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熊行者.首部曲(2) : 前進大熊湖

  • Hit:82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洪蘭、李偉文、張東君 擊掌推薦 ★英美「亞馬遜網路書店」 五顆星評價 ★《出版者週刊》《美國圖書館協會》《學校圖書館期刊》《科克斯評論》《號角雜誌》《書單》 國際媒體好評讚譽 命運將他們聚集在一起…… 熊族群聚神祕、廣闊得幾乎望不著邊際的「大熊湖」,預備慶祝「最長的一日」,但北極熊與黑熊爆發了衝突,棕熊托克羅也被迫隻身前往掌印島,以求鮭魚重返。四隻小熊最後終於在混亂中相遇,但前方有諸多危機隱伏,小熊們必須要有堅強的信心才能抵達傳說中的熊族夢土,他們能否毫髮無傷地熬過野地嚴酷現實的考驗? 成功塑造野性迷人的【貓戰士】後,艾琳‧杭特終於再度推出另一奇幻鉅作:【熊行者】。透過真實又奇幻的情節,四隻小熊在壯闊的北美大地千里跋涉,接受森林、冰原、海洋以及成長、信心、飢餓的考驗,一起尋找傳說中未曾受人類破壞的熊族夢土,並完成拯救整個熊族與人類的神聖使命。 ‧為什麼選「熊」當主角? 「熊」之所以雀屏中選,正因為牠是一種美麗、罕見卻經常被誤解的動物,牠們擁有獨特的生活模式,具有強大的攻擊力,但熊族的存續卻又和自然環境緊密關聯,牠們對大自然的熱愛與追尋,正是這個故事最想發揚的精神和價值。 ‧第一部帶著濃厚環境及動保意識的奇幻鉅著 四隻小熊之所以必須獨自流浪,都和環境變遷有關──北極熊因全球暖化、海冰提早融解;黑熊因人類大量砍伐森林,導致棲地不足;棕熊則因人類過度捕撈鮭魚而覓食困難。全書緊扣熊族生活習性,並深刻呈現熊族當前處境。 ‧融合原住民智慧的奇幻小說 作者對北美原住民的文化十分了解,將星象及原住民古老傳說發揮得淋漓盡致,並以熊的眼光唯妙唯肖地敘述,帶著生態智慧及想像力的熊言熊語,讀來既新奇又感人。

★洪蘭、李偉文、張東君 擊掌推薦 ★英美「亞馬遜網路書店」 五顆星評價 ★《出版者週刊》《美國圖書館協會》《學校圖書館期刊》《科克斯評論》《號角雜誌》《書單》 國際媒體好評讚譽 命運將他們聚集在一起…… 熊族群聚神祕、廣闊得幾乎望不著邊際的「大熊湖」,預備慶祝「最長的一日」,但北極熊與黑熊爆發了衝突,棕熊托克羅也被迫隻身前往掌印島,以求鮭魚重返。四隻小熊最後終於在混亂中相遇,但前方有諸多危機隱伏,小熊們必須要有堅強的信心才能抵達傳說中的熊族夢土,他們能否毫髮無傷地熬過野地嚴酷現實的考驗? 成功塑造野性迷人的【貓戰士】後,艾琳‧杭特終於再度推出另一奇幻鉅作:【熊行者】。透過真實又奇幻的情節,四隻小熊在壯闊的北美大地千里跋涉,接受森林、冰原、海洋以及成長、信心、飢餓的考驗,一起尋找傳說中未曾受人類破壞的熊族夢土,並完成拯救整個熊族與人類的神聖使命。 ‧為什麼選「熊」當主角? 「熊」之所以雀屏中選,正因為牠是一種美麗、罕見卻經常被誤解的動物,牠們擁有獨特的生活模式,具有強大的攻擊力,但熊族的存續卻又和自然環境緊密關聯,牠們對大自然的熱愛與追尋,正是這個故事最想發揚的精神和價值。 ‧第一部帶著濃厚環境及動保意識的奇幻鉅著 四隻小熊之所以必須獨自流浪,都和環境變遷有關──北極熊因全球暖化、海冰提早融解;黑熊因人類大量砍伐森林,導致棲地不足;棕熊則因人類過度捕撈鮭魚而覓食困難。全書緊扣熊族生活習性,並深刻呈現熊族當前處境。 ‧融合原住民智慧的奇幻小說 作者對北美原住民的文化十分了解,將星象及原住民古老傳說發揮得淋漓盡致,並以熊的眼光唯妙唯肖地敘述,帶著生態智慧及想像力的熊言熊語,讀來既新奇又感人。 艾琳‧杭特(Erin Hunter)熱銷全球的【貓戰士】作者,其寫作靈感來自對動物的熱愛及對自然世界的迷戀。「艾琳‧杭特」其實是多位作者組合的筆名,【熊行者】的主要創作者是圖伊‧蘇斯蘭(Tui Sutherland)和基立‧鮑德卓(Cherith Baldry),她們倆同時也是【貓戰士】的作者。圖伊‧蘇斯蘭在委內瑞拉出生,曾長住巴拉圭、多明尼加,因此對美洲原住民文化十分熟悉,在【熊行者】故事中,她盡情發揮了自己對原住民與大自然的知識和熱情。目前定居波士頓,持續創作。基立‧鮑德卓出生於英國蘭卡斯特,身邊總有動物相伴的她熱愛寫作,尤其是奇幻小說。在放棄教職後專心寫作,並已出版許多作品。譯者介紹蔡忠琦英國瑞汀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碩士。曾任職出版社,負責翻譯、編輯並策畫兒童與青少年叢書。熱愛美食與閱讀,期許末來閱讀的速度能與進食速度媲美。雖然很膽小,卻相信勇氣、創意和夢想;儘管腦容量不大,仍時時提醒自己所有簡化想法的潛在危機。現於瑞汀大學國際童年研究中心修讀博士,譯作有《西奧律師事務所1-不存在的證人》《西奧律師事務所2-消失的四月》《西奧律師事務所3-頭號嫌疑犯》等(遠流)。 吊人胃口的結局,相信讀者會在這些小熊努力求生存的過程中找到最大的樂趣。──《出版者週刊》這一系列的故事必會大受【貓戰士】粉絲歡迎。──《美國圖書館協會》從第一頁開始,故事就驚險刺激而且讓人耳目一新……故事情節明快緊湊,引爆年輕讀者熱血沸騰的腎上腺素!──《學校圖書館期刊》艾琳‧杭特創造了一個豐富的感官世界,充滿了殘酷、美麗、溫柔、野蠻與傳奇的背景。──《科克斯評論》書中的奇幻冒險情節和逼真的動物行為描述,能令讀者感到樂趣十足。──《號角雜誌》作者以擬人化的角色和對現實的關注的有趣平衡,描寫熊的行為及野外生活的殘酷,一系列精彩故事絕對大受【貓戰士】粉絲的喜愛。──《書單》今天是熊,明天就是人類李偉文/知名作家、荒野保護協會榮譽理事長所有的孩子都喜歡熊,不管是布偶的泰迪熊、動漫電影中的功夫熊、紀錄片中令人難忘的北極熊,或者動物園裡胖嘟嘟好像玩具的貓熊,童話故事中總也少不了熊的角色。這些熊的造型與模樣都非常可愛,但其實熊是陸地上最大且最強壯的肉食動物,原本牠在生活中是沒有天敵的,除了人以及因為人的行動所造成的環境改變。全世界總共有八種熊,有巨大雪白的北極熊;生長在北美洲、俄羅斯以及東歐荒野地帶,擅長捕魚的棕熊;北美洲叢林裡的美洲黑熊以及包括台灣黑熊在內的亞洲黑熊;當然也有大家都很熟悉、瀕臨絕種的貓熊,其他還有幾種只分布在少數特定地方,如南美洲的眼鏡熊,以及南亞的馬來熊以及印度南邊與斯里南卡的懶熊。不管哪一種,幾乎所有的熊都面臨很大的生存危機,【熊行者】以扣人心弦的生動故事,分別描述了北極熊卡莉,黑熊露莎與棕熊托克羅所面對的挑戰,不管原因是全球暖化海冰融解,還是過度砍伐森林,或者人類過度捕撈鮭魚,都是來自於人類為了自己的享受所造成的。不管是全球暖化或是自然資源的耗損形成的全球環境變遷,影響的都不只是熊族,在未來二十五年內,若是溫度持續上升,地球上會有百分之十五的物種會消失不見。我們更擔心的是:任何生物都無法獨自生存,牠們透過食物鏈而彼此休戚相關,一個物種滅絕會影響到吃牠或被牠吃的物種,然後漸漸的,這種影響會擴及到整個生態系,甚至形成連鎖反應,造成不可收拾的物種大量滅絕。記得有一則寓言說,想像全人類只有一百戶家庭組成,有六十五戶是文盲,七十戶家中沒有可以飲用的自來水,但其中七戶擁有百分之六十的土地,並消耗掉百分之八十的可用能源,六十戶人家擠在百分之十的土地上。在此情況下,全世界人類的共同責任是什麼?美國原住民印第安人所流傳的話值得生活在富裕地區的人們深思:「我們並沒有從我們的祖先那裡繼承這個地球,我們是向我們的子孫借用的。」這些寓言與說法提醒了我們日常生活與環境之間的關係,可以在與孩子閱讀【熊行者】後一起思考。感動人心的奇幻冒險小說張東君/作家看【熊行者】的故事時,我的腦袋裡不斷響起「熊的傳說」主題曲,不停地唱啊唱。因為,這個故事,是關於熊,而且還是個關於好幾種熊的旅程。讓他們踏上追尋過程的,不僅是由於各個熊族都有自己的神話傳說,還為了生活困境所逼。這些困境,追根究柢,都是人類所造成,或是以人類為導火線:棲息地被破壞、過度開發、人類的濫捕盜獵、氣候變遷下的全球暖化。各種熊找不到食物,北極熊得上陸跟陸生熊類競爭、各種小熊都得避開成年公熊,戰戰兢兢地茍且偷生。縱使如此,書中主角的這幾隻小熊,還是為了追尋他們族群的神話傳說,想要找到能安樂居住的地方,基本上,那應該是尚未被人類踐踏過的世界……小北極熊卡莉、小黑熊露莎、小棕熊托克羅,以及會變身成各種動物的小棕熊烏朱拉,這四隻熊分別因各種不同的理由而隻身,或是跟著同伴一起上路。還好他們在小時候都或多或少的從家長那裡學到一點求生技能,亦或是在旅程中邊看邊學。透過【熊行者】,我們能夠融入書中情節和主角們合而為一、身歷其境,「設身處地」的切實體會到各種熊的生活與生態、困境與挑戰。我們知道了黑熊是爬樹高手、棕熊很會捕魚、北極熊雖擅長游泳卻需要海冰。這些書本中、媒體上偶爾才能讀到的熊類現況,透過故事,活生生、血淋淋地展現在我們的眼前。而另一方面,我們也知道了還是有些人致力於熊類的保育,以各種方法在幫助熊、協助牠們回歸大自然。不論我們平時再怎麼宣導台灣黑熊保育、節能減碳救地球,以北極熊為吉祥物提醒大家全球暖化、北極融冰,效果都遠不及閱讀【熊行者】所能帶給讀者的震撼。隨著一頁頁的敘述,我們愈來愈迫切地希望天上的指路星能夠帶領北極熊回到永冰之地、期盼熊的守護星能夠帶領黑熊找到廣闊無邊的森林、期待以火為印記的路徑能夠讓棕熊找到牠們的故鄉。對喜愛奇幻故事的讀者來說,【熊行者】是一套很棒的冒險奇幻小說;對關心野生動物保育的朋友們來說,這是套可以推薦給周遭書迷們看的,極為寓教於樂的生態教材。總而言之,【熊行者】是各種熊的代言人,藉由故事幫所有的熊族發聲、幫全部的生物發難。認識卡莉、露莎、托克羅及烏朱拉,讓身為扁臉的我,想要為他們多做點事、多講點話。假如我們講真實故事無法打動人,那麼,就讓我們用這些熊行者的故事,來感動讀者的心吧。
  露莎盯著小棕熊看,他體型有她的兩倍大,方才搏鬥的過程中,她一度被壓制在下方,原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但她現在一點也不怕了,托克羅就蹲在面前,腹部兩側不停起伏,落日的紅光穿透樹葉映在他的棕毛上,留下燃燒般的赤褐色斑點。她找到歐卡失蹤的小熊了。即使我花上一輩子的時間,還是可能找不到他。這難道是神靈的指引?托克羅氣呼呼地瞪著她:「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我、我一直在找你。」露莎結結巴巴地說,「我大老遠從熊碗公來到這裡……」「熊碗公?」托克羅撇嘴問,「那是什麼東西?」「那是給熊住的地方。」露莎解釋。比起搏鬥,這個領域她比較有信心。「裡頭住著像我這樣的黑熊,也有棕熊和巨大的白熊。扁臉餵我們吃東西、照顧我們,其他扁臉會來看我們。喔,還有別的,」她補充道,「有老虎、紅鸛,以及鼻子又皺又長的動物。」托克羅不屑地打斷她:「你們和其他動物住在一起?」他咆哮了一聲,表示難以置信。「扁臉餵你們吃東西?那可不是熊的作風,你這樣算什麼熊?」露莎心頭一驚,托克羅看起來很憤怒,她知道要是打起來,自己絕對不可能再次逃過一劫,但她答應過歐卡,一定要把訊息傳達給她唯一倖存的小熊。「扁臉把你媽媽帶去熊碗公,最後她……她在那裡死去。」露莎決定有所保留,以免托克羅更生氣,她不打算告訴托克羅,歐卡因為喪子之痛而陷入瘋狂狀態,甚至因此攻擊了一個扁臉,她只說:「歐卡死前,要我幫忙轉達訊息給你,她說……」托克羅轉過身去:「我不想聽!」露莎驚訝之餘,向前踏出一步:「但我答應過她……」「我說了我不想聽!我不想聽到任何關於那隻熊的事,她拋棄了我,她才不是我媽媽。」托克羅邁開大步,腳掌在乾燥落葉上踩出清脆的聲響,直走到一棵歪曲的樅樹旁才停下腳步。 「她覺得很抱歉。」露莎喃喃地說。托克羅應該沒聽到她說的話吧,他連看都沒看露莎一眼,只是咆哮著:「給我滾回熊碗公去!」露莎眨了眨眼,感到很困惑,她冒著生命危險來找他,想把歐卡要說的話告訴他,原以為托克羅會心懷感激,甚至會因此變成她的朋友,那樣她就不會再孤單了。為什麼托克羅這麼有敵意?是因為她做了什麼嗎?她不可能再回熊碗公。野外比她所能想像的還要遼闊、恐怖且難以理解,但同時也刺激得很。幾個滿月下來,她體會到前所未有的自由;再回去小小的熊碗公,把兩、三棵樹當作「森林」來看是不可能的。要是她不走,托克羅會怎麼做呢?她咬緊牙根以免哭出來,她不想讓托克羅察覺她有多麼害怕。露莎轉頭望向另外一隻小棕熊,他坐在一旁興味十足地看著露莎。她歪著頭,回想起:在跟托克羅打架前,自己正在追一隻野兔,不是嗎?露莎的肚子發出巨響,提醒她這輩子還沒這麼餓過。她當時在追的那隻野兔,竟然變成了她眼前的這隻小熊。媽媽從沒提過會變成熊的兔子,或是其他會變身的動物。他到底是熊,還是兔子呢?等下會再變身嗎?露莎懷疑地打量著他,等著看兔耳朵咻地長出來。小棕熊起身,腳步輕盈地走向露莎。他的體型比托克羅小,眼神溫暖,閃爍著好奇:「我叫烏朱拉,你是露莎,對嗎?」露莎點頭。「你……你到底是熊還是兔子?」她忍不住脫口而出。烏朱拉聳聳肩,身上的棕毛像波浪般起伏。「我也不知道。」他說,「我還可以變成其他動物,像是鮭魚、老鷹……有時我甚至會變成扁臉幼獸。」露莎僵住了,烏朱拉變成的扁臉,是那種在熊碗公裡的餵食者,還是會對熊叫囂,還會發射金屬棒的那種危險扁臉?「你為什麼要變成扁臉?」「除了當熊,我並不特別想要變成什麼。」烏朱拉答道,「事情就那樣發生了。」他瞥了托克羅一眼,「我想試著控制自己,但現在還不是很上手。」「所以你其實是熊?」露莎探頭向前查看。他的耳朵目前確實是小小的、圓圓的,一點也不像兔耳朵。「我想是吧。」烏朱拉眨眨眼。「我希望自己是熊。」露莎四處張望,這裡的樹長得很茂密,幾乎沒有野莓灌木生長的空間,不過這裡也沒有扁臉或是狗的氣味。「這兒是托克羅的地盤嗎?」那隻巨大的小棕熊看起來非常強壯,想在樹上留下爪痕,或趕走其他熊、捍衛他的覓食地盤絕對不成問題。「不,我們只是路過。」琥珀色的光芒閃過烏朱拉的雙眸。「我們要去一個空中有熊的神靈跳舞的地方。」「在哪裡?」烏朱拉低頭看著自己的腳掌。那百分之百是熊掌,露莎心裡想著。「我們不知道確切的地點,」他坦承,「只是跟著星星走。」他再度抬頭看,「但是我一定要去那裡,不管要花多少時間。」露莎心中有股力量讓她走向前,抬高鼻子輕輕碰觸這隻小棕熊毛茸茸的耳朵。「你會找到那個地方的,我知道你會的。」烏朱拉回頭看著她。「你懂的,對嗎?」他輕聲說,「因為你也是這麼不停地找,直到終於找到托克羅。」露莎點點頭,「我答應過歐卡我會找到他,我也真的辦到了。」「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烏朱拉問道,「去那個有熊神靈跳舞的地方。」露莎思索著,不知道歐卡的靈魂會不會也在那裡?不知道歐卡會不會親口告訴托克羅她有多愛他?露莎好想親眼看到那一幕,再說她如今也沒其他地方可去,更何況她成功找到托克羅了,不是嗎?如果烏朱拉想找那個地方,或許她幫得上忙。「好,我也去。」她宣布。「太好了!」烏朱拉開心地大叫,用兩隻前腳蹦蹦跳跳。他雖然年紀比露莎小,體型卻大得多,露莎往後退一步,避免被撞倒。「你覺得托克羅會介意嗎?」她問道,望向站在樅樹下、背對著他們的棕熊。「他好像不太喜歡我。」烏朱拉隨著她的視線望去:「托克羅誰都不喜歡,包括他自己。」他低聲下了註腳。露莎驚訝地看著他,但還來不及說什麼,托克羅已經晃著身軀,從細長的樹枝下冒出頭來,生氣地盯著露莎:「你可別拖累我們。」托克羅發出警告。露莎強忍住咆哮的衝動。這是烏朱拉的旅行耶,又不是托克羅的!他有什麼資格指使她?但露莎只是搖搖頭。「我不會的。」她承諾。雖然露莎希望能盡快休息、吃點東西,因為她早就餓到四肢無力了。托克羅輪流打量他們倆:「那我們幹嘛杵在這裡?得找過夜的地方了。」他話一說完就鑽進樹叢的陰影裡,烏朱拉擺動著短小結實的尾巴小跑步跟上去。露莎在原地站了一會兒,這真的是她想要的嗎?做一隻野熊不代表她得跟著兩隻棕熊到處旅行,尋找那個「沒熊知道」的地方吧?無奈她的另一個選項是獨自待在這裡,而她早就受夠了孤零零的生活。就算是野熊也要有同伴啊,她提醒自己。「等等我!」她呼喊著,說完三步併兩步地追上她的新同伴。露莎換了個比較舒服的姿勢,咧嘴打了個超級大哈欠。月光穿過樹葉將她的腳掌染成銀白色,她蜷縮在樹幹分岔成兩根粗樹枝、像個大碗公的地方,那裡給小熊當床鋪剛剛好。儘管知道得盡快入睡,但是露莎身上的毛全因為好奇心而豎了起來,一闔上雙眼,興奮之情就立刻登地把眼皮彈開。她終於找到托克羅了,而現在的她即將展開另外一段旅程──旅伴當中誰也不知道旅程終點位於何方。托克羅和烏朱拉擠在樹根附近的坑裡,他們也都還沒睡,露莎聽得見他們重重的鼻息聲,以及翻來覆去的聲音。她認出托克羅低沉的吼聲,於是伸長脖子想聽得清楚些。「這實在太蠢了。」他說道,「她不能跟著我們。」露莎滿懷恐懼,托克羅還是想拋下她嗎?我才不在乎呢!如果不准我和他們一起走,那我就在後面跟著。「你說過她可以一起走的。」烏朱拉提醒托克羅。「不,我才沒有!」「呃,你沒說她不可以。」「那我現在說了不可以。」托克羅不耐煩地回道。「為什麼要讓一隻笨黑熊跟呢?你也聽到了,她說她是從一個不需要自己打獵的地方來的,扁臉餵她吃東西、看她,這算什麼熊啊?」「我覺得她很有趣啊。」烏朱拉說。托克羅快噴火了:「她只是隻黑熊,她會害我們走不快的。」露莎想跳下樹跟托克羅理論。就算她不是在野地裡出生的,但她曾在野外安然度過一個又一個滿月,她想要成為野熊,就算那表示她再也回不了熊碗公,再也回不了家人身邊。再說,黑熊很快就要比棕熊厲害了!爸爸說過,黑熊可是森林之王呢。她剛準備好要縱身跳下樹的時候,烏朱拉說話了。他的聲音很輕柔,聽起來比之前老成許多。「我覺得我找到露莎是命中注定的,她也注定會與我們同行。」托克羅發出一聲嘲笑。「反正如果她跟不上,自然就不想待在我們身邊了。」烏朱拉繼續說。「但我覺得熊的神靈在等她,就像等著你我一樣。」縮在樹杈睡鋪邊緣的露莎忍不住發抖,她向下看彌漫著熊味的那團漆黑。烏朱拉的預感是正確嗎?熊的神靈真的在等著她嗎?那會是誰?又為什麼要等她呢?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