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阿富汗的女兒在哭泣

  • Hit:5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21世紀,最感人與驚駭的真人真事,  一個一定要記住的名字:法齊婭.古菲,  2014年阿富汗呼聲最高的女總統候選人!  這是她寫給黑暗世代的生命之光!  在生命隨時會消失的時刻,  寫給女兒們的信,  寫下的「希望之光」,  給一定要勇敢的女兒們!
  來自轟動國際被削鼻女孩的國度,  21世紀仍在恐懼中存在的國度──阿富汗,  作者法齊婭痛苦卻深愛的國度。  當她走入男性威權,政治迫害的核心時,  她想起長大的家鄉,  和看似富裕卻危機環繞的家庭,  有政治威權的父親面對的重重殺機,  有溫暖與愛的母親面對的生離死別,  支持她讀書的哥哥,那充滿光亮的微笑。  她思念的眼淚不斷湧出,  失去的痛不斷地敲打她的心。  在她尚未脫離迫害與恐懼的阿富汗中,  她要告訴她的兩個女兒與阿富汗的女兒們,  就算身處最艱難不合理的世界,  一定要用勇敢與愛,  活出最美的生命之光!
作者簡介
法齊婭.古菲 FAWZIA KOOFI
  一九七五年生於阿富汗巴達克珊省。擔任教師期間,她走訪阿富汗許多貧窮角落,後來更加入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成為兒童保護員,為阿富汗的孩童持續奔走。
  二○○五年,法齊婭成為阿富汗首位擔任國會主席的女性;她也是議會的議員,致力於提升女性受教育的權利。《阿富汗的女兒在哭泣》是這位人權鬥士撼動人心的心路歷程,她深受人民愛戴,即將參選二○一四年阿富汗總統。
譯者簡介
侯嘉(王玉)
  一九八○年生於台北,英國新堡大學口筆譯碩士畢。曾任中華民國總統府聘用翻譯、富邦投顧全職翻譯、中英科貿論壇口譯員、麻省理工學院開放式課程全職編輯等。譯有《三種力量》、《把人生變動詞》(大田出版)等書。

第四章新的開始 一九七九~一九九○ 我母親深深哀悼她愛的人,但是我父親的死,在許多方面造就了她。頭幾個月裡,她天生的領導能力脫穎而出。掌管家裡、打點物資並且決定孩子們命運的人是她。她擔任我父親左右手的那幾年,有效率的家務管理以及在大家庭裡促進和平的能力,使她能夠帶領我們家走出黑暗期。她優先考慮的,是讓小孩們待在一起與保持安全。她收到多次提婚,但是她以曾經不願與我父親離婚的理由,拒絕了所有的追求者。她不會冒失去孩子的風險。在我們的文化裡,繼父沒有義務承擔前一段婚姻中的小孩,如同恩那亞特的母親悲慘的經驗所示範。她在我父親死後仍然年輕又心性不定,嫁給了一位英俊的年輕人,他曾經為我父親工作,擔任看管家中牲畜的牧羊人。他曾去伊朗找工作,最近從那兒回來,帶來了在我們偏遠的村子裡見不到的令人興奮的消費品,好比錄音機。他以世故圓滑的伊朗人生故事和新奇的機器追求她。除了恩那亞特之外,我父親的第七位太太還為他生下另外三個小孩:娜齊(Nazi)、賀達亞特(Hedayat)與撒非烏拉(Safiullah)。她堅持帶著她的小孩們到她的新家,但是她的新任丈夫不願給他們飯吃,也不給衣服穿。我母親很同情她。在幾個禮拜之後她前去探望,發現恩那亞特、娜齊和賀達亞特在屋外的園子裡哭。他們不准進入溫暖的屋子,又餓又髒。她立刻將他們帶回家。但是這個年輕女子不願放棄她的寶寶撒非烏拉,於是我母親將他留下,而這卻成了她後悔一輩子的事,因為幾天之後他發了高燒,無人聞問,在沒有食物與慰藉之中死去。我們聽說他一連哭了好幾個小時,幼小的臉龐佈滿了蒼蠅,但是這個男人不准他的母親抱起他。於是他獨自、可怕地死去。恩那亞特對此一直無法釋懷,他將他的長子命名為撒非烏拉,紀念他弟弟。和我母親很親近的卡兒比比就幸運多了。她嫁給一位當地的領袖,一個沒有自己小孩的和藹的人。他撫養她的小孩,視如己出,甚至在他死時將財產留給他們,這在我們的文化中幾乎從未聽聞。 和我母親處不來的尼亞茲比比嫁給一位老師,而且繼續住在庫夫區。儘管尼亞茲比比和我母親之間有過爭吵,多年以後,當我在競選國會議員時,這個男人給我極大的幫助,他為我安排交通並且陪伴我進行競選活動。大家庭的結構在西方世界不容易被理解,但是在我的觀點,它是很美妙的事。這種聯繫,超越了世代、紛爭與距離。家,就是家。哈里法的小孩、我父親的長子祖梅沙(Zulmaishah)繼承了土泥宅。他後來被殺害,由次子納迪爾(Nadir)繼承。他是我第五個媽媽—我父親離婚的太太之一—的兒子。他今日仍住在那裡。我父親死後的頭幾天和頭幾個禮拜,我們沒有太多時間哀悼。山外的世界陰森、隱約地更加逼近,快速分崩離析的政治情勢即將潰散在我們身上。我父親死後幾天,殺害他的指揮官們來找我們。我們跑到關牲畜的地方,躲在一大片岩壁後,看著他們打劫我們家、竊取所有能帶走的東西:收音機、家具、鍋碗瓢盆。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