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少年陰陽師(肆拾貳) : 浮生幻夢

  • Hit:35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尸櫻篇】發生前的三年裡,昌浩在播磨修行的日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備受期待!久違的《少年陰陽師》番外篇!
昌浩奉祖父晴明之命追捕在京城出沒的妖怪,但就在快捉到之際,卻不小心讓妖怪逃走了!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忽然出現在他們面前,他的身分是……最近每天都會打雷,大家都認定是菅公在作祟,晴明派昌浩去解決,昌浩不想依靠祖父,決心用自己的力量降伏雲裡的「那東西」……昌浩因被控殺人,逃亡到播磨跟著神祓眾修行,有一天在溪邊練習笛子時,卻突然被不知名的力量拉入水中,難道他得罪了什麼妖怪?
本書與《夢的鎮魂歌》遙相呼應,描寫【尸櫻篇】發生前的三年,十五歲的昌浩在播磨修行的日子,收錄四個少陰迷必讀的精采短篇故事!

【尸櫻篇】發生前的三年裡,昌浩在播磨修行的日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備受期待!久違的《少年陰陽師》番外篇!
昌浩奉祖父晴明之命追捕在京城出沒的妖怪,但就在快捉到之際,卻不小心讓妖怪逃走了!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忽然出現在他們面前,他的身分是……最近每天都會打雷,大家都認定是菅公在作祟,晴明派昌浩去解決,昌浩不想依靠祖父,決心用自己的力量降伏雲裡的「那東西」……昌浩因被控殺人,逃亡到播磨跟著神祓眾修行,有一天在溪邊練習笛子時,卻突然被不知名的力量拉入水中,難道他得罪了什麼妖怪?
本書與《夢的鎮魂歌》遙相呼應,描寫【尸櫻篇】發生前的三年,十五歲的昌浩在播磨修行的日子,收錄四個少陰迷必讀的精采短篇故事!
 
結城光流8月21日生,O型,居住東京。2000年9月以《篁破幻草子:仇野之魂》出道,成為作家。作品有《篁破幻草子》、《少年陰陽師》、《大陰陽師 安倍晴明》、《怪物血族》等暢銷系列。非常喜歡紅茶、寶石、鋼筆、中島美雪、織田裕二、槙原敬之。
好久沒出短篇集了。全新中篇小說的標題,我刻意使用了「夢」這個字。在《夢的鎮魂歌》裡,兩人完全置身於夢中。在《浮生幻夢》裡,他們將邁向怎麼樣的人生呢?看到許久不見的少年時代的他們,真的好懷念。
譯者介紹︰涂愫芸東吳日語系畢業,遊學日本三年,任職日商七年,現為專職翻譯。譯有《少年陰陽師》系列、《怪物血族》系列、《鹿乃子與瑪德蓮夫人》、《豐臣公主》、《鹿男》、《鴨川荷爾摩》、《荷爾摩六景》、《華麗一族》等書。
天壤之別
昌浩邊趴躂趴躂奔跑,邊吸入一大口氣。「等等!」好幾個聲音馬上重複相同的話,跟他鬧著玩。「等等!」昌浩蹙起了眉頭。坐在他左肩上的小怪,彈起左邊耳朵,嘆口氣說:「哎喲,該怎麼說咧,偶爾有觀眾也不錯啊,會比較來勁。」它敲敲昌浩的頭說:「對吧?」把視線轉回了前方。昌浩把這個生物暱稱為小怪,它的身軀大小如大貓或小狗般,覆蓋著濃密的白毛,脖子有一圈勾玉般的突起,長長的耳朵不時搖曳,額頭上有花朵般的紅色圖騰,閃閃發亮的圓圓大眼睛猶如融化的夕陽。它坐在疾速奔馳的昌浩肩上,靈敏地保持平衡,往背後瞥了一眼。妖車維持絕妙的速度跟在昌浩後面,無數隻小妖像觀眾般整齊排列在妖車的車篷上。「嗯?怎麼了?」小妖們察覺小怪的視線,同時歪起了脖子。昌浩苦著一張臉大叫:「可惡,等等啊!」「等等啊!」昌浩眉間的皺紋更深了。從剛才就是這樣,只要昌浩一大叫,小妖們就跟著重複他的叫喊。昌浩知道它們喜歡看他焦躁的樣子,所以很努力克制那樣的反應,但眉間的皺紋還是越來越多、越來越深。小怪看到他那樣子,微微拱起了肩膀。昌浩正在追捕逃走的妖怪。那隻妖怪每晚都在京城出沒,危害京城居民。雖然還不到有人死亡的地步,但很多貴族走夜路時撞見它,遭到攻擊,連滾帶爬地逃回家。昌浩受命在事情還沒鬧大前降伏妖怪,這幾天來東奔西走,好不容易找到妖怪,展開了追捕。降伏妖怪沒什麼不對。祖父安倍晴明是絕代大陰陽師,發生這種事大家一定會依賴他。但祖父的歲數已經大到可以列入妖怪的範圍了,要降伏妖怪會有種種問題。昌浩可以說是晴明的手、腳。要代替祖父實際行動有說不出的辛苦,但那也無所謂,真的無所謂,可是……「加油,孫子!」聽到背後的聲援,昌浩不由得停下腳步回過頭去。妖車慌忙緊急煞車。「不要叫我孫子!」怒吼聲震響。對昌浩來說,那是禁語。雖是事實,但他聽到就火大。被當成嘲弄的題材,怎能不生氣呢。妖車車之輔憂慮地搖晃身軀。昌浩毫不掩飾憤怒地瞪著小妖們,他拱起肩膀,怒氣沖沖地問:「小怪,車之輔說什麼?」車之輔是昌浩的式,偏偏昌浩就是聽不懂他說的話,必須靠小怪翻譯。坐在肩上的小怪眨一下眼睛說:「他說非常對不起,小妖們無論如何都想就近欣賞主人的英姿……」「英姿?小妖們,你們以為我會輕易相信你們說的話嗎?不如把你們祓除除吧?祓除終結你們,對心理衛生最好吧?對,就是這樣,就這麼做吧,哎呀,真是好主意呢。」「喂,晴明的孫子。」「你不過是隻怪物,不要叫我孫子!」「不要叫我怪物!我根本不是怪物啊,要我說幾次你才知道!」「我也說過好幾次、好幾次、好幾次、好幾次,叫你不要叫我孫子啊!」小妖們在車篷上看著昌浩和小怪罵來罵去,忽然把視線繞過昌浩,緊盯著某個地方。長得像猴子還有三根角的猿鬼,把手往那地方一指,猛眨著眼睛說:「喂,孫子。」「不要叫我孫子。」猿鬼沒理會齜牙咧嘴的昌浩,又接著說:「後面、後面。」「啊?」昌浩和小怪同時往後看。擺好攻擊架式正要撲向他們的妖怪,張大嘴巴,露出了尖牙。「天哪!」「哇,什麼時候冒出來的!」小怪立刻從昌浩的肩膀蹬跳起來,衝撞妖怪。巨體超過一丈高、模樣像熊的妖怪,軀體彎折,被往後彈飛出去。以敏捷的動作降落地面的小怪,轉向昌浩,甩了甩尾巴。「你沒事吧?」「嗯,沒事。」昌浩點點頭,把注意力集中在妖怪身上。總不能向晴明報告,他忙著吵架讓妖怪逃走了。這樣太沒面子了。報告說被反擊受傷,就更沒面子了。「我必須像沒事似地向爺爺報告,說我兩三下就把妖怪擺平了,所以要趕快把事情辦完……」似乎有東西掠過視野角落,昌浩轉向那裡,霎時說不出話來。妖怪趁這時候轉身溜走了。呆呆看著妖怪在轉眼間消失無蹤的小怪,抬頭看昌浩,發現他啞然杵立著。「…………」在他的視線前方,有個年輕人單腳盤坐在瓦頂板心泥牆上,臉上浮現捉弄人的笑容。看起來頂多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苦笑著聳起肩膀,以絲毫感覺不到體重的動作,從牆上翩然跳下來。年輕人走到呆呆杵立的昌浩前面,無奈地嘆口氣,猛然伸出手,毫不客氣地往昌浩的額頭彈了一下。「痛!」「發什麼呆啊,不要發呆嘛,真是的……」小妖們爭相與深深嘆息的年輕人打招呼。「哇,晴明!」「你跟我們一樣,來看孫子的英姿嗎?」「雖然跟英姿差很多,但你還是想來看看他大顯身手的模樣吧?」他苦笑著對暢所欲言的小妖們說:「我不是擔心這個不肖的孫子,只是想自己偶爾也該露個面,沒想到看到這樣的場面。」於是,他就暫時當個旁觀者了。安倍晴明八十歲了。被稱為絕代大陰陽師的他,能力與靈力都強大到無人可比,使用的法術也超越常識範圍。像現在這樣,讓魂魄脫離身體,以年輕的模樣出現的離魂術,也是他的拿手好戲。晴明轉向按著額頭呻吟的昌浩,雙臂合抱胸前,又深深嘆了一口氣。「昌浩……」「什麼……?」昌浩胸口湧上不祥的預感,反射性地擺出防備姿勢。晴明單手貼著額頭,仰面朝天說:「我年輕時也會失敗。那些都是很好的經驗,累積多了就會成長。」「您說得是……」「在那之中慢慢前進,就是修行。常言道失敗為成功之母,人生不可能都沒有失敗,對吧?紅蓮。」突然被點名的小怪半瞇起了眼睛。「幹嘛突然問我。」晴明把問題拋給小怪,卻完全不理會它的反應,又轉向昌浩說:「但是,昌浩,你不覺得粗心大意的失敗,對你沒什麼幫助嗎?」緊繃著臉的昌浩,勉強點頭同意祖父的話。「您說得是……」「絕不能掉以輕心,若因芝麻綠豆大的小事被逼入絕境,就太可笑了。只是受傷還好,可以花時間治癒。但若因此喪命,就是蠢到極點了。」「只有我覺得你沒什麼資格說別人嗎?」小怪插嘴介入晴明與昌浩之間的談話,一直隱形站在他們旁邊的十二神將六合也表示同意。六合是個沉默寡言的男人,所以只能感覺到那樣的氣息。小怪頻頻點頭說:「就是嘛。」晴明沒理它,又自顧接著說:「況且,你是找到了還被它逃走,這就叫徒勞無功。從你小時候,我就對你諄諄教誨,告訴你做事要更有效率……」看到深深嘆息、垂下肩膀的晴明失望的樣子,昌浩兩眼發直,不甘心地說:「是啊……我應該也不是沒那樣的自覺……」受到諄諄教誨是事實,被教導盡可能避免做白工也是真的。所以,祖父說的話都對的。是這樣沒錯,但是、可是。昌浩的嘴角從剛才就不停地抽搐。看到他那樣子,差點「啊-啊」叫出來的小怪,抓了抓脖子一帶。昌浩當然也有他的說詞。那隻妖怪逃得比誰都快。他也可以搭乘車之輔追逐妖怪,但這麼做,妖怪就會從牛車進不去的路逃走。今晚好不容易把它逼進了二条大路,演出了直線追捕的好戲,只是在差一點抓到它的時候,被它跑了。然而,最大的原因是被晴明吸引,轉移了注意力,所以現在的昌浩完全沒有辯駁的餘地。小怪半瞇起夕陽色的眼睛,抬頭看著晴明。「話說,喂,晴明,真是的,你怎麼會在這種地方呢?沒看到天一或玄武陪著你,這個案件也用不著你出馬啊。」聽到小怪的質問,昌浩趕緊搜尋周遭的氣息。小怪說得沒錯,現場的十二神將的神氣,只有六合的。魂魄的晴明是以靈力最強盛的年輕時期的模樣出現,但魂魄比實體更危險,所以沒帶隨從出來,實在太大意了。「天一和玄武都守在實體旁邊,朱雀也是。其他神將只要我叫一聲就會趕來,所以我想應該還好。只是這樣,沒什麼特別的意思。」這時,隱形的六合現身了。有著茶褐色的長髮、黃褐色的眼眸、高大身材的年輕人,面無表情地開口說話了。「回去會被青龍和天后訓斥、說教哦,至少要找太陰或白虎陪同嘛。」聽到青龍的名字,小怪瞬間瞇起了眼睛。心情突然大不好的小怪,甩甩尾巴,把嘴巴撇成了ㄟ字形。「勾也好、太裳也好,總之要帶著隨從。萬一你出什麼事,問題就大了。」晴明對他們兩人說的話很不以為然,嘆口氣說:「你們兩個真會瞎操心……幾乎所有妖怪都非常清楚,敢隨便動我晴明,會遭到怎麼樣的報應。」看到晴明的表情驟變,露出大無畏的笑容,小怪與六合相對而視。說得沒錯。六合聳聳肩便隱形了。小怪誇張地嘆口氣,甩甩兩隻耳朵。在車之輔的車棚上看著他們脣槍舌戰的小妖們,興致勃勃地交頭接耳閒聊起來。「晴明跟孫子一起出現,很難得呢。」「以前晴明跟這樣子差不多年輕時,常常在京城跑來跑去呢。」「唉,現在是老爺爺了,所以不能像以前那樣了吧。」「我都聽見啦,你們幾隻。」晴明的聲音突然介入,小妖們嚇得跳起來。它們看見晴明正合抱雙臂斜眼盯著它們。「沒有啦,呃……嘿嘿嘿。」小妖們偷偷彼此互看一眼,笑得好尷尬。晴明並沒有因此受到打擊,聳聳肩又轉向了昌浩。看到小孫子愁容滿面的苦瓜臉,晴明輕輕苦笑起來。真是的,這個孫子從小就是這樣,所有心事都寫在臉上,讓人忍不住想捉弄他。沒辦法,他的反應實在太好玩了。昌浩本人則是忙著把湧到喉嚨的千言萬語壓下去,根本沒注意到晴明溫馨的眼神。小怪從他們腳下仰望著這樣的兩人,無奈地搖頭興嘆。「……!」忽然,小怪的眼睛泛起了厲色。原本吊兒郎當的它,散發出來的氛圍變得緊繃。車之輔搖晃車體,發出嘎噠聲響。車棚上的小妖們差點摔下去,趕緊抓住車子。「咦?」就在察覺異狀的昌浩轉頭看車之輔的同時,小怪全身也迸出了紅色鬥氣。嬌小的異形身姿,眨眼間變成了高大壯碩的身軀。就在這一剎那,撲向他們的妖怪發出了咆哮聲。昌浩聽見刺耳的聲音,反射性地轉過身去。「紅蓮!?」越過晴明的肩膀,昌浩看見比祖父更高的身軀。他張大眼睛,看著燃燒的鮮紅火蛇迅速往上竄升。被火焰照亮的四腳妖怪露出了尖牙。「去死吧!」紅蓮的火焰瞬間包圍妖怪,把妖怪燒成了灰燼。當灰燼被風吹散,紅蓮才緩緩轉過身來。「謝謝你,紅蓮。」紅蓮看看淺笑的晴明,再看看茫然的昌浩,深深嘆了一口氣。晴明有發現妖怪靠近,昌浩卻沒發現。從這些小事就能看出,他們的實力相差多少。那個差距大得可怕。昌浩被稱為晴明的接班人,但那份資質還沒有完全開花結果,看來還要很長一段時間。「用心點嘛,晴明的孫子。」「不要叫我孫子,你不過是隻怪物!」「我以這個模樣出現時是叫紅蓮,要我說幾次你才懂!」小怪的原貌是十二神將之一的火將騰蛇。在十二神將中,它是最強悍的凶將,卻把酷烈的神氣封入白色異形的身軀,脫離晴明麾下,跟在昌浩身旁。紅蓮這個名字是很久以前安倍晴明幫他取的,他把這個名字視為無形的至寶。「總之……啐!」還想繼續吵的紅蓮,忽然咂個舌就恢復了小怪的模樣。因為他發現晴明看自己的眼神,好像很開心的樣子。手按著嘴唇、強忍住笑的年輕人,似乎很喜歡看紅蓮被昌浩影響而逐漸改變的模樣。那股視線讓他覺得不舒服,渾身不自在。晴明把視線從低聲咒罵的小怪身上移開,轉向昌浩,抿嘴一笑。「連那樣都沒察覺,你還差得遠呢,昌浩。」昌浩啞口無言,垂下頭,連吭都不敢吭一聲。「回家後可得從頭複習了,你要多用點心,勤奮修行啊。」晴明又啪唏彈了一下孫子的額頭,就翩然轉身不見了。他回去放在安倍家的實體裡面了。沉默好久的昌浩,終於全身哆嗦顫抖大叫起來。「那那那那那個個個……」他深深知道自己還不夠成熟,但實在氣不過,要不是祖父突然出現,他早就迅速降伏了那隻妖怪。「啊-啊,你果然還差得遠呢,晴明的孫子。」「不要叫我孫子!」怒斥小妖的昌浩,扯開嗓門大叫:「等著瞧,臭爺爺────!」「啊-啊……」小怪聽著震耳欲聾的怒吼聲,深深地、誇張地嘆了一口氣。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