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少年陰陽師(參拾柒) : 落櫻之禱

  • Hit:64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全新單元【尸櫻篇】震撼登場!
闊別三年再次見面,卻成為「敵人」!昌浩這次的對手竟然是自己的爺爺──安倍晴明?!
留在播磨跟隨神祓眾修行的昌浩,轉眼之間就已經過了三年。然而一封催促他立即返鄉的緊急家書,迫使昌浩不得不中斷修業。不安的昌浩急忙趕回京城,沒想到要面對的竟然是以吉昌為首的陰陽寮,與大陰陽師安倍晴明之間的全面戰爭!昌浩不在的這段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另一方面,宮裡近來頻頻發生不祥事件,昌浩發現皇宮裡的櫻花樹竟然一夕枯萎!這究竟是天災、巧合,還是這個國家正面臨新的災厄的預兆?……

全新單元【尸櫻篇】震撼登場!
闊別三年再次見面,卻成為「敵人」!昌浩這次的對手竟然是自己的爺爺──安倍晴明?!
留在播磨跟隨神祓眾修行的昌浩,轉眼之間就已經過了三年。然而一封催促他立即返鄉的緊急家書,迫使昌浩不得不中斷修業。不安的昌浩急忙趕回京城,沒想到要面對的竟然是以吉昌為首的陰陽寮,與大陰陽師安倍晴明之間的全面戰爭!昌浩不在的這段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另一方面,宮裡近來頻頻發生不祥事件,昌浩發現皇宮裡的櫻花樹竟然一夕枯萎!這究竟是天災、巧合,還是這個國家正面臨新的災厄的預兆?……
結城光流8月21日生,O型,居住東京。2000年9月以《篁破幻草子:仇野之魂》出道,成為作家。作品有《篁破幻草子》、《少年陰陽師》、《大陰陽師 安倍晴明》、《怪物血族》等暢銷系列。非常喜歡紅茶、寶石、中島美雪、織田裕二、槙原敬之等等,尤其熱愛《大搜查線》。
從很久以前,櫻花就緊緊扣住了日本人的心弦。如夢般綻放,如夢般凋謝。若夢即現實,現實即夢,那麼,櫻花給人的感覺便是:「願於二月之滿月,死於春日櫻花下。」(西行法師)「凋謝之櫻,殘留之櫻,皆為凋謝之櫻。」(詩人良寬)新篇章【尸櫻篇】,開始囉、開始囉。
譯者介紹︰涂愫芸東吳日語系畢業,遊學日本三年,任職日商七年,現為專職翻譯。譯有《少年陰陽師》系列、《怪物血族》系列、《鹿乃子與瑪德蓮夫人》、《豐臣公主》、《鹿男》、《鴨川荷爾摩》、《荷爾摩六景》、《華麗一族》等書。
◇       ◇       ◇
風颼颼吹起。數千、數萬的花朵,在黑夜中震顫起來,同時開始凋謝。櫻花綻放。多到數不清的樹木,全都是櫻花樹。樹木分明是櫻花樹、花朵分明是櫻花。飄舞凋落的花瓣,顏色卻不一樣。大家熟悉的是,如同一小點的紅色落在白底上的淡粉紅色花朵。然而,周遭一整片的樹木,數不清的樹枝上,滿滿綻放的燦爛花朵,卻都不是熟悉的顏色。樹幹的形狀、樹皮、樹枝的模樣,都是櫻花樹,只有顏色不對。在沒有光線的黑暗中,看似微微發亮的花瓣顏色是淡紫色。接著,強烈的風勢呼嘯而過,颳起飄舞的花瓣,使樹木顫抖、樹枝搖曳。「不……!」有人大叫。淒厲的攻擊沒有間斷,彷彿在嘲笑那刺耳的叫聲。啊,有人大叫一聲。有人抓住他的肩膀。有人跑出來擋在前面。櫻花飛舞。響起風切聲的白刃,光亮奪目。升起的深紅火焰,撞上迎面而來的攻擊,產生爆裂。衝擊力席捲而來。櫻花飛舞。「……!」叫聲、怒吼聲震耳欲聾。大地轟隆一聲震動起來,絢麗綻放的櫻花宛如充滿了怒氣。斜坡下陷,塵土飛揚。揮舞的刀刃放出鬥氣,劈向粗大的樹幹,巨樹劈里啪啦應聲裂開。漫天飛舞的花瓣,瘋狂地捲起漩渦,被橫掃而來的衝擊颳走。響起美妙的清澄聲音,與現場氣氛全然不搭調。那是小鈴鐺的樂聲。狂風颯颯,吹起淡紫色的花。展開的視野前,聳立著分外燦爛奪目的櫻花巨樹。敵人站在樹的根部。心臟撲通撲通狂跳。「──!」層層交疊的怒吼,被風吞噬,什麼都聽不見了。心臟又撲通撲通狂跳。忽然響起說話聲。「──你將會喪命。」在飛舞的花瓣前嗤笑的那張臉,令人無法撇開視線。「你將會喪命,死於所愛的人之手。」有人在吶喊;所有人都在吶喊。「而你所愛的人。」櫻花飛舞。「也將會喪命,死於你之手──」
◇       ◇       ◇
預言一定會應驗。
1
「不要走這條路吧……」妹妹害怕地停下來,哥哥轉過身去,強裝出勇敢的樣子面對她。「妳在說什麼啊,妳也知道這條是近路吧?」「我知道……可是我好怕……」太陽已經下山,周遭都暗了。目前還勉強看得見腳下的路,但再過一會兒,整個世界就會被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覆蓋。他們想在下雪前,出來撿最後一次果實,卻沒有撿到預期中的數量,就卯起來往山裡面走。察覺太陽開始西沉,急著想下山時,已經太遲了。白天的視覺與傍晚不一樣。他們沿著自以為正確的路往前走,路卻越走越狹窄,發現走錯時,已經找不到回頭的方向了。村落與山之間的距離很短,他們卻不知道為什麼找不到回家的路。小男孩安撫害怕哭泣的妹妹,牽起她的手,絞盡腦汁思考。會不會是遇到「神隱」了?小男孩想起離開村落時,活字典爺爺說的話。爺爺說現在的時節,經常有人迷路走進狹縫裡,千萬要小心。不久前才剛過冬至,現在的時節最容易發生詭異的事件。就在他們繞來繞去時,黑夜徹底來臨。現在已經過了黃昏時刻,是黑暗的世界了。妹妹哭得抽抽搭搭,開始吵鬧,說她已經走不動了。小男孩自己的腳也很痛,好想蹲下來大哭。但為了妹妹,他還是忍住了。「……」忽然聽見大人的聲音,可能是有人擔心,來找他們了。「那邊。」小男孩揹起蹲在地上的妹妹,奮力往前走。感覺是走在斜坡上,他想一定是回到原來的路上了。「……」又聽見了聲音,是男人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是沒聽過的聲音,但應該是村裡的哪個人。「……這……邊……」嘎沙嘎沙撥開枯草往前走的小男孩,突然停下了腳步。越走越進入深山,到處都看不到路。地面散落著許許多多的枯草與樹枝,一片矮木前,有棵特別高大的樹。約莫有六丈高的樹,葉子幾乎掉光了,好像無數隻手高高舉向了天空。比十個人圍成一圈還要粗的樹幹,從中間位置分岔出無數根的樹枝。聳立在黑暗中的樹影,看起來像恐怖陰森的怪物。「……來……這……邊……」又響起了說話聲,來自那棵分岔出無數根樹枝的大樹枝幹裡面。不對,是來自一塊東西,那塊東西懸掛在從枝幹橫伸出去的有些彎曲的粗大樹枝上。小男孩屏住氣息,視線與那塊東西交會了。「過來……這……邊……」呼喚著兩個人的東西,是垂掛在樹枝上的馬頭。小孩子們嚇得全身僵硬,馬頭對著他們獰笑。「過來……這邊。」被召喚的小男孩,揹著妹妹,搖搖晃晃向前走。來到樹下的孩子們,看到馬頭齜牙咧嘴,嚇得想叫也叫不出了。小男孩只是愣愣地想起,因博學多聞而被稱為活字典的爺爺說過的話。──山裡有時候會出現馬頭,垂掛在榎樹的樹枝上,要小心喔。那是妖怪。有榎樹樹枝、有馬頭,是妖怪沒錯。「不准傷害孩子們,垂掛妖。」低沉渾厚、響亮、強悍的聲音,劃破了緊張的空氣。倒掛的馬頭──垂掛妖,猛然張開了眼睛。滴著口水大大張開的嘴巴,撲向小男孩背上的女孩,要咬下她的頭。「禁!」小孩子們與馬頭之間,出現了金色的五芒星,阻攔了妖怪。那個大人衝過來,把呆呆看著這一幕的小孩子們同時抱起來。「危險,待在這裡。」叫不出聲來,也沒辦法眨眼的孩子們,被帶到樹叢附近避難。擋在他們與榎樹巨木之間的大人,長得很高,但仔細看會發現,他的年紀沒有父親或村裡的大人那麼大。他不是村裡的人,是第一次見到的外來的人。他身上的狩衣、狩褲,到處都磨破了,又爛又舊。草鞋看起來也穿了很久,頭髮紮在脖子後面。雖是不認識的人,但跟父親一樣寬廣的背影,卻讓小孩子們莫名地感到安心。倒掛的馬頭吠叫起來。「不要阻撓我!你是什麼人?」「我是陰陽師。」回答的陰陽師用右手結起刀印。眼睛佈滿血絲的馬頭大叫:「你是神祓眾──?」「不太一樣。」「什麼?!」「我是神祓眾的食客。」馬頭嚇得直打哆嗦,嘟嘟噥噥地說:「難道是……」有個半人半妖的大陰陽師安倍晴明,雖然住在遙遠的京城,名聲卻轟動妖怪世界。聽說傳承他的血脈的人,正寄宿在神祓眾的鄉里。「你就是那個安倍晴明的孫子?!」「不要叫我孫子。」用不悅的口吻頂回去的陰陽師,很快以刀印畫出四縱五橫網。「縛鬼伏邪,百鬼消除。」馬頭被金色的四縱五橫網困住,發出慘叫聲。「急急如律令!」結印的同時,冷靜沉穩的聲音也宣佈法術完成了。金色的四縱五橫印,無聲無息地消失在黑暗中。陰陽師轉身面向呆呆看著這一切的孩子們,笑著說:「你們都沒事,太好了,回鄉里吧。」
好幾個男人聚集在鄉里的入口處,燃燒著篝火。他們臉色蒼白、沉默不語。其中一人忽然張大眼睛,指著山的那一邊。「你們看……!」騷動起來的男人們,清楚看到有個人背上揹著小女孩、手上牽著小男孩。在篝火中發現父親身影的小女孩,忘形地揮起手來。她跳下來,跟哥哥一起跑向了父親。昌浩望著他們的背影,鬆了一口氣。「辛苦了。」來自頭頂上的聲音,吸引了昌浩的視線。他抬起頭,看到坐在樹枝上的白色怪物和十二神將勾陣。「我回來啦。」昌浩對他們揮揮手。小怪在他旁邊翩然降落,再跳到同時著地的勾陣的肩膀上,甩了一下尾巴。「花的時間比我想像中長呢。」坐在勾陣肩上的小怪,眼睛稍微往斜上方看。現在的昌浩,視線高度比勾陣和小怪高出了一些。「他們差點被神隱,垂掛妖趁機魅惑他們,所以我花了很大的工夫才找到他們。」「是嗎?」勾陣這麼回應,視線滑向了其他地方。有個年輕人,從為了讓孩子們平安回來而點燃的篝火那邊走過來。披在年輕人背上的長髮,被橙色火光照亮,晚上也看得出來是白色。他看著昌浩的雙眼,是血般的紅色。他比昌浩大四歲,是神祓眾的年輕人夕霧。「很高興看到你平安回來。」「你嘴巴這麼說……表情卻完全相反。」昌浩拉下臉說。夕霧淡淡地回應他:「知道就好,回菅生鄉啦。」「咦,可是……」昌浩有點在意村裡的人。夕霧轉過身去,扭頭往後對他說:「我向郡司和里長報備過,辦完事就回去。」昌浩望著他快步離去的背影,低聲埋怨說:「慰勞我幾句也不會死吧……」小怪和勾陣聽到這句話,忍不住想笑。「我們不是慰勞過你了嗎?」「昌浩,夕霧不可能做那種事。」「我知道啦。」昌浩深深嘆口氣,又轉身望向篝火。孩子們和那個父親,對他深深一鞠躬致謝。小女孩滿面笑容,用力揮著手。也揮手回應她的昌浩,突然覺得背後有道銳利的視線,慌忙往後看,原來是紅色雙眸在催他快走。昌浩與小怪們縮縮肩膀,快跑追上了夕霧。
播磨國赤穗郡的菅生鄉,是個山川環繞的地方,住著被稱為神祓眾的播磨陰陽師們。赤穗郡郊外的某座村落,最近頻頻發生神隱事件。郡司是在三天前接到通報。治理赤穗郡的郡司,很重視這件事,命令從京城調派來赤穗郡衙門的陰陽師及神祓眾,盡快解決這件事。從京城調派來的陰陽師,指的是昌浩。昌浩是隸屬於皇宮陰陽寮的陰陽生。但因為個人的想法,留在播磨菅生鄉過著修行的生活,希望可以精進做為陰陽師的力量。這樣的他,為什麼會變成被調派到赤穗郡衙門的身分呢?這是陰陽寮的首長陰陽頭的特別安排,還動用了左大臣與皇上的力量。連夜趕路,在天未亮時趕回菅生鄉的昌浩等人,只稍微睡了一下。不管任何狀況,能睡的時候就要盡量睡,這是很重要的事。不過,只睡一下,還是很睏。昌浩強忍著呵欠,走出寄宿的草庵,打井水洗臉。現在是冬天。再不到一個月,就是迎接新年的年底了。在回來的路上看到的月亮,已經稍微超出了上弦月的形狀。還不到下雪的時候。聽說更深山內的菅生祕密村落,也還沒下雪。他忽然發現,種在草庵門口旁的小樹,沒有半點生氣。是因為雨下得太少,水分不夠嗎?他記得這棵樹是柊樹。他用井水澆柊樹,對著樹枝說:「要振作起來喔。」這時候,一個小小的身影跑向了他。「叔叔。」昌浩苦笑起來,心想小朋友起得真早呢。「早,時遠。」「早安。」時遠很有禮貌地行個禮,就抱住了昌浩的腳。「叔叔把妖怪打敗了嗎?」目光閃閃發亮的時遠三歲了。他出生於兩年前的夏天,是神祓眾首領小野家的嫡長子,也是下屆首領。抱起時遠的昌浩,看到跟在小朋友後面的女孩,對她笑笑說:「早啊,螢,妳一大早就很辛苦呢。」「你該感謝我,在天亮前,是我拉住了他。天還沒亮他就醒了,一直吵著要來跟你說話。」「謝啦……」昌浩由衷感謝。螢是神祓眾首領家族的人。她是時遠的姑姑,擁有在神祓眾的首領家族中也是數一數二的強勁靈力。曾經被強力推舉為神祓眾的下屆首領,但她沒答應,現在是前繼承人──已經去世的哥哥──的遺孤時遠的監護人。與昌浩同年齡的螢,外表從十五歲開始就幾乎沒有改變。在法術的控制下,她的成長緩慢得驚人。這是為了盡可能延長她剩下不多的壽命,神祓眾所做的痛苦抉擇。現在還不是很明顯,但隨著一年、一年過去,她彷彿時間停止般的外表,就會與昌浩的外表產生很大的差距。昌浩借住的草庵,在小野家宅院的用地內。他不肯住小野家替他準備的房間,只借用了這間小草庵。除了三餐會麻煩小野家的人之外,他展現其他事都要盡可能自己做的魄力,但現況是還沒有值得一提的成果。因為他每天都嘆修行,根本沒有餘力做家事。那麼,誰來幫他整理生活環境呢?那就是時間太多,閒閒沒事做的小怪和勾陣。昌浩本來就沒有整理房間的天賦。他在安倍家的房間,到處散落著書和道具,看起來熱鬧非凡。有時他心血來潮大掃除,就會維持一段時間的整潔。但只要有什麼事發生,馬上就亂成一團了。那時,小怪只是隨手幫他把書靠到一旁,但來這裡後,整理成了它每天必做的工作。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不只它一個,還有個有閒暇的同袍一起致力於清理整頓。「昌浩,洗完臉就把木板打開,通通風……啊,螢、時遠,好早啊。」小怪用兩隻腳走出草庵。在昌浩臂彎裡的時遠,一看到小怪,眼睛就亮了起來。「小怪,早。」「不要叫我小怪。」臭著臉回應三歲小孩的怪物,約莫大型貓或小型狗的大小,全身覆蓋著白毛。長長的耳朵和尾巴垂在後面,四肢前端各有五根爪子。脖子周圍有好幾個像是「長尾巴勾玉」的突起,額頭上有花朵般的紅色圖騰。大大的眼睛是紅色的,像極了融化後的夕陽。「要跟你說幾次,你才會記得啊?又不是昌浩,該記住啦。」小怪靠後腳直立,諄諄教誨,卻發現小孩子都沒在聽。它浮現說什麼也沒用的虛無感與疲勞感交織的複雜心情,半瞇起眼睛,嘆了一口氣。嘻嘻竊笑的聲音傳入耳裡。小怪細瞇著眼睛,移動視線,看到勾陣坐在草庵的屋頂上笑著。她輕盈地跳下來,抱起了小怪,小怪順勢爬到她肩上。小怪和勾陣對於做瑣碎雜事之類的打雜工作,看起來甘之如飴,但其實並不是這樣。他們位居眾神之末,是跟隨安倍晴明的十二神將。身為安倍晴明的式神,卻因為某些因素,現在跟著晴明的孫子昌浩。保護昌浩才是他們的任務,但他們很久沒有做這件事了。不是這樣的任務完全解除了,而是因為待在菅生鄉,昌浩沒有與敵人對峙而喪命的危險。昌浩是在這個鄉里修行,鍛鍊陰陽師的力量,所以有他在這裡的老師。神將們若把那位老師晾在一旁,插手管昌浩的事,那就是僭越的行為。再說,昌浩在修行中遇到的危險,也都是跟修行相關的事,不但神祓眾交代他們不要干涉,昌浩也嚴令他們不准出手。神將們在這裡的工作,就是早上送昌浩出門、打掃草庵、完成其他必要的雜務。然後,在昌浩拖著疲憊的身軀回來之前,沒任何事可做。茫然消磨時間也不是辦法,神將們不得不思考這件事。既然昌浩在修行,他們是不是也該有什麼對等的收穫呢?那之後,小怪和勾陣送走昌浩,就在草庵屋簷下的地面畫陣型圖,假想敵人,擬定如何有效地徹底擊潰對方的戰略,彼此討論假如遇上曾經苦戰過的大妖,最好採取什麼樣的戰法?又該如何克服各自的弱點,發揮最大的優點殲滅敵人?思考這些事來打發時間,頗像鬥將的風格。螢想他們應該很閒,去看他們在做什麼。她說他們明明是因為太閒,才有效益地打發時間,幹嘛不老實說呢。小怪與勾陣的戰鬥論談源源不絕,有時螢也會加入討論,以陰陽師的不同觀點來策劃新的謀略。有時神祓眾也會拿去用,因此神將們消磨時間的方式,得到的成果遠超出他們想像之外。他們還經常被迫看顧時遠。時遠是個大膽的孩子,小怪靠近他,他也可以睡得很熟,動都不動一下。小怪原本以為,是自己以怪物的模樣出現,所以他沒有反應,某天才知道並不是那樣而感到大為驚訝。「小怪、小怪,跟我玩。」時遠把手伸過來,小怪就背對他,不停甩動白色尾巴。時遠忙著抓東甩西甩的尾巴,興奮得大叫。昌浩瞇起眼睛,抱著這樣的時遠。昌浩有兩個侄子、兩個姪女。雖然有書信往來,但很久沒見了。不知道他們好不好?在他的記憶中,孩子們的臉都是最後一次見到的模樣。那之後經過三年了,他們應該都長大很多了。昌浩長高了,骨骼也越來越接近大人了。沒有過了這麼多年的真實感,是因為他整天忙著修行,所以幾乎沒有修行之外的記憶。小怪的尾巴被時遠抓到了。它是故意的,小孩開心極了。昌浩不禁感嘆,小怪真的很會逗小孩呢。也不知道從哪學來的,時遠剛出生時,小怪就比昌浩更會照顧小孩,小野家的人也很驚訝。某天,冥官沒事來晃一下,正好被勾陣撞見,害得菅生鄉差點發生大慘案。小怪也現出了原形,昌浩因此見到了好久不見的紅蓮。那天真的很危險。在菅生鄉,那件事成了茶餘飯後的話題。回想起來,在菅生鄉,只有那次見過一次紅蓮,還滿想念的。由此可見,在菅生鄉的日子有多安穩。不過,昌浩在修行中,好幾次都差點沒命。因為夕霧從來不留情。昌浩從三歲到十三歲的十年間,由於某些因素,靈視能力被封鎖了。要用不到三年的時間,填補十年的空白,修行必然是無法想像的嚴苛。做同樣的訓練,夕霧都表現得輕鬆自如,所以昌浩也絕不示弱喊苦。其實他是覺得,看起來若無其事的樣子才奇怪。昌浩以為,這世上像怪物的人只有祖父,沒想到夕霧在某方面也很像。在播磨,他深深覺得這世界太遼闊了。這世上一定還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