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少年陰陽師(參拾捌) : 蜷曲之滴

  • Hit:62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晴明失蹤了!就連十二神將也開始內鬥?!
大陰陽師安倍晴明與陰陽寮的對決暫時告一段落,京城又恢復了以往的平靜,昌浩也被任命為竹三条宮的御用陰陽師。然而,「我不在的期間,所有的事就交給你啦,昌浩。」說完這句話之後就去了吉野的晴明,竟然失蹤了!此時,宣告預言的不祥妖怪「件」,悄悄擄走了昌親的女兒梓。趕往現場的昌浩,卻驚覺殘留的妖氣竟酷似晴明?!邪惡的力量正蠢蠢欲動,而這對祖孫之間深厚的羈絆,也開始慢慢瓦解……

晴明失蹤了!就連十二神將也開始內鬥?!
大陰陽師安倍晴明與陰陽寮的對決暫時告一段落,京城又恢復了以往的平靜,昌浩也被任命為竹三条宮的御用陰陽師。然而,「我不在的期間,所有的事就交給你啦,昌浩。」說完這句話之後就去了吉野的晴明,竟然失蹤了!此時,宣告預言的不祥妖怪「件」,悄悄擄走了昌親的女兒梓。趕往現場的昌浩,卻驚覺殘留的妖氣竟酷似晴明?!邪惡的力量正蠢蠢欲動,而這對祖孫之間深厚的羈絆,也開始慢慢瓦解……
結城光流(ゆうき みつる)8月21日生,O型,居住東京。2000年9月以《篁破幻草子:仇野之魂》出道,成為作家。作品有《篁破幻草子》、《少年陰陽師》、《大陰陽師 安倍晴明》、《怪物血族》等暢銷系列。非常喜歡紅茶、寶石、中島美雪、織田裕二、槙原敬之等等,尤其熱愛《大搜查線》。
春天就會看到櫻花。一直以來都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然而,還可以看到幾次櫻花凋謝呢?「以為明日櫻仍在,夜半風來落滿地。」(親鸞)「夢見春風吹花落,醒來波心仍蕩漾。」(西行)
譯者介紹︰涂愫芸東吳日語系畢業,遊學日本三年,任職日商七年,現為專職翻譯。譯有《少年陰陽師》系列、《怪物血族》系列、《鹿乃子與瑪德蓮夫人》、《豐臣公主》、《鹿男》、《鴨川荷爾摩》、《荷爾摩六景》、《華麗一族》等書。
我會保護妳,不惜違背天意。我會保護妳,不惜破壞世界天理。我會保護妳,不惜粉碎未來。我會保護妳,不惜此身墮落為鬼。
◇  ◇  ◇
昌浩睡得昏昏沉沉。咦?他轉動眼珠子確認狀況。好暗。他在從來沒見過的地方。到處都沒有光線,視野卻非常寬闊。眼前像擋著透明的黑色琉璃。好奇怪,自己明明在睡覺,這是哪裡呢?他爬起來,環視周遭,看到小怪背對自己站在遠處。「啊,小怪。」昌浩鬆口氣,走向小怪。忽然,小怪回過頭看昌浩。昌浩不由得停下腳步。「小怪?……」小怪注視著昌浩半晌,突然改變方向,在黑暗中垂頭喪氣地往前走。「小怪,你要去哪?」問了它也不回答。昌浩向前跑。小怪離他越來越遠。不管怎麼跑,都不能縮短距離。小怪的白色身影,逐漸消失在黑暗中。「……」昌浩腦中產生小小的疙瘩,好像哪裡不對勁。「小怪、小怪,我叫你啊。」嘴巴說出來的話也有奇怪的感覺;沒來由的某種感覺。「等等,你要去哪啊!」拚命跑,跑得上氣不接下的昌浩,突然被看不見的牆擋住了。心跳怦然加速。他把手貼在牆壁上。「……咦……」他知道自己接下來會說什麼。「這是……什麼……」心狂跳起來,背脊一陣冰涼。透明的牆壁擋住了他的去路,小怪走在離他很遠的地方。他猛搥牆壁,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對,猛搥這道牆。一次又一次搥打牆壁,他這麼大叫──「等等!小怪、小怪,我叫你啊!喂,小怪,你聽見了吧?快回頭轉向我啊!不要不理我!」搥牆的拳頭根部很痛,逐漸麻痹失去了感覺。那雙手肌肉結實、手指又粗又長。叫喊的聲音既渾厚又低沉。心跳更加狂亂了。他認得這雙手。小怪不停地往前走。昌浩發現,徘徊在它前方的黑暗,是比黑暗還要漆黑的深邃黑暗。「……」小怪停下腳步,蜷曲著蹲下來。黑暗把手伸向白色身影,遮蔽了它。昌浩的心臟跳得厲害,冷汗直冒,體溫急速下降。啊,不能這樣下去。不能說、不能叫。他知道這樣下去不行。嘴巴卻違背他的意志,動了起來。「不要走……」小怪完全消失在黑暗中了。昌浩雙手貼著牆壁,扯開嗓門大叫,叫出了不該說的話。「不要走,紅蓮!──」
不要走。你要去哪?他知道前面是什麼。重複的話、重複的光景。
陰陽師作的夢意味著什麼。
這個夢,跟那晚作的夢一樣──
¸  ¸  ¸
張開眼睛,只看見一片黑暗。燃燒的炭火發出微弱的嗞嗞聲。已經撒上灰的炭,似乎還有火勢殘留。昌浩赫然跳起來,汗溼的頭髮黏在臉頰上。他厭煩地撥開頭髮,環視周遭,看到小怪閉著眼睛,像貓一樣蜷曲在自己的墊褥旁。「……」昌浩盯著那個白色身軀,眼睛都忘了眨。撲通撲通的心跳聲,在耳裡響得好吵,顫抖的身體重複著淺而急促的呼吸,無法控制。他悄悄伸出了手。把下巴搭在交叉擺放的前腳上,閉著眼睛的小怪,動了一下一邊的白色長耳朵。就在它張開眼睛的同時,一道神氣降落在昌浩的墊褥旁。「怎麼了?昌浩。」看到昌浩臉上毫無血色,蒼白到連黑暗中都看得清清楚楚,現身的十二神將勾陣皺起了眉頭。 小怪也抬起上半身,訝異地問:「你那是什麼表情啊……」昌浩舉起右手,粗暴地抓起劉海,重重地嘆口氣,把肺部空氣都吐光了。心跳還是緩和不下來,手腳前端冰冷得連他自己都感到驚訝。季節還是春天。天快亮了,正是最冷的時刻。火盆裡的炭,昌浩在快睡著前,撒上灰做了處理。那之後,小怪說為了謹慎起見,又來看過處理狀況。現在想來,在自己完全入睡後,小怪很可能還守著火盆一段時間,保持屋內的暖和。這個時期,夜間空氣還是很冷,昌浩卻沒有冷到要縮起身子的感覺。他緊繃著臉,默默招手叫小怪過來。滿臉疑惑的小怪,儘管疑惑還是走到他旁邊。他一把抓起小怪的身體,摟進臂彎裡。小怪眨眨眼,瞇起眼睛。以前也有過這樣的情形。小怪看一眼身旁的同袍,在昌浩臂彎裡啪答甩了一下尾巴。昌浩的表情糾結。小怪也察覺了。跟那時候一樣,它的尾巴拍打著墊褥。不同的是,當時十四歲的自己,現在十八歲了。在黑暗中,搥著看不見的牆壁的手,就是自己現在的手。就是自己現在抱著小怪的手。昌浩垂下視線,不禁屏住了氣息。拳頭的根部,像是用力搥過好幾下,都變白了。心撲通狂跳,莫名的感覺衝上背脊。他毛骨悚然,脖子恍如凍住了。打破沉默的是勾陣。「你作夢了?」昌浩無言地點點頭。同樣的詢問,只是今天詢問的人不一樣。回答的是小怪。它強裝鎮定,只淡淡地說出了事實。「四年前,在黃泉瘴穴被鑿穿前,也發生過同樣的事。」陰陽師作的夢意味著什麼。「也可能只是一般的夢。是哪種夢,到時候才能知道。」小怪把視線從同袍身上拉回到昌浩身上說:「不過……看樣子,不太像一般的夢。」昌浩無法回答。沉默意味著小怪的推測是正確的。屏住氣息的昌浩,垂下了視線。白色小怪被關進了黑暗裡。那是四年前暗示小怪、紅蓮會落入敵人之手的夢。他作了同樣的夢。現在的自己,作了跟那時候完全一樣的夢。不可能只是偶然。昌浩咬住嘴唇。那時候也是、現在也是,眼前一片黑暗。黑暗中有什麼人、有什麼東西,要到那時候才會知道。而所謂的「那時候」,就是事情發生之後。只知道會發生。什麼時候、在哪裡、如何發生、發生什麼事,無從得知。昌浩懊惱得不知道該怎麼辦,覺得自己好沒用。他不像當時那麼害怕,也不再直打哆嗦。只是氣自己不成熟,還沒辦法看透未來。
坐下來準備吃早餐的昌浩,在餐桌前默默合掌表示感謝,從他慘白的臉看得出他一夜沒睡。端湯來的露樹,看到昌浩的臉,皺起了眉頭。「昌浩,你怎麼了?臉色很差呢。」在旁邊坐下來的母親顯得很擔心,昌浩微微苦笑地說:「我只是沒睡好……今天的工作可以按時結束,回家後再好好睡,把昨天的份也補回來。」「沒累過頭吧?」「沒有,放心。」昌浩點點頭,讓一再詢問的母親安心。露樹看著他的臉,終於放心了。端坐在餐桌前的吉昌和晴明,都盯著昌浩。昌浩注意到他們的視線,疑惑地交互看著祖父與父親。「怎麼了?……」吉昌回說:「沒什麼,只是很久沒看到你這麼疲憊的臉了。」「唔……」仔細一看,吉昌還有點感動呢。昌浩半瞇起眼睛說:「什麼意思?」「我還以為,你在播磨待了三年,身、心都長大人了呢……」父親眼神柔和地說:「結果天性還是很難改變呢,對吧?父親。」有心事時,還是很容易看得出來。「就是啊。」老人回應望向自己的兒子,嘴角綻開笑容,擺出好爺爺的神情接著說:「對了,昌浩。」「什麼事?」今天的早餐是稀飯。盛在碗裡的稀飯還冒著蒸氣,很適合在陰曆二月還很冷的早上吃。昌浩對著碗呼呼吹氣,把稀飯稍微吹冷才開始吃。晴明指著自己盤子裡的沙丁魚,對他說:「昌浩,拿去吃吧。」出其不意的話,讓昌浩瞪大了眼睛。「咦?喜歡沙丁魚的爺爺居然會說這種話。怎麼了?是身體哪裡不舒服嗎?還好嗎?有沒有發燒?父親,別默不作聲,您也說說話啊。」昌浩像放連珠砲似的說了一長串,把碗放下來,欠身向前。晴明無奈地看著他說:「爺爺只是想把自己喜歡吃的東西,讓給滿臉疲憊還是吃得很開心的孫子,你卻這樣糟蹋爺爺的心意,爺爺好難過、好難過啊。」「不是糟蹋,是客氣、是貼心。沙丁魚很有營養,所以爺爺一定要吃。好了,別說這個了,您剛才要跟我說的不是沙丁魚吧?是什麼事?」嘆口氣,重新坐好的昌浩把話拉回主題。晴明邊把筷子伸向沙丁魚,邊開口說:「算了,我自己享受。」「我不是從剛才就請您這麼做嗎?乾脆也把我的一隻吃掉吧?反正有兩隻。」「哦,是嗎?那我就不客氣了。」「是、是,請用。」昌浩雙手端起盤子遞過去。晴明伸出筷子夾起一隻,放到自己盤子裡。這時候,看著他們你來我往的吉昌乾咳了一聲。「父親,可以說正事了嗎?」「啊,對了,昌浩,你今天回家後,跟我去一趟竹三条宮。」昌浩的筷子才碰到沙丁魚就停下來了。「什麼?」晴明拿著碗,對訝異地眨著眼睛的昌浩說:「你昨天不是帶回來一封公主寫的信嗎?」昌浩點點頭,放下碗和筷子,端正坐姿。昨天他的確去了竹三条宮,臨走前內親王脩子交給了他一封信,收信人是晴明。他回到家後,立刻交給晴明,就回自己房間查資料了。在一個月前的猜謎比賽時,脩子要求皇上讓昌浩成為竹三条宮的御用陰陽師,皇上答應了。這件事是在昌浩不知情的狀態下決定的,然後透過陰陽頭頒佈聖旨給昌浩。他沒有拒絕的自由,也沒有拒絕的理由。竹三条宮的主人是脩子。現在,昌浩是比任何人都接近脩子的陰陽師。皇上和左大臣會答應這件事,除了內親王的懇求外,應該還有其他理由。昌浩的祖父安倍晴明,儘管老了,依然是當代第一大陰陽師,名聲屹立不搖。藤原家族的首領左大臣家,從曾祖父忠平那一代,就開始仰賴安倍晴明。以晴明為首的安倍一族,從那時候起,儼然成了與左大臣家相關的貴族們發生大事時的避風港。追隨左大臣家的貴族,都可以仰賴安倍一族的特異能力。昌浩自我要求,在播磨國菅生鄉嚴格修練了將近三年,最近才剛回來。到目前為止,還沒展現過他的實力和智慧長進了多少。不是他故意隱瞞,只是覺得沒人問起,他也不好意思說自己可以做到這樣、那樣,到處炫耀。回京城才知道已經當上陰陽博士的大哥成親,對他說炫耀也沒什麼好處,還是一步一步來,適時展現吧。沒有人叫他表現,他也沒有刻意隱瞞。在猜謎比賽時,他以只有家人知道的方式,展現了修行的成果。沒想到也因此得到了內親王脩子的肯定。這位皇女的聰敏,令人驚訝。連成親都說她實在太可怕了,竟然可以趁大家都還沒察覺,就先指定安倍家除了晴明外最具實力的昌浩,做為自己的御用陰陽師。然而,換個角度來看,把安倍一族當成御用陰陽師的脩子,在皇宮尤其是後宮的險惡權力均衡圖中,可以說是靠向了左大臣的陣營。脩子的同母弟妹敦康親王、媄子內親王,也是由左大臣的第一千金中宮彰子撫養。彰子還沒有孩子。在她還沒有懷孕跡象的現在,左大臣把當今皇上的孩子握在手中,有為萬一做準備的強烈意圖。晴明知道,聰明的脩子一定也明白這種事,所以才想擁有會真正站在自己這邊的陰陽師。她選擇昌浩而非其他人,是因為從小的緣分。昌浩向來真誠地對待她,所以促成了這樣的機緣。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晴明也不知道。「公主很喜歡你給她的櫻花枝。」聽晴明這麼說,昌浩想起脩子昨天的模樣。花之女神木花開耶姬賞賜給他當獎賞的櫻花枝,他拿去竹三条宮,獻給了脩子。他絕對不討厭美麗的東西,只是覺得放在自己這裡,不如送給女性,花會綻放得更有意義。果不其然,脩子非常開心,命令藤花連凋落的花瓣都一片也不能扔掉。想起藤花在竹簾後面的臉,昌浩喟然而嘆。命婦對藤花的斥責,以及藤花給命婦的回應,在昌浩耳邊響起。──我不會嫁給任何人。胸口小小刺痛了一下,昌浩裝作沒察覺,忍過去了。「我不會嫁給任何人」這句話,蘊含著她的真正心意,與昌浩抱持的決心一模一樣,分毫不差。其他人都沒差別。換成其他人都毫無意義。三年前,在菅生的祕密村落,小野螢曾問過昌浩。那個佔據他的心,讓他魂牽夢縈的女孩是誰?昌浩告訴她,是個很重要的人。螢又問他,你們將來會結婚嗎?──應該不會吧。這是昌浩給她的答案。沒辦法,有些事就是這麼無奈。十三歲時,隔著一張竹簾,他懊惱、悲傷得無法自已。十八歲的現在,隔開他們的竹簾,證明了無法抗拒的決定性事實。不能再像小時候那樣把手伸出去碰觸她了。即便隱瞞真相、隱瞞身分,只要無法否認的事實存在,昌浩就沒有資格、就不會被允許。被隱藏在藤花這個名字底下的她的出身、她的真名,終有一天會被埋入時光洪流的深處。即便如此,只要她是出生在這個國家最尊貴的藤原家族,而昌浩是守護藤原家族的安倍家族的人,他們就不可能期待超越這樣的關係。多虧有竹簾救了自己,沒有竹簾的話,自己可能會無意識地追逐她的身影。這時候的自己,眼神一定就像朱雀看著天一、六合看著風音。那模樣被誰看見的話,就會東窗事發。這麼一來,藤花在竹三条宮的處境就會岌岌可危。實際上,服侍脩子的命婦就察覺到他們兩人之間流露著不尋常的空氣,馬上對藤花提出了警告。他以為自己很小心了,卻還是發生這種事,他不禁咒罵自己的失態。那個命婦在已故皇后定子還活著時,對定子又尊敬又崇拜。她傾注無人能比的熱情,要把定子的遺孤脩子培養成優秀的人。因為長年服侍定子,所以皇上對她也很信賴。被命婦盯上,絕對沒好事。為了藤花,他也必須圓融地打好關係。心思向來不夠細膩的昌浩,做起來很辛苦。但最重要的是剛開始,怎能不在這時候站穩腳步呢。昌浩會這麼堅決,還有命婦之外的理由。相較之下,那個理由更危險。「所以呢,昌浩,公主說可以的話,她還想要一枝……」晴明說的話,昌浩都聽見了,但只有聲音從耳朵穿過。發現孫子心不在焉的晴明,瞇起眼睛,加強了語氣說:「喂,昌浩……你有沒有在聽啊?」面對嘆息的老人的視線,坐在昌浩旁邊的小怪,嘆口氣輕輕站起來,然後把兩隻前腳放在乍看像是側耳傾聽晴明說話的昌浩耳邊,嘶的吸了一口氣。「哇──!」耳邊突然響起聲音,害昌浩沒坐穩,雙手著地。「哇?!」他恢復鎮定,轉頭一看,直立的小怪把兩隻前腳扠在腰上,得意地挺直了背脊。小怪不管昌浩呆愕的眼神,抬頭挺胸對晴明說:「怎麼樣?」「嗯、嗯。」晴明滿意地點點頭,把昌浩讓給他的沙丁魚,從頭部咬掉一半。「不能要求女神再給一枝,只好去向公主道歉了,你跟我一起去。」「哦……」重新坐好的昌浩,眨眨眼,瞇起眼睛說:「呃,我不去應該也沒關係吧?」脩子與晴明的關係,比昌浩更深。不用昌浩作陪,晴明一個人去就行了吧?再說,仔細想想也有點奇怪,獻上樹枝的是昌浩,為什麼是向晴明要另外一枝呢?百思不解的昌浩提出這樣的疑問,晴明開心地笑了起來。「她是拿櫻花當藉口,想見見很久不見的我,因為這些日子我都被你們關在家裡。」昌浩張大眼睛,把臉轉向吉昌。吉昌無言地搖頭嘆息,這是內親王的指示,他不能阻攔。吉昌皺起眉頭說:「父親,等您回來,就決定去吉野山莊的日期吧。」晴明沉下臉說:「你是來真的?」「當然是來真的,不只我,哥哥、成親也是來真的。」「唔唔唔唔……」昌浩交互看著半瞇起眼睛低吟的祖父與臉色鐵青的父親,想起昨天的事。昨天那三人的確一起討論了這件事。京城貴族們的委託案,依然不斷湧進來。陰陽助、天文博士、陰陽博士在討論如何減輕晴明的負擔時,昌浩正好從那裡經過。他不經意地說了一句話,成親就突然鼓掌稱讚了他。昌浩結束工作離開陰陽寮,就去了竹三条宮,所以不知道他們後來討論了什麼。不過,看樣子是決定要實行了。晴明的注意力轉向了吉昌,所以昌浩拿起了碗和筷子。儘管稀飯都已經涼了,他還是趕緊往嘴裡扒。不可能再向木花開耶姬要一枝櫻花枝,上次那枝純粹只是獎賞。那麼,能不能向左近櫻的母樹要一枝呢?原則上,櫻花是不能砍也不能折的樹木。每棵樹都有可能成為靈木、靈樹,尤其是櫻花樹。也因此,櫻花樹產生魔性的機率比其他樹都高。所以不能隨便對櫻花樹做什麼。想到這些,就不能答應脩子的要求。晴明說要去竹三条宮道歉,應該是他的真心話吧。昌浩吃完稀飯,把碗放下來,雙手合十說我吃飽了,向還沒結束無聊交談的父親與祖父行個禮說:「我要走了,我會盡快結束工作回來。」兩人瞥昌浩一眼,同時點頭回應。「嗯,小心走。」「告訴昌親,我會晚點到。」「是。」昌浩站起來後,父子兩人又吵了起來。「我沒辦法接受,陰曆二月還很冷呢。」「就是冷才好,您哪裡都不會想去,也不會有人千里迢迢把棘手的問題帶去那麼偏僻的吉野。」「你說偏僻?你說吉野偏僻?卻要把自己的父親趕去那種地方?」「不是趕,是要把您藏起來。」「不對,我聽說了,成親說要把我趕出京城。」「唔……是誰把內容告訴了您?」「原來真的是這樣,我只是隨便猜猜。」「太佩服了,您的直覺還是這麼準,不過這跟那是兩回事。」小怪邊追上昌浩,邊扭頭往後看著他們父子。然後無奈地縮起肩膀,甩了一下尾巴。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