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少年陰陽師(肆拾陸) : 朽木之陰

  • Hit:108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隨書附贈少年陰陽師典藏海報一個也逃不掉!件的預言,即將逐一應驗……一切的主謀竟然是最熟悉的「那個人」!〈道敷篇〉結局前的關鍵大揭密!為了淨化充斥京城內的汙穢,昌浩借用紅蓮的力量,將整個尸櫻世界供奉為神。但法術雖然成功了,卻間接導致愛宕異境之鄉的聖域封印扭曲變形。管理異境的天狗找上昌浩,詢問是否有解決辦法,並發誓要砍下闖禍的人的腦袋,難道昌浩這下得提著頭去見天狗了嗎?同一時間,皇宮內每晚都會有長相神似皇上亡妻定子的女人,到床邊聲聲呼喚,要皇上跟她一起走。眼看皇上的病情一天天惡化,晴明接到宮裡傳來極機密命令,要求晴明準備瀕臨死亡的肉體作為皇上的替身,而他們看上的「替死鬼」,正是昏迷不醒的敏次……

隨書附贈少年陰陽師典藏海報一個也逃不掉!件的預言,即將逐一應驗……一切的主謀竟然是最熟悉的「那個人」!〈道敷篇〉結局前的關鍵大揭密!為了淨化充斥京城內的汙穢,昌浩借用紅蓮的力量,將整個尸櫻世界供奉為神。但法術雖然成功了,卻間接導致愛宕異境之鄉的聖域封印扭曲變形。管理異境的天狗找上昌浩,詢問是否有解決辦法,並發誓要砍下闖禍的人的腦袋,難道昌浩這下得提著頭去見天狗了嗎?同一時間,皇宮內每晚都會有長相神似皇上亡妻定子的女人,到床邊聲聲呼喚,要皇上跟她一起走。眼看皇上的病情一天天惡化,晴明接到宮裡傳來極機密命令,要求晴明準備瀕臨死亡的肉體作為皇上的替身,而他們看上的「替死鬼」,正是昏迷不醒的敏次……
8月21日生,O型,居住東京。2000年9月以《篁破幻草子:仇野之魂》出道,成為作家。作品有《篁破幻草子》、《少年陰陽師》、《大陰陽師 安倍晴明》、《怪物血族》等暢銷系列。非常喜歡紅茶、寶石、鋼筆、中島美雪、織田裕二、槙原敬之。我家來了一隻狗。是所有的狗裡,我最喜歡的白色柴犬。我每天都會把照片傳送到Twitter、Facebook、Instagram上。名字是最短的咒語,所以我幫他取了正式名字之外的稱呼。那就是白色柴犬「小怪」。●結城光流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lovemitsuruyuki●陰陽寮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shounenonmyouji●「狹霧殿」日文官網:www.yuki-mitsuru.com
在陰陽部輪班看守書庫後,昌浩回到五天不見的安倍家,拿換洗衣物。他點亮燈台,隨意環視房內一圈,嘆了一口氣。才五天沒回來,卻覺得好懷念。同時,在被隔成自己房間的空間裡,直到剛才都還沒自覺的強烈疲憊感,襲向了昌浩。「啊……這次真的累垮了……」連發牢騷的聲音都中氣不足。在陰陽寮有小睡過,也淨化過身體,但身心並沒得到充分的休息。疲勞一天天逐漸累積下來。今天,來跟他交班的陰陽生,說他的臉頰消瘦,五官都變深了。但是,這麼說的陰陽生自己也一樣,所以彼此苦笑起來。還能那樣笑,表示還沒問題。昌浩要去輪班室稍微休息時,正好路過的父親吉昌,瞪大眼睛叫住了他。然後,吉昌命令昌浩,今天必須回家休息。昌浩自己雖沒確認過,但看到父親那種反應,心想自己的臉色一定很差。在好久沒回來過的自己的房間換上狩衣,要把直衣扔出去時,他打住了。「不行、不行。」已經養成習慣,差點又那麼做了。「要摺好才行……」替自己整理衣服的那雙手,已經不在這裡了。夏天的夜晚不長。戌時交班後沒多久,他就離開了皇宮。再半個時辰就是亥時了。長期處於緊繃狀態,還是早點睡吧。他摸摸臉,發現瘦了很多,自己都摸得出來。因為不只生理上的疲勞,還有心理上的疲憊。在矮桌前盤腿而坐的昌浩,深深嘆了一口氣。「已經……五天了……」事情完全沒有進展。處於時間停止法術中的藤原敏次,宛如人偶般躺在書庫裡。每次交班時,昌浩一定會看看他有沒有異狀。沉睡在法術裡的敏次,看起來很安詳,要說是萬幸,的確是萬幸。敏次的魂虫被帶去哪裡了?怎麼樣才能奪回來呢?魂虫在菖蒲手裡。菖蒲帶著件。敏次被件宣告了預言。件的預言一定會靈驗。究竟能不能顛覆一定會靈驗的預言呢?「預言……」昌浩的眼睛蒙上了陰影。連擁有那麼強大力量的榎的後裔,也沒能戰勝件的預言。「……」昌浩抿著嘴唇,甩了一下頭。不能絕望。在最後一刻的希望破滅之前,絕不能絕望。忽然,昌浩眨了眨眼睛。「魂虫……」昌浩按著嘴唇,視線游移不定。對了,魂虫從身體跑出去後,會變成怎麼樣呢?是不是像黑虫那樣,沒發生意外的話,就會永遠存在?人類的魂可以脫離肉體,就像祖父晴明經常使用的離魂術那樣。祖父是刻意地、有目的地施法,但這個法術會削減壽命,所以今後必須請他節制。面臨死亡的人,雖然狀況不一樣,但魂也可能暫時脫離再回來。脫離其間,肉體會暫時呈死亡狀態。魂回到體內,又會活過來。這種狀況被稱為「陷入假死狀態」。魂沒回去,就是死了。肉體的生命活動會停止,體溫下降,漸漸冷得像冰一樣。肌肉會僵硬一陣子,然後鬆弛,開始腐敗。到那時候,就不能活過來了。「啊,也有柊子和文重那樣的情況。」他把手肘抵在矮桌上,用手背托住額頭。因為一直待在陰陽寮,所以完全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藤原文重的妻子柊子,扭曲生死的哲理,死而復生,所以肉體逐漸腐朽。她的存在,本身就是哲理的扭曲。她是不該存在於這世上的人。按理說,身為陰陽師的昌浩的使命,應該是讓她回復應有的模樣。然而,有人為了她,求助於昌浩。柊的後裔柊子雖然死而復生,身體卻逐漸腐朽。有個藤原一族的男人因為太愛她,賭上了自己的性命。昌浩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救扭曲了哲理的兩人。「還有……我也太對不起公主殿下了。」該做的事、必須做的事,一件接一件浮現腦海,昌浩覺得更疲憊了。「要好好思考……」思考所有事該怎麼做、想怎麼做、必須怎麼做、怎麼做最好、剩多少希望。思考該做的事、想做的事、做得到的事、做不到的事。有充分的時間去思考。但是,不管怎麼思考,昌浩現在都不能自由行動,因為他有身為陰陽師應盡的職責。即便想出方法,也不能拋下職責出去。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佯稱身體不舒服請假了。以前可以那麼做,是因為沒有背負太大的責任。回想起來,那個時候真的很自由,昌浩越來越懷念剛行過元服之禮的時候。他甩甩頭。想也沒用的事,再想也不能怎麼樣。在心靈疲憊時思考,也想不出好辦法。「總之,先睡覺吧……」今晚可以放輕鬆睡覺。身、心、頭腦都得到休息,一定可以理出頭緒。除此之外,只能在睡前向神祈禱了。正漫無邊際地東想西想時,緊閉的板窗外傳來什麼降落的動靜。「嗯……?」幾乎沒有聲音。氣息也十分微弱,如果注意力正集中在什麼地方,很可能不會察覺。那是異形的氣息,昌浩十分熟悉。安倍家有安倍晴明佈設的結界包圍。不管是誰,沒得到允許的人,絕對進不來。昌浩站起來,從木門走出外廊。「喂,昌浩。」愛宕的天狗颯峰收起了翅膀。「颯峰,你怎麼來了?」因為某個機緣,這位天狗開始跟昌浩往來,住在愛宕的異境之鄉,負責保護總領天狗颶嵐的獨生子疾風,他曾經有段時間與昌浩是敵對關係。「我有件事想找你商量。」「商量?」昌浩疑惑地歪起頭,颯峰對他點點頭。面具遮住了天狗上半部的臉,露出面具外的雙眼,顏色與人類相反。眼珠是在天空閃爍的銀色白,眼珠的外圍是漆黑色。天狗很少拿下面具,所以昌浩看過颯峰的臉的次數寥寥可數。「上來吧。」「喔。」屬於魔怪的天狗,可以通過結界進入安倍家,是因為以前昌浩就允許他進入,到現在都還有效。走上外廊的颯峰,站在木門的地方,往房內東張西望。「怎麼了?」昌浩覺得奇怪,颯峰詫異地說:「沒看到白色變形怪大人呢……它在哪裡?我既然來了,就該問候變形怪大人一聲,不能失禮了。」「啊……」昌浩拍拍後腦勺,支支吾吾地說:「小怪它……因為發生太多事,過度勞累,正在休息。」從氛圍可以感覺到颯峰張大了面具下的雙眼。「什麼!變形怪大人居然會累到需要休息……!」以前,異境之鄉曾經因為異教法師,陷入存亡危機。當時,颯峰親眼見識過屬於變形怪的怪物──紅蓮,出類拔萃的通天力量與生命力。颯峰是那起事件的當事人,比誰都清楚紅蓮完成了多麼不尋常的事。「那麼,變形怪大人的狀況怎麼樣?復元情形怎麼樣?」「現在還很難說。我因為有職務在身,一直守在皇宮的陰陽寮,不知道詳細狀況。」「哦,是嗎?」「是呀。啊,請坐在那邊的蒲團。」「感謝。」昌浩守在皇宮的陰陽部期間,小怪都待在晴明那裡,一直睡覺,修復身體。昌浩當然想知道小怪的狀況,可是身旁連個護衛都沒有,想問也沒人可問。晴明擔心他,還叮嚀他有什麼事就放個式回來。到目前為止,都沒發生需要放式給祖父的事。另外,車之輔也擔心一直守在陰陽部的昌浩,晚上都會來回巡視,並注意不要碰觸到圍繞皇宮的結界。每到戌時交班時間,在小睡之前,告訴寮官和守衛要出去走走、散散心,暫時離開皇宮,在隱密的地方與車之輔會合,已經成了昌浩的日課。旁邊沒有任何護衛,這並不是第一次。在菅生鄉修行期間,小怪和勾陣也沒跟著昌浩。他們怕跟在他身旁,會讓他無法修行,所以都待在鄉裡的草庵。這次跟那次一樣。只是這次的狀況比當時更為嚴峻。陰陽寮的寮官、檢非違使、衛士們的京城守護巡視,又重新編隊,持續進行。這是皇上的聖旨,在皇上下令結束之前,都會持續下去。覆蓋整個京城的陰氣,在五天前的晚上,被昌浩全部送去了尸櫻界。車之輔說每晚告別昌浩後,都會走遍京城每個角落,盡可能仔細檢查樹木有沒有枯萎的徵兆、陰氣有沒有再飄出來。『主人,請放心,在下走遍了京城每個地方,都沒有發現那種陰氣。』能夠以式的身分行動,車之輔真的非常開心。它經常想,式就是要幫得上忙,才有存在的意義。車之輔隨時都幫得上忙,昌浩一直很感謝它。他不是沒告訴過車之輔,但就是因為說了,車之輔才更想幫他吧。從外面傳來貓頭鷹的叫聲。那是住在安倍家的生人勿進森林裡的貓頭鷹。「對不起,這麼晚來打攪。」「沒關係,魔怪在大白天行動才奇怪。」颯峰正經八百地點點頭。昌浩淡淡一笑說:「今晚我正好回來,算你運氣好,颯峰。」颯峰在昌浩請他坐下的蒲團上盤腿而坐,挺起胸膛說:「當然,我們愛宕天狗有猿田彥大神的庇佑。只要遵從神的旨意行動,所有事都能毫無窒礙地如願以償。」「原來如此。」昌浩細瞇起眼睛。颯峰還是這麼耿直,一點都沒變。在這多事之秋,老朋友不變的性情讓昌浩覺得安心。「但是……」颯峰的語氣忽然變得沉重,「看來,人界的變異似乎還是對我們異境造成了影響。」「咦?」昌浩打個冷顫,皺起了眉頭。以前剛遇見時,看起來同年紀的愛宕天狗,現在看起來比昌浩小幾歲。因為昌浩一天天成長,颯峰卻沒有顯著的成長。以實際年齡來說,天狗活得比較長。但因為壽命長,成長也相對緩慢。「你看這個。」颯峰緩緩從懷裡拿出布包,放在地上解開。裡面是枯葉。昌浩眨眨眼睛,屏住了氣息。颯峰說人界的變異影響了異境之鄉。昌浩伸手觸摸枯葉。「樹木……枯萎了?」颯峰無言地點點頭。昌浩的眼神泛起厲色。異境之鄉也有樹木。尤其是愛宕鄉,綠意盎然,那些樹雖然不會開花,但洋溢著蒼鬱草木的生氣。以前就聽說,異境沒有人界這樣的四季。所以,異境沒有人界在秋天時葉子變紅的現象。因此,每到季節變遷時,天狗們就會小心避開人類的目光,來人界欣賞五彩繽紛的顏色。不過,這也是近幾年來的事。是昌浩製造契機,解除了天狗對人類的強烈仇恨。在這之前,沒必要的話,即使有興趣,他們也不會從異境之鄉來到人界。 總領天狗的獨生子疾風,非常、非常偶爾,會去探望藤原行成的兒子實經。他會跟保護他的颯峰一起變成烏鴉的樣子,停在高欄上,等著實經發現他們。實經總是很開心地迎接偶爾飛來的兩隻烏鴉。實經還不知道烏鴉們是天狗。或許會有揭開真面目的一天,天狗們和昌浩都衷心希望,到時候實經不會厭惡疾風。昌浩拿起顏色枯黃、乾巴巴的葉子,直盯著看。颯峰嘆口氣,搖搖頭說:「離鄉里稍遠的森林,樹木都枯萎了。」「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颯峰取下面具,神情明顯凝重,低聲沉吟。「完全摸不著頭緒,會發現那裡的樹木枯萎了,是因為其他事件在鄉里引發了騷動。」「其他事件?」點著頭的颯峰,表情十分嚴峻。他一直低頭看著手上的面具,那是以前跟他一起保護下任總領疾風的天狗的遺物。「以前……我應該跟你說過。」這麼起頭後,颯峰開始往下說。愛宕的異境之鄉,是受猿田彥大神的庇佑。異境之鄉有個被稱為「聖域」的地方,是禁區,沒有特別理由不能進入。在那裡,靠猿田彥大神的神通力量,封鎖了某樣東西。「那東西是我們連說都不想說出口的惡神。永遠封鎖那個東西,也是我們天狗的重大責任。」天狗是魔怪。身為國津神的猿田彥大神,讓魔怪負起了封鎖惡神的責任。「以魔制魔啊……」昌浩喃喃低語,颯峰點點頭說:「是的,因為惡的壓制力比善更強大。」昌浩的心臟異常地跳動起來。以魔制魔。這種做法,昌浩還知道其他案例。那就是櫻樹。「幾天前,不知道為什麼,整個異境都出現了歪斜扭曲的變異。」「變異?」「紀錄裡不曾有過那樣的天災地變。」總領天狗颶嵐立刻派人調查原因。天狗們甚至飛到異境的盡頭,搜遍每個角落,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在調查中,發現了樹木的枯萎。「老實說,樹木枯萎並不是什麼重大問題。鄉里的人認為,那是受到人界變異的影響,靜觀其變就行了。」對,那不是問題。「發現聖域的封印出現了歪斜,才是大問題。」昌浩的心臟撲通撲通跳得更厲害了。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在異境之鄉也發生了。「天災地變?到底是什麼狀況?」昌浩低聲詢問。颯峰把面具放在地上,擺出更嚴肅的表情,合抱雙臂。「空間歪斜、從地底深處傳來嘶吼般的悶響,地面就像顫抖般劇烈地搖晃起來,宛如次元界線扭曲變形般的波動蔓延整個鄉里。據總領大人判斷,很可能是這個波動造成了封印的歪斜。」昌浩瞠目結舌,屏住了呼吸。「咦……?」「為了找出原因,伯父大人派我來調查,那個時候人界有沒有發生造成次元扭曲變形的事件?你是陰陽師,應該知道什麼……喂?」颯峰不經意地瞥昌浩一眼,發現他的臉瞬間沒了血色,覺得很奇怪。「你怎麼了?昌浩,怎麼臉色突然……」昌浩在詫異的颯峰面前抱起了頭大叫:「啊啊啊啊……!」世界都相互連結。這個道理他知道。但是,他有沒有完整地、正確地計算過所有一切,掌握會在哪裡怎麼樣連結呢?答案是絕對沒有。「昌浩,你怎麼了……我知道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眉梢漸漸往上吊的颯峰,猛然立起一隻腳,把手放在腰間佩戴的劍的劍柄上,怒氣沖沖地說:「發生了什麼事?是什麼人引發了那種不尋常的事?我以愛宕天狗的威信發誓,一定手刃這個鹵莽的傢伙,砍掉他的頭!」昌浩抱著頭,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怒火中燒的颯峰。為什麼事情這樣接二連三地發生呢?瞬間,胸口冷得可怕。難道這也是被鋪設好的道路之一?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