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超時空規劃局(2) : 時空分裂

  • Hit:198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穿梭連續凍結時刻,捕捉瞬秒隔絕力場,探索回聲唱片中的生命路徑,重獲混沌黑暗後的光明新生一部席捲全美校園的科幻奇想代表作當天人永隔、年齡快轉,一個十三歲的男孩如何繼續他的維修之路?超時空規劃局發生時光炸彈的恐怖攻擊事件。報時廣場內身處爆炸半徑內的員工,都暴露在「時間精髓」的效應之中:年輕人的皮膚像保鮮膜一樣起皺紋,骨骼像老婦人一樣突出變形,瞬間化為一堆塵土。真實世界有五個區域被炸裂的時間精髓擊中,產生異常的時空錯亂現象,負責此次任務的高階維修官也在爆炸中英勇殉職了。
為了接合被爆炸一分為二的時空,貝克和簡報員善美穿梭在保存人類重大記憶的凍結時刻之中,追蹤遺失的瞬秒碎片,沒料到卻在一次重大的記憶崩塌中走散。善美墜入無人生還過的「混沌滯留區」,而貝克則撞見了死亡多年的傳奇維修官!
致命的時間精髓緩緩滲出隔絕力場,真實世界正一步步老化崩解,貝克唯一的辦法是找到時間概念的發明者──穆錢兒顏,但她已經無聲無息消失五十年,從那之後再也不曾現身。
這場危機會不會是「黑潮」組織設下的圈套?而運行在「冥冥計劃」背後的準則,又會如何引領貝克和善美在任務過程中發掘各自生命的奧義呢?
★ 隨書附贈超時空規劃局工具型錄★
本書特色 ◎ 全球狂銷多國語言,將由福斯電影公司改編電影,《博物館驚魂夜》名導尚恩.李維擔任導演。◎ 由數十種工具機械,數百種科幻詞彙,打造一個運作縝密,組織龐大的科技幻境。◎ 人類的命運雖然由超時空規劃局所控制,但只要保有「一絲希望」,加上一點「好運」,就能夠打破原有的事件疆界,化不可能為可能。

穿梭連續凍結時刻,捕捉瞬秒隔絕力場,探索回聲唱片中的生命路徑,重獲混沌黑暗後的光明新生一部席捲全美校園的科幻奇想代表作當天人永隔、年齡快轉,一個十三歲的男孩如何繼續他的維修之路?超時空規劃局發生時光炸彈的恐怖攻擊事件。報時廣場內身處爆炸半徑內的員工,都暴露在「時間精髓」的效應之中:年輕人的皮膚像保鮮膜一樣起皺紋,骨骼像老婦人一樣突出變形,瞬間化為一堆塵土。真實世界有五個區域被炸裂的時間精髓擊中,產生異常的時空錯亂現象,負責此次任務的高階維修官也在爆炸中英勇殉職了。
為了接合被爆炸一分為二的時空,貝克和簡報員善美穿梭在保存人類重大記憶的凍結時刻之中,追蹤遺失的瞬秒碎片,沒料到卻在一次重大的記憶崩塌中走散。善美墜入無人生還過的「混沌滯留區」,而貝克則撞見了死亡多年的傳奇維修官!
致命的時間精髓緩緩滲出隔絕力場,真實世界正一步步老化崩解,貝克唯一的辦法是找到時間概念的發明者──穆錢兒顏,但她已經無聲無息消失五十年,從那之後再也不曾現身。
這場危機會不會是「黑潮」組織設下的圈套?而運行在「冥冥計劃」背後的準則,又會如何引領貝克和善美在任務過程中發掘各自生命的奧義呢?
★ 隨書附贈超時空規劃局工具型錄★
本書特色 ◎ 全球狂銷多國語言,將由福斯電影公司改編電影,《博物館驚魂夜》名導尚恩.李維擔任導演。◎ 由數十種工具機械,數百種科幻詞彙,打造一個運作縝密,組織龐大的科技幻境。◎ 人類的命運雖然由超時空規劃局所控制,但只要保有「一絲希望」,加上一點「好運」,就能夠打破原有的事件疆界,化不可能為可能。 約翰.霍米(John Hulme) & 麥克.韋斯勒(Michael Wexler)約翰‧霍米與麥克‧韋斯勒是《超時空規劃局:臭蟲入侵》及《超時空規劃局:時空分裂》的作者。他們於一九九五年夏天在北卡羅萊納州的威爾明頓打開了一扇未上鎖的穿越門,進而意外發現超時空規劃局的存在。從那時候起,他們便沉迷於這奇妙國度,想根據他們的發現寫下一系列書籍。儘管這系列作品被困在繁文縟節裡將近十一年,最高議會最終仍簽字同意讓它們發行,成為你們現在手上拿著的書本。霍米與他的妻子珍妮佛、兒子傑克、女兒梅德琳一起生活在一個紐澤西州小鎮,那兒有月石人行道和林列樹木的街道。最近有人在華盛頓州的塔圖許島瞧見韋克斯勒,不過此次目擊從未獲得證實。譯者簡介 王寶翔台北人,書蟲、部落客、兼職譯者,沉迷科奇幻小說的夢境國度多年,長睡不醒。譯有《方舟浩劫》、《替身天使》、《青春鑰》三部曲、《曼谷的發條女孩》及《垂暮戰爭》。 推薦 教育界同聲推崇,科幻愛好者搶先肯定!中華科幻學會會長 難攻博士英國利物浦大學科幻研究碩士 林翰昌科幻部落客 卡蘭坦斯科學狂人 謝甫宜彰化師大科學教育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 溫媺純世紀領袖文教基金會創辦人 盧蘇偉台南市自然與生活科技輔導團教師 王德麟萬芳高中地理教師 廖振順福科國中理化教師 zfang老師 第零章:傑作劇場第一章:黃金法則第二章:下鍋時刻第三章:時光炸彈第四章:異城餘生第五章:蹉跎時光第六章:湯姆‧賈克爾第七章:混沌滯留區第八章:歷史記錄保管員第九章:大蘋果市第十章:目前而言第十一章:黑潮第十二章:眾人奉獻心力第十二點五章:有人付出性命第十四章:凍結時刻尾聲附錄A:《超時空規劃局:時空分裂》漏網片段附錄B:時間寶貴,精髓相隨──時間精髓生產方法附錄C:任務結案報表附錄D:超時空規劃局填字遊戲附錄F:十二號維修官路西安‧席亞帕退休歡送會超時空規劃局工具型錄 第零章:傑作劇場加州洛杉磯
「喂!你把我當什麼?減速路脊嗎?」奧比‧凱勒破口大罵,用力捶了那臺昂貴白色轎車的引擎蓋一下;那輛車發出刺耳的剎車聲,剛好停在他腳指頭前的幾英吋處。「你才不是減速路脊,」駕駛尖叫。「你是個超級大蠢豬!」也許闖紅燈過馬路不是什麼好主意,尤其是在交通尖峰時間快結束之時。不過這個國家的行人有優先路權,奧比認定只要他高興,就要實踐這個權利。「你才是超級大蠢豬!」他回罵。駕駛對他比了個手勢,看起來很奇怪,居然像隻鳥。接著轉向馬倫哥街,消失在十號州際公路上。奧比搖搖頭。老實說,他想不起來這裡的人是不是一直都這麼壞,還是最近開始每況愈下,不過看來他們今天的火氣都特別大。馬路上的廢氣也沒什麼益處,離地面太近,他感覺每次吸氣就有煙累積在肺裡。「噢,不要。」奧比開始沿著人行道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一個半街區之外,一輛擠得像沙丁魚的巴士正要離開路邊;奧比衝過去,試圖引起駕駛注意──但坐在方向盤後面的人假裝沒看見,故意開走。「喔,多謝你啊,老兄!你對同胞還真好心!」奧比走到飽受日曬雨淋的公車亭那邊,一個身材嬌小的墨西哥少女看著他把公事包踢到牆邊靠著。這位名叫安娜的少女暗中給對方取名為「暴怒王」,因為她每次轉頭看他,他看起來似乎都火冒三丈。雖然安娜自己的脾氣也好不到哪裡去……安娜‧莫拉萊斯為了過更好的生活,來到洛杉磯這個「天使之城」,但這是要付出代價的。儘管她賺的錢足以養活自己,還能寄一些錢給家人,但大部分的日子裡她都是孤獨一人,而搭巴士似乎只讓事情更糟。她幾乎聽不懂英語,人們又對她視而不見。在墨西哥的家鄉查帕拉湖附近,起碼每個陌生人都是朋友。「對不起啊,這邊有人坐嗎?」安娜抬頭,看見一名高瘦的黑人少年踏進候車亭遮雨棚底下,穿著醫院的手術袍,看起來比她好不到到哪裡去。他的頭上掛著超大耳機,讓自己躲開外界的紛擾。安娜趕緊挪出位子,不過移動不了太遠,因為「暴怒王」已經占領了她右邊的位置。「那該死的公車什麼時候才來啊?」奧比‧凱勒喃喃道,一邊憤怒地查看手錶。「我覺得這根本是沒望了。」太陽開始西斜,安娜試圖表現得比平常更低調。那個穿手術服的孩子打開隨身聽,自顧自地唱著:「快告訴我,唷!」超時空規劃局公共造景部,夕陽帶
貝克‧德蘭恩才剛踏出單軌列車,一位造景助理的臉已經貼到他面前。「感謝冥冥計畫,您終於來了!」年輕藝術家的工作服沾滿油彩,額頭汗如雨下。「簡直是大災難!」貝克忍不住大笑。每個任務的開場似乎都一模一樣,不過他已經完成九次任務,所以再也不會驚慌失措了。「請保持冷靜,然後帶我去找我的簡報員。」「他在四號畫架那邊檢查替換畫布。跟我來!」他們小跑步到夕陽帶,貝克能聽見自己的防滑鞋釘敲在硬混凝土地上,發出咔噠咔噠的聲響。他本來在打「德理公園餐廳隊」出戰「巴傑佳餚餐館隊」的小聯盟比賽,費了一番功夫才從打擊準備區脫身,鑽到戶外廁所布署「貝克二號」,再從唐納森公園溜出去,此時場上的假貝克敲出一個右中外野方向的二壘安打,在六局下半追平比數。造景助理領著貝克穿過一條標示為「燦爛大街」的街道,然後轉彎到一個露天外景區,這裡用來做為高檔設計工作室,負責設計真實世界所有的夕陽。巨大的畫布相鄰而立、成排擺設,每幅全景畫都分到不下十二位藝術家,每幅各由一位造景大師監督,借助其視野與敏銳的色調感,不久後就能提供真實世界無價、前所未見的光影和「情緒壁毯」。「德蘭恩維修官──在這邊!」四號畫架旁邊站著一位矮壯的傢伙,制服上驕傲地印著一個「簡」字。貝克不得不承認,他沒被分派到最喜歡的簡報員,也就是那位對工具無比狂熱、戴著可口可樂瓶護目鏡的超時空規劃局阿呆,因而感覺有點失望,不過簡報員跟維修官一樣會輪值。簡報員一共有三百人,人人能勝任、個個獨一無二。雖然有段時間強制規定穿上正式藍色軍禮服,但現在很少人還會遵守,但「中士先生」總是照穿不誤。「告訴我情況吧,中士先生……」「很不樂觀,」中士揉揉他那長著花白鬍渣的下巴。「這組夕陽已經動工三個星期,相當漂亮,是樓上送下來的──從各方面看來都是曠世傑作。但接著那傢伙發瘋了,不僅拿出一罐底漆潑得整幅畫都是,還把它撕成了碎片,然後從『理智懸崖』邊緣爬下去。」「是哪個畫家?」「三十二號造景大師──」中士低頭看任務呼叫器上的任務報告。「名字是費加洛‧大詩里尼。」「他是這幅畫的大師?」「正是。」中士知道他的維修官在想什麼,因為超時空規劃局每個人的信箱今早都收到同一封備忘錄。「至於我們的『朋友』有沒有涉入,現在還無法判斷。」「那替換用的夕陽呢?」貝克抬頭看向那幅用來取代原始畫作、胡亂拼湊的巨大畫布。「還有什麼堪用的嗎?」「光線和質地沒問題,不過雲層畫得很草率,到處都殘留著回憶觸發點……」中士壓低聲音,免得冒犯了在梯子跟鷹架上辛苦幹活、焦急萬分的造景師。「如果您問我,我會說這是一場大災難。」有了簡報員輪值名單上的一號──中士先生在身邊,就好像在跟第二名維修官合作一樣。他對於工具的建議總是無懈可擊,他寫的任務日誌讀起來像維護修理部的史記。貝克不需再多看那幅畫布一眼,就知道它會失敗。「我們還有多少時間?」「全球黃昏五十分鐘後開始。」德蘭恩維修官在腦中盤算。全球黃昏會使整個真實世界看到完全相同的夕陽,而不是像平常那樣每一區得到不同的畫作。這是很罕見的機會──很像日蝕或流星雨,讓全球數十億人都能觀賞。不過即使是大師這樣才華洋溢、傳奇的造景師,想在五十分鐘內畫好新的夕陽,也會倍感時間壓力。「帶我去理智懸崖。」超時空規劃局,理智懸崖
夕陽帶是公共造景部的子部門,建在能俯瞰意識河流的位置上,這有個好理由:超時空規劃局的太陽會在北邊下山,在這個寧靜的露天外景區映出溫暖的光輝,只要沿著「省事路線」來趟宜人的健行,就能往下到達河邊。不過此地最吸引目光的或許是理智懸崖:一塊鋸齒狀、突出地表的邊緣,聳立在蜿蜒的峽谷上方,吸引許多人前來觀賞他們無法想像的顏色深淺度或色調。不過,那裡也會吸引別種目的的遊客。「該死,他是怎麼爬到下面去的啊?」貝克趴在懸崖邊,越過邊緣往下看。在他下方遠處有個孤單的身影,蜷縮在懸崖表面凸出的岩架上。「不知道,」他的簡報員說,跪在貝克身旁。「不過他坐著的那塊石頭撐不了太久。」貝克開始覺得噁心。以前他身上有瓶「一絲希望」,能在這種狀況派上用場,只是他被迫在第一次任務就用掉,如今只得逆來順受。「有何建議?」「使用『黏腳丫』。」「同意。」貝克從工具包取出橡膠靴,小心別讓手碰到靴底,不然他就得去衛生部動手術切掉靴子了。「不過還是幫我裝設『絕對安全網』,以防萬一。」底下幾英呎處,有個飽受煎熬、臉上留著細細小鬍子的藝術家坐在那裡,手臂抱著膝蓋前後搖晃、喃喃自語,直到一小把泥沙從頭上撒下來,引起他的注意。他抬起頭,很訝異地看見一個瘦高、頭髮蓬亂的十三歲男孩以九十度直角站在懸崖壁上,往懸崖底的方向望著。「站──住!」大師用他超時空規劃局北方的口音尖叫。那個風景如畫的地區素來以培育特定藝術天分的人而馳名──包括畫家、音樂家,特別是擅長製作「命運轉個彎」或「打鼾」等美食的大師,不過該處起伏的山陵地也造就他們的脾氣格外火暴。「不准靠近,不然我就──跳下去!」「我只是想談談。」貝克說,掛在理智懸崖邊緣。「沒什麼好──談的!都結束了,完畢了。遊──戲結束!」畫家邊說邊用拳頭敲地板,使礫石以及棒球大小的石塊從岩架底下掉落。貝克看得出中士說得沒錯……岩架沒辦法撐太久。「我可以跟你一起坐嗎?」大師忽視他的話,只是絕望地瞪著底下的水流。貝克把那當做他默許了,走向那個歷經數個世紀,在岩壁上蝕出來的裂口。那裡沒多少空間能坐,所以貝克讓他的黏腳丫繼續穩穩地踩在岩石上。「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但我可不喜歡站太高。」維修官知道若想說服對方下來,關鍵是建立融洽的感覺。「不是因為我怕跌下去,而是我腦子裡有個小小的聲音不停在說:『跳啊,快跳,跳嘛。』──我擔心有一天我會照做。」「可能只是『淘氣小惡魔』作祟吧。」大師說,沒有抬頭。「不可能。我們幾年前逮到那傢伙了,他現在被關在虛伯利亞織鍋墊,還會唱聖歌。」貝克下方傳來一陣輕微的咯咯笑,只能勉強越過風聲聽見。「介意我叫你費加洛嗎?」「隨便你愛怎樣。」至少他現在願意說話了,貝克心想現在正是出擊的好機會。「今天那邊發生了什麼事?」大師憤怒地搖頭,但厭惡得無法開口。「你看看他們那些。」他不愉快地指著峽谷對面。那邊是個有柵門的社區,裡頭的豪華俱樂部會館甚至比他們所處的位置更高。「住著奢侈房子的雅痞!」「這件事跟峰頂景鎮無關。」貝克態度轉趨強硬,因為快沒時間了。「問題是,你今晚應該要漆個非常重要的夕陽,卻決定把它撕成百萬碎片。」大師聽出字裡行間的暗示,不禁抖了一下,貝克知道對方正開始理解事情的嚴重性。「我幫不了你,費加洛。除非你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大師沉默地坐著,思索了一陣子,最後終於開口。「我這輩子的工作都是畫夕陽,提醒人們真實世界有多美,讓他們每天辛勞下班後能享有一點小小的珍貴時刻。可是我做的一切──根本毫無意義!」下方遠處,意識河流的波浪撞上岩石,貝克又得再一次抵抗跳下去的衝動……「我替菲律賓人在雲朵上畫了希望,結果他們第二天就被颱風襲擊。我替一個人在畫中的粉紅色藏了美麗的回憶,可是他根本病得看不出來!」「冥冥計畫的運作神祕莫測。」維修官說。「可是它為什麼要讓這麼多人受苦?」大師雖然在問貝克,但也像在問自己。「為什麼真實世界不能變成一個更好的地方?」這種反問法在貝克耳裡聽來實在太耳熟了。他不得已問出那個讓人非常不自在的問題。「這件事應該不會跟某個特定的……組織……有關吧?」「你好大的狗膽敢指控我是黑潮份子!我每天都在畫布上注入我的心血和靈魂欸!」費加洛又往前滑了一英吋。若這狀況不快點改變,今天不僅會失去夕陽,連大師都會隨之消逝。「可是這又有何用?就算是大師也改變不了任何事情……」這下貝克總算搞懂公共造景部究竟出了什麼問題,還有該如何修好。「正好相反,費加洛。」貝克一邊小心地從腰帶解下任務呼叫器。這個裝著橡膠按鈕的通訊機,螢幕上顯示著一排檔案夾,顯示出那些會受到或不會受到夕陽影響的個案。「只要看一眼夕陽,生命就能從此改變……」他下方那位留著細鬍鬚的男子慢慢轉身,聆聽他要說的話。「……而且人們並不是只能在困境中掙扎。我甚至無法計算有多少人跟好朋友一同在沙灘玩、在山脈隘口健行或躺在草地上,還毫不知情他們即將享受到這輩子最美好的一刻。」「可是,我的朋友,一個夕陽又怎麼能解決整個真實世界的問題?」「也許它毫無用處,也或許它是萬能的。」貝克切換到一個他自己參與過的個案。「我一個好朋友的未來,也許就指望今晚能否得到一點『信心物質』了。不過就算他剛好在不對的時間轉過頭去,或者明天他仍發生什麼衰事,其實都無所謂,因為重要的是我們有努力過了。」大師直盯著貝克的眼。「你真的這麼相信?」「我要是不信,就不會來這裡了。」對方沉默了好長一段時間。從費加洛盯著下方岩石看的模樣,貝克不確定他到底有沒有成功說服他,或許適得其反。「好吧,維修官。也許冥冥計畫不在我們的控制範圍內。但就算這些個案裡只有一個人留步觀賞……」他站起來,驕傲地面對貝克。「那麼我也要給那個人真實世界所見過最棒的夕──」但大師話還沒說完,站著的岩架就應聲斷裂。他摔向意識河流。「費加洛!」這回貝克確實聽從了他腦中狂叫的「跳吧」。他脫下黏腳丫,筆直朝大師衝去,大師正絕望悽慘、驚駭不已地尖叫。他花了一兩秒追上胡亂揮動手腳的畫家,這只帶給貝克少量的成就感,因為他們再一兩秒就會頭朝下地撞上底下快速逼近的岩石。不過貝克知道一件費加洛不知道的事,至少他希望他知道……「中士,拜託跟我說你有裝好──」唰。維修官和大師發現自己被包在一團尼龍繩球裡,延展得離水好近、令人難以忍受,接著彈回懸崖頂上。幸好繩索連著雙重發射裝置,想必中士將之固定在理智懸崖上,可捲回的滾筒將兩位生還者從鬼門關前拉到頂端。「你們在下面還好嗎,老闆?」中士用他的通話機大叫。「還撐著。」絕對安全網最棒的地方就在於它的安全性。但那個球形網唯一多餘的設計是此刻網子正在他們臉上壓出格子鬆餅狀的紋路。不過與其被壓成肉餅,還是當格子鬆餅比較好。
超時空規劃局公共造景部,夕陽帶
有人說,畫家最害怕的東西就是空白畫布。不過那對一個放對心思的造景大師而言,可是想像力的遊樂場。大師站在高塔般的白布前,身邊圍繞著古老的藝術材料:左邊是罐裝的靛藍、青金、紫色和鎘黃;右邊則是放在玻璃罐內的情緒──喜悅、感激,甚至苦樂參半,這些情緒被漆在天空表面時,任何人只要花時間觀賞,都能實際感受得到。「就我看來,」德蘭恩維修官說,越過大師的肩膀看過去。「讓畫乾需要三分鐘,捲起畫布運送要七分鐘,穿過中間地帶進行實現程序 又要六分鐘。這樣你只剩十三分鐘能畫好整幅夕陽了。」貝克轉頭,看布景陳設人員和資淺造景師正期盼地等待大師下令。「你做得到嗎?」貝克問。「吾乃費加洛‧大詩里尼,」大師舔舔手指,把鬍鬚捲成翹翹的八字鬍。「我無所不能!」他手指一彈,小卒紛紛動起來、抓起刷子和油漆桶,費加洛本人則拿起滾筒開始塗抹隱形藍底。「德蘭恩維修官,」大師踏上一道鷹架,緩緩升上天空。「你那位需要信心物質的朋友……」「是,他是個簡報員。我們還在維修部時,我很難適應,因為我當時才十歲,比別人都矮很多;但這位哈洛德,他們叫他『大老佰』──他總是跟我說:『小貝,你的能力已經夠你過日子啦!』既然現在換他過得很不順,他的個案處理員也想用同樣的話替他打氣。」「嗯,考慮到時間緊迫,更別提你今天幫了我的忙……」費加洛遞給他一把胖胖的大刷子,直指著信心物質顏料管。「想不想跟我們一起上來攪和攪和?」加州洛杉磯
令人費解地,公車還是沒出現在馬倫哥街跟克萊門街轉角,等車的人已經增加為十多位火冒三丈的乘客。唯一的好事是空氣跟天空的煙霧散去了。「終於來了啊!」等當地的E路公車終於緩緩拐過彎道,奧比‧凱勒大吼,乘客也發出嘲弄的歡呼,開始拿起隨身物品,不過安娜仍坐在原地。她希望暴怒王會先上車,這樣自己就能盡量坐在離他最遠的位置了。不過當奧比正要排隊時,他的眼睛意外地往上一瞥……「哇噢,看那個。」太陽正要依山盡,天際抹上了壯麗的餘暉:一條條藍、黃、紫交織在飄浮的雲彩之間,天堂與下方的大地彷彿同時沐浴在隱約的魔幻紫色當中。「你們有沒有看到?」奧比轉頭看著左邊的年輕女性,但她早他一步,因為已經熱淚盈眶。安娜只要把頭歪到正確的角度,蒼穹看起來就不像日落,而是陣陣打上岸的浪花,沙灘延伸到天邊,起泡的浪水真實到觀者彷彿能嗅到鹹味、聽見頭上的海鷗鳴叫。「好美……」她還小的時候,曾跟祖父在像這樣的海灘共度時光,每回都是一整天。她祖父翹班,她逃學,兩人就這樣一起撿撿貝殼、聊聊安娜對未來的夢想。「外頭有個很大的世界,」老人會這樣說,把安娜拉到面前。「它也很嚇人。但要是你想瞭解自己的心靈深處,就必須盡可能地去探索。」這麼多年過去,安娜已經忘了是什麼讓她拋下自己熟知的一切,離鄉背井。但當太陽的橘色浮光緩緩西下,她才瞭解自己已經見識到了好多,冒險才正要開始。「我記得,爺爺,」她大聲低語。「我記得。」「記得什麼?」安娜轉頭看著暴怒王奧比‧凱勒,對方正低頭看她,滿臉微笑、眼中掛著淚水。「什麼?」「你剛才說你記得什麼……」奧比用字正腔圓的西班牙文跟她說,他已經好多年沒說過西班牙話了。「我也記得……。」她追問對方是什麼,奧比開口想說,卻發現喉嚨哽咽得厲害,說不出話來。所以他指向地平線,最後一絲殘留的煙霧不知為何在那裡組成了──「看起來像個標語。」安娜說。「可不是?」奧比低語,終於能吐出幾個字。「就像我以前住的小鎮的老路標。」奧比試著解釋。他二十幾歲時都在周遊列國,但有一天他回老家乖乖找了一份工作,離開前在路標上寫了「我將回來」幾個字。但事實是上他一直沒能實現這個承諾,讓他又難過又悔恨。安娜掏出一個小塑膠袋,把裡頭裝滿的舒潔面紙遞給奧比──此時公車剛好停在站前。「也該是時候了吧!」其他幾位乘客咕噥地魚貫上車。不過平時會發牢騷的奧比‧凱勒,滿腔的怒氣卻在現在漸漸消去,唯一想做的就是找人分享他的故事──只要他還能記得昔日留下什麼細節,還能找回真正的自己就好了。「謝謝你的衛生紙。」奧比對安娜說,跟著她步上公車階梯。「不客氣,先生。」安娜挑了公車中間的位子,低頭看身旁的空位,然後抬頭看她原本稱呼為暴怒王的男子。「你想坐我旁邊嗎?」當公車開走、消失在夜色中,候車亭只剩下一位乘客,是那個穿著手術袍、頭戴耳機的少年──即使音樂已經開到最大聲,他卻連一個音符都沒聽見。「今天有人表現不錯喔,」大老佰哈洛德‧喀米歇低聲說,眼睛直盯著天空。「太讚了!」只有一位受過訓練、瞭解真實世界內部運作的人,才能認出全球黃昏已經登場,整個真實世界各處,諸如安娜、奧比等人的個案也正有所進展。但喀米歇簡報員打量天上那顯眼如聖誕樹的「天才雲朵」,從沒想過自己會是其中一個需要照顧的個案。醫學院就已經夠具挑戰性了,但他在維修部最親近的好友施洛德女士,居然三級跳超越他、出人預料地被拔擢為維修官。喀米歇雖然替施洛德女士感到高興,卻也難免心想:維修官的圈子會認為這代表他沒資格做那份全世界最酷的工作嗎?他自己也開始這麼相信了,直到他看見天空右上角的物體……那是一塊肥大難看的畸形雲,還不夠蓬鬆,但卻散發出強烈的信心物質,立即填滿了他的身心。「我可是大老佰哈洛德!」簡報員跳起來,對自己大吼。「實習測驗分數史上第二高的保持人!」大老佰想起他被頒發簡報員徽章那個榮耀的日子,但同時也想著真實世界如今處於多麼縹瞬緲物質、脆弱的狀態。無論「特定、可信之威脅」指的是什麼,想也知道絕非好事。不過就算他還不是握有維修官頭銜的三十八人之一,多虧眼前這燦爛的夕陽,這位出生自鮑德溫山丘的大男孩只要接到職責號召,必會蓄勢待發。「三十九,寶貝!我的幸運號碼會是三十九號!」大老佰環顧四周,想找人擊掌,這時他注意到天上那團信心物質右下方有著什麼東西。看起來不像雲,反而比較像字……「小‧貝。」一股全新的感受湧上大老佰的全身。他伸手從腰帶上抽出稱為任務呼叫器的黑色小裝置:它的功能眾多,其中最棒的一項是能跟維修的任何人即時通訊。他捲到輪值名單的三十七號維修官,輸入文字訊息:「多謝了!我正需要信心。」哈洛德‧喀米歇微笑,耐心地等待回應,沒過幾秒後就傳回來了。「小事一樁,」那位貝克‧德蘭恩維修官打出。「在另一邊見了。 ★榮獲美國書商協會圖書推薦★★亞馬遜網路書店最佳圖書★★兒童閱讀網站最佳圖書★★青少年閱讀網站最佳圖書★★紐約圖書館百大推薦圖書★★提名美國Dorothy Canfield Fisher Children's Book Award兒童圖書獎★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