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戴眼鏡的女孩

  • Hit:103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文字與圖畫大師的相遇,跨時代典藏的繪本小說
二○一四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小淘氣尼古拉》繪本大師桑貝 莫迪亞諾的童年寓言描寫父母親異地工作,分隔三年的童年往事只有父親的日子,女孩戴起了眼鏡她學會分辨夢境並且準確地去觀察世界真正的樣子學會媽媽擅長的芭蕾舞蹈,以雙腳朝人生交擊跳躍
特殊十八開精裝共讀典藏版獻給每顆思念家人並渴望擁抱溫暖的心一起戴上眼鏡享受閱讀時光吧
「到了很久以後,我才覺得我的童年莫測高深,讓我有了寫作的欲望」 ──派屈克.莫迪亞諾,二○一四年諾貝爾文學獎,得獎感言
當我不戴眼鏡時,眼底的世界不再那麼粗糙,人與物銳利分明的輪廓邊線消失了,全變得朦朧、柔和;聲音也漸次低沉。它像我依偎在臉頰邊的大枕頭一樣軟乎乎、毛絨絨,我總是沉睡其中。「你又在做夢啊,卡德琳?」爸爸問我。「該把眼鏡戴上了。」我聽他的話戴好眼鏡,一切又變得像平常一樣堅硬、準確。透過眼鏡,我看見世界本來的面目。我不能再沉溺於夢境。我好想念媽媽,分開了這麼多年以後,終於要見面了,我好高興。
本書記述一個戴眼鏡的女孩,與她父親兩人在巴黎第十區度過的一段童年故事。他們住在一間倉庫的樓上,女孩的父親從事著詭異的轉運工作,母親則曾是一名舞蹈者,人在美國.一家人分隔了三年…
 作者透過女孩的筆觸,細膩而柔性地描述著女孩眼中的世界和所見所聞,文字洋溢著純稚而淡雅的風格。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迪亞諾以其獨特的簡單回溯敘述方式,帶領我們進入一個溫暖和煦的世界,非常平實的情節,卻包括了一種生命的深度內容,使得整部作品就宛如一首流暢的鋼琴樂章一般,配合法國插晝大師桑貝大量的趣味插圖,本書不僅讀者愛不釋手,更具典藏價值 。

文字與圖畫大師的相遇,跨時代典藏的繪本小說
二○一四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小淘氣尼古拉》繪本大師桑貝 莫迪亞諾的童年寓言描寫父母親異地工作,分隔三年的童年往事只有父親的日子,女孩戴起了眼鏡她學會分辨夢境並且準確地去觀察世界真正的樣子學會媽媽擅長的芭蕾舞蹈,以雙腳朝人生交擊跳躍
特殊十八開精裝共讀典藏版獻給每顆思念家人並渴望擁抱溫暖的心一起戴上眼鏡享受閱讀時光吧
「到了很久以後,我才覺得我的童年莫測高深,讓我有了寫作的欲望」 ──派屈克.莫迪亞諾,二○一四年諾貝爾文學獎,得獎感言
當我不戴眼鏡時,眼底的世界不再那麼粗糙,人與物銳利分明的輪廓邊線消失了,全變得朦朧、柔和;聲音也漸次低沉。它像我依偎在臉頰邊的大枕頭一樣軟乎乎、毛絨絨,我總是沉睡其中。「你又在做夢啊,卡德琳?」爸爸問我。「該把眼鏡戴上了。」我聽他的話戴好眼鏡,一切又變得像平常一樣堅硬、準確。透過眼鏡,我看見世界本來的面目。我不能再沉溺於夢境。我好想念媽媽,分開了這麼多年以後,終於要見面了,我好高興。
本書記述一個戴眼鏡的女孩,與她父親兩人在巴黎第十區度過的一段童年故事。他們住在一間倉庫的樓上,女孩的父親從事著詭異的轉運工作,母親則曾是一名舞蹈者,人在美國.一家人分隔了三年…
 作者透過女孩的筆觸,細膩而柔性地描述著女孩眼中的世界和所見所聞,文字洋溢著純稚而淡雅的風格。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迪亞諾以其獨特的簡單回溯敘述方式,帶領我們進入一個溫暖和煦的世界,非常平實的情節,卻包括了一種生命的深度內容,使得整部作品就宛如一首流暢的鋼琴樂章一般,配合法國插晝大師桑貝大量的趣味插圖,本書不僅讀者愛不釋手,更具典藏價值 。 派屈克.莫迪亞諾/故事
二○一四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派屈克.莫迪亞諾,Patrick Modiano,一九四五年出生於巴黎一個富商家庭,父親是義大利猶太人後裔。他的小說常以二次大戰德軍佔領法國時期為背景,渲染當時恐懼、曖昧未明的不確定氣氛,描寫一些形跡可疑的小人物,生活在大時代中身不由己的悲哀。記憶、身份和追尋成為他小說中常見的主題,處理時間和記憶的藝術性,被譽為當代的普魯斯特。
莫迪亞諾一九六八年出道作《星形廣場》(La Place de l'étoile) 即榮獲羅傑‧尼米耶文學獎;之後陸續以《環城大道》(Les Boulevards de ceinture)榮獲法蘭西學院小說大獎,一九七八年以《暗店街》榮獲法國文壇最高榮譽「龔古爾獎」。莫迪亞諾至今創作三十多部作品,包二十八本小說、八部電影戲劇劇本、兒童文學、歌詞創作等。他的作品普遍篇幅不長,俱是傑作。《暗店街》成為他至今最為全球熟知的代表作
他是第十五位榮獲諾貝爾文學獎肯定的法國作家,也是當今文壇第一位先後榮獲龔固爾獎及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
桑貝 /插畫
尚‧賈克‧桑貝,Jean-Jacques Sempé,世界級插畫及繪本大師。一九三二年生於法國波爾多,十九歲即投身漫畫界。一九六○年與赫內‧葛西尼合作創作了《小淘氣尼古拉》系列作品,一舉成名,成為他的代表作。桑貝擅長用淡雅色彩與細緻筆觸,搭配簡單的文句,描述出最單純的人性價值,觸動人心。他也對法國與西方社會變遷觀察入微,時事景況經常出現於他的畫作中,將複雜的議題轉換成能使人會心一笑的幽默。除了散見於世界各大報章雜誌外,他也定期為美國的《紐約客》雜誌畫製封面。法國媒體更盛讚桑貝是集哲學家、社會學家、小說家與詩人於一身的畫家。  譯者簡介邱瑞鑾,東海大學哲學系畢業,譯有法國作家馬歇爾.埃梅短篇小說集《貓咪躲高高》。 紐約今天下雪,我從五十九街住的公寓窗口,看望對面大樓裏我開辦的舞蹈學校上課的情形。在大幅的玻璃後面,穿緊身衣的學生剛練習完腳尖點地和雙腿交擊的動作。我女兒在那裏擔任助教,正隨著音樂向學生示範爵士舞,好讓怹們放鬆肢體。  待會兒我就要過去和他們一起練舞。  在這羣學生裏,有一位戴眼鏡的小女孩。她上課前都先把眼鏡擱在椅子上,就像我在她那個年紀,去狄絲邁洛娃太太那裏上課時一樣。沒有人戴著眼鏡跳舞的。我記得,在狄絲邁洛娃太太那裏跳舞的那段期間,白天練舞,我都沒戴眼鏡。當我不戴眼鏡時,眼底的世界不再那麼粗糙,人與物銳利分明的輪廓邊線消失了,全變得朦朧、柔和;聲音也漸次低沉。它像我依偎在臉頰邊的大枕頭一樣軟乎乎、毛絨絨,我總是沉睡其中。  「你又在做夢啊,卡德琳?」爸爸問我。「該把眼鏡戴上了。」  我聽他的話戴好眼鏡,一切又變得像平常一樣堅硬、準確。透過眼鏡,我看見世界本來的面目。我不能再沉溺於夢境。  在紐約,我曾經在一個芭蕾舞團當了幾年團唄。後來,我和媽媽一起開設舞蹈班,媽媽退休後,便由我獨力經營。現在則有女兒和我一起工作。其實爸爸也應該退休了,但他還拿不定主意。不過,話說回來,他要從哪兒退,哪兒休呢?我一向搞不清楚爸爸真正的職業是什麼。他和媽媽現在住在格林威治村的一間小公寓裏。總之,我們這家人沒什麼特別好談的,紐約多的是這樣的人。唯一和他人有點不同的是,我是在巴黎第十一區度過童年的。這已經是三十年前的往事了。  當時我們住在一個像倉庫一樣的地方的樓上,每天晚上七點鐘,爸爸就放下一樓倉庫的鐵捲門。這個地方像是鄉下火車站的庫房,有人寄放行李,有人寄發行李。每天都堆滿了一堆箱子和盒子。倉庫裏還有一個磅秤,磅秤的秤台很大,和地面齊高;指針刻度可以指到三百公斤,是用來秤很重的東西。  我從來沒看過這個磅秤秤過什麼東西。只秤過爸爸。偶爾幾次,爸爸的合夥人卡斯德拉先生不在店裏時,他就一動不動、一聲不響的站在秤台中央,雙手插進口袋,臉朝下。冥思著什麼似的凝視著秤表,秤表上的指針指著──我還記得很清楚──六十七公斤。有幾次,他對我說:  「要不要來,卡德琳?」  於是我到秤台上和他站在一起。我們兩個人就直立那裏,爸爸的手搭在我的肩上。我們動也不動,好像在照相機前擺弄姿勢一樣。我拿掉我的眼鏡,爸爸拿掉他的。四周一切都變得柔軟、熏熏然。時間靜止了。我們好舒暢。  有一天,爸爸的合夥人卡斯德拉先生撞見我們站在秤台上。  「你們在幹嘛?」他喝道。  熏熏然的氛圍消失了。爸爸和我,我們重新戴上眼鏡。  「我們在秤體重啊,你看到的。」爸爸回答。  卡斯德拉先生不屑回答我們,煩躁的踩著步子走到玻璃帷幕後面的辦公室。辦公室裏,面對面擺著兩張胡桃木製的辦公桌,桌前各有一張旋轉椅:這是爸爸和卡斯德拉先生的座位。  在媽媽離開以後,卡斯德拉先生才和爸爸一起工作。我媽媽是美國人。她二十歲時是舞團的舞者,隨飛團來巴黎巡迴演出。她就是在這個時候認識了爸爸。後來他們互訂終身,結了婚。媽媽繼續在巴黎的音樂廳跳舞,像帝國音樂廳、街頭藝人音樂廳、阿罕布拉音樂廳等處。我保存了所有媽媽演出的節目單。不過媽媽得了思鄉病。幾年後,她決定返回美國定居。爸爸答應她,等他處理好「生意上的事」,我們就去美國和她團聚。至少,爸爸是這麼對我說的。不過,後來我明白了,媽媽離開我們是另有原因。
  二○一四年諾貝爾文學獎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