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超時空規劃局(3) : 思緒失落

  • Hit:16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終結站隱沒遠古鐵道,謎之光閃現邊境部落震撼前作的幕後黑手終於現身,維修官合體對抗黑潮的末日保衛戰
一輛滿載真實世界思緒物質的列車,準時從思緒鐵路發車,幾個小時後通報失蹤,沿線的車站人員憑空消失,連鐵軌也不見蹤影。
缺乏思緒物質的真實世界,「失緒症」開始蔓延。東京發生學生暴動,瑞士首都爆發激烈的政治抗爭。數百萬人身上忌妒、憤怒和挫折的集體情緒沸騰,不消多久就會把彼此撕成碎片。         超時空規劃局派出由凱西帶領的精英維修團隊,追蹤列車的下落,但維修團隊卻從一抹刺眼的白光中詭異消失。貝克接下這起調查任務,在無境之境發現一條祕密鐵軌,並循線追蹤到人稱「無境客」的古老部族有可能就是劫車犯。
此刻,超時空規劃局的中央指揮部已遭黑潮組織滲透,真實世界將被暫停,冥冥計畫也將被重寫,人類熟悉的世界從此將以另一套未知的準則運行。黑潮組織究竟會為真實世界帶來重生,亦或帶向毀滅?失緒末日已經發生,貝克能否及時把思緒存貨送回運輸部,挽救真實世界的全球暴亂?
★隨書附贈超時空規劃局工具型錄★本書特色 ◎ 全球狂銷多國語言,將由福斯電影公司改編電影,《博物館驚魂夜》名導尚恩.李維擔任導演。◎ 由數十種工具機械,數百種科幻詞彙,打造一個運作縝密,組織龐大的科技幻境。◎ 人類的命運雖然由超時空規劃局所控制,但只要保有「一絲希望」,加上一點「好運」,就能夠打破原有的事件疆界,化不可能為可能。

終結站隱沒遠古鐵道,謎之光閃現邊境部落震撼前作的幕後黑手終於現身,維修官合體對抗黑潮的末日保衛戰
一輛滿載真實世界思緒物質的列車,準時從思緒鐵路發車,幾個小時後通報失蹤,沿線的車站人員憑空消失,連鐵軌也不見蹤影。
缺乏思緒物質的真實世界,「失緒症」開始蔓延。東京發生學生暴動,瑞士首都爆發激烈的政治抗爭。數百萬人身上忌妒、憤怒和挫折的集體情緒沸騰,不消多久就會把彼此撕成碎片。         超時空規劃局派出由凱西帶領的精英維修團隊,追蹤列車的下落,但維修團隊卻從一抹刺眼的白光中詭異消失。貝克接下這起調查任務,在無境之境發現一條祕密鐵軌,並循線追蹤到人稱「無境客」的古老部族有可能就是劫車犯。
此刻,超時空規劃局的中央指揮部已遭黑潮組織滲透,真實世界將被暫停,冥冥計畫也將被重寫,人類熟悉的世界從此將以另一套未知的準則運行。黑潮組織究竟會為真實世界帶來重生,亦或帶向毀滅?失緒末日已經發生,貝克能否及時把思緒存貨送回運輸部,挽救真實世界的全球暴亂?
★隨書附贈超時空規劃局工具型錄★本書特色 ◎ 全球狂銷多國語言,將由福斯電影公司改編電影,《博物館驚魂夜》名導尚恩.李維擔任導演。◎ 由數十種工具機械,數百種科幻詞彙,打造一個運作縝密,組織龐大的科技幻境。◎ 人類的命運雖然由超時空規劃局所控制,但只要保有「一絲希望」,加上一點「好運」,就能夠打破原有的事件疆界,化不可能為可能。 約翰.霍米(John Hulme)& 麥克.韋斯勒(Michael Wexler)約翰‧霍米與麥可‧韋斯勒是《超時空規劃局1:臭蟲入侵》、《超時空規劃局2:時空分裂》及《超時空規劃局3:思緒失落》的作者。他們於一九九五年夏天於北卡羅萊納州的威爾明頓打開了一扇未上鎖的穿越門,進而意外發現超時空規劃局的存在。從那時候起,他們便沉迷於這個奇妙國度,想根據他們的發現寫下一系列書籍。儘管這系列作品被困在繁文縟節裡將近十一年,最高議會最終仍簽字同意讓它們發行,成為你們現在手上拿著的書本。霍米與他的妻子珍妮佛、兒子傑克、女兒梅德琳一起生活在一個紐澤西州小鎮,那兒有月石人行道和林列樹木的街道。最後一次有人看到韋斯勒時,他正開著一輛卡車,前面寫著「資深冰淇淋體驗!」。譯者簡介 王寶翔台北人,書蟲、部落客、兼職譯者,沉迷科奇幻小說的夢境國度多年,長睡不醒。譯有《方舟浩劫》、《替身天使》、《青春鑰》三部曲、《曼谷的發條女孩》及《垂暮戰爭》。 第零章:變遷風向第一章:公共輿論法庭第二章:遺忘第三章:第二小隊第四章:泛虛伯利亞特快車第五章:沉思第六章:最高議會第七章:腦力激盪風暴第八章:正好相反第九章:無境之境第十章:命令下達第十一章:最美妙之事第十二章:故障臭蟲之母第十二點五章:失落的思緒列車第十三章:無法想像第十四章:崔頓尾聲附錄A:超時空規劃局最高議會備忘錄附錄B:使用從頭物質附錄C:任務結案報表★超時空規劃局工具型錄★ 超時空規劃局思想情緒部,主管辦公室伊娃•高塔踏進主管辦公室,已經把法官袍換成她在辦公室穿的便服,只是當她清清喉嚨,對另外四位被要求參加機密簡報會議的人士開口時,卻沒有絲毫輕率。「我知道你們可能預期由思緒部主管來主持會議,但你們很快會發現,思索爾德博士的缺席完全不是巧合。」副指揮官嚴肅地翻開任務報告第一頁,繼續說下去。「昨天早上七點三十五分整,一輛列車載滿真實世界接下來六星期所有的思緒物質,準時從終結站發車。很不幸的,該列車未能抵達下一站虛伯利亞──因此自然不必多言,列車也無法把珍貴的貨物送達這個部門了。」貝克•德蘭恩不是房間裡唯一張口結舌的人。「我們試圖聯絡列車長或組員,但都徒勞無功。當時我們決定派出一隊維修官,他們的能力加起來足以勝任任務,能找到和帶回失蹤的列車。」伊娃•高塔按下桌首的對講機按鈕。「凱文?」聲音影像專家把燈光調暗,伊娃將椅子轉過去,面對平板螢幕。「中央指揮部在稍早下午收到以下通訊影像。」螢幕上的影像有如家庭錄影般閃爍,焦距勉強對準一隻穿著夾腳拖的腳、一座沙丘和明亮的藍天,接著影像劇烈晃動,變成截然不同的東西。不過操作攝影機的人馬上恢復穩定,終於完整拍攝出附近寬廣荒涼的地域。「我希望你們收到這個訊息。」貝克馬上認出凱西•雷克的澳洲口音,推斷影片是透過「導盲眼」鏡片拍攝──工具廠房所有最新款的目鏡上都找得到。「我們大約一小時前跟中央指揮部失聯,不過我們會繼續廣播,以防萬一。」一陣強風使凱西的麥克風發出爆裂聲和斷音,但聲音很快就恢復正常。「狀態如下……」攝影機緩緩靠近升起的沙丘。「特派小隊抵達終結站後發現車站人員都消失無蹤,也沒有失蹤列車的跡象。初步掃描找不到竊盜或入侵痕跡,不過西姆斯維修官根據直覺,發現有一條路直接通往無境之境──」貝克驚訝地看見螢幕上拍攝到超時空規劃局最邊緣的禁忌荒野──尤其當凱西來到山頂上,朝另一邊看下去,景像更是教人訝異。「我們沿著路線發現了這個。」在一圈高聳沙丘形成的山谷裡,藏著一節鏽紅色、半埋在沙中的車務員車廂,至於這節車廂原本銜接的列車,或者用來駛達此處的鐵軌都不見蹤影。事實上,螢幕上唯一可見的東西是無所不在的沙子,還有兩個人影在車廂旁攀爬,雙雙穿著「超冷酷服裝」來抵禦炎熱高溫。「冥冥計畫在上啊,車廂怎麼會跑到那裡?」坐在貝克右邊一位白髮的年長女子說。「我看不到有鐵軌啊。」「等我們看完影片再發問,賽兒薇亞。」一個濃濃非洲腔的聲音說。「對不起,吉拉尼。」貝克咬著自己的舌頭別開口,重新注意螢幕,這時一個身材巨大的身影把頭探進被遺棄的車務員車廂底下。「車廂聯結鎖像樹枝一樣被扭斷。」一如往常,說易通把旅人葛利格難以理解的雅庫茨克方言翻譯出來。「這是怎麼造成的?」「聞到從頭粉末的味道了嗎?」凱西嗅著空氣,旅人葛利格也照做。「絕對能確定腦力激盪風暴曾經穿過這裡。」雷克維修官歪著眼睛並轉動攝影機,看著車廂屋頂。特派小隊的第三名成員正以蓮花座之姿打坐,閉著眼並伸長手臂。「李寶,你有感覺到什麼嗎?」輪值名單上一號、神祕莫測的李寶維修官沉默地搖頭,表示沒有。「我也沒有。」凱西挫折地吐了口口水,然後直接對可能收聽廣播的人說話。「如果你們是總部的人,現在我們的第七感幾乎處於盲目狀態,只能假設無境之境的傳說是真的,因此補償方式為──」「凱西!」一位英國女性的聲音在喊,凱西把攝影機轉向車廂假如還連接著列車將會前往的方向。一個纖細的人影出現在穿越沙丘的小徑上。「我的三筒望遠鏡看不見其他路,」十一號維修官麗莎•西姆斯說。「不過我能看見山脈方向有一縷煙飄出。」「那我們就得過去那裡。」葛利格說。儘管西姆斯臉上籠罩著不安的陰影,她仍然同意了。不難看出最高議會為何派出這隊維修官出征。凱西生來就是領袖,假如他們有機會運用第七感察覺失蹤列車落向何方,李寶一定能感覺到。旅人葛利格力大無窮,堪稱是人間傳奇,至於麗莎•西姆斯則是現役維修官中唯一進入過無境之境並活著離開的人。集合如此超凡的才華,貝克搞不懂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但他很快就會知道了。「好吧,夥伴們。」螢幕上的凱西從工具包掏出一面手繪的「衝浪板」。「我們去追這些蠢豬吧……」不過當他們正打算啟程時,卻停了下來。一號維修官從車頂上站起來,伸出手指指著地平線。「怎麼了,李寶?」凱西和其他人轉向他指的方向──一抹詭異的白光從沙丘對面某處散發出來。無論光源為何,那道光幾乎比他們頭頂上的太陽還耀眼。「真……真美。」旅人葛利格低聲說。他轉過來面對抖得愈來愈嚴重的攝影機時,長滿鬍鬚的臉頰滾落淚水。凱西彷彿為了確認,把視線轉向光源──即使在放映室裡,光線也強的難以直視。「大家把眼睛遮起來!」影像訊號開始閃爍、轉開。「遮住眼睛!」葛利格直接忽略她的命令,跌跌撞撞地靠近奇異的光源,麗莎•西姆斯則戴上「夜視鏡」,絕望地切換到最暗的刻度。「凱西,我想我們該──」但在真實世界擔任倫敦愛樂首席小提琴手的這位女子,根本沒力氣把話說完就癱倒在地上縮成一顆球,用手遮住眼睛。光線仍繼續變強。「那是什麼,李寶?」雷克維修官大喊。貝克打從三年前認識凱西以來,第一次聽見她的嗓音流露出恐懼。「怎麼回事?」車務員車廂頂上的李寶也淚流滿面,但臉上的微笑看起來像在大笑,而不是在哭。接著這位公認的第七感大師轉向攝影機,做了他三十年以來從未做過的事。他開口說話了。「是極樂之境……」貝克看見的最後一幅景象是凱西在腳邊的沙堆挖洞,彷彿能挖出一處避難所,逃離強到無法忍受的亮光。接著畫面一閃……錄影化為空白。
當燈光亮起,貝克靠回椅子上,對螢幕上發生的事震驚無比。不只是李寶打破了沉默誓,輪值名單上最老經驗的維修官也被某種未知力量逼得東倒西歪。從桌旁其他人的臉色看來,他們跟他一樣驚惶失措。與貝克同桌者除了伊娃•高塔以及老嬤嬤賽兒薇亞以外,還有一位時髦的波斯人沙扎德•哈山。他是伊朗大不裡士大學的文學教授,最聞名的事蹟便是畢生在真實世界尋找遠古遺物。儘管貝克有超過一年的時間沒見過這位十九號維修官,又對他幾乎一無所知,但真正令他緊張不安的卻是在場的另一位同事。「我建議我們從問問題開始。」吉拉尼•布萊克說,用他那根伊博人拐杖站起來。「那道神祕光芒……」哈山將墨黑色的頭髮往後梳,綁緊成細細的馬尾。「會不會是『一絲希望』?」「我起初也是這麼想。」布萊克把廣播影像倒帶回結束前的幾秒處。「不過仔細看光的色澤和紋理,希望比較柔和,而且範圍更廣……」而螢幕上擊垮第一隊維修官的光線則刺眼蒼白。貝克既然親眼見過一絲希望,自然同意老師的評估。「我想我們看到的也許是前所未見的新武器。」「李寶有提到極樂之境。」老嬤嬤說,好奇地揚起眉毛。「李寶維修官當時處於脅迫狀態。但我同意,我們不能排除這種可能。」這引起了貝克的興趣。一道古老的謎題問過──「要是超時空規劃局創造了真實世界,那麼超時空規劃局又是誰創造的?」而答案就是極樂之境。有人認為能在無境之境找到,然而,更多人相信那純粹是神話。「思索爾德博士呢?」哈山問。「我們知道她可能的下落嗎?」「不知道,」高塔副指揮官說。「根據最新的報告,她正在協助採收思緒──不過我們也聯繫不上沉思採礦鎮。」布萊克維修官抓起遙控器,把錄影倒轉回發現車務員車廂的那一刻。「至於偷竊思緒的是誰,雖然現在說言之過早,不過我看不出來跟黑潮有關。」所有人靠近影像看,因為他們都和黑潮領導人崔頓的手下交鋒過──尤其最近幾個月來,黑潮似乎每天都會對超時空規劃局的機器發動襲擊,但那臺車廂上卻沒有印著該組織令人聞風喪膽的標誌──一道湧起的黑潮,即將撞碎在海灘上。「不然是誰呢?」老嬤嬤追問。「時光大盜已經鋃鐺入獄,這件事又超出了點子走私者的能力。」「所以我們才聚在這裡,試著找出真相。」貝克的腦袋開始猜測,除了黑潮之外還有誰會竊走六星期份的思緒物質,又想拿來幹什麼?然而他的思緒卻被強烈的情緒淹沒,感覺像憤怒、受傷和失望,使他重重在會議桌上敲一拳,喊出來的聲音也比他想像的大聲多了。「等一下!」既然所有人都突然看著他,德蘭恩維修官別無選擇,只好問出那個沒有明顯答案的問題。「我知道這是嚴重危機,可是我為什麼在這裡?」會議室的所有人轉過去看著布萊克維修官。「最高議會要我復職,組織第二小隊去追失落的思緒列車。」維護修理部首席維修官轉過來,看著有可能是他所教導過最傑出的學生,露出笑容。「我希望你加入。」「你要我加入?儘管你跟所有輪值名單上的維修官在法庭出賣了我?」布萊克點點頭,貝克也咬住舌頭,試圖別把被判刑之後深知不該說,卻又想說的話一股腦全吐出來,只是很不幸地沒有成功。「讓我來告訴你,你可以拿你的第二小隊怎麼辦……」貝克說。
超時空規劃局思想情緒部,中央出貨站電梯從主管辦公室下樓來到中央出貨站大廳時,貝克仍然因為自己剛才的失控而雙手顫抖。他就像他爸、他弟,尤其還像他的佛萊迪叔叔一樣,德蘭恩家的男子漢一發作就不可收拾──老天,他們發起脾氣來真的都克制不了。「我對我在樓上的行為感到很抱歉,副指揮官。我太不專業了。」「我可以理解。」伊娃•高塔將一隻手放在她麾下最年輕的維修官肩膀上。「你今天經歷了情緒性的雲霄飛車──而且我指的可不是好讚村的雲霄飛車。」「我很感激,女士,只是……我昨天還是頭號全民公敵,然後你現在需要我,難道我又得忘記一切不愉快,重新拿生命冒險嗎?」「首先,」副指揮官坦承。「我告訴你,我支持托特法官判下如此嚴厲的刑責,並沒有因此覺得高興。」光是聽到法律事務部主管的名字,就讓貝克的怒火又燒起來,不過他這回克制住了。「不過,假如你對自己坦承以對──我也聽說這是你最優秀的長處之一──我想你會同意,你的刑責和處罰完全是你應得的。」「無不敬之意,女士,但我不同意。」電梯叮一聲停下來,伊娃耐心等著門滑開。「我給你看一樣東西。」貝克和副指揮官才踏進中央出貨站,馬上就有人遞給他們硬殼安全帽和護目鏡。他們周遭應該有人把思緒原料壓成撲克牌一樣的薄片,疊起來,方便運送;點子則塞入一條腦筋電燈絲,外面套上棕色玻璃電燈泡。就連一罐罐的情緒也從情緒之井用「依樣畫葫蘆」裝滿撈上來、鋪在盤子上,準備送往真實世界。不過此時的思緒部卻不若往常。「新補給沒送來,我們被迫使用發呆思緒的預備存貨。」她看著地板。「智囊團」正在把空漏斗側面的樹脂刮掉。「不過存量只夠用三天。」貝克的嘴突然變乾了。「你是說,有可能發生漣漪效應?」「但願不會。不過有可能會發生失緒末日。」貝克甚至不敢去想。少了思緒的更高階作用,即是沒辦法控制住卑鄙的情緒──數百萬人身上的集體情緒,忌妒、憤怒和挫折會沸騰,真實世界的人們不消多久就會把彼此撕成碎片。「我們幹嘛不讓大家快樂一下?」貝克問。「在空中多灌一點愛?」副指揮官微笑,彷彿在說她也希望事情能這麼簡單,然後隨便從一只漏斗上取下一點思緒物質,還沒精煉的思緒物質看起來像一團黏答答的樹汁。她將它舉到一罐悲傷旁邊。「我們身在超時空規劃局,有能力拿這些東西為所欲為。只要有一點思緒或情緒,我們便能命令人們左轉、右轉、往上或往下,讓他們的一天變好或變壞。可是真實世界的人不應該像木偶一樣被操縱。」她把物品放回原位,沿著走廊前進。「正因為有法則,我們才不會恣意操縱人們,德蘭恩維修官。法則使我們不會干預冥冥計畫。」「我都懂,女士,」貝克打岔。「只是……有時候要看出界線實在好難,搞不清楚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幫忙,什麼時候又不行。」「是沒錯。」伊娃微笑,彷彿自己也好多次深受這問題困擾。「我們每天下班後,重點只剩下一個──儘管神祕又不完美,但我們是否還相信冥冥計畫的善意?或者不該相信?」一位年輕的心智幻術士靠近,手上拿著寫字板。「抱歉打擾您,女士,由於思索爾德博士失蹤,您能不能簽字同意對一○九區使用『精神享受』?」「當然可以。」副指揮官簽署命令,貝克則啟動工具房給他的替換用任務聯絡機,查看有哪些個案將會被失緒末日影響,希望能從當中找一個做為任務裡的任務,給他靈感重新投入工作。但他還是無法不去回想自己的麻煩。「喔,以防你再煩惱──」伊娃將寫字板交回去,領著年輕維修官走向電梯。「無論接不接受任務,你的刑責都已成定局。你一回來,停職就會生效,連同遺忘也是。」貝克曉得副指揮官不是一位「通靈師」,不過感覺確實很像被她翻閱過腦袋。「我希望你能放下私人利益、顧全大局加入第二小隊。還有,別因此覺得困擾──最糟頂多只會發生失緒末日,對吧?」電梯門再度滑開,副指揮官走進去。「那並不是世界末日。」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