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移動迷宮(3) : 死亡解藥

  • Hit:22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紐約時報》暢銷系列小說  《移動迷宮》三部曲.最終回
  美國最佳青少年讀物,囊括各項青少年閱讀獎項!  ★2011 美國圖書館協會最佳青少年小說  ★2012美國紐澤西州青少年圖書獎  ★2012美國亞歷桑納州Grand Canyon讀者票選獎  ★2012美國喬治亞州傑出閱讀青少年獎  ★2012美國紐約州夏洛特閱讀協會獎  ★2011美國肯塔基州Bluegrass好書獎  ★2011美國密蘇里州杜魯門讀者票選獎  ★2011美國佛羅里達州青少年閱讀獎  ★2011美國田納西州書獎  ★2010新罕布夏州Isinglass青少年閱讀獎
  【之前……】
  「太陽閃焰摧殘地球。政府機關安全體系隨之瓦解。一種為生化戰爭研發的人造病毒從軍方疾病管制中心滲漏出來,侵襲所有人口密集區,疫情迅速延燒,這就是閃焰症。殘存的各國政府傾注全部資源,共同設立WICKED,計畫從免疫人口之中尋找最優秀、最聰明的人進行生存實驗,刺激控制人類情感的大腦常模,研究我們的大腦如何在存有閃焰症病毒的環境裡運作,從大腦行為藍圖中找出解藥……」
  【現在……】
  「誠如各位個別接到的指示,你們所知的實驗已經結束了。一旦你們恢復了記憶,你們都會相信我的話。繪製狙殺平台藍圖的工作已經非常接近尾聲,我們還需要某些東西,而這部分需要你們在心智完整的情況下充分配合。所以,恭喜各位!」
  她的唇貼上湯瑪士的耳朵,開始悄聲說話,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  「千萬別相信他們,湯瑪士,永遠不要相信任何人。」
  焦土試煉犧牲了迷宮裡半數以上的人。  現在WICKED宣布,將恢復試驗品的完整記憶。
  湯瑪士持續作夢,而他夢見的東西遠遠超過WICKED所預期。
  他希望記起家人和進入迷宮前的美好回憶,他希望將記憶的漏洞填補起來,但在WICKED對他們做了這些事之後,他又怎能相信他們在他腦裡植入的記憶?
  他決定聯合幾個拒絕接受試驗的同伴,發動叛亂,卻發現有人早他們一步入侵WICKED,其他的試驗者也全都消失不見……
作者簡介
詹姆士.達許納(James Dashner)
  生於美國喬治亞州,畢業於楊百翰大學(Brigham Young University,即《暮光之城》作者史蒂芬尼.梅爾母校),現居猶他州的青少年奇幻小說家。前一部作品《奇異手札》(The Journal of Curious Letters)曾獲選2008年Borders書店(美國第二大連鎖書店)的 「原創新聲選書」(Original Voices Pick),以及Cedar Fort, Inc.和Shadow Mountain Press選讀作品。
譯者簡介
陳錦慧
  加拿大Simon Fraser University教育碩士班畢業。喜愛閱讀中英文書籍,曾任平面媒體記者十餘年,現為專職譯者。近期譯作:《移動迷宮》(三采)、《昨夜在日落大道》(三采)、《蘿莉塔》(三采)等。信箱:c.jinhui@hotmail.com

讓湯瑪士忍不住抓狂的,是那股臭味。  連續獨處三星期;牆面、天花板、地面一色純白;沒有窗子;從不關燈。這些他都忍下來了。他們取走他的手錶;一天送三回一模一樣的食物:一片火腿、馬鈴薯泥、生胡蘿蔔、一片麵包、水;他們不允許任何人進房間;沒有書、沒有影片、沒有電動遊戲。  完全孤立,已經三個星期了。他開始懷疑自己有沒有記錯時間,畢竟他只憑直覺。他努力猜測夜幕何時降臨,睡眠盡量不超過正常時數。三餐或多或少有點幫助,但餐點出現的時間好像並不十分規律,似乎刻意要逼他精神錯亂。  湯瑪士獨自一人,待在鋪滿厚墊、沒有任何色彩的房間裡。唯一的例外是藏在角落、幾乎看不見的小小不鏽鋼馬桶,還有一張他根本用不著的老舊木桌。獨處在難以忍受的死寂中,他有無窮盡的時間來思考那個深植體內的疾病:閃焰症。它是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無聲病毒,會緩緩剝奪人之所以為人的一切特質。  這些都沒讓他抓狂。  但他渾身發臭,這讓他的神經變得極端敏銳,侵蝕他穩固的理性基石。他們不讓他沖澡或沐浴,自從把他送進來以後,就沒給過他換洗衣服、或任何清潔身體的物品。只要一塊破布就行了,他可以沾點他們給的飲用水,至少能把臉擦乾淨。但他什麼都沒有,只有被關進來時穿在身上那套髒衣服。連床鋪都沒有。他睡覺時蜷縮著身子,屁股貼著牆角、雙臂交抱,竭力保持暖和,卻經常凍得渾身發抖。  他很納悶,為什麼他最害怕的,竟是自己身上的臭味。或許這意味著他已經發瘋了。身體愈來愈骯髒的這個事實像揮之不去的夢魘,讓他滿腦子胡思亂想,覺得自己在腐爛、在分解,覺得體內跟體外一樣散發出令人作嘔的惡臭。  雖然這樣很不理性,但清潔問題才是最令他憂心的事。他不缺食物,飲用水剛好足夠解渴。他睡眠充足,在小房間裡盡可能運動,經常連續幾小時定點跑步。理智告訴他,身體的污穢不潔跟心臟強度和肺部功能無關。可惜沒用,他開始相信身體的惡臭意味著死神逼近,即將把他整個吞沒。  於是乎,這些陰鬰思緒讓他開始思索:泰瑞莎先前說的話會不會是真的。她說湯瑪士已經晚了一步;說他的閃焰症急遽惡化,已經變得瘋狂又暴力;說他早在來到這地方之前就精神失常了。就連布蘭妲也警告過他,說接下來會發生很不好的事。或許她們倆說的都是真的。  除此之外,他擔心他的朋友。他們都怎麼了?人在哪裡?閃焰症有沒有侵入他們的大腦?他們一起經歷了那麼多磨難,結局難道就是這樣?  怒火悄悄燃起,像隻顫抖的老鼠,四下尋找溫暖的棲身之處、或一丁點食物碎屑。日子一天天過去,湯瑪士意識到內心的怒氣逐漸增長,有時候竟會氣得渾身不由自主抖動,他只得緩緩收起那股無名火,重新埋藏起來。他不打算讓那股怒火永遠消失,只是把它收藏起來,慢慢累積,等待正確的時間、地點,再發洩出來。這一切都是WICKED害的,WICKED剝奪了他和他朋友們的人生,不計後果地利用他們來達成某些所謂的緊要目標。  湯瑪士每天都對自己發誓上千次:WICKED必須為這些付出代價。  他估計自己被關進白色房間已經二十二天。近午時分,他背抵著牆,坐在地板上,凝望著那張醜八怪木桌後方的門,腦子裡想的就是那些事。他吃了早餐,也運動過了,就這樣坐著,懷抱著渺茫希望,希望那扇門會打開來。真正打開,整扇門完全開啟,不是只打開底下那個送餐小洞。  他試過開門,試過數不清多少次。桌子的抽屜都是空的,裡面只有霉味混雜西洋杉的氣味。他每天早上檢查抽屜:說不定入睡期間會有東西憑空出現。跟WICKED周旋,這種事偶爾會發生。  於是他坐著,兩眼緊盯那扇門,等著。白色牆面、靜寂、身體的臭味。他只能想著朋友,民豪、紐特、煎鍋,還有其他倖存下來的幽地鬥士;荷西和布蘭妲,被大堡救起後他們倆就消失了;海莉葉和桑雅,B組其他女生,亞里士。想著布蘭妲,以及他在白色房間第一次甦醒時、她給他的警告。她怎麼能在他腦子裡說話?她究竟是敵是友?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