖和人心
永恆之味人生七味粉陶媽媽的泥鰍鑽豆腐往日蟹席老夏的香腸小弟的滿月油飯說五味古早味的香腸熟肉和魯麵清心苦味綠桌一夏一碗麵胃口愛吃醋醃篤鮮學做菜爸爸的慢食愛的聚寶盆後記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