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少年陰陽師(參拾貳) : 夕暮之花

  • Hit:76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全新單元「竹籠眼篇」震撼登場!這回,昌浩不但多了個「未婚妻」,竟然還成了殺人犯?!結城光流老師2013年8月即將訪台!●簽書會訊息請見本書腰封底◎隨書附贈珍藏書籤大哥成親遭到疫鬼附身,大伯吉平則被人下毒差點沒命,安倍家最近實在不安寧!正當眾人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沒想到下一個倒楣的就是昌浩!一個白髮紅眼、相貌詭異的男人一見到昌浩,便要取他的性命!無力招架的昌浩岌岌可危,千鈞一髮之際,一名年紀相仿的少女出手救了他。然而麻煩還沒結束,這位靈力強大的少女雖然解救了昌浩,卻帶來另一個更讓人不知所措的震撼消息!昌浩還來不及反應,皇宮中,卻早有另一股勢力悄悄盯上了安倍家……

全新單元「竹籠眼篇」震撼登場!這回,昌浩不但多了個「未婚妻」,竟然還成了殺人犯?!結城光流老師2013年8月即將訪台!●簽書會訊息請見本書腰封底◎隨書附贈珍藏書籤大哥成親遭到疫鬼附身,大伯吉平則被人下毒差點沒命,安倍家最近實在不安寧!正當眾人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沒想到下一個倒楣的就是昌浩!一個白髮紅眼、相貌詭異的男人一見到昌浩,便要取他的性命!無力招架的昌浩岌岌可危,千鈞一髮之際,一名年紀相仿的少女出手救了他。然而麻煩還沒結束,這位靈力強大的少女雖然解救了昌浩,卻帶來另一個更讓人不知所措的震撼消息!昌浩還來不及反應,皇宮中,卻早有另一股勢力悄悄盯上了安倍家……
結城光流(ゆうき みつる)8月21日生,獅子座,O型。非常喜歡紅茶、寶石、中島美雪、織田裕二、槙原敬之等等,尤其喜歡電視劇《大搜查線》。說來惶恐,區區在下我,託大家的福,作家生涯已經十週年了。這十年來,發生過很多事,全都像悠長遙遠的夢。可以持續到現在,都要歸功於相關工作人員與讀者們。我會更精益求精,邁向未來的15年、20年,請大家繼續給我支持與鼓勵。現在,就讓我們揭開《少年陰陽師》第七單元「竹籠眼篇」的序幕吧。
沒有星星的天空,覆蓋著厚厚的雲層,花瓣般的白色細屑從那裡紛紛飄落。「是雪……」難怪風這麼冷。不過,還不到會積雪的程度。昌浩忽然想起貴船的雪。那之後已經過了一年,真是光陰似箭啊。母親和小怪一定很擔心自己,要趕快回家才行。正要跨出腳步時,天一的神氣驟然變得犀利。昌浩赫然轉過身去。「天一?」佇立的天一,頭髮和衣服都被神氣高高吹起。有個人站在天一前面。站定不動的男人,穿著水干(註:一種服飾。),注視著他們。最讓昌浩驚訝的是,那個男人的樣貌。紮在背後的長髮,白得像雪一樣。還有眼睛。注視著天一和昌浩的雙眸,是透明的紅色。那種紅,跟小怪眼眸融入夕陽般的紅不同,好像還摻雜著些許紫色。年紀看起來跟朱雀差不多。像黑夜般的深色水干,袖子比一般衣服短。被衣服包住的身體,乍看有點過瘦,但從他的動作可以看出其實是身上毫無贅肉。露出袖子外的手腕、手指都很緊實,骨頭清楚可見。在側邊打結的腰帶,前端繡著家徽般的圖案。男人緩緩開口:「你是安倍家的陰陽師嗎?」昌浩屏住了氣息。天一無言地制止正要回答的昌浩,替他開口問:「你是誰?」難得聽到她這麼冰冷的聲音,而且是全身緊繃戒備。沒有戰鬥力的土將,之所以極盡全力地威嚇,是因為對方奇特的樣貌嗎?男人沒把天一放在眼裡,視線直射向她後面的昌浩。「安倍家的陰陽師……就是你?」紅色的眼睛閃爍著兇光。就在昌浩警覺地皺起眉頭時,男人採取了行動。他像疾風般,越過天一身旁,結起刀印,描繪出九字。「咦……?!」轉過身的天一還來不及重整態勢,男人已經在她和昌浩之間築起了無形的牆壁。「昌浩大人!」天一攀在牆壁上大叫,男人看都不看她一眼,轉向了昌浩。被冰冷的視線射穿的昌浩,張大了眼睛。無法言喻的戰慄,從脖子掠過背脊。男人比昌浩高出兩個頭,紅色眼睛依然閃爍著剛硬的光芒,盯住昌浩不放。昌浩下意識地往後退。直覺告訴他,不能硬碰硬。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本能就是發出了警告。「昌浩大人、昌浩大人,快逃啊!」男人轉向天一,用刀印在空中比畫了什麼記號。「五芒星?!」起初昌浩這麼認為,結果卻出乎意料,是六個角的星星。「竹籠眼……!」那是竹籠眼之印,又稱六芒星。安倍家收藏的書籍中,也很少提到這種形狀的手印。很像祖父偏好的五芒星,但多一個角。男人把竹籠眼的圖案一口氣畫完,再把力量發射出去。天一慘叫一聲,被關進了在牆壁外瞬間形成的光柵欄裡。「天一!」昌浩想衝過去,卻發現自己的身體懸空升起。扭頭一看,男人正抓著他的手,紅色眼睛閃過厲光。「啊……!」背部一陣衝擊。不知何時天地反轉了。是男人一把抓住他的手,把他拋出去了。當他察覺到的瞬間,男人又再度抓住了他的雙手。被反擰的肩膀嘎吱作響,痛得昌浩表情扭曲,直冒冷汗。這傢伙就是襲擊哥哥的術士嗎?昌浩試圖掙脫,卻怎麼也推不開男人的手,還被緊緊勒住脖子。他不能呼吸,耳邊響起撲通撲通的心跳聲,與耳鳴聲交疊。在痛苦中,昌浩恍然大悟。這個男人是陰陽師。他會使喚疫鬼、會使用竹籠眼印封住十二神將、會以精湛的武術制伏敵人。昌浩不擅長武術,怎麼樣都沒辦法專心練習。小怪告誡過他好幾次,不可以偏廢,他都回它說到時候再用法術彌補就行了。「唔……!」好難過。氧氣不夠。頭痛欲裂。昌浩猛抓男人的手。這樣下去會完蛋。非想辦法甩開男人的手不可。他儘可能不想對人類使用法術。使用時,需要相當的覺悟。面對明顯帶著敵意與殺氣的敵人,必須使出同等的法術,靠力氣贏不了。他咬緊牙關,用右手結手印,在空中畫出相剋的五芒星。「……嗡……!」發出呻吟般的真言後,他再也不能呼吸。男人更緊緊掐住了他的脖子。「住手、住手!」連天一的慘叫聲,聽起來都好遙遠。心跳在胸口撲通撲通加快了速度。掛在脖子上的道反勾玉,冰冷地顫動著。緊閉的眼皮下,有灰白色的火焰在眼睛深處搖曳。昌浩蠕動嘴唇,眼皮微微張開,視線射穿了男人。男人看到他眼中的白色火焰,嚴厲地瞇起了眼睛。「就是這個?」心臟又在昌浩胸口狂跳起來。嫋嫋搖曳的火焰,熊熊燃燒起來,同時也從昌浩全身冒出不屬於人類的波動。「昌浩大人……!」天一大驚失色。那是天狐的火焰。「不可以!昌浩大人,不可以……!」使出渾身力量敲打光之柵欄的天一,拚命叫喊。面臨死亡時,那股力量的確可以救昌浩,但同時也會削弱他的生命力,是名副其實的雙面刃。「快住手啊!朱雀、朱雀,快來人啊……!」語尾已經成了含淚的慘叫。男人只瞥了神將一眼,就低下頭,面無表情地注視著昌浩,像是在觀察顯然與靈氣不同的力量波動。昌浩的表情驟變,不再是人類的面貌。男人的視線與昌浩的視線交會,紅色眼睛冰冷地閃爍著。他把昌浩的左手向後扭,昌浩右手著地,撐住失去平衡的身體。男人又用手肘往他的右手敲下去。右手正中央附近響起鈍重的聲音,昌浩瞪大眼睛,然後大叫起來。「唔……!」他抱住被打得歪七扭八的手,痛苦地喘著氣。男人抓住他的衣領,把大拇指壓在他脈搏跳動的地方。這樣會壓迫血管,阻礙血液循環。眼前一片黑暗,他卻不覺得難過,因為手的疼痛更強烈。他隱約聽見天一在遠處狂叫,把在夜裡也豔麗奪目的金髮甩得凌亂不堪。「…………」昌浩擠出最後的力量,抓住男人的手。但完全使不上力,根本動不了他。心跳聲在胸口撲通撲通震響。眼底浮現微弱的光芒。啊,是螢火蟲。在黑暗中飛舞的螢火蟲。我們有過約定,明年夏天要去看螢火蟲。去那座山中,以螢火蟲聞名的河邊。這個螢火蟲的約定,還沒實現呢。昌浩的手無力地垂下來。天一發出刺耳的叫聲。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