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冰海之鯨

  • Hit:172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一段跨越兩百年的人鯨交流一場對海洋最關切的呼籲!這是一本集護鯨、環保、人鯨關係於一體的小說
※專請科普作家張東君老師導讀與賞析※特邀王建平教授審閱書中「鯨知識」故事背景雖在遙遠寒冷的北極海,卻充滿溫暖的情誼。它不僅細膩描述了鯨的習性,也描述了愛斯基摩人與環境、生物的關係。迫害大自然最甚的元凶,正是人類過度的開發和貪婪的人性。在地球暖化問題日益嚴重的今日,這樣一本書值得推薦給每一位地球公民,尤其是世界未來的主人──當今的青少年──讓大家都能好好省思,為了留得更好的生存環境,應當如何節制自己。
在美國第一次進入北極海捕鯨後,短短的時間裡,鯨與海象的數量就快速減少。圖薩一世因為誤信捕鯨人,不慎透露了弓頭鯨的棲息海域,使得鯨遭大量獵捕而受到詛咒。他和他的子孫必須守護一頭出生時就和他照面,並定下很深的默契的弓頭鯨「西苦」,直到西苦救助了圖薩家族的人為止。圖薩家族遵守這個護鯨的使命,更移居到弓頭鯨經常出沒的海域附近尋找西苦,並隨時做好提醒牠避難的準備。
他們偶爾會見到西苦友善的躍出水面招呼,也幾次有效的保護了西苦免於獵殺。西苦一百五十幾歲時由於一次尾鰭遭魚叉和繩子勾住,圖薩六世的女兒愛蜜莉為了割斷纏在牠身上的繩子而摔落流冰。脫困的西苦用嘴頂著流冰,讓昏迷的愛蜜莉靠岸。他們互相救助,終於解除了詛咒。
西苦兩百歲時,牠與愛蜜莉的兒子阿戈比在海上見面,並用牠溫和的眼神和行動表示願意獻身阿戈比。
※書中「鯨知識」TIPS─有關弓頭鯨●舊稱北極鯨,又稱格陵蘭露脊鯨、巨極地鯨、北極露脊鯨等。●屬於鬚鯨目的海洋哺乳動物。●是哺乳類中壽命最長的一員,約可達200歲。●直到150歲都還擁有生殖能力。一頭雌弓頭鯨一生中可以生育超過40胎,只是這些幼鯨的存活率並不高。●長度可達65呎 (雌性比雄性大)。體重超過80噸。根據紀錄,十九世紀的美國捕鯨人和愛斯基摩人都看過比上述數值龐大得多的弓頭鯨。●有長達10呎的鯨鬚,為同類動物中最長的,可以用來濾食水中的小生物。●顱骨大又厚實,用來從水下撞破冰面,好露出水面呼吸。有因努特人報告,牠們可以撞穿的冰層可達60公分厚。●鯨脂厚達43–50 公分,比任何其他動物都厚。●體形粗壯,體色呈深色,無背鰭,上顎窄,下顎呈弓形。●泳速緩慢,通常獨來獨往,或者結成最多六頭的小群體。牠們可以在水中逗留40分鐘。●捕鯨人稱屬於露脊鯨科的鯨叫「正確鯨」,因為牠們生活的區域靠近陸地,被捕殺後又會浮上水面,非常有利於捕鯨人。●鯨脂肪可煉成的鯨油,是早期美國家家戶戶用來點燈的燃料。鯨嘴裡的鯨鬚可用來做傘骨、束身馬甲,還有蓬蓬裙的裙撐。●在所有鬚鯨目中,只有弓頭鯨一生都在北極及附近海域渡過。阿拉斯加的族群冬天會到白令海西南方,春天再北上,沿著浮冰的間隙進入楚科奇海和波弗特海,捕食磷蝦和浮游生物。●在商業化捕鯨時代來臨以前,北方的水域估計有超過5萬頭弓頭鯨。●1611年,人類在斯瓦爾巴德群島和格陵蘭周圍水域開始商業捕鯨。當地增長緩慢的弓頭鯨捕殺殆盡後,再到新的海域繼續捕鯨。北太平洋的捕鯨活動開始於19世紀中期,只花20年時間就獵殺了60%的鯨,弓頭鯨幾乎滅絕。●20世紀中葉,受到國際捕鯨委員會保護,除了愛斯基摩人每年可捕25到40頭外,全面禁止獵殺。被獵殺的鯨肉與其他產品只在格陵蘭市場流通,不許向外輸出。●1990年數量維持在7,800頭,大約是大規模捕鯨前的41%。●探測深海石油的船隻發射震波用的高壓空氣槍,這些空氣槍發出的聲音嚴重的傷害鯨的耳朵,甚至損害鯨的導航感官。●愛斯基摩人傳說:弓頭鯨會自動將生命獻給牠覺得值得奉獻的人類。

一段跨越兩百年的人鯨交流一場對海洋最關切的呼籲!這是一本集護鯨、環保、人鯨關係於一體的小說
※專請科普作家張東君老師導讀與賞析※特邀王建平教授審閱書中「鯨知識」故事背景雖在遙遠寒冷的北極海,卻充滿溫暖的情誼。它不僅細膩描述了鯨的習性,也描述了愛斯基摩人與環境、生物的關係。迫害大自然最甚的元凶,正是人類過度的開發和貪婪的人性。在地球暖化問題日益嚴重的今日,這樣一本書值得推薦給每一位地球公民,尤其是世界未來的主人──當今的青少年──讓大家都能好好省思,為了留得更好的生存環境,應當如何節制自己。
在美國第一次進入北極海捕鯨後,短短的時間裡,鯨與海象的數量就快速減少。圖薩一世因為誤信捕鯨人,不慎透露了弓頭鯨的棲息海域,使得鯨遭大量獵捕而受到詛咒。他和他的子孫必須守護一頭出生時就和他照面,並定下很深的默契的弓頭鯨「西苦」,直到西苦救助了圖薩家族的人為止。圖薩家族遵守這個護鯨的使命,更移居到弓頭鯨經常出沒的海域附近尋找西苦,並隨時做好提醒牠避難的準備。
他們偶爾會見到西苦友善的躍出水面招呼,也幾次有效的保護了西苦免於獵殺。西苦一百五十幾歲時由於一次尾鰭遭魚叉和繩子勾住,圖薩六世的女兒愛蜜莉為了割斷纏在牠身上的繩子而摔落流冰。脫困的西苦用嘴頂著流冰,讓昏迷的愛蜜莉靠岸。他們互相救助,終於解除了詛咒。
西苦兩百歲時,牠與愛蜜莉的兒子阿戈比在海上見面,並用牠溫和的眼神和行動表示願意獻身阿戈比。
※書中「鯨知識」TIPS─有關弓頭鯨●舊稱北極鯨,又稱格陵蘭露脊鯨、巨極地鯨、北極露脊鯨等。●屬於鬚鯨目的海洋哺乳動物。●是哺乳類中壽命最長的一員,約可達200歲。●直到150歲都還擁有生殖能力。一頭雌弓頭鯨一生中可以生育超過40胎,只是這些幼鯨的存活率並不高。●長度可達65呎 (雌性比雄性大)。體重超過80噸。根據紀錄,十九世紀的美國捕鯨人和愛斯基摩人都看過比上述數值龐大得多的弓頭鯨。●有長達10呎的鯨鬚,為同類動物中最長的,可以用來濾食水中的小生物。●顱骨大又厚實,用來從水下撞破冰面,好露出水面呼吸。有因努特人報告,牠們可以撞穿的冰層可達60公分厚。●鯨脂厚達43–50 公分,比任何其他動物都厚。●體形粗壯,體色呈深色,無背鰭,上顎窄,下顎呈弓形。●泳速緩慢,通常獨來獨往,或者結成最多六頭的小群體。牠們可以在水中逗留40分鐘。●捕鯨人稱屬於露脊鯨科的鯨叫「正確鯨」,因為牠們生活的區域靠近陸地,被捕殺後又會浮上水面,非常有利於捕鯨人。●鯨脂肪可煉成的鯨油,是早期美國家家戶戶用來點燈的燃料。鯨嘴裡的鯨鬚可用來做傘骨、束身馬甲,還有蓬蓬裙的裙撐。●在所有鬚鯨目中,只有弓頭鯨一生都在北極及附近海域渡過。阿拉斯加的族群冬天會到白令海西南方,春天再北上,沿著浮冰的間隙進入楚科奇海和波弗特海,捕食磷蝦和浮游生物。●在商業化捕鯨時代來臨以前,北方的水域估計有超過5萬頭弓頭鯨。●1611年,人類在斯瓦爾巴德群島和格陵蘭周圍水域開始商業捕鯨。當地增長緩慢的弓頭鯨捕殺殆盡後,再到新的海域繼續捕鯨。北太平洋的捕鯨活動開始於19世紀中期,只花20年時間就獵殺了60%的鯨,弓頭鯨幾乎滅絕。●20世紀中葉,受到國際捕鯨委員會保護,除了愛斯基摩人每年可捕25到40頭外,全面禁止獵殺。被獵殺的鯨肉與其他產品只在格陵蘭市場流通,不許向外輸出。●1990年數量維持在7,800頭,大約是大規模捕鯨前的41%。●探測深海石油的船隻發射震波用的高壓空氣槍,這些空氣槍發出的聲音嚴重的傷害鯨的耳朵,甚至損害鯨的導航感官。●愛斯基摩人傳說:弓頭鯨會自動將生命獻給牠覺得值得奉獻的人類。 作者:珍‧克雷賀德‧喬治Jean Craighead George (1919—2012年)
知名的兒童文學作家,畢生寫了超過百部兒童作品,包括1959年的紐伯瑞銀牌獎作品《My Side of the Mountain山居歲月》,以及1972年的紐伯瑞金牌獎作品《Julie Of The Wolves狼女茱莉》。寫作和大自然是她的生活重心,從小學三年級開始便寫作不輟;進入賓州州立大學後,主修英文和英美文學;畢業後曾擔任記者,主跑白宮新聞,也當過讀者文摘的編輯與自然文學作家。孩子出生後,她才離開職場,成為專職母親與作家。她的兩個孩子──從事科學研究的兒子克雷格,和從事寫作的女兒垂格──在她過世後,合力幫忙完成她的這部遺作。
譯者:黃琪瑩
輔仁大學英文系畢業,長期從事兼職翻譯工作。自幼嗜書,曾任童書編輯。文學翻譯工作是她一生的志向。譯作有《淘金英雄妙管家》、《鐵路邊的孩子》、《十三號月臺的祕密》、《優女孩艾瑪金》、《牧羊人的孫女》、《阿柑的才藝表演》、《阿柑的家庭會議》、《悄悄話》;改寫作品有《國王與我》、《火星人入侵》等。目前與四隻貓同住。
導讀者:張東君
科普作家、推理評論家。臺大動物系學士碩士、京都大學理學研究科博士班結業。曾經擔任公共電視節目《奇妙的動物》主持人。現任臺北市立動物園保育教育基金會祕書組組長,餘暇從事科普寫作及翻譯、口譯等。著有《動物勉強學堂》、《是誰把驢子變斑馬?》、《象什麼……》、《爸爸是海洋魚類生態學家》等,目前著、譯作近120本,目標為著、譯等身。為第五屆吳大猷科學普及著作獎少年組特別獎翻譯類得主。
鯨知識審閱:王建平
國立成功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現職:成功大學海洋生物與鯨豚研究中心主任/台江鯨豚救援小組召集人。研究專長: 動物解剖學、胚胎學、溼地生態學、海洋生物與鯨豚研究。 這本書從北極海延伸到阿拉斯加的無人苔原,如詩歌般美好的敘述了鯨與人心靈相契的傳說。
*珍‧克雷賀德‧喬治對許多孩子的人生造成了決定性的影響。她教導他們愛上閱讀以及尊重自然。──洛杉磯時報
*故事的結構特別,提供讀者對自然和歷史產生全景式的認知。對於這樣一位重量級的自然作家來說,這部作品是很恰當的下臺禮物。─柯克斯書評
*本書用一個視角來敘述捕鯨業的發展史,用另外兩個視角來敘述人類與鯨的心靈聯繫。它結合保育主題和原住民文化主題,完全展露作者對自然的淵博知識和敘述能力,是一部具有力量的遺作。─出版人週刊
*故事寧靜祥和,卻提供一個充滿力道的觀點,讓讀者對那種古老的生活方式有些許了解。─書單雜誌 人鯨之間                       
張東君(科普作家)
二○一二年時,有部名為《鯨奇之旅》(Big Miracle)的電影上映。原著描述發生在一九八八年的真實故事。有一家三口的灰鯨在阿拉斯加被冰困住,駐於巴羅的地方記者拍攝、報導這則消息後,引發救鯨熱潮。環保人士與一般民眾想要拯救牠們卻苦無方法、當地的伊努皮愛特人(Inupiat people)想要依照傳統方式捕捉牠們當食物……雙方衝突愈演愈熱,等到伊努皮愛特人決定參與拯救這三頭鯨的活動時,冰已愈結愈厚,若是等到水面完全結冰,屬於哺乳動物的鯨無法浮上水面呼吸,牠們就只有死路一條。於是在大家腦力激盪跟四處奔走後,為了這三頭鯨,組成了幾乎說得上是史無前例的救鯨團隊。成員包括記者、一般民眾、石油公司、環保人士、伊努皮愛特人、美軍,以及俄羅斯的破冰船。雖然最後只有鯨爸爸、鯨媽媽從冰中脫困重獲自由,小鯨不幸喪生,但是這場救援不只實際上鑿破冰層,也打破美蘇僵局的奮戰,還是算得上創造了奇蹟。為什麼要花費如此多的人力、物力、財力,還讓原本不肯直接對話的美蘇、算得上死對頭的環保人士與石油公司、原住民與一般民眾拋棄成見、無怨無悔的去救那三隻鯨?或可從這本《冰海之鯨》中見到一點端倪。兩則故事的背景都發生在同一個地點──阿拉斯加的巴羅。在二○一二年時,卡洛琳‧坎農(Caroline Cannon)──阿拉斯加僅存的七百名伊努皮愛特人之一──也由於阻止在北極海域激增的石油及天然氣鑽探,而獲頒環保金人獎。他們的祖先從幾千年前起,就靠獵捕當地海域的鯨、海象、北極熊、魚類,有時還有候鳥維生。若是油田入侵,環境被破壞,資源不再,他們的生活便會陷入困境,更為嚴重的是,傳統、文化也將隨之消失。她為了要社會大眾重視這件事,出席了非常多的會議,跟聽眾們分享北極的海洋環境、鯨類遷徙、各種海洋哺乳動物的棲息地,以及其他的各種傳統知識。再說到《福爾摩斯探案》的作者柯南‧道爾醫師,在二十歲前後曾經以船醫的身分搭捕鯨船到北極,不但實際參與了捕鯨活動,還掉到冰海中好幾次,差點命喪北極。他的手記《柯南‧道爾北極犯難記》中,詳細記錄著他們每天捕捉到多少的海洋哺乳類、鳥類、魚類等。那個數字非常龐大,可是最令我在閱讀時流冷汗的,其實是:那個數字只是他們那艘船的獵捕量,在他們的周圍還有數百到上千艘的捕鯨船,而這項活動年復一年,直到二十世紀末期,才因鯨的數量減少到令人擔憂的程度,國際上才對捕鯨有了禁令。這條禁令至今仍在捕鯨的國家間引起很大的摩擦與爭議。《冰海之鯨》由從前與現在、人類與鯨的角度,來讓我們認識優匹克愛斯基摩人與鯨之間的牽絆及承諾、了解愛斯基摩人的傳統生活方式、捕鯨活動的操作模式、幾種鯨的行為與生態,外加一些些野外求生的方法。現代研究鯨的方法,跟書中的圖薩家族辨識對他們別具意義的那頭鯨『西苦』差不多。西苦的下巴上有一個圖案,看起來很像一個跳著舞的愛斯基摩人的側面像。圖薩一世看到西苦的出生,透過人鯨對望,他們之間形成了一種兄弟般的默契,那個緣分,在這本書中持續到圖薩家的第七代才算完成。而代代傳承護鯨的訓誡,則是藉由口口相傳。雖然鯨研究者和愛斯基摩人在研究鯨的目的上有著根本的不同,但是在做個體辨識的時候,卻真的是靠著鯨身上的斑紋、顏色、傷痕等等來進行的。研究者會把他們看到的鯨一隻隻的拍照存檔,也許只有編號,也許取個名字,再進行觀察、記錄。然後,那份鯨檔案就會傳下去,給下一個對鯨有興趣的學生、助理……都會人與愛斯基摩人的生活型態南轅北轍,卻透過鯨而有了交集。鯨,也由於這些人,而在被捕獵跟被保護的夾縫中求生存。臺灣是有鯨可賞的地方,但不可諱言,仍舊有少數的海豚(齒鯨)會被偷偷吃掉。海豚,對某些人來說,正是海裡面的豬!《冰海之鯨》是本看了會讓人很想到海中與鯨同游,希望能夠幫助牠們恢復族群量、生生不息的書。所以,我不告訴你在臺灣可以看到哪些鯨,在哪裡可以看到那些鯨的蹤跡。假如你對牠們有興趣,就自己查資料咯。 出版緣起導讀  人鯨之間關於鯨聲波所使用的記號西苦的世界示意弓頭鯨身體部位第一章 海洋上 ──西元一八四八年第二章 海洋裡 ──西元一八四八年第三章 陸地上 ──西元一八五八年  聖羅倫斯島第四章 陸地上 ──西元一八五八年第五章 陸地上 ──西元一八五八年~一八五九年第六章 海洋上 ──西元一八六一年第七章 海洋裡 ──西元一八六二年第八章 海洋上 ──西元一八七一年第九章 海洋裡 ──西元一八七一年第十章 陸地上 ──西元一八七一年第十一章 陸地上 ──西元一九一八年第十二章 陸地上 ──西元一九四六年第十三章 陸地上 ──西元一九四八年第十四章 海洋裡 ──西元一九四八年第十五章 陸地上 ──西元一九五九年第十六章 陸地上 ──西元一九八○年第十七章 海洋上 ──西元一九八○年第十八章 海洋裡 ──西元一九八○年第十九章 海洋裡 ──西元一九八○年第二十章 陸地上 ──西元一九八○年第二十一章 海洋裡 ──西元一九八○年第二十二章 陸地上 ──西元一九八○年第二十三章 海洋裡 ──西元一九八○年第二十四章 陸地上 ──西元一九八○年第二十五章 陸地上 ──西元一九八○年第二十六章 陸地上 ──西元一九八○年第二十七章 海洋上 ──西元一九八○年第二十八章 陸地上 ──西元一九八○年第二十九章 陸地上 ──西元二○○五年第 三十章  海洋裡 ──西元二○○五年第三十一章 海洋上 ──西元二○○五年第三十二章 陸地上 ──西元二○四八年附錄 原編輯的話附錄 致謝詞附錄  後記 關於鯨聲波所使用的記號在本書所有「海洋裡」的章節中,作者是用聲波記號來代表鯨的名字。這記號是模擬鯨的聲波而來。每一頭鯨都有一串具有個別代表性的聲音,因此作者也設計了類似聲波記號的符號來代表每一頭鯨。 (西苦聲波圖)就是主角西苦的名字。 (提古聲波圖)則是那頭老鯨提古的名字。鯨的聲音是用來溝通的。所以作者也發明了一些用來表示危險、指示方向、警戒等等的聲音符號。雖然本書中提到的鯨都是「鬚鯨」,但另一類的「齒鯨」也會發出迴音,用來探測食物、障礙物和同類。 第一章 海洋上──西元一八四八年
波浪掀起又落下,掀起又落下。浮冰乘在浪頭上滑動著。晚上十點的太陽,從天空灑下冷冰冰的橘色光線。這裡是白令海峽,在歐亞大陸和美洲大陸的極北交會處,位置是俄國和阿拉斯加之間。時間是一八四八年七月二十三日。這一天,美國捕鯨船「卓越號」揚帆北上,成為史上第一艘通過白令海峽的白人捕鯨船。它是一艘方頭粗身的三桅帆船,甲板上吊著五艘捕鯨小艇。面對著環伺在旁的代奧米德群島的高大黑色岩石,船長湯馬斯‧洛斯努力與它們保持安全距離。風突然靜止了。卓越號的帆耷拉下來,船也慢慢停了。一隻海鷗失去了可乘的風,在中桅上落腳。遠處有海象的叫聲。船員畏懼的聚集在船舷欄杆旁,他們注視的不是兩旁的岩石,而是前方壯觀的北極海。直到昨天他們才曉得:洛斯船長向一位俄國海軍軍官,用一百美元買到了這一帶的海圖。他們不是不知道:大西洋和太平洋的鯨數量,經過了兩百年的捕鯨,已所剩無幾。但是,根據到過北極海的外國水手描述,北極海是個極度危險的地方,充滿浮冰、大霧和暴風,會把人困住、凍死。這些故事讓卓越號的船員們充滿恐懼,他們偷偷商量著發動叛變。然而,洛斯船長的注意力並不在海上,而是在岸邊。十三艘愛斯基摩木舟(umiaq,用海象皮或海豹皮包覆的大型狹長木舟)正朝卓越號划來,上面載著三百個身穿海豹皮的愛斯基摩勇士,準備保衛愛斯基摩人的傳統漁場和貿易通路。兩邊的人數是八比一。洛斯船長咬著牙。現在沒有風,船開不了,這艘船又沒有配大炮。他掏出懷裡唯一一支舊左輪槍,這槍也許無法擊發,但需要時,他希望手上有支槍。就在這時,一陣西南風吹來,把卓越號吹離愛斯基摩木舟隊,進入了一堵霧牆裡。愛斯基摩人看著就要到口的肉飛走了,發出抱怨聲,操槳回頭。比起作戰,他們更不願和霧打交道。卓越號被霧包圍,船員們感到孤立無援,按捺不住情緒,開始抱怨他們被迫來到這個恐怖的北極海!大副甚至哭了。在短暫北極夜的濛濛亮光中,船員們一心想著的,都是叛變。黎明時,霧散了。陽光照在海面上。整個海面都是鯨。有的噴著氣翻出海面,有的打著水花揮著尾鰭;也有的「探躍(Spy hop)」起來,垂直往上跳起,把頭高高的探出水面,好看清楚這艘捕鯨船。水面也布滿了「鯨跡」,那是鯨游在接近水面的地方時,尾鰭造成的漩渦。所有的船員都巴在船舷邊看著這幅奇景,再也想不起叛變的事了。「老天!」船艙小廝湯姆‧波伊大聲喊著:「有誰看過這種事啊!」洛斯船長當然也看見了鯨群。他鬆了一口氣,靠在輪舵上,露出了微笑。這艘船找到寶藏了。船員們把捕鯨小艇垂降到海面,划著小艇出發,打算獵捕這龐大的海生哺乳動物。捕鯨艇長二十八呎,淺而狹長,體重最重的捕鯨人坐在小艇中央,操著最長的槳;其他人前後排列,所持的槳較短。這種隊形,可以讓捕鯨艇用滑行的方式挨近鯨。體格粗壯的魚叉手哈特森站在船首,高高的舉著魚叉。魚叉上繫著一根繩子,等到魚叉刺到鯨後,捕鯨艇就可以用繩子拉住鯨。哈特森穩穩的站著,等待任何一頭鯨浮上水面呼吸的時機。沒有人說話。他們都是有經驗的捕鯨人,知道鯨聽得見人類的聲音,哪怕只是悄悄話。然後,一頭鯨浮上了海面。哈特森把魚叉猛力一戳,刺中了牠。鯨帶著身上的魚叉往水下潛去。海裡冒出一陣悶悶的隆隆聲,捕鯨人靜靜等待著。終於,這隻龐然大物慢慢的升上海面,浮了起來,死了。「太好了,是一頭正確鯨(見章末譯注)!」魚叉手發出大笑,其他人則把繩子拉回來,繫在船邊,然後划著捕鯨艇,拖著這頭鯨回去。鯨靠到卓越號的旁邊,洛斯船長依在船舷上打量著。牠有五十五呎長,頭部占全身的三分之一長,噴氣孔位於弓形頭顱的最高處,皮又黑又光滑,胸鰭粗短,尾鰭極大。洛斯船長露出笑容:這既不是座頭鯨,也不是較少見的太平洋露脊鯨。「我們捕到的是一頭格陵蘭露脊鯨!」他大聲喊:「這可是一等貨色!」格陵蘭露脊鯨,也就是弓頭鯨,是捕鯨業的寶,因為牠們身上的脂肪比其他種類的鯨都多。鯨脂肪煉成的鯨油,是美國家家戶戶用來點燈的燃料。鯨嘴裡的鯨鬚,又稱「鯨骨」,用來做傘骨、束身馬甲,還有蓬蓬裙的裙撐。美國的財富曾經靠大西洋露脊鯨累積起來,現在,洛斯船長知道,弓頭鯨會再一次幫美國帶來大量的商機。捕鯨船在北大西洋殺了為數眾多的鯨,使得大西洋露脊鯨幾乎絕種,所以美國人繼續尋找其他的漁場。他們在北太平洋又找到了新的鯨場,並捕獲幾萬頭鯨,但是到了一八四八年,那兒的露脊鯨也快要沒有了。現在,在北極海,幾十萬頭最上等的鯨等在那裡──這是個絕大的發現。洛斯船長這次的冒險可賭對了。魚叉手這時又獵到了一頭鯨,然後又是一頭。全船的人歡呼著,興高采烈的唱著。這些鯨身上的脂肪至少有一呎厚;黑色的皮也有一吋厚,嘴裡的鯨鬚(鯨嘴裡一種與指甲材質相同、邊緣起著皺褶的細長板子)則比他們所捕過的任何一頭鯨的鯨鬚都長。他們讚嘆的看著這些鯨。鯨身上割下來的脂肪既厚又重,必須由八名男子一起推動滑輪把手才能將它從繫在船邊的鯨屍拉到甲板上。他們一面推滑輪把手,一面唱歌,用節拍保持動作一致。站在切割平臺上的人,則用一根綁在長竿上的鋒利大刀,往下伸到鯨屍上,不斷的割下脂肪。脂肪被拉到甲板上後,就被切成小塊,扔進船上的大鍋裡熬成油。熬好的油冷卻後,再倒進木桶裡封存。一整天下來,洛斯船長替贊助商、船東、船員,還有他自己,賺進了數不盡的白花花銀子。他眉開眼笑的看著被鮮血染紅的海面,和浮在這片血海上藍森森的浮冰。船員們則不停的忙著,把一條又一條的鯨脂拉到甲板上。這個夏天,卓越號在北極海捕殺了許多的弓頭鯨,八月底,他們才載著滿船的收穫,離開這極凍之地,穿過白令海峽,再次回到太平洋。停靠夏威夷。卓越號停泊在火奴魯魯,消息馬上在船長與船長、船員與船員間飛傳開來。大家都知道北極海西部有著數萬頭的弓頭鯨。這個冬天,船長們迫不及待的裝備自己的船隻,以便來年開春就前往北極海。北極海西部的弓頭鯨大屠殺,於焉展開。
譯注:正確鯨(right whale),是捕鯨人用來稱呼那些屬於露脊鯨科的鯨,因為牠們生活的區域靠近陸地,被捕殺後又會浮上水面,對捕鯨人很有利。
第二章 海洋裡──西元一八四八年
圖薩是個優匹克族的愛斯基摩男孩。他乘著筏,在他所住的聖羅倫斯島的岸邊看見外海停著一艘捕鯨船。在閃爍著金光的海面上,很長的時間裡,那艘船動也不動,他覺得十分詭異。突然,圖薩害怕起來,奮力搖槳往回航。他得回家告訴他爸爸那艘船的事,因為他爸爸是族裡的勇士。那艘掛著紅、藍、白三色旗的船是哪裡來的?船上的人想在這裡做什麼?接近村落時,他停了下來,因為有一頭很大的鯨游近他的筏子。是一頭母鯨。母鯨突然翻了個身,胸鰭舉出水面有十呎高。海水十分清澄,圖薩可以看見一頭小鯨從母鯨的肚子裡尾前頭後的滑出來。小鯨是淺灰色的,身體和圖薩的筏子一樣長,也就是大約十四呎。圖薩猜牠大概有他家的全部二十隻狗加起來那麼重。「好大的寶寶喔!」他忍不住說出聲。他尊敬的低下頭。能看見鯨寶寶出生,是極大的榮耀,連他爸爸都沒有親眼看過。只有大神有權力賜予他這份榮耀。母鯨翻過身,挨近剛出生的孩子。牠輕推著寶寶,讓牠浮到水面,小鯨終於第一次呼吸到空氣。圖薩看見小鯨的下巴有一個圖案,樣子很像一個跳舞的愛斯基摩人的側面像,一手高舉,雙膝半蹲。圖薩盯著那個記號,心想:這是一隻特別的鯨。他們周圍游著一群群的太平洋鯡魚,像霜一樣閃爍著。上億的細小磷蝦則像雪一樣,在前方打轉著。頭頂上的天空中,雪雁正往北飛。浮冰上的一隻海豹被鯨驚動了,躍下浮冰,潛到水裡消失了。在陽光幾乎永遠照耀不到的海床上,螃蟹從海葵的有毒觸手上爬過,魚兒們發出咕嚕聲。一隻小鯨剛剛誕生。母鯨發出歌聲,通知弓頭鯨的族群。牠唱著:「我的孩子誕生了。」弓頭鯨通常在五月生產,以優匹克族的說法就是,牠們是在「下蛋月」出生。但這隻小鯨很特別,是在七月,也就是優匹克族的「開花月」出生的。這隻小鯨會有特別的命運。這個叫圖薩的男孩,把耳朵貼在槳上,槳透過海水傳來了一個高頻的聲音,它的聲波是這樣的: 。小鯨的媽媽把小鯨的名字唱給了海裡的世界聽。 一出生就會游泳。牠呼吸了第一口氣之後,就開始拍打起尾鰭,游到媽媽的腹部底下。牠的媽媽用強有力的肌肉把濃郁的奶水送到牠的嘴裡。小鯨吃著奶,和媽媽一起在圖薩附近來回游著;圖薩則著迷的看著。他知道沒有多少人類能看到這樣一幕。 再度游到海面呼吸,這次牠看見了人類的男孩。牠側翻身體,好讓眼睛可以露出水面看著圖薩,圖薩也看著牠。人類的男孩看見了鯨那隻跟人類很像的眼睛,有瞳孔、虹膜,還有眼皮;和他自己的一樣。「你是我的兄弟。」圖薩對小鯨說:「我要叫你『西苦』。」 久久的注視著圖薩的眼睛,圖薩的眼睛很和善。他們完成了一種默契。 游回牠媽媽身邊。圖薩驚奇的回味著剛才的情景,更棒的是,他覺得他與這隻剛出生的小鯨有了聯繫。他很確定 也感覺到那種聯繫,牠的眼睛這麼說了。圖薩重新操槳划向岸邊。母鯨可不是只餵小鯨奶水就夠了,小鯨現在就要開始學習哪些沿岸海流(Coastal currents)是最好游的,因為牠們必須長途遷徙,從白令海游到食物豐富的波弗特海,再游回來。這段旅程來回總長達兩千五百哩,中間有很多會讓牠們混淆的分叉海流, 必須盡早學會分辨。太陽非常重要。那些照在開闊洋面上的強烈光線是有角度的,靠著光線的強度和角度,媽媽就能知道日期和季節。西苦很快學會了這個。認路也非常重要,因為只要犯下一個辨識錯誤,就可能進入結滿厚冰的海域,在海面下悶死。牠還學到將來必須獨自進行遷徙,不會有媽媽跟在身邊。等牠長成成鯨後,牠就會有能力撞破三呎厚的冰層。才出生短短幾天, 已經學會了一部分海裡的路線,增加了一百五十磅體重,體長也增加了四吋。接下來牠會一直吃媽媽的乳汁,時間長達九個月,雖然只有乳汁,但牠的體型會長得很快。等到自己開始覓食時,反而不長了,要再過很多年才會再開始長大。這就是一頭幼鯨的大概生活情形。母鯨和幼鯨平平安安的游著。浮在水面呼吸時,牠們會看到天空裡的鳥;在水裡時,牠們看到的是魚、海豹和磷蝦。在這個萬花筒似的生態世界中,這兩隻美麗而和善的鯨,慢慢的往北游,目標是世界最頂端的北極海。突然,母鯨發出一種尖銳的聲音,是幼鯨以前沒聽過的。「 」敵人!一群殺人鯨(譯注:又稱虎鯨或逆戟鯨,是食物鏈最上層的獵食者)衝向這對母子。幼嫩的小鯨是牠們眼中最可口的食物。 必須學會分辨這種敵人:牠們的身體黑白相間,牙齒則是森冷的白。殺人鯨和弓頭鯨一樣會浮上水面呼吸,事實上,牠們也是鯨的一種,只是嘴裡長著牙齒而不是鯨鬚。弓頭鯨用鯨鬚的過濾功能把細小的食物留在嘴裡,殺人鯨卻是用牙齒撕碎獵物。即使是在弓頭鯨的語言裡,牠們的名字的意思也是「會殺戮的鯨」。殺人鯨愈來愈接近,這時, 的阿姨跟上來,游到牠身邊。母鯨一懷孕,牠的姐妹就會一直跟在身邊,以便需要時能夠照顧牠和孩子。有了姐妹保護 ,母鯨衝了出去,用尾鰭大力的往殺人鯨群間拍下。一頭弓頭鯨的尾鰭力道足以拍死一頭殺人鯨。過了許久,母鯨終於把殺人鯨趕得遠遠的,再回到姐妹和兒子旁邊,親暱的用身體挨著自己的寶寶。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