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少年陰陽師(肆拾捌) : 真情之守

  • Hit:98
  • Rating:1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7)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1)

隨書附贈少年陰陽師珍藏海報少陰迷最期待的番外篇!好懷念啊~年輕的昌浩回來了!昌浩身為大陰陽師安倍晴明的孫子,此時卻還只是個半吊子陰陽師。在皇上主辦的賞月宴前夕,他接到來自「笙」的付喪神的委託,請他幫忙尋找樂師源繁家離奇失蹤的小少爺。另一方面,發現同伴獨角鬼不見了的小妖們,也跑去請求晴明幫忙。兩件失蹤案之間到底有什麼關聯?與此同時,敏次夢見了九年前驟逝的哥哥康史,也想起那個無法履行的兄弟之約。據說陰陽師所作的夢都有特殊的意義,而這個夢真正的含意又究竟是什麼呢?……

隨書附贈少年陰陽師珍藏海報少陰迷最期待的番外篇!好懷念啊~年輕的昌浩回來了!昌浩身為大陰陽師安倍晴明的孫子,此時卻還只是個半吊子陰陽師。在皇上主辦的賞月宴前夕,他接到來自「笙」的付喪神的委託,請他幫忙尋找樂師源繁家離奇失蹤的小少爺。另一方面,發現同伴獨角鬼不見了的小妖們,也跑去請求晴明幫忙。兩件失蹤案之間到底有什麼關聯?與此同時,敏次夢見了九年前驟逝的哥哥康史,也想起那個無法履行的兄弟之約。據說陰陽師所作的夢都有特殊的意義,而這個夢真正的含意又究竟是什麼呢?……
8月21日生,O型,居住東京。2000年9月,以《篁破幻草子:仇野之魂》出道,成為作家。作品有《篁破幻草子》、《少年陰陽師》、《大陰陽師 安倍晴明》、《怪物血族》等暢銷系列。這個故事是想學國外的連續劇《24小時反恐任務》。原來的書名是「十二刻」(十二刻即十二個時辰、二十四個小時),不過,在做成文庫本時改了書名。真的是這樣(笑)。話說,「真情之守」是誰的「真情」呢?●結城光流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lovemitsuruyuki●陰陽寮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shounenonmyouji●「狹霧殿」日文官網:www.yuki-mitsuru.com
付喪笙原本是以樂師為業的源家所使用的笙笛,現在變成了付喪神。被職人做出來以後直到現在,笙度過了漫長的歲月,但時間還沒長到能變成付喪神。「我現在就能變成付喪神,都要感謝源家的人那麼、那麼愛惜我。」看到笙正襟危坐,昌浩也跟著正襟危坐。小怪坐在他旁邊。六合隱形了,可能是坐在車篷上。他們現在都坐在妖車車之輔的牛車上。
車之輔是昌浩的式。小妖們與笙一起前往它住的源家時,正在進行例行散步的車之輔,從它們前面經過。「啊,車大人。」是蹦蹦跳著奔跑的笙最先發現,車之輔聽到它的聲音回過頭來。『喲,這不是笙大人嗎?真是巧遇呢,今晚微風和煦,是絕佳散步日……』車輪嘎啦嘎啦作響的車之輔,看到從笙後面跑過來的昌浩和小怪,張大了眼睛。『主人和式神大人,你們怎麼會跟笙大人在一起呢?』浮現在車輪中央的可怕鬼臉,好奇地歪向了一邊。車之輔是個外表威武恐怖的鬼,性情卻非常溫和、體貼,而且膽小。停下來的昌浩,雙手按著膝蓋,氣喘吁吁。「車、車之、輔,你、你來得正好……」在這樣的寒空下,昌浩的額頭卻冒著汗珠。他的臉一定也紅通通,只是在黑夜裡看不出來。昌浩身旁的小怪,仰頭看著車之輔,搖了搖尾巴。「車之輔,載我們一程吧,我們要去這小子家。」抬起下巴的小怪,視線落在付喪笙的身上。從微微飄蕩的神氣,可以知道十二神將六合也在,但車之輔看不見他。『哦,好。只要在下幫得上忙,要在下做什麼都行。主人,請上車,式神大人和笙大人也請上車。』車之輔轉移車體方向,掀起了車帘。「謝謝你,車之輔。」邊擦拭額頭汗水邊道謝的昌浩,使勁地跳進了車子裡。小怪跟在他後面,輕輕鬆鬆地跳上去,笙一鼓作氣蹬地而起衝進車子裡面。「好痛!」衝過頭的笙狠狠撞上了昌浩的背部,差點因為反作用力掉出車外,幸虧六合及時現身接住了它。「啊,式神大人,感激不盡。」「不客氣。」簡短回應的六合,趕緊看背部被笙的身體擊中而啪答倒地的昌浩怎麼樣了。正好目擊現場的小怪啞然失言,瞪大了眼睛。它雖然沒說話,但夕陽色的眼睛有聲勝無聲。交互看著昌浩與笙的它,與沉默的六合交換視線,眨了眨眼睛。「……」「……」昌浩從動靜察覺他們這樣的交流,硬是把衝到喉頭的千言萬語理性地吞下去,回頭對六合手裡的笙說:「總之,走吧。」「好!」昌浩半瞇起眼睛看著精神奕奕的笙,在嘴裡念念有詞。「今天是我的災難日嗎……?」出門前沒有先看日曆,所以沒有憑據,但怎麼想今天都不可能是自己的吉日。像這種凶日,必須待在家裡,自己卻往外跑,災難才會接二連三降臨,一定是這樣。把昌浩心中這樣的想法看透透的小怪與六合,以非常同情的眼神看著他。神將們不知道今天是不是災難日,但有預感昌浩很難平安度過今天。車之輔發出嘎啦嘎啦聲響奔馳。小怪打開它的車窗,仰頭望著星光閃爍的夜空,嘆了一口氣。從星星的位置與月亮的傾斜度,可以推測現在的時刻。「現在是寅時啊……越來越冷了。」小怪回頭看著昌浩,舉起一隻前腳說:「快要到最冷的時間了,你不冷嗎?冷了就向六合借靈布。」昌浩眨眨眼睛,搓搓自己的手臂確認冷不冷。車之輔的車體裡暖得不可思議,所以沒有問題,但下車後一定很冷。「嗯,等一下再向他借。」「一定要借,不然感冒就不好了。」「兩位,現在不是悠悠哉哉聊天的時候。」笙跳起來。昌浩和小怪發現笙在發抖,慌忙端正坐姿。萬一笙又哭起來,就問不出詳情了。「你說的那位小少爺怎麼了?不對,請先告訴我們,你說的小少爺是哪裡的小少爺?」是的,昌浩他們連這麼基本的事都不知道。因為沒頭沒腦就跟著笙趕來京城,所以還沒有時間聽它說明。笙端端正正地跪坐,娓娓道來。「小少爺是源大人的兒子。源大人是以樂師為業,在雅樂寮工作。」「樂師源……?」小怪歪著脖子,看得出來它正在記憶裡搜索這個名字。皇宮裡有很多的「省」和「寮」,雅樂寮是其中之一。在陰陽寮工作的昌浩,與雅樂寮沒什麼接觸,所以說是那裡的樂師,他也不知道是誰。比昌浩清楚的小怪,也不認識所有的官吏。果不其然,它似乎沒找到,蹙起了有花般圖騰的眉頭。笙悲痛地往下說。「小少爺是源大人的長子,才剛滿七歲,突然被神隱2不見了……」昌浩發出「咦」的叫聲,與眨著眼睛的小怪相互對看。「就在幾個時辰前,他還睡在房間的墊褥上。亥時,夫人去看他時,已經……」笙哽咽說不出話來,身體嘎答嘎答顫抖。消失不見的小少爺,跟擅長笙笛的父親一樣,在懵懵懂懂時就摸熟了樂器。「小少爺很溫柔,非常愛惜我們。大人和府裡的所有人,也都很照顧我們。所以府裡的樂器,幾乎都變成付喪神了。」「這樣啊……」昌浩這句話是發自內心的感嘆。他從來不知道,原來這麼容易變成付喪神。從他的表情看出他在想什麼的小怪,半瞇起了眼睛。「昌浩,不是你想的那樣,是這小子的家比較奇怪。」「奇怪是什麼意思?!源家人對我們的感情,就是這麼深、這麼強烈啊!請小心措詞,不要說那種會讓人誤解的話!」「那也很難啊,除非是方位好、或是房子正好蓋在龍脈上受到影響、或是有地靈守護、或是有靈道通過,否則不可能。」「不、不!已經變成付喪神的我都這麼說了,絕對沒錯!大人和小少爺的感情,給了我們生命和心臟。即使這個生命是虛假的、是短暫的,我現在正這樣跟你們說著話也是不爭的事實。所以,我、我……」「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介入笙與小怪之間的昌浩,舉起手打圓場說:「你們稍後再爭辯吧,請問小少爺真的被神隱了嗎?」說不出話來的笙點點頭,長長的竹管撞到昌浩的膝蓋。小怪拱起了肩膀。昌浩邊用眼神制止小怪,邊砰地拍一下笙的竹管,說:「總之,去源家看看吧。」小怪甩甩長耳朵。這時候,妖車對它說:『式神大人,快到源家宅院了……』「是嗎?咦……喂,車之輔,你怎麼知道源家宅院?」昌浩和小怪剛剛聽笙說完,才知道笙住在哪家宅院、宅院的主人姓什麼。『啊,是這樣的,因為我跟小妖們是好朋友,在我散步途中,偶爾也會載它們一程。』「哦,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呢。」小怪瞪大了眼睛,昌浩疑惑地看著它。很遺憾,昌浩聽不見車之輔的聲音。「小怪,車之輔說什麼?」「車之輔說它跟小妖之間有溫馨的友誼。」「啊?」聽到眼神充滿疑惑的昌浩的問號,車之輔提出了異議。『式神大人,您那麼說,解釋得不夠清楚吧?主人很難理解吧?』小怪眨個眼睛,用只有車之輔聽得見的「聲音」回應。『我沒說錯吧?』只有車之輔聽得見的聲音,不是小孩子那種高八度的異形的聲音,而是原貌的低沉嗓音。『是沒有錯……啊,在下非常明白,反駁式神大人是大不敬的事,可是……』車之輔說到一半,就被帶點嚴厲的「聲音」打斷了。『你給我聽好,車之輔,我不是你的口譯。再說,聽不到你說的話,證明昌浩還不夠成熟。再這樣繼續依靠我,你永遠也不能跟昌浩直接交談哦,你不在乎嗎?』車之輔的車體劇烈搖晃。『這、這……嗚……可能的話,在下當然希望哪天可以直接跟主人交談……可是,主人現在還在成長中,所以目前還是要麻煩式神大人……』『真是的……』『嗚……對不起,式神大人。』小怪嘆了一口氣。『有時我真的很不想這麼縱容他。』若是回到原貌,這個聲音應該是搭配眉頭深鎖加嘆息。車之輔戰戰兢兢地接著說:『呃,請恕我僭越……』『什麼事?』『依在下平時的感覺,式神大人對主人並不是縱容,而是溫柔。』小怪使勁地甩了一下尾巴。『說得好像你什麼都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呃、對、對不起……!』白色異形的原貌是十二神將騰蛇,光這樣對談,它的神氣都會讓車之輔緊張到全身僵硬。但是,說式神溫柔也是車之輔的真心話。嘎噹一聲,車之輔停下來了。「咦?」昌浩眨了眨眼睛,小怪跳起來,抬起下巴指給他看。「到啦。」這時候,車之輔掀起了前車帘。付喪笙簡直是迫不及待地衝出了車外,又蹦又跳地往前跑。「孫子,快點!」滿臉不悅的昌浩,對回頭催促自己的笙低嚷:「不要叫我孫子……」嚷歸嚷,昌浩還是跳下車鑽過了車轅。小怪看著這樣的昌浩,苦笑起來。『式神大人,在下在這裡待命。』『好。』『還有,呃,請轉告主人要小心……』下車鑽過車轅的小怪,頭也不回地甩了甩耳朵。「昌浩。」「嗯?」昌浩回過頭,小怪漫不經心地轉告他:「車之輔說會在這裡待命,叫你要小心。」昌浩眨眨眼,微微一笑,砰地拍拍車之輔的車軛。「嗯,放心吧,謝謝。」「孫子!」「……唔……」聽到笙的叫喚,昌浩氣得嘴角抽筋。
為了小心起見,昌浩向剎那間現身的六合借了靈布,把臉遮住。幸好這個季節的夜晚還很長,所以即使寅時過了一半,依然是一片漆黑。源家宅院非常不平靜。不是有鬧哄哄的聲響,而是彌漫著動盪不安的氛圍。感覺得到宅院裡的人都沒入睡。藏身在黑暗裡的昌浩,悄悄靠近聽說是小少爺房間的對屋。「這是什麼氣息呢……」有些微的妖氣殘渣,還有這之外的好幾道氣息。帶路的笙跳到了渡殿上。「就是這裡。啊,請等一下,我先去勘查裡面的情況。」沒有點燈也沒有其他光線的對屋,籠罩著紛擾不安的氛圍。屋內有什麼東西。不是人類。所有人類的氣息都集中在主屋。躲在木門外觀看的笙,蹦蹦跳了回來。「沒問題。」昌浩點點頭,轉身對應該是隱形在那裡的六合說:「六合,有人來就通知我。」『知道了。』跟著笙進入對屋的昌浩和小怪,看到聚集在墊褥旁的小小身影,都目瞪口呆。其中一個身影動了起來。「笙,你到底帶了什麼人來?」嚴肅低嚷的是有細細四肢的老舊琵琶。「這麼危急的時候你跑哪去了?」坐在琵琶旁邊的,是頭髮剪到肩膀左右的女尼娃娃,大約有一尺高。以熟絹做成的臉上,用黑線描繪出秀麗的耳朵、鼻子。不該有變化的表情浮現慍色,雙眼直直盯著深深一鞠躬的笙。付喪笙毫不畏懼地說:「琵琶大人、天兒大人3,以及其他各位,我帶陰陽師來了。」陰陽師。圍繞著墊褥的付喪神們一陣譁然。「你說陰陽師?笙啊,真的嗎?總不會那個小孩就是陰陽師吧?」瞪著昌浩的天兒,嗓音變得低沉。「那個大壞蛋躲過排除代代災難的我的視線,帶走了我心愛的小少爺,這個小孩可以抓到那樣的大壞蛋嗎?」「可以,天兒大人,絕對可以。」笙說得斬釘截鐵,琵琶逼近它說:「證據呢?笙,那個小孩可以找到小少爺的證據是什麼?」「琵琶大人,您從來沒離開過這座宅院,但也聽過安倍晴明的名字吧?」「安倍晴明!」長出手腳的笛子、篳篥、硯盒,齊聲重複這個名字。「晴明是那個晴明嗎?」「被歸類為異形那個嗎?」「喔,那麼一定救得了我們小少爺。」天兒倏地站起來,用充滿威嚴的嗓音說:「做得好,笙。那麼,安倍晴明在哪?」從來沒離開過宅院的天兒、琵琶們,也聽說過晴明是年過八十的老人。笙轉頭看著昌浩說:「各位,今天來的是晴明的孫子。」「孫子!」「是孫子!」「那個聲名遠播的安倍晴明的孫子!」「那麼,這孩子就是孫子嗎?」「正是。」在用力點著頭的笙後面的小怪,半瞇起了眼睛。它瞥了一眼身旁的昌浩。每次付喪神們說到禁忌的字眼,昌浩的太陽穴就會篤簌簌地跳動,眼睛逐漸泛起厲色,嘴唇撇成ㄟ字形。但他似乎動員了所有的忍耐力,從頭到尾都保持沉默。我要忍耐。我要挺住。這時候大吼大叫,會被宅院裡的人發現,引發騷動,搞不好還會被當成擄走小少爺的犯人。哼,可惡,你們不要全指著我,一個接一個叫我孫子嘛!這些想法全寫在昌浩臉上了。小怪別開視線,悄悄用前腳擦拭眼睛。「好可憐……」焦躁不已的昌浩,往低聲嘟囔的小怪的後腦勺啪唏巴了下去。夕陽色的眼睛狠狠瞪過來,他也不理會。「喔,你就是那個晴明的孫子啊,那麼,孩子,」優雅地掀起下襬往昌浩前進的天兒,跪坐下來,霍地抬起頭說:「請答應我們懇切的請求,妾身再也不忍心看形容枯槁的繁大人那麼悲痛了。」笙悄悄向昌浩解釋,天兒說的是源大人。原來這座宅院的主人名叫源繁,是被神隱的小少爺的父親。「是的,我們不想看到那樣的繁大人,求求你了。」琵琶哀嘆地說完後,換笛和篳篥、硯盒重複同樣的話。「孫子啊,請救救小少爺。」「……唔……唔……總之,請輪流把你們知道的事告訴我。」靠深呼吸壓抑種種情緒的昌浩催促付喪神們。他一直在心底深處,像念咒文般念著「平常心、平常心」。天兒無力地搖著頭。「對不起……那時候我們都在書庫裡,沒看到真純大人是怎麼不見的……」擺在膝上的雙手在顫抖的天兒,悲嘆不已。「如果妾身、妾身在旁邊的話,就可以成為他的替身……妾身的使命就是排除災難、把災難轉移到妾身。保護源家的孩子,是妾身的……」昌浩不知道該對哽咽到說不出話來的天兒說些什麼,只能猛眨眼睛。天兒是小孩三歲前,放在枕邊的娃娃。如她所說,人們對她充滿期待,希望她能保護孩子,排除種種災難。得到人類關愛的器物,會變成付喪神。身為天兒的她,可以得到靈魂、擁有自己的意志,的確合乎情理。沉默許久的小怪,甩甩耳朵,開口說話了。「沒有人知道可以成為線索的事嗎?什麼事都行。」付喪神們彼此對看。最後由篳篥做代表,向前跨出一步。「剛才繁大人還待在這裡……」擔心兒子而掩面哭泣的樂師,悲痛地叫喊著。──竟然做出這樣的事……他就這麼、這麼……!昌浩疑惑地偏起了頭。「做出這樣的事……?」站起來的小怪,轉過身看著主屋。「繁應該知道什麼。」「可是……」弓起一邊膝蓋的昌浩,露出深思的眼神,抓住小怪的尾巴。繁殘留在這個房間裡的思緒,充滿悲嘆,十分傷痛。「現在去問他恐怕也問不出什麼來,看來是無法可想了……」忽然,付喪笙逼近了昌浩。「孫子、孫子,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到小少爺,所以請你務必救救小少爺啊,孫子……!」「不要再叫我孫子啦。」已經忍到極限的昌浩低聲吼叫,但笙沒理他,又繼續說:「我、我發過誓啊!」快哭出來的顫抖聲音,就像是硬擠出來的。「發過誓?」笙斜斜站著,細細的雙手緊緊握起拳頭。「雖然小少爺不知道,但我已經下定了決心。做不到的話,我就是粉身碎骨也不能瞑目。」安靜地睡著覺的小孩,突然消失不見了。對屋只留下可怕的妖氣,沒有任何線索。一般人和付喪神都無計可施。但是,這裡、這個京城裡,有人可以打開這個走投無路的僵局。所以,笙去找了昌浩。「我聽同伴們說,陰、陰陽師、陰陽師會幫助有困難的人。孫、孫子,你是陰陽師吧?」剛成為付喪神的笙,經常聽小妖們提起這件事。真正擁有力量的陰陽師,不但會幫助人類,也會幫助妖怪或神明。「我、我沒有人可以找了。我只是個付喪神,沒有任何力量,可是我知道小少爺現在有生命危險……!」笙拚命說完後,其他付喪神爭相接著說。「孫子啊,後輩啊!」「請救救我們的小少爺。」「如果你是晴明的孫子……」「可以答應我們的請求嗎?」「請答應我們的請求吧……!」昌浩用發直的眼神看著拚命求他的付喪神們,在嘴巴裡低聲叫嚷。「你們這些……付喪神……不要太過分了……!」最不想聽到的字眼不絕於耳,昌浩眉間的皺紋從剛才就沒有消失過。但是……小怪悄聲嘆息。不管對方是誰、不管把他惹得多生氣。只要對方誠心懇求,這孩子絕對不會見死不救。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