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少年陰陽師(貳拾捌) : 真心之願

  • Hit:88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小心哦~惹上了天狗,別想輕易脫身!
隨書附贈:少年陰陽師狂風來襲海報!
到底是怎樣?!好不容易才找回總領的獨子疾風,擺平了天狗的憤怒,昌浩還以為這下子可以跟天狗說拜拜了呢!沒想到,颯峰竟然帶著叫「伊吹」的長老級天狗找上門來,差點把安倍家給毀了!身形巨大的伊吹嘴上說是來向昌浩道謝,不過,面具下的眼神卻藏不住深深的憂慮,原來疾風雖然回來了,卻因為身中異教咒法,生命力一天比一天虛弱。天狗們束手無策,只好再向昌浩求助。然而,若要救疾風,就必須進入神秘的天狗之鄉「愛宕」──傳說中,人類進入了愛宕都是有去無回。這下昌浩該怎麼辦呢?……

小心哦~惹上了天狗,別想輕易脫身!
隨書附贈:少年陰陽師狂風來襲海報!
到底是怎樣?!好不容易才找回總領的獨子疾風,擺平了天狗的憤怒,昌浩還以為這下子可以跟天狗說拜拜了呢!沒想到,颯峰竟然帶著叫「伊吹」的長老級天狗找上門來,差點把安倍家給毀了!身形巨大的伊吹嘴上說是來向昌浩道謝,不過,面具下的眼神卻藏不住深深的憂慮,原來疾風雖然回來了,卻因為身中異教咒法,生命力一天比一天虛弱。天狗們束手無策,只好再向昌浩求助。然而,若要救疾風,就必須進入神秘的天狗之鄉「愛宕」──傳說中,人類進入了愛宕都是有去無回。這下昌浩該怎麼辦呢?……
結城光流(ゆうき みつる)8月21日生,獅子座,O型。非常喜歡紅茶、寶石、中島美雪、織田裕二、槇原敬之……等很多很多東西。
前幾天,我去了一趟國外。光:「唉!不小心傷到了右手。」H:「咦咦咦咦?!」光:「可是還能敲鍵盤。」H:「那就好……怎麼弄傷的?」光:「回程Check-in時,秤重才知道行李箱有三十一公斤,難怪我一手提不起來,哈哈哈!」H:「怎麼會那麼重?妳到底裝了什麼……」旅行就是會發生很多不可思議的事。
譯者介紹:涂愫芸東吳日語系畢業,遊學日本三年,任職日商七年,現為專職翻譯。譯有《少年陰陽師》系列、《鹿乃子與瑪德蓮夫人》、《豐臣公主》、《鹿男》、《鴨川荷爾摩》、《荷爾摩六景》、《華麗一族》等書。
平息一段時間後,昨晚又颳起了強風。轟轟呼嘯的狂風,讓人有點擔心屋頂會不會被吹走。不過,就算全京城的屋頂都被吹走了,這棟房子應該也不會有事。因為有特別的結界,還有牢不可破的守護。半睡半醒想著這些事的昌浩,額頭突然被槍尖般銳利的東西刺中。「好痛!」他反射性地慘叫著跳起來。被刺的位置在眉間的稍微上方。昌浩兩手按住那裡,轉頭一看,叉開兩腳站立的烏鴉正生氣地挑高眉毛瞪著他。說句題外話,即使是烏鴉,生氣的時候也會吊起眼角,表情兇悍。尤其是這隻烏鴉,很少會給人家好臉色看。實在很難想像,這隻烏鴉有沒有過垂下眼角的開心模樣。兩腳叉開站立的烏鴉伸出一隻翅膀說︰「安倍家的小孩,你什麼時候才要寫信?」「你剛才是不是用嘴巴刺我?」「我沒刺你,我只是戳你。」不,那種力道、那種疼痛程度,再怎麼想都不是戳戳而已。眉間或許不是烏鴉的要害,卻是人類的要害。所謂要害,簡單來說,就是「嚴重時很可能被送去那條河對岸」的部位。除了眉間、喉嚨和心臟外,應該還有其他好幾個部位,他一時只能想到這三個。昌浩把嘴巴撇成ㄟ字形。這隻烏鴉恐怕知道那是人類的要害,才故意攻擊靠近的地方吧?沒想到它氣成這樣。「我說,嵬……」昌浩深深嘆口氣,盤腿而坐。「你何不先回伊勢呢?」烏鴉的身子突然鼓脹起來,全身羽毛倒豎。昌浩立刻擺出防禦架式。這隻烏鴉的速度很快,昌浩覺得它這次說不定會真的直攻眉間。無言的烏鴉氣得全身直打哆嗦,過了好一會才張開鳥嘴說︰「……你說什麼……!」嵬誇大地張開翅膀,低聲嘶吼。「你是要我這個討厭謊言、擁有崇高自尊的道反大神眷族的守護妖,做出有負我家公主所託的事嗎……?!」「沒有,我沒那種意思……」「哼,住口、住口!我不想聽你說!你要明白我等你等到現在的苦心嘛!」昌浩無言以對。苦心?這隻烏鴉幾時對自己表現過這種東西?或者只是自己沒察覺而已,其實嵬把很多想說的話都壓下來了?不、不可能,它向來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從來不掩飾。這樣也好,表裡一致。不過,原來這隻烏鴉也自認為付出過苦心?昌浩猛抓著頭。回想它這幾天的嘮叨……不對,是精闢的建言。漆黑的烏鴉還在昌浩眼前,時而憤怒、時而悲傷、時而嘆氣,滔滔不絕地說個不停。真不敢相信,它為什麼可以說得這麼流暢?所謂「口若懸河」大概就像這樣吧!昌浩不禁感嘆,「百聞不如一見」這句話說得真好。「你要知道,保護無人可取代的高貴公主是我的使命!現在我卻拋下公主,千里迢迢地飛到京城,你難道忘了是什麼原因嗎?啊,當我待在這裡時,萬一公主遇到什麼危險……」嵬顫抖著小小的身軀,急得說不出話來。昌浩說︰「有六合在,不會有事吧?」烏鴉立刻喀喀踩響地板,直直逼向昌浩。「你憑什麼保證那傢伙真的、真的可以保護公主?」鳥嘴逼近眉間,嚇得昌浩趕緊往後退。「六合應該會隨時為風音挺身而出,我不知道這算不算保證。」不,以過去的例子來看,不只會挺身而出,還會連命都不要。嵬怒目而視。「應該會?」「啊,不,根據大家的說法,可以說絕對會……吧……」「吧?」烏鴉步步進逼。昌浩四下張望,看有沒有東西可以轉移嵬的注意力。視野角落出現一張矮桌。昌浩赫然想起一件事。「啊,對了,我昨天晚上努力寫完了回信。」「什麼?」嵬轉過頭看。矮桌上果然有張紙,上面排列著什麼文字。那是昌浩昨晚處理完所有雜事後,好不容易寫完的信。嵬高高吊起的眼角稍微垂下來了一點。「哦,幹得好,安倍昌浩,我總算可以抬頭挺胸地回去了。」心情好轉的烏鴉喀喀走向矮桌,飛到桌上。「啊,我才不會無聊到偷看你的信呢!來,安倍昌浩,快替我準備好。」烏鴉轉過身背對昌浩,要昌浩把信包在油紙裡,綁在它背上。可能是考慮到風雨吧,烏鴉第一次從伊勢送信來時,信就是這樣的處理方式,所以昌浩回信時也會比照辦理。「嗯,等我一下。」「快點嘛!我分秒必爭。」嵬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激動。昌浩苦笑起來。因為種種原因,讓它等了很久,也難怪它會生氣。可是,昌浩也有他的苦衷。處理中的問題停滯不前,在解決之前,他實在沒有心情寫信。但是,真的讓烏鴉等太久了,所以昨晚昌浩迫不得已提起筆來寫信,內容不外乎近況報告以及無關痛癢的話題,當然也沒忘記為遲來的回信道歉。至於眼前的問題,昌浩還不能提。他小心地把信摺起來,用另一張紙包住,寫上收信人的名字。每次寫「藤花小姐」時,他都有種奇妙的感覺,好像是寫給別人的信。儘可能不寫真名,是為了預防萬一。最近,昌浩都拿十多天前收到的書當範本,每天寫十張紙練字。雖然還沒看到成果,但最重要的是持續下去。「很好。」他伸起一隻腳,想在收信人名字的墨水乾掉之前,先去拿油紙。就在這時候──空氣劇烈地扭曲變形。有某種強大的力量逼近。昌浩還來不及弄清楚真相,身體已經先採取了行動。他抓起矮桌上的嵬,迅速向後退。這時候,一團重重的東西從板窗破窗而入。窗子發出啪哩啪哩的可怕聲響,破成兩半掉下來,碎片四散的衝擊力道推倒了燈台、屏風,堆積如山的書本也被吹得七零八落。把烏鴉抱在懷裡趴下來的昌浩,背上都是啪啦啪啦掉落的木屑。衝進來的那團東西迅速地站了起來。昌浩的心跳撲通撲通加速。安倍家四周都有大陰陽師安倍晴明佈下的強韌結界,居然會被突破入侵。緩緩冒出的是驚人妖力,昌浩萬萬沒想到會陷入這樣的困境。他全身緊繃,小心翼翼地抬起頭。「──」兩眼發直的他慢慢爬起來,用難得的低嗓音說︰「不管是什麼事,先道歉再說。」他的肩膀顫抖得很厲害。被他抓住的嵬受到衝擊時昏倒了一會,正好在這時候醒過來。「唔……發生了什麼事……啊,是你們!」踩在毀壞板窗上的是天狗。雖然是陌生面孔,但從它散發出來的感覺,可以知道它沒有敵意。天狗的身高幾乎頂到屋樑,非常魁梧。在昌浩認識的人當中,最高大壯碩的是神將白虎。這個天狗的塊頭更大,像個巨人,戴著伎樂(註1)般的面具,身上穿的是熟識的白布衣,背上有翅膀。忽然,昌浩覺得不對勁,眼前的高大天狗,左邊袖子不自然地下垂。啊,原來肩膀以下是空的,只有一隻手。昌浩沒見過這個天狗,但知道它來自哪裡。它是住在愛宕山的天狗族之一。為什麼知道?因為看到天狗扛在右肩上的嬌小身影。昌浩皺起了眉頭。「喂,颯峰,你隨便闖入我家,還破壞了板窗,你是想怎麼樣?」很少聽到昌浩說話這麼兇,但是這也無可厚非,因為對方非法入侵又破壞了窗戶,不生氣才奇怪。昌浩氣沖沖地環視室內,一想到整理起來不知道有多累,不小心就把手上的嵬掉到了地上。真是前所未有的慘狀,損毀的板窗碎片散落屋內,把燈台、屏風和矮桌都埋在底下。昌浩把眼睛張大到不能再大,深深吸口氣,放聲大叫︰「哇啊啊啊啊啊!」……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